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暴露我的女友小月】(15)

yZWnxHpb.png.

点击看大图


(15)房东的回忆(上)

好久没发文了,最近好不容易有点空余时间,就写写最近发生的事吧;前阵
子去重庆出差,就突然想去看看成哥,毕竟大学的时候他还是挺照顾我们的,加
上办事的地方里成哥家也不远,下了飞机天色也已不早,找了个宾馆将行李放了,
就径直向成哥家走去。

几年没回到这里,变化还是挺大的,不过成哥的小区还是老样子,老旧的石
板路,旁边两排整齐的梧桐树如今显得越发高大,不知道成哥在没在家,我心里
这样想着,不觉已来到了成哥家门口。

「噔噔噔~」

随着我轻轻敲了几下门,不一会儿,门便开了,成哥那熟悉的面孔出现在了
我的眼前,他变化不大,只是身体比以前又略微的发福了一些,不过看上去依旧
很精神。

「你好,请问找谁?」

成哥上下打量了一番,竟然没认出我来,不过也正常,我早已不是当年那个
穿着T恤牛仔裤一脸学生气的青少年了,这人一旦进入社会,变化的确大得吓人。

「呵呵,成哥,几年不见,不认识我了?」

「你?你是……阿峰?」

「嘿嘿,当然是我,认不出啦,不请我进去坐坐吗?」

「哦,当然,快进来坐,哎,阿峰你变化可真大,我差点都没认出来。」

成哥说完忙把我让进门,我撇了一眼当年我和小月住的房间,门开着,里面
收拾得整整齐齐~「怎么成哥,两间客房没有再租出去了?」

「哦,客房啊,你和小月走后,我也陆续租过一些学生,不过都没你们好,
三天两头就给我把房间搞得乱糟糟的,要么就是半夜不睡觉在房间里打游戏弄得
闹哄哄的,后来想想,反正我有退休金,也不缺那点钱,干脆就不租了,一个人
也清净,你呢,怎么突然来重庆了,小月没和你一起来吗?」

「唔,出差办点事,离你这挺近的就顺道过来看看你,小月本身是挺想来的,
但是要上班没时间,就没跟着过来。」

「呵呵,这样啊,说实话你们走后我还挺想念你们的,没想到你们也还能记
得我,真的令我挺欣慰。」

成哥一边说,一边又拿出个酒杯,满上酒:「一起喝点?」

「好~」

我接过成哥递过来的酒杯,就这么和成哥边喝边聊起来,几杯下肚,我的脸
上也渐渐泛起了红润,两人的语气也不在那么客套,仿佛又回到了以前学生时代
和成哥一起喝酒吹牛的日子,只是那种无忧无虑的感觉,估计再也回不来了吧…

…「成哥,算算时间,也过去好几年了,好久没一起这么喝过酒了,还挺怀
念当年的。」

我又抿了一口酒,感叹到。

「是啊,当年我、你、伟明3个人一起喝酒,吃着小月亲手做的菜,那段日
子真的很令人怀念啊,现在你们都各奔前程了,晚上就只能我一个人喝闷酒咯~」

「成哥说哪的话,以成哥你的条件,要找个伴还不容易?」

「唉,我一个人习惯了,看见你和小月,我就想起了年轻时候的我,现在,
没那精力和心思去搞这些咯,你呢,你和小月怎么样了,该结婚了吧。」

「结婚啊,还没呢,我不急,至少等事业稳定了再说咯。」

「那可得抓紧咯,以小月的条件,估计追她的人不少吧,早点把婚结了也少
一桩心思嘛,说线岁,我铁定也去追小月了,呵呵呵~」

成哥拍着我的肩,开玩笑般地说道。

「哦?成哥要是年轻20岁去追小月,那肯定是我的一个强有力的竞争对手
了,说不定现在小月已经是你的女友了呢,呵呵~」

我嘴上这么打趣到,脑子里却浮现出另一幅画面:在那间干净整洁的客房里,
可爱的女友被成哥压在身下,一边亲热地喊着老公,一边努力地迎合着成哥的沖
击,而我却成了外人,站在门外偷偷地窥伺着……我真胡思乱想着,却听一旁的
成哥呵呵一笑,好似唠家常般地说了一句话:「呵呵,阿峰啊,这么久了,你这
个特殊的兴趣…还是一点没变呀……」

成哥的语气很平淡,但却犹如一块巨石重重地击打在了我的心头,脸上的笑
容瞬间凝固了,心里哐当一声,这是什么意思?他所指的这个特殊的兴趣是什么?
是指我暴露女友的癖好吗?是我表露的太明显了吗?还是成哥早就已经知道我有
这个爱好了?一瞬间,我脑子里闪过无数个问号,抬头看向房东,发现他正瞇着
眼,脸上一副似笑非笑的表情,这时我已经基本确定,他所指的特殊的兴趣是什
么了,不禁深深地吸了一口气。

「你……你是什么时候知道的……」

「刚刚~」

「刚刚?」

「对,就是刚刚,从我说出话后你脸上的表情上,我确定了我当年的猜测。」

「当年的猜测?」

「对,当年我就发现,我们在一起吃饭喝酒,有时候故意提起小月,嘴上占
小月的便宜你好像都完全不在意,一次两次还可以说是酒喝高了,但每次都这样,
我们谈论小月你非但不生气,反而有时候还能掺和几句,这就有点奇怪了,当然
当年我们同住一个屋檐下,我也没办法向你求证,万一我的猜想错了,岂不是得
尴尬死了。」

听了房东的话,我脑子里嗡嗡直想,我本以为我一直都做得天衣无缝,哪想
房东早就已经看穿了,那会不会还有别的人发现了我的这个特殊的癖好?小月会
不会也有所察觉?我顿时感觉思绪如同一捆乱麻一般烦躁。

「嘿,别紧张阿峰,我好歹也是过来人,什么样的性格没见过,我又不会说
出去,本来我还担心以前我对小月做的一些事会被你发现,心里有个坎,现在终
於没有什么心理负担了,说不定还有些是你故意设计的吧,呵呵~」

房东拍了拍我的肩,笑道。

「我……这……」

看着房东笑吟吟的样子,我都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我从出生到现在,还从来
没这么尴尬过。

「哎,别不好意思,今晚既然都说开了,那我俩也就都别藏着捏着了,来,
边喝边聊。」

成哥拿起酒杯和我碰了一下,然后一饮而尽,我抿了抿嘴,心里重重地叹了
口气,事到如今,还有什么能辩解的吗?从成哥的神态和言语来看,他早已暗中
观察了我好久,如今也是深思熟虑胸有成竹后才和我摊牌,那我继续装傻也没任
何意义,都是成年人,倒不如敞开天窗说亮话:「既然成哥这么说了,那今晚…

…就随意说随意聊吧!「

我一边说着,一边也拿起杯子,一口闷了。

「痛快,今晚咋哥俩就好好回味一下当年,回味一下……小月?」

房东见我想通了,大笑一声,替我满上酒,然后点了根烟,开始徐徐道来:
「我单身这么多年,但毕竟也是个男人,男人自然是有那方面需要,也有不少女
学生来我这住过,不过当时我也是个年近半百的男人了,原本以为,自己不可能
会对这些青涩的丫头片子产生什么兴趣,直到你和小月来我这定居,知道你们第
一天来我这时我看小月的眼神吗,呵呵,你一定知道的,那种恨不得一口把你女
友吃了的眼神,小月长得漂亮身材又好,虽然按年纪都能做我女儿了,但是她身
上就是有一股其他女孩没有的气质,当时我就感觉身子里那些被压制的欲望一下
子都翻涌了上来,我很想……」

「很想什么?」

我的思想已经渐渐被带入了房东的叙述中,看着他欲言又止的样子,不禁开
口追问到。

房东撇了我一眼,深吸了一口手里的烟,然后缓缓地吐出几个字:「很想干
她,很想操她!阿峰你别介意,当时我确实就是有这个想法,我不是一个靠下半
身思考的人,但不知道怎么了,看见小月就会产生想把她摁在身下蹂躏的沖动。」

房东一边说,一边看着我,见我没有什么抵触,便继续述说起来。

「那天晚上和你们一起吃饭,我故意不停劝酒,后来回去的路上,我背着小
月,那第一次接触小月身体的感觉我至今难忘,不得不说小月的身材比看上去的
还要好,我背着她,能很明显地感觉到她胸前的两个乳房压在我背上,感觉很大,
小月罩杯的尺码是?」

「34D~」

不待房东发问,我已不自觉地接上了他的话。

「哦呵呵,34D,真是有料啊,在这个年纪就能有这样的尺寸,确实保养
的好,关键是小月的奶子不仅大,而且很挺,弹性还很好,压在我背上都能让我
感到非常有压迫感,后来上楼的时候,我趁你不註意偷偷摸了两把,手感真的是
爽到爆。」

「呵呵,小月的胸部手感确实很好,成哥你还是隔着衣服摸的,要是你直接
伸进去……」

「当然当然,后来你不是在外面打电话吗,我把小月背进房间放在床上后实
在忍不住了,直接伸进她胸罩里面摸她的奶子,真的爽翻了,小月的小乳头还有
点硬起来的样子,我那时也管不了这么多,直接死命的捏了几下,要不是你在门
外,我真有可能当时就把小月给办了。」

听着房东眉飞色舞的叙说,我打趣道:「呵呵,那当时小弟就应该装作有事
出门。」

「你那时要是出门,小月醉得那么深,我绝对立马扒光了小月狠狠地干他一
顿,搞的我最后实在忍不住,半夜偷偷爬起来用小月洗澡换下来的内裤裹着我的
鸡巴打飞机,不瞒你说,这是我十几年来第一次手淫,但是快感比我搞那些野鸡
还要强烈。」

房东抓了一把自己的下体,继续说着:「那天晚上真的是害的我一宿没睡着,
光想着小月了,后来到早上我刷牙的时候,正好赶上你们早课,本来我是打算让
你们先洗漱,但是看到小月穿着睡衣的样子,我故意没有走出来,站在洗手台后
面,那时候你在外面应该没看见,小月就撅着屁股在我们面前刷牙,不得不说,
小月的屁股真的是翘,把她那蓬松的睡裙都撑得圆滚滚的,我在后面看着都要流
鼻血,后来我慢慢向前挪了挪,从镜子里刚好能看见小月领口露出来的乳沟,而
小月弯腰刷牙她的屁股有时候还会顶到我下面,那睡裙本来就很薄,我也就穿了
条大短裤,这一顶一顶的我马上就硬了,但是我又不敢太用力,怕被小月察觉,
本来想就这样算了,结果谁知小月洗脸的时候头发被卡进洗手池的下水口了,我
当然不会放过这个机会,上去假装帮忙,其实我的下体结结实实地压在她的屁股
上,阿峰你当时要是看见,肯定也会喷血的,我就假装帮他拉头发,下面狠狠地
顶了几下,我也不知道小月有没有感觉我是在占她便宜,反正我当时是真的很爽,
我的鸡巴和她的屁股就隔着这么薄薄的两三层布料,能很明显地感受到小月屁股
的柔软和弹力,而且小月的臀部很挺,臀沟很深,我的整根肉棒都连带着她的睡
裙压进她的臀沟里了,两边被充满弹性的臀肉紧紧夹着,差点就没忍住射出来,
妈的,我当时第一次有了犯罪的沖动,要不是你在,我可能就把小月给强奸了,
就让她趴在洗手台上,我从后面也不脱她的睡裙,把她的小内裤往旁边一拨,直
接就捅进去干死她,看着她的大屁股被我的肚子撞得一颤一颤的,想想都觉得刺
激。」

房东眉飞色舞地边说边比划着,看得出,他已经完全进入状态了,也不再像
一开始那么保守,而我听着他的叙说,脑海中浮现出女友被他摆出各种姿势奸淫
草干的景象,也是浴火难耐,忍不住伸手使劲捏了两下鸡巴。

「呵呵,小月的屁股确实很诱人,我平时和她做的时候,也喜欢从后面上,
简直是双重享受,那种感觉……那种感觉可能只有亲身尝试过的人才能体会的出
来~」

我一边说一边拿起酒杯轻酌了一下,同时用眼角的余光撇了一眼房东,发现
他也正在看着我~「怎么,阿峰不介意小月给人亲身尝试?」

房东似笑非笑地瞅着我,好似在调侃又仿佛在试探着什么,而我当然装出一
副无所谓的样子笑道:「呵呵成哥哪的话,我要是真的介意,你现在还会坐在这
里和我瞎聊吗?今晚既然都说开了,自然就应该如成哥你所说的,不用藏着捏着
……」

成哥听我这么一说,沈默了许久,不知道在想些什么,最后他还是长长地叹
了一口气:「唉,小月是个好女孩,我一直把她当自己的女儿般看待,除了内心
深处偶尔会泛起的那一丝罪恶的念头,要不是那次,可能我和她的关系能一直保
持这样的状态…」

成哥顿了顿,拿起酒杯一饮而尽,然后低着头仿佛在回忆着什么,许久,他
才擡起头望向我,我知道,有故事可以听了……「阿峰,还记得我你伟明3人一
起喝酒的那个晚上吗?对,就是你第一个被灌倒的那次……」


******************************房东一口气

讲到这里,可能觉得口也干了,拿起酒杯就是一饮而尽。

「成哥,没了?」

「怎么?觉得意犹未尽?」

被房东这么一说,我挠挠脑袋,不知道怎么回他,成哥笑着看了看一脸尴尬
的我,继续说道:「后来,我经常找机会去占小月便宜,你也知道,这种事情发
生了一次之后,肯定就是一发不可收拾,当然我也有分寸,只是揩揩油,并没有
像那晚一样真刀真枪的来,小月虽然不愿意,不过她也不敢把事情闹大,怕被你
发现,所以就让我……记得有一次小月在厨房里做饭,那时你和伟明就在外面的
沙发上看电视,我和你们说进去帮忙,其实我是在里面和小月……呵呵~」

「那小月没反抗吗?」

「当然有,我刚进去从后面抱住她,她吓了一跳,但是因为你们在外面,她
又不敢发出太大的声音,只能不停地扭着身子想挣脱,但是她力气哪有我大,她
这么一扭一扭的不但挣不开,反而屁股还顶着我的鸡巴让我爽的不行,我一边揉
她的大奶子一边顶她的屁股,你也知道小月的屁股又翘又丰满,我这么顶上去感
觉不比直接干她差多少,而小月怕你们突然进来,也只能不停扭着屁股好让我快
点满足,最后还说不要射她裙子上会被你们看见~」

「然后呢?你射哪里了?」

「最后我把小月的内裤拨开,鸡巴压在她两片臀瓣中间,就这么射进她的臀
缝里,吃饭的时候,她也来不及换洗,就这么夹着我的精液坐在凳子上,想想我
都兴奋。后来我差不多隔几天就这么找小月发泄一次,虽然没有真的干她,但是
也非常舒爽,这样的状态差不多持续了将近一个月吧,直到有一天小月来求我,
让我不要再这样骚扰她了,她怕被你发现,当时她很认真,很坚决,从她的眼中
我感觉到如果我再这样强迫她,很可能她会不顾一切把我对她做的事都说出来,
我年纪虽然大了,但脑子还是清楚的,那次只是我们喝多了,一时精虫上脑,这
种关系的确不可能一直持续下去。」

「所以你答应她了?以后不再骚扰她?」

「嗯,不过……」

「不过什么?」

我继续追问到,成哥擡头盯着我看了许久,突然咧嘴一笑:「不过我挺舍不
得的,呵呵~」

我顿时被房东的这个回答给说楞了,你憋了那么半天,就一句挺舍不得的就
没了?我有些无奈地挠了挠脑袋,当然,成哥今晚能和我说这么多,已经大大出
乎我的意料了,虽然我还有着一肚子的疑问,但我也知道,酒过三巡便索然无味,
既已经坦诚相见,便待来日方长,只是对於我来说,今晚,註定是个不眠夜喽…


(待续)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