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梦无痕】(30-31)

yZWnxHpb.png.

点击看大图


第三十章无题

上善若水,从善如流;如水人生,随缘从众。事情总是要面对的,我和小利
现在完全是欢喜冤家了,每次见面都会出现点这样那样的问题,相互的折磨对方
一下,但是都会让我们的感情又不断的加深了很多。

现在地上坐着的两个人又开始用力的亲吻着对方,近乎癫狂的状态,从坐着
到躺下,到滚动,谁都没有再去在意那地上的灰尘,只是想更加努力的留住这片
刻的温存。但是终究都是要结束的,当慢慢的离开了彼此的唇,我们都开始感觉
更加无法分离了。

相互看着对方灰头土脸的样子,都放声的笑了出来,那是完全出自内心的,
满溢着幸福的笑声。小利趴在我身上又休息了几分钟,用小手开始向下游走,摸
到了我的老枪,我说你这是又要干啥,她笑了笑,说刚刚咬的太狠了,安慰下他。
我赶快把小手抓了回来,你这不是安抚,是折磨,他现在还在痛苦着呢。

小利坏笑着坐了起来,起身,把我也拉了起来,开始清理我身上的尘土,
『咳咳咳,你这个大坏蛋,变成土球了,怎么那么多灰呀』小利被呛的直咳嗽,
不过还是继续手上的动作,打扫了一会,感觉差不多了,满意的点了点头。我用
手抓了下她的小屁股,『你也不看看你自己,还说我』我给她拉到身边,脱掉上
衣,开始给她擦掉身上皮肤上的土,『老头,我刚刚给你弄好,你又弄脏了』
『脏了洗干净了就可以了呀,我的小祖宗,我可不想让人看到你这样,还以为我
从土堆了给你挖出来的呢』慢慢的我给她把可以弄掉的灰都弄干净了,但是当我
的手移动到她大腿内侧擦拭的时候,我发现衣服上有点湿漉漉的,这分泌的也太
多了吧,我愣神想着,她回头看我在发呆,问我咋了,我说,我这衣服咋湿了呢,
这丫头一下脸红了。用力打了我几下,说还不是我,你个老流氓。我赶快问咋了,
怎么回事,她就是不说,再三恳求,她才说了出来。

原来在我玩命的固定她头的时候,那种速度的抽插,让她突然有了一种感觉,
不知道是不是快感,但是她阴部分泌物突然加多了很多,而且,尿道开始流水,
本来没有尿的,但是还是尿出来了一些,当时她都无法控制了,所以,都流到大
腿上了。

我赶快摸了下小利的阴部,可不,又是湿的了,因为她家非常现在很黑,周
围的灯光是无法看清楚的,用手一抹,我才感觉到了湿,这样摸了一会,感觉摸
到了小利阴部的形状,就又开始顺着形状开始抚摸,这完全是无意识的,现在的
我,好像只要摸到她阴部,就想一直摸着。

小利感觉到了我的手又开始抚摸她阴户,先是嗯嗯嗯了几声,但好像突然惊
醒一样用手把我抓了回来,我看到她没有生气,这才放下了心,不然,肯定又要
不知道啥时候才可以哄好。小利突然垫脚亲了我一下,告诉我坚持下,现在不能
给我。听到了小利的话,也是惭愧的笑了笑,我现在对这丫头怎么这么没有意志
力呢,这也是无奈。我自己动了动身体,感觉没有什么其他的大碍了,就穿上了
上衣,又看了看小利『你这衣服咋回家呀,要不要上楼再换一身?』小利明显一
愣,看了看我,咬着嘴唇,想了半天,『不了,我打车回去吧,也没有人看的到,
要不然,我到你家,就出不来了,我太想留在你身边了』听到小利现在可以说出
这样的话,让我感到欣慰,丫头终于可以正常思考了,也开始学会忍让了,这让
我很高兴,但是也是非常不舍。

我回头扫视了下刚刚的战场,唉,只要有小利丫头的地方,都好像会出现战
斗,这以后真要注意点了。小利听到我叹气,问我想什么呢,我告诉了她想法,
丫头一下抱紧了我,『都是你这个坏蛋害的,看到你我就坚持不住,大坏蛋』。

片刻的温存终究是短暂的,没有过多的留恋,我们又开始面对现实了。小利
开门,也回头看了下,我看不到她的表情,但是我知道,她心中肯定有颇多感慨。
一声清脆的关门声音后,丫头就和我一起出来了,来到楼下,彼此都是很是不舍,
因为有了路灯,我看到小利的阴部湿了不少,上次就是一小片,现在比上次还大
了不少。走路还是有点别扭,不敢两条腿合拢,应该是刚刚的战斗,让她阴部又
开始充血,又肿了一些。

并排安静的走着,夜是那么静,刚刚走了几步,我就快步的走到了前面,蹲
下回到看这小利,『上马,丫头,来策马扬鞭吧』『啊,好呀,我今天就要慢慢
鞭策你这个老色马』当小利看到我的动作后,明显的非常的开心,这算个小小的
惊喜吧,我不能给她什么,但这些小惊喜,我还是比较擅长的,虽然多年不用了。
丫头也不客气,竟然助跑,然后纵身一跃,啪一下,重重的趴到了我的后背,这
下差点给我弄个狗吃屎,还好,我有所准备,趴好的小利,喜悦溢于言表,用小
脸摩擦着我的脸。感受着小利那无骨的身体,那熟悉的味道和体温,让我刚刚还
是很是疲劳的身躯,一下子充满了力量,『坐好了,我的小公主,老马要一飞冲
天喽』听到了小利那清脆干净的笑声,我感觉周围的一切都无所谓了,『老头你
真好,今天怎么敢背着我了,不怕被别人看到呀』『怕啥,做都做了,还怕这怕
那,那还活啥劲』我嘴上还是不能败阵的,我现在的确不怕了,但其实还是有点
慌的,不过无所谓了。走了两步,我突然想到了点什么,『丫头,我昨天都射到
你里面了,不会有事情吧』『咋了,我要是有了宝宝,是你的你还不承认了是吗』
『那倒不是,不是为了小宋着想吗,你怎么也得先有他的宝宝呀』我说着,感觉
话不是对劲,扭头看了眼小利,还好没有啥关系,看表情,她还是一切正常。冲
冠一怒为红颜,多少男人无法逃脱温柔乡,也许是欲望,但我相信更多的人是因
为在意彼此,小利这丫头,虽然不能说是倾国,但是我的城池早已经被她一脚摧
毁了所有的防御,只能不时的做一些无谓的抵抗,但终究是沦陷了,说实话,现
在的社会,更多的所谓的美女,都会选择走捷径,最低都会找一些有车有房的人
结婚生子,这样,至少有个安稳的地方,这不能说女人自私,如果男人连一个属
于彼此的家都无法给自己爱的人的话,那他就不必抱怨什么了,女人都是天生母
性的,她们需要的是一个稳定的地方,才可以正常的生育后代,所以,我认为至
少大多数的女孩子选择都是理性的,没有过多目的的,只是想要安稳下来而已,
这当然会有不少特例,小利就是其中一个,她选择了和小宋一起奋斗,而不是去
选择那些相对很是富裕的追求者,说明这丫头还是比较理想化的,也许就是因为
理想化和现实有了太多的冲突,当她感觉到有点承担不住的时候,我出现了,也
许就是这样,我才可以轻松的走入小利的心,走入她的生活,所以,我要避免小
利受到任何伤害,必须第一时间把她需要面对的现实说出来,也许会影响她一时
的心情,但至少会让她有所准备。『肯定呀,我必须给老公个宝宝的,和你完全
是意外,不然我感觉对不住他』小利小声的说着,没有感觉情绪有所变化『那昨
天的咋办』『放心啦,老头,我既然敢让你把你的东西留在我里面,肯定是有方
法不让他变成宝宝的』小利用嘴唇咬了下我的耳垂,『好吧,都听你的』我感受
着小利的小牙,抬头继续走了,事情都已经说到这个地步,我就没有必要浪费时
间了。

一边走一边聊着,来到小区门口,保安看到我背着小利先是愣了下,然后,
赶快给我打开了门,『叔这么晚还出去呀』『是呀,这丫头里面不舒服,我给她
找个车,让她回家』『哦,叔,现在车不多了,你注意身体呀』我回复了几句,
背着小利顺利的走出了小区,保安还是好奇的看了几眼,就没有再看了。

慢慢的已经走了几分钟,小利突然问道『那保安为啥总盯着你看呀』摇晃着
小腿的丫头,又开始发问了,她的问题永远是那么直接,有时候我都感觉这丫头
是不是太单纯了,但当我回想之前的事情,这个想法否定了,她就是非常理性直
接的性格而已。『你也不感觉下我把手放在那里了,他能不看吗』从开始,我就
一直用2 个手掌托着小利的屁股,防止别人看到她阴部的湿漉,但是这丫头今天
有点反应迟钝,扭了扭小屁股,到现在才反应过来。

『嘿嘿,都把你看成流氓喽』我就这么背着小利,继续走了十多分钟,终于,
来了辆的士,小利伸手拦了下来,放下小利,我很警惕的看了看司机师傅,原来
是个女司机,这下我才放下心来,大晚上的如果是个男人开车,再看到小利的这
个情况,难免会产生不好的印象,我很怕出问题。走到驾驶员这侧的车前,我从
兜里拿出了一百,通过开着的车窗,递到了师傅手里,『这丫头今天不舒服,您
看看走点近路,这钱都是您的,不用打表了』师傅看了看,接了过来,『叔,您
放心,我不会绕远的,这都要收了,我也着急回家的,表必须打的,其他的您放
心』我说谢谢您了,辛苦,『不辛苦,姑娘上车吧』小利看了看我,打开了副驾
驶的车门,然后,回头又跑了过来紧紧的抱了我一下,顺势就亲了上来,不过是
蜻蜓点水而已,『老头,开始用钱收买我了呀,你可是要小心哦,回去吧,早点
睡,要想我呀』『丫头片子,又耍宝,不怕师傅笑话』『不怕,是不是,大姐』
司机肯定也是见多识广了,也没有感觉好奇,笑了笑,『不会笑话的,走啦,上
车』小利这才回身走过去,坐到了车里,汽车开始慢慢的开动,小利关上了车门
打开车窗,『要想我呀,不然,你小心点』她晃着那刚刚拍的照片,向我挥着手,
慢慢的走远了。

第三十一章家人

任何人都无法整天沉浸在肉欲中,即使你天天可以这样的运动,但是最终,
你还是需要有爱情的支撑,男人的发泄非常简单,不像女人,可以多次,而不受
到伤害。友情,爱情,亲情,三个最简单,而又非常难以理解的词语,直接的说
明了相互的存在的关系,递进而行。

所以,生存永远无法忽视这三个简单的词语,恋人未满的暧昧是最折磨人,
也是最让你最享受的,所以,我和小利这丫头的相识相知到相爱,虽然非常偶然,
但是也绝非是无法想象的。小利早上的话,让我感触颇多,不管你是否因为爱情
放弃过亲情,但是最终,真正支持你,扶你起来的,肯定是亲人。

一边思考着一些必须要面对的问题,一边慢悠悠的走着,终于又回到了家里,
看着我满身的灰尘,我有点好笑又很是享受,这么大的岁数怎么还有这样的激情
呢,真实无法完全解释的。

拿好干净的衣服,来到卫生间,开始清洗这满身的灰尘,但是越是清洗,感
觉记忆越是清晰,在那种完全无法想象的空间里,竟然又一次没有忍住,和小利
发生了关系,只能说我太幸运了。『嘶……』我吸了口凉气,当水淋到老枪和大
腿内侧的时候,我感觉到了火辣辣的感觉,低身赶快看了下,腿倒是无所谓,被
拧习惯了,反正不差这么2 个紫青色,但是老枪可是头一次经过这样的劫数,虽
然安全的过来了,但是到现在为止我一直都在顾忌小利,怕他她伤心,所以刚刚
完全没有时间去理会自己的疼痛,只要和她能在一起,我自己身体的疼痛好像并
不是很重要了。

低头,托起这小利说的软趴趴的东西,有一圈红印,小心翼翼的用温水一冲,
那伤痕非常明显了,当我想到小利那样的表情,那样的动作,我后背又一凉,真
心把我吓到了,这丫头每次来,都会给我留点纪念,我不知道我这身子骨,到底
需要得到多少次这样的纪念品。把喷头拿开,用手轻轻的揉了揉,还好,就是有
点痛,但是没有破皮,也没肿,这要肿起来,我真受罪了。

苦笑着,继续洗着,温水经过皮肤的感觉,让我想到了小利的皮肤的触感,
慢慢的开始感觉自己现在已经是顶盔冠甲罩袍束带,手持亮银枪伫立在大帐之中,
那是无限的威风,听着战场的震震杀声,有种俯视万众的感觉,但好景不长,突
然眼前来了个人,手持宝剑,直接向我砍来,我想躲,突然我看清楚了来人,竟
然是小利,这丫头,一边砍一边大声的叫着,『我让你穿,让你穿』,『哎呦』
我赶快摇摇头,这画面简直太美了,发现自己又被自己吓了一下。看来就是我是
铁甲加身,也会被这丫头砍的片甲不留的。

就这么很是荒唐的想着,把全身都简单的洗了一遍,瞬间感觉到了舒爽,用
毛巾擦干身体,穿上衣服,就准备去看下电视睡觉了,不过出来一看表已经十点
多了,又一次感慨这时间的魔力,我感觉就是那么过了一会,但是几个小时都已
经过去了。

把脏衣服和床单都扔到了洗衣机里,打开洗衣机,让他自己慢慢转去,明天
再晾起来了,换上床单,躺倒床上,看了看床头柜的灯,还是早晨的位置,现在
没有心思再整理了,当我又一次看到现在的时间后,困意一下子就无法抵御了,
不知不觉,进入了梦乡。

四周一边寂静,乌黑的屋子里只有洗衣机的声音还在响动,渐渐的也消失了,
卫生间的水龙头突然一滴水冒出,慢慢的滴落到了深空,激起一片波纹,渐渐的
又全部归于了平静。

当再次睁开眼的时候,感觉昨天的一切都是那么不真实,但是又是历历在目,
清晰的就好像在眼前,又是准时苏醒,把一切都收拾好,就恢复之前的生活了,
公园锻炼,聊天,虽然被问了手臂的事情,被我打岔给糊弄了过去,锻炼完,想
去买菜,现在不习惯晚上去了,刚走了几步,才想起来昨天买了不少,算了,回
家。

周一的车流和人流这个时候正是一个高峰期,看着来回的车辆和人群,突然
想去看孙子了,只是几天不见,让我想的百爪挠心,说走就走,到家里,简单的
又洗漱下,坐着公交就到了儿子的这里。本来我和老伴都有一套房子,但是儿子
和儿媳妇上班的地方住我另外一套不方便,索性就住儿媳妇家的一套房子了,这
些家产早晚也是他们的,儿媳妇家里就一个,所以,现在可以说所有的东西都是
这小两口的。小两口大学就谈,毕业就结婚了,第三年,孙子出生,可以说,他
们完全是无忧无虑的,但是他们比较要强,不想吃老的,平时工作也是很忙。

上电梯,敲门,老伴正在准备午饭,儿子和儿媳妇中午是回来吃饭的,所以,
早早的就要准备,小孙子睡着了,正在老伴的屋子里。老伴开门看了我一眼,问
我咋来了,我说想孙子了,就来看看,又被老伴瞪了一眼,看到我的脸,愣了一
下,问我咋了,我说脸疼,牙疼,说着就来到老伴屋子里,坐下看着熟睡的小东
西,心中慢慢的都是满足和幸福感,天伦之乐,是老人们最大的幸福了,虽然,
我现在还有另外一个幸福,但是互相是不冲抵的。

看了一会,我轻轻的关上了门,怕给他吵醒了,来到大厅,坐下打开电视,
继续看新闻,老伴一边做饭,一边说,你这老东西,咋还能上火呢,脸都这样了,
没去看看,我说现在牙不疼了,好了,肿着很快就好了,又不是啥大毛病去啥医
院。老伴也不理我了,继续做饭。

享受着这种充实幸福的感觉,时间很快来到了中午,儿子儿媳妇也回来了,
看到我问我啥时候来的,我说早上就来了,想孙子了,儿媳妇赶快去看小宝贝去
了,一会抱了出来,原来已经醒了,一直在自己玩,也没有哭闹。儿媳妇先给小
家伙换了纸尿裤,然后,把孙子交到我手上,给我抱的时候,看着我手腕也愣了
一下,看来我两眼,没说话,就帮老伴忙和去了。我抱着小孙子,一边溜一边逗
他笑,当听到那开心的笑声之后,我那个美呀。儿子直接做到大厅的沙发上,有
一句没一句的和我聊着。

不一会饭菜都好了,到了餐厅,把小孙子放到婴儿床上,儿媳妇一边吃饭,
一边看着,大家都做好了,就这么吃了起来,老伴也注意到了我手腕上的伤,问
我咋弄的,咋还有青的地方,儿媳妇也认真的看了我几眼,问我为啥脸是肿的,
没睡好吗,老伴说这老东西牙痛闹的,没事。我就是闷头吃,想糊弄过去,谁知
道儿媳妇又问,我只能硬着头皮说,不小心把水喷到一个姑娘身上了,给她擦的
时候,说我耍流氓,咬了我一口,那青的地方也是她弄的,老伴抬头看了我几眼,
你这老东西现在手脚不老实了呀,没事惹小姑娘干啥,没打你一顿就不错了。

一边吃饭的儿子一下就不干了,说这是啥事,这丫头片子怎么这么牛,说咬
人就咬人呀,这不能饶了她呀,谁看到过这么大岁数的人耍流氓的,不行,爸你
告诉我那里遇到的,我堵她去,必须说清楚。儿媳妇给了儿子一下,说你那里找
去,说风还就是雨了呢,现在的小流氓的确不少,人家应该也是遇到过,所以才
误会,别给咱爸添乱了。儿子放下碗筷,要急眼,说咋滴,你还说咱爸是流氓呗,
就要吵架,小孙子一下子哭了,儿媳妇只能先哄,我心里说,本来,已经早就被
定义为流氓了,我自己都承认了。但是嘴上不能说呀,赶快拦着,骂了几句儿子,
这小子也老实了,儿媳妇哄好小孙子,白了几眼儿子,也不说啥了,就这么又闲
聊了几句,都吃饱了,歇了一会,他们就去上班了,老伴吃完饭,把东西都收拾
好了,把小孙子抱了起来,来回的哄着,本来刚睡醒,再让他睡是肯定不行的了,
现在外面又热,不能下去,只能在家里把小家伙放到地毯上,让他自己玩,我在
旁边逗,老伴又开始唠叨我,这个那个的,我也是老样子,唯命是从,渐渐的下
午快5 点了,小家伙又一次睡着了,被老伴放到床上去了。我的本意是想住几天
的,老伴就是不同意,说我来就是添乱,好好的,把小两口弄的差点吵起来,让
我滚蛋,我这个不愿意呀,但是也只能回家了,我说吃完晚饭,被否决了,就这
么被老伴赶了回来。

回来的公交上,我看着来往的车流人群,感觉自己现在已经不能再幸福了,
而且,还有个小妖精一直和我相互惦念着,不过,今天这丫头一直没有给我打电
话,现在的我出门肯定先装好手机了。顺兜里拿出来看了看手机,我说没有电话,
早没电了,这东西真麻烦,一天不冲就肯定没电,算了到家再说了,又放了回去,
继续看着车窗外,想着小孙子,儿子,老伴,儿媳妇,老伙计,一个一个的在我
脑海里过着。

『叔叔,叔叔,到站了』售票员的声音把我拉回了现实,『哦哦哦,谢谢呀,
姑娘,不是你我就得走回来了』『没事,总看到你来回的,到站就叫您下,应该
的,你这是想啥呢』我一边向外挤一边听着售票员的问话,『唉,想孙子了,本
来去看了一眼,被老伴给赶回来了』车上的人都笑了,我也是无奈的摇摇头,
『看着点,您慢走』随着售票员声音的消失,公交车慢慢的开远了。我站住,看
着对面的公园,想了想,对了,充电,这是大事,现在我开始触头的除去老伴和
女儿,又多了一个小丫头,不知道又要被她数落多久。

快步回家,找出充电器,把手机充上电,然后给儿子家打了个电话,告诉老
伴我到家了,老伴又唠叨几了句,就去忙了。我挂了电话,开始把晾好的东西都
收了起来,简单的做了点吃的,填饱了肚子。收拾完,去看了下手机,开机,果
然,大利的未接电话出现屏幕了,分别是中午和下午打的,我按了下那个大利的
名字,回拨了回去,嘟嘟嘟的一直是没有人接听,看来都在下班路上,索性放下
电话,去看电视了。

时间慢慢流逝,又到了傍晚,我现在好像习惯或者说是盼望黑夜的到来,屋
子里只要暗了下来,我就会想到和小利战斗的画面,身体就开始燥热,这真是犯
了相思病了。难受的我只能走动了下,然后,准备下楼去透透气,聊聊天了,应
该叫心灵感应,正要出门,电话响了,不用看,只有小利会打,我接起来,开门
就向楼下走,电话里听到了小利气喘吁吁的声音,『老头,你是不是又忘记带手
机了,给你打了几次电话都是关机,你想干啥』然后是开门,关门的声音,『我
带了,早起就去看孙子了,忘记充电了,这不是刚回来就充电给你打,但是你没
有接呀』我一边走着,一边说着,碰到邻居也问候几声,邻居也有点奇怪,现在
我竟然开始用手机了。

『好,我就相信你一次,刚我在地铁里呢,人特多,半路又去修了下头发,
所以,一直没有办法接,想我没』我满心欢喜的听着小利的声音,到了楼门外感
觉不对,『你不是到家了吧,你老公在就别打了,这样不好』『咋不好,我愿意
打,他还能咋滴』『你个丫头片子,你男人够苦的了,别折磨他了,男人不容易
的』感觉到周围的气流和小利的声音,我心里舒爽多了,但是还是必须让丫头节
制,这不是闹着玩的,自古这样的事情会出很大问题。『呵呵呵,他还在出差呢,
也不知道真的假的,我一直没有理他,不过他好像感觉到了什么,说回来和我来
看你,而且要和我说些啥』咣当,然后是流水声,小利的声音有点闷,『你干啥
呢,咋这么大动静』『我在卫生间呢,老流氓,想不想听我尿尿呀,你不是最喜
欢这个吗,咯咯咯』又是那清脆的笑声,我现在尽量的避免和人相遇,走到了小
区一个角落的树下听着,听到这样的问话脸还是感觉有点发烧,我说我啥时候喜
欢了,你别总是一口一个流氓说着,我今天被儿子儿媳妇审问了半天了。『什么?
为什么审问你呀』小利开始又好奇了,这丫头肯定要刨根问底的,我说还不是因
为你,就简单的把过程说了一遍,丫头那头都笑的不行了,说我老奸巨猾,怎么
这么会说话呢,又不是假话,以后要小心点我,必须让我说清楚每句话。

我咳嗽了一声,这丫头的确说话是一针见血的,我说那个物业的女经理顶不
住呢,『丫头,老实点,我这么大岁数了,整天被你弄的遍体鳞伤,你还笑话我』
等了一会,才听到了电话里开始传出声音『嗯……我咋的你了,都你是自找的,
要不是你欺负我,我能打你吗,你的大南傍国还疼吗』唉,和这丫头说话,永远你
占不到理,不过也是,我的确没理,又咳嗽了一声看了看周围,说不疼了,我问
她下面还疼吗,她说疼,不过没有那么疼了,就是不能碰,里面有点难受。不一
会就有点奇怪了,好像是摩擦的声音,然后,过了一会,就听到了一阵阵水流声,
又过了一会,小利声音传了出来,『老头,你听到了吗,刚刚我尿尿呢,好听不』
我又是差点呛到,感觉裆部又开始有点难受,老枪又抬头了,脑海里开始出现小
利的身影,特别是她阴部,非常清晰,我又感觉浑身燥热,只能来回溜了溜,安
抚下内心的这种感觉。『胡闹,知道我这么想你,你还这样,你是要折磨死我呀,
你个丫头片子』『哈哈,就是要折磨你,省的你忘记我,老头,亲我一个,我要
忙了,好多工作今天要赶出来』听着小利的回答,心里有点失落,相互的通过电
话亲了几下对方,终于结束了通话。

小利第二天告诉我,小宋至少要半个月才回来,因为他们其他城市的分公司
出了点问题,需要他们支援,现在正在解决。她还告诉我那里都不准去,就等着
她,而且,也不能挑逗其他小姑娘,我这个气,这是真拿我当流氓了。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