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无界】(十


  作者:南博万
  2018年4月5日首发于
  字数:12009
  敢叫我绿叶珊!混蛋,你们都是混蛋王八蛋!」
  蒋珊用手机看着网络上最近对她的评论,气地把手机狠狠地摔在墙上。
  「小婊子,你等着,星辰集团再也容不下你,咱们走着瞧!」
  第二天一早,蒋珊就推掉了所有记者的采访,因为她知道这些记者肯定会落
  井下石,随大流,博眼球,这时候采访她一定是不怀好意。
  一路上,她尽量压住自己的怒气,直奔星辰大厦,打听到夏昕妍的所在以后。
  也不敲门,直接冲了进去。
  昕妍今天一改昨天的装扮,又是一身职业OL打扮,正埋头在电脑上整理一
  些邮件,抬头看见怒气冲冲的蒋珊,稍一愣神,马上换做一副惊喜的表情,「蒋
  小姐,呀!昨天太忙了,都忘了找你要个签名,太好了!今天补上。」
  蒋珊是来吵架的,被对方一组太极打的她不知所措,心想,「是呀!也许她
  不是故意的,哪个女人不想在镜头前性感漂亮一些。」
  「嗯……我听说你叫夏昕妍,北影的在校生,对吧?」蒋珊平复了一下心情
  问道。
  「是呀!是呀,你是我学姐呢!叫我昕妍就可以了。」
  这会儿,蒋珊气已经消了许多。再细看面前的女孩,也是赞叹不已。
  「嗯!咱们不仅是同学,其实也算是同事,签名没问题。我今天来是想告诉
  你,虽然都是北影毕业的,但有些成了明星,更多的成了外围女,做人要低调些。」
  蒋珊想着再敲打一下这个冒失的小女孩就算了,说完刚想转身离开。就听昕
  妍又说,「是啊!还有一些表面上成了明星,其实还是外围女,对吗?学姐。呵
  呵!」
  好家伙,这话明显就是在说她蒋珊。这一南傍国敲得蒋珊差点晕倒,她刚才还
  把昕妍当个刚毕业冒失的小女孩了,看来天真的是自己了。
  「好,你叫夏昕妍!我记住了,走着瞧吧!」
  蒋珊转身离开,出门时,又听身后的昕妍喊到,「签完名再走呗!」
  蒋珊听完,气的直奔十楼。
  「叶总,嗯……珊珊吹的怎么样!滋……滋……嗯……」
  蒋珊钻在宽大的办公桌下,吹舔着肉棒。男人裸着下体,上身却穿着整齐,
  端坐查看着电脑上的报表。
  半个小时候后,好像工作暂时告一段落。才低头看着胯下的蒋珊。
  「珊珊,你刚才说谁惹你了?」
  「嗯……夏昕妍,嗯……叶总您替我出气,她太过分了,嗯……」蒋珊说话
  的时候也是说一句,舔一下肉棒。
  「好,我叫她进来,给你俩断个官司,好吧!」
  「好,嗯……叶总……嗯……你要帮我!」
  昕妍气走了蒋珊,心里别提多痛快了。
  「哼!谁是外围女?谁即是明星又是外围女?你自己不清楚吗?」饭」吃完
  了就下去,恶心死人了,那玩意儿好吃吗?不要脸。」
  昕妍心里还在骂着,她和董事长秘书李敏最近成了朋友,蒋珊的「吃饭」事
  件,在她们的小圈子里传的沸沸扬扬,都是成年人,自然明白吃的是什么饭。
  「夏昕妍,叶总叫你去他办公室。立刻。」办公桌上的语音对讲传来秘书李
  敏的声音。
  「啊!好,知道了。」昕妍赶忙回答。
  十楼的总经理办公室昕妍第一次来,富丽堂皇,奢华到令人发指。一进门,
  昕妍就先看见坐在沙发上的蒋珊斜眼瞪她。再看那张超豪华的椭圆办公桌后坐着
  的人,昕妍一愣。
  「哎!你不是那天,那个……」
  叶总那天在电梯里遇到昕妍,今天是第二次看到这个大美人儿,微微一笑,
  说道,「对!我就是那个被你问贵姓的。哈哈!」
  夏昕妍在脑子里以最快的速度分析了自己现在的处境,接道,「怎么了?被
  吹了枕边风吗?」
  「你说什么?枕边风?哈哈哈哈……哈哈!你……这个小丫头,你……哈哈!
  挺厉害呀。」叶总大笑不止,他不敢想象这女孩说话会这么直率,一时间更是刮
  目相看。
  其实这就是昕妍的厉害之处,此时的环境下,这两人他都得罪过。她迅速地
  分析后,觉得软弱反而会自取其辱,不如以进为退,出其不意,事实证明,果然
  奏效。
  「你叫昕妍是吧!你给我解释一下什么叫枕边风?」叶总这会儿才笑完,接
  着问道。
  「嗯!沙发上的人比我清楚,她会吹的不止是枕边风。」昕妍乘胜追击,一
  指蒋珊。
  「你……」蒋珊气的话都说不出来,她也挺委屈,自己最多吹的是胯下风,
  枕边风可吹不上。
  「好了,好了,昕妍,蒋珊确实没有吹什么枕边风,那天的视频我看了,你
  作为那天的礼仪服装的负责人,喧宾夺主,确实不对。但是无形中各大网站纷纷
  转载,点击量已过千万,又等于帮公司做了宣传。我这样说,你觉得公平吗?」
  叶总原来早就注意了此次事件的来龙去脉。
  「嗯,我接受!」昕妍觉得差不多了,自己这时候该让步了。
  「你呢?」叶总扭头看着蒋珊。
  蒋珊也不是傻子,这会儿心里长长地出了口气,心想,「自己暂时是搬不倒
  这个女人了。」
  「叶总,您说的对。」蒋珊答道。
  「嗯,即便是这样,功过也不能相抵,公司有制度,必须要照办。就罚夏昕
  妍无偿加班,从今晚开始帮我整理文件。对于这样的决定,你俩有啥意见啊?」
  叶总做出了最后的裁决。
  蒋珊一听。再看看眼前这勾魂的性感尤物。如果自己是男人,会怎么样?她
  是极其识时务的女人,脑子一转,就觉得自己和眼前这个女人不能再闹下去了,
  自己是抢不过她的,以后反而要改变策略,搞好关系再说。
  「其实昕妍的确比我漂亮,人家炒作她也无可厚非。我也不会再生气了。」
  蒋珊笑着说道。
  夏昕妍马上就觉察到蒋珊的改变,也不管她打的是什么算盘。倒是这个加班,
  算什么惩罚吗?心里明白叶总是护着自己的,笑道,「啊!加班呀?管饭不?」
  「请你吃饭,你问我贵姓?叫你加班,又问人讨饭吃。哈哈!」叶总责怪道。
  「叶总小气。」说着舌头一吐,可爱至极。也不知这小气指的是加班没饭吃,
  还是说男人记仇,总提这个「贵姓」。
  夏昕妍说话,借助自己的美貌,把分寸拿捏地恰到好处,只用几分钟就把矛
  盾化解,又与叶总把关系缓和。
  当天晚上十二点了,昕妍如约一直在总经理办公室加班,文件和会议记录在
  地上铺的连站的地方都快没有了。
  「这么多呢!啥时候能整完。」昕妍抱怨着。
  「先吃饭吧!这么晚估计也没什么好吃的了,委屈我们的大美女了!你想吃
  什么,我叫司机去买。」
  叶总看着昕妍撅着圆翘的屁股在地上整理,这样的动作太诱人了,他也无心
  再工作了,提议先吃饭缓解一下冲动。
  「嗯!24小时营业的优客来,我要吃排骨盖饭,我和妈妈都爱吃呢!叶总
  也尝尝吧!」昕妍站起身转动着肉肉的柳腰,放松身体。
  「你妈和你都爱吃啊,那我一定要尝尝了。」
  叶总说完,打电话吩咐了司机。
  半个小时后,两人在桌子上腾了块地方,就当做饭桌,边吃边聊。昕妍也是
  真饿了,感觉今天的排骨饭特别的好吃。
  「叶总,叶总,你叫什么名字呀?」昕妍性格开朗,也不管什么礼貌,想到
  啥,就说啥。
  这个问题的答案,在这座大厦里,鲜有人知,蒋珊跟着他的时间长,算其中
  一个。如果换了别人,一不敢问,就算问了,他也不会说。可面对夏昕妍,他有
  一种莫名的亲切感。随口就答,「哦!我叫叶星辰。」
  「哇!好好听呢!星辰,多浪漫呀!咦!不对,星辰集团,叶星辰,啊!这
  不会是巧合吧?」昕妍嘴里还咬着一块排骨,愣住了。
  「我也希望是巧合,如果是巧合,我就不会这么晚还累得像个狗一样,谁想
  管这么多屁事儿。我宁愿和你一起出去转转。」叶总说的好像这千亿产业都是累
  赘一样。
  「和我?」昕妍不解。
  「怎么,不愿意呀?」
  「愿意,愿意,叶总,那你怎么才当个总经理,星辰集团,叶星辰,你应该
  是董事长总裁呀?」昕妍又问道。
  「我,我和你一样,实习期,懂了吧?快吃,多吃,多干,少问。」
  「噢!」昕妍已经问的够多了,赶紧埋头吃饭。
  这可是昕妍被录取后最累的一天,这样的工作量也许才配的上她的高薪。一
  直忙到凌晨三点,还是没有整理完毕。最后叶星辰允许她明早不用上班,好好睡
  一觉,晚上继续加班整理。
  二十岁青春的躁动,是自然赋予每个女人的本能。昕妍这样的天赐尤物也不
  能例外。即便凌晨三点多她才回到家,躺在自己的床上依然是忘不了例行公事。
  在自己的家,自己的床上最大的好处就是不用缩在被窝里手淫自渎。昕妍每
  天都可以锁上房门,放心地摆出自己觉得最羞耻的姿势,跪趴在床上,一丝不挂
  地撅起她圆白的翘屁股,熟练地找到自己的爽点,纤纤玉指轻轻地摩擦着密缝儿
  里的红豆。
  「啊……这样好舒服……嗯……嗯……」
  昕妍继承地何止婉蓉的相貌和身材,她的阴蒂更是敏感至极。
  「嗯……今天……好快……来了啊……」
  今晚的昕妍进入状态特别的快,阴道里的淫水一股股涌出顺着美腿流下。不
  止这样,她还发现一个现象,以前手淫时脑子里幻想的男人,只有着强壮身体的
  轮廓。五官几乎是模糊不清的,而今天那男人的脸逐渐的清晰起来,「啊……叶
  总……嗯…………啊……啊!」
  从来都没有这么猛烈的高潮过,昕妍爽得趴在床上足足抽动了两分钟,才缓
  缓停下。
  「今天我怎么会想着他手淫?为什么和以前不一样,好像特别快,特别舒服
  呢!」昕妍一边擦拭着腿上和阴唇上的淫液,一边回味着刚才的性幻想。
  一个现实中的性幻想对象,首次的出现在她脑子里,这样的改变,使得身体
  更快的进入状态,也得到了更大的满足。
  一天劳累的工作,在性欲得到缓解以后,才突然显现出来,在她快要进入梦
  乡的一刻,隐隐听见房间对面的卫生间有开门的声音,好像还有妈妈的抽泣声,
  很微弱,就像是感冒鼻子不通气的声音,这种情况最近几乎天天晚上都有,可昕
  妍有些忙,感觉到妈妈的异常状态,也暂时没有过问。
  第二天下午,精神状态极佳的昕妍,在选择着装的时候。没有穿那套职业装
  扮,而是挑了一件比较宽松的低领毛衫,里面也精心挑选了没有肩带的胸罩,下
  身穿过膝的A字裙。她给自己找的理由是加夜班,没必要穿那么正规。
  星辰大厦门口的十字路口,一起六车连环追尾事故,虽不严重,但也创造了
  本年度市内连环追尾事故的记录。
  「你开车往哪里看呢?」
  「妈的,我是被后面车推过来的。」
  「算了,算了都看啥呢!心里都清楚,不吵了,一起修车走!」
  「是啊!是啊,别吵了,丢人都不够的。」
  一众人摇头各自给保险公司打着电话,而直接导致事故的责任人,早已扭着
  翘臀,走进星辰集团大楼。
  接着昨天的工作,叶星辰和夏昕妍继续加班。而今天这个叶总在昕妍的眼里,
  却和昨天大为不同。因为女儿家昨晚想着这个男人手淫直到高潮,有些偷窃了知
  识产权的小小紧张。
  看着埋头在办公桌上工作的男人,昕妍觉他得特别性感。这是女性基因里的
  一种暗示效果。如同雌兽看到雄性为了交配权和食物疯狂的撕咬时一样的兴奋,
  人类社会的男性为了生活和家庭在外打拼其实也是一种无血的争斗。
  「我昨天晚上想着他手淫,他如果知道了,会怎么样?」
  昕妍放下手上的工作,更加专注地欣赏着已经在性幻想中肏过自己的男人。
  她潜意识里已经开始希望这种加班能更漫长些,工作效率自然是大不如昨。
  「昕妍,一个小时以前我让你找的资料你还没弄好呀?」叶星辰抬头看了看
  表。
  「哦!好……好了!」昕妍正看着低头工作的男人发愣,突然间来了个眼儿
  对眼儿,才回过神儿,赶忙拿着打印好的图片,趴在办公桌上,「叶总,您看看,
  这样行不行。你要的全国新能源产业公司的分布图,我用热点分布图的效果都
  ………………」
  叶星辰现在的视线根本就没办法停留在图上,因为穿着宽松低领毛衫的昕妍
  弯腰趴在桌子上,衣领下沉。一对儿白嫩挺拔的D罩杯的大奶子,就暴露在他眼
  前。一字胸罩也是一览无遗。恐怕再朝下一点儿,乳晕都要露出来了。
  叶星辰纵使阅女无数,也没有一对儿奶能和昕妍的奶相比。看上去就觉得弹
  性十足,胸型更是完美无缺。男人不由得看傻了,咽了一下口水。
  昕妍好像没注意男人的视线,继续低头解释着图片,「我用热点分布图的效
  果都把它们都标注好了,叶总,您看……我们正在工作,您的眼睛如果总是盯着
  我的胸部,而不是在认真看图,这起码是对我工作的一种不尊重……你往这儿看,
  这些企业大都分布在沿海地区,和您的估计是差不多的,在我省境内的新能源产
  业的确是少之又少。」
  「啊!哦!」叶星辰一下竟没反应过来。
  昕妍快速讲解的同时,瞬间插了一句话,没有一丝停顿,又接着解释图片,
  从头到尾连头都没抬一下。
  「怎么样?这图片做的看着还可以吧?」昕妍站直身子,奶光也随之消失在
  她怀里。
  「可以,可以,很好!」叶星辰这么大个人物,他不知经历了多少女人,多
  少大场面,今天竟然被个年纪轻轻的女孩,弄了个挺尴尬。
  「什么很好?图片,还是我的胸部?」昕妍说完眯眼儿一笑,还轻轻地挺了
  一下奶。
  「哦!都好,都好。」这种情况下,不由得叶星辰再狡辩什么。
  夏昕妍虽然还是一个处女,但她却极其地了解男人的心里,每次拿捏地都恰
  到好处。明明她昨晚还偷偷想着人家手淫,刚才还看着男人发愣,一瞬间就可以
  贼喊抓贼。
  她不是个随便的女孩,不然她这个天生的性感尤物也不会到现在还是处女。
  之所以这样做,全是因为眼前的男人已经符合了所有的条件。另外叶星辰已经成
  为了她的性幻想对象,这对于一个女孩来说,从心灵上已经对他敞开了大门。
  而这几千亿身价的叶星辰,也不是个懵懂小伙儿,马上理清头脑,自己已经
  理亏,也就不再接这个话题。他继续埋头工作,却第一次上了女人的当,以为刚
  才那一切都是昕妍无心为之,自己确实偷看人家理亏。
  但是一个小时以后,他马上就醒悟过来了。因为昕妍又来了,这次干脆绕过
  办公桌,靠在自己的椅子上。
  「叶总,这是权威机构穆迪,标准普尔,和惠誉国际的最新调查报告。关于
  新能源产业……」
  对于女人的了解,叶星辰绝对是顶级选手,刚才是蒙了一下,而这次他敢肯
  定,这夏昕妍是在故意勾引他。这个距离看似拿捏地合情合理,可女人的弯腰的
  角度,有些故意前倾,让他只要稍微斜眼就还能看到她怀里的一对儿宝贝儿。另
  外,女人的脸也有意的和他贴近,阵阵的体香扑鼻而来,说话时就像在耳边呢喃
  细语,出气如兰,打在耳垂上。
  叶星辰正被弄得躁动不安,眼睛不自觉的又看向昕妍的深深乳沟,下体也被
  这尤物弄着阵阵充血。谁知这还没完,昕妍身体又朝他倾斜,一侧的奶子有意无
  意地在他胳膊上一碰,感觉弹性实足,鼓胀丰满。从男人的角度再看向胸罩,乳
  肉也随着触碰,改变着形状。
  夜深人静,孤男寡女,这可和刚才不一样,叶星辰确定昕妍是故意的,这就
  意味着这性感肉体,他可以现在就在办公桌上按倒肏弄,这种可以马上就得到的
  性爱,而且又是夏昕妍这样的女孩,让叶星辰这个性欲旺盛的男人再也无法忍受,
  下体硬的就像个铁棍,头脑发热。
  夏昕妍继续说着,「新能源产业在欧洲的投放并没有各国政府表面说的那样
  一路绿灯,由于税率过高,企业的利润被压缩到几乎为零……」
  「别说了,停……」叶星辰突然站起来,由于昕妍贴的太近,奶都被撞了一
  下。
  「啊,怎么了,叶总。」昕妍惊到。
  「嗯,你等一下,我……去上个厕所。」说完,看都没看昕妍,直接走出办
  公室。
  「上厕所?这间办公室里不是有吗?」昕妍不明白。
  总经理办公室的隔壁,就是经理秘书的小办公室。公司规定,总经理工作时,
  秘书必须24小时值班。
  李敏今年28岁,原来是初中的物理老师,一年前因为实在受不了当老师那
  点儿工资。跳槽来到星辰集团,由于人长得标致,又是腿长,屁股圆。被叶星辰
  看中,调来当了他的私人秘书。面对30万的年薪,和160平米的精装住房。
  她当然知道自己来是干什么的,经过一晚上的思想斗争,终于在金钱面前妥协,
  现在的她对自己的「工作」已经轻松驾驭。
  其实她平时一个月根本就不用上几天班,因为这总经理几乎就不来,也不知
  道最近咋了,总经理天天加班。弄得她也是连续熬夜。
  这会儿已经有点瞌睡,靠在沙发上正玩着手机。
  「咣!」门突然被推开。
  李敏还带着个金丝边眼睛,看着也是个知性美人儿。
  「叶总,您怎么来了,有事拿麦喊我过去就行了。」李敏奇怪道,因为有时
  叶总来了兴趣,也叫她过去肏弄一番,却从没来过她的办公室。
  「今天不行,就在你这儿,裤子脱了,跪沙发上。」叶星辰说完就已经在解
  自己的皮带。
  李敏虽然觉得男人今天有点急,但还是赶紧站起身来,把外裤快速的脱掉,
  露出长腿,转身跪在沙发上,再把内裤一下脱到了膝盖处,大屁股撅得高高的,
  两穴全都展示给身后的男人。
  「叶总,要不然我先给你舔一下吧!」
  李敏话音还没落,就感觉阴唇被龟头顶开。
  「啊……」
  因为阴道太干涩,一下没插进去,把叶星辰也插得一痛。
  「肏,你屄咋这么干。」叶总骂到。
  「叶总,你一进来两秒钟就要插,我……没准备好,只要你喂我吃一下你的
  大鸡巴,我下边马上出水儿,好不好,让我先吃一口,保证让你插得舒服……」
  李敏委屈道。
  「不用了,你撅高屁股。」
  叶总掰开李敏的阴唇,「呸!呸!」两口吐沫准确地吐在阴道口。
  「呀!叶总,你……啊……进来了,啊……慢点,太粗了,嗯……这样…
  …干死我了。」
  借助口水的润滑,肉棒顺利进入,一插到底,然后就像打桩机一样,狠狠地
  肏着女人。
  「啊……受不了了,啊,干死我了,叶总,太厉害了。啊……啊……插死我
  了,」
  其实李敏就如她所说,性欲也很正常,刚开始的干涩是因为太突然,现在被
  爆插了一百多下,身体立马作出回应,阴道里也是淫水泛滥。
  身后的男人从第一下插入,就没有任何的节奏变化,只为早点射精,又插了
  一百多下,渐渐有了射意。
  「屁眼儿洗了没。」
  李敏撅着屁股挨肏,一听男人问她,赶紧伸手在自己的穴口沾了一下淫水,
  抹在屁眼儿上,做好润滑。
  「叶总,不管您玩不玩,我每天上班都是要洗干净的,放心插,刚才灌水洗
  过的。」
  「乖,今天就射你屁眼儿里。」叶星辰说完,提抢换洞。
  由于经常灌肠清洗的缘故,李敏的屁眼儿早就被开发的松软适度。龟头一顶,
  就轻松嵌入,然后男人缓缓进入,让女人的肛道适应一下,等三分之二的肉棒顺
  利插入后,开始加快速度抽插。
  「好了,叶总,我好了,你玩高兴点儿,尽情插吧!」李敏放松屁眼儿,准
  备好了迎接冲击。
  「肏,肏死你……」
  这一下又是近一百次的粗暴抽插,插地即便是有所准备的女人也是浪叫不止。
  「啊……叶总……今天咋了……啊……你干死敏敏了……啊……屁眼儿会被
  肏烂的。」
  李敏感觉自己都快被肏岔气了,只觉得肛道里一股烫精射入,爽得头脑一阵
  发麻。射了五六下的肉棒失去了硬度,被女人的屁眼儿缓缓挤出。
  「嗯,妈的,害死我了。」叶星辰浓精已泄,身体也感觉轻松了许多。
  李敏夹着一屁眼儿热精,赶紧转身含住男人的肉棒,一边舔食清理,一边抬
  头说。
  「谢谢叶总!」
  「嗯,」男人并没搭话。
  「我洗了一个月屁股,嗯……您也就今天用了一次,嗯……平时都射嘴里的。」
  叶星辰低头看女人已经给他舔地干干净净,还要再吹,立刻拔出肉棒,裤子
  一提。
  「好了,我还有工作要做,你今天可以回家了,明天洗好,说不定我还得来。」
  「嗯,我会多洗几遍等着。叶总慢走。」
  李敏跪在地上,直到男人出门,才缓缓站起,夹着屁眼儿里的精液,跑进卫
  生间。
  「昕妍,你做的非常好,但是我们必须要再加快进度了,我想把本来的方案
  更细化一些,这样更有说服力,工作量也会随之增大。」叶星辰发泄完后,又重
  新投入到工作中。
  「嗯,叶总,今晚保证完成任务。」
  昕妍今晚的举动,男人当然可以理解成一种勾引。但从一个怀春少女的角度
  来说,那也许只能算是对意中人的一种试探。用身体的有限暴露和接触,来验证
  对方的反应。这是很多女孩都会做的事。
  这一夜他们一直忙到凌晨三点,昕妍也再没有任何亲昵的举动,对男人交待
  的工作也都认真细心的完成。
  「终于结束了,这几天真是忙晕了。」叶星辰长长地出了口气。
  「是啊!叶总,你就是晕了,连办公室里有卫生间都忘了,呵呵!」昕妍刚
  才迫于赶进度,这会儿所有的工作都已经结束了,又开始不依不饶,追问着。
  「哦!我去楼顶的天台上厕所,顺便看星星,清醒一下!」
  「看星星?那我也要去。」昕妍其实根本就不信。
  结果,夏昕妍真的就被带到了楼顶天台上叶星辰的专属阁楼间。一个四十平
  方大小的房间,只有简单的家具,和一个宽大的沙发躺。而这个房间最具特色的
  地方就是它的天花板是全透明有机玻璃制成,抬头仰望,夜空一览无遗。
  「哇!这里好漂亮,叶总,我在星辰大厦工作了这么久,从来不知道楼顶还
  有这么个神奇的房间。」昕妍的好奇心,让她忘记了刚才还在追问的事情。
  其实她才上班半个月而已,这个地方叶星辰也是第一次带别人来。昕妍对这
  些当然一无所知,心里还在埋怨这么好的地方,为什么才带她来参观。
  「观星阁,我的私人空间。以后我要在更高的地方建一座山间别墅,也要有
  象这样的一间房子!」叶星辰望着天空若有所思。
  「叶总,你喜欢看星星?」
  「是啊!你呢?昕妍,你看,那是天琴座的织女星,也是离我们最近的恒星,
  只有四光年。」叶星辰指着夜空的西边说着。
  「四光年,太远了,我好像知道那样的距离,人类永远都不可能到达呢!」
  昕妍说道。
  「不久的将来人类一定可以,几百年前人类还认为月亮上有嫦娥呢!哈哈,
  现在呢,不也上去了吗,科技会以指数级的速度爆炸增长,再过个几百年,谁知
  道会发生什么?」
  「也是啊!叶总,可是……可是几百年后我们还在吗?」夏昕妍有些失落,
  接着说道,「叶总,你……你今天和平常不一样呢!」昕妍忽然发现,男人看着
  夜空的眼神和平时的霸气落差很大。
  「是吗?哈哈!」叶星辰说完躺在了沙发躺椅上,拍拍旁边的位置。
  「昕妍,来,躺在这里看,会很舒服。」
  女孩要第一次和男人躺在一张床上,马上有了一丝警觉,但昕妍也就稍一犹
  豫,就和叶星辰并排躺下。因为两人衣着完好,而现在的气氛也实在不像是能发
  生什么。
  「啊!确实很舒服,脖子不累了,叶总,星空真的好漂亮,我以前好像从没
  注意过它们呢!」
  璀璨的星空对于现代的都市人来说,不止漂亮,而且稀有。污染严重的城市,
  夜晚难得见到几颗星星。可今天天空作美,几天的阴雨天后突然放晴,成就了两
  人的浪漫观星夜。
  「昕妍,你看那是猎户座参宿7,离我们863光年,它是太阳的77倍大,
  比太阳要亮十一万倍。不然我们离它那么远,也不可能看到它。」
  「哪呢?它在哪呢?」
  「你顺着我指的方向,那里,看到了吗?」
  昕妍为了看到那颗参宿七,把本就很狭小的空间,干脆重叠起来,两人的脸
  几乎碰到了一起,至于她那对儿无法掩饰的大奶,早就已经压在了男人胳膊上。
  一阵阵体香扑面而来,又被女人胸前那弹力十足的饱满双峰压着一侧的胳膊。
  叶星辰如果不是刚刚已经狠狠地在李敏身上宣泄过一次,估计他也就没法儿找到
  参宿七了。
  「好像看到了呢,863光年,开车去要多久呀?」昕妍瞎问了一句。
  「嗯,我算算,每小时限速120公里的话,嗯……98。6亿年,加上中
  间加油的时间,需要100亿年可以开到参宿七。哈哈!」
  「你真算啊!傻瓜蛋儿。」昕妍笑道,心里也同时赞叹男人的速算能力。
  「叶总,你是生意人,怎么会对这些天文知识感兴趣?」昕妍接着问道。
  「我?生意人?现在算是吧,这些天文知识,在我很小时候就听妈妈开始讲
  了。」
  「你妈妈?是老师吗?她现在在哪里?」昕妍越来越想更多的了解叶星辰,
  一口气抛出一堆的问题。结果只得到了一句回答。
  「我妈她早就不在了。」叶星辰闭着眼说的很平淡。
  「对不起,叶总。」昕妍觉得自己问的太多了。
  「没关系。」
  叶星辰没有责怪昕妍的问题太多,却再也没有说话,是睡着了,还是在回忆,
  昕妍不知道,也不会再打扰他。
  叶星辰的妈妈叶芳,曾经是南京大学天体物理系最年轻的老师,28岁时和
  同单位的一名教授结婚。本想把一生都奉献给自己热爱的事业,和爱人过着平淡
  生活。
  结果只是因为一次机缘巧合,就改变了她的一生。
  在叶芳三十岁那年的某天,因为科研经费困难,她到政府申请经费时认识了
  当时的市委书记陈长川。
  从此叶芳就再也没有过过一天的安宁日子。陈长川倾慕于叶芳的美色,不能
  自拔。软硬兼施,死缠烂打,又利用权利或威胁,或利诱。
  最后终于得偿所愿,睡了叶芳。但这并没有结束,在床上,叶芳表现的更是
  让陈书记越陷越深。他又再次利用权利,恐吓叶芳的丈夫,制造各种不便和麻烦,
  一年后,叶芳终于和丈夫离婚。
  这时的陈长川仕途竟然又迎来一次大的转机,成功进入省委常委。也正因为
  这样,所谓糟糠之妻不下堂,官做到这个地步就要开始考虑影响了,可怜的叶芳
  只能一辈子做小三。
  陈长川得到叶芳的办法虽然不择手段,但是他爱叶芳也是无所不用其极,为
  了弥补自己最爱的女人,他也开始走上了一条不归路。
  很多的高官,为了隐藏自己的违法所得,为了躲避纪委对自己直系亲属的检
  查。都会把大量的利益,转移到二奶那里。这种情况是再普遍不过的,所以大家
  会经常看到新闻,某某贪官被自己的太太举报这类事件。其实全都是因为老婆心
  里不平衡,老公养了小三不说,还把所有的钱都往小三那里藏,一气之下,鱼死
  网破。
  陈长川也一样,他把收受的巨额贿赂都交给叶芳管理。一年后叶芳也十月怀
  胎给陈长川生了儿子,就是叶星辰,当然,这是孩子五岁时,叶芳给他改的名字,
  跟随母姓。但「星辰」和「姓陈」谐音,这样解释后,陈长川也觉得是为了保护
  自己,并没有反对。
  官场是一条不归路,尤其是贪官,你要想拿人钱财,就要替人办事。你的官
  位也只能往上爬,逆水行舟,不进则退,退则必死。
  西部的改革开放比较晚,九十年代初,才渐渐跟随沿海城市的脚步,改头换
  面,进入市场经济。
  刚开始的路都比较难走,国家干脆给西部空投了一个大刀阔斧,敢打硬仗的
  省委书记,又是陈长川。
  而叶芳在国外大企业工作的弟弟叶华山也带着几个朋友回国创业打拼。这下
  好了,一个官商勾结的政商帝国雏形已经搭建完毕。
  在弟弟叶华山的怂恿下,姐姐拿出了省委书记这几年的全部资产金,成立了
  西部首家民营房地产公司。不忘星空梦想的叶芳为它取名「星辰建筑公司」
  从此以后,陈长川再也不用收受贿赂,西部建设号角嗷嗷吹响,真是乱七八
  糟,无人监管。天最大,陈长川老二,大笔一挥,万亩良田高楼起。这钱赚得比
  风刮来的都容易。
  十年间,星辰建筑公司的资本积累已经在西部不可一世。期间,叶华山最有
  远见,和陈书记几次商量后,为保这商业帝国持续发展和江山永固,他们开始渗
  透更多的省部级高官,干股分红,拉人入伙。有的是欣然接受,有的则是家人收
  受好处,后来知道了也回头无路,只能上了贼船。
  果然,未雨绸缪还是对的,陈长川干到这个位置就再也上不去了。最后刚被
  调到政协,就被人咬出十年前的一桩受贿案,锒铛入狱。
  可是,一个贪官可倒,星辰集团却已经是固若金汤,谁也搬不动了。因为当
  年的几个省部级高官,现已入得朝堂,在中央为官。
  接着,星辰建筑公司的业务被剥离出来。成立了西北房地产公司,几年后把
  最优质业务继续分离,成立长安华厦房地产股份有限公司。
  再后来,星辰集团不停地扩展经营范围直至全国,连续兼并,收购大小企业,
  形成一个完成的建筑产业链条。
  生意随然顺利,但陈长川在入狱不久,叶芳就因病早逝,留下还在上初中的
  叶星辰。后来陈长川也病死狱中。
  姐姐在最初出资给弟弟成立公司的时候,就有言在先,自己名下所占股份不
  得少于百分之五十。而这一切都由叶华山代为行使权力,等叶星辰成人后,一并
  交付于他。
  叶华山没有儿子,叶星辰又自小无父无母,舅舅待他就如同父亲一般。可这
  小子就是不学企业管理,他的名字就源于妈妈的梦想,从小和妈妈一起看星星的
  叶星辰爱上了宇宙奥妙,痴迷着天空的无垠。最终以优异的成绩被中科大录取,
  要去完成自己的星空梦想。
  可这样的事,像父亲一样的舅舅怎么可能允许,百般阻挠后,叶星辰被狠狠
  地扇了一个耳光。从小自尊心极强的叶星辰,一气之下,学也不上了,一摔门,
  自己浪迹天涯。
  他在东北工地扛过砖,开过出租车,菜市场运过菜,在社会的最底层就混迹
  了三年之久。后来的路就越走越偏,妓院,赌场,加入黑社会,收保护费。凭着
  自己敢打敢杀,几年后倒是占了不少地盘,成了当地有头有脸的社会大哥。
  这些经历也并非一无是处,叶星辰眼中多了一份坚毅,心中多了一份从容,
  身上有了社会气。因为当大哥要服众,更是有了担当。这些在学校里学不来的东
  西,反倒为他以后的路打好了基础。
  五年前,这个叶老大终于发现自己离家这些年,从来都没有真正脱离过星辰
  集团和舅舅叶华山。
  同样是打架,斗殴,自己的人罚3000块了事,对方却被判3年牢狱。时
  间长了,周围的混混谁还敢和他挑事儿。
  「我不帮你,你早死了!回来吧,星辰!」舅舅的话言犹在耳。
  果然,舅舅不耐烦了,叶星辰在一次帮派斗殴中打伤了人。法院准备要判他
  五年有期徒刑。
  「原来我根本就不是混社会的料。」这是叶星辰在看守所里想的最多的事。
  「想清楚了吗?你个臭小子,再不回去,我就真的没法儿跟你妈交代了。回
  家继承星辰集团,还是坐牢,你想好!」叶华山隔着铁栅栏等着叶星辰回答。见
  他半天不说话,又接道,「你为了学什么天体物理,离家这么多年,结果呢?你
  就混到这看守所里来了,跟我走吧!星辰,舅舅当年不该打你。这么多年了,我
  也想明白了,你的企业交给你,你的梦想也交给你。舅舅老了,以后都随便你。」
  「舅舅!我回去,但我有个条件。」
  「臭小子,说吧!」
  「我要自己先创业,我走正道,你给我200万。」叶星辰低着头,他这条
  件确实不高,但是理亏,既然要自己创业,就应该从零开始,凭啥还要200万。
  「哈哈!好,我给你2000万,你不先赔点钱,我还真不放心把星辰集团
  交给你呢!」
  释放他这个小混混出狱,都不用叶华山亲自说话,打个招呼自然有人会疏通。
  结果舅舅一分不少给了他2000万,这叶星辰带着以前对他最忠心的两个
  混混,说是找项目,结果天天吃喝玩乐,最后这些钱只干了三件事,捧红了蒋珊,
  开了一家酒店,搞了一次网络选美。
  蒋珊红了,酒店倒了,选美冠军根本就没给他面子。
  钱没了,叶星辰在舅舅面前再也耍不起性子,乖乖地当了星辰集团的业务总
  经理,认认真真的学习管理,天生聪明的他也是进步飞速,一年过去了,实习期
  满,再过几天,他就要正式召开董事局会议,接任星辰控股集团的董事局主席。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