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嘉的游戏】(上)



(上)
「老公,这只是个游戏嘛…?
张克板着脸,一点也不通融:「虽然是游戏,但也是我们约定好的,你不能
单方面的毁约. ?
「我、我没有毁约,只是不需要这么认真吧??
「认真?这不是你常挂嘴上的吗??
学习要认真,工作要负责,认认真真的生活,才是充实有意义的人生,李爱
嘉忽然想起自己常常叉着腰;板着脸,对自己的老公张克说这些很严肃的话,没
想到有朝一日竟然换张克来说自己!
「游戏也是一种需要认真执行的任务,这不是你说的吗??
李爱嘉原本只是想,让自己的老公能认真一点,回到家就能帮忙分担一点家
务,这才跟张克打起赌约,输家要在一周内听赢家一切的吩咐。没成想输的人竟
然是自己。
「但是…为什么扫个地板而已,就要脱去衣物,只许穿内裤与胸罩,这不合
理。?
张克想了想,露出狡诘的笑容说:「我觉得这样能欣赏到你美丽的身材,挺
不错的。?
李爱嘉抗议道:「这让珍真和小杰看到,就不好啦!?
「对厚!?,张克又想了想,说道:「这样跟孩子解释吧,这一周内妈妈暂
时消失,而你的身份就是整个家的——奴隶!?
李爱嘉跪在地上,双手反背在腰上,两腕铐上手铐,嘴巴塞着一颗马口球,
她回想起昨天跟张克的荒唐游戏,竟然会演变到这个地步,张克根本就不给她抗
辩的机会,直接把她绑起来,像个奴隶般给关进仓库。
喀吱!仓库的木门打开了,张克神气地站在门口,「老婆,该进屋吃饭了,
哦!不对呀,你现在是个奴隶,不能叫你老婆?,张克点了点头说:「嗯!那叫
你嘉奴或贱婢吧。?
李爱嘉听到这话,自然一肚子火了,呜呜唔唔!她试图要说什么来抗议,但
嘴里塞着马口球,发出的声音却让人听不懂。
「别吵啦,我又听不懂。?张克将狗项圈套在她的脖子上,扣上铁炼子后,
牵着她走进屋里.
李爱嘉的脖子给项圈拉着,被迫进了家门,甫一进入客厅,就见到了她最不
想看到的场景。
「哇!是真的耶!?她那个九岁大的儿子——张杰,从沙发上弹起,一脸惊
喜的望着她。「爸!你好厉害,妈妈真的变成奴隶了吗??
「当然是真的,你爸厉害吧??
张杰的瞳孔睁得大大地,一脸不敢置信的表情,那个英姿飒爽,在家总是威
风凛凛的严母,竟然给老爸制伏了?老是在他耳边唠叨,清洁、卫生、认真、学
习的严母,变成了一头顺服的母狗?
李爱嘉的样子看起来就像一头母狗。
她跪在地上,长发飞散,双手反铐在后,身上只有胸罩与内裤,白皙的肌肤、
绵曲的腰身、俏丽的肉臀;美丽的体线,呈现出婀娜的身姿,润白的脖子上套着
代表她身份的狗项圈。
张杰笑了笑:「这下家里可安静了,我可以尽情玩游戏机也没人管了,可惜
只有一周,爸,妈这样跪着,晚餐谁来煮啊??
张克纠正儿子道:「这一周内,她不是你妈,只是整个家的奴隶,你要叫她
嘉奴或贱婢。?张杰想想,又说:「这样不太对,嘉奴只有我可以叫,你们只能
叫她贱婢。?呜呜呜!李爱嘉拼命摇头,张杰笑道:「老爸,你的嘉奴不太听话
哦。?
李爱嘉站在沙发旁边,她的儿子小杰,躺在沙发上很认真的打游戏机. 这要
是放在以前,早就被她狠狠教训一顿了,但如今……她只能旁观,不能干涉。一
小时以前,小杰还嘲笑她不听话,那个可恶的老公,竟然拿出一根木尺,在她屁
股上重重打了五下,还警告她,这只是小惩,要是再不听话,除了要多打十下,
一周的期限更会延长.
晚上因为公司的电话,张克被叫去加班了,剩下小杰与她俩人在家,张克临
走之前,在她阴道内插进一根电动按摩,并把遥控器与木尺交给小杰,嘱咐小杰
要好好看管这个 奴隶.
「果汁。?李爱嘉瞪了小杰一眼,气呼呼地侧过脸不看他,「厚!贱婢又不
听话了!?张杰按下遥控器。电动按摩立即在李爱嘉的阴道里转动起来,嘤嘤嗡
嗡的声音,从女人的下体传来。
受到刺激的李爱嘉忍不住呻吟起来。
「咦?那是什么声音??小杰不明白电动按摩的事情,以为张克给他的遥控
器只是用来处罚的道具,他发现声音从女人的下体传来,便走过去想看清楚。
李爱嘉吓得缩到沙发旁,连连摇头,透过马口球喊出:「唔呜!……唔呜!
……?小杰不耐烦道:「哼!老爹说过啦,你要不听话,就要好好教训一下才行。?
小杰以为李爱嘉只是害怕被处罚,才躲到沙发旁,於是心想一定要好好处罚
一下,这样这个 奴隶 以后才会听话。他心里一番计较厚,便放下游戏机,走
到爱嘉面前,将爱嘉推倒在地,然后用力扯下内裤:「哼!我要看看你藏了什么
东西??
那是张杰第一次见到成熟女人的生殖器官,白嫩的大腿被他掰开,露出两腿
之间浓密的阴毛,黑色的丛毛当中露出一根黑色的南傍国,不停地转动着,发出嘤
嘤嗡嗡的声音,那东西看起来就像一根活生生的黑色尾巴!
他第一个想法是,妈妈怎么会长出一根尾巴呢?但这个想法瞬间就消失了,
因为他已看出来,那是一根矽胶棒。
「哥?你在做什么??
小杰的妹妹——张珍真,意外的在这个节骨眼回来。珍真每天放学都要去补
习,所以回来比较晚。
李爱嘉觉得自己要死了,是羞死的,自己怎么会给儿子看到私处插着按摩棒
呢?而且女儿也在这时候出现.
如果地上能挖一个洞,李爱嘉猜想自己会毫不犹豫的把头塞进去吧?这实在
太丢脸了!她嘴巴仍塞着马口球,双手被反铐住,用细绳在手铐上打了一个结,
然后绑在樑柱上,双脚的脚踝上也各被细绳绑住,然后朝左右大大的分开.
此刻的自己仅剩的胸罩与内裤都被小杰剥去,完全赤裸的暴露在孩子面前。
「恩,老爸昨天有说过,妈妈要当一周的奴隶,没想到这是真的。?珍真嘟
着小嘴,一脸可爱的模样,旁边的小杰说:「只是这个奴隶很不乖,我正在教训
她!?
珍真一脸惊奇的说:「我没有想到大人尿尿的地方,有这么多毛。?
小杰说:「那没啥,你看这那里还插着一根黑色的东西呢!?
爱嘉感到非常羞耻,这两个孩子把她当成玩具一样,评头论足的,让她又羞
又气,心想一周后,她定要好好教训这两个孩子,不过此刻,最让她最受不了的
并不是孩子,而是插在阴道里的电动按摩棒!
黑色的南傍国在她的肉穴里不断的旋转,弄得她快受不了,偏偏她又被绑住无
法动弹,只好挺起屁股,扭着腰;配合着南傍国的摆动。
「哥!你看贱婢在扭屁股。?
爱嘉心里气坏了,这两个小孩怎不赶快关掉遥控器呢?她一边呻吟,一边发
出唔呜呜的声音。但是小杰就是不理她,没多久她白嫩的脸颊透出粉红的晕色,
汗珠从额头不停流下。长时间的刺激让她昂起脖子,脑袋逐渐迟钝,思考力开始
下降,被揉躏的肉穴像融化的冰块,流出许多淫水。
小杰看爱嘉扭着屁股,思考了一下说:「那她应该是反省过了吧??,他取
下爱嘉的马口球,问道:「贱婢,你现在知道错了吧?以后会乖乖听话吗??
「啊 啊 小杰…小杰…快停下,把按摩棒停下…啊 ?
「哥,看来她没有反省呢。?
小杰皱眉说:「她是没有吃到足够的处罚. ?
小杰把爱嘉按在地上,拿出木尺,对着她的屁股用力打了三下,咱!咱!咱!
粉白色得臀肉上,印下三道红红的尺印。
「别…?,爱嘉吃痛地叫道:「别打了、我知道错了…?
珍真说:「太好了,你知道自己的身份了吗??
「知道了,我是整个家的奴隶、啊……哦……能不能先关掉那个遥控器啊??
「你只是个奴隶,不能自称 我 字,要自称贱婢。?说完小杰手中的木尺,
又在她的屁股上打了两下。
「小杰!我是你妈……啊!疼 别打了……我知道错了…我会乖乖听话了
…?爱嘉感到很屈辱,自己竟然被这两个小鬼给打屁股。
珍真摸摸爱嘉头说:「好 以后要听话,乖乖哦,不然又会打屁屁了。?
爱嘉低着头,不情愿地回答:「贱婢知道了。?
接着两个小鬼又把爱嘉摊在地上,分开双腿,把玩着她阴道内那根黑色的按
摩棒,李爱嘉根本不敢再说什么了,只能强忍着,一股强烈的刺激感从她脑门冲
了上去,接着又如退潮般从她的脑袋退下,来来回回,下体的刺激感一再袭来,
她的身体随着充满着兴奋,终於迎来了高潮。
肉穴的大小阴唇因为充血,膨胀起来,向两旁胀开,露出里面的粉色肉沟,
阴蒂的根部像个卫兵一样直挺挺的勃起来,阴蒂的球部,像一株鲜红的大蘑菇整
颗鼓起。
那一瞬间她心中呐喊着:「受不了了!?接着她就失去了思考力,脑袋陷入
了空白。
张克拖着疲惫的身躯,回到温暖的家时已是早上了。
「嘉奴恭迎主人回来。?李爱嘉赤裸着胴体,脖子上戴着狗项圈,跪在地上
迎接他。
张克的眼睛为之一亮,那个威风八面,总爱说教的老婆,竟变了一个人,他
当然知道,爱嘉现在的身份是整个家的 奴隶 ;只是在他的预想中,爱嘉至少
也要花费数天时间才能适应这个新身份吧?怎么才出去一夜,就变化这么大了呢?
「爸!?,「爸比,你回来啦。?
珍真和小杰炫耀般围在张克身边,像两只雏鸟一样,瓜喳瓜喳的讲个没完,
张克这才知道,原来这俩孩子把老婆调教了一夜。
高潮后的爱嘉,体力更差,几乎没法反抗,被小杰狠狠地在她的屁股上打了
一顿. 然后珍真出了一些鬼点子,要妻子去做,只要没做到,小杰就会打屁股,
这样训练下来。爱嘉是敢怒不敢言,一边在心里暗骂,一边不情愿的执行了命令。
珍真说她的老师都有教她一些礼仪,所以她就搬过来,做了一点修改,让这
个 奴隶 好好学习一番。
张克也发现到,这些礼仪,让妻子变得更像个奴隶,他打心底的高兴.
「你们熬了一夜,都黑眼圈了,去补眠吧。?
这个游戏进入到第五天,爱嘉也出现了许多变化。一开始她还会怒瞪小杰,
或是用不情愿的语气跟珍真说话,但现在她已不敢了,她只敢私下悄悄的低声抱
怨,在小杰和珍真面前,她显得很顺从,至於在张克面前就更乖了。
马口球、手铐这些东西已经不用戴了,她现在被要求在家里,除了脖子上的
狗项圈以外,就不可以有任何衣物,必须保持赤裸。
她每天煮完饭之后,要把食物端上桌,然后跪在张克的脚旁,等他们都吃完
了,才能吃剩菜。早上要跪在门口,跪着给张克磕头,跪送老公上班;下午也要
跪在门口迎接老公下班。
一大早,饭厅. 张克坐在椅子上,他一边吃早餐,一边看报纸,今天上午他
没班,下午才有排班,这么难得的清闲,他正充分享受着。
「老公。?爱嘉穿上了她许久没穿的白色连身裙,缓缓地步入饭厅,张克先
是一愣,随即才反应到 一周的期限已经到了.
张克没有说话,但跟着进入饭厅的珍真却说话了,「嘉奴怎么跟我们一起坐
呢?她是我们的奴隶,不是应该跪在地上吃早餐吗??听到珍真的话,爱嘉露出
了不悦的表情,却没有反驳,她的沉默让张克也不知道要说什么?
「爸!?小杰也接着出现在饭厅,「她怎么可以坐在椅子上呢??
小杰比较主动,直接走到爱嘉面前说,「奴隶还穿什么衣服啊?脱下来!?
爱嘉听到儿子对自己这样讲话,非但没有生气的表现,脸上反现出一片羞红.
这一切张克都看在眼内,他怀疑自己的妻子可能有M的体质?
爱嘉羞怯地垂下头,不发一语,这个肢体表现,让这个 游戏,产生了新
的化学变化!
变化的爆炸点,却在小杰接下来的动作。
张克看着儿子,从抽屉取出了狗项圈,套在自己妻子的脖子上,然后扣上铁
炼,用力一扯,「站起来——奴隶!?
爱嘉从椅子上被扯了出来,可是她没有发半点脾气,只是叹了一口气,无奈
地回答:「是的,主人。?
张克原本想出声阻止的,但他预想中要阻止的是老婆大人打儿子,没想到发
展出来的结果,令他颇感意外。
成熟的少妇,颤抖着身子,两手反到身后,拉下背后的拉炼,露出光滑的玉
背,刷地一声,白色连身裙整个顺着婀娜的体腺滑落;她抬起青葱玉足将地上的
连身裙踢开,又将脑后长长的发带解开,乌黑的柔丝随肩而落,根根丝丝的黑发
如绸缎般洒落下来。
张克一直没有说话,他就是当个旁观者,观看,地上的连身裙、胸罩、女性
内裤,一件一件的掉落下来。
包裹在外衣里的优美胴体,终於暴露了出来。
少妇挺起胸脯,成熟的乳房骄傲耸立,她玉背昂直,扬眉挺腰地望着小杰,
静静不语. 事情发展到这个地步,妻子似乎真的会变成奴隶,张克犹豫着要不要
继续这个游戏?又或中止它呢?
他犹豫的同时,眼前的美丽少妇也跟着变化了。
珍真跳下饭桌,跑到爱嘉面前,伸出手来。少妇的脸上露出屈从的神情,脸
颊泛起羞赧的潮红,却见少妇扑通跪在珍真脚下,低下头,两眼凝视着珍真的双
足。
珍真摸摸爱嘉的脑袋,笑道:「乖乖。哥,你先玩,下午再把她借给我用。?
「好啊。?小杰牵起炼子,「跟我走!?
爱嘉没有反抗,只是低着头回答:「是的,主人。?
张克在想,这下子老婆真的变成奴隶了,如果妻子现在反抗的话,他应该会
跳出来阻止小杰,并中止这个游戏,但老婆没有,而且还很顺从,这让他想插话
也没有机会。
张克望着老婆玲珑的体线,变成了母犬趴伏的曲腺。
她四肢着地,手脚并用,在地上爬行,那曲劲的臀峰随着圆润的大腿左右晃
动着,成熟的双乳如悬钟倒吊,也跟着在半空中摆动。
两个星期后。
叮咚!
徐小萱是珍真的补习班老师,这一次她是来做家庭访问的。
「老师请坐?珍真端了一张椅子给徐小萱坐。
「珍真,你爸妈在家吗??
珍真说:「爸比去上班了。?
「那你妈呢??
「唔 老哥刚出去,他把嘉奴放在房间里,老师你等我一下。?
徐小萱丈二金刚摸不着头脑:「嘉奴??
珍真从房间里走了出来,她手上握着铁炼子牵着一头母狗。嘉奴脖子上系着
一条黑色的狗项圈,全身光裸,四肢着地,缓缓爬了出来,爬行时两只熟乳悬在
半空中,不停晃动。
徐小萱讶然道:「珍真!她是??
珍真摀着嘴,笑道:「她以前是我妈啦,但现在不是了,现在她只是我们家
的奴隶玩具。?珍真拍了一下爱嘉的屁股,「贱奴跟老师做自我介绍吧。?
爱嘉收到命令后,蹲了起来,两只手臂夹在腋下,抬头挺胸,露出白嫩的熟
乳,她柔美的白颈伸直,令黑色的狗项圈在反光映照下,透出闪闪莹辉,颈后秀
丽的长发顺着玉背垂落。
那成熟贤淑的脸庞像一颗熟透的红苹果,羞惭之色涂满了整张脸,爱嘉语气
断断续续地说道:「老、老师好…贱、贱奴是珍真的…?
徐小萱惊讶到嘴巴都合不拢了,她不知道要说什么?
珍真摸摸爱嘉的脑袋,又顺着头发轻轻抚弄,笑道:「再跟老师打个招呼吧。?
爱嘉低下头,长发垂落遮住她的脸,只听到她回应:「是的小主人。」她别
过脸去,爬到徐小萱脚下,恭敬地喊了一声︰「贱奴给老师请安。?
徐小萱仍处於晴天霹雳之中,尚未回过神,但她只能手指着爱嘉,说不出话,
好一会她才缓过来。
回过神的徐小萱沉声道︰「你是自愿当奴隶的吗?」
爱嘉没有看徐小萱,却偷瞧了珍真一眼,才低下头说道︰「贱奴是自愿的。」
徐小萱又沉声道︰「珍真是你的主人吗??
「是的。?
徐小萱这次没说话,但她侧着头想了一下,露出了一个神祕的笑容,对着爱
嘉说:「在我的见证下,你要是自愿认珍真当你的主人,你就亲吻珍真的鞋子吧。」
珍真听到老师这么说,高兴地摸摸爱嘉的脑袋,「还不快亲??
爱嘉对珍真喊了一声︰「遵命小主人。」便低下头去,亲吻着珍真的鞋子。
徐小萱对珍真说道:「珍真啊,看来她真的是自愿当奴隶. ?又说道:「既
然你是她的主人,你把她借给老师如何??
爱嘉一听这话,头摇成了波浪鼓,「不、不、不可以。?
「就借一天,老师答应给你期中考满分。?
珍真没有让爱嘉继续说下去,直接将马口球塞进她嘴里,让她无法反对,接
着又拿出绳子把爱嘉的手反绑於背后。
「成交。?
徐小萱高兴的拉起铁炼,硬是把不情愿的爱嘉给强行带走了。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