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靓姐】(16)

yZWnxHpb.png.

点击看大图


(16)

收拾完碗筷,靓姐对我说:「乖乖,快进椅子,姐姐洗个澡就来看电影」

我「汪汪」叫了两声,爬进床下,把上身钻进椅子仰面躺好,靓姐也钻了进
来,把我的手给拷在椅子上,我「汪汪汪」直叫,靓姐对我说:「乖乖,不是非
要绑你,姐姐怕你舔的高兴了,自己用手解决,姐姐晚上还要用你的小弟弟呢」
说完,顺手出下我的裤子,在我的小鸡鸡上重重的捏了一把,靓姐洗完澡,走过
来打开椅面,调整椅子把我头升出来,然后在我的嘴里放了一块冰:「好好给姐
姐舔舔二妹,不然我让她欺负你」说完分开屁股坐在我脸上,我当然知道这个欺
负是怎么回事,敢不听话,先用舌头盖着冰块,轻轻的顶着靓姐的菊花转了两圈,
然后把冰顶在靓姐的菊花上。「哈……」靓姐长出了口气,听的出她很爽,几秒
过后,冰快滑下来,我再用舌头去画几圈,然后再把冰快顶上去,冰快融化的水,
带着沐浴液的香味和靓姐的体香顺着舌头流到我的嘴里,我轻轻的吮吸吞咽着,
等到冰化成了指甲盖那样大的一小块,我用舌头一下就把它给顶进靓姐的菊花里,
感觉靓姐的身体前倾,大腿夹紧,好一会才松开,跟着靓姐重重的靠在椅后背上,
我嘟着嘴,吮吸靓姐菊花里融化出的冰水,直到再也吸不出来后,才将舌头伸上
去,前后勾画着,靓姐靠在椅背上急促的呼吸,呵呵,看来她是无心看电影了。

几分钟后,靓姐后坐,露出我的嘴来,再往里面加了块冰,正要坐回来时,
有人敲门「谁啊?」

「是我,小雅」

靓姐顿了顿,站起来把椅面拉好,走过去开门「你个死丫头,好久没过来玩
了」

「哎哟,还说我呢,你不是警告过我么,我不方便打扰啊,对了,你弟弟今
天在家吗?」

「他刚在我这里吃了晚饭,走了没一个小时」

「哦,诶对了,他晚饭吃的什么啊?」

「吃的是……,找打是不是?是不是」靓姐一边说一边咯吱雅姐,雅姐笑着
躲闪着,好一会才说:「好了好了,不说了,今天我室友把我给赶出来了,得在
你这里住一晚上,方便么」

「有什么不方便,到是你,你怎么不陪你室友呢,搞个双飞什么的啊,反正
你这样贱」

「我贱?恩恩,贱总比你骚好啊」

「错,是没我好」

「那到也是,你还真敢开玩笑啊」

「呵呵,反正你都知道,藏着就没意思了,怎么,嫉妒啊」

「当然嫉妒了,你刚刚不是说双飞吗,要不,把你弟弟叫过来双飞一下啊」

「去你的,别人的好东西不要想,这是私人财产」

…………

两人一边亲热的斗着嘴,一边走进卧室,我心砰砰直跳,希望不要被发现才
好「睡觉还是玩会?」

「靓靓,直奔主题啊?春情荡漾了?过来,姐姐安慰你」

「懒得理你,给,穿这套睡衣,要洗头的话最好现在,免得晚了要用吹风吹
干,我看我的电视去了」

「也是买都儿」雅姐调皮的给靓姐敬了个礼,开始换衣服一个美丽的女孩在
你在的房间换衣服,其中春光绚烂处实在让人不能自已,可惜我不敢想象,一动
不动的躺在椅子里,害怕有任何的动静传出,靓姐也说了,我可是她的私人财产。

雅姐脱了衣服,拿着睡衣走进卫生间,我听见靓姐抱怨着:「你穿上睡衣会
死啊?」

「走几步路就又要脱了,你当我在练脱衣舞么」

「去死」

卫生间里传来沐浴声,过了一会,电脑边的电话响了,靓姐走了过来,拿起
电话:「您好,我是张靓,请问哪位」

「……对,在我电脑里,恩?……今天就要啊,不是说后天吗?……哦,好
的,我知道了,李经理,你等我半个小时,我马上到公司给你传过来……呵呵,
没有,反正我现在也没什么事……不用谢」

靓姐放下电话开始换衣服,对卫生间说到:「小贱人,我现在要出去,说不
清楚多久,你要困了你先睡,给我留个灯,免得晚上吵到你」

「又是财务部那个老女人啊,妈的,还让不让人活了」

「没办法,这就是我们的命啊」靓姐一边抱怨,一边快速的换好衣服,拿上
手机挎包冲出家门

当门刚刚合上,雅姐就打开卫生间的门,小心的听了听,然后关上水,拿浴
巾擦干身体,赤身裸体的走进卧室,来到衣柜前,轻轻的敲了敲门,说到:「在
吗?」

她在找我,我想到雅姐见没有动静,直接拉开衣柜的门,翻开衣服找了找,
说到:「靠,看来真走了,好容易得到消息说那贱人今天可能要临时加班,结果
白来了」

雅姐抱怨了一阵,拿起睡裙穿好,走到电脑前坐下,虽然隔着块木板,我依
然能感觉的到雅姐臀部的温度,还有那种女人裆部特有的芬芳,穿过椅面传来,
没实验过椅子的隔音功能,但想也知道就算有,这隔音效果也不会好到哪里去,
想到我在一个从来没有亲密接触过的美丽女孩屁股下呼吸,我的心中有怕被发现
的尴尬和恐惧,也有莫名的躁动,我压制着自己的出气,希望千万别让雅姐听见,
但另一面,我的小鸡鸡却已经用力勃起了。

雅姐打开网页看了阵,再点开讯雷,找出部电影看了起来,调整了一下坐姿,
手顺势放下,却摸到一个罗盘状的摇手,雅姐心思放在电影上,没有起疑,不过
却无意的用手转动着摇手,我的头,慢慢的升了起来,鼻子被抵在上面的椅面上,
慢慢的压了进去,痛得我眼泪不自觉的流了出来,我忍不住大口的呼吸,雅姐听
见了动静,手停了下来,左右看了看,发现没什么情况,又注神到电影里,手继
续开始转动摇手,这下我再也忍不住了,轻轻的在雅姐屁股下挣扎了一下,雅姐
感觉到屁股下有动静,疑惑的站了起来,看看椅子,想用手拉开,发现椅子太重,
又停下来,等了一会,重新坐回椅子,我在下面长长的出了一口气,还好没被发
现。

正在庆幸,眼前一亮,发现雅姐正低头看我:「哈哈,小郝,你怎么在这里
啊?」

「雅姐,我……能不能放我出来?」

「放你出来啊,好啊」雅姐说着,继续摇动摇手,把我的头升出椅面,「这
样就出来了,对吧,小郝」,简单的机关,雅姐在发现下面有人的时候,就知道
这摇手是用来干什么的了,像这样把我的头给升起,只能说——她是故意的雅姐
披着湿漉漉的长发,低头对着我笑着,双腿分在我脸侧,我的嘴,离雅姐的下体
不到一公分,因为还有水没干,那团幽幽草地在群下若隐若现,我轻轻的呼吸,
雅姐穿着的睡裙给吹得紧紧贴在她的阴户上,显露出那条美丽的小沟。

雅姐见我在注视她的下体,说到:「小郝乖啊,陪雅姐看会电影」说完,拉
起裙子盖着我的头,两腿夹着我的头,我向上看,是一对坚挺的乳房,乳房下还
有几颗露珠般的水滴,再往上,就被睡衣挡住了,只能通过颈部开口看到一段修
长而白皙的脖子,连着圆滑的下巴,嘴角上翘,正在调皮的微笑着。

「雅姐,雅姐……」我叫唤了两声,但雅姐没有理我,身体靠在椅背上,慢
慢的臀部前移,把阴户贴在我的嘴上我感觉到雅姐身体正轻轻的颤抖着,看来她
是第一次享受这种方式的服务,在看电影的时候,把一个大帅哥夹在自己的胯下,
让他为自己口交,这种感觉,光是想想也会让人兴奋。我闭着嘴静静的躺在雅姐
的胯下,刚开始雅姐也没动,新奇的体验正让她展开对性的幻想,到了后来,这
幻想变成了索取实质上的身理享受,她抓住我的头,由轻到重,由慢至快的在我
鼻子上摩擦,我感觉到了疼痛和恐惧,后者更甚,因为我害怕鼻尖被她擦红,那
靓姐一定会知道的「呜呜」我在雅姐的胯下拼命的挣扎,由于紧张,雅姐双腿使
劲的夹着我的头,把全身的重量移到我的脸上,想压制得我无法动弹,我的鼻子
和嘴全被雅姐的下体盖住,开始感到窒息,万不得以,我咧开嘴,吸进一半雅姐
的阴唇,用牙齿轻轻咬了下去雅姐「腾」的站了起来,转身对我骂到:「好你条
小狗啊,竟然敢咬我」

「雅姐,不是,我没办法,万一鼻子被擦红了,靓姐会发现的,那她一定要
处罚我了」

「小坏狗,那你就咬我啊?」

「对不起,对不起」

「对不起,对不起有什么用啊」雅姐眼珠一转:「我要你道歉」

「我道歉,我已经道歉了啊」

「呵呵,你咬了谁,就向谁道歉」雅姐说完,重又坐下,把阴户贴上来对我
说到:「好好的给我妹妹道歉,安慰一下它,说不定她就原谅你了」

…………

我还能怎么办?只得乖乖的对雅姐的「妹妹」进行道歉。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