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卖货郎驭女记】(18)

yZWnxHpb.png.

点击看大图


(十八)

上节说到阿娇的二姐夫从正月一直住到四月也不回去,直到住在平峰寨家里
阿娇的二姐托人捎来口信,说他家中父母病危才回去。

哪曾想,回去不到半月,又回到了库头村他丈母娘的家。然后一住又是小半
年才回去呆两三天,然后又来到库头村的丈母娘家。

如果是阿娇的二姐出嫁了,不愿意呆在婆婆家,放心不下自己的父母亲而跟
自己的父母亲一起生活,那倒可以理解。

问题是,现在阿娇的姐姐呆在婆婆家,而女婿却整年住在丈母娘家,这多少
令人有些匪夷所思,不过谁也不会去问,因为陈家在村子里就是孤单的存在,平
常几乎没有人跟他家有啥交流的,即便在村子的路上相遇了,也权当是空气,不
打招呼,连一个微笑一个眼神都不给的。

要说这事吧,最根本的原因都在阿娇身上。

阿娇这人生性泼辣,做事雷厉风行,不计后果,啥事都以自我为中心。举个
例子,夏天天热,男人为了图凉快光着膀子,阿娇虽没有一样脱掉衣服,可在自
己房间里就赤身裸体了,房门一关,脱得连裤衩都不剩。

到了吃饭时间,也就在外面罩件宽大的睡衣便出来了,坐在凳子上,两脚岔
开下面空空荡荡,空穴来风,觉得说不出的凉快,可是她这样子不管不故,害得
她的家人都不敢直视。

有一次,也是大热天的傍晚,屋里闷热得不行,她家里人都端着碗跑到门口
道坦上,坐在石条上吃。

阿娇也出来了,身上穿一件宽松的阿拉伯人穿的罩衫,毋庸说仅此一件,里
面连一片布头都没了。她走到道坦的边上一块大石头上坐了下来,两脚分开并且
抬起二十公分的样子搁在前面另一块稍微低一点的石头上。

这姿势对於任何人来说都是舒服的,也没有出格的地方。可问题是阿娇根本
没注意自己内空的穿着,看官们还不知道吧,陈家的道坦前面是村民来往最多的
一个路口,路比道坦又低一人左右,这是啥意思呢?就是说来往的人,不用刻意
抬头,便可以把阿娇的裙底风光尽收眼底。

别问我有没有人故意走过去又走回来重新走一次,一餐饭之际打那儿过的村
民没有一百,至少也有八十吧,那八十人里面就没有故意多走一趟的主儿?更有
意思的是村里的一位中年男子正呆经过时,竟然破天荒地站在阿娇那里跟她唠起
嗑来。

「咦……阿娇,你们家今天晚餐吃的是啥呀?」

正呆看到阿娇的内空景色时,先是不由自主地咦了一下,可是不能直接说
「阿娇你怎么不穿裤头啊」,还好他随机应变脑子转得快,转移到晚饭上来。

「我们家吃米粥啊,怎么你想吃了?」说实话,虽然正呆没有跟她吵过架,
但阿娇压根就没想到正呆会跟她说话,所以说话都似乎透着喜出望外。

「是吗?我怎么闻着特别香呢?!我看看有没骗人。」谎言说出去了,正呆
只好继续圆。

「喝个粥还骗你什么,怕你嘴馋不成?给你看。」

俗话说财不外露,在农村也有人家一年到头偶尔烧点好吃的关上门吃独食的,
可是这粥有什么啊,要看让你看呗,阿娇想。边说边把手里的碗也往下递给正呆
看,人也转过来对着正呆,那分开的双腿似乎都要把正呆的头含进去了。

特别是当阿娇努力往前趋下身子时,两腿也使劲分开以便压低身子,腿根部
的肉穴自然而然也像嗷嗷待哺的大嘴巴,一撮黑毛更是看得清清楚楚。

「嗯,还真是粥啊,怎么闻着你的粥特别香呢?」正呆谎话说到底。

「你鼻子有问题了呗。」没听过粥还有特别香的,阿娇忍不住取笑道。

「我就是闻着特别香,我就站这里多闻一会儿。」

谁不想多看看这裙底风光啊,可是一般的人走过看上一眼就算了,还有些个
别的忍不住又回去走一遍,再不小心看一遍,不过像正呆这样,藉口粥特别香就
在原地肆无忌惮地贪看的,也就只有他了。

「哦,那你就站这里闻吧。」

一向都岔开双腿坐惯的阿娇哪想到正呆是醉翁之意不在酒啊,所以依然分开
腿正对着正呆。

正呆取名呆字,其实一点都不呆,尤其是撩女人方面,要说稀罕一个肉bi
那是有点夸张了,可是这美妙景色哪个男人不想多看的?告诉你说不想看的,那
是虚伪。连女人都想看看究竟跟自己有啥不同的,你一个男人说不想看,不怕天
打雷劈吗?!

说起女人的那傢伙,还真是奇怪,如果你只见识过自己婆娘的,你会想当然
地以为天下女人一样的bi,如同我们抬头看星空,以为天上的星星都一样,其
实那是我们没有机缘仔细看。有的bibi又窄又短,有的又宽又长,前些日
子看到论坛上有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