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才女娇妻玲珑传】(00-02)

yZWnxHpb.png.

点击看大图


序章:从相识相知到相约相守

我的妻子名叫玲珑,她是我的高中同学,身形很娇小,身高154,体重8
0斤。

她眉间带着一股似蹙非蹙地忧郁,淡淡地很惹人怜。

也许我在她身上找到了林黛玉的感觉,对她特别关註照顾,慢慢地她成了我
的女朋友。

高二那年,我半哄半强迫地要了她的处子之身,不过,没有血,她告诉我是
小时候练体操时受了伤。

刚开始她其实是不乐意的,不过,后来慢慢习惯,甚至开始沈湎其中。

她家里还算比较有钱,我们特地在学校外面租了一个小房子,平时一起做作
业,顺便做点色色的事。

比如谁先做完题,就能亲对方一下,大多数时都是我比较快,於是我抱住她
柔弱无骨的身体重重地印在那微微张开的红唇上,有时还会趁她不註意,袭击一
下她微翘的小屁股,引得她娇嗔不已。

有时的彩头比较大,比如比谁做完的卷子分数比较高。

如果我赢了,她要跪下来,拉开我的裤子拉链为我舔鸡巴,还要把射出来的
液体吃掉。

如果她赢了,我就要跪下来,把头埋在她的裙子下,用牙齿拉开她可爱的小
裤裤,为她舔阴部,还要把分泌物吃下去。

大多数情况下都是玲珑赢,她学习比我好,不过她温柔的性子不忍心看我次
次受挫的样子,有时会故意输一两次给我。

而玲珑赢了则是我生命中最美好的回忆之一,她往日里似蹙非蹙的眉头舒展
开,很开心地笑,这是我见过的她最美的样子。

有什么比把忧郁女神逗笑更开心的事吗?这时,玲珑会一改平时羞怯胆小的
样子,用一种女王看待芸芸众生的样子俯视着我:「来吧,我的长舌奴隶,好好
服侍本女王。」

我会配合地回答:「这是我的荣幸,女王陛下。」

然后我会亲亲她的脚背,开始从下往上舔,直到她的大腿内侧,再到根部,
她的分泌物很多,有点酸,有点甜,是很好吃的美味。

有时在夏天,她的大腿和根部因为刚流过汗,有淡淡地鹹香味,有时在冬天,
解下她裹得严实的裤子时,有浓郁的体香。

有时她做题时去上厕所,大腿根部残留着淡淡的尿香,我会舔得格外仔细。

兴奋了,玲珑抓住我的头,用我的鼻子和嘴用力地摩擦,然后身体剧烈地起
伏,往我嘴里喷射出浓浓的阴液,她是极少数的会喷潮的体质。

记得弗洛伊德说过,力比多是一切的「元力」,这理论是对是错我不知道,
不过,这样确实让我们的学习激情高涨,成绩上升了很多。

其实,娇小柔弱的玲珑性欲很强,一天要三四次,刚开始时是初尝禁果的我
的要求,慢慢我开始吃不消,一天实际插入只有一次左右,平时很多时候都是通
过用这种方式让她满足。

高中毕业后我们都考上了不错的大学,玲珑更是上了名校,还好是同一个城
市。

看到我勾搭上一个名校才女,室友们那羨慕嫉妒恨的眼神让我暗爽不已。

我们选择住校,不过,依旧在学校旁边租了个小公寓,作为我们的爱巢。

性子沈稳温柔的她在大学也不受影响,她依旧专註於学习,后来更是考上了
一所美国的常春藤名校,而我则没有抵禦住外来的诱惑,学业上慢慢荒废,毕业
后找了家小公司打工,每个月拿四五千的薪水,一边养活自己,一边供养她上学,
当然,学费主要是她家里出的,玲珑似乎很少向我提她家里的情况呢。

她的心脆弱而敏感,就像柔弱的花瓣,需要我为她遮风挡雨,如果她不愿意
提,我更不能问,我想,她总会在一个合适的时期告诉我的。

读完硕士回来的她依旧如故,除了气质上看起来更像个受过高等教育的社会
精英所与生俱来的优雅外,和高中时的她依旧没有改变,她一如往昔地柔弱温柔,
小鸟依人般依赖着我。

於是我们很快就结婚了。

现在已经三年多了,她现在在一家跨国的集团公司做研究人员,年收入几十
万美元。

而我成了这家小公司的主管,年薪十几万人民币。

不过,这并不影响我和玲珑之间的感情,她是那种依赖性极强的性子,她说
我对她而言就像她身体的一部分,把我们分割开就像把身体锯成两半似的,这是
她无论如何都无法承受的。

其实,对我而言,未尝不是如此呢?所以,收入差距问题对我们影响不大。

最近,玲珑的公司要安排玲珑回美国公司本部参与一个重大课题的研究,这
是她一直感兴趣的领域,而起对提高她本人的知名度和研发能力至关重要,我当
然支持她去,不过,玲珑舍不得离我太远,她说再也不想像留学期间那样两地相
隔了,低声央求我陪她去,我只好答应了,笑着说众人眼中的大才女原来是个离
不开家的小女孩。

只是没想到,这一去,竟然让我们的生活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第一章:美国派对上的激情

(接序章)在美国期间,玲珑留学时认识的闺蜜,名叫海伦的女孩,经常来
找她,有时玲珑不在,她就和我聊天,还好我为了不至於被玲珑拉开太远,英语
倒也苦练过,和海伦聊天问题不大。

海伦是个典型的blonde,金色的卷发,长长的腿,因为日光浴晒出来
的褐色皮肤,身高一米七五,和玲珑站在一起,就像大人和小孩似的。

海伦是个火辣性感的有夫之妇,和玲珑是完全不同的类型,她总是穿暴露的
衣服,露出她深深的乳沟和修长结实的大腿,她是个调情的高手,经常故意说露
骨的话挑逗得你跃跃欲试,却总得不到手。

有次,她和我单独聊天等玲珑下班时,她坐在我对面,我让她帮我拿下她手
边的杂志,她站起来,弯下腰递给我,可以看到她胸前衣襟微微垂下,里面没穿
胸衣,她红色的乳头清晰可见。

她註意到了我在偷看,半是愠怒半是挑逗地问我在看什么,我很尴尬,不过
这样的情形下可不愿意认输,於是我说你的乳头可真美!她听后的反应是又站了
起来,再次弯下腰,这次,离我的眼睛更近,高高的山峦几乎贴着我的脸,顶点
则是一抹迷人的红色。

她说我可以趁玲珑不在家的时候摸摸看。

我用了很大的毅力才顶住了这个诱惑。

十几天后,海伦和她的丈夫斯通举行了一个大型派对,邀请了大约五六十人,
大多数都是她丈夫的同事,也有一些是海伦的朋友。

我和玲珑也在受邀请之列,我们决定参加,这是个融入美国文化的机会。

我们到达时大约在正午,此时大多数客人都已经到了。

天气很热,大多数女人穿着吊带衫或者比基尼上衣和超短裙。

玲珑为了不显另类,也穿着一件比基尼上衣和牛仔热裤。

当她初次换上这套衣服时,看着全裸的光洁玉背,平坦的腹部,性感的肚脐,
和匀称洁白的大腿,我忍不住要扑上去化身为狼。

「别闹,人家打扮要很久的!」

玲珑急忙推开我,娇笑着跑开。

斯通从厨房里拿出了混合着果汁和烈酒的潘趣酒,海伦担心这酒会不会太烈,
斯通说没事,说完后他反而加入了一夸脱的伏特加。

接着又放入了干冰,让酒保持低温,然后给没人发一个大杯子,倒满。

玲珑和我不知不觉地走散了,当我喝完我这一杯,打算到厨房倒更多的酒时,
发现那里已经被人占据了,一大群人抱在一起,唱着下流的歌曲,我看到了海伦
和另一个女孩在一起,酒精的力量让我抱住了她们两个,开始大声地唱歌。

玲珑在另一边比较偏僻的地方站着,和她身边的斯通聊着什么,看来这里的
气氛感染了她,她有些醉了,也有些放浪形骸起来,和平时的她判若两人。

有些男男女女已经开始搂抱在一起,手在彼此的禁区抚摸,我註意到他们的
玩伴并不是当初一起来的伴侣。

我看到斯通的手慢慢伸向玲珑的胸部,平日里的玲珑肯定会毫不犹豫地拒绝,
但看到我的手在两个女人胸部摸索,加上酒精的作用和外面淫靡的气氛,她虽然
知道斯通想干什么,但居然没有拒绝,她只是看向我,像在询问,我耸耸肩,算
默许了。

同时,我把手伸进海伦的吊带短裙内,开始抚摸她。

海伦转过头来,亲吻我。

我继续抚摸她,边唱歌边吻她。

等我们唱得精疲力竭后,大家分散开了。

我跟着海伦走向了客厅,这里同样有人,同样已经开始了他们的激情。

我们坐在沙发上,聊了几分钟,很快我们就开始亲吻对方,最终我的手滑进
她的吊带衫,玩弄她的乳头,然后划过她的腹部,伸进她的两腿之间。

我隔着短裙摩擦海伦的阴部,然后就直接探入她的超短裙,放进她的内裤里,
抚摸她的湿润的美屄。

「啊!好舒服!」

海伦低声呻吟。

在抚摸了一阵子之后,海伦已经非常湿润了,她擡高了屁股,按着我的手,
在我耳边轻声说:「我要你!」

我对她说,我也想要你。

她拉着我的手,我们开始找一个隐秘的地方,此时,大厅里的人都正看着我
们。

海伦要把我拉走,这时,一个我从来没见过的家夥过来和我说:「中国人,
你老婆有麻烦了!」

我跟着他穿过大厅走到外面,后面跟着一群听到后也想看看发生什么的围观
群众。

那男人说我老婆正在车库,有大麻烦了。

这时,海伦像想到什么似地对我说:「还是别去了,相信我,你不应该去的。」

我没听清楚她说的是什么,对玲珑的担心超过一切情欲,我急急忙忙忙地往
车库方向赶。

第二章:众目睽睽下不着寸缕的娇妻

我没仔细听海伦在说什么,对玲珑的关心超过了一切。我急急忙忙地奔向车
库。推开了车库的大门后,我找到了玲珑。

此时,我的娇妻,正全身赤裸被人抱在怀中,身形娇小的她站在靠墙摆放的
凳子上,身体斜靠着墙,在她前面是身形高大的斯通,站在地上,抱住她,一次
又一次把硕大的鸡巴狠狠插入我妻子娇小的肉穴之中,白嫩细腻的东方才女和高
大健壮的美国大汉,一个插得激情四溢,状若疯狂,一个被插得筋酥骨软,迷离
失神。

斯通听到了开门声,转过头来,当意识到发生了什么的时候,他飞速地捡起
衣服,从侧门逃跑了。

玲珑却因为酒醉,还有点迷糊,加上刚经历了猛烈抽插的她身体酸软,动作
迟缓。

她站在那几秒钟,然后爬下凳子试图寻找她的衣服。

车库里灯光昏暗,当我突然打开大门时,一下子变得很亮,她的眼睛一时适
应不了。

总总因素相加,她在错愕了十几秒后才想起自己浑身赤裸,而外面则是一群
跟着我过来的美国观众。

她急忙抓起她的比基尼上衣,想遮住什么,但未平整过的比基尼,更像一根
细细的布条,我柔弱温柔的才女娇妻,玲珑雪白的乳房,诱人的乳尖,雪白的屁
股和刚被奸夫猛烈抽插而尚未合拢的阴部,袒露在了一众观众面前。

她仿徨无助的样子让我想起和她的相识时的样子,我默默无言地关好了门。

一个人在外面漫无目的地走着。

刚开始我很生气,但越想我越觉得自己的性欲似乎被点燃,不知不觉中我的
肉棒已经开始勃起了,想象着温柔无助的娇妻在他人身下婉转承欢的样子,想象
着她迷人的身体在众人註视下的样子,我开始隔着牛仔裤给自己手淫。

最后,我找了一个灌木丛生的地方,拉开我的牛仔裤拉链,解下内裤开始手
淫。

这时有脚步声传来,是海伦,我急忙整理好后站了起来。

海伦走进来和我并排坐在一起,和讨论发生的一切。

她告诉玲珑其实已经醉了,对发生的事很模糊。

而她的老公斯通却总喜欢占喝醉酒的女性的便宜。

她告诉我,斯通是个混蛋,但她仍爱着他。

我说我知道玲珑已经醉了,但这事无法接受。

海伦说,我们之前不也差点这么做了吗?我点了点头,如果没有那家夥告诉
我玲珑陷入麻烦,显然我和海伦就先偷情了。

在心情烦闷之下,我向海伦袒露了心声,我刚开始很生气,但一想到自己的
温柔娇妻全身赤裸,在众目睽睽之下被操,却让我非常兴奋。

我们聊了很多。

最后,海伦说,她和斯通偶尔会参与一些换妻活动,希望我和玲珑加入他们。

我还没回答,海伦就抱住了我,用她的手圈住我的脖子,微微张开嘴,向我
发出无言的邀约。

长吻之后,海伦擡起手,解开脖子上的系带,她傲人的双峰裸露了出来,我
的手在她迷人的双峰上来回探索,又探入她的两腿之间。

我把她的裙子掀上来,让她自己拿着,拉下她的内裤。

她两腿之间有非常整洁的阴毛,倒三角状的,修得很整齐,和她的头发是一
样的金色。

我让她像狗一样四肢朝地趴下来,我俯下身体,用龟头摩擦着她的湿润润的
入口。

轻轻一推就完全进入她的身体,我趴在她身上,抚摸她的乳房,肉棒缓缓地
进进出出。

看着她愉悦地摇着臀部,我告诉她她的身体很性感,很美味,很快我们就到
达了高潮。

爱抚了一段时间后,海伦说我们还会赶紧回去吧。

玲珑看起来仍然十分不安。

於是我们很快穿好衣服,分前后回到了海伦的家。

此时,已经曲终人散。

我看到玲珑依旧坐在车库的那条凳子上,依旧赤裸着,身上披着一件不知谁
给她披上的薄毯子。

眼神仿徨而无助,这激起心底最深层的保护欲望,当年那个忧郁的高中林黛
玉似乎又回来了。

我坐在她旁边,抱着她。

她说她毁了我们的婚姻,她毁了她最在意的东西。

我没说什么,只是细数我们从高中开始经历的种种往事,一件一件,或温馨,
或浪漫,或逗比,或淫荡的事,她的嘴角有微微的笑意。

我告诉她,我依然爱着她,我没生气。

我们说了很多,最后我说服了她,一切都正常。

我又告诉她,当我想到她和斯通在一起时,我有多么地兴奋,我一点都不介
意,还很期待,她能享受到真正的快乐是一件比我自己快乐更重要的事。

她是落到凡间的仙女,而我是专门负责保护她的,既要给她安全,更要让她
快乐。

我告诉她斯通和海伦想和我们换妻,如果你能接受的话,我也愿意。

我告诉她要遵循自己内心本来的声音,不要考虑我,她应该更多地考虑自己
而不是我,因为她开心我就很开心,我们是一体的,就像很久以前我对她说的一
样。

她横了我一眼,无比娇羞地骂了一句:「变态!」

我知道她同意了,不由哈哈大笑,说:「那么请女王陛下继续和奸夫完成未
竟的偷情事业吧!您忠诚的卫士将是您最有力的后盾!」

玲珑张牙舞爪地来找我拼命,不过,看得出她已经放下心里的负担了。

她依旧赤裸着身体,只披着那件薄毯子,我则抓着她的衣服,搂着她,预备
将我心爱的娇妻送入另一个男人的怀抱。

我和海伦说,我们同意换妻,海伦很高兴,不过,她奸笑地说,斯通此时正
躲在卧室,因为他认为,以中国人的传统,我要杀了他。

我拉着玲珑,走到了卧室门前,打开卧室的门,扯下玲珑的薄毛毯扔到一边,
让亲爱的妻子赤裸地走进奸夫卧室,而我则把门锁上。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