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舞女】(40)

yZWnxHpb.png.

点击看大图


第四十章弹弓在下

「什么事?」

「凶帮好几个干部突然被杀了,幸存下来的小弟交代是我们卡萨做的。据了
解其它帮派也有不同程度的伤亡,情况对我们很不利。」

「嗯,我知道了。有什么重要情况及时汇报。」

「还有一件事,桃子的计划被吴品德发现,已经被囚禁起来了。」

「你把地址发过来,不到万不得已不要暴露自己。」

「是。」

「嘟嘟嘟…」林倩雪挂断电话后又拨了另一个号,「喂,天浩,召集所有在
H市的成员,再从总部调一些资历老的。对,现在就去。」

「雪姐,怎么了?」双胞胎姐妹中的梦梦问道,能让杀手女皇皱眉的事情可
不一般。

「你们俩立刻动身去这个地点。」林倩雪将手机递过去,「不管多少人,全
部灭掉,如果吴品德也在的话,留他一命。」

「是。」双胞胎姐妹马上起身去准备武器。

……

凌晨,北郊三环后一幢别墅内,桃子被双手背后绑在铁椅子上,暂时无生命
危险,不过那大麦就惨多了,正吊在半空挨鞭笞之痛。由吴品德亲自执鞭,沾着
盐水一下接一下地甩上去,当得知自己好几个得力手下死于非命,再一听是卡萨
干的好事,他气得肺都要炸了,目前也只能先拿这个胆敢勾引大嫂的王八蛋出气
了。

看着大麦被打晕了又弄醒,弄醒了再打晕,桃子心急如焚,虽然对他没什么
特殊感情,可毕竟是因为自己的缘故,终归怀有愧疚。她甚至忘记了自己也身处
险境,对吴品德喊道:「德哥,别打了!是我想杀你,跟他没关系,你把他放下
来吧!」

这话不说还好,一说吴品德顿时气得更甚,手底下抽得更狠,直接当场又将
大麦抽晕过去。发泄之后他来到桃子面前狠狠捏住脸颊,沉声道:「为什么?本
来听东子说我还不信,没想到啊,老子真心对你,你居然如此无情!肏!难道就
为了他?!」

桃子瞥了眼昏迷中的大麦,冷笑道:「对啊,我就是为了他。有种就把我俩
杀了,否则你知道我的手段。呵呵…不过你应该会很期待那样的死法吧?」

「老大,我早都说了这个女人是骚货,你还…」东子走过来说着。

「你他妈先闭嘴!」吴品德立即打断,脑海里想着桃子所说的话,不禁疑惑
道:「你有很多机会杀我,却又不动手,为什么?你到底在预谋什么?不,你不
是为了他,你是为了张卞泰!不然为什么张卞泰刚出山,你就打算杀我?肏,老
子真是养虎为患了。」

「随便你怎么说,要杀要剐尽管来吧。」桃子也懒得辩解,说是为了张卞泰?
也许吧,她自己也不太清楚。

「放心,你俩的狗命暂且留着。等卡萨太子党从H市消失了,老子再慢慢处
置。东子,我们走!」吴品德说罢留下多达一百号人负责看守,自己领着东子和
那个贴身保镖离开了别墅。

次日,众黑道老大带人齐聚一堂,将卡萨占了个水泄不通,都表示如果不给
个说法便要联手铲平这里。卡萨所有的保安在龙天浩指挥下想要尽量控制着店内
秩序,不想却使得双方的火药味更加浓烈,眼看冲突就要爆发,关键人物总算是
出现了。

身着红色旗袍的自然是林倩雪,而她旁边那个冰冷如雪山的美女又是谁呢?
大家纷纷猜测着,有人说出了正确答案:太子妃。

没错,就是神秘的太子妃吴暖月,这是她第一次在本地黑道露面。在听说了
昨晚所发生的事后,吴暖月很快便知道真凶是谁,无非是苏妙玉对自己的反击罢
了,不过她也懒得跟这帮人解释,干脆一并收拾掉算了。

「今天吹得是什么风把各位吹到卡萨来了?」林倩雪首先开口了,神情平静,
举止优雅,看不出一丝波动,「不过现在还没到营业时间,不知各位来此有何贵
干?」

「少废话,你们卡萨太他妈阴险了,居然派杀手暗杀我们的人!」一个老大
喊道。

「就是,我们是给太子党面子才不踏进中心区,你们还得寸进尺?」另一个
老大马上附和道。

「你们有什么证据证明是卡萨所为?就凭几个人的说辞?那如果是别人嫁祸
的呢?再说,要杀也是杀你们这些老大,杀小喽啰有什么用?」林倩雪不紧不慢
地反问道,如果是她派的杀手哪里还会有活口?

「肏,你别想抵赖。」又一个老大站出来,他扯掉身上的衣服,指着肚子上
缠着厚厚的绷带,「老子是西区陈老虎,要不是反应及时,现在已经去火葬场了!
肏,你的人嘴巴很硬啊,打了足足两小时才说实话。」

「呵呵,陈老虎?本小姐怎么越看你越像条摇尾乞怜的狗呢?」吴暖月冷笑
道,锐利的眼神仿佛看穿了陈老虎内心的想法。

「你他妈就是那个牛逼哄哄的太子妃?我呸!不就是靠男人的骚货么,也配
跟我们老大说话?」陈老虎的一个小弟往地上狠狠吐了一口。

此话一出,卡萨这边的人哪里忍得住,不约而同都拔出电棍要收拾这个出言
不逊的家伙,一时间场面混乱起来,满满都是粗野的叫骂声。而这时一声巨大的
枪响打断了他们,只见一个浑身散发儒雅气息的英俊男人率先走进来,后面跟着
五个充满戾气的手下,他将枪口顶在那个小弟的额头上,微笑问道:「你是想死
在我手上,还是交给我的女人处置?」

「你,你是太子???」

「你知道的太多了。」

话音刚落,那小弟整个身体忽地飞起来,划过了一道优美的弧线,正好落在
吴暖月脚下,这段距离差不多有七八米,而叶凌风随手一丢,可见其实力非同小
可。那小弟摔了个七荤八素的,紧接着头发被人揪起,却见两条如玉般美腿分别
从肩膀两侧伸出来,一股巨大的力量顿时死死夹在脖子上,猛烈的压迫很快令他
涨红了脸,手脚不停扑腾着,想要逃离这致命的束缚。不等对方有更多举动,吴
暖月的眼神中杀意陡增,浅浅吸了口气,双腿稍稍弯曲了一下,勾紧脚腕猛地绷
直,腿肌瞬间坚如磐石,隐藏其中的夹力破竹而出,硬生生绞断了颈骨。

目睹自己小弟被杀,陈老虎大骂一声就要冲过去,却被叶凌风的人给按在原
地,他看了看对方手中的微冲,只得妥协。不过外来帮派这么明目张胆地杀人,
终归还是引起本地黑道中人的不满,都叫嚣要跟太子党开战。

「要开战是吗?那就全都留下吧。」叶凌风响指一打,卡萨内马上又多了几
十号人,个个持有微冲,只等一声令下。相比之下本市这边的只有几柄小手枪,
其余全是刀具,差距不言而喻。

「大家先别冲动。」吴品德见情况不对,立即站起来说道,「太子,你们太
子党是很强悍,但我们也不是任人鱼肉的小老百姓,联合起来也未必会输。现在
你的人杀了我好几个干部,难道还要我忍气吞声?总得有个交代吧?」

「你就是北区凶帮的吴品德?」叶凌风丢过一根烟,接着说道,「昨晚的事
我已经派人调查了,在没有水落石出之前希望诸位稍安勿躁,如果想在这里闹事,
太子党奉陪。现在给你们三分钟时间,想活命的离开,觉得活够了就留下。」

太子的霸道再加上目前的局势对己不利,众老大便撩了些场面话后各自离去。
值得一提的是炎帮少了一员猛将,张卞泰却不露面只是随便派了点人过来,不知
是何用意,可能他要趁此机会收复失地也说不定…

我是分割线

话说吴品德回到北区后,第一件事就是让东子召集人马,又联系了陈老虎和
一些小帮派的头目,意在深更半夜对卡萨发动奇袭。一切准备就绪后,吴品德带
着几个小弟回到三环外的别墅,当看到大门外无人看守,他突然感觉不对劲,便
叫小弟提枪前去打探,自己则和保镖躲在车里等待。

结果将近十分钟的时间过去了,那几个小弟都没有出来,吴品德当机立断让
司机开车。不想正是这个时候,一颗子弹穿过车窗击中了司机的太阳穴,与此同
时吴品德一侧的车门被打开,原本应该被囚禁的桃子就站在面前,手中一柄精致
匕首闪着嗜血的光芒。吴品德连忙把手伸进上衣内侧准备掏枪却突觉后颈一疼,
随即晕倒在座位上。

「你隐藏得够深的啊。」

「不好意思当时救你,不过这是雪姐特别吩咐的。」

「没关系,我这不也没事嘛。」

「呵呵…把他交给你,我的任务就算完成了。」

昏迷的吴品德被迅速带走,等待着的将是来自蟒蛇女的复仇。虽然桃子这个
酝酿了半年多的计划虽然差点失败,不过好在有惊无险。而接下来凶帮内部将会
有近一半的成员倒戈,他们自然是桃子的人了,加上卡萨方面的援助,相信很快
就能有个结果。

「桃女王,你要怎么处置老大?」说话的是大麦,身上的伤已经被处理过,
不过还是疼得直咧嘴。

「怎么处置,当然是给他难忘的最后一天啦。」桃子笑得很淫秽,此时此刻
没有什么能比将仇人夹在大腿中蹂躏更令她兴奋的了。

「唉,他是罪有应得。话说桃女王,你的实力也太恐怖了吧,单凭一双美腿
就能干掉那么多人,还有那对双胞胎…我看我还是金盆洗手退出江湖吧。」大麦
想起在别墅的那一幕幕场景就唏嘘不已,现在这些个女人简直不是人啊!

「呵呵,要不是你受伤了,哪里轮得到我出手啊。」桃子说罢抛过一记媚眼,
准备用美足去挑逗大麦的命根子。

这时,吴品德正巧醒来,看到面前二人立即直骂「狗男女」,似乎都忘了自
己目前所处的处境:他可是跪在地上如同一个沙袋般被吊着的。

「麦哥,你先去忙你的吧。」桃子说罢看了看吴品德,一边往腿上套着性感
的蛇纹丝袜,一边问道,「德哥,你还有什么话想说的呢?」

「说你妈逼!你他妈快放了老子!还有大麦,操你妈别走!老子要杀了你!」
吴品德怒吼着,双眼都快喷出火来。

「吴品德,你还是先担心你自己吧。」大麦摇了摇头,离开了房间。

「德哥,确定没有话想说吗?这场游戏一旦开始,你可能就没机会留遗嘱了
喔!」桃子站起来脱去外衣,将丝袜继续往上半身提,原来是一条连身丝袜。穿
上这个,她整个身体都裹在蛇纹中犹如一条美女蛇,看上去既性感又令人寒毛竖
起。

「你要干什么?」

「哎呀,你忘了我是怎么夹你的吗?」桃子抚摸着自己的大腿,眼神逐渐迷
离似乎陶醉于自己如同蛇身的美腿上,「当然,这是你最后一次体验,人家可得
慢慢来,可不能太早夹死你呢~ 」

「不不,桃子,桃妹子,你别杀我,我愿意当你手下,为你做牛做马。」

「嗯~ 不要呢~ 你瞧,我的大腿等不及了喔~ 不过你放心,至少二十四小时
之内你是不会死的~ 」

「不不…呜呜呜…」吴品德的嘴巴被胶带封住了。

「嘻嘻,这下子清静多了。好啦,游戏要开始咯~ 你准备好了吗~ 」桃子愉
快地说着,从吴品德背后慢慢骑上去,两条蛇纹美腿不紧不慢地夹住脖子,「先
让德哥品尝一下站立式颈动脉绞吧~ 五、四、三、二、一~ 我夹!」

随着倒计时结束,整整二十四小时的美腿绞刑拉开帷幕,也敲响了吴品德的
死亡丧钟…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