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烧的风华】(6


  作者:StephanieV
  2015/01/12 发表于: 论坛
  大家…好久不见。
  真对不起这么久没出现【鞠躬道歉】
  这半年大概会更忙吧。所以小V 我决定趁假期努力再码一章。
  虽然对这一章本身并不怎么满意
  以上。祝大家吃得开心
  * **
  女孩的脖子上依然带着绞刑留下来的青紫痕迹,被汗水打湿的发丝柔柔地贴
  在脸上,看起来憔悴又妩媚。她像小猫一样用脑袋蹭着男人的手,眯着眼睛享受
  着温柔的抚摸。
  「呀 」女孩忽然发出一声惊叫,「大家真的对不起喔,小母狗忘记表演还
  没有结束呐。」她直起身子,挣扎着想要站起身来,然而女孩娇弱的身子好像已
  经再也不能承受更多的折磨了,伤痕累累的白皙大腿颤抖着,一次又一次让女孩
  摔在地上。女孩像头发怒的小母猫一样咬着牙抓了抓自己不争气的腿,放弃了站
  起来的打算。
  她有点费劲地伏在地上,似乎是想到了接下来会受到的惩罚,女孩的小脸儿
  上再次写满了浓浓的春意。拿起话筒说道:「又到了抽取幸运观众的时间了呢!
  嗯…今天得到小母狗的会是哪位呢?一天的时间,人家…是肯定不会让大家
  失望的 !「」35号观众喔!请他到台上来抽取玩弄母狗的游戏!「大家面面相
  觑,场上一片寂静,没有一个人站出来。琳霜左右看看,瞄到自己座位上的编号,」
  呀「地轻叫出来。有些不知所措的少女扭捏着走上舞台,跟台下的大家打了个招
  呼。」啊啦,今天是这位小妹妹呢,「雪萌似乎并没有认出琳霜,」那么来抽取
  惩罚姐姐的方法吧,一定要让姐姐痛喔!「琳霜支吾着犹豫着,还是被雪萌牵着
  手来到了箱子边上。
  「就…就这个吧。」少女的声音弱弱的,却好像带着兴奋的颤抖。
  雪萌依言打开了三号箱子,拿出里面的东西大声念道:「不可以穿衣服,由
  主人将这瓶辣椒粉用在身体各处。」说罢雪萌轻轻笑道:「墨西哥买的好东西呢,
  水溶的喔!那么…今天的表演就到这里,祝大家的夜晚愉快而激情!」男人微笑
  着把拴住雪萌的链子递到琳霜手里,雪萌顺从地爬在她的脚边,脸蛋轻轻蹭着女
  孩滑嫩的大腿。琳霜有点犹豫地看着男人:「大哥哥可以送我吗?我……不能带
  着这样的姐姐回家啊。」男人笑了笑,带着牵着雪萌的琳霜找到自己的车,雪萌
  抱着男人的脖子吻了吻他,乖巧地爬进汽车后备箱里。男人专心地开着车,副驾
  驶上的琳霜几次想开口却还是忍住了。想到雪萌乖巧地让自己忍受痛楚中的模样,
  她发现自己居然有些期待即将到来的游戏了。
  车子在一个小区门口停下了。男人把链子递给琳霜,带着二人走进小区。三
  人的组合很奇怪,一个高大的面具男人,一个穿着制服的美丽少女,还有一个遍
  体鳞伤的犬行女孩。夜里的小区没有什么人,昏暗的路灯打在三人身上,雪萌下
  身依然缓缓滴出来的淫水和血水微微闪着光。
  琳霜觉得雪萌爬行的样子还是那么妩媚动人,纤细的腰肢诱人地扭动着,膝
  盖在地面上划动,丝毫不在意粗糙的路面划伤娇嫩的肌肤。
  雪萌姐姐…一定练过好多好多次吧?琳霜有点羡慕地盯着旁边动人的身体。
  男人把两个女孩送到门口,在雪萌依恋的目光里点点头离开了。
  挺大的公寓里只剩下了两个女孩,琳霜蹲下身子刚想问什么,被雪萌笑着舔
  了舔脸蛋:「小母狗今天好幸福,有这么漂亮的小主人呢。」雪萌露出个甜美的
  微笑,「但是,小主人知道怎样让母狗痛吗?小主人高兴的话母狗做什么都可以
  的喔 」琳霜有点疑惑地摇摇头:「雪萌姐姐……喜欢这样子吗?」雪萌看看眼
  前的女生不断扭动的纤细的腿,笑着反问:「今天小霜可是姐姐的主人呢,那么,
  小霜喜不喜欢欺负姐姐呢?」她爬到墙边找出一截电线,咬在嘴里送到琳霜手边。
  「呐,试一试好不好?」琳霜明显还没反应过来,抓着电线呆呆地看着。眼
  前的女孩早已经遍体鳞伤了,最娇嫩的阴部青紫一片,斑斑驳驳的全是伤口。平
  时优雅善良的雪萌姐姐有点虚弱地靠在自己腿上,恬静甚至有点期盼地看着她,
  满是伤痕但仍然曲线玲珑的身体散发着异样的魅惑感。琳霜看着雪萌血肉模糊的
  下身心里轻轻颤抖了一下。她像下定决心一样深吸了一口气,忽然狠狠落下了鞭
  子。
  雪萌让自己的身体迎上鞭梢,电线咬在女孩的肉体上发出沉闷的声音,她颤
  抖着发出轻柔的哀鸣,娇怜地看着琳霜,却又带着些鼓励。琳霜觉得自己的脑袋
  晕晕的,好像全身都在兴奋地微微发抖。
  「啊…小霜儿用力些 姐姐…最喜欢这样乖乖地被打疼了…」女孩娇喘着呢
  喃着,「原来…可爱的霜儿妹妹也可以这么凶…喜欢吗?想不想…就这样,一下
  一下地打死这只小母狗…啊!」雪萌自己都不知道这是在取悦和勾引眼前这个可
  爱的女生还是自己内心最真实的想法,放肆地把最不堪的话一句句说出来。
  「还有这里…姐姐的豆豆,硬硬的,打烂它 」雪萌挣扎着分开腿,用手剥
  出可爱的小豆子来,娇媚地看着正在虐待自己的女孩。
  琳霜的呼吸都在轻轻发抖。她用力挥着手臂,歪歪斜斜地抽打在雪萌身上。
  雪萌不断扭动着腰追逐着鞭梢,少女笨拙的鞭笞却始终没有打中目标。
  鞭子从少女手中滑下来,琳霜再也忍不住了,小手伸进内裤忘情地自慰着,
  颤巍巍地俯下身子,抖抖索索的手捉住了雪萌的小豆豆。
  「雪萌姐…」少女喃喃低语着,水蒙蒙的大眼睛望着这位大姐姐娇媚的脸蛋。
  雪萌双脚淫荡地大开着,手指把阴蒂更加剥出来,对琳霜轻轻点了点头。
  这个动作让依然纯洁的少女全身都轻轻颤抖了一下,内裤里的手疯狂地揉弄
  着自己的下身,同时狠狠捏住了雪萌的豆豆。
  被自己的手用力抓着捏着的下身并不舒服,但这已经不重要了。雪萌温柔乖
  巧的样子让她简直想要尖叫出声来。小手颤抖着摸索着想要狠狠欺负自己,却怎
  么也找不到最敏感的位置。
  「小霜……啊好痛…要把姐姐捏坏掉了,姐姐的豆豆…在小霜手里…呜啊…」
  痛苦而兴奋的叫喊。被相熟的后辈欺凌的快感怪异而强烈,琳霜兴奋到发抖
  的样子更是让她开心而满足。
  这就是自己最喜欢的啊。用自己的痛苦换取别人的兴奋和快乐。
  大概真的要坏掉了呢,女孩子最珍贵最敏感的小豆豆。雪萌有点晕晕地想着
  这些年这颗小肉豆给自己的痛苦和快乐,「真是坚强的小家伙,」痛苦扭曲的漂
  亮脸蛋儿上露出一点怜惜,「可惜啊,会跟她的主人一起变老呢。」是呢。当她
  还是少女的时候,这种责罚一定会让她痛苦哀鸣着昏过去的。
  如果有一天你老到不能再给姐姐快乐了,就让姐姐跟你一起被玩坏掉吧。雪
  萌有点痴痴地乱想道。
  女孩子温软的小手带来的却是剧烈的疼痛,雪萌细细地品味着敏感的地方的
  剧烈痛楚,却发现那只小手忽然缩了回去。
  少女小手颤抖着,笨笨地脱着自己的内裤,眼睛却还是直直地盯着雪萌的身
  体。
  「诶呀,小霜很喜欢姐姐痛呢。」雪萌用手捏了捏自己的小豆子,满意地听
  到琳霜的呼吸粗重起来。她在地上怕爬动了几步,可爱地歪了歪头:「那么人家
  自己来好不好 ?小主人一定会满意的!小萌可是知道怎么让她痛的最厉害喔!」
  雪萌捡起那根电线,对着自慰中的女孩分开双腿,开始奋力抽打自己。女郎
  的大腿内侧、阴部和乳房已经看不出新的鞭痕,然而女孩每一下都用尽了全力,
  并且扭动着自己的身体,让那根已经被血染红的电线每一次都残忍而结实地打在
  自己身上。
  在雪萌乖巧地分开阴部,让鞭子狠狠打在小豆子上的时候,琳霜看着眼前的
  女郎痛苦地蜷成一团的样子发出一连串娇媚的呻吟,颤抖着软软倒在地上。
  那种娇柔妩媚,疯狂里带着情欲的声音。不知道为什么,大概,这时候发出
  来的声音就应该是这个样子。琳霜脑袋晕晕地想。
  像雪萌姐这样被欺负的时候也应该像这个样子吧。才不要发出讨厌的嚎叫声。
  雪萌挣扎着爬了过去,用湿润的小舌头轻轻舔着琳霜的大腿。琳霜看着眼前
  带血的电线和伤痕累累的女孩呆呆地坐着,似乎并不相信自己曾经残忍地鞭笞过
  一个毫不抵抗的柔弱女孩。她捧着雪萌的小脸儿,吻了吻额头,似乎依然不太确
  定:「姐姐?」雪萌那张依然诱人的脸蛋露出笑来,她轻轻摇了摇屁股,把头伸
  进了琳霜的裙摆里。白色的内裤早就湿透了,雪萌灵巧地用牙齿和舌头帮女孩褪
  下内裤,然后舔弄着那两片粉嫩的肉唇,舌头轻柔地滑过少女的敏感部位,炽热
  的鼻息喷在少女腿间,后者娇呼着,捏紧了小拳头轻轻颤抖起来。
  姐姐的舌头…好舒服。好像电流冲进脑袋里一般。
  少女温柔地抚摸着雪萌的小脑袋忽然开始笑了。她站起身来,飞起一脚踹在
  雪萌身上,正在专心为主人服务的小母狗哀鸣一声倒了下来。然而雪萌迅速爬起
  身来,对满眼都是异样光芒的琳霜温柔笑着,再一次把头埋进了少女下身。
  琳霜俯下身子,用力捏住雪萌的乳头,轻轻抚摸着她的脸蛋儿:「小萌姐姐,
  喜欢…这样的霜儿吗?」手越来越用力了,雪萌的小眉毛微微皱起来,忍着痛苦
  下意识挺了挺胸,轻轻点点头,舌头扫着少女的小肉豆,亲切而温柔。
  于是,乖巧的女郎又一次被狠狠踢倒在地上。小女犬努力伸着脖子舔了一下
  小主人的豆豆,然后重重倒了下来。感觉到琳霜渐渐融入自己的角色,挣扎着起
  身的雪萌微微皱着眉,笑的却更加灿烂了。她用牙齿扯了扯少女的衣襟,领着琳
  霜走。雪萌爬进浴缸里,将身体尽量舒展放平,然后开始放水。当水面刚好没过
  女孩的身体时,
  似是被少女的创意打动,雪萌眼睛忽地亮了起来。她先刷了刷马桶,然后用
  力把刷子捅进自己的蜜洞里。伴着哗哗的刷毛声,女孩还在
  那朵小菊花明显在用力抱住里面的物体,屁眼周围起起伏伏的肉层昭示着这
  件刑具在女孩身体里的阻力。似是感到自己手臂不够长,雪萌求助地望着琳霜。
  琳霜抓起刷子狠狠扎了下去,伴着雪萌不顾一切的后退动作和刷毛与肉体摩
  擦的沙沙声,那个刚刚还可爱的小花把少女整只手都吞了进去!来自身体深处的
  伤痛让雪萌更兴奋了,她不停地前后窜动着,刷子以匪夷所思的速度整个拔出,
  然后齐根没入。当女孩把两个打蛋器分别塞进两个肉洞时,她的蜜洞里已经鲜红
  一片,后洞里也缓缓流着血。雪萌打开瓶子,把一半的辣椒粉倒了进去,然后爬
  进了浴缸。
  当女孩在池中躺平时,不由得睁大眼睛,全身剧烈颤抖起来。女孩漂亮的脸
  蛋完全扭曲了,小手紧紧捏住自己的大腿,浑身都在疯狂颤抖着。但是女孩却始
  终平平的躺在池底,让火辣的液体拥抱着自己的身体,入侵着那两个肉洞里遍布
  的伤口。琳霜把一只注射器扔进水里,惨叫的女孩用自己颤抖的手抓起这个小玩
  具,吸了满满一管水,然后扎进自己的乳头中。女孩的惨叫声更大了,然而那双
  颤抖的手却缓慢而坚决地把这可怕的液体注入自己的乳尖。当另一管水被女孩的
  另一只乳房吸收时,琳霜夺过注射器,阻止了雪萌把它伸向自己下身的动作。女
  孩的嗓子已经喊哑了,水面下颤抖的娇躯激起阵阵涟漪。琳霜拿过自己湿淋淋的
  内裤在雪萌眼前晃了晃,后者颤抖着鼻息接过来,塞进自己的嘴里。
  琳霜关上门离开了。浴室里隐隐约约传出雪萌痛苦的呜咽声。琳霜深吸一口
  气走进了卧室,已经流到地面的蜜汁留下一路湿哒哒的小脚印。琳霜看着镜中的
  少女,俏丽的脸蛋上全是兴奋的红晕,洁白玲珑的身体虽然仍显稚嫩却已经足够
  诱人,淫水沿着修长的双腿流到地上。
  浴室里,雪萌姐姐应该还在痛苦地忍受和挣扎吧?呜…真的是好乖的宠物女
  孩呢。
  她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在别人的痛楚中获得如此强烈的快感,也不知道为什
  么会在抽打自己的时候迎来最快美的高潮,她只是明白自己喜欢痛也喜欢让别人
  痛,她忽然懂了自己和别的女孩是不一样的人。
  少女伏在床上呜呜的哭了。琳霜觉得这样的自己好陌生,她知道自己应该是
  那个温婉坚强的好姐姐,然而在这一刻想到露儿娇美的肉体,琳霜居然又一次冲
  动起来。少女狠狠地抽着自己的耳光,为对自己的妹妹起这种心思感到惭愧,同
  时哭的更厉害了。她哭着用手指撑开自己的蜜洞口,小心地捏了一点点辣椒粉撒
  了进去。炙热的痛苦瞬间冲垮了少女的神经,她痛苦地尖叫一声在床上疯狂地翻
  滚起来。
  琳霜觉得自己要疯了,女孩最娇嫩的部位正在像火一样被灼烧,然而蜜汁却
  源源不断流出来,渐渐减轻了女孩的痛苦。当浑身汗水的琳霜无力地趴在床上时,
  她再一次想到了浴室里的雪萌,那个让自己躺在熔岩中的最坚强的母狗。琳霜喘
  息着,第二次抓起了辣椒粉。当她用颤抖的手把这些残酷的调味品撒进自己的蜜
  洞时,少女疯狂地惨叫着从床上弹了起来,然后重重摔在地上。琳霜咬紧了牙关,
  大眼睛无神地睁大开来,接着,她剧烈地抖了抖,不动了。
  不知道过了多久,浴室的门打开了,雪萌推门走出来。她摸了摸琳霜的额头,
  试了试她的呼吸,然后把痛晕过去的赤裸少女抱起来放在床上盖好被子。看着琳
  霜皱着眉的睡脸,雪萌微微笑了笑,然后爬回浴室关上门,再一次躺进那个给她
  带来无限痛苦的浴缸里。
  琳霜醒来的时候已经是日上三竿了,她迷迷糊糊掀开被子,下身仍是火辣辣
  的疼。琳霜走进浴室,浴缸里的女孩儿显然一夜未睡,还在不断发出沉闷的呻吟。
  琳霜揪出雪萌嘴里的内裤:「出来吧,让我看看骚洞。」琳霜顺从地爬出来,
  坐在地上分开自己的屁股。那两个被打蛋器撑得老大的肉洞已经被泡的发白了,
  在水的作用下伤口微微肿起,还在缓缓渗出血来。「洗个澡吧,然后剩下的半瓶
  你自己来用。」琳霜说道,然后走出了浴室。
  洗过澡的雪萌明显有了些精神。她叼着一个小铁碗爬到琳霜身前,把内裤里
  的液体拧进碗里,然后把剩下的辣椒粉全部倒了进去。雪萌把内裤扔进碗里搅着,
  当她把内裤拿出来时,白色的内裤已经完全变成了红色。似是担心珍贵的辣椒水
  浪费掉,雪萌急急忙忙地把这个加过料的内裤塞进自己的阴道里。高浓度的辣椒
  让女孩又一次惨叫起来,大腿痉挛着,小手颤抖着把一个漏斗塞进自己的菊门,
  然后把碗里剩下的辣椒水全部倒了进去。当她把漏斗拔出来时,那朵小花又一次
  紧紧收拢了。雪萌龇牙咧嘴地对着琳霜笑笑:「主人,对母狗还满意吗?母狗已
  经快要……不行了呢。」琳霜知道从昨晚疯狂的表演到现在为止雪萌那娇美的身
  体已经承受了多少疯狂的折磨,她觉得这条美丽的小母狗能撑到现在真的是一个
  奇迹。惨无人道的鞭打,险些让自己在绞架上丧命,她用一整晚的时间让那些岩
  浆一般的辣椒水浸泡着自己身体内外的伤口。琳霜觉得现在女孩屁眼里的辣椒水
  简直可以把她的肠子烧穿,然而雪萌依旧紧紧收着肛门,丝毫不让那些可怕的液
  体漏出来。雪萌脸色很憔悴,不知是由于伤痛还是体力的透支全身都在微微发抖,
  然而她依然微笑着,期待地看着琳霜,像是在等待下一项残酷的刑罚。
  琳霜忽然哭了,扑进雪萌伤痕累累的怀里:「雪萌姐…我还能回去吗?我好
  害怕这样的自己……」雪萌叹了口气:「我也不知道。或许你能回到平常少女的
  生活,但是…你始终不会忘记这种感觉。你和我不一样,我只是一只小母狗,而
  你可以成为最坚强的母狗,但是…也可以是个最残忍的主人。」琳霜似懂非懂地
  听着,仿佛忽然明白了什么,少女微笑着握了握拳头。
  雪萌说的并不矛盾。她要做自己的主人。6 幸运观众女孩的脖子上依然带着
  绞刑留下来的青紫痕迹,被汗水打湿的发丝柔柔地贴在脸上,看起来憔悴又妩媚。
  她像小猫一样用脑袋蹭着男人的手,眯着眼睛享受着温柔的抚摸。
  「呀 」女孩忽然发出一声惊叫,「大家真的对不起喔,小母狗忘记表演还
  没有结束呐。」她直起身子,挣扎着想要站起身来,然而女孩娇弱的身子好像已
  经再也不能承受更多的折磨了,伤痕累累的白皙大腿颤抖着,一次又一次让女孩
  摔在地上。女孩像头发怒的小母猫一样咬着牙抓了抓自己不争气的腿,放弃了站
  起来的打算。
  她有点费劲地伏在地上,似乎是想到了接下来会受到的惩罚,女孩的小脸儿
  上再次写满了浓浓的春意。拿起话筒说道:「又到了抽取幸运观众的时间了呢!
  嗯…今天得到小母狗的会是哪位呢?一天的时间,人家…是肯定不会让大家失望
  的 !」「35号观众喔!请他到台上来抽取玩弄小母狗的游戏!」大家面面相觑,
  场上一片寂静,没有一个人站出来。琳霜左右看看,瞄到自己座位上的编号,
  「呀」地轻叫出来。有些不知所措的少女扭捏着走上舞台,跟台下的大家打了个
  招呼。「啊啦,今天是这位小妹妹呢,」雪萌似乎并没有认出琳霜,「那么来抽
  取惩罚姐姐的方法吧,一定要让姐姐痛喔!」琳霜支吾着犹豫着,还是被雪萌牵
  着手来到了箱子边上。
  「就…就这个吧。」少女的声音弱弱的,却好像带着兴奋的颤抖。
  雪萌依言打开了三号箱子,拿出里面的东西大声念道:「不可以穿衣服,由
  主人将这瓶辣椒粉用在身体各处。」说罢雪萌轻轻笑道:「墨西哥买的好东西呢,
  水溶的喔!那么…今天的表演就到这里,祝大家的夜晚愉快而激情!」男人微笑
  着把拴住雪萌的链子递到琳霜手里,雪萌顺从地爬在她的脚边,脸蛋轻轻蹭着女
  孩滑嫩的大腿。琳霜有点犹豫地看着男人:「大哥哥可以送我吗?我……不能带
  着这样的姐姐回家啊。」男人笑了笑,带着牵着雪萌的琳霜找到自己的车,雪萌
  抱着男人的脖子吻了吻他,乖巧地爬进汽车后备箱里。男人专心地开着车,副驾
  驶上的琳霜几次想开口却还是忍住了。想到雪萌乖巧地让自己忍受痛楚中的模样,
  她发现自己居然有些期待即将到来的游戏了。
  车子在一个小区门口停下了。男人把链子递给琳霜,带着二人走进小区。三
  人的组合很奇怪,一个高大的面具男人,一个穿着制服的美丽少女,还有一个遍
  体鳞伤的犬行女孩。夜里的小区没有什么人,昏暗的路灯打在三人身上,雪萌下
  身依然缓缓滴出来的淫水和血水微微闪着光。
  琳霜觉得雪萌爬行的样子还是那么妩媚动人,纤细的腰肢诱人地扭动着,膝
  盖在地面上划动,丝毫不在意粗糙的路面划伤娇嫩的肌肤。
  雪萌姐姐…一定练过好多好多次吧?琳霜有点羡慕地盯着旁边动人的身体。
  男人把两个女孩送到门口,在雪萌依恋的目光里点点头离开了。
  挺大的公寓里只剩下了两个女孩,琳霜蹲下身子刚想问什么,被雪萌笑着舔
  了舔脸蛋:「小母狗今天好幸福,有这么漂亮的小主人呢。」雪萌露出个甜美的
  微笑,「但是,小主人知道怎样让母狗痛吗?小主人高兴的话母狗做什么都可以
  的喔 」琳霜有点疑惑地摇摇头:「雪萌姐姐……喜欢这样子吗?」雪萌看看眼
  前的女生不断扭动的纤细的腿,笑着反问:「今天小霜可是姐姐的主人呢,那么,
  小霜喜不喜欢欺负姐姐呢?」她爬到墙边找出一截电线,咬在嘴里送到琳霜手边。
  「呐,试一试好不好?」琳霜明显还没反应过来,抓着电线呆呆地看着。眼
  前的女孩早已经遍体鳞伤了,最娇嫩的阴部青紫一片,斑斑驳驳的全是伤口。平
  时优雅善良的雪萌姐姐有点虚弱地靠在自己腿上,恬静甚至有点期盼地看着她,
  满是伤痕但仍然曲线玲珑的身体散发着异样的魅惑感。琳霜看着雪萌血肉模糊的
  下身心里轻轻颤抖了一下。她像下定决心一样深吸了一口气,忽然狠狠落下了鞭
  子。
  雪萌让自己的身体迎上鞭梢,电线咬在女孩的肉体上发出沉闷的声音,她颤
  抖着发出轻柔的哀鸣,娇怜地看着琳霜,却又带着些鼓励。琳霜觉得自己的脑袋
  晕晕的,好像全身都在兴奋地微微发抖。
  「啊…小霜儿用力些 姐姐…最喜欢这样乖乖地被打疼了…」女孩娇喘着呢
  喃着,「原来…可爱的霜儿妹妹也可以这么凶哩…喜欢吗?想不想…就这样,一
  下一下地打死姐姐呢?姐姐…一定不会挣扎的喔…啊!」雪萌自己都不知道这是
  在取悦和勾引眼前这个可爱的女生还是自己内心最真实的想法,放肆地把最不堪
  的话一句句说出来。
  「还有这里…姐姐的豆豆,已经立起来的,请霜儿打坏它 」雪萌挣扎着分
  开腿,用手剥出可爱的小豆子来,娇媚地看着正在虐待自己的女孩。
  琳霜的呼吸都在轻轻发抖。她用力挥着手臂,歪歪斜斜地抽打在雪萌身上。
  雪萌不断扭动着腰追逐着鞭梢,少女笨拙的鞭笞却始终没有打中目标。
  鞭子从少女手中滑下来,琳霜再也忍不住了,小手伸进内裤忘情地自慰着,
  颤巍巍地俯下身子,抖抖索索的手捉住了雪萌的小豆豆。
  「雪萌姐…」少女喃喃低语着,水蒙蒙的大眼睛望着这位大姐姐娇媚的脸蛋。
  雪萌双脚淫荡地大开着,手指把阴蒂更加剥出来,对琳霜轻轻点了点头。
  这个动作让依然纯洁的少女全身都轻轻颤抖了一下,内裤里的手疯狂地揉弄
  着自己的下身,同时狠狠捏住了雪萌的豆豆。
  被自己的手用力抓着捏着的下身并不舒服,但这已经不重要了。雪萌温柔乖
  巧的样子让她简直想要尖叫出声来。小手颤抖着摸索着想要狠狠欺负自己,却怎
  么也找不到最敏感的位置。
  「小霜……啊好痛…要把姐姐捏坏掉了,姐姐的豆豆…在小霜手里…呜啊…」
  痛苦而兴奋的叫喊。被相熟的后辈欺凌的快感怪异而强烈,琳霜兴奋到发抖的样
  子更是让她开心而满足。
  这就是自己最喜欢的啊。用自己的痛苦换取别人的兴奋和快乐。
  大概真的要坏掉了呢,女孩子最珍贵最敏感的小豆豆。雪萌有点晕晕地想着
  这些年这颗小肉豆给自己的痛苦和快乐,「真是坚强的小家伙,」痛苦扭曲的漂
  亮脸蛋儿上露出一点怜惜,「可惜啊,会跟她的主人一起变老呢。」是呢。当她
  还是少女的时候,这种责罚一定会让她痛苦哀鸣着昏过去的。
  如果有一天你老到不能再给姐姐快乐了,就让姐姐跟你一起被玩坏掉吧。雪
  萌有点痴痴地乱想着。
  女孩子温软的小手带来的却是剧烈的疼痛,雪萌细细地品味着敏感的地方的
  剧烈痛楚,却发现那只小手忽然缩了回去。
  少女小手颤抖着,笨笨地脱着自己的内裤,眼睛却还是直直地盯着雪萌的身
  体。
  「诶呀,小霜很喜欢姐姐痛呢。」雪萌用手捏了捏自己的小豆子,满意地听
  到琳霜的呼吸粗重起来。她在地上怕爬动了几步,可爱地歪了歪头:「那么人家
  自己来好不好 ?小主人一定会满意的!小萌可是知道怎么让她痛的最厉害喔!」
  雪萌捡起那根电线,对着自慰中的女孩分开双腿,开始奋力抽打自己。女郎的大
  腿内侧、阴部和乳房已经看不出新的鞭痕,然而女孩每一下都用尽了全力,并且
  扭动着自己的身体,让那根已经被血染红的电线每一次都残忍而结实地打在自己
  身上。
  在雪萌乖巧地分开阴部,让鞭子狠狠打在小豆子上的时候,琳霜看着眼前的
  女郎痛苦地蜷成一团的样子发出一连串娇媚的呻吟,颤抖着软软倒在地上。
  那种娇柔妩媚,疯狂里带着情欲的声音。琳霜自己都不知道为什么,大概,
  这时候发出来的声音就应该是这个样子。琳霜脑袋晕晕地想。
  像雪萌姐被欺负的时候的那种声音呢。软软的柔柔的,才不要发出讨厌的嚎
  叫声。
  雪萌挣扎着爬了过去,用湿润的小舌头轻轻舔着琳霜的大腿。琳霜看着眼前
  带血的电线和伤痕累累的女孩呆呆地坐着,似乎并不相信自己曾经残忍地鞭笞过
  一个毫不抵抗的柔弱女孩。她捧着雪萌的小脸儿,吻了吻额头,似乎依然不太确
  定:「姐姐?」雪萌那张依然诱人的脸蛋露出笑来,她轻轻摇了摇屁股,把头伸
  进了琳霜的裙摆里。白色的内裤早就湿透了,雪萌灵巧地用牙齿和舌头帮女孩褪
  下内裤,然后舔弄着那两片粉嫩的肉唇,舌头轻柔地滑过少女的敏感部位,炽热
  的鼻息喷在少女腿间,后者娇呼着,捏紧了小拳头轻轻颤抖起来。
  姐姐的舌头…好舒服。好像电流冲进脑袋里一般。
  少女温柔地抚摸着雪萌的小脑袋忽然开始笑了。她站起身来,飞起一脚踢在
  雪萌身上,正在专心为主人服务的小母狗哀鸣一声倒了下来。然而雪萌迅速爬起
  身来,对满眼都是异样光芒的琳霜温柔笑着,再一次把头埋进了少女下身。
  琳霜俯下身子,用力捏住雪萌的乳头,轻轻抚摸着她的脸蛋儿:「小萌姐姐,
  喜欢…这样的霜儿吗?」手越来越用力了,雪萌的小眉毛微微皱起来,忍着痛苦
  下意识挺了挺胸,轻轻点点头,舌头扫着少女的小肉豆,亲切而温柔。
  于是,乖巧的女郎又一次被狠狠踢倒在地上。小女犬努力伸着脖子舔了一下
  小主人的豆豆,然后重重倒了下来。感觉到琳霜渐渐融入自己的角色,挣扎着起
  身的雪萌痛苦地微微皱着眉,柔顺地蹭了蹭琳霜的大腿。
  「唔…小霜…人家想要…」她用牙齿扯了扯少女的衣襟,眼神儿媚的像是能
  滴出水来。
  「想要什么呢,我亲爱的小萌姐姐?」少女温软的小手抚摸着小女犬的头发,
  亲昵地贴了贴脸蛋。「呜…」雪萌发出舒服的叫声,向前优雅地爬行着,回头对
  她的小主人挥了挥小爪子。
  好可爱…琳霜在心里对自己说。好想把她抱在怀里好好欺负呢。少女这样想
  着,脑袋里飘过的却是露儿在自己怀里撒娇的可爱小脸。她晃了晃脑袋甩掉这个
  可怕的念头,却发现雪萌已经消失在浴室门口了。
  小女犬在浴缸里放满了水,手里捧着自己的那罐辣椒粉,咬着嘴唇看着自己
  的小主人。
  「小萌姐姐一定很怕吧?」琳霜摸着女郎的脑袋,顺手把辣椒粉倒进了浴缸
  里。
  「嗯!」小女犬乖乖点头,「姐姐也没有尝试过这个呢…但是好想…」跪在
  地上的雪萌微微发着抖,不知道是因为紧张害怕还是因为身上的伤痛。修长的大
  腿轻轻磨蹭着,小嘴里也发出带着情欲的喘息声。
  好色的姐姐呢…琳霜看着雪萌扑闪着的大眼睛,明显带着恐惧的神色,但是
  盈盈的像是能滴出水来。
  好像拒绝她才是做了了不得的坏事一样。琳霜在雪萌的乳首上捏了一下,后
  者立刻发出像小猫一样腻人的呻吟。
  「唔…在那之前,姐姐要不要试试这个呢?」琳霜拎起旁边的马桶刷在雪萌
  眼前晃了晃,「粗糙的刷毛狠狠划伤娇嫩的肉儿…」她小声自语着,用刷子轻轻
  蹭着自己已经湿嗒嗒的下身,似乎感觉自己的肉穴也在一阵阵刺痛起来。
  似是被少女的创意打动,雪萌眼睛忽地亮了。她从少女手里抢过刷子,先刷
  了刷马桶,然后用力把刷子捅进自己的蜜洞里。
  「呜…霜儿…好厉害…姐姐好喜欢…」沙沙的刷毛声不断响着,好像承受着
  它的并不是女孩儿娇嫩的肉体而是某个必须被清洁的容器。雪萌颤抖着,痛苦地
  扭动着身体,但小手却依然果决地好像要把每个角落都刷出伤痕。
  「还、还有这里…」雪萌妩媚地笑着,把那只已经被染的发红的刷子直直插
  进后面,刷子巨大的尺寸让女郎整个下身都被狠狠按了下去。那朵小菊花明显在
  用力抱住里面的物体,肛门周围起起伏伏的肉层昭示着这件刑具在女孩身体里的
  阻力。好像是感到自己手臂不够长,雪萌求助地望着琳霜。琳霜握起刷子,雪萌
  轻轻摇了摇屁股,回过头娇媚地看着自己的小主人:「霜儿…姐姐,跟你一起 !」
  琳霜呆呆点点头,雪萌闭上大眼睛,「一、二……」有点颤抖的娇嫩嗓音,好像
  已经要忍不住呻吟出声来。
  「三!」琳霜几乎是下意识地伸直手臂,雪萌也猛地向后耸了下身体。
  那个刚刚还可爱的小花几乎把少女整只手都吞了进去。雪萌仰起脖子发出一
  声娇媚的尖叫,来自身体深处的伤痛让雪萌更兴奋了,她不停地前后窜动着,刷
  子一次一次整个儿拔出来,然后连柄一起被吞进那只可爱的肉洞里。
  「霜儿……可爱的小霜儿……姐姐想里面也被泡着……嗯……帮帮姐姐好不
  好?」女郎甩着头发呻吟,身体的动作却一直没停下。
  「嗯?」刷子跟肉洞的摩擦停下了。雪萌有点奇怪地回过头去,发现琳霜已
  经放下了刷子站起身来。「笨蛋姐姐,霜儿要去帮姐姐找东西啦。」小主人笑着
  拍拍小女犬的屁股,「色姐姐只能自己来咯 」「呐,就是这个!」少女一把夺
  下了刷子,把两只打蛋器在雪萌眼前晃晃,然后顺手插了进去。「现在就可以咯,
  如果姐姐不用力的话!」「才不会!」雪萌尽力放松着身体,「小母狗真的没有
  玩过这种游戏呢。」她轻轻舔了舔琳霜的大腿,然后慢慢爬了进去。
  全身上下的伤口立刻开始火辣辣地疼起来。雪萌哀鸣着,竭力控制着颤抖的
  身体翻了个身儿,让自己平平地躺在浴缸里。女孩漂亮的脸蛋完全扭曲了,小手
  紧紧捏住自己的大腿,不自然地扭动着身子,浑身都在轻轻颤抖着。
  「霜儿……小母狗…有乖嘛?」几乎是从牙缝里挤出几个字儿来,眼角除了
  痛苦还满满溢着带着情欲的媚色。
  「但是霜儿还想看狗狗到 底能有多乖呢。」琳霜捏捏小女犬的下巴,把一
  只注射器扔进水里,惨叫的女孩用自己颤抖的手抓起这个小玩具,吸了满满一管
  水,然后扎进自己的乳头中。女孩的哀鸣声更大了,她皱着小眉毛柔柔地看着自
  己的小主人,然而那双颤抖的手却缓慢而坚决地把这可怕的液体注入自己的乳尖。
  当另一管水被女孩的另一只乳房吸收时,琳霜夺过注射器,阻止了雪萌把它伸向
  自己下身的动作。
  「主人……狗狗,有乖嘛?」女孩的有些沙哑的嗓音,水面下颤抖的身体激
  起阵阵涟漪。
  「很乖哦 那么,主人要去睡觉啦,注意不要吵哦。」琳霜拿过自己湿淋淋
  的内裤在雪萌眼前晃了晃,后者颤抖着鼻息乖巧地张开嘴巴,任由琳霜塞进自己
  的嘴里。
  琳霜关上门离开了。浴室里隐隐约约还传出雪萌痛苦的呜咽。卧室里的琳霜
  看着镜中的少女,俏丽的脸蛋上全是兴奋的红晕,洁白玲珑的身体虽然仍显稚嫩
  却已经足够诱人。
  浴室里,雪萌姐姐应该还在痛苦地忍受和挣扎吧?呜…真的是好乖的宠物女
  孩呢。
  她轻轻碰碰自己娇嫩的花蕊,并不强烈的刺激却让少女娇哼着轻颤了一下。
  想到雪萌乖巧痛苦的模样,比平日里强烈的多的快感潮水一般涌了上来,双腿酥
  酥麻麻的再也支撑不住,软软地坐倒在床上。
  露儿…也一直都好乖呢。如果露儿也可以…呀!忍不住揉弄自己阴部的少女
  几乎立刻到达了小小的高潮,然而负罪感也同时占据了少女的小脑袋。
  少女伏在床上呜呜的哭了。琳霜觉得这样的自己好陌生,她知道自己应该是
  那个温婉坚强的好姐姐,然而在这一刻想到露儿娇美的肉体,琳霜居然更加兴奋
  了。少女狠狠地抽着自己的耳光,为对自己的妹妹有这种想法感到惭愧,同时哭
  的更厉害了。她哭着用手指撑开自己的蜜洞口,小心地捏了一点点辣椒粉撒了进
  去。炙热的痛苦瞬间冲垮了少女的神经,她痛苦地尖叫一声在床上抽泣着缩成了
  一团。
  琳霜觉得自己要疯了,孩最娇嫩的部位正在像火一样被灼烧,然而蜜汁却源
  源不断流出来,渐渐减轻了女孩的痛苦。琳霜喘息着,第二次抓起了辣椒粉。当
  她用颤抖的手把这些凶暴的调味品撒进自己的蜜洞时,少女大张着小嘴从床上弹
  了起来,然后重重摔在地上。她咬紧了牙关,大眼睛无神地睁大开来,接着,她
  剧烈地抖了抖,不动了。
  不知道过了多久,浴室的门打开了,雪萌推门走出来。她摸了摸琳霜的额头,
  然后把痛晕过去的赤裸少女抱起来放在床上盖好被子。看着琳霜皱着眉的睡脸,
  雪萌微微笑了笑,然后爬回浴室关上门,再一次躺进那个给她带来无限痛苦的浴
  缸里。
  琳霜醒来的时候已经是日上三竿了,她迷迷糊糊掀开被子,下身仍是火辣辣
  的疼。琳霜走进浴室,浴缸里的女孩儿显然一夜未睡,还在不断发出有些的呻吟。
  琳霜揪出雪萌嘴里的内裤,琳霜顺从地爬出来,坐在地上分开自己的屁股。两个
  被打蛋器撑得老大的肉洞已经被泡的发白了,伤口微微肿着,还在缓缓渗出血来。
  「小萌姐…洗个澡吧。」琳霜有些疼惜地捧着雪萌那张苍白的小脸,拿起莲
  蓬头替雪萌冲着,小宠物呜咽着对她的小主人撒着娇,眯着眼睛蹭着温柔的手。
  「不…霜儿…姐姐的…还没有完。」洗过澡的雪萌明显有了些精神。她叼着一个
  小铁碗爬到琳霜身前,把内裤里的液体拧进碗里,然后把剩下的辣椒粉全部倒了
  进去。雪萌把内裤扔进碗里搅着,似是担心珍贵的辣椒水浪费掉,雪萌急急忙忙
  地把这个加过料的内裤塞进自己的小穴里。女孩呜咽着,大腿上的嫩肉儿不知道
  是因为疲惫还是疼痛突突跳着,小手颤抖着把一个漏斗塞进自己的菊门。
  「霜儿…告诉主人,姐姐…嗯……」雪萌有点挣扎地狠狠心,小手颤抖着把
  碗里剩下的辣椒水全部倒了进去。当她把漏斗拔出来时,那朵小花又一次紧紧收
  拢了,「姐姐有乖乖地…呜…」再也坚持不住的女孩儿费力地露出微笑,然后倒
  在了琳霜怀里/ 琳霜知道从昨晚疯狂的表演到现在为止雪萌那娇美的身体已经承
  受了多少疯狂的折磨,她觉得这条美丽的小母狗能撑到现在真的是一个奇迹,然
  而昏迷的雪萌依旧紧紧收着肛门,丝毫没有让那些可怕的液体漏出来。
  **** ***

  当男人把女孩儿抱走的时候,琳霜看着男人温柔的脸忽然觉得小萌姐所受的
  折磨都是值得的,暂时失去意识伤痕累累的身体也好像更加美丽起来。
  于是一扇门开了。另一边是疯狂而美丽的世界。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