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约到同事这就尴尬了?】(完)

yZWnxHpb.png.

点击看大图


约炮操逼本身无可厚非,但约到同事,俗话说,那他妈就尴尬了。

烧烤店里,靠里面墙的位置,刘昀有点百无聊赖的一边摆弄着手机,一边随
便翻看着网页,一边一眼一眼的瞄着对面座位上的女人,对面的女人也一手摆弄
着手机,一手拿着筷子时不时翻着炉子上烤的肉。烧烤店里稍微有一点吵杂,但
这一桌的气氛显然有点冷淡,和其他桌子热火朝天的聊天景象截然相反。

「吃啊,乍光翻不吃呢,搁这烙饼呢啊。」刘昀有点忍不住了,手机塞回裤
兜里,拿起筷子翻了几下肉,一边沾了料一边往嘴里递。

「我爱吃火大的,你管着么你。」对面的女人也收起来了手机,瞪了刘昀一
眼,然后也翻了几下五花肉,夹起来,拿起菜叶卷了起来。

「操,德性,妈的我哪知道聊的是你,要不我高低不能来得瑟。」刘昀也回
敬了一句。

「妈了个逼,你还说,搁微信上那顿白唬,还他妈拿了额外一个小号约炮,
我操。」对面的女人随手拽了一张餐巾纸擦了擦嘴边,针锋相对的和刘昀你一言
我一语的吵了起来。

……事情是这样的,往前推前点的话。

刘昀在接近下班时候在店里休息处百无聊赖的摆弄手机,发现搜索到附近的
人有一个只拍了脖子以下,穿着贴身休闲背心的女人照片,于是登录了自己的另
外一个微信帐号搭讪聊了起来,从陌生到熟悉,慢慢的一直聊到了下班都过了半
小时,刘昀在微信上提议去附近烧烤店聊聊,对方也欣然应允,刘昀带着喜悦的
心情来到约定的地点附近,结果对着服装一看,居然是店里,平时和自己最不对
付的一个女人张甜甜。

张甜甜名为甜甜,实际上一点也不甜。性格比较直率,所以有什么说什么,
在工作中一向快人快语,直言不讳。有时候同事之间讳莫如深的潜规则也容易在
她在场的时候被一着点破,搞的大家很不愉快。刘昀虽然与她没有过正面交锋,
但从旁观者角度看也发现这个女人不好惹,所以两人一向井水不犯河水。

而当时一见面两个人都一楞,然后满脸「我去他妈的」的表情,但是刘昀也
在「反正饿了先吃点再说」的建议下,还是走进了烧烤店里,于是就发生上面的
对话。

「我拿小号约炮,是,我承认,咱承认,你呢,你不是小号啊,操,还找个
扎挺大的娘们照片当头像。」刘昀说完,一股脑的把几片肉全都塞嘴里。

「妈蛋,乍地啊,搁自己照片还不行啊,那他妈就是我,哎,哎,对,就是
我约炮的小号吧,怎么地吧。」张甜甜筷子一撂,说完话盯着刘昀。

「乍地,还急眼了啊,这家伙整的,这脾气太倔,要不乍说你爱得罪人呢…
…来,来,甜姐,整点喝着,消气,消气……」刘昀一看对面的张甜甜面带怒气,
有点感觉再这么说就真吵起来了,大男人怂点缓和下气氛吃完饭两个人一散也就
得了。

「瞅你那逼样,操,你要不这么急头掰脸的白唬我也不能生气。乍地啊,哪
不像我啊。」张甜甜也缓和下来了口气,重新拿起筷子吃了起来。

「不是,真不是我故意的,哎,妹儿啊,你那『海拔』整那老大鼓包在前面,
不说有魔术胸罩谁信啊。」刘昀一脸流氓相的翻着眼睛狡黠的看着张甜甜。

「哎,瘪犊子,要真是我,乍办。」张甜甜一手扶着桌子,一手拿着筷子,
说完还把筷子尖放嘴里抿一口。

「那咱噶点啥的,要真是你,哎,你让我乍地我乍地。」刘昀挺直腰板拍着
桌子说。

「行嘞,快吃,吃完让你输的心服口服。」说完,张甜甜往前坐了几坐,开
始大口大口吃了起来

等两个人吃完,很有默契的一起找了一家公寓短租房,等一进屋,刘昀一边
和张甜甜聊着天,一边脱了身上的衣服,只穿个内裤坐在床边。

「来吧,大妞,证明你不是一马平川吧。」刘昀言语中带着调侃,朝张甜甜
一摆手。

张甜甜一边把头发都拢起来扎在头上拢成个丸子头,一边微笑着骂了一句刘
昀不正经,开始脱自己衣服。等她把衣服都脱掉了,刘昀也真是竖起大拇指,来
了句「妈逼的,服」,张甜甜像胜利者一样迈着轻盈的步伐走进淋浴间。

「哎,真的,乍穿着衣服看不出来呢,你这小个乍长那么大个的俩大扎啊!」
刘昀有点诧异的依靠在淋浴间门框上,此时已然脱掉内裤光着全身。此时的张甜
甜稍微回了下头,正在淋浴下冲洗着自己的身体。张甜甜一米六多一点的个儿,
此时身上已经被条条的水线覆盖。身姿有点小巧,但在腰和肚子的地方稍微有一
点点肉,屁股虽然稍微有点平,但也是浑圆紧致的。与之身高不相称的,就是前
面两团肉乎乎的大奶子,这对大奶子稍微有一点点坠感,但看着这沉甸甸的分量
也是让刘昀看着心里痒痒。

「别录袄,我告诉你,留神我…噢,那必须地呗,这叫深藏不漏。」张甜甜
一边回头看了下刘昀,确定他手里没有手机等摄录设备后放心大胆的洗了起来,
但也稍微留个心眼,背身改成侧身了。

「儿唬了,你这俩大扎,我都等不急了,打奶炮得爽死。」刘昀进了淋浴间,
反手关了门,径自走到张甜甜身边顺着她身体的后背曲线抚摸着。

「德性,站好,我给你洗洗。」张甜甜挪来了淋浴间的小板凳坐上去,两只
小手翻来覆去的洗着刘昀的大鸡巴和蛋蛋,没几下刘昀的大鸡巴就抬起头来。

「哎呀,硬了啊,这是等不及了啊,哈哈。」张甜甜从洗的手势变成了握住
大鸡巴套弄,快速撸了几下后,洗掉上面的香皂,再用清水冲了几下后,慢慢舔
了起来。

「唔…爽…真舒服……」刘昀一只手叉着腰,一只手扶着张甜甜的头,微微
一用力暗示了一下,张甜甜立刻心领神会的一口把龟头部分吞了进去,刘昀顿时
猛的吸了一口气。

「呼呣…呼呣…」张甜甜双手抱住刘昀的大腿接近屁股的地方,大口大口快
速的猛吞了几下龟头,然后握住大鸡巴,头侧着伸出舌头压在大鸡巴侧面,然后
反复快速的舔弄,另一只手同时还抚摸着刘昀的大腿和屁股。

「我操,操你妈的…这口活,真鸡巴厉害…我操,你这跟对象练的啊。」刘
昀一边享受着来自身下的快感,一边低头看着在卖力吸吮自己大鸡巴的张甜甜与
之对话道。

「也有,大部分是自学成才呗,我感觉,女的好像对这玩意天生就有天赋似
的,整一整就无师自通。」张甜甜调侃似的说着,但手上没停。

「那我这擎现成儿的还有点不好意思了,但你这口活也太鸡巴厉害了,舒服。」
刘昀抱着张甜甜的头,一边说着一边顺手拢了几下她侧面的头发。

「操,别这么抱住往里怼,呛着老鸡巴难受了,你松开,我自己动。」张甜
甜抬手推开刘昀抱住自己头的手,刘昀知趣的转回叉着腰的姿势,站直了让张甜
甜在自己的龟头,大鸡巴,蛋蛋之间翻来覆去的来回舔弄。

「操,不行,再这么整真要射了,我操……」刘昀感觉下体一阵一阵热浪翻
滚,刚想要抽出来,结果呗张甜甜猛的抱住大腿硬死含住龟头。

「爽不,哈哈,要射了你告诉我,我给你吃了。」张甜甜在嘴里含住龟头,
舌头在口腔中狭窄的缝隙间大力的推弄含在自己口中的龟头,明显感觉龟头要后
撤而左右蠕动,来回几次后忍不住吐了出来一边套弄大鸡巴一边抬起头跟刘昀说
着。

「嗯,知道。」刘昀站在原地挪了下脚,稍微叉开了点腿,张甜甜一只手从
下至上轻轻揉搓着蛋蛋,另一只手捏住大鸡巴前端,手指捏住龟头,自己舌尖快
速翻卷着在马眼周围打转。

「操,不行了,要射了,要射了,快,含住,含嘴里……唔!啊!……」刘
昀在张甜甜舔龟头和含住龟头快速的反复吞弄几次之后,终于忍不住要喷射了,
提示了张甜甜之后,张甜甜立刻把大鸡巴的龟头含在嘴里,在刘昀稍微低沉的呻
吟声中,张甜甜重重鼻息声混杂其中。张甜甜继续含住龟头没有动,等大鸡巴慢
慢变软才从嘴里吐出来,龟头已经干干净净的一滴精液都不剩了。

「乍样,爽不。」张甜甜一边抹着嘴边的口水,一边站起身摸着刘昀软掉的
大鸡巴。

「咽了啊?」刘昀摸着张甜甜的大奶子,对她说着。

「当然了,你以为呢,你看着我吐了么。」张甜甜又重新打开水龙头洗了几
下身上,然后去水龙头边用手捧着水漱了几口。

「我操,你这套业务挺熟练啊。」刘昀接过张甜甜递过来的毛巾,胡乱的擦
了擦前面和后面,就随着张甜甜走出淋浴间。

「别废话,我伺候完你了,你也得伺候伺候我,来,裹我逼。」张甜甜径直
上了床,垫了几下枕头和被子垫高点,自己靠躺在上面,叉开了腿。刘昀二话没
说,跟着上去,趴在张甜甜两腿之间,两只手扒着张甜甜的阴唇,把整个舌头压
了上去。

「嘶…我操…哎,对…顺着逼缝裹…张甜甜闭着眼睛,两只手一只,扶着刘
昀的头,另一只手大力揉抓着自己的奶子。

「哎呀…哎呀…真舒服…这舌头裹的…」张甜甜不停的呻吟着,自顾自的说
着,下面的刘昀继续扒着张甜甜的两瓣肉唇,舌尖像条软蛇一样哧溜哧溜的探着
肉缝中间,时不时的还把两瓣肉唇全含住在嘴里吸吮。

「舒服,真舒服…哎妈呀,你这鸡巴舌头…妈的,再整一会来潮了…」当刘
昀听到张甜甜这么说的时候,马上转身亲到奶头上,猛的含住手中把玩揉捏的大
奶子,含在嘴里不停的吸吮,另一只手的无名指和中指成并拢打弯状,顺着张甜
甜阴埠的弧度从阴蒂滑进肉缝里面,大拇指还在不停的按摸刺激之外,手指在肉
缝中已经开始蠕动了。

「啊…啊啊…玩我骚屄…玩我小骚屄…对,裹扎头,继续这么裹我扎头……
啊!啊啊…」在刘昀的持续抚摸刺激下,张甜甜从普通的呻吟声逐渐加大,终于
在最大声的那一刻双腿猛的夹紧刘昀的手臂,两只手紧紧抓住,腿夹紧的同时脚
猛的打了弯,声音也开始从大声的喊叫变成嗯嗯的痉挛声。

「我操,这骚屄,湿漉漉的,妈了个逼的,一手骚水,真行。」刘昀翻身躺
在床上,手垂在床边,手指慢慢流着张甜甜下面的淫水,滴滴嗒嗒的滴在地上。

「舒服…嗯…真舒服,哎…你这整的真不善,鸡巴硬没啊。」张甜甜躺在床
上呼呼的喘着气,歇了一会之后,一边问着一边一把握住了刘昀半硬的鸡巴上。

「来,拿你大扎夹几下,快。」刘昀往上躺了躺,叉开了腿,张甜甜马上翻
身挪到刘昀两腿之间,捧起自己的大奶子把刘昀的大鸡巴夹在了中间来回搓弄起
来。

「舒服不,啊?」张甜甜两只手扶住自己的大奶子,用力挤向中间刘昀的大
鸡巴,大鸡巴被夹住后,龟头被张甜甜来来回回的动作中间用嘴时不时的舔弄,
舌尖一下下的点在马眼上。

「舒服,真舒服,哎,给你对象整过没。」刘昀两只手背到头后面,享受着
下面大鸡巴带来的愉悦,也同时欣赏着眼前美艳的春景。

「整过几次,都分了……不行,那逼不开窍。分手原因估计是我太爷们了吧,
说话也有点二逼,没办法,扎再好也不稀罕我呀。」张甜甜放下自己的大奶子,
一边手套弄着大鸡巴一边跟刘昀聊着,偶尔再补上几口在龟头上。

「妈的,傻逼,要是我得天天玩你。」刘昀说着,拍拍张甜甜肩膀,张甜甜
心领神会的起身躺在床边岔开了腿,刘昀此时已经从床上下来,站在了地上,扶
着自己已经湿漉漉的大鸡巴,把龟头对准张甜甜的肉缝。

「天天这么整非整死你…哎呀!啊!…哎呀!慢点!…」张甜甜话还没说完,
刘昀握着沾满张甜甜口水,又在肉缝口蹭上点淫水的大鸡巴,压着龟头塞进张甜
甜的肉缝中,虽然是顺利的划入,但也因为猛的延伸到底而让张甜甜叫出了声。

「妈了个逼的,这骚屄水真鸡巴多!」刘昀扶着张甜甜的大腿,微微向两边
用着力保持张开的姿势,张甜甜随着刘昀缓慢的抽送而呻吟着,声音起伏,同时
两只手大力的揉搓着自己的大奶子,还狠狠抓几下奶头。

「这鸡巴…真鸡巴大…啊…啊啊…使劲操吧,没事儿了…」张甜甜在刘昀缓
慢抽送一会儿之后,张开眼睛看着正看着自己的刘昀说着。

「骚货,妈的,这骚屄。」刘昀把张甜甜又往自己这边稍微拽了拽,自己往
前又俯下了身,一只手扶在张甜甜头旁边的床上,另一只手猛的抓住了她的大奶
子,同时下面开始快速的抽送起来。

「啊啊啊…抓我奶子…对,使劲抓,使劲揉…我就想让你这么玩我…大鸡巴
操…」张甜甜在刘昀持续的抽送下,闭着眼睛断断续续的说着,刘昀在揉抓她的
奶子时候,感觉到奶头已经明显凸了起来。保持这个姿势操了一会儿,刘昀直起
身,两只手不停的揉捏着张甜甜的大奶子,有几下抓的张甜甜喊出疼的声音。在
骂了几句骚货,浪货之后,刘昀把张甜甜稍微侧了点身,把张甜甜的一条腿扛在
肩膀上,一只手在一侧捏住她的屁股,另一只手在大鸡巴抽送的同时揉搓着她的
阴蒂。在这个姿势下,张甜甜声音又变的更大,身体的扭动开始逐渐增强。

「对…操的舒服…真舒服…操我…操…哎呀!啊啊啊……」在操到中间时候,
刘昀猛的拔出了大鸡巴,龟头上瞬间带出了张甜甜肉缝中的淫水,同时刘昀迅速
蹲下身,扒着张甜甜的大腿,嘴立刻贴在张甜甜的骚屄上,吸吮舔弄起来。张甜
甜立刻夹紧双腿,抱住刘昀的头。

「妈了个逼…真他妈逼的舒服…这时候裹真受不了…我受不了…求你操我,
操到高潮,要来潮了,求你了……」刘昀在张甜甜在哀求的声音下,直起身,骂
着骚货,骚屄又重新把大鸡巴塞回张甜甜的骚屄里,这回抓住张甜甜脚踝向两边
分开,下面大力快速的抽送冲刺。

「啊啊!啊!啊…要来潮了!来潮了!…」张甜甜在刘昀的冲刺下大声叫着,
手在乱抓乱舞了几下后,紧紧抓住床单,同时直起上身颤抖着,当刘昀把她的腿
放下时,她同时粗重的喘着气,满脸通红,身上微微流着汗液。

「射了啊。」刘昀通知似的告诉了张甜甜一句,然后也不遗余力的开始猛操,
张甜甜又瞬间陷入被大鸡巴猛烈的刺激中,在刘昀最后要射的时候,张甜甜配合
的起身怕到床边仰着头,让刘昀把精液全射到了嘴里和嘴边,最后握住大鸡巴又
把精液全部舔干净才罢休。之后两人又持续战斗到后半夜三点多,才相拥着昏昏
沉沉的睡去。

两人第二天之后在单位像没发生前一夜的激情事件一样,张甜甜又恢复了平
时的行事作风习惯。刘昀也一如既往的按照平时的习惯工作,在同事看起来两人
和平时关系一样,毫无异样。当第三天傍晚要下班的时候,店里的人都等着下班,
坐在座位上玩着手机。刘昀看了一眼张甜甜,张甜甜也看到了他在看自己,毫无
反应的自顾自的和旁边女同事闲聊,刘昀看没什么反应也只好作罢,想说又欲言
又止。

过了一会儿,张甜甜手里拿了几张面巾纸,去了卫生间,没一会儿,刘昀手
机微信响了起来,他懒洋洋的拿起来一看,顿时脸上露出狡黠的笑容,信息上写
着几个字「傻逼,瞅啥啊,让人看出来咋整,一会儿你先去,开好房等我,看完
删了!」发信人头像是张甜甜。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