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猎艳生涯】(18)

yZWnxHpb.png.

点击看大图


第十八章

晴天霹雳!我被捉奸在床了!

想我自大学时期便纵横床第之间,人妻也是玩儿过不少,但被人当场捉奸在
床,这还是第一次……

说起来,导致我的燕姿分手的那次,也只是被燕姿看到我从萱萱姐的房间出
来,其实并没有被她看到什么实质性的东西,我之所以会不多解释的选择和她分
手,也是因为自己心中有愧,担心有朝一日终会被她撞破我和她妈妈的奸情,让
她承受那种无法承受的伤害,才趁着那个机会跟她一刀两断罢了。

我像个木头人一样呆怔在沙发上,看着那个肥胖的中年男人从菲儿的卧室里
走出来,一边撸着他那根被肥肉遮盖住的短鸡巴,一边在嘴里骂骂咧咧的侮辱着
菲儿,朝我们走了过来。

「不许走哦,你就在这看我怎么干这个骚货!」

那男人冲我警告了一句,就把菲儿摆成一个四脚朝天的姿势,让她抱着自己
的大腿,朝着她压了下去。

「小骚屄……小母狗……被人干的跟尿了一样哦……快点,扶住鸡巴,爸爸
要开始操你了……」

菲儿听话的探下一只手去,在胯间摸索了两下,然后就见那个男人猛然一耸
肥胖的屁股,操进了菲儿的蜜穴里。

那骚货的反应,我和操她的时候截然不同,刚被那男人操了两下,就依依呀
呀的叫起床来,那些夸赞对方的淫声浪语,我实在都恶心的无法描述。

那男人操了两分钟,就费力的从菲儿身上爬起来,重重的坐到沙发上,一边
捏揉着菲儿的大奶子,一边转头朝我笑道:「你叫后卫是吧,你放心,我不会限
制她交男朋友的。」

短短的几分钟里,我不但已经穿好了衣服,而且已经把事情都理顺了。首先,
我才是菲儿的正牌男友,这一点,不但我家里认同,我妈和菲儿单位的同事认同,
就连我的单位,也是知道菲儿是我女朋友的,我不管这个中年胖子和菲儿到底是
一种什么关系,但我敢肯定,他俩的关系绝对无法摆到明面上来说,所以,我占
据着大义,我有恃无恐!

我冷冷的向他说道:「原来你也知道她是我的女朋友,那么你又是什么人,
凭什么这样对她!」

「我?呵呵……」那男人抓起菲儿的头发,一把摁向自己胯间,让她吸吮那
条已经疲软下去的短鸡巴,然后挥舞着一只胳膊,缓缓在空中一圈,傲然说道:
「她的房子,她的店,她的工作,还有她身上的名牌衣服首饰,统统都是我给她
的,你说,我是她什么人?」

我早有所料,但听到对方亲口承认,心中仍是涌出一股难以言述的难过感觉
……菲儿……我倾尽感情苦苦追求了两个多月的女神……竟然真的只是一个高级
婊子罢了……

「我明白了……从现在开始,我和她再没有任何关系,不打扰你们了。」说
着,我面无表情的站起身来,想要离开。

「等等……咝……」那男人一边爽的咧嘴,一边冲我招手。

「怎么?就算她一直都是属于你的,但我是在不知情的情况下,跟她处朋友
的,她的单位还有我的单位都已认同我和她的关系,我们才是光明正大的,现在
我主动放弃了,你还想怎么样?难道要闹到人尽皆知么,呵呵……我不是过错方,
我可什么都不怕!」

那男人和善的笑着,说:「小伙子别着急,我不是要找你麻烦,事实上,让
菲儿和你处对象,是我同意了的!来来,坐下,咱们好好谈谈!」

「谈什么?有什么好谈的?」我戒备的站在门口说道。

「呵呵……首先,我自我介绍下,我是XX地产的任xx,你在设计院工作,
想必听说过我吧!」

「如雷贯耳!」我压住心头的震撼,强自镇定的点头道。

任总的地产集团,在我们城市大名鼎鼎,在当年那个时代,正处于地产行业
的极速上升期,任总的身价,早已跻身省内十大首富之列了。

但是相比他的财富,更能令老百姓津津乐道的,却是他的好色之名:好玩人
妻!

其中最有名的一次,是他在办公室里玩弄他手下一个小经理的老婆,让人家
当场堵在办公室里,不但拍了裸照,而且还闹上了警局,不过后来,任总使了一
些手段,估计是撒了不少钱,让那件事情不了了之了。

这样财富等级的人,不是我和我的家庭能够惹得起的,所以,我的语气不自
觉的变弱了几分。

「这样吧,任总,你到底想怎样,不如明明白白的跟我说好了。」我有些忐
忑的说道。

「呵呵,很简单啊!你想让你继续保持和小菲的关系,甚至,你还可以跟她
结婚……」

「不可能!」我立刻言辞拒绝:「我是不可能娶她的!」

任总笑笑,说:「这世界上,没什么是不可能的,小菲的条件你也知道,论
容貌,论身材,那都是顶级的!依靠你的实力,这辈子想娶一个这样等级的女人,
恐怕比登天还难吧!」

「其次,我也不会让你吃亏的!说实话,小菲跟了我快三年了,她还没有毕
业的时候就已经跟了我,我玩过那么多女人,小菲是最让我难以割舍的一个,我
是要养她一辈子的,就算她跟你结婚了,我也会继续帮你养着她,并且,会给你
一大笔钱,一笔你这辈子都不挣不到的钱!」

我冷冷的笑了,道:「钱?恐怕任总像我这么年轻的时候,还没有我钱多的
吧?」我讥讽了他一句,见他面现不豫之色,便又道:「而且你想让菲儿嫁人,
难道不是想要满足自己淫人妻子的嗜好吗?否则你就直接养着她好了,何必多此
一举!」

任总听我这么一说,反倒开心的笑了,点头道:「说的在理,不瞒你说,我
这辈子就这么点爱好!再漂亮的女人岔开腿让我干,我都没兴趣,只要是别人的
老婆,长的再丑都能让我硬起来,哈哈!怎么样,兄弟,我的提议你接不接受!」

我想了想,摇头道:「如果说让我和她保持关系,三两年内应该没问题,毕
竟这么漂亮性感的女人,我也没有玩够呢!不过,想让我跟她结婚,那是绝对不
可能的!我可不想以后连自己孩子他爹是谁都不知道!」

任总的脸色一下子阴沉下来,我赶紧又道:「不过,任总喜欢的那个调调,
我倒是有办法满足你,不知道任总参加过交换派对没有?如果任总有兴趣,我倒
是可以给你推荐一下!」

他的脸上霎时露出极兴趣的神色,双眼放光道:「换妻?听说过没玩过啊!
我的身份不太方便玩那个!你给我讲讲!」

当下,我就把元哥那个圈子里的情况描述了一遍,任总听完之后,有些遗憾
的说道:「有点层次太低啊,我跟那些人不太容易玩到一块去,而且,万一被拍
了视频照片什么的拿来要挟我,啧啧,挺麻烦的!」

我想了想,道:「不会的,我们那帮人虽然在社会地位和财力上远远比不上
任总你,但是我们都有各自的家庭和朋友圈子,而且对于我们这些普通人来说,
社会名声反倒是更加看中的,你想,其中人员不但有公务员,还有教师和医护人
员,与您相比,他们更加难以承受那种名声上的损失,一旦事情泄露,等待他们
的恐怕就是夫妻反目,身败名裂,连工作也保不住的!反倒是任总您,呵呵~ 前
两年那个官司,让任总的花名远播,不用太在乎私生活上的这些问题吧?」

任总沉思了一会,又问:「那,姓元的那两口子,是组织者吧?他们开美容
店那种产业,恐怕……」

我笑道:「人家开的美容院,都是只做正当生意,而且是针对高端客户的,
一年没有十来万的年费,连门都不让进!再说元哥人家也是本地人,不但亲戚朋
友都在当地,家里还有一个上高中的女儿,爆出丑闻,他们家还要不要做人啦?
其实所有人都是一样的,我爸妈要是知道我玩那个,会把我活活打死,而且一旦
爆出来,我爸妈都是有点身份的公务员,就连他们都会受到连累的!」

其实这种话,都是白松曾经跟我说过的,元哥的派对并不是什么人都可以加
入的,必须知根知底,有顾忌,或者有根底的人才能加进去玩,就是为了防止有
人居心叵测,恶意将事情泄露出来。

任总想了一会,哈哈一笑道:「好,这个问题我考虑考虑,以后再谈!来,
咱俩也算是契兄契弟了,先把小菲玩爽了再说!哈哈……」

说着,他摸着仍在自己胯下卖力吞吐的菲儿,猛的一巴掌拍在她屁股上,叫
道:「小母狗,给爸爸骚起来!」

菲儿骚起来,果然让我大开眼界,她真的像只小母狗一样转过身子趴到沙发
上,一手向后掰开自己的阴唇,媚声道:「小母狗好像被主人干,小母狗的穴穴
受不了了,主人快点进来哦……」

任总抖着一身肥肉站起来,从菲儿的后面一下子顶了进去,拍着她的屁股说:
「再骚一点……小骚屄……」

「哦……嗯……好舒服,穴穴被主人干的好舒服……啊……啊……老公~ 后
卫……人家的穴穴都被主人塞满了……」

只能插进去一寸多长的鸡巴能把她干爽吗?开玩笑,这小婊子明显是演技派
的,关键人家演的还是情真意切,叫的缠绵蚀骨……

看着这个昨晚之前,还被我视若珍宝的女神如今变成了一个母狗般的性奴,
正在别人胯下婉转承欢,我心里要是不难受那是假的,但不管我在心里如何不舒
服,胯下疲软的鸡巴也再次被那个贱货的表演撩拨的坚挺了起来。

我不由自主的坐到他们旁边,伸手抓住那两颗雪白肉弹一样垂在她胸前的大
奶子一通乱揉,然后在任总的示意下,把鸡巴塞进了菲儿的小嘴儿里。

那是菲儿第一次帮我口交,却是发生在另一个男人的面前,而且,她还正在
被那个男人像狗一样的狠狠操弄着……

我心里越想越是不舒服,怨恨之意发泄出来,让我手上的力度猛然加大,摁
住她的脑袋,在我的鸡巴上用力抽插起来。

任总非常兴奋,一边双眼放光的看着我凌虐菲儿,一边快速的耸动着屁股,
没两分钟,就抱着她的屁股,吼叫着射了出来。

而我,却一直没有射精的欲望,继续强迫菲儿给我口交了一会,就觉得意兴
阑珊,放开那个被我蹂躏到涕泪横流的女人,默默的起身穿上了衣服。

任总没有拦我,像滩烂泥一样瘫在沙发上,神色难名的看着我开门走了出去,
我本以为,我们之前的交集已经到此结束了,但是没想到,没过一个礼拜,任总
就再次找上了我,向我询问元哥派对的事情……他还真的动心了!

其实我那天离开菲儿家之后,就已经把事情跟元嫂提过了。

那天我在菲儿身上一直都没有射出来,出门之后感觉心里还是压着一团火,
就到处找人泻火。

孟姐不方便,因为那时候她老公已经回来了,白露也不方便,正好来了亲戚,
至于张璐瞿颖等等几个炮友,我那时根本就没留过她们的*****,就连在QQ
上联系紫衣,都被告知已经交了一个可心的男朋友,不再出来捞钱了……

没办法,最终我只好朝着元嫂的美容院摸了过去,在元嫂那个半老徐娘身上
发泄了一通,顺便把任总的事情跟元嫂提了一句。

接到任总的电话后,我考虑了一下,就给元嫂打了一个电话。

「后卫啊?我是你元哥!」元嫂的电话接通,却是元哥的声音。

「怎么是你啊哥?嫂子呢?」我问。

「怎么啦,只想你嫂子,不想你哥是不?你嫂子给客人做护理呢,电话留在
办公室了。」

我一听就明白了,嘿嘿淫笑道:「是做阴部护理的吧?怎么元哥你没去帮忙
啊?」

他家的美容店,普通的项目都是员工技师来做,只有最为隐私的阴部护理,
才是元嫂亲自服务的。

元哥笑道:「别闹!我这怎么说也是正规的地方,不是什么女人都开放能玩
儿的!行了,说什么事把你!」

我就把任总的事情和他说了一遍,元哥听完,吸溜着牙花子说道:「这事吧,
我倒听你嫂子说过一句,关键那个姓任的,跟咱们不一样!就按他那个等级的人
物来说,爆出点性丑闻根本不算事儿,咱们却是承受不起啊,你知道吧,身份不
对等,就怕他跟别人乱说,他没事,咱们可就惨了!」

我一想也是,那个任总的名声早就臭了,喜好淫人妻女,这事在我们那城市,
都是老百姓茶余饭后的谈资,那种人根本就不在乎这方面的名声,也就不用指望
他能够为我们严守秘密。

妈的,我到底还是年轻啊,看事情没有元哥老到,差点弄坏事儿。

我给任总回话,把我们的顾虑委婉的跟他说了一下,没想到任总想了一下,
却是爽朗的一笑,说要在周末请我们大家在他的别墅聚会,到时候保证打消大家
的顾虑,而且还有大惊喜!

我摸不到头脑,又不便细问,就找去美容店,跟元哥商量这事。

元哥毕竟是做生意的,他除了美容店,还在灯饰城有个挺大的店面,挣钱的
大头就是走工程。不过他的层次有点低,够不上任总那个量级的人物,他觉得,
这是一个能够接近任总,能让自己的灯具销量大幅上涨的好机会,考虑了很久,
还是觉得应该深入的探探口风。

于是,我又硬着头皮联系任总,而且为了更深入一点,还约任总一起去菲儿
家,又玩儿了一次3P,才把事情基本定了下来。

任总在看过我给他的人员名单之后,划掉了白松两口子的名字,他跟我解释
说,白松两口子的顾忌太少,社交圈子狭窄而且没有什么上层面的人物,再加上
他们两口子本来就是名义上的兄妹成婚,在双方的亲属那边的名声本来就不太好,
又没有孩子,即使事情暴露了,他们也是受伤害最为轻微的一方,因此是最容易
为了利益暴露大家隐私的那类人。

名单剩下的人,顾忌就多了。

瞿颖是背着自己老公乱搞,又是在职护士,柯动虽然单身,却是公立大医院
的副主任妇科医师,更加承担不起名誉的损失。

元哥元嫂的美容店是针对高端人群的,而且还有极为隐私的阴部护理项目,
客户群非富即贵,享受服务之前都是签过保密协议的,一旦名声坏了,身败名裂
都是小事儿,让客户怀疑她家可能暴露自己的隐私,很可能会让他们摊上吃不尽
的官司。

张璐是新婚不久的教师,也是背着自己老公乱搞,更何况她的姘头老崔,还
是公职人员、公立学校的校长,家里有妻有子的,照样承受不起丑闻。

至于孟姐和我这一对,孟姐倒是没什么危险,毕竟有老公有工作的,也不敢
乱说话,就是我有点让任总挠头,觉得我一个未婚小伙儿又没公职,爆出点丑闻
那也是风流韵事,没什么损害,最多就是让爸妈承受一些不名誉的议论,戳戳脊
梁骨什么的……

不过,我终究也是中间人和引路人的身份,任总考虑再三,还是同意让我也
加入进来,不过却声明,到场的众人都要签署保密协议的。

「保密协议?对这种事也有法律效力吗?」我纳闷的问。

任总冷笑道:「无非是淫乱聚会嘛,充其量就是道德问题,你情我愿的,连
警察都不会管那种出轨找小三的事情不是?但是,若有人恶意泄密,将会给众人
的生活带来极大的危害,并且很可能会给我的公司造成极大经济损失,涉及到经
济损失,那可就够得上起诉了……」

事情,就这么定下来了,周末上午,我们八个人两辆车,直奔任总位于郊县
风景区的山间别墅。

第一次跟我见面的老崔是一个挺儒雅,挺有派的中年男人,坐在车上的时候
看起来很正派,语调很温和,总是喜欢挺着胸说话,一种沉淀了数十年的优越感
自然迸发,却又不太惹人讨厌。

总的来说,老崔在我眼里是一个有些傲气的成功人士,但是我却没有想到,
等他一踏进别墅的门厅,看到沙发上慵懒而卧的那个女人身影时,却是不由自主
的缩了一下脖子,挺起的胸膛瞬间便是微微的佝偻了下去。

那个窝在别墅的沙发上,看上去气质绝佳,兼之容颜不俗的轻熟女,就是任
总带给我们的惊喜!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