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靓姐】(13-14)

yZWnxHpb.png.

点击看大图



(13)

当雅姐离开,我被靓姐从裙子中放了出来,正想质问为什么靓姐要把我暴露
给她的同事时,靓姐站了起来,移开椅子后抬手就给了我一耳光,我被打蒙了,
脸上火辣辣的痛,认识靓姐这样久,这是我第一次吃靓姐的耳光「滚!」靓姐对
我吼到「靓姐我……」

「滚啊!」

我没说话了,静静的离开靓姐的办公室,回到家中,脸上的痛变成了麻,照
照镜子,留下了几根红色的手指印,心中万分的委屈,真想哭一场,靓姐到底是
怎么了,变了个人似的,想想想不通,过了好一阵,脸上的疼痛消失,我在厨房
里弄了点东西吃完,洗了个澡,心中的委屈和忐忑是乎也消失了,上网玩了阵,
然后在床上躺了一会,看看下班时间早过,靓姐还没回来,照了下镜子,脸上的
红印消退不少,但还有淡淡的痕迹,也懒的去找靓姐,干脆再上床睡一觉醒来时
听见靓姐正在关门换鞋,「靓姐」我在床上喊了一声,她没理我,过了好一会,
靓姐走了进来,身上一股酒味「靓姐,你喝酒了?」

靓姐看我坐在床上,冷冷的说到:「你这条公狗,还睡的好嘛」

「靓姐我……」我想解释,但确实不知道该解释什么,好象今天也没犯什么
错误,反而吃了靓姐一巴掌,应该解释的是靓姐才对,我岔岔的想靓姐也没再理
我,在柜子里找出封口胶,把我的手给牢牢的绑在后面,然后脱下袜子塞进我嘴
里,又撕下一段封口胶粘在我的嘴上,一把脱下我的裤子,我想挣扎,靓姐冷冷
的看了我一眼,感觉一股寒气罩住了我全身,我一动也不敢动了,看着靓姐把我
脚也用封口胶给缠住,然后她楸着我的头发把我拉下床跪着,除下我的背心在手
腕处打了个节,我想说话却说不出来,只能跪坐在地上紧张的看着靓姐。

靓姐收拾完这一切,站在我面前慢慢的把紧身牛仔裤的白色皮带解了下来,
当我还以为她要脱掉牛仔裤时,白光一闪,「啪」的一声,我的肩膀上便吃了重
重的一皮带,一阵巨列的刺痛传来,跟着这股刺痛变成了用火炙烧的疼痛,想用
手捂着伤口,但手却被绑在身后,我倒在地上扭来扭去,头撞在床脚发出「咚」
「咚」的声音,这时头的痛觉几乎感觉不到,我全部的感觉细胞都好象集中在肩
膀处,挖掘着种种更强烈的疼痛,靓姐的手停了停,跟着咬咬牙,又是一皮带抽
在我的大腿及臀的地方「呜」我叫了出来,要不是嘴里含着丝袜,估计我这声音
全楼都能听的到,我在地上翻滚着,终于滚到靓姐的脚下,我一边用脸贴在靓姐
纤细的小腿上不停的摩擦,一边抬头看着靓姐,眼泪不由自主的流了出来,靓姐
这时正把皮带举起,看着我可怜的样子,犹豫了半天后,一皮带抽在床上,扔掉
皮带踹了我一脚我在地上「恩恩」的哭着,靓姐跨过我的身体坐在床上,一脚踩
在我的脸上,美丽的脚弓颤抖着,传来了它主人的气愤过了一会,我的肩膀和臀
部被抽过的地方开始渗血,靓姐放下脚起身,拿出药箱,找出酒精和棉签,蹲着
在我伤口上抹了起来,酒精扎着伤口的感觉如火上交油一样,痛得我感觉脑子深
处都在发麻,我滚来滚去的躲闪着靓姐的手,靓姐干脆跪在我肩膀上,一屁股压
住我的脸,这下我没办法挣扎,只能在靓姐的臀下呜呜的哭叫着,靓姐不为所动,
把我身上渗血的伤口清理干净,再擦上药水,然后起身,抓着我的耳朵让我朝床
跪起来,再坐在我面前,撕开我嘴上的封口胶,扯出我嘴里的袜子「靓姐,呜,
呜」我跪在靓姐的面前使劲的哭,「不准哭」靓姐用手猛的一拍床说到我改哭泣
为抽涕,抬着泪眼望着靓姐,靓姐对视着我,眼睛也是红红的,「你是怎么搭上
李小雅那个贱货的?」

「我,我没有啊?」

「没有?」靓姐一抬手,我便吃了一耳光「我真没有」或许是因为这一巴掌
并不重,或许是因为我心中的确有委屈,我硬着脖子对靓姐说到「没有,没有她
为什么要勾引你?」

「不知道啊,我就和她聊了两句而已,或许,或许是我长的太帅了吧」我也
不知道怎么突然说出这样一句话「扑哧」靓姐忍不住掩嘴笑了出来,也难怪,我
一个男孩,含着泪眼光着身子,可怜西西的跪在靓姐前面,突然说因为自己很帅,
这的确是件可笑的事情。气氛随着靓姐的笑声松缓很多,看着靓姐笑了出来,我
也讪笑着「嘿嘿」的笑「不许笑,严肃点」

「咱们这正打劫呢」我接口到,满以为这句俏皮话会换回气氛的更加融洽,
没想到手臂上跟着就吃了靓姐一飞腿,「我叫你严肃点」靓姐狠狠的对我说「我
一直很严肃的」我故着深沉的说到「扑哧」靓姐又笑出声来,接着又踹了我一脚,
说到:「你啊,就坏在这张嘴上」

「是啊,我也感觉我的嘴很坏,特别在那些时候」

靓姐又笑,末了,她两手抓着我的耳朵,用眼睛注视着我,严肃的对我说到:
「你的嘴,是我一个人的,谁都别想要,你也不要想把你的嘴给谁」

「靓姐,要签名在上面吗?」我装出一副认真的样子,「啪」,我又吃了一
巴掌,很重,老实话,今天靓姐对我真敢下狠手,好象喝醉了,一巴掌就把我给
打的蒙了一小会儿「知道了」我低头说到「现在开始,我让你说话,你才能说话,
不让你说话,你就不能说」

「知道了」刚说完,「啪」又是一小巴掌「怎么了啊,我说我知道了」,
「啪」又是一小巴掌「我有让你说话了吗?」靓姐问到「那我该怎么回答你啊?」
我语带哭腔的问。「啪」一巴掌「自己想」靓姐说到「我……」刚要说话,看见
靓姐的手又举起,我忙「汪,汪」的叫了两声「真乖,你是我的小狗,就应该这
样说话才对」靓姐说到:「这几天我年休,我哪也不带你去了,在家里好好的改
造你,一直要把你变成属于我的小狗」

「我本来就是你的小狗啊」我笑着说,结果看到靓姐的手举起,我忙把头往
靓姐裤裆里塞,希望躲过这一巴掌。

「好乖乖,看来你是要和我玩是吧,我今天先给你记帐,明天慢慢来收拾你,
先提醒你一次,现在开始,我让你说话,就说『可以说话』,不让你说话,就说
『停止说话』,你若敢违背,就算是对我的最大不尊重,将接受我的大处罚,说
一句话,处罚一次」

「什么是大处罚啊?」

「一句了,我给你记着的呢,算了,第一次就不让你吃太大亏,免得你不适
应,现在开始,可以说话」

「什么是大处罚啊?」

「没什么,明天你就知道了,好了,天也晚了,和我洗个澡睡吧」靓姐摸着
我的头说到。

(14)

从迷糊中醒来,睁眼时发现眼睛上带着眼罩,想用手取下来,结果手也被绑
上了,「靓姐」,我叫到「乖乖醒了啊,昨天睡的好吗?」靓姐在客厅里说到,
「好是好,靓姐,你怎么把我给绑起来了?」

「昨天不是说好了吗,你要接受大处罚呢」

「什么处罚?」

「呆会你就知道了」靓姐从客厅里走过来「不要啊,我的伤还没好呢」

「放心,这次不痛,来,到厕所里来」靓姐一手抓着我的小鸡鸡,把我扯到
厕所里,推我在地上躺好,然后拿出一个卡环,安放在我的嘴里,再用夹子夹着
我的鼻子,跟着,我脖子被垫上洗澡用的海绵,接着一个东西卡着我的脖子,当
我眼罩被摘下来时,我发现我的头被卡在一个小小的兰色圆柱凳里,脖子由柱身
一个被烧出来的大洞卡着,在我脸上,座面被娄成一个圆环形状,靓姐正高高的
站在我头部两侧对我笑「啊,啊」我想说话,但说不出来,只能看着靓姐脱下内
裤,慢慢的向我脸坐下来,接着,靓姐柔软的阴部压上了我的嘴「先喂你奶喝」
靓姐说完,打开尿道口,把晨尿排进我的嘴,我咕咕的咽完,伸出舌头准备舔干
净靓姐的阴户,却发现靓姐的臀部前移,把菊花对在我的嘴上:「好好舔一下,
呆会有好东西出来哦」,靓姐笑到我终于发现了靓姐的想法,想挣扎,却毫无办
法,靓姐全身的重量都压在我脸上,我只能左右挣动身体,但这一切,都改变不
了头部的位置,我的嘴,依然对着靓姐的菊花,没办法,只好伸出舌头去堵,当
我把舌头顶进靓姐的菊花,靓姐在头上笑着说:「按摩一下也不错,不过今天你
改变不了你的命运,好好的等着吧」

一会后,我发现靓姐的菊花向外翻出,舌头上一个东西向我的舌间压了下来,
我死命的顶着,不让那东西钻出来,我听见靓姐「恩恩」的使力,然后身体前倾,
当发现脸部压力一减,我就左右移动,却被靓姐的双腿挡住,现在我上面是靓姐
的菊花,下面是坚实的水泥地板,我往哪逃呢,没办法,我只能抬着头,把脸贴
在靓姐的屁股上,舌头用力的伸进去,想把那东西堵在里面这时候,靓姐温暖而
有力的手握住了我的小鸡鸡,上下轻轻的套弄着,一阵快感传来,我一松力回躺,
靓姐的大便便翻出了她的菊花,冒出一个头来,靓姐回坐下来,把大便的前段坐
进了我嘴里的卡环,我闻不到味道,却好象能感觉出空气中有股腥臭交加的气味,
再顶舌头也来不急了,我只能将舌头躲闪着入嘴的东西,靓姐继续套弄着我的小
鸡鸡,下体传来快感抵消了我心中的恶心,而鼻子也幸运的闻不到臭味,但跟着,
我就发现了我的危险——我得靠嘴巴呼吸,若嘴巴被大便注满,我就非窒息不可
感觉着柔软温暖但韧性十足的大便慢慢伸进我的口腔,我试着用舌头把它掀出嘴
巴,发现这不可能,唯一的出口是靓姐股沟和我嘴之间的空隙,那太小,也是我
呼吸的唯一途径。我在靓姐屁股下张着嘴用力的喘息,听见靓姐说到:「小心了,
来了」,跟着菊花一夹,把那段大便夹断在我嘴里,苦涩的味道充满了我的口腔,
堵住了我的嘴巴,我想吞它下去,但怎么也住不到,这不是液体,我没办法欺骗
我的会咽软骨。

这时,靓姐臀部离开我的脸,翻身坐在我的胸部,从我嘴角起开卡环丢在一
边,跟着就用一段封口胶封住了我的嘴巴,这才松开我鼻上的夹子「昂,昂」我
也不故臭了,深深的呼吸了两口,含着大便叫到「乖乖,这就是对你的大处罚,
好好的享受吧,这也是为了你好,让你熟悉一下我的味道,免得以后抛弃我」靓
姐一边套弄我的jj,一边说到。

靓姐再反过身,跪在我的肩膀上,却把臀部高高抬起,让我在下面有足够的
呼吸空间,接着附身用嘴含住我的jj,舌头轻轻的在马眼上来回的转。

我享受着靓姐的口舌按摩,一边催眠自己忘记嘴里的「食物」,小心的咬断
它开始咀嚼,当我费力的吞下靓姐大便时,仍然控制不了心中的恶心,想吐时,
这阵吐意被靓姐用力吮吸我小jj带来的快感压下。

「好吃吗?今天放你水了,第一次处罚量不大,准备好」,靓姐撕开我嘴上
的封条,又把卡环拿起准备安进我的嘴里「靓姐,不要卡环,我自己吃」我忙说
到「恩?先说好,没吃进去可不算哦」靓姐说完,一屁股坐在我嘴上,双手套弄
着我勃起的jj。

我收回舌头,改用嘴唇盖在靓姐的菊花上,用力吮吸,不一会,靓姐的菊花
又张开来,下体的快感越来越强烈,忽然想象出靓姐坐在我头上大便的画面,这
画面让我更加兴奋,再也故不上恶心了,我小心的用嘴唇含着它往外轻轻的拉,
一边快速的咀嚼后下咽,这次没有臭味,我的嘴已经严实的封住了靓姐的菊花,
也没有恶心的感觉,我的全部精神已放在被靓姐握住的下体上了。

吞完靓姐的大便,靓姐站了起来,说:「张开口,」我依言张嘴,靓姐满意
的点了点头,笑着说,看你以后还敢不敢乱说话。

「再也不敢了」我忙说到「好了好了,今天是给你个教训,等会回去,把桌
子上的药吃了,解毒的,今天,哦,不光是今天,以后身体有什么不舒服,特地
允许你可以不经过我的命令说话,但是其他方面,没我的命令,你就不能说话,
否则,就得像这次一样,听见了吗?」

「知道了」我躺在地上说到「现在开始,停止说话」

「汪汪」

「不错,学的挺快的,再把嘴巴张开,我给你冲一下」,靓姐说完,拿起喷
头,冲刷着我的嘴,到后来坐在我脸上,一边冲洗,一边让我给她舔干净菊花我
刷完牙,回身跪在靓姐前面,帮靓姐洗脚,靓姐用喷头冲洗我身上的伤痕,问我
到:「疼吗?」

「汪汪」

「我到忘了,可以说话」

「疼,靓姐」

「乖乖,原谅姐姐,姐姐昨天喝了酒」

「靓姐,你为什么喝酒啊?」

「傻乖乖,姐姐心里不好受啊,我的乖乖总有一天是会长大的,总有一天会
离开姐姐,可姐姐舍不的你走啊」

「靓姐,我永远不会离开你的,真的」我抬头,认真的注视着靓姐的眼睛,
靓姐看着我的眼睛,慢慢的眼眶也开始湿润:「傻乖乖,你真是姐姐的傻乖乖」,
靓姐说完,把我按进她的腿间「靓姐……」我叫了她一声,接着就把嘴巴贴进靓
姐两腿间那一抹幽黑中「好乖乖,给姐姐好好舔一下,姐姐还有好东西给你喝」
靓姐一边说,一边把双腿跨过我的肩膀,然后把下体贴在我的嘴上使劲的摩擦着
……………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