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团锦簇】(04下)

yZWnxHpb.png.

点击看大图


第四章进展下

「那沈进呢?」

「这个人不爱金钱,不近女色,而且只听杨叔的命令,就像台机器一样。」
徐城说道,「他对我来说既不是威胁也不是助力,可有可无罢了。」

「哦对,还有一件事。」李老板拿出一摞文件递给徐城,「浮光庄园就快建
好了,你那边的女人就位了吗?我听说昨天你的『空姐之家』让警察给抄了。」

「小问题,不影响。」徐城说道,「浮光庄园搞得这么高调,不怕出事吗?」

「那块地谁也不愿意要,咱们花钱买下来政府高兴还来不及呢,谁会跟GD
P过不去?」

「可那毕竟就是个高档妓院,就算实行会员制,也保不齐有谁嘴不牢。」徐
城说道,「对我来说『空姐之家』是个教训,以后还是小心点好。」

「安全问题自然有上面的人操心,咱们做好分内工作就行。」李老板说道,
「关键还是广益,广益拿不下别的都白搭。」

「唉,杨叔偏偏这个时候去欧洲。」

「徐少爷,我有句话,要是你不认同就当没听见。」李老板神秘兮兮地说道,
「你想没想过摆脱杨叔的控制?」

「你疯了!」徐城猛地站了起来,压低声音说道。

「我疯没疯,全看你的态度。」李老板慢悠悠地说道,「你敢说你对杨叔的
双胞胎女儿一点也不动心?」

余蓉家里,二人已经吃完饭,正在一起收拾碗筷,余蓉脸上一直挂着微笑,
眼神几乎完全离不开张文海。

「你不是说还有一道主菜吗?」张文海洗完了碗,和余蓉一起坐在沙发上,
「什么菜这么神秘,还不端出来?」

「就在你面前啊。」余蓉伏在张文海的肩头,「文海哥,我跳舞给你看好不
好。」

说着话,余蓉打开了客厅的音响。

「LinkinPark?」毕竟是张文海最喜欢的乐队,刚听到前奏就反
应过来,「他们的歌也能跳舞吗?我还以为会是更柔和一些的。」

「好好看着嘛。」

伴随着强烈的节奏,余蓉跳起一支热舞,动作倒是不难看,只是身上穿的睡
衣是在有些抢镜。余蓉转过身,背对着张文海摇动身体,睡衣并不能很好地展现
身材,但若隐若现的臀部轮廓还是让张文海挪不开眼。

再次转回来的时候,张文海发现余蓉竟然解开了睡衣的扣子,随后做出的举
动更加惊人,她突然脱掉上衣扔给张文海,双手高高举起,没有半分的扭捏。余
蓉穿着一件情趣内衣,黑色的皮革只包住了胸部以下的部分,两个坚挺白嫩的乳
房随着音乐上下跳动,粉红色的乳头傲然屹立,在空中画出一道又一道优美的弧
线。

张文海彻底傻了,多年的军事训练在此时完全没有作用,他只能呆呆地坐在
沙发上,看着余蓉边扭动边脱下裤子,露出未着寸缕的下半身。稀疏的毛发守护
着尚未绽开的娇花,张文海不禁咽了一口口水。

随着音乐渐渐结束,余蓉缓步走到沙发前,岔开腿坐迎面坐在张文海大腿上,
用极尽魅惑的声音说道:「文海哥,让我做你的女人吧!」

张文海这才缓过神来,连忙说道:「别这样,你还小。」

「可你已经干过女校的学生了啊。」余蓉向前一趴,胸部两团软肉直接住张
文海,「我们年龄都差不多,为什么能肏她们却不能肏我呢?」

「你怎么知道?」

「放假那天晚上,我回学校拿东西,看见五楼一间教室的灯亮着。」余蓉说
道,「虽然被窗帘挡住了,看不见里面的具体情况,但我能听到有女生在尖叫,
而且是很舒服的那种声音。」

「这能说明什么?」

「女校里只有你一个男人,当时你不在保安室。」余蓉拉起张文海的手放在
自己胸前说道,「文海哥,我不管你有几个女人,我也想成为其中一个。」

「为什么?以你的条件明明可以找一个更好的男朋友。」

「文海哥,没有人比你更好了。」余蓉直接吻上张文海的嘴唇,两人的舌头
交缠在了一起。

张文海也不再矫情,双手托着余蓉的屁股,翻身将她压在沙发上。

「文海哥,我身子软,什么姿势都能摆得出。」余蓉双腿在半空中劈成了一
条横线,「文海哥,用力肏我吧。」

张文海双手在余蓉的腿上游走,时不时捏上一下,就惹得她浑身一激灵。

「真是个极品,敏感点这么多。」张文海索性专注于两条美腿,他想先让余
蓉感受一下初步的高潮,「骚货,没被别人肏过吧。」

「没有……啊……我只让……啊……只让你肏……」

还没摸几下,张文海左手划过余蓉的膝弯,立刻就感觉到了剧烈的抖动,他
没想到余蓉这么快就进入了状态,连忙把右手滑到大腿根,轻挠两下之后用力拍
在她的臀瓣上。

「啊……」余蓉感觉下体一阵收缩,美妙的感觉让她把腿牢牢盘在张文海的
腰上,「呼……文海哥,我好舒服,这就是高潮吗?」

「这才刚开始,等会儿有你好受的。」

张文海让余蓉岔开腿跪在沙发上,身体向后反折,脑袋枕在茶几边缘,他自
己则骑跨在余蓉身体上方,一手一个握住了胸前两团肉球。

「嗯,软中带硬,不愧是青春期少女。」张文海手上微微加力,同时观察着
余蓉的表情,「嚯,光摸乳房周围都有感觉啊,你也太淫荡了。」

「我只对文海哥淫荡。」余蓉强忍着刺激说道,「我胸部太小了,摸起来不
舒服吧。」

「哪的话!」张文海拇指划过乳头,余蓉忍不住呻吟出声,「大有大的好处,
小有小的优点,要是所有女人都一样,还有什么好玩的。」

张文海越来越惊讶于余蓉身体的敏感程度,担心余蓉提前进入高潮而达不到
应有的强度,他暂时放弃了对双乳的进攻,解开余蓉身上的皮衣,在腰腹部进行
着探索。

「文海哥,好痒。」余蓉不禁笑出了声。

「好,我不碰你这里。」张文海不想破坏自己的节奏,重新把皮衣系上,双
手又回到余蓉胸前抚摸了起来,「这样舒服吗?」

「嗯。」余蓉红着脸轻轻答应道。

张文海试探了一番,发现余蓉的敏感点主要集中在腿部,上半身只有胸前敏
感,别的地方都无助于提高舒适度,乳头则是「导火索」,必须在高潮前一刻连
续刺激才行。

既然位置有限,张文海只能从手法上想办法,好在这方面他是行家,每一下
该用指尖还是手掌,该点按还是揉搓,该用力还是该轻抚,一切都在他的掌握之
中。

「嗯……嗯……」

随着张文海两手越来越热,余蓉渐渐闭上眼享受起来,明明只有乳房被摸,
小腹部的快感却越积越多,隐隐到了爆发的边缘。在完全放松的情况下,人身体
上任何感受都能从表情中观察出端倪,这本来是中情局审讯的技巧,被张文海学
来用在了床上,而且在原来的基础上另有发展。

时机已经成熟,张文海用拇指和中指夹住余蓉的小樱桃,轻轻地来回搓捻,
突然向上一拉,同时食指从尖端划过。强压着叫声,余蓉再次爆发了,整个上身
抬起,向后弯成弓形,整整十几秒才软了下去。

「小心!」张文海用手垫在余蓉的脑后,这才没让她倒下时直接磕在茶几上,
「这种姿势太危险,下次不用了。」

「文海哥。」余蓉伸开双手,「抱我。」

「咱们去床上吧。」张文海一把抱起余蓉向卧室走去,「我要来真的了,这
次会比刚才激烈得多。」

余蓉脸上满是甜蜜的笑容,她把头放在张文海的肩上,小声说道:「文海哥,
我帮你生个孩子好不好。」

「不行,结婚以前的性行为必须有保护。」

「可你有那么多女人,会和我结婚吗?」

「会。」张文海的承诺无疑让余蓉一阵暗喜,可是后半句话却让她既好气又
好笑,「估计没有结婚证,但肯定有婚礼。」

张文海把余蓉放在床上,又掏出了随身携带的避孕套,对余蓉说道:「你帮
我戴吧,我来教你怎么用。」

「我可是第一次,你不想好好感受一下吗?」

「跟第几次无关,这是我的原则。」

「哦。」

余蓉帮张文海脱掉裤子,看见阴茎的瞬间,她突然瞪大了眼睛:「天啊,快
赶上我手腕了!」

「怎么,害怕了?」张文海轻轻抚摸着余蓉的头发,「不想做就算了,我不
会强迫你的。」

「谁说我害怕了。」余蓉手口并用,想让张文海完全勃起。

「差不多了,先把套子戴上吧。」张文海指挥道,「先捏住前面,把空气排
干净,不然用的时候容易破。」

余蓉慢慢学着,成功帮张文海戴好避孕套,然后她左右观察了一会儿说道:
「这样不难受吗?」

「肯定不如不戴舒服。」张文海说道,「不过为了避免风险,这点损失可以
接受。」

「哦,那接下来我该做什么?」

「躺好挨肏!」

张文海把余蓉身子放平,整个人压了上去,他的上衣没有脱,里面藏着的甩
棍不小心硌了余蓉一下。

「你衣服里面是什么?」余蓉好奇地问道。

「甩棍,我拿来防身的。」

张文海干脆脱了上衣,余蓉看见一根一尺来长的金属棍被固定在上衣里,掉
到地上发出叮叮当当的声音。

「哇,你的肌肉真好看。」余蓉忍不住用手戳了戳张文海的胸肌,「可是这
些疤有点吓人。」

「上半身是人的要害,所以最容易受到袭击。」张文海说道,「这个世界上
有好多人想要我的命呢。」

「可你这么厉害,不怕他们对不对?」

「那当然。」张文海突然开起了玩笑,「你那天要是缺钱了,就一刀杀了我,
有人愿意出一亿美金买我的命呢。」

「我男人真厉害!」余蓉脸上写满了自豪。

趁着余蓉注意力被转移,张文海赶紧瞄准目标,狠狠地刺了进去。

「啊……疼!」

「没事的,只不过是你太紧张,把涨当成了疼。」张文海说道,「处女膜上
没有神经组织,除非损伤了阴道粘膜,否则刺激不到痛觉神经的。」

「可我感觉身体要裂开一样。」余蓉的眼角还挂着两滴眼泪。

「你只是还不太习惯。」

张文海轻轻吻着余蓉,一只手撩拨她的乳头,另一只手不断刺激着腿上的敏
感点,腰部配合着动了起来。余蓉的呼吸变得粗重,双手死死抓着床单,两条腿
看似无力地垂在床边,但肌肉却是紧绷着,多年舞蹈练习形成的优美线条一览无
余。

一次,两次,三次,到后来余蓉已经数不清自己到底经历了几波高潮,她只
能疯狂叫喊着,配合张文海摆出各种姿势,在更换安全套的间隙恢复一点体力,
然后瞬间又被抽得干干净净。

余蓉惊讶地发现,虽然自己已经濒临极限,张文海却一直没有射精。直到最
后一次高潮,余蓉感觉全身都沸腾了,张文海不知用了什么方法,让她受到的刺
激越来越强,像是某个开关被打开了一样,高潮的时间也因此被延长了十多秒,
在她几乎昏死过去的时候,张文海才终于发泄出了自己的欲望。

恢复神智的余蓉像只温顺的猫,用嘴巴清理着张文海阴茎上残留的液体,然
而当她望向自己身下的一片狼藉时,突然捂着脸哭了起来。

「你怎么了?」张文海把余蓉搂在怀里,「后悔了吗?」

「我明明是第一次,为什么没有出血?」余蓉依然带着哭腔,「我真的是第
一次,你相信我好不好。」

「嗨,就为这个呀。」张文海说道,「我不知道你从哪儿学的性知识,不过
大约三分之一的人初夜不会见血,这没什么好奇怪的。」

「真的吗?」余蓉止住哭声,擦了擦眼泪,「可你们男人不都把处女血当成
纯洁的象征吗?」

「那都是封建时代的事了。」张文海忍不住把玩起余蓉的右乳,「反正对我
来说呢,处不处都一样,两个人全身心的投入才最重要。」

「文海哥,你睡过很多女人吧。」余蓉调整了一下姿势,好让张文海摸起来
更顺手。

「在美国我睡过一百零四个,回国之后你是第四个。」张文海并未隐瞒。

「一百零四个!」余蓉惊讶道,「你是播种机吗?」

「觉得我很花心吗?」

「是挺花心的。」余蓉说道,「不过我觉得无所谓,反正你这么厉害,就算
再多女人,总有机会轮到我。」

「你可能不相信,我第一次睡女人,不到三十秒就缴枪了,而且缴枪之后怎
么也硬不起来。」张文海回想起了刚进字母小组的那段时光,「男人之间经常会
聊这种话题,那时候他们一直嘲笑我,差点让我害怕女人。」

「真的啊。」

「后来也不知道怎么回事,我的性能力越来越强,在只射一次的前提下,我
最多可以同时满足六个女人。」

「文海哥,要不你上了我老师吧,我可以帮你。」余蓉说道,「我看田老师
整天闷闷不乐的,如果能像我刚才那么爽,心情应该会好起来吧。」

「你是说田小艳?」张文海想起黄婷婷三人说过的话,「她很漂亮吗?好多
人都想肏她。」

「当然漂亮了。」余蓉说道,「你没听过广益女校三大女神吗?」

「没听过。」

「腿美胸大气质佳。」余蓉说道,「腿美指的是空乘一班的夏音,胸大是说
模特二班的楚冰,气质佳就是我们舞蹈二班的班主任田小艳。」

「这么一说我倒还真想见见她。」怀里搂着一个,嘴上却说着另一个,这种
事恐怕也只有张文海才能做得出来。

「田老师都快四十岁了,可看上去也就二十七八,平时不怎么化妆就比我们
好多同学更好看呢。」

「她没结婚吗?」

「应该没有。」余蓉说道,「她经常在舞蹈室待到很晚,有老公的女人不会
这样吧。」

正聊着,张文海的手机突然响了,他一看是贺婉欣的号码,立刻接起来说道:
「贺董,什么事?」

「张文海,你快过来,这儿好多人。」贺婉欣声音很慌张,让张文海觉得事
有蹊跷,「我就在公司楼下,你快过来。」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