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羊咩的性冒险】(05)(完)

yZWnxHpb.png.

点击看大图


(5)赶场

大学刚毕业的时候,有这么一段时间,我就像猴子一样热衷於性爱。当时的
男友正在当兵,没办法常常见面,所以每当他放假的时候,我们最常做的就是待
在我的租屋处,一口气疯狂作爱两三个小时才罢休。

但只有这样还是不够的,男友放假有时还是要回老家陪伴父母,因此我们经
常是两三个礼拜才见一次面,这或许是藉口吧,但难忍寂寞的我就这么背着男友
交往了几个固定的做爱对象。

阿峰是比我早三年进到公司的前辈,也是我当时几个性伴里最常做爱的对象,
并不是因为他的技巧特别好,只是碰巧他也有个远距离恋爱的女友,没办法常常
见面。有一回在办公室一起加班结束后,他邀我去他住的地方坐坐,在几杯小酒
的催情下,就这么发生了。

由於近水楼台,我每个礼拜总会有两天到他家去过夜,一起吃晚餐,然后做
爱。从一开始他就很坦白的跟我说,等念研究所的女友毕业以后就会结婚,对我
来说,这样没有负担的关系正好也是我想要的。

有一回,我们做完爱以后我去浴室沖澡,包着浴巾走出来的时候,就看到躺
在床上拿着手机讲话的阿峰看着我,有些尴尬的笑了。

「怎么样?最近都好吗?」

我当然知道他正在跟女友讲电话,我也很识趣的轻手轻脚到他的身旁躺下,
滑自己的手机,不过躺在身旁的男人一边在跟自己的女友甜言蜜语,竟让我有些
不是滋味,於是我便趴了过去靠在他的胸膛,他顺手搂住了我,一边仍继续跟自
己的女友聊天。

「我记得你上次说……呃,等一下。」

趴在阿峰身上的我,一边坏心的用手指玩弄着他的乳头,他又好气又好笑看
着我,用嘴形跟我说『对不起』,看到这样的表情让我更想使坏了,就慢慢往下
爬,用手指抚弄着他半软硬的肉棒。

「嗯……宝贝,我跟你说,那真的不是你的错………」

当我听到他说出『宝贝』两个字的时候,一股无名的嫉妒心突然涌上心头,
只因为阿峰在床上时也是这样叫我的,於是我对着他露出大大的微笑,接着一口
含住那被我拨弄到硬挺的肉棒。

「啊!啊……没事没事,你继续说………」

看得出来阿峰很想保持镇定,只是他越装作没事的样子,我就越是卖力的吸
吮着肉棒,他苦笑着扶着我的头,一直用嘴形向我求饶,却也不敢真的把我推开,
我用灵活的舌尖在他的龟头上滑动着,刻意作出癡迷的淫荡表情,看着他苦恼又
愉悦的样子,让我心里有种报复的喜悦。

「宝贝,我有点事要处理……啊不是,我不是不想跟你说话。」

阿峰似乎很想赶快挂掉电话脱离这个窘境,但他的女友不肯,而我也不想放
过他:

『继续聊,不然我不帮你吹了。』

我用嘴形这么告诉他,一边紧握着他那兴奋的肉棒,阿峰只好苦笑着继续陪
女友讲电话。我忽快忽慢的吞吐着肿胀到红通通的阴茎,阿峰闭着眼享受我的服
务,同时也要忍着不发出声音以免被女友发现,嘻,真是可爱极了!

「好……宝贝,那你早点睡喔,晚安,我爱你。」

终於他挂上了电话,整个人放松的摊在床上喘着气,我抬起头来贼贼的对着
他微笑:

「舒服吗?『宝贝』。」我笑着说。

「你这小坏蛋……你死定了!」

「哈哈哈……啊!不要啦……!」

被我逗到不知是欲火还是怒火焚身的阿峰发起狠来,将我用力的压在床上,
把硬挺许久的肉棒干进了我的小穴里,随着他的进入,我发出了愉悦的呻吟。

「宝贝……我最爱你了宝贝……嘻嘻………」

「妈的!我要干死你!」

「啊!……哈哈哈……!」


从饭店离开后,本想回家先换个衣服再去找男友的,但当我打开房门的时候,
男友已经坐在我的床上等我了。

「婆……我好想你,今天特地抽出时间来看你的,明天就要回营区了。」

我包包才刚放下,男友就一把把我拉过去,又亲又摸的,即使已经全身痠软
无力,下体痛到都快不能好好走路了,但还是不忍心拒绝男友,只好温顺的回应
着他的亲吻。

当兵的男人一旦放假,满脑子大概只剩精虫了吧,他猴急的将我的衣服扒开,
迷恋的吸吮着我这对在二十四小时以内已经被三个男人给彻底疼爱过的奶子,微
微的刺痛让我心想,大概真的有点破皮了吧。

当他摸到我的下体是湿润的时候,什么都不管的立刻脱下自己的裤子,将我
的双腿架在他肩上,然后把不知道憋了多久的硬挺肉棒直接插入。

「天哪……婆……你的小穴好热好紧……真的太久没干你了………」

「呜呜………」我痛得咬紧了下唇。

「没关系,我今天一定会好好补偿你的。」

「呜呜………」

或许是罪恶感吧,即使下体传来的痛楚大於快感,我还是很卖力的配合着男
友的动作,当兵后变得精壮结实的男友,抽插时的力道一点都不输给凯文,当他
扣着我的腰快速冲刺的时候,我觉得整个人好像都快散了一样。

「婆……我好爱你!我真的好爱你!喔喔喔!!!」

「啊啊啊!!!………………」

脑袋一片空白,在这种状况下,我居然还是到达了高潮,人类的身体真的很
奇妙呢………

****

任凭男友恣意的干了整整两个小时,将精液射到一点都不剩的男友终於心满
意足的躺在我身旁呼呼大睡。而我大概是疲累过度了吧,一时之间反而睡不太着,
眼看着时间刚过午夜十二点,回味着这一整天发生的事,心里竟然又有些隐隐骚
动着。

『下次绝对不要再把行程排得那么密集了。』想到这里,自己忍不住笑了起
来。

这时候手机传来讯息的提示声,是阿峰:『你在哪?要去接你吗?』

我默默的删掉了那则讯息,但接着立刻又收到一则简讯:『昨晚真的很美好,
不知道你今晚是否有空,我在酒吧等你。』

……是昨晚那个小鬍子中年男吧,只好装作没看到了。

几乎是同一时间,我的手机又收到了一则讯息:『我打算明天再回台中,男
友睡了吗?我可以去接你。』

……………………於是我默默的将手机关机,钻进了被窝里。

(完)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