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征服名嫒人妻】(01-02)

yZWnxHpb.png.

点击看大图


第一章

夜晚微风起,飘飘荡荡,夏虫的轻鸣像情人风雨后缠绵悱恻的爱语呢喃。

漆黑的天穹上,零星点点,微茫的晕黄的光在苍茫中孤独的眺望,和人间的
笙歌喧哗,万家灯火,千盏明灯来说显得可怜。

一栋豪华别墅里面,灯火通明,白亮如昼。宽阔的卧室里,席梦思大床上传
来女人的呻吟声,声线柔美悠长,勾魂摄魄。

一个二十岁左右的年轻人,在细心舔舐床上那诱人的美少妇的下体。

从大腿内侧,一点一点,舔到阴部,他用唇轻轻吻了吻少妇的略微有些泛黑
的阴唇,再伸出舌尖,在粉嫩的阴蒂上浅浅点舔挑逗着床上尤物。

「唔……」

美少妇从喉咙深处穿出惬意的呻吟,绷直了雪白修长的大腿,情不自禁的夹
紧了年轻人的头。

芊芊玉手手覆在少年的头上,往自己的小穴里按着,美少妇恨不得将年轻人
揉进自己的阴道里面。

「渝,渝……」

美少妇呼着年轻人的名字,语气温柔缱绻,那是呼唤深爱的情人的语气。

她的下体已经湿透了,淫水涌出,年轻人丝毫不嫌弃的一一吸入口中,吞下
去。

「舒服,渝……啊……渝……」

那个年轻人就是我,我叫江渝,面前我服侍的美少妇,叫许江璐。

可能在鸭子圈里面,我名声显赫,但在外面,我默默无闻。

而这床上诱人的尤物,正值女人最黄金年纪的人妻美少妇,是某个陈姓富豪
的娇妻,也是我的客人。

「弟弟,姐姐帮你含吧。」

美艳少妇的服务我自然不会拒绝,乖乖躺在了床上。

许江璐已经四十多岁了,但平时保养的极好,一天到晚基本不出去,肤如凝
脂,洁白如玉,一双大大的桃花眼,笑起来卧蚕迷人,红唇白齿,让人不禁幻想
阳具在她口中浅浅抽送的感觉。

而她颦笑间更是尽显少妇柔媚风情,看起来,倒是像个三十出头的姐姐。

「好大了……」

许江璐左手掩嘴轻笑,右手已经在抚摸起我的阳具了。

感受到美少妇玉手冰凉的感觉,我忍不住低吟了一声。

许江璐温柔的笑着,手轻轻按压着我的阴囊,俯下头,伸出舌尖,想我舔舐
她一样开始舔舐起我来了。

少妇温热的舌尖,带着潮湿的气息,在我的龟头上滑动,我低低嗬了一声,
这真的好一个尤物。

老实说,像我这种在鸭子界呼风唤雨的人,想和我玩一夜的少妇,丑的美的
都多的是,我却各位迷恋在许江璐这的感觉,不仅仅是她给的票子多。

怎么说,出来玩的,几乎都只顾着自己爽,不会顾及男人的感受,口交什么
的,只有你给她们做,她们基本上不会给你舔的。

当然有个别痴迷吹箫的除外,嘶……还记得当年我第四次接客,那是一个结
婚四年多的少妇,长相中等,痴迷吹箫,我那时肉棒青涩的很,她整整吹了一夜,
第二天我肉棒都红肿了,在床上躺了整整两天。

当然,那次给了特别多的钱。

许江璐不一样,这么多年,她第一次找鸭子就找到了我,之后也就只找我这
一个鸭子,并且只跟我做,唔,不包括他老公的话。

她曾说过,她一共只有两个男人,一个是她老公,还有一个自然是我了。

许江璐那深情的美目,和轻柔的动作中,我能感觉到她对我的依恋,那种堪
比情侣,或者,就是情侣的那种眷恋依赖。

不过显然,我是不会对她产生兴趣的,首先他老公背景大的吓人,每次伺候
她都弄得我心惊肉跳的,生怕被发现了然后被千刀万剐。

绝对不能对客人产生感情,我爸跟我说的,我倒记得蛮深刻。

关键太多前车之鉴,和顾客产生感情,被顾客老公打死的有,被骗财的也有,
被榨干了甩了的也有……如此种种,不甚枚举。

我爸,准确说,是收养我的爸,我一出生就被父母遗弃了,爸也是个鸭子,
干了七年,身体不行了,金盆洗手。

虽然七年挣了很多钱,但他用的更多,没有当鸭子,自然没有了经济来源,
嘛!出于报养育之恩,我就下海了。

我呢,怎么说,长相是真的不错,剑眉星目,气宇轩昂,身材好,八块腹肌,
肉棒也又粗又长。

还有爸在圈子里剩下的人脉和名气,很快我就在鸭子界名声鹊起,风云无二。

突然,肉棒进入了一个湿润的腔道,温热和湿润打断了我心中纷杂的思绪。

我低头一看,许江璐已经含住了我的肉棒,唾液在我肉棒上缓缓流淌,我喘
息一口气。

少妇鲜红的唇覆盖着我的肉棒,那鲜红的唇,让我一度激动起来。

「嗯……」

许江璐也传来低低的呻吟,脸上是浓的化不开的情欲。

「唔,姐姐,舌头,舔啊,嘶……」

见到许江璐痴痴看着我,忘记了舔,我一阵难受,别开了脸,提醒到。

许江璐一下被惊醒,红着脸啊应了一声,慌忙道歉:「对不起,对不起,我
马上就舔,对不起……」

我一阵好笑,搞得好像是我找小姐一样,明明我才是鸭子好吗?

许江璐温柔的舌尖在马眼上打了一会转,随后轻轻亲吻着我的龟头,再张开
嘴,含住我的阴囊。

看着许江璐这么用心,我知道,许江璐是真的爱极了我,可是我们是不可能
的,唉……

这样的话,只能之后不接许江璐这笔单子了。

想到这柔软的美肉以后吃不到口了,我心里一阵不舍。

但是没办法,之前因性生情,因情生爱的也不是没有。

这些找鸭子的富婆,各个都寂寞,几乎各个的老公都不怎么理睬她们,还有
些结婚都不是自愿的。

我呢,因为是接待客人,所以一定要嘘寒问暖,关怀备至,细心体贴,温柔
干练,加上性功能的强大,喜欢我的客人还真的不少。

怎么评价许江璐呢?这是真正的美熟女,温雅柔婉,床下贵妇,床上荡妇,
既有少妇的风情万种,偶尔也有小女生的娇羞。

看着上层社会被人尊称为许夫人的美娇娘,在我胯下吐弄我的肉棒,我一阵
激动澎湃。

我爱怜的抚摸着许江璐的长发,看着她诱人的背部曲线。

她一根柔腻的手指在我肉棒上点点,浅笑盈盈,脸泛红霞,美如白玉的肌肤
羞得通红,看着那清丽妩媚的脸庞,我心中便是一荡,差点缴械。

「好姐姐,别舔了,再舔我要射了。」

我毕竟是老手,深吸一口气,控制住射精的欲望,只想快点插进她的小穴,
干她个翻天覆地,射在她脸上。

许江璐抿嘴一笑,眼里情意盈盈,眼波流动,说不出的娇媚,当真艳若桃李,
让人恨不得在她脸上狠狠的舔咬把玩。

「等下插进去……」许江璐红着俏脸,脉脉含情道:「轻点好吗?我月事今
天才刚过。」

话声清脆,又娇又甜,我不由喘了一口粗气,我的乖乖,要是我有这样的老
婆,定天天按住在床上亵玩,哪里还会让她独守空闺,寂寞难耐?

「可以吗?」许江璐生怕我因为插的不尽兴而生气,脸上还有愧色。

哎呦,她这,哪里是把我当鸭子嘛,这简直比对情人,对老公还要上心嘛!

「好姐姐,以前有男人拒绝过你的要求吗?」我将肉棒从她口舌中抽了出来,
在她小穴,阴唇上摩擦,同时问道。

许江璐一愣,似乎没想过我会问这个问题,仔细想了想,才摇头道:「唔,
好像没有。」

「是啊,像姐姐这样的尤物,再用这声音去要求男人,就算死都愿了吧?」

我拍了拍许江璐的屁股,戴好安全套,用力将许江璐翻了个身,肉棒一挺,
没入了许江璐洞穴之中,那不紧不松的的湿润腔道的包裹,让我爽的不由深呼一
口气。

许江璐双腿不由绷紧,细腰微微向上一抬,喉间「唔」的一声。

「啊……找死啦你!」

许江璐浅浅呻吟,脸上三分娇羞,七分喜悦,毕竟被自己情郎赞叹,是女人
都会开心的。

第二章用嘴取套

我敢说,许江璐的阴道绝对是我肏过这么多女人中数一数二的,暖肉蒲的摩
擦,滋滋的淫糜之音,恰到好处的湿暖,还有不断涌出的淫水,美穴,名副其实。

我在这美穴中足足栖息了两年,如果没有她老公,她将一切以我为主,任我
予求。

她并不爱她老公,我知道的,他老公也不爱她,其间缘由,我并不知道。

「啊……好舒服……轻点……」

我看着她的耻丘,忍不住深吸一口气,欲火腾腾。

「好姐姐,现在我在和你做什么?」我问道。

「……」许江璐并不说话,红着脸嗔了我一眼。

「说啊!」我疯狂挺动着下体,爽的呻吟出来,仗着这美少妇对我的爱意,
有些肆无忌惮,要是别的客人,我是绝对不敢这样的。

「嗯……嗯嗯……我们在……啊……做爱。」

似乎是并不想扫了我的兴,许江璐半晌后才一边呻吟一边回答。

我并不奢望许江璐喊出肏逼这样的话,毕竟许江璐只是我的客人,我也没必
要调教她,之所以问她这些问题,只是想让彼此都刺激一些。

「唔……」我的肉棒一下子插到了许江璐的深处,看到许江璐不禁颦眉,心
中哀怜之心渐起,放缓了攻势。

「现在插在你小穴里面的是谁?」

我呼哧呼哧的喘息,许江璐也开始浅浅呻吟。

听到我的问题,许江璐温顺回答道:「嗯……是……啊……江渝呀。」

听到许江璐并没有理解到我的意思,呆呆萌萌的回答我的名字,我一阵好笑。

「到底是谁?」我挺了挺肉棒,咬吸着许江璐的皓白如玉美乳。

尖端乳头像是两个樱红的夜明珠,盈盈挺立,被我把玩吸允。

「是……啊……是我的……嗯……」

许江璐回答的断断续续,我狠狠拍了拍许江璐的臀,她啊的叫出声来。

她会说情哥哥,情弟弟,老公,哥哥,情人还是鸭子?

「是我的……爱人!」

我一下子愣住,只有下体还习惯性的在前后抽插。

爱人……

这可比情人的分量还要大的多,情人注重的是肉体上的水乳交融,有的是情
爱。而爱人,却是身体、精神上的融合,有的是爱情。

一般而言,只有对丈夫称呼爱人,我显然不是她的老公,她却称呼我为爱人
……

看着许江璐柔情似水的目光,我叹了口气,先不说身份,就说年龄,我们都
不可能在一起。

我并没有回应许江璐,只是低下头,吻着许江璐肚皮上的妊娠纹,并不明显,
浅浅的,白亮的一道纹。

我的肉棒还在她小穴里噗嗤噗嗤的抽插着,我伸出舌头,从肚皮一直往上舔,
舔到锁骨,舔到红唇。

我们抵死缠绵,我爱怜的吻着她的唇,鼻,俏脸,眼窝,睫毛,额头,耳垂,
脸上已布满了我的湿润温热的口水。

「好弟弟……」

许江璐也开始热烈拥吻着我,像是阐明自己的内心,表达潜藏已久的爱意。

「啊——啊——!渝,吻我——哈!」

淫糜的喘息,云雨的欢呼,情欲的纠缠,在这一件豪华宽广的卧室腾升。

我深深吻住许江璐,用牙齿厮磨她的香舌,互相交换唾液,两个舌头缠绕,
湿润滑溜的滋滋声越来越响。

我握住许江璐的浑圆挺翘的美臀,拍打揉捏,向自己的肉棒送去。

噗嗤!噗嗤!

「姐姐,你的花径好滑……好滑啊!」我忍不住赞叹。

淫水太多,流淌在许江璐的花径里,温热的肉瓣滑极了,每次插进去,都能
听到咕叽的水声。

我扛起许江璐两条雪白笔直的大腿,放在自己的肩上。

我能看到自己的肉棒一次有一次激烈的碰撞着许江璐,我的腿一次又一次碰
拍到她的耻丘。

「啊……好弟弟!好老公——好舒服!啊——!插到里面去了——嘶——轻
点!」

许江璐因为亢奋,全身都有些泛红,绷紧了大腿,纤细的腰被我死死握着,
她只能反复扭动着身躯。

这样,她的美乳一阵波涛汹涌,看得我目眩神迷。

我注意到我肩上的美腿,许江璐的双足都甚是好看,脚掌纤美,踝骨浑圆,
柔软细巧,脚趾头晶莹剔透。

我拿下许江璐的脚,含住脚趾,开始吸吮起来,像吸酸奶一样。

「渝弟弟,别——啊——啊!别舔——嗯——痒——哈——啊!」

许江璐脖子都伸长了,细巧洁白的手掌推着我的下腹,想把我推开,只是力
道未免也太小了点。

我微微一笑,放下了她的美腿,低下头,含住了许江璐羞得通红的耳根。

「啊……」

许江璐发出一声长长的惬意的呻吟,随即又不受我下体的冲击,开始喘息淫
叫起来。

半响后。

「好弟弟……啊啊!——啊——我——啊——我——!」

突然,许江璐整个人绷紧成一条直线,细腰向上轻挺,红唇微张,汗液顺着
她的额头向下流。

「唔——!」

我感到下体涌来一阵波涛,看着许江璐的表情,我知道,她高潮了,而我的
呼吸也不由加快,动作剧烈起来。

「渝……来吧,啊——快点,来——!啊啊……」

我面色赤红,手臂上的青筋暴出,动作越来越快,不久后低吼一声:「我射
了——!!」

唔,随即我脑海中一片空白,肉棒一抖一抖,精液全部射了出来,再回过神,
我舒了口长气,把肉棒拔了出来。

「戴什么安全套,我早就戴了环。」许江璐嘟着红唇,有些不开心。

她希望和我真正肉与肉的碰撞,真实的交融。

嗬,我倒不是怕许江璐怀孕,只是怕她有病而已,我干笑一声,也不敢说出
来。

我爸告诫我的第二件事就是一定要戴套,一定要戴套,一定要戴套。

曾经因为不带套得性病死亡的太多了,我懒得提,总之服侍客人,不管如何
我都要求戴套,即使她们说不带套价钱翻倍。

我只是蛮喜欢许江璐的身体,但说实话,感情什么的,真的没有。

至于感动?或许有一点吧。

我刚想动手取下安全套,看到许江璐诱人的红唇,突然有了一个主意。

「来,姐姐,用嘴给我把安全套取下来。」我笑着对许江璐说。

许江璐愣了一下,顿时霞光满面,头像拨浪鼓一样摇摆着。

看着许江璐的羞怯我微微一笑,都四十了,食髓知味,还跟一个没长大的小
姑娘一样。

我也知道,她跟她老公每次只像例行公事一样,乳交,足交,老汉推车,观
音坐莲等无数姿势,他老公都没有解锁。

当然,我也懒得效劳,就用传统的男上女下姿势了,我也乐得轻松。

如果她是我老婆,别说这些,肛交,吞精,深喉,69式,这些都一定要过
关的。

她跟我说过,当初她老公要和她开灯做,她死活没同意,她老公强硬的开了
一秒,然后就被赶出了房间,睡了三天沙发。

就这样,他老公再也没兴趣去挖掘许江璐这座宝矿,倒是苦了我,还要一点
一点解锁姿势。

所以她害羞一点也正常,不过我想看看她到底爱我到什么程度。

许江璐是极爱干净的,替她口交你得刷三遍牙,让她给你口交,得反复清洗
肉棒五六次,她才肯含吹。

每次和她做完,她都要洗一小时左右的澡。

那么她到底肯不肯替我用口取出有我的精液、她的爱液、浑浊不堪的避孕套
呢?

我央求道:「好姐姐,帮帮我嘛……」

许江璐看了一眼我的肉棒,立马移开了视线,只是不住摇头。

我故意露出不开心的模样,垂头丧气的就想自己取下避孕套。

一看到我不开心,许江璐立马就慌了,一下子将我的手拦住,好不情愿的嗔
道:「好啦,姐姐帮你。」

她就是这样,她看不得自己的爱人有一点不开心,受一点委屈,她只要爱一
个人,就会死心塌地,肝脑涂地,哪怕那个人强迫她做她不想做的事情,只有那
人开心,她就好。

许江璐俯下头,紧紧只是靠近了我的肉棒,立马就移开,被精液的腥味熏得
干呕起来。

她可怜地看着我,似乎想让我网开一面,我面色不变,铁了心想看看她能做
到哪一步。

许江璐看我的脸色,叹了口气,咕哝道:「我肯定是上辈子欠了你的。」

但她还是鼓起勇气,憋住呼吸靠近了我的肉棒。

她用牙齿轻轻咬住环,聚精会神的,生怕一不小心咬到我的肉棒,她的宝贝。

咬住之后,她用牙齿向上拉扯,拉到一半,她实在憋不住气了,呼吸一口,
立马就被熏得想呕。

吸了一口气压制住这种感觉后,许江璐再次拉起避孕套来。

随着叭的一声,避孕套终于从我肉棒中脱离。

许江璐捂着嘴,向卫生间小跑而去,看得我好笑。

喜欢吞精的我见过不少,喜欢用精擦拭身上的我也碰到过,但像许江璐这样
会被精液弄的干呕的人倒是第一次见。

如果是她老公这么要求的话,恐怕一辈子都只能在沙发上睡了,想到这里,
我忍不住哈哈笑起来。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