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悦悦】(04)

yZWnxHpb.png.

点击看大图


第四章

8月8号,北京奥运会开幕一周年,我自己来到肯德基,回想一年前看开幕
式,想到翁晓萌的婚纱照,粉色的露背装,抿着嘴和新郎亲吻,又想到南边不远
处商场里的悦悦,我没有进去找她,却直接坐车到沙子口等她下班。每一辆她乘
坐的公交到站我都会盯着下车的人,生怕错过她。不知道第几辆,终于看见她下
车了,我轻轻走到她身边,和她一起前行,她穿斑马色的上衣,七分裤,眉头紧
锁,步伐匆匆。我跟在她左边走了那么久她都没发现,我不禁笑了起来,把头往
她眼前一探,她才看见我,然后眉头皱的更厉害了,停下看着我,她怎么也想不
到刚刚跟她发短信的我会突然出现在她眼前。我看她生气的样子,只好讪讪地离
开。我往南去往地下通道,回头看她,她站在原地锁着眉头看我离开。

整个八月,我们没有再见面,九月也没有再见面,她不让我去找她,我就听
她的不去找她,但是我们基本每天都聊天,她让我去听办桌二人组的在心里从此
永远有个你;我和她说男篮天津亚锦赛的分差她说不大,我笑,你还懂篮球?她
说上学时候班级有篮球比赛;我去朝阳区医院看了看病,只是有点炎症似的痒,
她说,好好爱护它,留着给我用。那是九月了,我想,姐姐,咱们能不能不要光
说不练?突然想起一天晚上九点多,我给她打电话,她接起来说,我刚要给你打,
真的。我相信她说的是真的,那段时间,我们一直把对方装在自己心里,每次通
话,都舍不得挂电话,都是我再三要求她先挂断,我才挂。

九月中旬,我从延静里搬回了双泉堡,曹磊要换住处了,我也在地下室住够
了,王伟没有为我的不辞而别介意,把我介绍给他的同事老徐,我们就住在了一
起,虽然那个房子是三四层的小楼,但也没有阳光。国庆节,我在网吧看了60
周年阅兵,老胡站在红旗轿车上向大家挥手致意。十月十二号,她终于答应和我
见面。我洗了头发,收拾下胡子,穿着那件灰色条纹衣服出门了,二里庄坐63
5到积水潭换二号线到宣武门。

出地铁后我直接进了商场,远远地看到她穿着一件白色上衣,坐在那里,貌
似在玩电脑。我走出商场到北门等她说,我到了,出来吧。我们一起去上次那家
饭馆吃饭,她带了一棒玉米,我点了两瓶啤酒,我们点了一个毛血旺,其他的菜
我忘了,她上班的这几个月,比我们刚认识的时候瘦了些许,脸蛋小了一点,没
变的是领口处那一道雪白的沟,倒不是她的衣领都低,而是她的胸脯丰满,沟延
伸的自然也就更往上一点。那一刻,望着眼前这个一身白衣黑色短发,笑容清甜
的美丽少妇,觉得,并不比电视上的翁晓萌差多少,那天的悦悦,也是她在我心
中最美的瞬间之一。笑问我吃玉米吗?我说不了,想的是,就一棒我吃了你吃啥?

难道我们俩一起啃?我喝了两瓶啤酒,饭后出来,十月中旬的北京,夜晚已
经微凉,我以为陪她回商场,我回家就完了,没想到她却舍不得,拉着我到一边
高高的花坛边坐下,可是我觉得有点冷,或许是酒精作用鼓舞我应该做点事情,
因为她都这么主动了。我拉起她的手,把她拉到了那片道路中间,双手抱住她的
后背,肉肉的触感让我沉醉,我温柔抚摸着她被内衣勒着的柔软美肉,像吃蜜一
样甜,接着,我低头去找她的嘴,靠上了,吻住了,认识了近八个月,终于接吻
了……

无法言喻的美妙,她却歪头躲开,把头埋在我胸膛,我轻抚她的腰背,再次
试图吻上她的嘴,她躲闪了几下,终于相接,这一次比刚才久一点,但也只有三
五秒时间,湿软的舌头刚刚交缠,获得短暂的快感,她就又缩了回去,低头躲开。
我没有再索吻,只这样轻轻抱着她,抚摸她。终究是要离开,在一棵树边,我深
情地告白,她温柔地低头听着,没有说话。只是忘了哪次,但我记得她对我说过,
你努力吧,我等你,这句话。其实热恋中的我们,都丧失了理性。

这次短暂的舌吻之后,她又不愿跟我见面了。十月的考试又到了,这次只有
一门国际金融,24号,周六下午,我坐在海淀区靠近石景山区的一所中学考场
里,看着外面灰蒙蒙的天,想,我是不是该离开北京,换个活法了?考完了我就
把课本和练习册都卖了,也不管它过不过,我甚至有了放弃自考的打算。我开始
找工作了,但是找来找去还是那么些破工作,甚至找到了私人图书管理员,洗车
工这些。面试完那个图书管理工作,11月2号傍晚,我去商场找她,她见我了,
天已经冷了,我们只短暂地见了一会,我们蹲在路边,我去摸她的手,她躲开,
我再摸,她笑着伸手握住我的手说你好你好,我去摸她的脸,她躲开,她看上去
理性冰冷,虽然会对我微笑。她带我到她们商场的招聘墙看了看,最后离开时她
径直离开,没有回头。

我突然想回家了,不想在北京待了。我很不甘心,对这个女人不甘心,对这
个城市更不甘心,但是,无可奈何。11月初北京下了一场雪,钱学森去世,歌
手陈琳跳楼自杀。我决定回家了,我告诉了悦悦。我不是以此为手段让她见我甚
至给我,我是真的想回去了。我们在商场见面了,是一处没人的空间,她带我过
去,我们坐在了台阶上。她忽然把头侧靠向我肩膀,说到:「以后不能见面了。」

这好像学生时代夜晚坐在操场看台上的感觉,虽然那种事从来没有发生在我
的身上,但我是真的渴望,所以,和悦悦的情爱性事算不算是一种弥补?

她又坐好后,我转头看她,不眨眼,她笑着说,看什么,没见过美女吗?我
轻轻吻了上去,这次她没有躲闪,闭上眼睛与我相接,我们的舌头终于不停地缠
绕在一起,尽情地缠绵,快感之下,我的右手攀上了她的乳峰,远端的左乳,隔
着工装抚摸起来,那么丰满,那么柔软,这就是我企盼了大半年的温软,果然让
我沉醉心软。我试着从她衣服的下面伸手进去,可是她里面貌似还有一件扎在腰
上,正当我急的想把她里面的衣服从腰上拽出来的时候,她主动抓起我的手放到
了领口!这个动作让我备受鼓舞心花怒放,我顺势把右手塞进了她的领口内,乳
罩里,肉贴肉,没有任何阻隔地抚摸她左边那只乳房,然后用食指去拨弄她的乳
头,我睁开眼,低头,歪头,各种动作,想看到她的乳房什么样子,触感娇小的
乳头什么样子,我觉得当时的表情一定很猥琐,而她只是看着我,任由我做任何
动作。我怕我们上不了床,所以那一晚,能得到多少,就多少。悦悦的乳房很圆
很白,和她的脸蛋一样的白嫩光滑,乳头小小的,不黑不粉,就是普通的肉色,
我又贪婪地摸了几把,还小心翼翼地怕撑大她工装的领口。时间很快,她要回去
上班了,我说的含蓄,你哪天休息,我们见面吧,她说好。然后我们站了起来,
走到门口我又停下了转身面对她,搂住她的肩膀静静地看着她,她也不说话,只
是娇羞地低着头,我去吻她的额头,那么舍不得她走,她低头娇羞浅笑轻声说:
「快走吧。」一边说着,手推向我勃起的裆部,她真是个尤物,果然是三十如狼
的风韵人妻,这样的动作让已经进入状态的我恨不得立刻将她就地正法,她越是
这样推我下面,我就将下体越往她身上顶去,我们这样反复嬉闹着,我告诉她,
我还会回来的,我说着,想到了猪八戒离开高老庄时候给丈母娘说,照顾好翠兰,
我老猪取经完了还会回来的,她想到的却是灰太狼,因为她经常陪女儿看喜羊羊
与灰太狼,每集结束时候灰太狼都会说,我一定会回来的。

回家的路上和她聊QQ,说和你吻的我嘴里全是你的烟味,没错,悦悦吸烟。

这个初步亲密接触的夜晚和对于未来几天的期待,让我难以入眠,她答应了
我,在我回家之前和我再见面,我们当然都明白意味着什么,只是得看她的时间,
排班如何,哪天休息,对于我而言,只能等她的消息。

11月11号后一天,北京的积雪还没有化去,我百无聊赖地坐在网吧里,
收到了她的消息,说要我陪她回密云。我都没来得及洗头,穿着我那件破羽绒服
就直奔东直门地铁站。

----------------------------------------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