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夫】(完)

yZWnxHpb.png.

点击看大图


鬼夫

今晚正是谭成的结婚五周年纪念日,不过他并没有回家和老婆庆祝,反而来
到他的情妇美莉家中胡天胡帝,把这个重要的日子忘记的一干二净。

两条光脱脱的肉体正在房内上演妖精打架,谭成骑到美莉身上,握着他那根
硬如金刚棒的肉棍,在美莉的俏脸上扫来扫去,这样恶心的动作,美莉非但没有
反感,反而笑嘻嘻地张开嘴来,从容接棍。

她一口含住她的龟头,开始如吃雪糕般吸吮起来。

谭成得意地笑着说:「好味吧……吸深点……大力点……」

美莉亦乖乖地依他的话,深深地吸,用力地舔。

谭成把美莉推到墙壁,她像狗仔般趴下来,大屁股高高翘起,下面美妙的仙
人洞向着他敞开大门,这仙人洞红红的,泛着水光,简直勾勾魂摄摄魄。

谭成拍了一下她的屁股说:「我来啦!我要插死你!」

谭成握着他那条金刚棒,向着美莉的洞口一冲到底。

「噢……」美莉娇叫一声,将阴璧肌肉一缩,便将谭成的肉棍完全吞入。

谭成在进入后,一手捧着美莉的屁股,劈劈啪啪地抽送着,撞得她花枝乱颤,
胸前垂着的一双豪乳如摆钟般晃来晃去,看得人眼花缭乱。

「啊……用力……大力些……呀……」美莉屁股用力地往后撞,以期增加更
多的快感。

他加快了速度,狠狠地抽插着,而一双手又去搓捏她两个摇晃的肉球。

「啊……哟……爽……爽死了……我要……死了……」美莉地浪叫声简直响
彻屋梁。

一轮疯狂抽插后,谭成一阵抽搐,他在里面发炮了。

美莉意犹未尽地扭动着屁股,阴穴仍夹着谭成的阳具,不过最终还是从里面
滑了出来。

「还未够吗?呵呵……我等下再来……」

谭成把身子压向美莉,两条肉虫就这样倒伏地上。

休息良久,谭成仍然无法再来,美莉只好嘟着嘴让他走。

事实上,谭成这阵子真有点儿力不从心,这完全是因为他夜夜春宵,纵欲过
度所至。

离开美莉的住所,谭成施施然的驾车返回住所。

看看手上腕表,已经是凌晨二时,这时,他才醒起今晚是他和老婆结婚五周
年纪念日。

算了算了,忘了就忘了,他撇了一下嘴,去你的结婚周年纪念日。

此时他的手机响起了,他拿起手机接听,一把娇滴滴地女子声音传来,原来
是他另一名「女友」珍妮打来的。

谭成用单手握着驾驶盘,一边握着手提电话,一边和珍妮情话绵绵。

「我……我今晚忙……约了个客户谈生意……明天吧……明天我们一起吃饭,
然后上你家……」

谭成说得忘形之际,一辆客货车正从一条岔路告诉驶出。

谭成一下子没留意,等他看到车辆冲出时,他要刹车已经来不及了,「轰隆」
一声,车子和客货车撞个正着。

这一下撞力非常之猛,谭成身子向前一冲,头猛砸在车窗的玻璃上,随即头
破血流,栽倒在驾驶盘上,刚好压着喇叭,发出了刺耳的长声……

秀兰深夜接到丈夫车祸昏迷的消息,连忙赶到医院去。

谭成经抢救后易惊醒过来了,在场的急救医生对秀兰说:「你先生在送到医
院时,曾是一度昏迷,幸好现在已经清醒过来。」

秀兰望向病床上的丈夫,只见他头顶被纱布包扎,目光显得非常呆滞,当他
看到秀兰的出现时,他完全没有表情,只是茫然地看着她。

秀兰对医生问:「医生,他的情况怎么样?」

医生告诉她说:「很幸运,你丈夫的伤势不算严重,只是头部受到震荡,可
能会出现短时间的失忆。」

秀兰听了医生的话后,没有半点喜悦,她走到床边,看着谭成说:「结婚五
周年快乐!」

谭成在医院住了数天,伤势亦好转,医生便让他出院。

由出院到归家途中,一路上,谭成都不发一言,而秀兰对他亦是衣服爱理不
理的样子。

回到家里,秀兰也不理谭成,径自到浴室冲凉。

冲完凉后她转个身来,竟发现谭成立在她的身后。

他不知道什么时候走进来,正目不转睛地看着全裸的她。

秀兰冷笑一下,说:「我还以为你连看的兴趣也没有!」

秀兰今年三十二岁,但保养得很好,身上没有半点脂肪,屁股成熟浑圆,一
对乳房巨大涨满,丝毫没有下垂迹象。

本来,有这样的老婆,也不知道羡煞多少男人,只是谭成自命风流,竟然嫌
弃他老婆不够风情,经常在外面拈花惹草,夫妻间的关系非常恶劣。

回到房内,秀兰躺到床上,谭成亦来到她的身边躺下。

「你怎么睡这儿?」秀兰冷声道,丈夫这一年来基本上没有晚上回过家,就
算回家也是分房而睡。

「我不能睡这儿吗?」谭成愕然地问。

看到他一脸迷茫的样子,秀兰心想他一定是撞车撞疯了,也没好气地说:
「好吧,你喜欢睡就睡吧!」

秀兰重新躺回床上,用背对着谭成。他们夫妻已经一年多未曾同床,夫妻关
系形同虚设。

其实,这全是谭成一手造成的,秀兰对这个不忠的丈夫早就已经死心了。

秀兰睡到朦胧之际,忽有双手伸过来,轻抚她的背部。

那种感觉非常温馨,可是,秀兰猛然想起这双手是谭成时,她一手甩开了他。

「我真的很令你讨厌吗?」谭成在她身后轻声问。

「问你自己吧!」

「我喜欢你。」谭成突然说。

秀兰几乎不相信自己的耳朵,她心想他真的装车撞坏了脑。

这时谭成更把头俯下来,温柔吻着她的脸、粉颈和耳背,吻得她全身酥软,
但她仍赌气地推开他:「去找你的女人吧!」

他却搂着她牢牢不放:「我只要你!」

他的手开始在她身上抚摸,甚至触及她的乳房,他的手是那样的温柔,充满
着柔情蜜意,秀兰逐渐开始由抗拒变成接受。

她的睡衣纽扣给他解开了,露出一双丰满的乳房,他用欣赏的眼光看着她的
乳房,还用手在上面细意抚摸,轻柔地捏着她的乳头。

「嗯……」秀兰的乳头迅速发硬,内心感觉酥麻,但她极力咬着唇,不让自
己发出哼声。

她虽然表面装出极冷酷的模样,实则内心的情欲已经被挑动。

谭成还把嘴吻向她的花蕾,含着她的乳头像舔蜜糖一样细意地吮吸着。

「唔……」她已经忍不住发出几声婉转娇啼,身子轻微扭动。

谭成吐出乳头后,嘴唇仍碰触着她的身体慢慢向下移,当吻到她的腹部时,
他的手轻轻拉下她的内裤,露出凸起的阴阜和一片黑漆的丛林。

他把嘴吻向她的丛林,她的喘息声愈来愈大了。

谭成一边吻,一边用手摸向她的阴唇,然后轻轻挑开她的阴唇,手指直闯她
的阴穴,当他的指头在里边活动时,她已经无法控制,那抑压已久的淫水像缺堤
般涌出来。

「啊……」她的气喘得更急。

谭成用嘴对住她的嘴唇,和她来个又长又深的湿吻。秀兰的内心飘飘然,那
感觉就像回到和谭成恋爱时一样甜蜜美妙。

当他把手指抽出来的时候,取而代之是一条热辣辣的阳具,在她的阴唇外揩
擦厮磨,几次无胆插入,秀兰内心觉得奇怪,谭成几时变得那么含蓄了?

不过他俞是这样,便俞令秀兰难以忍受,阴穴里瘙痒无比,丝丝淫水更从穴
里渗出来。

「我要进去啦!」谭成终于对她说。

秀兰咬着唇没有作声,但她的双腿已不由自主地张开来,她内心是多么渴望
丈夫的进入。

谭成把阳具慢慢地挺近她的体内,最后他把她的阴穴撑得满满,那种温暖暖
遍她的全身。

「噢……」秀兰叫出声来。

太美妙了!这种感觉她已经多久没有试过?她不由把双腿夹紧,慌怕会失去
他似的。

谭成在完全进入后,即开了一下又一下节凑的推送。他每一下的动作都直抵
她的花心,每一下都令她如痴如醉。

她咬着唇,不断发出呻吟,承受着他一浪接一浪的冲击。

他的喘息传入秀兰的耳里,令她感到欣慰,因为那像告诉她,他也是感到兴
奋的。

他的抽插越来越激烈,「卜滋卜滋」的,力度又劲又足,一次又一次将她推
向巅峰,几乎把她的阴道插出火来。

她爽得灵魂飞出体外,简直欲仙欲死,她用力抓着她的胳膊,嘴里发出如泣
如诉的声音:「啊……啊哟……我好快乐……这是你吗……」

「我也好快乐……」谭成亦大口大口的喘着气说。

他更将她的大腿扛到他的肩膊上,好让他的抽插更加深入,更加彻底。

「啊……我……爽死了……」秀兰的头左右扭摆,人已陷入高潮的顶峰。

谭成亦同时进入高潮,他连抽百多下,终于射了精。

这时的秀兰已经瘫软了,两人静静地搂抱着躺在床上。

休息了一会儿,谭成在她耳边轻声地问:「你还要吗?」

「你还行吗?」

「只要你想,我便可以。」

谭成说完,已伸出手抚弄秀兰的乳头,她的欲火很快又被他逗起,呻吟声再
次响动起来。

谭成迅速把身体压向她,他那儿已非常雄伟,她惊异他的经历如此过人。

他的肉棒沿着她湿滑的淫水顺利闯进去。

谭成不停变换各种角度抽插,粗壮的肉棒在肉膜里摩擦搞动,秀兰的快感一
浪接一浪。

这晚做爱,她已忘记了多少次高潮,她是真真正正的得到满足……

谭成真的变了。

他不在外拈花惹草,和那些情妇断绝关系,每次从写字楼下班后,一定准时
回家,两夫妻恩恩爱爱的,犹胜新婚之时。

还有,就是从前对父母毫不关心的他,却主动没兴趣和秀兰回家探望两老,
还决定接两老搬来同住,两老惊喜之余,更亲自到庙里酬神谢恩。

秀兰把谭成的转变当成奇迹,又或是上天对她的厚待吧!

但在这个时候,秀兰开始觉得家里常有怪事儿发生。

她总觉得无论她在家里干什么,总是有一双眼睛在旁窥伺着她,尤其在她睡
觉、沐浴时,更有双无形的手再骚扰她。

她肯定,这间屋子里有另一个「人」存在,而她亦感觉到,对方似乎在不断
做一些动作来引起她的注意。

秀兰心感不安,于是她找到一个据称能通鬼神,法力高强的「天眼通」大师
来一问究竟。

天眼通为她一轮推算后,随即沉下脸来说:「你家中的确有一个游魂。」

「真的?」秀兰吓了一跳,「那是什么人?」

天眼通再次推算,竟说出令人震惊的话:「那游魂是只家鬼,亦是你的丈夫
……」

秀兰完全傻住了:「我先生现在好端端的,怎有这种事?」

天眼通沉吟了一会后问:「你先生最近有什么事发生?」

于是秀兰将谭成最近发生车祸的事一一说出。

天眼通听后,肯定地说:「这就是了,你先生因为那晚撞车,刚好被附近的
游魂所乘,上了他的身体,你先生肉体被人霸占,元神无法归位,灵魂只得在家
中徘徊。」

「竟有这种事?」

「有这种事,我们道家人称之为『夺舍』」

秀兰呆在当场,换句话说,她身边的丈夫并不是原来的谭成,这段日子,她
实际是跟另一个男子在一起。

她的脑海里突然闪过一个记忆,在丈夫车祸的两天前,在同一个地方亦发生
车祸,一名扫大街的五十来岁的环卫工人被当场撞死……

秀兰失神了好一会儿,抬起头对天眼通说道:「那要怎么办?」

天眼通说道:「办法不难,只要我为你做场法事,令你丈夫的元神归位,然
后再为那个游魂超度,让他安息,一切事情便可解决。」

秀兰想了一会儿,对天眼通点点头说:「好吧!大师,就请你为我做这一场
法事!」

不过秀兰要天眼通超渡的人竟然是她的丈夫谭成!

秀兰心里清楚,她要的是现今的这个谭成。

至于过去的谭成,就让他真正安息吧!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