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无界】(六


  作者:南博万
  2018年3月23日首发于
  虽然现在社会大多数企事业单位实行的都是周六,日的双休日。但是政府机
  关的很多单位周五下午基本就已经停止部分工作,埋头还在上班的不是临时工,
  就是单位混的很差的人。
  婉蓉一般情况下都不会溜号,她对工作从来都是以最认真负责的态度来对待。
  可是今天她不得不给同事打了招呼,下午并没有去局里上班。
  市公安局的老家属院里事实上已经没有几个警察在住了。因为几年前局里选
  择新址,重新盖了高层,大多数人都以低于市价五成的价钱买了新房,乔迁新居。
  而老房子都被出售或租赁。
  婉蓉家其实也买了新房,只不过因为夏晋炒期货早就转手卖掉了。所以婉蓉
  还住在这个几乎没有警察的警局家属院。而这种老房子虽说老,其实也只有十五
  年的房龄,而且是多层。在这座高楼林立的城市里,这种多层结构的老家属院反
  而少之又少,成了稀罕物。
  家属院里只有六栋多层,每栋四个单元,六层,每层两户人家。婉蓉家在六
  楼,三室两厅两卫,加上阳台厨房后,建筑面积也有一百六十平方左右,要知道
  这种房子现在十分抢手,有很多人都求之不得。如果早上叫价两百万,绝对留不
  到明天。
  而房子的主人婉蓉没想卖房,她今天想把把自己的身体全部交给阿强,他肯
  定会疯狂地爱上自己,不能自拔。然后在合适的时后提一个要求。
  她是一个陷入爱情漩涡的女人,自作聪明地给自己细心的编织着美丽的陷阱,
  或者不算是陷阱,起码此刻她有种小小女人的幸福感。
  所以,从中午开始她就把家里那些以前的回忆全部从墙上拿了下来,心里默
  念着,「老公!对不起,我想要重新生活了!」
  在细心的洗干净自己的身体以后,傻傻的婉蓉还往自己腿间股缝里轻轻擦了
  香香的润肤露。「不是爱舔吗!今天香死你。」
  梳理好披肩秀发,婉蓉还准备画点淡妆,但是她的眼睛,眉毛,已经够迷人
  了,皮肤又好,没有一丝皱纹,看来看去,最后也只是抹了一些粉粉的唇彩,增
  加色泽。
  北方城市三月中旬还在供暖,室温26摄氏度。镜子前,168公分的身高,
  笔直长腿,细腰翘臀,圆润挺拔的E罩杯丰乳,完美的身材加上天生丽质的脸蛋
  儿。
  楼道里传来上楼的脚步声后,「咚……咚咚咚」
  「应该是了吧?」婉蓉确定这个商量好的一长三短的敲门暗号以后。拿出了
  她准备好的蓝色警服衬衣。
  「等……等一下。」
  然后在不戴胸罩的情况下,把衬衣穿在了身上,直到系好最后一个扣子,又
  整了整衣领。这时的婉蓉,下身还赤裸着,光着大白屁股,上身却是整齐笔挺的
  警服,只不过奶头把衬衣顶出了清晰的痕迹,淫秽无比。
  「咔擦」婉蓉缓缓打开了房门,「死阿强,要是被别人看到了,我就不用活
  了,做鬼也要找你算账。」婉蓉嘴上虽然骂着阿强,但是心里还有一种另类的性
  刺激,她自己也说上不上来是什么。
  这就是阿强昨天晚上给她加的条件,上身警服,下身赤裸着给他开门。
  婉蓉不明白自己为什么会不加思考就答应这么过分的要求,也许是昨晚的特
  殊情况,让她有所愧疚,也许她真的已经对这个男人百依百顺,开门的瞬间心里
  「咚,咚,」直跳。
  门打开的一瞬间,阿强嘿嘿一笑,「蓉姐,光着屁股真是好看。」
  「阿强,你就是个流氓,想出这样的办法来欺负我,我、我、快吓死了……
  满意了吧?恨死人呢!看,看,让你看个够」
  婉蓉嘴上骂着,干脆两手一背,挺着上身,光着屁股,眼睛一闭,也是羞得
  小脸红润。
  这样的情景,任何男人都会扑上去先把玩一翻,站着的婉蓉也是这么想的,
  她以为阿强会迫不及待地按倒她,但是,并没有发生。
  「你先别动,让我先找找,房子不错嘛,我要四处侦查一下。」阿强说完,
  像条狗一样在客厅转来转去四处闻着。
  「阿强,你干嘛呢?闻什么呢?」婉蓉没有起来,看着阿强的卡通动作,不
  解地问。
  「我闻闻看有没有男人味儿,」
  「你……我都穿成这样等你了,我没有……」
  「嗯!好像还真没有,只有一股狐狸精的味儿,让我闻闻从哪里发出来的。」
  说完,阿强转到了跪着的婉蓉屁股后面。
  「嗯,味道就是从这里发出来的,嘿嘿!」阿强蹲在婉蓉屁股后面闻着她深
  深的股缝儿。
  「跪下,把屁股撅起来。」
  「你……阿强……讨厌」婉蓉脸上一副不高兴的表情,但还是乖乖地跪下,
  把光溜溜的屁股撅地老高,递到男人眼前。
  阿强被这大白屁股勾地头脑一阵充血,肉肉的小腰举着这么个丰满的白臀,
  股缝里的小屁眼儿,若隐若现,再往下边就是粉嫩的美穴。
  婉蓉觉得屁股缝里一热,男人已经把舌头凑了上去一阵舔弄。
  「嗯?好香呀!蓉姐,你给屁股里喷香水了吗?」
  「不是香水,是别的,你,别羞我了!」
  婉蓉高高撅着屁股在自家的客厅接受着男人的玩儿弄,上身还穿着笔挺的警
  服。这种羞耻感带来的心里刺激却慢慢变成了一种情欲,阴道里开始分泌出液体。
  「也许我昨天晚上真的冤枉你了,是我不对,你今天好美!」阿强停止了舌
  头的的动作,一边欣赏着眼前的极品大屁股,一边道歉,这场景确实匪夷所思。
  「嗯,你本来就是冤枉人,啊……别舔那里……嗯……」婉蓉羞得不敢抬头,
  感觉男人又停止了对屁股的侵犯,绕到她前面,接着她听到了拉开裤子拉链的声
  音。
  「抬头!美人儿。」阿强说道。
  婉蓉马上明白刚才的拉链声是怎么回事儿了,心想,「他已经把那个东西掏
  出来了吧,可这是在客厅呀!」
  「阿强,我……我想到床上去……我在床上给你吹,好不好?」婉蓉并没有
  抬头说话,但是她知道男人的肉棒就在她头上,很近,她甚至都已经闻到了味儿
  了。
  「为什么?蓉姐,这里不是挺好吗?」
  婉蓉此时已经羞得头脑混乱,根本没什么思考能力了,「在客厅,我……
  「抬头,好好舔!」阿强把声音提高了一些。
  婉蓉被迫抬起了头,一根粗大的肉棒就竖在她眼前,大大的龟头,粗壮的肉
  棒,下边挂着两颗大睾丸,男性生殖器散发的气味不停地刺激着她的鼻腔。
  婉蓉两眼迷离,试着伸出舌尖,在布满青筋的南傍国上,轻轻地舔了一下,然
  后好像是适应了味道,乖乖地开始从下边的睾丸开始舔弄。
  「嗯,蓉姐……你在我家怎么舔,现在就怎么舔。对……,舒服……要从上
  到下全部舔到。」阿强居高临下,看着女人正在细心的舔弄他的卵袋子。
  「嗯……嗯……」
  「蓉姐,抬头看着我舔,我喜欢看你舔蛋蛋的样子。」
  婉蓉抬头看着高高在上的男人,心里竟然产生了一种奇怪的依存感,那是一
  种雌性被雄性征服的快感。
  「嗯,阿强……嗯……给我吃吧!」
  「蓉姐,你想吃什么?」
  「我……嗯……我想吃你的鸡巴!可以吗?」婉蓉一边舔一边抬头仰视着男
  人,这个吃鸡巴的规矩从第一次就一直维持着,想吃必须先被允许才行。
  阿强没有回答,而是点了根烟,一边享受着胯下的唇舌服务,一边解着婉蓉
  的警服扣子。
  「让我看看,这警服里藏了什么好东西。」
  一对儿大奶子,泛着肉光,从衣服里弹了出来。
  「哇!它们急着就蹦出来了,这衣服太小了吧?」阿强顺手就捏住了一个奶
  头,轻轻地捏住玩弄。
  「蓉姐家好漂亮呀?这沙发是名牌吧?」
  婉蓉这会儿正专心地舔着龟头上的麻眼儿,被眼前这根儿大肉棒弄得情欲正
  浓,奶头又被搓的阵阵麻痒,哪管那沙发什么的事。
  「嗯,什么……?」
  「吃吧,给你吃鸡巴。」
  婉蓉一听,张大嘴一口就把龟头吃进口里,舌头灵活的转了几下,就开始流
  着口水快速的用红唇撸动起来,粉色的唇彩都留在了黑色的肉棒上,淫睨无比。
  「我喜欢你家的沙发,我想在沙发上肏你,你要是愿意,就含着我的鸡巴点
  点头。」
  婉蓉已经被口里的肉棒挑起了性欲,一只手已经在自己的乳房上慢慢的揉动,
  以增加快感。听到男人的要求,有些诧异,因为她根本不知道在沙发上怎么做爱?
  「管它呢?都由着他吧!」婉蓉心想,于是含着肉棒,「嗯……嗯……」点
  头。
  「阿强,这样好难看,我觉得,觉得有点儿像狗一样,还是到床上去吧!」
  跪在沙发上的婉蓉,高高撅着的屁股不停地摇着表示抗议。但是在男人看来,
  这摇着的屁股明明就是一种邀请,股缝儿里褐色的屁眼儿,肉肉的阴唇里粉色的
  洞穴都刺激着男人的兽欲。
  「蓉姐,你这样太诱人了,屁眼儿都被我看的清清楚楚,就这么撅着,让我
  看个够好不?」阿强抽着烟,欣赏着女人的屁股。
  「你非要羞死我才甘心吗?又……又不是没看过,不是早都给你看完了吗?」
  「那不一样,这次可以边肏边看,对吗?蓉姐。」说完,阿强把烟一掐,挺
  着粗大的鸡巴,把大鬼头顶到了阴唇中间的穴口,慢慢摩擦着。
  婉蓉虽然已经打定主意,今天不再有任何保留,但毕竟已经几年没有真正的
  性生活了,更何况这种像母狗一样的后入式,她从来都没有试过,身体还是一阵
  紧张的缩动。
  「啊!……这样……可以吗?啊,你的大,慢点儿顶……啊……好舒服……
  嗯……你磨得好舒服……」
  阿强并不急着插入,而是扶着龟头在穴口慢慢磨动,时不时还在尿道口和阴
  蒂上轻轻擦过,爽得女人大屁股不停地哆嗦,阴道里也变得水流不止。
  「阿强……你别磨了……要不,你再进来点儿吧!」婉蓉觉得下体的空虚感
  越来越厉害,主动的邀请着。屁股也朝后一撅一撅,像是用美穴一口一口地亲吻
  着龟头。
  「啪,啪,」
  「啊……别打我屁股……阿强,疼了,」
  「说你发骚了,请我肏你,快!」阿强一边扇着婉蓉的屁股,一边命令女人。
  「呜……我,发骚了……阿强……请你肏我,啊……别打我屁股,。」
  阿强再也不想忍耐,龟头早已被淫水湿透,用力往穴口一挤,「滋!」肉穴
  受到压力,由于已经充分的润滑,里面的粉肉乖乖分开将龟头吞入。
  「啊……阿强……你的好大……我里边好,好胀……嗯……慢点儿」婉蓉感
  觉像是一个鸡蛋塞进来一样,但是也马上适应了这种胀胀的感觉。
  阿强继续向前挺动,肉棒缓缓地插入蜜穴,感觉越来越紧。遇到阻力就缓缓
  抽出一点,把穴里的蜜肉都带翻出来,再次插入。
  「啊……好粗啊!阿强」
  等婉蓉适应了半根肉棒插入地程度后,阿强双手用力掰开丰满的屁股,让女
  人的屁眼儿都全部展开,连菊纹都消失不见。肉棒开始大幅度抽送的同时,用拇
  指指甲狠抠着女人屁眼周围的嫩肉。
  「啊!不要……不要……这样……别动那里!啊!……,啊……,」
  随着阿强地肏弄,女人的叫声慢慢开始有了明显的节奏,肏一下,叫一声,
  开关完全由阿强掌握。
  「舒服吗?蓉姐……,喜欢我的鸡巴吗?」阿强边肏边问,抠弄屁眼儿的指
  甲也慢慢向中心移动。
  「啊……啊……嗯……不要……我喜欢你……我舒服……你的鸡巴好粗……
  不要……抠我屁股……啊……」
  「胡说,你不诚实,你是个屁眼儿敏感的女人……我每抠一下,你的屄里就
  夹一下,还说不要……」阿强发现了女人的又一个秘密,婉蓉的屁眼儿的确敏感
  之至,她说不要,不是疼,而是第一次被玩弄那里,感觉到害怕而已。
  果然,不到两分钟,这女人上下两穴就都已经适应了他的新主人。
  「啊!阿强……我……你……弄得我,好爽……」
  「那你还要不要我玩你的屁眼儿了,还是光肏屄就可以?」阿强说着,停下
  了手上的动作,同时也停止了抽插。
  「要、要、别停下!就像刚才那样弄我!我快要,快要……那个了!呜……
  动呀!」婉蓉舒服地已经快要高潮了,却突然失去了两个穴的摩擦。
  「哪个呀?快要哪个了?我刚才怎么动的?我忘了,蓉姐,不如你教我吧!」
  「嗯……你欺负我……插我呀!还像刚才那样,插我……抠我屁股……
  我舒服……我想舒服……我快高潮了……呜……你就会欺负我,」婉蓉一边
  说,一边摇着大屁股,尽量得到一些摩擦。
  「说,你是个屁眼儿敏感的女人,我就让你爽上天,不说,我就打你屁股,
  哈哈!」
  「你、不要欺负我了……我是个屁眼儿敏感的女人,可以吗?快肏啊……」
  婉蓉已经顾不上脸红,声音已近哭腔。
  阿强看来也得到了,满意的回答。打桩机继续启动,指甲这次狠狠地抠进女
  人的屁眼儿,「啊……我要死了……阿强……轻点儿,不要抠我屁眼儿里面……
  啊……舒服……啊……不行了……我……啊……」婉蓉叫地越来越欢,爽得
  已经不顾自己的声音太大吵到邻居。
  阿强看女人已经快要高潮了,停止了手上的动作,身体前倾,两只大手一边
  一个,揉住女人丰满的大奶子。腰狠狠地把剩下的一半儿肉棒,一插到底。
  婉蓉被肏了半天,根本不知道还有半根没有进来,这突如其来地突然插入,
  突破了她从没有被开发过的阴道,然后狠狠地撞到了子宫口上,「啊……」
  这种冲击,是她一生都没有经历过的,她认为子宫只是孕育孩子的地方,从
  没想过也能当做一种性爱的器官。一阵酥麻的快感,从子宫直冲大脑,让她爽得
  几乎晕过去。
  「我……会死的!我……会……啊!……阿强……我要死了……啊……」
  「死吧……,蓉姐……我今天要把你爽死……肏死你,」阿强其实也没有想
  到婉蓉的子宫会长得这么深,他也只有全部插入才能遇到这个肉蛋蛋。
  第一次被外来物撞击的子宫口,像一张小嘴一样,一下一下嘬着龟头的麻眼
  儿,爽得阿强再也不愿离开,每一下都是只抽出一点点,腾出空间就插回去顶住
  子宫口。
  再看撅着大屁股的婉蓉,这种突如其来的顶级肏弄,让她根本就没坚持到一
  分钟,「啊…………死了……我……死了……啊……」
  阿强感觉女人屁股一抖,交合处瞬间像尿了一样,配合着抖动,一下,两下……
  「蓉姐,别急,我要射爆你的骚屄,撅高接好了。」
  阿强说完双手卡住女人已经渐渐无力的腰肢,狠狠地肏了五六十下,麻眼儿
  一开,一股浓精彻彻底底地给女人的子宫洗了个精子浴。
  再看高潮已近尾声的婉蓉,突然又被狠狠地肏了几十下,子宫早就被撞的不
  堪一击,又被滚烫的精液一浇,就这样趴在沙发上,白眼儿一翻,爽晕过去了。
  几分钟后,缓缓醒过来的婉蓉发现自己早已经被翻过来,警服早就被扒下扔
  在了一边,两奶挺拔的大奶敞露着,仰面靠在沙发上。两脚踩着沙发的边缘,修
  长的大腿被架成一个大写的M形状。
  阴道里的异动让她慢慢睁开双眼,发现下体一片狼藉,精液,淫水,可能还
  有尿水。把沙发打湿了一片。
  而那个死阿强正蹲在她的胯下,用一只手指挖弄着她穴里残留的精液,另一
  只手还时不时用卫生纸擦拭她的阴道口,这情景让婉蓉觉得自己是在被男人擦屁
  股。
  「你……是想要羞死我呀!快别擦了。」婉蓉清醒后,涨红了脸。
  「蓉姐,就快擦好了,好多呀!」阿强继续挖弄里边的精液,也不知道是不
  是故意的,手指还是不是在里面搅来搅去,时不时碰到G点。
  「咕唧,咕唧」
  被碰到要害的婉蓉穴里一紧,身体一阵抖动,竟然带着明显的声响,蜜穴里
  又挤出一股精液。
  「呀!蓉姐,你还藏了不少,哈哈!」阿强一边擦着新挤出来的精液,一边
  调侃女人。
  「谁藏了?我藏你的那个干嘛?呜……我丢死人……都怨你……都怨你,射
  那么多,你……还擦。」女人嘴上这么说,却还是分着大腿,任男人给她擦着。
  「阿强,里面真没有了,抱我进房子吧!,我好累,最里面那间。」
  「好!」
  阿强一个公主抱,来到婉蓉的卧室。一张收拾整洁的双人床,一张雪白的被
  子早已铺好,两个枕头挨得很近。床头上方有挂过照片的痕迹,颜色明显深浅不
  一,阿强心里都明白,也不说破。
  「蓉姐,你真好,这床都铺好了。」
  怀里的女人明显在表示抗议,把头往阿强脖子里一埋,「我今天本来准备在
  床上和你……谁知你把我弄成这个样子,你就是个野蛮人,就会欺负我。」
  阿强把女人放到被窝里,自己也干脆脱了个精光,钻进了香香的被子里。不
  用他动,婉蓉就依偎在了他怀里。
  女人头枕在他肩上,一只大白奶放在他胸口,大腿夹住他的小腹,光滑的腿
  肉摩擦着他肉棒,再加上女人腿间柔软的阴毛摩擦着他的大腿。阿强觉得幸福极
  了,低头闻着女人的秀发。
  「蓉姐,你好香。」
  「我都被你搞臭了,本来确实是香的呢!」婉蓉说着,又在撒娇似得在男人
  怀里拱了供身子。
  「阿强,我刚才……真的从来都没有那样舒服过……是你让我知道女人真正
  的快乐……」
  「嗯,蓉姐,你那个肉蛋蛋藏的很深,一般是够不到的,只有我阿强的神勇
  无敌大鸡巴,可以一探究竟。哈哈!」
  「你,都快把我弄死了,以后轻点戳它,粗人,讨厌……呜……你一说……
  我又,呜……都怪你……我又湿了……都怪你。」
  婉蓉现在这个全接触的裸体抱姿,大腿直接压在男人的肉南傍国上,阴唇打开,
  阴蒂露出磨在男人的腿毛上,加上嘴上聊着性爱的事,没什么意外,她又动情了。
  「蓉姐,你太累了,转过身去,我从后面抱着你,好好睡一觉。」阿强自己
  也累了,把女人转过身,从后面抱住这具性感的肉体,手上抓着大奶,肉棒顶着
  肉肉的屁股缝,舒服无比。
  「嗯,阿强,这样也好舒服呢!那我睡了,你不许松开我,我起来后……就
  好好伺候你……嗯……好累呀!」婉蓉说完又把屁股朝后挤了挤,把男人的肉棒
  更多地夹入她的屁股缝儿里,然后甜甜地睡了。
  阿强虽然也感觉这样一来,自己的欲望又被挑起,但是也不忍打扰这个睡美
  人的美梦,加上他也不是铁打的,刚才射了那么多,不一会儿也出着粗气,睡着
  了。
  阿强没有睡到自然醒,而是被下体的温热舒服醒的,「嗞!嗯……吸溜……
  嗞……嗯……」
  他一睁眼,就看见胯下的女人,正忘情地舔着他的肉棒。
  「蓉姐,这……吃的是午饭,还是晚饭呀?」阿强把枕头垫高,看着给他舔
  裤裆的婉蓉,调侃道。
  「我爱什么时候吃,就什么时候吃,这是我的床,以后再也不傻傻地问你了……
  你是我的,我的男人。我喜欢吃就吃,嗯……嗯……嗞……嗯……阿强……我喜
  欢给你舔鸡巴……我喜欢你的味道……」婉蓉越说越动情,一边舔一边抬头看着
  阿强。
  「好……蓉姐……你舔地越来越好了。」阿强从心里觉得这女人真是个舔鸡
  巴的天才,这才几天,已经是唇舌并用,舔绕勾转,动作熟练,再配合着速度节
  奏的变化,时不时媚眼撩人,而且「鸡巴,鸡巴」叫地更是淫荡无比。
  「嗯……,好粗的鸡巴,」
  婉蓉越舔越朝下,一直舔到男人的卵袋,把每一处都舔地泛着口水的光泽,
  还想继续朝下,但是由于男人是平躺,屁股根本没有抬起来的意思,她只能伸长
  了舌头用力朝男人黑黑的股缝里够着舔。
  「哼……你讨厌,你欺负我,」婉蓉舌头都伸地疼了,始终也够不到她要舔
  的地方。
  「咋了?蓉姐,我正舒服呢,哪里欺负你了?」阿强又装作一脸无辜。
  「我舌头都伸疼了,你也不知道心疼我,坏的很。你故意的!」婉蓉心里清
  楚这男人最会装,就是想臊她的脸,要放到一般的下流话,她现在早已经可以脱
  口而出了,可这话怎么说,她实在是接受不了,思来想去只好温言道,「好了,
  好了,怕了你,阿强,你抬一下屁股,我给你舔一舔,你不是最喜欢吗?」
  阿强也知道女人能这样完全是想让他舒服,也不再刁难,两腿一分,屁股一
  抬,瞬间就感觉一条香热的舌头,在他的屁眼儿周围扫动,用口水给他清理着肛
  门。
  「啊!蓉姐,你的舌头好滑,太适合给我舔屁股了。」
  「滚!臭流氓!」
  婉蓉骂了一句,一翻身下床,光着屁股在柜子里翻着自己的衣服。
  「哎!蓉姐,咋跑了,生气了吗?」阿强挺着粗硬的肉棒,屁股上还泛着口
  水的反光,一骨碌追过去,爬在床上抓住女人的丰臀,掰开后欣赏着里面的风景。
  「讨厌……你掰疼我了。我要去上课了,不和你闹了,今天最后一堂课,这
  个班就结束了。」婉蓉扭着屁股,从柜子里翻出了一套新的宝石蓝色的内衣。
  「蓉姐,你屄里都湿透了,不如我们打一炮再去,不然我怕你又把新裤头弄
  湿了,哈哈!」
  「我不要,好不容易恢复了体力,你又要把我弄得腿软,我上不了课呢!呀!
  别挖了……啊!……快走开……,你等我回来……再玩,求你了……」婉蓉
  守住了最后一丝理智,还是从容地打扮整齐。
  「蓉姐,那我等你。」阿强也放开手,就这样露着硬挺的大肉棒,躺在床上。
  「嗯,回来随便你怎么疯!乖乖等我,你……你快把你那个东西收起来,难
  看死了。」
  「那必须要亲一下再走!」阿强说着,还挺了挺腰。
  婉蓉拗不过他,穿整齐后又趴回床上,拿起肉南傍国,在大龟头上「啵」地亲
  了一口,「大鸡巴乖乖滴等姐姐!走了。」
  刚一转身,就听阿强说,「蓉姐,我说的是亲嘴,你吃鸡巴吃上瘾了啊?」
  婉蓉气的脸一红,知道自己又上当了。
  骂了句「滚蛋!」转身出门。
  李婉蓉是每个男人都梦想得到的那种女人。论长相,无可挑剔。论身材,更
  是性感妩媚。她还有一颗善良的心,温柔,善解人意。最重要的是,她是个可以
  单纯用肉体去征服的女人。
  她从被偷窥到胁迫,从被动到主动,都是一个性欲被打开的过程,是一个从
  身体被征服到心被征服的过程。
  她拥有完美敏感的性器官,却从没有享受过真正充实地灌穿。她有着最容易
  潮吹的阴道,却从没享受过那种畅快淋漓的高潮。而这一切,在她人生最灰暗的
  时刻,这个男人的出现都瞬间改变了。
  她是一个爱昏了头的女人,她不顾一切,每天早上一醒来就无时无刻地想着
  阿强。她从没考虑过与阿强的社会地位差距,收入差距。也从不在乎别人怎么看
  她,甚至连女儿怎么看她都不在乎。这种被爱冲昏了头,无所顾忌的女人,难道
  不是每个男人梦想的女人?又有谁不想把她抱在怀里狠狠地爱她。
  这不,阿强利用她上课的两个小时,做了四菜一汤的家常便饭,等着她呢!
  「啊!好香呀!阿强……你会做饭呢?」婉蓉一回家就看到桌上热腾腾的饭
  菜,不敢相信这是眼前这个粗壮汉子的杰作。
  「咋的了?小看人,你冰箱里已经没啥东西了,我就凑合了一下,快吃吧!
  算是犒劳你辛苦一天的小舌头,嘿嘿!」
  「讨厌,我愿意辛苦,你管不着!」婉蓉早已习惯这个没正行的男人。
  两个人就像小夫妻一样,一边打情骂俏,一边吃着饭菜。
  「我来洗碗吧!阿强,你去洗个澡,一身的油烟味儿,啊!……你又来,先
  去洗吗?」
  阿强从后边抱住了正在洗碗的女人,「蓉姐,你屁股好翘啊!我想在这儿干
  你。」
  「你疯了,客厅干完,厨房干,你就不能让我在床上吗?呀……讨厌……别
  脱我裤子……你干嘛呀!,我快被你气死了。」
  婉蓉说话的功夫,男人已经把她的裤子退到了膝盖处,大手伸到她内裤里摸
  着她的阴毛。
  「屁股撅起来,我要肏你。」阿强说完,一把扒掉女人的内裤,露出雪白的
  屁股。然后自顾自地,掏出硬地发胀的肉棒。
  「我也真是疯了,怎么就拒绝不了你,弄吧!弄吧,阿强,不管在哪儿……
  你想弄……我就让你弄。」婉蓉说完把本来就很翘的屁股朝后一撅。
  阿强一看大喜,蹲下把女人的屁股掰开,脸钻进股缝儿,大口地舔了起来。
  「啊!……阿强……我好痒,啊……嗯……嗯……舒服,喜欢死你了……我
  要你……用大鸡巴弄……快点……不舔了……要鸡巴,嗯!」
  阿强感觉女人已经动情,站起身,扶着肉棒,「噗嗤!」一下挤开美穴,一
  插到底,女人的淫水顿时被挤出流了一大腿都是。
  「啊……,你要弄死我啊!慢点……我受不了你这样……啊……啊……太粗
  了……轻……轻……」这样地一插到底,把婉蓉的子宫一下撞了个正着。
  阿强两手从女人的大屁股一直抚摸到软腰,再撩起上衣,一边干一边解开奶
  罩,一手一个大奶,揉的过瘾。
  而婉蓉被干的两腿发软,最后干脆跪到了厨房的地板上浪叫着,「啊……啊!
  阿强……我被你弄死了,别插那么狠……受不了了……,」
  「不许你高潮……蓉姐……要高潮就上床去,不许你在这里,我要把你这样
  肏到床上去……带我到你床上去……啊!……你的屄真会夹……走,啊!」
  婉蓉无奈,穴里夹着鸡巴的女人是最听话的,只得被男人一边插,一边朝自
  己的卧室爬。而男人像大马猴一样,半蹲着插弄。
  「啊……你轻点肏,阿强……我……我爬……呜……,不到了,床上了……
  我不行了……啊…………」婉蓉竟然刚到卧室门口,就猛地全身抽动,趴在了地
  板上,穴里淫水直喷,流了一地。
  她最后还是被男人抱上了床,爽完的女人乖乖地伏在男人两腿中间,温热湿
  润的舌头在男人的胯下认真地舔弄。
  「蓉姐,都到门口了,你都不能再坚持一下啊!」阿强一边享受,而手上竟
  然拿起床头的《都市快报》随意地翻看着,得意的样子实在是有些可憎。
  「阿强,嗯!啧!你太粗了,我被你插地忍不住呢!啧,啧」婉蓉一边舔,
  一边回答。
  「好了,舔干净了,给我吹吧!都快憋死我了。快吃我的大鸡巴。」
  「嗯,那你认真点儿看我吃,好不好,哪有你这样看着报纸,不理人家的。」
  婉蓉抱怨着,她觉得如果男人这样不投入,肯定是射不出来的。
  「蓉姐,鸡巴在你嘴里,我又看不到,除非你侧过身子,把腿分开给我看。」
  阿强脑洞突然大开。
  「是这样吗?」婉蓉侧躺着,把腿分大,自己的阴部亮给男人看着。
  「对,好漂亮的屄,这样我就不想看报纸了,哈哈!」阿强被这眼前的粉鲍
  吸引,放下报纸,伸手玩儿着女人肉肉的阴唇。
  「嗯!嗯!」婉蓉吃肉棒的声音也随之传来。
  经过最近的学习,女人的口技已经非常的娴熟,唇舌并用,时吹时舔,阿强
  粗大的肉棒几乎有三分之二都被纳入口中,「嗯!阿强,射我嘴里吗?嗞!嗞!」
  婉蓉吐出肉棒抽空说话的同时,还不忘边舔边说,保持不停地摩擦。
  谁知男人却拉过她的手放在了,裸露的穴口,「蓉姐,你手淫给我看,我就
  会很快射的。」
  婉蓉的手被放在了自己的腿间粉穴上,马上有一种非常奇怪的感觉,她虽然
  藏在被窝自渎过,但当着男人的面,还真是羞臊不堪。
  但嘴里的肉棒却在不停的跳动,说明男人此时非常地兴奋,自己也被这种羞
  耻的场景感染,阴蒂被自己的手指一碰,刺激无比,再也停不下来。
  「一边吃着男人的鸡巴一边手淫,我好丢人呀!」婉蓉越是这样想,越是浑
  身躁动不安,性欲又被点燃了。
  「嗯!阿强,我好丢脸,我,我又快要,嗯!嗯!不行了,舒服……」
  阿强也感觉到龟头上舌头扫动的速度猛然地加快,口水也迅速增多,再也无
  法控制。一条大腿抽出,往婉蓉脖子上一架,把女人的头压倒胯下,「蓉姐,快
  高潮给我看,往下舔!」
  婉蓉几乎没有考虑,手指又加快摩擦自己的阴蒂,舌头改舔男人的屁股缝,
  找到屁眼儿后,用舌头狠狠地舔食。
  「嗞,嗞!嗯,阿强,我给你看,啊!给你看,看我。」婉蓉一阵抽动,竟
  然舔着男人的屁眼儿高潮了,直到她的抽搐渐渐停止,舌头还死死地盯着男人的
  屁眼儿。
  而阿强感觉自己也已经到了极限,翻身撸着马上要射精的肉棒一下插进女人
  的口中,把嘴当做屄用,猛插起来。
  「啊!肏死你!你舔我屁眼儿也能高潮,蓉姐,爱死你了,接好,奖励你,
  啊!啊!射了。肏,肏」阿强一边肏着女人的嘴,一边自己喊着「肏」。
  一股浓精射在嘴里,把还在高潮的女人打醒,赶紧闭紧红唇死死套住肉棒,
  不让一滴外流,直到阿强哆嗦了好久,缓缓才拔出肉棒。
  婉蓉口含浓浓的精液,为了讨男人高兴。只好又张大嘴巴,给男人检查。
  「我肏,射虚脱了,让我看看我的杰作,哈哈!难怪,蓉姐,都射满了。」
  阿强看着女人嘴里的精液,得意洋洋。
  「嗯,嗯!」婉蓉抗议着扭动身体,心想,「都一分钟了,就看个够吧!我
  现在的样子应该很淫荡吧?含着一嘴精液,讨厌,还趴这么近看。」
  时间又过去了一分钟,婉蓉嘴里不停地分泌新的口水,眼看和精液混合后,
  嘴里已经撑不下了。只好狠狠地瞪了一眼傻傻看着她的阿强。
  「蓉姐!我,我其实一直在想,现在这么危急的情况下,我如果说看够了,
  让你吃,你会不会谢谢我呢?」
  婉蓉气的白眼一翻,知道这死阿强又要羞臊她的脸了,心一横,「就让他高
  兴吧!」然后,含着几乎要溢出口的精液,点了点头,表示会的。
  「好!那你吃吧!」
  「咕嘟!咕嘟!嗯,嗯」婉蓉两口把嘴里的精液全部吞下,然后跪在床上,
  生气地看着阿强,「谢谢你给我吃!好了吧!你不丢死我的人,就不甘心,坏蛋!」
  「嘿嘿!蓉姐我好爱你呀!真乖,然后呢?」
  「讨厌,忘不了,检查我吃干净了没!啊!」说完,张大口让男人检查嘴里
  有没有剩余的精液。
  「好吃吗?」阿强问道。
  「你,嗝!」婉蓉刚想骂一句,谁知刚吃下几大口精液,竟然打了个饱嗝,
  羞得她一捂嘴,难以置信自己竟发出这么丢人的打嗝声,索性脸一红也不骂了,
  说道,「好不好吃,反正我吃饱了,讨厌,被你欺负死了,哼……」竟撒开娇了!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