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年相思终成真



「这个地方开放给游客观赏、游玩,后面那一片则是摘花体验区,也是我们平时收成的地方。」他指着后方那几乎看不到尽头的花园。


尹祯珠环顾四周,花园的整合和规划非常完美,左后方还有花苗温室,加上结合了民宿,可以体验时下流行的农村乐活生活。


「这里肯定花了你们很多心血和时间整理。」


安克维双唇微启,随即又闭上,只轻轻的应了一声,然后牵着她的手,往其他地方走去。


他带她逛遍花园,很详细的为她解说花草,以及他如何规划、执行有机栽种。


一整个下午,她获益良多,终于明白尹祯熙为何想要与庄园合作,取得美白精油的私制技术。


这期间,他们始终没有放开彼此的手,直到回到红砖屋,他依依不舍的松开大手。


「渴了吗?我进去为你泡杯苹果茶。」他站在石梯前,语气低沉、温柔。


「好。」逛了这么一圈,她确实觉得口渴。


他对她微微一笑,进屋里准备茶点。


红砖屋坐落在苹果树之间,此时微风吹拂,花瓣纷飞。


这几天不管何时抬起眼眸,尹祯珠都见到这幅画面,好美,美得让她痴傻。


最后,她干脆在一棵苹果树下席地而坐,看着满天飞舞的花瓣,也许是太舒服了,不知不觉的倚着树木打盹。


许久、许久,她不曾这么放松和安心。


安克维端着托盘,上面放着早上烤好的点心和刚泡好的冰镇苹果茶,走出屋子,远远的看见她蜷曲着身躯睡着了。


他没有吵醒她,将托盘放在露天餐桌上,又踅回屋里,拿了一条薄毯,回到她的身边,很温柔的将薄毯盖在她的身上,然后无声的坐下,露出宠溺的笑容,眼光炽热的看着她熟睡的小脸。


半晌,她的身子一斜,脑袋落在他的肩膀上,他很大方的出借,甚至伸出大手揽住她,让她躺入自己的怀里。


满天飞舞的苹果花,加入安静又动人的情愫。


初夏的午后,美得像一幅画。


尹祯珠醒来,发现自己竟然睡在柔软的床上,小脸瞬间泛红。


看来她睡得太沉了,是安克维将她自外头抱进来。


她摸黑坐起身,隐约听见窗外有雨声。


老实说,她不是很喜欢下雨天,因为大雨带给她一种分离的感伤。


还记得父母出车祸那天下着雨,他与她分开那天也是下着蒙蒙细雨,连她到了南棒,每逢下雨天便更加想念他……雨天对她而言,还充斥着一种咸咸的味道。


她揉了揉腹部,下床想要开灯,却发现开关失灵,只好摸着墙壁,凭着感觉走出房间。


来到楼梯口,她抿着唇,强忍住对黑暗、雨声和偶尔划过窗边的闪电的恐惧。


「克维……克维?」她像只小猫,低声呼唤,缓缓下楼,客厅里更是漆黑一片,伸手不见五指。


除了风声和雨声,没有任何人回应她。


她仔细一瞧,才发现大门是敞开的,外头乌漆抹黑,雨声大了点,让她心神不宁。


这些年在南
棒,不管风雨再怎么大,她的背脊不曾像今晚这般感觉一阵沁凉。


「克维,你在吗?」她的声音大了些。


这几天不管她何时睁开双眼,一下楼总是会见到安克维的身影,不过今晚好像有些不一样。


她只不过打了个盹,怎么醒来之后就不见他?


难不成一到下雨天,她在意的人都会离开?


像是心头的阴影瞬间扩大,不安马上笼罩了她。


「安克维!你别逗我玩,你在不在啊?是真的不在吗?为什么灯不亮?」她喃喃自语,又摸着墙壁,走向玄关。


来到大门口,她穿上拖鞋,站在屋檐下的石梯上。


同样漆黑一片,不管怎么呼喊安克维的名字,还是只有雨声回答她,莫名的让她打了个冷颤。


像是掀起了过去的记忆,雨声扰得她不安,烦躁难耐。


最后,她干脆冲进雨阵。


这场大雨来得太突然,就像八年前的那场雨,仿佛又要带走她身边最亲密的人……「克维……」


为什么他会突然不见?为什么屋内一片漆黑?


雨水很快就湿透了她身上的衣服,将她淋得像只落汤鸡。


她沿着小径走去,途中被凹凸不平的小石子绊倒,双膝都受了伤。


跌倒又爬起,她怎么也看不清眼前的路。


「呜……」


她觉得又湿又冷,同时回想起当年那令她心碎的痛苦。


失去父母的痛,以及离开安克维的无助,潮水一般袭向她。


就在她以为自己快要灭顶之际,茫茫大雨中,出现一抹高瘦的身影,大步朝地奔来。


「祯珠?」安克维来到她的身边,将雨伞遮在她的头上。「你怎么跑出来了?」「呜呜……」尹祯珠好害怕,不停的抽泣,泪水和雨水混在一起,眼眶红通通。「你这坏蛋……你跑去哪里了?我找不到你……找不到你……」他拦腰抱起她,连伞也不要了,和她一起淋个湿透。


一触及他的怀抱,像是紧绷的弦在最后一刻断了,她没了理智,泪水终于溃堤。


这几年来伪装的坚强,因为一场大雨而被冲垮。


安克维的一双大手温柔的揉抚着她的脑袋,十指不时轻轻拨动她的长发。


尹祯珠哭了好久,好不容易才恢复一些理智,此刻在昏黄烛火的照射下,双颊粉嫩得像初开的樱花。


他为她张罗热饮,还拿了浴巾为她擦乾身上的水珠,而她的一双小手始终没有放开他的衣角。


房门已经关上,阻绝了外头的风雨声,屋内不再漆黑一片,烛火摇曳,还散发出淡淡的香气,慢慢的镇静她许久未发泄的情感。


原来情感埋藏在心底深处,不代表释然,一旦她在对的时间遇上对的人,深藏的遗憾又会满溢出来。


像现在,原来她最在意的还是当年自己的离去,这一次像是要弥补当年,她紧紧的揪着他的衣角,不愿再放开手。


他由着她,因为知道自己哪儿也不会去,就待在她的身边。那是他曾经与她打勾勾许下的承诺,他会一辈子待在她的身边,不离不弃。


「你去哪里了?」半响,她才问出这句话。


「屋里停电,应该是保险丝烧掉,我去跟姐夫借工具,打算自己修理。」安克维的语气十分温柔,「对不起,我看你还在睡,想说才离开几分钟,应该没关系,回来之后再弄晚餐给你吃。」尹祯珠委屈的扁着小嘴,抬起头,「不要再一声不响的走掉,我会怕。」他微微一笑,又揉了揉她的头发,「我从来不曾主动离开你,你忘了吗?我一直在等你,等你回来。」仿佛有一道雷劈进她的心里,这一刻,「石破天惊」四个字还无法形容她有多么激动,嘴巴张张合合,就是无法发出声音,泪水滑落脸颊。


安克维紧瞅着她,指头拭去她脸上的泪痕。


他没说话哄她,要她别哭,因为心知肚明,她之所以落泪,是无声的对他倾诉,那是一种无法用言语和文字形容的思念。


她的心里有没有他?


他不用问,从八年后重逢,她红着脸逃离,就足以证明她的心虚。


那心虚便是她的心里还有他,却又不敢见他的矛盾。


他懂她,到现在依然如昔。


两人四目交接,眼里只有彼此,像一对分隔太久的情人,他们的思念早已化成绵绵不绝的渴望。


言语是多余的,只要能看着彼此,碰触到对方,那就是大大的奢望。


当他回过神来时,已经情不自禁的低头,轻轻柔柔的吻住她粉嫩的双唇,似乎想要证明她是真实的,而不是梦幻的想像。


她的唇瓣微冰,直到他的舌头钻进她的嘴里,才感受到她身上的一点温热,以及那梦寐以求的甜美。


尹祯珠怔愣的望着他,小手紧紧的抓住他的衣角,明知道再不推开他,恐怕又是一场纠缠……那就纠缠吧!她任性的想。


这一刻,她不想再伪装自己有多么坚强,期待重回他的怀抱,霸占他的胸口,听着他的心跳。


于是,她慢慢的闭上双眼,芳唇微启,粉嫩的丁香小舌与他的舌头热情的交缠。


得到她的回应,安克维再也没有顾忌,动作急促又霸道,舌头在她的檀口里不断的翻搅,蹂躏她的唇舌,汲取她的甜液。


她的美眸微眯,眼前的男人吞吐着温热的气息,像是和煦的暖风,让她感到心安。


他望着她,她的双眸迷蒙又涣散,双颊艳丽。


老实说,他见过无数美景,就属眼前这个小女人的容貌一直刻印在他的脑海里,连心里也刻满了她的名字。


他曾在无数的夜晚幻想,当有朝一日可以再拥着她、吻着她时,他会多么的温柔。


拥着她的力道揉合了霸占与慾望,他的吻愈来愈深入,温热的大手不动声色的探进紧贴着她的娇躯的湿衣服内。


八年了,她愈发成熟,就连身形也更加诱人,他褪下她湿透的上衣,双眼瞬间发亮,直瞅着粉嫩的肌肤。


同一时间,仿佛两人身上背负已久的枷锁也被卸下,再也没有什么道德或是苦衷可以困住他们。


这一夜,他们只想真心的拥抱在一起。


暗藏八年的相思,此刻终于爆发。


第四章


安克维俯首,忍不住吻住她的粉颈,然后来到她的胸前,大手弹开了包裹双乳的的金属扣子,霎时,小巧软绵的胸脯暴露在空气中,乳尖是粉嫩的樱色,像含苞待放的花蕾。


尹祯珠的身体微微一颤,这么多年来,她是很纯情的,身体只有他一个人碰过,几乎都要忘记被他碰触的感觉,但是当他的唇滑过她的颈子时,出于本能,唤醒了那久远的记忆。


他的吻绵密而细长,像是亲吻着绝世的珍宝,温热的鼻息喷洒在她的颈窝,让她感受到他的热情。


被他的唇舌刷过的肌肤微微透着水液的光亮,她与他近在咫尺,闻得到他身上的味道,是淡淡的薄荷香混合了洗发乳的味道,让她十分心安。


他的大掌轻轻拢住乳缘的下方,揉捏柔软的绵乳,拇指不规矩的轻压乳尖,然后挑逗拨弄。


「唔……嗯……」尹祯珠轻哼一声,敏感的乳尖变得坚挺。


他的唇来到她的胸前,想也不想,将她的乳尖含入口中,轻轻吸吮、挑弄,沿着乳尖四周的粉晕绕圈,还不时以牙齿啃囓。


「克维……」她轻声呼喊他的名字。


此刻,这男人不再只是出现在她的梦里,而是真真实实的抱着她的身子,贪婪的嚐着她身体最敏感的地方,他的动作温柔,却又带着占有的霸道,品嚐了左边,又换右边。


像是初恋的滋味,甜美得教她沉醉,不知不觉间,她的双腿之间隐隐约约有了感觉,不安的扭动身体。


那是一种动情的本能,他成功的引出了她的,正缓慢的自她的不断的流泄而出。


安克维像是了解她的身体需求,双手迅速解开她牛仔裤的铜扣,拉下拉链,脱下牛仔裤,低腰的蕾丝出现在他的眼前,露出一双均匀白皙的长腿,让他不禁深吸一口气。


她美得教他昏眩,就像当年他与她初嚐对方的经验,那是他们的第一次,却在结合之后才发现他们有多么契合。


直到如今,她的身体就像一块美丽的脂玉,教他无法移开双眼。


「克维,我……」尹祯珠小脸微红,双眸盈满的望着他,「我有点……害羞……」他们这么久不见,一见面便勾起了陈年往事,也勾起了她渴望他的男女之间最亲密的。


他看着她泛红的脸颊,是那样的可爱和艳丽。


「这里只有我和你,不必感到害羞。」他的嗓音低哑,下颚微微一缩,连他的双腿之间也有了反应。「祯珠,我想要你,想了八年……」她的脸庞更红了,双手主动攀向他的肩膀。


「这八年来……你有抱过其他女人吗?」明知道她不能这么问,还是小心眼的问了。


「没有,我只想抱你一个人。」他没有闪躲,也没有支支吾吾。


不管是真话或是假话,听他亲口说出,她的心里一荡,一反之前被动羞怯的态度,开始脱下他湿淋淋的上衣,露出健壮的胸膛,小麦色的胸肌在昏黄的浊火照射下,显得诱人。


她的眼神往上移动,的锁骨、凸起的喉结,以及因为长期劳动而变得健壮的双臂,都教她忍不住吞咽唾液。


看遍了他的上半身,她看向他的下腹,小手不安分的解开他牛仔裤的裤头。


「祯珠……」安克维抓住她的柔荑,那软嫩的小手才碰到他的小腹,他双腿之间的反应又更大了。


「我帮你。」她红着脸,小声的说,缩回小手,小心而缓慢的拉下他牛仔裤的拉链,里头的布料却被一个硬物挺起。


她知道布料下的硬物是什么,脸颊更加红烫,双手微抖的褪下他的牛仔裤。


他们都只穿着一件,她曼妙的胴体显得白皙粉嫩,双乳随着她的动作轻轻晃动,美丽得让他忍不住伸手探摸。


「啊……」她轻吟一声,咬着下唇,「你好急……」她还想多摸一下他健壮的身子。


他低笑一声,伸手一抓,让她跌进他的怀里,接着转动她的身子,让她背对着他,胯下的硬物顶着她的臀部,薄唇磨蹭着她的耳垂。


「我等不及要把你吃掉了。」


他的双手穿过她的腋下,虎口沿着乳缘拢起,高高集中双乳,然后左右揉捏,指头不停的拨弄着乳尖。


感觉蓓蕾敏感的凸起、硬挺,尹祯珠舒服得轻哼一声,双眼微微眯起。


他的大掌离开绵乳,来到平坦的小腹,长茧的五指轻抚着细致的雪肤,然后一路往下,来到隐密的三角地带。


她下意识的并拢双腿,想要阻绝他的抚摸。


他当然不肯暂停,用力分开她的双腿,中指来到软馥的花缝,指尖陷入缝隙中,隔着布料,轻搔隙缝中的花核。


「嗯……唔……」她难耐的哼吟着,双手想要阻止他的撩弄,却被他的大手拨开,只能无奈的覆盖在他的手臂上,身子倚着他的胸膛。


他的动作温柔似水,指尖在花缝中上下游移,由顶端至花穴,又从花穴往上攀爬,来来回回至少二十几次,像是有一根羽毛在她的心底搔呀搔的,无法解除炽热,又不断的累积。


没多久,她的出现小小的水渍,他的指尖也沾到了自花溢出的花露。


情欲一旦被撩拨,便很难被浇熄,她的呼吸比刚刚还要混浊,小嘴张张合合,吐出芬芳的气息。


大手探进,穿过柔软的毛发,微微分开花瓣,找到了珍藏的花蕊,指尖轻轻覆了上去,使坏的拨弄着敏感的蕊珠。


尹祯珠的身子一僵,一阵电流自双腿之间传至脑门,体温逐渐上升,开始喘息,全身微微抽搐。


「唔……嗯……」她承受着难以言喻的酥麻快感,蜜液源源不绝的自花穴涌出。


「祯珠,很舒服吗?」安克维贴近她的耳朵,低声询问。


「嗯……」她迷蒙的点头,裸背磨蹭着他的胸膛,雪臀恰好抵着他胯下的硬物。


他眯起双眸,眸底闪烁着男人本能的狩猎光芒,等待着时机,想要将她拆吞入腹。


花缝中的蕊珠被他揉捏得凸硬而起,当她全身弓起时,他的长指突然将往下推去。


她猛然吸了一口气,感觉酸麻的压力不见了,随即有一股空虚感。


他没让她失望太久,指尖滑向花唇下的蜜穴,甜腻的花液被他的长指一推挤,沾染了他的指尖,长指顺势推开花唇,往花穴深处推进。


虽然他的力道又轻又缓,但是娇嫩的花壁许久不曾被他人临幸过,几乎忘了当年的鱼水之欢,她不适的收缩花穴,表现得十分紧张,但是又让她娇吟出声,感觉些微矛盾的痛苦。


「祯珠,放轻松,你太紧张了。」他发现她不断的收缩肉壁,似乎想挤出他的长指。


她轻咬着唇瓣,感觉到他的指腹正滑过柔嫩的花壁,往里头钻动。


接着,他更的加入第二根长指,在水泽丰沛的甬道中与中指并拢。


指尖的湿润和触感,让他开始幻想等一下若是将粗铁放进她的体内,会是多么销魂的滋味。


这一想,又让他的更加勃发高涨,像是烈火在他的下腹熊熊燃烧。


她感受到身下有个粗大的圆端不断的顶弄,莫名的感到兴奋,出自身体的本能,缓缓的蠕动臀部。


「祯珠,你想把我逼疯吗?」他咬牙,像是忍住强大的。


「嗯哼……」她的甬道受到他的指尖撩弄,有些坐立不安。「克维……好热……」他轻吻她的颈窝,故意加快手指的速度,逗弄她的蜜穴,发出羞人的声响,水渍随着飞溅而出,弄湿了她的双腿之间。


眼看她快要承受不了,安克维撤出手指。


她的身子微微一弓,芳唇微启,大口呼吸。


他没有让她有多余的思考空间,趁着她意乱情迷之际,卸下两人的,换了个姿势,让她与他面对面。


「坐上来。」


她眨了眨又长又鬈的睫毛,听话的坐在他的大腿上,然后低头一望,他硬挺的圆端正抵着她的腿心。


他双眼微眯,一手扶住自个儿的粗铁,另一只手搂着她的腰,引导粗铁的圆端慢慢的滑入她窄窒、湿润的花穴。


「唔……嗯……」尹祯珠轻咬着唇,闷哼一声,双腿紧紧夹住他的腰部。


热铁一进入水穴,他的双手便扶住她的腰肢,带领着她律动。


她正好对上他含笑的眼眸,这样的凝视让她觉得好害羞,却又无可自拔,顺应体内的,开始摆动圆臀。


他的呼吸随着她的前后摆动而加快,眼前的双乳也令他情欲高涨,于是张口含住一只椒乳,舌尖轻轻拨弄着硬挺的乳尖。


她为了撑住身子,双手攀着他的双肩。


虽然是由她驾驭他的热铁,不过只要她的动作慢一点,他的虎腰便用力一挺,顶入她的花径深处。


甬道内的花芯哪禁得起他这么深深一撞,她差点倒向一旁,幸好他紧紧扣住她的腰,不让她有离开的机会。


安克维像猎鹰,鹰爪紧紧的抓着她,还移下了她的圆臀,又捏又揉那雪白柔软的臀肉,企图让她加快推送的速度,想要让热铁在甬道深处用力的抽撤。


「啊……嗯……」她的身子摇摇晃晃,与热铁不断的磨蹭,像是磨出了热流,在她的体内四处流窜。


他的牙齿和舌头轮流蹂躏粉嫩的乳尖,让它们变得又红又肿。


「维……维……别那么快,嗯……啊……好热、好热……」他的热铁深深浅浅的进出她的体内,力道时而重、时而轻,让她招架不住。


每一天、每一夜,他祈祷着抱她入怀,听着她的声音,看着她的笑容,换来的都是他脑中的想像,然后化成夜夜他自己孤独的宣泄。


如今她再次回到他的怀里,热铁像是找到最美好的归处,不断的在柔软的甬道中进出。


她还是如同当年那么的娇嫩,紧窒的甬道吸附着粗大的热铁,就连她的声音、神情,也像个青涩的女孩。


他爱极了,于是吻住她,与她的唇舌交缠,就像他们现下的身躯,纠缠得密不可分。


他们是天生一对,不管是身体还是心灵,都应该是属于彼此的一切。


八年的分离,并没有为他们带来陌生,反而加深彼此的渴望与那积压太久的。


他们对于对方的身心都太过于熟悉,时间没有带走他们的思念,只是深藏在体内的某个深处。


此时此刻,昏黄的烛火倒映着他们纠缠的身影,墙壁上的两道影子化为一体。


安克维的热铁冲进了尹祯珠的身体深处,像是冲破了藏满思念的那道锁,一道热流自甬道深处溢出,她的身子颤抖得厉害,他再也无法吞没她的低吟。


她仰起头,双手紧紧攀着他的肩膀,粉嫩的双唇毫无顾忌的尖叫出声。


「克维……啊……」


泪水滑落她的脸颊,体内深处的思念像火花一般爆发。


她几乎看不清他的长相,干脆倒卧在他的肩颈上,雪臀因为濒临而无法继续挤推,只能用双腿夹紧他的腰部。


他知道她攀上了情欲的,冲破了紧锁的心门,也直达身体的花径深处。


那是一处令他腿心酸麻的天堂,随着她的而来的战栗,花壁此时正强烈的收缩。


粗大的圆端被花壁挤压夹紧,他的热铁深深埋进她的体内,浅浅的抽撤,带出了甜腻的花液。


后的她,身子泛红而火热。


安克维捧住她的圆臀,架开她无力的双腿,接着让热铁用力的贯穿她的体内,再快速的撤出,持续这种速度的抽撤。


「啊……」的余韵尚未退去,又遭受如此急猛的攻击,尹祯珠忍不住咬住自己的手背。


他像只饥饿的野狼,凶猛的吞噬猎物,让热铁一次又一次的顶入甬道深处。


花径深处的水液大量的溢出,她忍耐到最高点,最后尖叫一声,全身猛烈的战栗,因为太过兴奋而昏厥过去。


她的花壁依然很用力的吸附他的热铁,几分钟之后,他终于跪倒在她的身前,粗大的热铁深埋,在她的体内种下名为「思念」的种子…… 【完】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