【花团锦簇】(09上)

yZWnxHpb.png.

点击看大图


第九章接触上

「这算是答应我的条件了吗?」张文海并没有跟他握手。

「当然,区区二十万算不了什么」老四尴尬地把手缩了回去。

「把钱给我,咱们两清。」

「也许我们以后还能有更多的合作。」老四说道,「你应该不会拒绝更多的
钱吧。」

「钱谁不喜欢呢?就怕你们的活太难干,弄不好还得把命搭进去。」

「怎么会呢,以张先生的本事,我们的工作都是小菜一碟而已。」

「我的本事?」张文海故意装出糊涂的样子,「你怎么会知道我有什么本事?」

「海豹突击队,那可是大名鼎鼎的特种部队,哪能没本事呢?」

「孤芳会调查过我?」

「您不也调查过孤芳会吗?」

「既然知道我是海豹突击队,就不怕我是来对付你们的?」张文海戒备的表
情舒缓下来,「孤芳会在美国可开了不少妓院,不知道现在……」

「好说好说。」老四认为自己立了大功,喜悦之情溢于言表,「赶明儿您挑
几个,我们给您送过来。」

「对了,还有件事你得回去汇报。」张文海说道,「前几天我接到了一个神
秘的电话,电话那头的人自称杨克山,他也说有事找我,可是突然挂断了。」

老四的神情明显有了变化,徐城和疯子密谋的事他也略微知道一些,张文海
的话让他觉得会不会杨叔已经洞悉了秘密,这不是个好消息,必须尽快传递回去。
他对张文海说道:「那我就先回去了,和上头的人商量商量再说。」

「请便。」

张文海转身回到保安室,他的鱼饵已经抛出,就看对方会不会咬勾了。按理
说,孤芳会与广益敌对,他们也知道张文海和贺婉欣关系密切,所以在这一点上
必须有个合理的解释,他准备好好利用杨克山,创造出尽可能多的筹码。

老四很快就联系到徐城,将张文海的话复述了一遍。

沉默许久之后,徐城说道:「他的确说的是杨克山吗?」

「肯定是。」

「以他跟贺婉欣的关系,知道杨叔的姓名也不奇怪。」徐城那边隐隐有女人
的哭喊声,「怕就怕他是在诈咱们,所以绝对不能交底。」

「万一杨叔真的知道怎么办?」

「你这样,先去和他聊聊,看看杨叔是不是真的找过他。」

挂掉电话,老四并未收摊,虽然他很想去徐城那边,享用一下刚刚学会顺从
的女人,可眼下的事明显更重要一些。老四努力摆脱脑海中香艳的念头,走到学
校门口按响了门铃。

「你没回去吗?」张文海也没想到老四竟然回来得这么快。

「上头基本同意你的要求。」老四说道,「但他们想知道杨克山答应给你的
报酬。」

「没提报酬,也没说什么任务。」张文海说道,「打电话的时候好像突然有
个人去找他,他就把电话挂了。」

「电话是什么时候打的?」

「我想想,好像是个凌晨,我正睡得迷糊。」张文海看着天,装出一副回忆
的样子,「对了,就是沈进死的前一天,现在想想,他那时好像是要跟我说沈进
的事。」

「你怎么知道?」

「因为他说第二天中午会有人来找我,然后电话就挂了。」

「有人找你?是沈进吗?」

「我不知道。但沈进当天从窗户进来的时候,我隐约记得枪口是向下的。」
张文海开始胡编乱造起来,「他好像没有杀我的意思,是我先攻击他,他才开始
还手。」

张文海在赌,赌沈进没有背叛杨克山,而是老四这一伙人在密谋对付他。张
文海赌对了,老四脸上一闪而过的慌乱被他敏锐地捕捉到,之后的步骤就像是一
幅逐渐打开的卷轴,只要把事先写好的内容念出来就行。

沈进没有背叛杨克山,而是在刺杀之前将此事告知了他,因此他知道孤芳会
内有人要对自己不利,这才紧急联系张文海寻求帮助,同时派沈进去谈条件。这
就是张文海想要讲述的故事,但不能由他来讲,需要老四和他的上级自己「推理」
出来。密谋之事既然已经被杨克山知晓,老四他们就处于一个十分危险的境地,
同时张文海杀了沈进,他和杨克山之间的合作也不能成立,反而有可能被列入仇
敌名单,这种情况正是拉拢的绝好时机,只要孤芳会认为他可以被拉拢,张文海
的目的就达成了一大半。

「张先生,我相信咱们之间会有很多合作机会的。」老四说道,「我现在回
去,向上头做个详细汇报,下次会带着给您的报酬一起过来。」

张文海一个人无聊地躺在床上,不知道该干什么,回想起这几天发生的事,
他不禁怀念起字母小组的日子。毫无疑问,张文海骨子里不是个喜欢平淡的人,
每一次充满危险的任务,在生死边缘徘徊的紧张感,都能让他产生莫名的兴奋,
回家之后再找几个千娇百媚的女人,将剩余的精力一股脑发泄出来,这简直是最
完美的生活方式。

「叮咚!」

就在张文海快要睡着的时候,保安室的门铃再一次被按响,透过窗户,他看
见田小艳一个人站在校门外,着装和刚才一模一样。

「田老师,这么快就回来了。」张文海打开校门,对田小艳说道,「刚才都
没问你离校的理由,过来补登一下。」

田小艳低头咬着嘴唇,想要无视张文海直接走过去。

「不想理我吗?」张文海打开了保安室的门,「我让你过来。」

田小艳最终还是进了屋,站在门口前一言不发。

「把包放下。」张文海说着话关上了房门。

「你想干什么?」田小艳双手紧紧抓着背包袋子,脸颊变得通红。

「我等不到明天晚上了。」张文海抱住田小艳,一双手攀上饱满的胸脯,
「再等下去,好菜可就放凉了。」

「别这样……」田小艳想要推开张文海,但两人力量差距太大,所有的挣扎
都徒劳无功。

张文海轻而易举就将田小艳抱到床上,让她仰面平躺着,双手分开她的两条
腿,自己坐在中间让她无法并拢。田小艳想将张文海推开,却被对方捉住双手,
手腕交叉牢牢按在床上。

「老实点,我爽够了就放开你。」

张文海装出一副恶相,将田小艳的上衣掀起,露出胸前蓝色的纯棉胸罩,没
遮住的半个雪白乳房十分抢眼。单手解开胸罩对张文海来说小菜一碟,几秒钟的
功夫两团肉球就被解放出来,顶端深红的葡萄粒已经完全凸起,张文海用手压住
一颗,另一颗则含进了嘴里,舌尖在周围轻轻地打转。

「不要!放开我!」田小艳全身被制住,只能不断扭动上身,可这却让胸前
的快感却来越大。

「不错嘛,内裤已经湿透了。」张文海的手离开胸部,摸向田小艳的裙底,
「没想到刚摸你两下就这么能出水,等会儿插进去不是该养鱼了。」

「不是,我才没有……」最敏感的阴蒂遭到袭击,田小艳想起了第一次见到
张文海那天晚上自己的窘况,「你再不放开我,我喊人了。」

张文海把田小艳翻了个身,将她双手反剪到背后牢牢按住,同时用力在屁股
上拍了一巴掌说道:「少他妈废线; 」

这一巴掌拍得有点重,田小艳感觉整个臀部都火辣辣的,眼泪忍不住流出眼
眶,她强忍着没有喊出声,只是象征性地踢腿表示反抗。突然田小艳感觉自己的
双手可以正常活动了,便想翻身推开身后的男人,但立刻有一股更大的力量压在
她的背上,就连平日里挺翘的双乳也被压得扁平。紧接着,田小艳的裙子被人撩
开,内裤也被顺势拉到了膝盖位置,下身最隐私的部位就这样完全暴露在外。

「拍疼你了吧。」张文海看着田小艳屁股上的红印,觉得自己下手有点重,
毕竟不是真的强奸,分寸还需要注意。

「放开我……」

「这可不行。」

张文海抓住田小艳的脚腕,用力向上提起,让她身体反折成九十度,然后自
己由上而下瞄准位置,腰部用力一挺,硕大的阴茎几乎整根刺入,层层包裹的紧
致感让张文海非常受用。

「多久没被人插过了,竟然比余蓉还紧。」张文海一边抓着田小艳的屁股,
一边缓慢抽插起来。

田小艳并不好受,硕大的阴茎仿佛要将她撕成两半,可她死死咬住牙关,硬
是不发出一点声音。不过随着张文海活塞运动的加快,胀痛感完全消失,她只觉
得一股巨大的力量在不断冲击自己,逼迫她发出羞人的声音,刚开始如同蚊子般
轻哼,慢慢地越来越大,最后田小艳终于进入忘我的境地,放肆大叫起来。

「爽吗?」女人的反馈是最好的信号,张文海双手撑在床上,这样可以更方
便用力。

「快……快来了!」田小艳仰着脖子,大口喘着气。

张文海的频率也达到了极限,他双手伸进田小艳的上衣,握住才恢复形状的
两只乳房,手指不停地按揉两个乳头,让它们重新挺立起来。这个动作对田小艳
来说很有效,她双腿反夹着张文海,双手撑在床上,上半身用力抬起,吟叫声变
得高亢而嘹亮。

「不行了……啊……」

田小艳紧绷的身体瞬间像泄了气的皮球,整个人瘫软在床上,两条美腿被张
文海抓在手里来回摩挲着。没想到汹涌袭来的高潮并未如她所想那样退去,从身
体各处产生的无数小电流,似乎为其注入了源源不断地后续力量。田小艳感觉插
在体内的那根巨棍并没有罢工,仿佛要将自己柔嫩的花苞捣烂一般,可她不希望
对方停下,生怕自己从未体验过的极致快感就此离她远去。

十几秒后张文海也完成了冲锋,他将胜利的果实和乳胶薄膜一起扔进厕纸篓,
扶起了趴在床上的田小艳。

「你强奸我。」田小艳闭上眼,头枕在张文海大腿上。

张文海轻轻梳理着田小艳的长发,说道:「还想要吗?」

「你强奸我。」田小艳抓住张文海的手,放到了自己脸上。

张文海翻身压在田小艳身上说道:「你还不跑,我可要强奸你第二次了。」

「不要,让我休息休息吧。」田小艳睁开眼,含情脉脉地看着张文海,「老
公,我以后就是你的女人了。」

「哎呦喂,好亲热呀。」余蓉突然出现在保安室,「文海哥,这么快就把田
老师降服了。」

「小蓉,我不行了,你来陪她吧。」田小艳说着就想溜下床。

「不行。」张文海拦住田小艳的腰,同时冲余蓉招了招手,「你也过来躺下,
难得玩双飞的机会。」

「别,我刚洗完澡,又要出一身汗。」嘴上虽然这么说,余蓉还是老老实实
躺在床上。

「等会儿你们两个一起洗吧。」

保安室里两个女人的呻吟声此起彼伏,田小艳和余蓉轮番上阵,却双双被杀
得丢盔弃甲,最后只能手口并用,才勉强让张文海收兵。

白色别墅内,一名浑身赤裸的年轻女人坐在徐城腿上,全身上下有多处淤伤,
眼角的泪痕还没有干,双乳和阴蒂处都覆盖着厚厚的蜡油,徐城的阴茎插在女人
的肛门里,正在快速抽动着。

「被本少爷开苞的感觉怎么样?」

「是。」女人惶恐地说道,「贱奴的骚屄和屁眼永远欢迎主人。」

「这才对嘛。」徐城满意地微笑着,「记住,认错并不能代替惩罚,不想受
苦就给我乖乖听话,懂吗?」

「是。」女人话音刚落,徐城就猛插了几下,在她体内爆发了出来。

「噢……真爽,好久没干过处女的屁眼了。」徐城拔出阴茎,在女人的背上
拍了一下,「去把楼上那三个伺候好,你今天就可以回去了。」

「是,主人。」女人没敢穿衣服,光着身子上了楼。

徐城整理好衣服,坐在沙发上开始抽烟。

「徐少,老四来了。」疯子推门而入,身后跟着老四。

徐城问道:「都了解清楚了?」

老四说道:「他说杨叔给他打电话是在沈进行动的前一天,只说第二天有人
要去找他,别的还没来得及说就被打断了。」

「先别急。」疯子说道,「你知不知道他叫什么名字?」

「不知道。」

「我托人去找了文涛,他也不知道这个男人的名字。」疯子说道,「他在硕
渠这么久,居然连名字都没透露过,这真是奇怪了。」

「也许特种部队的人都这样。」老四说道,「咱们把他拉拢过来,再问不就
行了。」

徐城问道:「能拉拢他吗?」

「按照他的说法,那天沈进是去和他谈条件的,是他先动手攻击了沈进。」
老四说道,「既然这样,他和杨叔之间的合作应该破灭了,咱们有机会。」

「杨叔要是真意识到了咱们的行为,是得提前做好准备。」徐城说道,「我
刚刚给李老板打电话,他也倾向于拉拢那个姓张的。」

疯子问道:「姓张的提出什么条件了吗?」

「提了。」老四说道,「他要二十万美金,还要女人。」

「二十万?他倒真是不多要。」徐城说道,「按照咱们手上的情报,他在美
国欠的债大约十八万美金,这么看来可信度还是挺高的。」

老四说道:「我也是这么想的,所以就先答应了。」

「没问题。」徐城说道,「你马上去见他,把钱和浮光山庄的会员卡一块儿
给他。他要二十万,咱们给他二十五万,条件是让他提供广益和贺婉欣的情报。」

「好的。」老四转身离开了。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