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舞女】(08)

yZWnxHpb.png.

点击看大图


第八章一夜疯狂

当晚,夜深人静。

卧室内,桃子再度穿上黑色蛇纹丝袜,然后秀上一段撩人的舞步,直把张卞
泰看得下体充血,作猛虎捕食状扑过去,在大腿上疯狂摸着舔着。桃子转了个身
弯腰撅起翘臀,双手扶住他的后脑勺,把脸按进臀沟轻柔地摇曳。

「好香的屁股啊!」张卞泰跪在臀下贪婪地吸气,似是要将美臀里的气味吸
个干净。

「泰哥既然喜欢,那就来个亲密接触吧~ 」桃子慢慢往后坐,将张卞泰的头
坐在床上,让臀下的脸一点点陷入臀瓣之中。她有点像欧美女人的身材,大胸细
腰丰臀,但贵在既有东方的娇媚,又有西方的狂野,东西结合,勾魂摄魄,因此
才勾得张卞泰甘愿做她的臀下奴,脚下狗。

「怎么样,被香臀坐着的感觉是不是很棒?」

「呵呵呵~ 我会坐死你喔!」

「啊~ 把男人坐在屁股下也好舒服~ 不想起来了呢~ 」

此时桃子已经兴奋起来,口中不停说着挑逗和羞辱的话语,而且由于没有穿
内裤,张卞泰的喘息全部隔着薄薄的丝袜打在下面,又痒又麻挺舒服的,屁股就
一点都不愿抬起来。张卞泰被如此坐在下面,脸颊两侧被臀肉紧紧包围,虽然香
艳无比,但时间一长就感觉空气不足,只能使劲吸闻臀沟里的香气,还真有些憋
得慌。所幸桃子坐脸没什么经验,不然可能要落得「美女臀下死」的下场了。

坐了一会,桃子先按耐不住了,两腿往后伸直,脚腕一勾便夹住了张卞泰的
脖子。她双手撑地回过头说道:「泰哥~ 准备好了吗~ 今天我要用全力夹你喔!」

张卞泰听了高兴都来不及,把前一阵被夹得半死不活的事早抛到脑后,哪里
还去考虑桃子若用了全力是个什么后果。

在白天见识到吴暖月的恐怖腿力后,桃子也很想看看自己能达到什么程度,
自从夹死黄毛她再也没使出全力过,今晚就拿张卞泰做个实验吧。

「要开始了喔~ 预备~ 我夹!」

桃子发力了,一下子便将大腿力量全部爆发出来,如同一条狂蟒缠绞着张卞
泰。张卞泰顿觉脖颈两侧顿时瘪了下去,眼前一阵发黑,脑部供氧在瞬间被完全
切断,就连颈骨仿佛都咯咯作响起来。恐惧,漫天的恐惧替代了原本的期待,张
卞泰慌了,趁着还能反抗连忙去掰桃子的大腿。理所当然这只是徒劳,无论他怎
么用力去掰,都无法撼动一分一毫,他第一次觉得被女人的大腿夹在脖子上是多
么可怕的事情。

然而这还只是第一阶段,桃子并没有结合臀部的力量,不过现在也开始了。
当两片臀瓣猛地收缩达到究极状态时,张卞泰蔫了,彻底败在桃子臀下,只剩下
痛苦到麻木的绝望。如果从第三者的视角来看,可以看到他的脸几乎被丰满的大
腿和肥美的翘臀埋没其中,像是被吞噬着融为一体。

不知过了多长时间,可能连半分钟都没到,张卞泰抽搐了,全身肌肉都在痉
挛,抖动幅度之大将桃子的私处刺激得无以复加。如果是以前的桃子,可能就抵
挡不住其中的快感而一直夹着不放,那样张卞泰就真的要被活活夹死了。现在的
桃子则有着丰富经验,尽管臀下的男人已经濒临死亡也不急于松开。于是张卞泰
休克了,呼吸出现了短暂停止,也就是假死状态。当空气重新进入肺部,一种飘
飘然的感觉油然而生,他躺在桃子大腿上,满脸吸毒般的欲仙欲死。

「泰哥~ 感觉如何呀?」桃子媚声问道。

「好恐怖…好舒服…」张卞泰说出这矛盾的六个字。

「那我们继续吧~ 」

「啊?桃美人…让我休息…啊…」

桃子哪里肯依,搬起他的头便把双腿缠了上去,接着绷直爆发出全部力量,
用大腿前侧的股四头肌猛烈压迫脖颈两侧,「泰哥~ 欢迎品尝我的颈动脉绞杀~ 」

「咳咳…桃美…人…不要…」张卞泰的脸顿时扭曲了。

颈动脉绞杀是十分方便施展的绞技,通过发力后使大腿前侧的股四头肌瞬间
坚硬犀利,配合夹紧的双腿给予被夹者颈部两侧以强大的压迫力,轻则阻断血液
流通以及窒息,重则硬生生被夹断颈骨(吴暖月便是用此招夹死了脚奴)。

「不要?不要松开对吗~ 放心,我会好好夹着的~ 」桃子故意曲解张卞泰的
话。她的腿力虽还没达到吴暖月的程度,但在使出全力的情况下,张卞泰那脆弱
的脖颈很轻松就被夹得瘪下去,呼吸又变成了一件比登天还难的事情。

「啊…哈…夹死你喔~ 臭变态~ 被姑奶奶夹得很爽吧~ 啊~ 夹断你的脖子喔
~ 」桃子兴奋地喊着,除了不断用言语挑逗羞辱着,腿上的力量也持续向张卞泰
的脖子源源不断施加着最高强度的挤压。

要一直保持最高强度的绞杀其实是十分耗费体力的,饶是身为钢管舞女郎,
每天在舞台上蹦上蹦下,桃子也有些喘起了气,可能也有兴奋的因素在里面吧。
今晚她压根不控制心中的欲望,想夹多久夹多久,直到胯下的男人晕厥了才会松
开。果然穿上蛇纹丝袜后,蟒蛇女便会觉醒,毫无顾忌地捕捉猎物。

可怜的张卞泰又一次来到了地狱门前徘徊,脖子上的大腿松了好几秒才恢复
了呼吸能力。新鲜氧气冲入肺中时,他舒爽得浑身颤抖,简直比吸了毒还hig
h。不过模样就很难看了,脸上毛孔都充了血,嘴唇也是紫黑得可怕,明显就是
缺氧所致。

「泰哥~ 还想要吗~ 」桃子又媚声问道。实际上不管张卞泰还要不要,她都
会继续。

若换作平时,这场游戏基本结束了。但今晚桃子显然意犹未尽,这才第二轮
缠绞,才是刚刚开始,怎么可能就这么轻易放过张卞泰?她现在脑海里只有一个
想法:尽情地夹!将眼前的男人夹到奄奄一息!!她甚至产生了活活夹死张卞泰
的冲动,或许是吴暖月激发了这股欲望,需要一个男人来慰藉饥渴多时的双腿。

也正是这股欲望迟迟没有得到彻底发泄,桃子在后来用美腿夺去了一个大学
生的性命,当然这是后话,暂且不提。

「桃…桃美人啊…我想…」张卞泰还没说完,桃子便截了话语,「还想要啊,
我明白了~ 诶,去哪儿呀~ 」

张卞泰晃晃悠悠地想爬走,结果一双丰满大腿便缠住了他的胸膛,「这次是
胴绞喔~ 欢迎品尝~ 」

胴绞,也称为bodyscissor,顾名思义是用双腿夹住对方的身体
部位,如两肋,腰。一旦发力,窒息不说还疼痛难忍,比夹脖子还要痛苦,也是
十分容易致命的绞技。张卞泰被这么一夹,顿觉胸口一陷,大张着嘴连喊都喊不
出来,其中的感受自然不必多说,想象一下被蟒蛇缠住的感觉便知道了。

「喔呵呵~ 我有一双夺命腿我要夹死你~ 我全力夹紧大腿让你不能再呼吸~ 」
桃子一边夹一边哼起了歌,表情无比惬意,倒是与青筋暴起的张卞泰形成了鲜明
对比。

疯了!桃美人疯了!张卞泰脑海里闪过这样的念头,在他看来桃子此时的表
现几乎癫狂,与平日里简直判若两人。而现在也容不得多想,胸膛两侧的大腿就
跟铁钳一样夹得人痛不欲生,他用力去掰扣在一起的丝袜美足,这是破解剪刀腿
最有效的方法。

然而悲剧的是,两只美足比想象中勾得还要紧,加上因为血液无法循环到上
面,手臂已经发麻无力,张卞泰根本就掰不开。也就是说,他只能乖乖「等死」。

桃子把这一切看在眼里,一个黑道大佬在自己双腿挤压下毫无反抗之力令她
更加兴奋地喊着,「挣不开喔~ 你挣不开的~ 求我呀~ 求我就放了你~ 怎么不求?
嘴巴这么硬,那我就继续咯~ 我夹~ 」。深呼吸,猛夹紧,简单两个动作便将张
卞泰所承受的痛苦再添加几倍,这要是换个瘦弱的男人,估计都被夹死了。

这一波攻势下去,张卞泰登时如同斗败的公鸡耸拉着脑袋,嘴巴依旧张开像
是在渴求着空气,两眼也失去光彩般空洞无神。桃子松开大腿,右腿飞快地缠绕
过他的脖子,脚踝扣在左腿膝盖处,施展出最后一次绞杀——首四字绞。

首四字绞对施技者的要求较之前三种绞法要高,动作若不够规范,威力也会
大打折扣。桃子很少使用此种绞法,一来不大钟意,没有绷直整条腿来得有快感,
再就是还不够熟练。反正张卞泰也已支撑不住太强的夹力,她便当是针对性训练
了。

卡紧膝盖间的脖子,腿肌绷硬的同时,再挺直蛮腰,动作一气呵成,张卞泰
便感受到了极强的压迫力。他的颈部被大腿带动着向前折起,喉咙便被挤得更加
靠近膝窝,紧紧地卡在了里面,一种叫做崩溃的情感隐隐浮出水面,他有点后悔
痴迷这个窒息游戏了。

更惨的还在后面,桃子或许是觉得动作不够规范,达不到最好的效果,竟然
还用双手死死捂着张卞泰的口鼻!这简直是火上添油,本来还能有那么一丁点缝
隙可以吸入氧气稍微缓解痛苦,结果这么一堵,张卞泰只有闻纤纤玉手上面的香
气的份了。

如此双管齐下,张卞泰除了休克晕厥,还会有其它选择吗?不过他和儿子一
样,被桃子夹得这么凄惨,命根子仍旧义无反顾地直挺着。桃子也迫不及待了,
丝袜都不脱直接扯开裆口,水汪汪的桃穴将雄起的命根整个吞入,疯狂地娇啼浪
叫起来。

此时张卞泰经过短暂休克后恢复神智,销魂的快感顿时席卷而来令他险些招
架不住。桃子一边耸动蛮腰,收紧阴道制造更强烈的快感,一边媚眼如丝俯视着
张卞泰,口中断断续续喊着「泰哥!」「好爽!」「好大!」之类的只言片语。
张卞泰也跟着「喔喔喔!」「桃美人!」「夹得好紧!」地回应。

一时间,腿绞片变成了十八禁成人爱情动作片,具体内容就请大家与笔者自
行脑补了。

后来张卞泰问起这晚的事,表示想了解为何那般疯狂,桃子抿嘴一笑却没有
告诉他。而值得一提的是,张卞泰从此对桃子唯命是从,不敢有任何违抗。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