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卖货郎驭女记】(25)

yZWnxHpb.png.

点击看大图


(二十五)

话说林浩的老娘去喂猪,由於路滑摔了个狗啃泥,还把右手摔骨折了。疼痛
难忍的老太婆没有马上站起来,而是翻了个身继续躺在泥水地上,一边揉着被摔
断的手,一边开始思考自己苦难的人生。

她觉得自己年轻时嫁给洪老爷子,虽然作牛作马没一天歇歇,可是她自己娘
家穷得揭不开锅实在没其他路,所以她不后悔;后来洪家被斗了地主,把自己的
大女儿送去给人当了童养媳,把二女儿换了番薯丝,她觉得自己也没有做错,因
为毕竟让大女儿吃上了饱饭,二女阿儿换来的番薯丝让一家人度过了最艰难的两
年。

她发觉自己唯一的错误就犯在对待灵英的态度上。她觉得疼爱自己的儿媳妇
没有错,错就错在与林浩一起,与全家人一道把灵英像老佛爷一样恭着。她突然
发现自己犯了一个严重的错误,因为如果一如既往地让这种情形继续下去,那自
己以后走不动瘫在床上时怎么办?

还有林浩,白天要劳动晚上还得在女人身上耕耘,一天不得闲,体力再好也
有一朝会吃不消的,万一从此落下个什么病根来,那这个家怎么办?指望不懂三
四的二浩?还是才十几岁的三浩?都不行,这个家还得让林浩继续当下去,林浩
的身子不能垮。应该让大家一起分担家里的担子,特别是灵英不能继续让她这么
下去了,也要分担些作为人家媳妇的义务与责任。

洪家老太想明白了这些后,也没有喊叫,而是自己努力撑起一把老骨头,一
步一拐地回了家。没有先去洗一下满身的泥水,也没有回自己的房间,而是直接
推开了林浩夫妻的房门,进去后一屁股坐在一张方凳子上,两只眼睛死鱼一样地
看着林浩夫妻。

林浩原本跪在床上灵英的身后,帮灵英敲着背,灵英不知道在跟林浩说着什
么,两人嘻嘻哈哈很是高兴。

林浩突然看见自己的母亲浑身泥水地走进来,眼神呆滞地坐在那里一言不发,
吓得他坐在床上半天说不出一句话来。这是怎么了?见鬼了还是发疯了?还是傻
了?

三个人都不说话,整个房间安静地只剩下喘气声。最后还是洪老太忍不住说
了话:「你们就不问问我这是怎么了?」

林浩听了之后这才反应过来,急忙滑下床跑到洪老太面前捉住老太的手臂问:
「妈,你这是怎么回事儿?」

老太原本痛得揪心的手臂被林浩一抓,直接「啊,啊」地叫了起来。

「放手,想痛死你老娘吗?」

林浩被吓了跳,连忙缩回双手背在身后:「妈,你怎么了。」

「唉,这手摔骨折了,你别碰它。」

洪老太喝道。

「怎么会骨折呢?怎么回事儿?」林浩问道。

「吃了晚饭,你们就窝床上去了,碗谁来洗呀?猪谁来喂呀?外面天黑路滑,
你老娘一把老骨头不小心摔倒了。」洪老太说道。

林浩听罢,顿时愣住了,以前一直没注意,这听母亲一说,原来吃了晚饭后
竟然还有这么多家务,自己以前也从来没去做过,想来都是母亲一人天天在忙碌,
年年在辛苦啊。以前只觉得家里的地要自己耕、秧要自己插、柴火也要自己吩咐
弟弟妹妹们才会去砍,总觉得自己付出了很多很辛苦,没想到母亲一人竟然这么
多年毫无怨言地分担了那么多的家务,不禁面红耳赤难为情起来。

洪老太见林浩像个知错的孩子站在面前,便开口说:「林浩,我不是说你偷
懒,你为这个家分担的责任也够多了。」

林浩的心思仿佛被母亲看穿了一样,一时不知如何接话。

「这个家你父亲当不了,只有你能当,你要好好地当起来才好,一家人的吃
喝拉撒都要靠你的。」老太继续说道。

「你要当家,那家里的里里外外都要靠你的,我知道这个家不好当,很辛苦。

可是我这把老骨头又不能帮你很多的忙。所以你一定要保重身体,不能日夜
辛苦,要想办法让你的弟弟妹妹,对了,你媳妇以后也要让她做点事情,帮你分
担一些。

不然,哪天你累垮了,这整个家也就完蛋了。「

洪老太还东啊西啊地说了一大通,林浩一句话也没接。因为他得花时间好好
琢磨自己以后要怎么当好这个家。

见夜已深,母亲还满脸泥水地坐在这里,林浩忙扶起母亲回屋,又打了洗脸
水服伺母亲洗漱,叮嘱晚上睡觉一定要小心不要压着受伤的手臂,明天一大早就
带她去公社诊所看一医生,做完这一切才回到自己的房间。

回到房里,看见灵英没事儿发生似的靠在床头磕瓜子,林浩隐隐有些不悦,
但也忍住没有说话,径直上了床躺下想睡觉。

「你怎么去了那么久?刚才帮我敲背还没敲好,先别睡帮我再敲敲。」灵英
说道。

林浩听着灵英的话,突然发现这眼前的女人变得非常陌生,完全不像自己一
直疼爱的女人。

刚才老太太的话你没听到吗?老太太手骨折了,你作为儿媳妇不去服伺婆婆,
还怪自己老公去得太久,这老公一回屋不问老太太伤势如何,还马上要老公帮你
按摩、敲背,这种媳妇不是好媳妇,老婆不是好老婆的女人,就是我们全家把她
当宝似的恭着的人吗?林浩静静地想。

「很晚了,休息吧,明天你早点起来做早饭,吃了早饭我要用板车拉妈去公
社诊所看医生。」林浩忍住没有发火,吩咐道。

第二天早上,林浩心里记着母亲的伤,早早地醒了,推了推旁边的灵英意思
是叫她起来烧早饭。可是推了半天也只听得灵英呢喃了一句「嗯,想睡。」便又
继续沉沉睡着了。

林浩又是火大又很无奈,只得让她继续再睡一下,自己起来烧早饭。等饭做
好请出母亲,帮忙打水、洗漱,完了又服伺母亲吃饭。待母亲吃完早饭,林浩又
急忙从厢房牛栏背上找出平板车,板与轮子装好了,把母亲扶上板车。就当他弯
身往肩膀套上绳索拉车出门时,突地又回了自己的屋,推了推仍在酣睡的灵英,
交代说:「早饭做好了,等天亮你就起来,吩咐二浩他们今天要把山上前些天砍
好的柴火挑回来,不然等雨季来了家里就没柴烧了。」

「嗯……哦……好……想睡……」也不知道灵英有没有听清林浩的话,反正
她真的还很想睡。

林浩听她说好的,又担心还在门口板车上的母亲,便火速地出了房门,拉上
板车就往公社诊所走去了。

到了诊所太阳已经老高了。不过诊所里的病人倒还不是很多,安顿好母亲,
又去给老太太讨来一杯热水,自己去了趟茅房,半来个小时过去便听到房间里医
生叫他的名字。林浩轻手轻脚地搀着老太来到小房间,只见里面在门边摆了一个
木头柜子,旁边一个脸盆架,架子上一个白色的脸盆装着小半盆清水,架子的上
方方方正正地晾了一块白色的毛巾。正对着门的是一扇窗户,窗户正开着,透过
窗户可以看见外面是一块绿油油的菜地。靠着窗户的墙边,是一张木头长方形的
桌子,桌子的侧面靠在墙壁上,桌子抽屉的那一边坐着一位老者,身上是一件白
色的医大褂,老者便是这里的医生。

医生见人进了门,往林浩身后一努嘴说:「把门带上。」

林浩听话地转过身轻轻地关上门,然后怯怯地说道:「医生好!」并且还意
思意思地微微歉了下身子。

「坐那里。」医生带上老花眼镜,指了指桌子对面的凳子说道。

「说吧,哪里不舒服?」医生道。

於是两人你一言我一语地,把什么时候发生的事,哪里痛等等统统地说了遍。

老医生边听边开始瞭望闻问切,望了,闻?好像没有,问了很多,切也很仔
细。

总之等医生最后帮洪老太打上竹简,林浩拉着板车重新回到家的时候,村里
的人都在吃中饭了。

二浩坐在门口石头上晒着太阳,三浩在跟几个十来岁的小孩在嬉闹。林浩纳
闷他们这么快就把柴火挑回来了?可是肚子饿得荒所以也没发问,吩咐二浩帮忙
把洪老太从板车上扶下来进屋,又把板车拆下来,板是板、轮子是轮子分别搬到
牛栏背上放好。

回到屋里,看见妹妹在伙房里削土豆,土豆皮削在地上飞溅得到处都是,一
群母鸡一边抢食,一边时刻警惕着一只大红公鸡的攻击。

「你们早上没去挑柴火?中饭也还没烧?」林浩问道。

「挑柴火你没说呀,中饭我们不知道烧什么吃?反正每天都烧土豆当菜,所
以我就先削点起来。」林浩妹妹回答道。

「你嫂子呢?她不会烧吗?你们肚子都不饿吗?」林浩问。

「嫂子一个多钟头前起来吃过早饭又回房间了。」妹妹说。

「这么迟了,妈都饿坏了,你赶紧把土豆削好了,切一切,再放点麵条干,
烧土豆麵条吃好了。二浩,二浩,你进来帮忙生火,赶紧的。三浩,别玩儿了,
过来倒杯热水给妈。」林浩吩咐道。

林浩回到房间,看见灵英蜷缩成一只虾,正呼呼大睡着。顿时有些不爽,早
上临走时都交代好的,怎么连传个话也不会?都到中午了还在睡,不会是病了吧?

「灵英,灵英,醒醒。」林浩推了推沉睡的女人。

「浩,干嘛呢?你睡也不让我好好睡,晚上叫,白天也叫的。」灵英睁眼看
是林浩在吵他,立时发起火来。

「你是不是不舒服啊?怎么到中午了还在睡?」林浩忍住火气,耐心地问道。

「当然不舒服了,昨晚上被你叫醒,现在又被你叫醒,舒服才怪呢!」灵英
完全没觉察林浩已经忍无可忍的火气,继续发着娘娘飙。

林浩一听,心想你没病睡到现在,叫醒你还发飙?早上让你传的话也没传到,
老太太受伤不在家,中饭也不起来帮忙烧,你是作死还是真把自己当皇后娘娘了?

想到这里,林浩再也忍不住了,怒吼道:「灵英!你是猪还是把自己当皇后
娘娘啊?都几点了,还不起床,我跟妈不在家,你当大嫂的就不能让他们干点活,
早上交代你起床后,叫二浩他们去挑柴火的,你跟他们说了?」

【待续】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