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舞女】(02)

yZWnxHpb.png.

点击看大图


第二章玩个游戏

凌晨4点,卡萨。

「梅子,那事怎么样了,咋没个动静?」

「应该没问题,那个贱人今天没来上班,明显是出事了。这洪力也真是,办
好事也不打个电话,等中午我问问。」

「嗯,好。哼,骚狐狸仗着自己是卡萨的台柱就不把我们放在眼里,这次就
让她死个彻底!」

「哈哈,没错没错。哎,不说了,我先回去睡觉了。」

「嗯,去吧。」

下了计程车,梅子哼着歌在小路一蹦一跳往家的方向走着。这条路黑漆漆的
没有路灯,她平日里又比较害怕什么神鬼邪说,以往都是小跑过去。不过今天心
情好,她的胆子也大了,走着走着面前突然出现个黑影,着实吓了一跳,「神经
病啊你,站这吓人。」

那人问了一声:「你是梅子?」

梅子没回答,只问:「你谁啊?」

那人打着火机照了照手中的照片,又看了眼梅子,说:「没错,是你了。」

接着,梅子的口鼻从后面被人用手帕一捂,扑腾了几下便不省人事。黑暗中
那人扛着梅子跟几个同伙匆匆上了一辆金杯,车子飞速驶向东区的商业街。

「老大,人带来了。」

「弄醒她。」张卞泰打个响指。

一名小弟提着水朝梅子脸上泼去,梅子打个激灵醒转过来。张卞泰沉声道:
「认得我吗?」

「认得……您不是东区泰哥吗?您这是……」梅子自然认识张卞泰,但不知
道为什么要抓她。

「既然认得,我们就来说说你欺负老子的女人这笔账怎么算。」张卞泰又打
了个响指,小弟马上揪着梅子的头发往地上摔去。

「泰哥,泰哥,我没欺负您的女人啊!」梅子大呼冤枉,被这么摔了一下,
疼得眼泪都要流出来。

「还说没有?!想想这两天做了什么!给你一分钟,想不出来可别怪老子不
客气!」

梅子努力想着,这两天除了上班就是睡觉逛街,根本就没惹什么事。而且自
己跟张卞泰没什么交集,怎么可能会欺负到他的女人。想来想去到最后还是没有
结果,她怎么想得到张卞泰指的是桃子呢?

「怎么样,想到没有?」

「泰,泰哥,我真不知道哪里惹到您了。」

「阿彪,剁她一只手。」

张卞泰身边的小弟点点头,掏出一把砍刀朝梅子走去。

梅子吓得直后退,哭喊着:「啊!不,不要,泰哥,我真不知道啊,不要砍
我的手啊!」

这时,一个女人的声音传来:「泰哥,你们是男子汉大丈夫,不便对女人动
手,还是我来吧。」

张卞泰听了这话果真让丧彪罢手,梅子扭头望去,竟是桃子!难道桃子就是
张卞泰的女人?她突然万分惊恐,如果这是真的,那自己恐怕凶多吉少。

「梅子姐,看到我很吃惊吗?」桃子踩着猫步走到她面前,像个女(河蟹)
王似的俯视着。

「你…你是张卞泰的人?」

「那当然了,要不泰哥怎么会替我出头呢?」桃子说罢抬手甩了她一耳光,
「枉我把你当作好姐妹,居然敢害我!」

「不,不是这样的,桃子你听我解释…」

「啪!」桃子又赏了一耳光,「解释个屁!我告诉你,你今天死定了!」

「不不不,桃子,求你听我解释啊,那件事真不是我…」

「啪!」又是一耳光,桃子一脚将她的头狠狠踩在地上,「再啰嗦,我割了
你的舌头!」

梅子乖乖地闭嘴了。桃子对张卞泰说道:「泰哥,这里交给我就好了,你们
去忙自己的事吧。」

「好,有什么事叫一声,我们就在隔壁。」

「嗯。」

房间里剩下两个曾经要好的姐妹,一个冷冷注视着另一个,而另一个却不敢
抬头看。桃子坐在刚才张卞泰坐的位置,抚摸着蛇纹丝袜下的大腿,冷声道:
「梅子,昨天凌晨我差点被那个臭小子强奸了。」

「桃子,那件事是虹姐出的主意,我只是…她威胁我,让我负责找人,不然
就让我吃不了兜着走…」事到如今,梅子只能尽量推卸责任,将脏水全泼给那个
虹姐。

「这么说,虹姐也有份了?」桃子问道,她跟这个虹姐不是很熟,只听说此
人曾经也是卡萨的招牌舞女。

「是是,是她一手策划的。桃子,我告诉你她住哪儿,你放了我好吗?」

「她住哪儿?」

「我说了,你可不可以放过我?」

「你想不想知道那个黄毛是怎么死的?」桃子脸上突然露出异样的神采,手
指在大腿上一下一下地滑着,「我把他吊起来,用大腿使劲夹他的脖子,还捂住
他的鼻子和嘴巴。你知道的,我们这些跳钢管舞的,腿上力气可大着呢。那个小
子被我夹着,慢慢地失去氧气,直到窒息而死。这种死法一定很痛苦吧,你想不
想也试试看?我会慢慢让你体会个够。反正已经杀了一个人,再杀一个也没有关
系。」

「桃子,你…你把洪力杀了?」梅子不可思议地瞪大眼睛,仿佛不认识桃子
了。

「呵呵,我不是真的要杀他,谁让他那么容易就被夹死了呢。」桃子轻描淡
写地说道,其实心里还是有点发怵,那黄毛死不瞑目的可怖模样还深深印刻在脑
海里。

「桃子,我会把虹姐的住址给你,求你别杀我好吗?」梅子害怕了,眼前的
桃子仿佛已经不是她认识的那个桃子。

「说。」

「她住在解放路五星小区5号楼5单元502室。桃子姐…您把我当个屁放
了吧…求您了…」梅子说着说着声音都有些颤抖起来,就好像面前坐着的是一个
冷艳无情的女(河蟹)王…

桃子懒得再理她,给张卞泰打个电话说了虹姐的住址。解放路就在东区,虹
姐很快就被带到桃子面前。

这虹姐全名赵月虹,比桃子大两三岁,长得倒不错。原本也是很受追捧的钢
管女郎,无奈一山还比一山高,自从桃子来了后,完全被抢去了风头。所以她才
会跟梅子整出那么一出计划。

本来赵月虹正窝在床上睡得香甜,结果突然就闯进来几个大汉将她嘴巴一堵
直接带走。看到梅子战战兢兢地跪在桃子面前,她心里咯噔了一声,大概了解现
在是怎么个情况。

「你这个贱人竟然出卖我!」赵月虹对梅子怒目而视,后者则低着头不敢吱
声。

「要想人不知,除非己莫为。」桃子悠悠地说道。

「泰哥,我是卡萨的人,如果我出了事,您应该了解其中的严重性。」赵月
虹要比梅子镇静得多,而且似乎对道上的规矩十分了解。

「别拿卡萨吓唬人了,你应该考虑考虑得罪我的严重性。」桃子冷冷地说道,
赵月虹对自己的无视令她颇为恼火。

「就凭你?」赵月虹眼神中充满了轻蔑,压根不把桃子当回事。

「就凭她是老子的女人!赵月虹,就冲你跟梅子找人对付桃子这点,就算是
卡萨也保不了你!」张卞泰不再沉默,他对赵月虹如此趾高气扬也看不下去了。

「人是梅子找的,我只是随口说说,说话不犯法吧,泰哥?」

「明明就是你指使的!」

「你是狗吗?我说什么你就做什么?」

「你…」

「行了!」桃子厉声打断她们的争吵,「我没空听你们废话。彪哥,麻烦你
把她们绑起来,嘴也堵上。」

「好的。」

「放开我!呜呜…」

「桃子姐,你答应放了我…呜呜…」

绑完两个仇人,桃子微笑道:「现在我们来玩个游戏,叫做困兽之斗。」

困兽之斗?赵月虹和梅子二人面面相觑,都不懂是什么意思。

「不明白啊?那我来说明一下,你们两个相互用腿夹对方的脖子,谁把对方
夹死了,那个人就赢了。如果都没夹死对方,那你们都要死,懂了吧?」桃子开
心地笑起来,能够主宰他人的生死令她十分痛快。

听了桃子的解释,在场的人纷纷诧异:还有这样的游戏?此时梅子心里想的
是:只有这样我才能活命。而赵月虹则想:我干嘛要照她的意思去做?

「开始吧。」桃子手一挥,坐在张卞泰身旁娇声道,「泰哥,我们就在这看
场好戏。」

赵月虹没有动,但梅子却已经张开双腿夹了过来,她躲闪不及便也跟着夹住
梅子的脖子。两个女人顿时呈69的姿势都在拼命地夹紧大腿,都想致对方于死
地。

「泰哥,你说谁会赢啊?」

「呵呵,不好说啊,这俩女人的腿部线条都很结实,不过那个赵月虹的大腿
更丰满,应该会赢吧。」

「泰哥好专业的样子啊~ 那我选梅子吧,赌一百块钱。」

「行,就赌一百块。」

这头桃子与张卞泰谈笑风生,那头则拼得面红耳赤。这场生死斗比的是双方
的体力耐力和腿力,而赵月虹的确要更胜一筹,更有战略性。她没有一味夹紧,
时不时就松开然后使出全力猛地一夹,两条大腿击在梅子脖子上啪啪直响。梅子
吃痛的同时不自觉就会松劲,然后赵月虹再趁机催力猛绞。在这种攻势下,梅子
被夹得脸色发紫,腿上的力气逐渐消失,已经无法对赵月虹造成致命的威胁。

反观赵月虹虽然也是勉力支撑,但是越战越勇,胜利的希望令她的双腿爆发
出更强的夹力,命运的天枰似乎渐渐在向自己倾斜。

这时,桃子突然做出一个令人意想不到的举动——用15厘米的细高跟狠狠
踩在赵月虹的大腿上。赵月虹被这么一踩顿时一阵吃痛,夹紧的双腿也随之松了
劲。原本已翻了白眼的梅子得以从死亡线上逃回来,趁着如此大好机会她立即使
出最后所有的力量夹紧赵月虹的脖子。局势霎时间发生了逆转,赵月虹还没来得
及吸气就被绷紧的腿肌猛力绞断,自然开始落下风。她再想重新对梅子施展强劲
的夹力已经有心无力了。

「哈哈,桃美人,你怎么耍赖啊?」张卞泰笑呵呵地说道,以为桃子不想输
这个赌。

「哪有啊,桃子是帮泰哥出口气,谁让她刚才对泰哥的态度那么嚣张。」桃
子往张卞泰腿上一坐,在他耳边吹着香气。

「原来是这样,桃美人真有心啊。诶,你看这赵月虹快输了。」

桃子转头看去,果然那赵月虹已经翻了白眼,双腿已经彻底松开,浑身都痉
挛抽搐起来。她的生死完全在梅子手上,只要梅子继续夹下去就会被活活夹死。

「梅子,夹死她!」桃子兴奋地喊道,光是这样看着她就有一种强烈的冲动。

此时梅子已经顾不了杀人的后果,她气力不足,只好蜷缩小腿将赵月虹的脸
死死压在臀沟里。如此一来赵月虹终于在梅子的屁股下香消玉损了。

「梅子,恭喜你赢了。」桃子的嘴角闪过一丝冷笑,「那么现在由我来送你
去地狱和赵月虹作伴。」

梅子听到这话惊得忘记了疲倦,然而嘴上还贴着胶布,她无法质问桃子为何
不守信用。

「你是不是想说为什么赢了还不放了你?」桃子知道她心中所想,「可是我
从来就没答应你们谁赢了就放了谁呀~ 其实你要感谢我,我可是帮你多活了一会
呢!好啦,我的腿已经等不及了,你就乖乖让我夹进来,一点一点品味最后的人
生吧。」

面对露出恶魔般笑容的桃子,梅子很想逃跑,但她两腿发软哪里还站得起来,
只能眼睁睁让桃子扯着头发骑上来,被两条蛇纹丝袜下的性感大腿牢牢绞住。

刚才桃子会帮梅子不是要替张卞泰出口气,而是想亲自处决她。桃子跟赵月
虹不熟,可跟梅子却是要好的姐妹。好姐妹的背叛令桃子怒火中烧,恨得牙痒痒。
她又是爱憎分明的个性,这次差点被害惨,怎么可能给梅子活路?

跟赵月虹相比,桃子更懂得如何将腿部力量最大限度地施加在梅子的脖子上。
她的大腿就如活生生的蟒蛇一点点蠕动收缩,慢慢吞噬猎物的生命。施展站立式
绞法需要大腿足够的丰满结实,再加上两腿交叉绷直,就能够对被夹者造成巨大
伤害。身为舞女的桃子显然符合这个条件,而且她臀腿并用,就是将梅子的脖子
用大腿紧紧夹在胯部,然后使劲收缩臀瓣,利用臀部肌肉的收缩带动大腿内侧以
及内后侧的肌肉向中间聚拢。如此一来梅子的喉咙就会被卡住,从而完全失去了
呼吸功能。只一小会她两眼空洞无神,意识也逐渐模糊,已然没了挣扎的力气。

在一旁观看的张卞泰和丧彪二人,一个看得津津有味,另一个则看得目瞪口
呆。不过他们惊奇地发现,明明是在绞杀一条生命的桃子看起来却那样得性感魅
惑,甚至令人产生一种也想被那双美腿夹在里面的冲动。

最终桃子夹死了这个曾经的姐妹,在复仇的同时再次体会到scissor
leg所带来的巨大乐趣。后来她也真正成为张卞泰的女人,被炎帮成员尊称为
帮主夫人。

一个普普通通的舞女就此涉足黑道之路,也是她日后成为黑道女王的开始…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