闷骚理工男

他是有一天晚上捡到我漂流瓶的瓶友,35岁,工科博士,在一家研究所工作。
他老婆带着一岁的女儿回了娘家,他百无聊赖地来捡瓶子。他一直不肯发照片,肯定长得很一般。他谈吐中有种工科男怪异的幽默感,令我比较开怀的是他的俯首帖耳,“请指示”、“听您吩咐”之类的话不绝于耳,在家一定是老婆调教得比较好。
在一家大商场初次见面,他胖胖的,慈眉善目,手肉乎乎的,说实话,他的样子让我没有欲望。吃饱聊天,然后我们去看电影,他看电影时紧张得腿不停抖动,裤管摩擦,发出唆唆的声音,动静很大,一度我以为他在影院里自撸。周围群众都被惊动了,有人不断向他看去,我把身子尽量离他远些,免得别人误会什么。
他感慨:“从恋爱到现在,我和我老婆从来没有看过电影。”天哪,太没情趣了吧。都说工科男枯燥,看来是真的。看完电影,我去洗手间,他说:“我替你拿棉袄吧。”他抢过我的棉袄,替我保管。当我从洗手间出来,看见他站在原地,双手死死地抱着我的衣服,好像不这么做,我就会溜走了一样。我想起了董永趁七仙女下河洗澡,偷偷拿走了她的衣服,让她哪儿也去不了。
他如此渴望留住我,和我发生点什么。一个老实可靠的好丈夫、好爸爸,只要有机会,就会不老实。常听怨妇说:男人没有一个好东西。其实每个人心里都有一个欲望的魔鬼,趁你意志薄弱、虚空无助地时候跑出来,等你理智强大的时候,它再跑回去。看着他透亮的眼神,憋红的脸,我突然对他有了一种同情。
在他家里,他谦卑如奴仆,不敢造次,连碰我一下也不敢。半夜,他鼓足了勇气过来抱我,接触到我的身体,他的指尖有着激动、不安、狂乱又羞涩的颤动。我赤裸着一点一点点燃情欲,他小心翼翼地吻遍我的全身,我下面已经流成河。他的那活儿不算大,但非常硬,插入的时候,我忍不住叫出声来。他不住赞叹:“比我老婆紧多了。” 他平时估计没少搬仪器什么的,体力出奇地好。他在上面大力抽插了半小时后,换成后入的姿势,他竟然停住了。我转头问他怎么了,却发现他鼻子流血了。这画面我以前没见过,觉得有点滑稽。他喃喃自语:“你这肥臀,太性感了,真是吃不消呀。”他擦干鼻血,重振雄风,可没两下就射了,无奈地摇头说:“你看你这肥臀还在晃动,风情万种呀,风情万种,我简直忍不住……”他又是惊叹又要流鼻血的样子,我觉得他浑身充满了喜感。
后来一直收到他的留言,什么“好想你的水帘洞”之类的话,对于工科男的闷骚,我深有体会。我想我是偶然跳入他墨守成规生活中的一个异样音符,跳动出不一样的旋律,演奏出令他终身难忘的音乐吧。

【完】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