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卖货郎驭女记】(26)

yZWnxHpb.png.

点击看大图


乡村货郎驭女记(二十六)

林浩见灵英到中午还不起床,不禁发起大火。

「我……我……」灵英从没见过林浩发这么大火,一下子被吓得说话都结巴
了。

「妈的手骨折了,你不是不知道,我今天要送妈去诊所也跟你说了,家里就
你最大了,你是大嫂,你就不能当一下家?」林浩气急,开始诉说灵英的不是。

灵英不知道怎么接话,虽然知道林浩今天要领老太太去诊所,可是却把林浩
交代的叫二浩他们挑柴的事忘得一干二净。不过想想也情有可原,自从嫁到洪家
都快大半年了,什么事也不用干,什么事也不操心,这突然要让她操起当家人的
心,这也太难为她了。

「你听到昨晚老太太的说话了吗?什么事都要我亲自去做,你是希望我真的
累垮、累趴下你才开心吗?」

「我累趴了,你跟我说说你得什么好?」林浩气不打一处来,诉说着各种委
屈。

灵英被叫醒后坐起来靠在床头,听着林浩的斥责,低着头不言不语,心里却
开始琢磨起来了。是啊,这么大半年过来,自己已经看的很清楚了,这个家完全
就是靠林浩在撑着,里里外外都得操心,虽然老太太在家里也帮着分担了很多家
务,可是一个家最主要的,还是跟仓鼠一样,想办法从外面往家里搬粮食。而林
浩就是搬运粮食的指挥官,假设有一天这指挥官趴下了,那这个家还真就塌了。

灵英突然又联想到自己这么长时间过的床上生活来,她承认林浩对她是很宝
贝的,她不知道林浩白天在田间地头都做过什么,可是到了晚上只要她有求,他
必定都会答应,就像昨天晚上,她没有吩咐,林浩便自己主动帮她敲起背来。至
于男女那点事,虽然现在频率少了,可是她来大姨妈,基本上两天一回还是有的。

自己每次都被林浩操得飞上天去,可是最近发现林浩明显消瘦了,还几次听
他说腰酸背痛,高潮时射的精液也大不如以前那么多了。

灵英想起在娘家时,有个男人死掉的时候母亲曾经跟她说过,那男人完全就
是被他婆娘吸干而死的。当时灵英不是很理解,母亲也没有多作解释,现在想来
大概就是说那男人精液流得太多,肾亏得厉害死掉的。

看来以后真的不能只管自己想要就要,而要注意林浩的身体才行了。为了图
一时的欢愉而纵欲过度,让林浩从此趴下,那以后连过年时肉穴也别想吃肉了。

当然,除了性生活要节制,日常生活她也得多分担些才好。

想通了以后,灵英便迅速下了床,走到林浩身后,把脸贴着他的后背,用手
环抱着林浩。轻轻地说:「浩,我知道错了,你消消气,别气坏了身子。」说完
便走出房间去帮忙做饭了。

事情好像以一种近乎完美的方式解决了,可是,有句话叫「天意弄人」,意
思就是说不是你想要怎样,事情就会怎样的。就在灵英像重新投胎过一样,开始
帮忙操心家里的大小事情,一心要为林浩分担重任时,却发现林浩腰酸背痛的毛
病突然严重了起来,连走路都困难得要用手撑着腰才行了。

这就像是一个赌徒,刚开始小押一下,赢了,再稍微押大一点,又赢了,几
次下来赌上了瘾,押得越来越大,等你想要收手带着赚头回家时,已经来不及了,
因为最后你押出去的那一把赔了,不仅起先赢来的全赔了进去,还把你口袋里的
所有银两都赔了进去。

灵英想到性生活要节制的时候,其实已经把林浩的身体老本都赔进去了,刚
开始没表现出来,那是她没有去摸自己的口袋,以为里面银两还有很多,这下突
然摸不出来了,翻开口袋一看,原来早已空空如也。

发生了这事,灵英真是欲哭无泪,可是早知今日,何必当初呢,既然事以至
此,只能自己多担待些,好好侍候林浩,希望他早点能恢复过来了。

灵英原本就出身贫困家庭,因为家里穷所以才慕名嫁到洪家的,所以一般的
农活家务活自然都是会的。只不过刚嫁过来时,林浩对她好,不用她干而已。既
然如今知道自己要帮忙打理家里的一切,那对她来说也没什么不好接受的,就好
比是好好休息了半年,现在重新开工了呗。

于是,这才让大家看到了一个勤快的洪家媳妇,一个让村里人交口称赞的媳
妇。

对于灵英而言,被人称赞是件好事,同时也可以说是件坏事。说好事自然好
理解,说坏事呢,是说为了这个贤惠的称号她付出了太多的心酸。是在林浩肾亏
不能再带给她正常性福的情况下,无奈套上的一副豪华带钻马鞍。

时间过去了两三年,洪家在林浩夫妇的操持下,生活看似越来越美好了,粮
仓的余粮多了起来,大家每年的新衣服也多了几件,烧出的饭菜不用说也比以前
油水多多了。甚至于在这富裕家境的光环映衬下,通过林浩的大姐介绍,还给二
浩讲了门亲事。

二浩媳妇一般不出房门,喜欢独自呆着,没事做一个人也能在房间里呆上一
天,家里人不叫或者不到不得已不出来。加上嫁过来时又没摆酒,所以村里见过
二浩媳妇的人并不多,但是关于她的传言却不少。

首先是说她的长相,据说是喜欢披散着一头乌云似的长发,把眼睛和脸蛋都
藏在头发后面。但是这并不是因为脸长得不好看,相反却长着一对大眼睛,低眉
垂目时还能看见黑黑的长长的睫毛,鼻梁很高,嘴巴是樱桃小嘴,嘴角不挑不垂
成一条直线,不喜欢笑,可是张口可以看见一口洁白又整齐的牙齿。身材也是出
落得十分高挑,一对奶子隐在宽松的黑色汗衫里面,连着还盖住了她浑圆的屁股
蛋子。

有人说,这么美的一朵鲜花怎么就插在二浩这坨牛粪上了呢?也有人说,这
女的以前在沿海什么地方做过皮肉生意,赚了很多钱现在洗心革面想过安静生活
了,别人都介意她当过鸡不要她,所以才嫁给了二浩。其实,按我说,这都是吃
不到葡萄说葡萄酸的心态,大家都是按照自己的想法一厢情愿地猜测别人的心思。
不过,这么漂亮的女人竟然愿意下嫁给二浩,原因是有的,只是没有村里人想得
那么龌龊罢了。

这原因在现在看来就是,这女人患有严重的自闭症,不喜欢见人,不喜欢与
人交往,喜欢自我封闭,喜欢生活在自己营造的小小世界里。

而当时女孩的父母根本不知道这是一种病,二十多岁了,除了家人,见过的
外人加起来不过二十个。她的父母觉得她就是个傻子是个没人要的累赘。所以当
有人说愿意娶她时,她的父母连男人长啥模样都不知道就答应下来了。

结婚的时候,前面说的没有摆喜酒宴请亲朋好友,甚至连喜糖都没发,只让
村里的裁缝师傅踩踏了一身还算光鲜的衣服,给二浩穿上坐着二浩大姐夫的拖拉
机去到女孩家,放下用手帕包裹得严严密密的礼金,然后与他大姐夫一起吃了碗
素面点心,就把女孩接过来了。女孩的父母也没跟过来,也就是说他们连着这自
己女儿的夫家门朝那边开都不知道,就把女儿跟小猪仔一样嫁出去了。

而与娶灵英时大摆酒席,几担财礼、几片糖糕、几个戒指不同,二浩除了礼
金啥也没有就娶回来了自己的媳妇。

女孩被带回来的那天晚上,洪老太知道二浩不知三四的德行,就在二浩的房
间床前面,拉了条绳子上面挂了条被单。完了自己搬了把椅子坐那里垂帘听政。

当二浩脱了裤子跳上床后,老太太便开始指点迷津了:「二浩,你脱光裤子
了没?」老太问询道。

「嗯,脱掉了,娘。」二浩说。

「你让芝静也脱了。」老太说。芝静是二浩老婆的名字。

「咦,娘,她尿尿的东西怎么没有的?」二浩脱了芝静的裤子,发现没有像
自己那样的鸡鸡。

「你个傻子,她怎么没有尿尿的东西?」老太没觉得好笑,只觉得二浩怎么
傻到这都不懂。

「真的,娘,你看,还有一条缝,好像被人割掉了?」二浩说。

「她是女的,尿尿的东西跟你不一样,那条缝就是她尿尿的东西。」老太回
答道。

「嗯?那我看看,芝静,把腿分开,再分开点,夹着干嘛?分开让我看看你
尿尿的东西。咦,娘,真的,你说对了,那条缝里面还有个洞。」二浩先是努力
掰开芝静的双腿,又惊喜地发现了一个洞洞,开心地叫了起来。

「二浩,叫那么响干嘛?轻点,被人听见羞死你。」老太连忙制止了二浩。

「二浩,你现在用手去轻轻地摸摸芝静尿尿的东西。」老太吩咐道。

「她尿尿的东西就是一条缝,没东西摸啊?」二浩不明白既然是缝就是没有
东西了,那还摸什么呢。

「怎么没东西摸呢?缝的外面、缝的里边是不是还有两片小肉?那也可以摸
啊。」老太说道。

「对啊,娘,你怎么知道她的缝里藏了两片小肉?」这个二浩,还以为是芝
静偷偷藏起来的呢。

「我当然知道了,好了你别问了,你听我说的去摸了没?」老太太本来想说,
这两片小肉我也有的,忽然一想跟二浩说了也是白说,于是立马不让继续问了,
只要照着她说的去做就是了。

「摸了,都摸过了,然后呢?娘」二浩确实在芝静肉穴的外面里面都摸了一
遍。

「摸过了再摸啊,多摸几遍?」老太说。

「外面,小肉肉,里面,外面,小肉肉,里面,两遍了,娘,还要摸吗?」
二浩害怕漏了一个地方,竟然一边摸一边嘴里念着。

「那你看看芝静的缝里是不是流水了?摸到缝里流出水就可以了。」老太问
道。

「嗯?流水?人怎么会流水呢?娘」二浩一时没想明白。

「别问,让你看就看。」老太懒得解释。解释了二浩也不懂。

「哦,没有,娘,她那里没有流水。」二浩被呵斥也不生气,知道生气就不
是傻子了。

「那就继续摸芝静尿尿的地方。」老太说。

「哦,芝静你把手拿开,我要摸你尿尿的东西。拿开手,又挡着干嘛」二浩
说。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