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妇霍兰

霍兰走进卧室的脚步声把我从浅睡中唤醒,我看到她又穿上了她那件丝绸睡袍,手里拿着一瓶葡萄酒和两个酒杯。她将酒瓶和酒杯放到床头柜上,打开梳妆台旁边的小音响,房间里顿时响起舒缓的乡村乐曲。
“我想,”她开口说道,“下午我们得好好休息一下了,再喝点葡萄酒吧,你觉得呢?”
“好的。”我回答着,从床上站起来,有点不好意思自己的裸体。我打开瓶塞,给两个酒杯倒满酒。我真的有些渴了,葡萄酒的香气让我精神一振。
霍兰站在床边,端起酒杯喝了一口,眼睛盯着我默不作声。
“你在想什么啊?”我问道。
“我希望你今晚能陪着我。”她若有所思地说道。
“好吧,那我给我妈妈打个电话吧,她还等着我回家过生日呢。”
我用霍兰家的电话给我妈妈打了个电话,告诉她我的几个同学找我有事情,就不回去了,今晚我住同学家了。妈妈有些失望,说她已经给我准备好很多好吃的,但也还理解我,没有要求我回去。唉,真是愧对妈妈啊。
霍兰盘腿坐在床上,丝绸睡袍散开了一些,露出了些许小腹。
“你穿这件睡袍真好看。”我说道。
“真的啊。”她回答着,将睡袍重新掩好。
“别……,我想看它松开……”我忍不住脱口而出。
霍兰看着我,突然大笑起来,将掩起的睡袍又打开了些。这一刻,我感觉她又漂亮又年轻,丝毫没觉得她比我大那么多。
她似乎想说点什么,但又有些犹豫。我看着她慢慢地喝着酒,等待着。霍兰叹了口气,说道:“你还记得吗?我老公去世后,那次你来我家给我带了花。”
“记得。”
“……从那天以后,我天天想你。”
“想我什么?”
“没什么,就是想你……。我现在还能看到你当时的样子,看着你手捧着鲜花,我能感觉到你心里非常担心我,你想帮我做点什么,你想让我从悲伤的情绪中解脱出来。”
“是啊,但我不知道该怎么帮你。”
“我知道。其实,我已经不把你仅仅当做我儿子的家教,也不把你当做一个来我家勤工俭学的大学生,我把你当作……”
“当作什么?”我急切地问道。
“唉,怎么说呢?……我觉得你就是心地特别善良的……,就像我的亲人一样。”
“哦,你接着说……”
“我觉得你是个特别有爱心、有同情心的孩子。你看爱情电影时会流泪,你会尽量帮助你的朋友,你懂得爱戴和尊重你的妈妈,但学校的生活让你感觉有些乏味,对吗?”
我侧身倚靠着床头,胳膊肘支撑着身体,“嗯,是吧。”
她挪动着身体靠近我,手指插进我的头发里抚摸着。一瞬间我突然感觉有些尴尬,忍不住伸出手去抚摸她的手。
“你还在为自己和纠缠不清的姑娘之间的关系而烦恼。”
听她这么说,我哈哈大笑起来。她有些惊愕,抚摩我头发的手停了下来。
“怎么了?”她看着我问道。
“没什么,你不是告诉我不要和自己不爱的女孩子纠缠吗?”
“我说过吗?”
“你不记得了吗?”
霍兰仔细思考起来,然后说道:“是不是那次我建议你一定要找自己真爱的女孩子?”
“是啊。”
“我说的不对吗?”
“我觉得你说的对啊。还有什么建议吗?”
“让我想想啊……,当你在学校的时候,或者,也许等你毕业以后……,脑子有点乱了,应该是毕业以后吧,你再去找一个自己真爱的女孩子,上学的时候还有许多不确定因素,很难确定是否能一辈子相爱到底的。”
“嗯。”
霍兰也靠在床头,双腿贴着我的身体,“等你找到心爱的女孩后,你还会想起我吗?”她再次抚摩着我的头发,“还会不会记得今天?是不是觉得像做梦一样?”
我抬头看着她的眼睛,她也微笑着看着我。
我转了下身体,把头枕在她的大腿上。她拽过一个枕头垫在背后,身体靠在床头上,然后继续抚摩我的头发。
“我觉得,我们现在可以假装一对恋人,这样会让我感觉自己又重新回到了少女时代,也会让你感觉自己成熟了许多。在这短短的一天时间里,我们可以感受恋爱、结婚和养育孩子的整个过程,在这一瞬间感受整个生命历程!”
“我太喜欢你这个想法了。”我喃喃着说道,拉开她睡袍的带子,把手伸进她睡袍里抚摩着她的大腿根。霍兰叹了口气,闭上了眼睛,头仰靠在床头上。
“喔,我也喜欢自己的想法……”她喘息着说道。
我竭尽全力揣测着她现在的想法。我枕在她大腿上,耳朵贴着她雪白、娇嫩的皮肤,似乎想透过她滑嫩的肌肤听到她内心的密语。
对于这一天,她显然是有所考虑的,这一定是她精心安排与我共度的时刻。
她把我想象成了她去世的老公,为我做饭、过生日,给我洗澡、刮胡子,然后和我上床做爱。然后,她要我明白我们的关系只是暂时性的,将来我毕业后要找到自己真爱的女孩子。在今天这一瞬间,我们要完全将自己交给对方;在今天这一瞬间,我们要像真正的恋人那样相亲相爱。不过,我们只能相爱在这一瞬间。我完全明白她的想法了。
但是,让我不明白的是,此时我仍然能感觉到她内心的悲凉。现在,她的睡袍已经完全打开,我的手从她的肩膀开始,一直向下在她的乳房、小腹、大腿和屁股上抚摸着。她开放的身体显得那么无助,但我理解她这种无助也仅仅是为我才表现出来的。这就如同她把自己作为一个珍贵、精致的礼物摆放在我的面前,看我是会笨拙而愚蠢地丢弃或损坏它,还是会像个真正的男人一样细心而充满尊敬地对待它。她将自己置于巨大的情感风险之中,希望我是完全值得她付出和信赖的男人,可以帮助她驱逐她内心的孤独和悲伤,那怕只是在一瞬间。
想到这里,我坐了起来。她抚摩着我头发的手滑落下来,她睁开眼睛直盯盯地看着我。
“我完全理解你的想法了。”我说道。
“其实,”她耳语般地喃喃着,“我现在对你的感情,龙刚,就是爱。”
“我也爱你。”我回答着,与她紧紧地拥抱在一起,我们的嘴唇也紧贴着。
霍兰搂着我,微笑着。我的头埋在她的胸前,让她把我紧紧地搂在怀里。我的耳朵贴在她的乳房上,我能听到她内心的孤独和悲伤已经渐渐远去。
霍兰脱下睡袍,搂着我躺倒在大床上,我们脸对脸相拥在一起,四肢相互纠缠着,嘴唇也紧贴着。我们像一对久别重逢的恋人那样热烈而激情地亲吻着,相互不断将舌头伸进对方的嘴巴里搅动着,与对方的舌头纠缠着。我感觉我们俩都已经燃烧起来了。
燃烧的激情让我们产生了不可遏止的欲望,我们不约而同地伸手去探索对方的生殖器官。
“我……,我还没跟女人做过呢……”我有些不好意思地在她耳边说道。
霍兰似乎感到有些意外,她停止了动作,“哦,真的么?……你,你还是个童男啊?……那,那……我们真不该这么做了。”
“可是……,可是我很想和你做。……我只是想让你知道这是我第一次。”
霍兰松开搂着我裸体的手,很长时间没有说话。然后,她仔细看着我的脸,似乎在研究我的内心感受,说道:“我非常感激你,真的,这让我觉得很特别,……非常特别的感觉。”
“我觉得你也很特别。”我回答道。
“那我也告诉你我的秘密吧。”她说着,爽朗地笑了。
“什么秘密?”
“你是我除了老公以外唯一的男人。”她停顿了一下,似乎在斟酌着字眼,“……唯一这样肌肤相亲的男人。”
“哦,你只和你老公做过爱吗?”
“是的,……龙刚,你是第二个。”
我们又吻在了一起,四只手急不可待地抚摩着对方的性器。我低头含住她的一个乳头,温柔而坚定地吸吮着。过了一会儿,她轻轻推开我,让我平躺在大床上,然后翻身跨坐在我身上。
也不知为什么,也许是怕自己毫无性经验的笨拙被她笑话,我又开口说道:
“我刚才说我还是个……童男,我的意思是我没什么经验,也没什么技巧……”
“当然,我知道的。”霍兰笑着回答道,俯身亲吻着我,然后将一只手伸下去,扶着我坚硬的阴茎对准她的阴道口。她温暖、湿润的阴户刺激着我的龟头,让我不由自主收紧了全身的肌肉。霍兰很小心、很温柔地慢慢朝下坐,似乎生怕有什么不适吓坏了我这个尚未经人事的黄口小儿。
当她完全把我的阴茎纳入她身体里以后,霍兰趴在我耳边低声说道:“从现在开始,你不再是个童男了。”她喘息着说道,夹着我的阴茎趴在我身上不动。
我的感觉有些复杂,不禁在心里叹了口气。但被女人阴户包裹、滋润的感觉非常美妙,比我想象的要美妙得多。这时,霍兰睁着美丽的大眼睛看着我,一边和我亲吻着,一边在我身上上下耸动起来。而我所能做的,就是紧紧抓她臀部的美肉,不断挺起屁股迎合着她的耸动,希望把自己完全融进她的身体里。
霍兰不停地动作着,她的头抵在我胸前,娇声说道:“抱紧我,亲爱的。”
我紧紧地搂着她赤裸的身体,让她丰满的乳房挤压在我胸前,让她的脸紧贴在我的脸上。
“噢,太舒服了……”她喃喃道。
“我也好舒服呢。”我回应着她,希望这美妙的时刻永远不要结束。大概是已经射过两次了,我并不很想射精,也不想改变姿势,更不想让她停下来。我就想这样一直做下去,直到她融入了我,我融入了她。
时间在我们舒缓的做爱中流逝,太阳已经西斜,照在墙壁上的阳光已经变成了血红的颜色。音响播放的音乐也早已停止,房间里只有我们的呼吸声和大床轻微的吱呀声。
终于,霍兰需要更大的刺激了。她从我身上翻下来,拉着我趴在她的身上。
她分开美丽、性感的双腿并将膝盖抬高到胸前,将阴户向我完全暴露出来——我想,这就是她送给我最好的生日礼物吧!
我将阴茎重新插进她的阴道里,利用腰腹的力量带动阴茎在她的身体里快速地抽插着。她搂着我脖子,脸贴在我耳边说道:“你真是个漂亮、可爱的男子汉啊!”然后,她看着我的眼睛又说道,“而且是个正直、善良的男人。……我非常非常喜欢与你恋爱的感觉。”
从她语气里,我能感到发自她内心的真诚和挚爱,特别是她每次都非常凝重地说出“爱”这个字眼的时候。显然,她这样温柔又充满鼓励的话极大地满足了我这个刚刚体验女人的男人,让我对自己充满了信心。我很自豪地感觉自己真的像一个男人了。
霍兰把手放在我的屁股上,推动着我的身体更深地进入她的身体,同时不断抬着屁股迎合我的抽插,嘴里还喃喃着说着淫荡的话,“好,好,使劲肏我吧,龙刚,使出你全身的力量来干我,别担心会玩坏我,也别担心会射进我身体,你只管肆意放纵吧!”
在霍兰的鼓励下,我的动作越来越粗鲁,也越来越猛烈,每次当我觉得自己是否太过分了的时候,霍兰都会喘息着鼓励我道:“很好,就这样,使劲,再使劲一点……”
我一边拼命奸淫着她,一边低头看着她的眼睛,一瞬间感觉自己真正体验到与成熟、风骚女人做爱的好处了。看着她美丽的面容,我不禁想象着我和霍兰已经做爱千百次了,想象着我相识了18岁时的霍兰,与她恋爱,和她一起享受每一个激情时刻。我越来越激动,身体已经到了爆发的边缘。
“哦哦,我要射了!”我大叫着,心想着千百次的性交。
“噢,我也要到了!来吧,射进来,龙刚,把你的精液都射进来啊!”霍兰激动地回应着我。
她似乎可以控制自己的性高潮,在我即将发射的时候她抽动着阴道里的肌肉刺激着我,带给我更大的快感。我又猛烈地抽插了几下,就把我的青春热血第一次注入了女人的身体里。这是前所未有的巨大快感,是手淫射精的快感所无法比拟的。我感觉睾丸里的精液似乎永远射不完,我的阴茎在霍兰的阴道里不断地跳动着、抽搐着,一股又一股的精液射进她的阴道深处。
我疲乏地趴在霍兰身上,性欲高潮的余韵仍然强烈,我压在霍兰身上的肉体仍然不由自主地抽搐着。霍兰拥抱着我,轻笑着,手指抹去我额头的汗水,舌头舔着我干涩的嘴唇。
过了一会儿,我翻身下马躺在大床上继续喘息,霍兰把头抵在我的胸口上,一只手搂着我的腰,另一只手的手指在我的肚子上随意画着圈。在经历了前所未有的激情之后,我感到身体非常疲惫,但精神却非常亢奋,我深吸了一口气,在这个下午,我已经在霍兰身上变成了真正的男子汉。
霍兰从床上坐起来,拿起放在床头柜上的酒杯喝了口酒,然后重新穿好她的睡袍,转过头看着依然赤身裸体躺在那里的我。
“唉,过几天我就要走了。”霍兰看着我说道。
“哦,去哪里啊?”我不解地问道。
原来,自从霍兰老公意外去世后,霍兰一直处于悲伤之中不能自拔,她娘家和婆家就想让她换个环境,帮助她从失去丈夫的痛苦中解脱出来。正好她丈夫的哥哥、也就是她儿子毛毛的大伯在美国,是个在当地华人圈子里很富有、很有声望和人脉关系的大商人,恰好他们夫妻一直没有孩子,很希望把毛毛带到美国去生活,一方面可以帮助他去世的弟弟照顾好儿子,也等于让他们夫妻添了一个孩子。由于孩子是离不开妈妈的,所以他们说服霍兰也去美国生活,这样既可以让她换个环境摆脱悲伤的情绪,也可以给她儿子提供更好的生活和学习环境。最近霍兰去美国定居的手续终于办好了,她也即将离开我们这个城市了。
“嗯,对你和毛毛来说,这样的安排再好不过了。”我说道,内心不禁有些撕扯般的痛,“大概什么时候动身啊?”
“下周六吧。龙刚,以后我们恐怕很难再见面了。”霍兰悠悠地回答着。
我的头脑飞快地思考着,计算着从现在开始到下周六我还能有多少时间和她在一起。我很想马上再次和她做爱,一直做到下星期六。
“我很难过……”我喃喃着说道。
“我也很难过。”霍兰说着,放下酒杯在我身边躺下,亲吻着我的脸颊,说道:“请你不要这样,别让我难过,你说过你理解我的。”
“对,对……,你说的对,我能理解,对不起……”我的声音有些哽咽,内心深处隐隐作痛。
“好了,别这样……”霍兰抚摩着我的胸口,“你记住我的话,龙刚,性会让一切都变得非常复杂。我们刚才的做法非常危险,……都怪我,没有控制住自己的情绪,……我们真不该那样做……,真对不起啊,姐姐告诉你,以后一定不要轻易陷入性关系中,除非你决定把你的灵魂和她的永远捆绑在一起。也许我早该告诉你这一点……”
“不,你没有对不起我,我理解你说的话,我也知道你的苦心。但不管怎么说,我都会永远思念你的。”
“我也会想你的,龙刚,非常非常想……”
我盯着天花板,脑子里乱哄哄地思考着她的话,她说到“性……”?
“那么,”我开口说道,极力想改变话题和情绪,“刚才你觉得舒服吗?”
“什么?”
“性啊!”
霍兰大声笑了起来,她的手开始从我的胸脯向下抚摩着,“你很棒的!”她的手开始套动我的阴茎,很快我又硬了。“那你刚才觉得舒服吗?”她问道。
“当然啊。但你知道,我此前还没任何经验呢。”
“那是不是应该给你多一些经验呢?”霍兰笑着说道。
于是,我们再次做爱。然后,又做了一次。在两次做爱的间隙,霍兰去做了晚饭,她煮了西红柿鸡蛋面,又烙了几张煎饼,我们坐在客厅里,一边吃面吃煎饼,一边看着电视里放的老电影。那是一个有些浪漫情节的喜剧电影,霍兰像个孩子一样呵呵傻笑着,她看上去似乎比我还年轻呢。我真觉得她就是我的女友,是个既天真烂漫又善解风情的女孩,我真的被她迷住了。我想象着带她去电影院看电影,两个人抢着爆米花吃;想象着和她手挽手在校园里散步,在图书馆里看书;想象着和她一起躺在我宿舍的小床上,听着我上铺和周围的兄弟说梦话、打呼噜……
第二天早上当我从睡梦中清醒过来的时候,天已经大亮了。霍兰不在床上,也听不到她的声音。我从床边抓过一条大浴巾缠在腰上,起床走出了卧室。
霍兰穿着那件丝绸睡袍,正在厨房忙着做早饭。我走到她身后搂住她的腰,说道:“刚才醒来时我多么希望你在床上啊。”
“你真是没救了。”她笑着说道,转身递给我一杯牛奶,“快点吃饭吧,然后我把你送到学校去。我也要上班呢,快走了,还有好多事情没办呢……”
“可是,我还想和你……”我说道,刚才贴着她的身体,我的阴茎已经又处于半充血状态了。我拽掉缠在腰上的浴巾,赤裸着站在她面前。
“真是个调皮的孩子啊!”她低声说了一句,就被我一把搂进了怀里,我们站在厨房里亲吻着,我的手伸进她的睡袍搓揉着她的乳房,激情把我的阴茎涨成了铁棒。
我们热烈地亲吻着,双方的嘴唇和舌头就如同两个正在摔交的人一样纠缠在一起,彼此交换着呼出的热气和甜腻的唾液。她把一条腿缠在了我的腰上,我则伸出一只手搓揉着她的美臀,不时把手伸进她股沟里去抚摩她湿润的阴唇,我坚硬的阴茎挤压在我俩的小腹之间,茎体上鼓胀的血管突突地跳动着。
然后,我抱起她的身体,让她坐在厨房操作台的边缘,使她的阴户正对着我翘起的阴茎。
“我要尝尝你的滋味。”我说着,俯身把脸贴近她的阴户,一边嗅着她私密处女人特有的气味,一边仔细端详着这个让男人消魂的所在。这是我第一次真正仔细看到女人的阴户,虽然已经生过孩子,但霍兰的阴户仍然非常娇嫩、漂亮。
她两片大阴唇泛着湿润的褐红色,包裹、保护着里面嫩粉色的小阴唇和阴道口;在两片大阴唇向上交汇的地方,我看到和那个如花生粒大小的突起,她的阴蒂已经在我的刺激下兴奋起来,坚挺、涨红的小肉粒像个小乳头,让我忍不住伸出舌头舔了上去。
“哦!”霍兰轻声地呻吟起来。
虽然是第一次舔吻女人的阴户,但本能仍然让我带给霍兰巨大的刺激。我含着她突起的阴蒂耐心地吸吮着,又用舌头在她阴唇间的肉缝里反复舔着,还不断将舌尖探进她的阴道口里搅动。清亮、温暖的淫水在我的舔吻下大量涌出,顺着我的舌头流进我的嘴里,被我贪婪地喝进了肚子里。
与此同时,我的手指也在她的阴户、会阴和肛门口来回抚摩着,希望让霍兰得到更大的快乐和刺激。也许就像刚出生的婴儿知道去吸吮母亲的乳房一样,我也无师自通地用各种方法为霍兰口交着。最后,我的舌尖甚至顶进了她的肛门。
“哦哦,龙刚……,啊啊,你要弄死我了……”霍兰反复重复着这样的呻吟和话语,她的身体扭动着,手按在我的头上,似乎想推开我,但有似乎想让我贴得更紧,她的淫水弄得我满脸都是。
“啊啊啊啊……,哦,我到了啊,要死了……”突然,霍兰的身体极度痉挛起来,大量的淫水如瀑布般喷出,浇在我的头上、肩膀上和操作台上。多年以后我才知道那是女人的潮喷,而当时我还以为她被我舔到失禁了呢。
我站起身,把霍兰紧紧地搂在怀里亲吻着。刚刚从失神状态中恢复过来的她一把抓住我的阴茎,引导着我进入她的身体,我们就在厨房的操作台上再次疯狂性交起来。霍兰双手搂着我的脖子,紧紧咬着我的舌头,任凭我的阴茎在她的阴道里粗鲁地抽插;而我则一手搂着她的腰,一手使劲抓着她的一只乳房,用尽全身力气在她的身体里肆虐穿行。
“哦哦哦哦,我也要到了,要射了啊……”我大叫着,小腹紧紧抵住她的阴阜,阴茎在她的阴道里跳动着,把精液毫无保留地射进她的子宫里。在射精的瞬间,我仿佛失去了意识一般,腿有些发软,身体一扑,将她压倒在了操作台上。
“你没事吧?”霍兰仍然搂着我的脖子,在我耳边轻轻地问道。
“哦,没……没事,我也不知道……”我想说,但却说不出来话。
“喔,你是太累了。”霍兰抚摸着我汗津津的后背,爱怜地说道。
“嗯,……没事,是太……舒服了……”我喃喃着说道,心里感叹只有和这样高雅、优美、性感、真实的女人才能体会到性爱的真正魅力。
霍兰帮着我从操作台上起身,然后她也从台子上下来,穿好衣服,看了看手表,说道:“好了,你快点吃早饭吧,时间不早了……”
我们一起坐在餐桌边,霍兰一边照顾着我吃早饭,一边说道:“龙刚啊,我们得好好谈谈了。”口气似乎像是我的母亲。
“好啊,谈什么?”我嘴里含着食物,说道。
她撅着嘴唇,上下打量着我说道:“今天早上的事情真不该发生。”???
“你是说我们在厨房里……”我转头看看厨房,笑着问道。
“是啊。”她摇了摇头,脸色有些凝重地说道,“龙刚啊,昨天白天、昨天夜里和今天早上发生的事情都是我不好……”她叹了口气,继续道,“我很担心你会沉溺于性欲的追求中不能自拔,你明白吗?”
我没有吭声,因为我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唉,我真的很担心你,担心我走了以后你会学坏……,都怪我,从昨天到今天,是我太自私了……”
“不,不是那样的……”
她掐了一下我的手,说道:“嘘,别插嘴,你好好听我说。我知道你在想什么,龙刚,你一定在计算离我下周六出国还有多长时间,还有多少时间可以和你在一起做……,嗯……”
“……做我们刚才做的事情!”我急切地帮她说了出来。
“对的,……这样做很舒服是吗?但是,龙刚啊,我们不可以这样做了,你更不能总是想着这样的事情。”
“可是,为什么不能呢?”
“毕竟你还是个学生,你不是还要考研吗?我很怕你尝到一点甜头后会沉溺在里面,这样会毁了你的一切。……我可不想看着你那样,否则我会心疼的,你知道吗,龙刚?”她小心翼翼地选择着字眼,继续说道,“我希望我能帮助你克服和女人相处时的羞涩,帮助你了解性爱的技巧和心理,但我更希望能帮助你建立正确的性爱观和恋爱观,毕竟我还算是你的老师,我不希望你因为我走上性爱的歧途……”她停下来,眼泪却流了出来,“但是……,但是我的确很孤独,也很喜欢你,我忍不住……”
“我知道,霍兰姐,我明白你的担心,我会控制好自己的。……我,我也是想让你开心、快乐一点……,请你相信我。”
“嗯……”霍兰抬眼看着我,眼神中包含着尴尬、痛苦和迷乱的复杂情绪。
她闭上眼睛,继续说道,“你是个非常可爱的年轻人,值得信任……,但是我也利用了你的善良……我非常想和你在一起……,可是,我却忽略了很多事情,没有考虑到这样做可能带给你的不良后果,我真是太自私了,我感觉很抱歉!”
虽然我知道自己的心智是健全的,也相信自己将来一定会处理好性欲和情感的问题,不会让我和霍兰的事情影响到以后的生活,但我不想再和她争辩下去。
和霍兰相处的这些日子,我对女人有了更多的了解,明白女人的感性有时候很难用男人的理性来控制。
“那你觉得还管用吗?”我问道。
“你说什么?”
“利用我的善良来排解你的孤独和悲伤啊……”
“哦,管用,管用,你真是太让我舒心了。”
“那就没什么好‘抱歉’的了。”我说道,拉着她的手,我们一起从座位上站了起来。
“最后亲吻一下吧?”我轻轻问道。
“好的,当然。”她兴奋地回答着。
我们紧紧地拥抱在一起,亲吻中充满了对对方的感激,也充满了亲情。
后来,在霍兰出国前,我们又见了两次面。当然,这两次见面她儿子毛毛都不在家,我也不是去给他辅导功课的。周三晚上,我们躺在霍兰家的大床上温柔地做爱,她又教了我许多可以使女人快乐和放松的方法,也让我享受到很多女人特有的温柔和刺激。周五晚上,我去她家和她告别,这次她没有让我再进入她的身体,只是很温柔地为我口交和手淫,让我把精液射在她的脸上和乳房上。然后她并不留我过夜,而是让我在晚上10点前就和她告别,离开她家和她那温暖的怀抱。
临出门的时候,霍兰递给我一个黑色绒面的小盒子,踮起脚尖在我的脸颊上亲吻了一下,说道:“拿着它,我希望你会喜欢。……我不知道还能给你什么,只希望你看到它就能想起我。”
我打开盒子,只见里面放着一块金灿灿的劳力士手表。虽然当时我还不认识这块表,也不知道它的价值,但我能看得出那是一只很精致、很贵的手表。
“可是,……”
“你先别说话,”霍兰打断了我,“这是我老公留下的表。这块表他只在出去谈业务和特殊的场合才戴的。自从他去世后,我一直把它收藏在我的梳妆台的抽屉里,现在,我想把它戴在你的手腕上,让它告诉你我离开你多长时间了。”
“这表很贵重的啊。”我说道。
“是的,但男人就应该戴这样的表。”
“不,我不能收这么贵重的礼物……”
“为什么?难道你不希望记住我?”
“不是,但那是你丈夫的啊。”
“只有他和你是我这辈子爱过的男人,我希望你们是一个人。”她说着,从盒子里取出表给我戴上,“看,多合适啊。”
“龙刚,你就收下吧。我非常希望它是戴在一个我爱的男人手腕上,而不是收在我梳妆台的抽屉里。而且,将来我还可能结婚,我不希望我将来的丈夫戴着我过去丈夫的表,所以,送给你是最佳选择。”
“谢谢你,那我就收下你的心意了。”我有些激动地说道。
时间一晃已经过去了十年,虽然我们再也没有见过面,但霍兰留给我的物质和精神财富却伴随着我每时每刻。初夜对男人和女人来说都是最难以忘怀的,而她教给我的性爱技巧、把握女人心理的方法和真挚、深刻的爱情观更是让我的生活受益非浅。每当妻子充分满足后惬意地躺在我怀里对我说着感激的话的时候,我的脑海里都会重现当年霍兰是怎么把一个笨拙的童男培养成性爱高手的,就会情不自禁地回想起那些让我终生难忘的瞬间……

【完】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