良家也淫荡

这是一个平静的午后,在这个匆忙的都市节奏中,唯有那些有钱人或者那些慵懒之人才能逛街的时段。
街边走来一个衣着简单的青年男子,手里拿着份报纸,随意扫视着不远处的休闲花园。市里每隔一段距离,总有这么个地方,凉亭、草坪、报纸萤幕等等。
突然,男子的目光一凝,据他不远处的凉亭内,正有一位充满诱惑的女子背对着他。
只见那名女子身着米黄色的短袖、略微保守的白色长裙堪堪将大腿盖住,裸露在外的细长小腿上,包裹着光亮透滑的黑丝,露指的水晶凉鞋配合着柔顺的大波浪卷长发,晃着男子一阵心痒。要是能摸一把她的大腿,让她给我舔,该是多好的享受啊,男子如是想到。
小张定了定神,瞬间进入到作战状态,扫视一眼自身的装束,休闲裤加洁白短袖,再搭配品牌腰带和跑跑鞋,即便普通的样子,只要保证乾净整洁也可以上手。
再细看猎物,臀部下垫着数张报纸,脚边还有一只金毛犬静静的吞吐舌头。
看来是个喜欢安静、动物的敏感女人。再观察一下她的衣着、肤色判定一下她的阶层,小张心里按照简单制定的三部计画向那名女子走去。
走到不足十米时,金毛犬警惕性抬起头轻吼一声,提示它的主人。
小张边步伐悠闲边面带微笑,淡淡扫视了一眼注视着他的妇女,随之将注意力放在了那只金毛犬上。
到了凉亭内,小张歪了歪头看看金毛犬,询问猎物:「你好,请问这只金毛犬是在哪里买的,这么好的毛色,我还是第一次见到。」说话中间他蹲了下去,专注的看着狗。
妇女捋了捋头发,应答道:「哦,这个是朋友送的,养了两年了,我也不清楚朋友是在哪里买的。」「哦,是吗,姐姐,朋友送的小狗啊,看来是条好狗,这狗养的好,不怕生人,挺讨喜的。」小张摸摸狗头,顺带注意到它的爪子进行过处理。
「对了,您经常给它刷毛吗?」
「嗯,皮皮挺难伺候的。」说着女人将有点起皱的裙子弄了弄。
「呵呵,看出来了,姐姐是个细緻人,狗狗的尾毛都处理得极其整洁。」小张起身铺开报纸坐到她一米左右的地方微笑道。
「呵呵,哪里。」妇女略带不好意思的低了低头。
「姐姐,怎么一个人出来溜达,不搭个好友出来。」小张略作疑问道。
「额,这个点儿,姐妹都还在休息,我睡不着,老公也去上班了,出来溜达溜达。」「这么回事儿啊,您的姐妹可够懒的,这都4点了还不起。对了,我是住在果园社区的,姐姐您是附近的?」「额,果园社区离这儿有点远吧!?」说着少妇警惕问道。
小张哈哈一笑道:「嗯,说远不远,说近不近,难得休息两天,咱们周边也就这么个地方可以逛逛。所以溜达着就来了。」「也是。」少妇放松式翘起腿,小张眉毛一挑,我的老天,此时此刻真想舔她的脚、小腿、大腿。
小张压下心悸继续找话题道:「姐姐,您的头发保养得不错啊,刚在外面看还以为哪个明星来咱们这儿了。」「哈哈,哪里,只是平常洗洗,完了用护发素养护一下。」少妇略带得意的扬了扬头发。小张心里却暗想,瞧你那黑的,不染不保养信你才有鬼。
小张笑呵呵回应:「还是姐姐天生丽质啊。哎,姐姐,别动,您头发上有东西。」说着小张站起走到她跟前,在她抬手前将她头发上的一根小小的绿芽拿在手心给她看。其实,是小张早就在指间夹好的。
少妇看到东西后略带靦腆道:「谢谢你啊,帅哥。」小张回到原位,拉了拉报纸往少妇身边挪了挪道:「跟我还客气什么,姐姐你的手保养得也好,肤白光洁,一看就是位懂生活的品质女人,不像我的粗糙!」顺便抬起一双五指粗壮的手指摆在少妇眼前。
少妇下意识缩手,注意到小张的手指:「哪有,你的手才是男人的手,粗壮、有力,不像我男人,肥胖、瘦弱。」她的脸微微红了。
「是吗,姐姐的手才是好看呢,我女友都没你那么修长、温润,您老公真是幸运极了。」小张讚扬道。
「呵呵,哪有,姐姐都老了,哪有那些年轻女子的手好看,别瞎说啊!」少妇偷偷瞥了一眼他说道。
「真不说假话,我女朋友虽说年轻了点,但一没您皮肤白,二没您这么知性,要把她跟您放一块,就似像当时一个青苹果和一个富士红苹果摆到一块一样。」小张忙摆手认真道。
「还有我媳妇的手劲大,平常俩人那事时候都把我胳膊捏青了。」小张开玩笑道。
「啊,是吗,你女朋友还真是,那事时候怎么能那样,我就从来没有过。」少妇不无得意到。
「啊……哈哈,姐姐,要么说大哥他中大奖能娶到您这么漂亮的爱人,真是让人眼馋,要我女友要变成这样,该高兴坏喽!」俩人说话之间,那一米的安全距离已经不见了,小张已经抵达少妇的身侧不足300mm的地方。
「说瞎话,你大哥要你这么健壮就好了,身上连块肌肉都没有,那么大的啤酒肚能把人压死。」少妇逐渐放开了。
「哈哈,原来大哥也有不如我的地方啊!」说着小张示威样的弯曲胳膊亮了亮肌肉:「姐姐你看我的还需要再练吗,女友老实不满意。」那少妇眼睛徒然一亮,下意识伸手摸了摸小张黝黑精装的胳膊,心底冒出一种羞人的想法,要是这个胳膊搂住我,把我按在墙角……不由得,少妇的想法被小张拐带到了某条路上。
「蛮结实的呀,你女友真幸福。」少妇不无羡慕道。
「她是幸福了,我倒楣了,不瞒您说,做那事的时候,我都不敢用力,怕压坏她。」小张撇了撇嘴。
「傻瓜,女人是喜欢被压着的,不信你回去试一试。」少妇拍了拍他的胳膊诱惑道。
小张装作大惊道:「不会吧,她跟你一样小胳膊小腿,能吃住我的力气?」装作无意间,小张有意地摸了摸少妇洁白的胳膊,临终还反复到:「不可能,您这么软乎乎的,怎么可能承受的住。」「说完一副不信的样子。
「哪有什么不信的,女人的承受力可是很强的,不要小看女人。」少妇「用力」垂了他的大腿一下。
小张夸张道:「姐姐,你打伤我了。」说着哈哈大笑起来。
……
此彼往,交谈之间,小张瞭解到这名少妇名叫崔萍,年约35,老公是在超市做经理的。
不久后小张礼貌告辞,他打听到,在明日的同一时间,她会准时出现在这里。
因为她是一个寂寞的女人……
次日,同一个时间,略微延长了十分钟左右,小张从另一侧拿着两瓶饮料溜达到了凉亭前,不出意外,果然脚边没有金毛犬的少妇正充满期待着望着他。
「姐姐,给。」说着把手中的饮料放在猎物面前。
「你怎么就知道我一定会在这里,这是给我买的吗?」猎物瞬间警惕道。
小张略带自通道:「那当然……不肯定,只是昨天回去后,晚上梦见一个女人在叫我去一个地方,早上醒来的时候就想起你来了,想着就来了,想着能再碰到你,就说明你和我有缘,得认你这个姐姐。」那少妇不通相信道:「是不是啊,那万一我不出现呢,你的饮料不就白买了么。」拧开饮料瓶喝了口。
小张:「姐姐,我有时候有强烈的感觉,身体提醒我要做什么事儿,所以我挺相信第六感的,我相信一定能见到你,就相信我摸你一下手,你不会怪我这样。」瞬间,小张注视着少妇的眼睛,把手放在了她的手背上摩擦了一下。
「你呀,讨打!」
少妇触电般缩回手随即便又觉得吃亏,象徵性打了一下小张。
小张夸张道:「姐姐,好香,什么味道?」说完就强制把少妇的手拿过鼻前,吻了吻:「好香啊,这什么护手产品,都忍不住想亲一口拉。」少妇红着脸缩回了手,小张笑嘻嘻道:「姐姐,你可被我佔便宜了哦!」崔萍恼羞道:「少贫嘴,,要是你大哥看到,可不打死你。」「那大哥肯定不会看到的,是吧,姐姐。」小张略带深意道。
「姐姐,我昨天回家的,见了这么大一条狼狗,朝我怒吼,可吓坏我了。」小张坐在崔萍身边,比划着,把手申过他右肩,顺水而流把手搭在了她的肩膀上。
崔萍的头低了下去,却没有将其挣脱。
沉默片刻,小张深深道:「姐姐,你的眼睛好明亮,真漂亮啊!」注视一下崔萍的脸庞,小张探出头朝那抹嫣红吻了上去。
一瞬间,崔萍做出了回应,嘤咛一声倒在了小张的怀中。
「姐姐,张开你的嘴。」小张命令道。
崔萍乖乖张嘴,一条游蛇探入口中,肆意索取着,她在这一刻沉沦了……小张搂着崔萍,另一只手抚摸着腰间、肚子、臀部、大腿、来回摩擦着、抚摸着,最后从脸蛋、脖颈、直至胸脯。
「别……」崔萍微微喘息道。
「姐姐,你的胸好柔软……」
小张迷情,用力捏了一把崔萍的胸脯,饱满而又结实。
小张的手像似触角般来回在崔萍的肉体上游动、摸索着,隔着黑丝,摸进了她的内裤、轻轻抚摸一下阴毛便又伸出来,穿进上衣隔着内衣揉捏胸脯。
在一声声绯昵声中,小张咬着崔萍的耳垂:「姐姐,这边不方便,咱们找个地方吧!」「好!」崔萍眼光闪动。
如家,标准间内,崔萍低头垂发快步进去后,就被迫不及待的小张一把捞过来,两片嘴唇被堵住了,激烈的热吻,粗壮的喘息。
没两下就把猎物扒光了,小张熊抱起崔萍,扔到床上,道:「姐姐,你可真诱人。」含着崔萍硕大的乳房,紫粉色的乳头早已翘起。
「好弟弟……」崔萍深情道。
小张掏出粗壮小兄弟,在崔萍的阴唇处不断拍打着,笑道:「姐姐,我这招叫银蛇出洞。」「好宝贝,别闹了,快进来!」崔萍催促道。
「别啊,姐姐,我的兄弟都还没硬起来呢!」
「这都不硬啊!」崔萍握着火热。
「是啊,必须得姐姐的小嘴给亲亲才能长大。」小张坏笑道。
崔萍在犹豫之间,小张已经把硕大的兄弟摆在了她的嘴唇处,一阵阵腥骚味传来,崔萍癡迷的捧着,嘴唇胬了过去,小香舌缠绕着、癡舔着、吞吐着,越来越大的宝贝正翘首以待。
看着跪在自己面前的崔萍,小张一阵满足,哈哈,骚货,你是我的了。
「啊……」小张一声低吼,将宝贝放入了战场。
吧唧、吧唧的撞击声、低沉的嘶吼声、绕指柔般的呻吟声,在静静的回荡。
「宝贝,快,大力点、再大力点姐姐爱你。」
崔萍双颊赤红,呻吟道。
「哈哈,好姐姐,让弟弟的大肉棒好好伺候你。」小张更加努力,啪啪撞击着丰满、圆润的屁股。
不时的掏出来让崔萍的嘴给口交一下,乳交一下,然后用美足弄弄,最后小张又让崔萍穿上黑丝,外套,像强奸一样,扒光她的衣服。
一次次、从脖子到乳房、从乳房道臀部、从大腿到脚趾,小张用舌头亲遍了崔萍的全身,温热的泉水流了出来。崔萍已经三次高潮了,她的好弟弟小张还在奋力着,战斗着。
终於,在崔萍求饶声中,小张将精华射在了桃源村内。
在拔出来的时候,还受到刺激又激射了一部分在崔萍的身上。
小张淫笑着将其涂抹开来,笑嘻嘻道:「姐姐,润肤啊!哈哈哈哈……」「坏人。」后记,小张在之后小心翼翼的与崔萍偷情,尝试sm、足交、暴露、野战等等、彻底将一个温文尔雅的少妇给调教成了荡妇,他成了她的主人,在无数次欢愉中,崔萍堕落红尘,不断得的挑战着一个个下限,而她的主人却高高在上,享受着。
她的大哥……呵呵,还被温文尔雅的老婆瞒在怀中。

【完】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