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卖货郎驭女记】(28)

yZWnxHpb.png.

点击看大图


乡村货郎驭女记(二十八)

别人说内向的人凶残起来更变态,那自闭症的人虽然不喜欢与人沟通,但其
实他内心想的东西比正常人还要多。

芝英每天刷被单确实成功地引起了老太太的注意,遗憾的是老太太是老眼昏
花,而不是火眼金睛,没有察觉被单的秘密,还乐呵呵地认为自己的傻儿子床上
功夫很了得。

芝英没办法只好咬牙苦苦忍着,希望总有一天老太太会发现,然后制止二浩
的灌尿行径。

但是,人要拉出去的尿可不是精液,都是人体吸收不了排出去的废液、是脏
东西,而女人的肉穴又是非常脆弱的部分,是很容易被感染的地方,二浩这样一
天一次甚至两三次的灌在里面,很快就让芝英的肉穴被感染了,起先是骚痒,后
来是痒的不行,再后来是里面开始起红疹,尿尿时钻心地痛。到了晚上,二浩根
本不听她诉苦,置她的死活不顾,仍然要做爱,完了还要在里面尿尿。

这天她实在受不了,连走路都不能正常抬脚了,这才鼓起勇气对老太太说要
去诊所看医生,没想到的是结果又被老太太一厢情愿地理解偏了,以为芝英这是
怀孕了。唉,总之,就那么阴差阳错地过去了。芝英有苦没处说,欲哭无泪,只
好去求助自己的母亲。

芝英父母见女儿不声不响独自从婆家跑回来,欲开口责骂却又还没开口之时,
芝英就抱住母亲嚎啕大哭了。女儿委屈的泪水变成了化骨绵掌,瞬间把到嘴的责
骂变成了心口的慈爱。

大哭了好一阵后,在其母亲的再三引导下,这个患有严重自闭症的女孩,终
于把这几日来所受的煎熬一一道了出来,听得她母亲不寒而栗、咬牙切齿。

回过神来的芝英母亲,连忙领着她去公社诊所看医生。诊断结果是,芝英的
阴道由于长期受到外力的冲击,造成了多处地方出血,另外还严重感染,致使整
个阴道开始糜烂、化脓。当医生听说是长期肉穴被灌尿所致时,年近六旬的老医
生愤怒地把自己手上的老花镜砸在桌上,镜片四下乱飞,怒不可遏地指出,这是
她生平遇到的最为荒唐的事情。老医生还告诉芝英的母亲,这病情非常严重,即
便能够恢复,乐观地说也要大半年,有可能治好了之后,也会影响以后怀孕。

芝英的母亲听后面色苍白,一言不发,回到家后,安顿好女儿立马拽起男人
的手臂,就气势汹汹地去平垟村找亲家算账了。争吵过程中,一言不中听,便退
了亲事。觉得自己的女儿宁可没人要,养在家里老死,也比被人折磨死要强。

………………

话说二浩从头到尾过了差不多也就十天左右有妇之夫的日子,可是别看时间
短,却彻底让他从一个老男孩变成了一个真实意义的男人,特别是让他尝到了女
人的滋味,从此内心充满了对女人的渴望。

如果说以前喜欢看女人,只是纯粹的喜欢看,觉得女人长得漂亮,那么如今
的二浩看女人,就内心复杂得多了,他除了喜欢看对方漂亮的脸蛋,关心女人丰
满的双乳外,更关心的是女人的肉穴,想象插进去时的美妙感觉了。

老婆没了,二浩整个人就焉了,村里人说二浩这是想女人的缘故,整天地里
劳动不去,上山砍柴也不去,那里人多就去那里,坐在角落里看着人群中的女人,
或者端张凳子坐在家门口,偶尔有个女人经过,就从出现一直盯着看到女人转弯
看不见为止。到了吃饭的点,路上没人经过了,二浩就回到屋里坐在厨房边,看
着灵英忙碌的样子,胸前围裙的带子勒得衣服下去,一对大奶像是想要撑破衣服
一样鼓出来,转过身时,一个浑圆的屁股蛋子对着二浩的目光,里面内裤的轮廓
映得清清楚楚,看得二浩连着咽了两口口水。

偶尔,当灵英回头看到二浩紧盯自己的眼睛,灵英会开心地一笑,打趣地问
道:「二浩,看啥呢?」

二浩当然是如实回答:「嫂子,我在看你呢,」

「好看吗?」灵英又问。

「嗯,好看!」二浩回答。

当然有时候灵英心情不好,或者忙得手忙脚乱时,看到二浩那么肆无忌惮的
眼睛,她也会拿他当出气筒:「二浩,你看什么呢?」

「我看你呢,嫂子!」二浩回答。

「我是你哥的,你看了也是没用。」灵英又喝道。

「我哥说了看看没关系,想想也没关系,我没动手。」二浩说。

「…………」灵英骂了几句,发现根本出不了气,还越骂越气,反而不骂了,
专心烧饭做菜。

却说有一次,也许是大姨妈快来的前几天,灵英心里特别想要男人的大肉棒
来戳自己。可是又是农忙季节,林浩顶着腰酸背痛还要干活,所以灵英央求了好
几个晚上,林浩就是没有插她,这让灵英憋得很难受,脸上还长出了许多痘痘。
心里也来了气,整天阴沉着脸,做事也不看林浩的脸,洗碗时故意把锅碗瓢盘摔
得叮咚响。

那天全家出动去地里抢收稻谷,连腿脚不灵活的老太太也去帮忙扎稻杆、赶
麻雀了,(在这里啰嗦一下,那时候农民种田没有农药、杀虫剂,山上田间麻雀
很多,农民种的几亩地产量都限,所以一到稻谷成熟,大家就抢着收割,因为如
果你动作慢,等大家的稻谷都收割了就剩下你家的稻谷,那成群结队乌云压顶似
的麻雀就都飞到你家田里吃稻谷,几天下来就基本颗粒不剩了。)唯独想女人想
得失了魂似的二浩,没人叫得去,叫了几下不愿去帮忙也就听之任之留在家里了。

快到中午的时候,灵英接了老太太的旨意挑了两化肥袋子的稻谷回来,准备
烧好中饭送到田间地头上去吃。看到坐在门口晒太阳捉sizi的二浩,便大声
唤过来把担子让他接了去。二浩有些不情愿,不过看到是自己喜欢的嫂子吩咐,
倒也懒洋洋地起身把灵英肩上的担子接了过去,挑到楼上在楼板上铺开来。本来
这刚收的谷子是要在村里的晒谷场晒干了再挑回来的,可是最近各家各户都在收
稻谷,所以晒谷场根本不够用,大家都是一大早就去占场地的,像现在都中午了,
哪还有空的场地轮到你啊?所以林浩早就交代好了,先铺到楼板上吹风,以后占
着了场地再慢慢地挑出去晒,这大晴天割回来的谷子铺在楼上楼板上,倒也不至
于发芽、发霉。

二浩铺好谷子拿着空袋子交给灵英,也没回到门口去,而是直接坐在厨房里
看着灵英忙乎。反正这又不是头一回,灵英也不管他,自顾自地淘米、生火做饭。
菜是一个最普通的腌豇豆,一个水煮葫芦瓜,加上饭桌上昨天炒的一盆霉干菜,
再另外加一个咸鸭蛋是单独给林浩的。

灵英在砧板上切好葫芦瓜,正准备往锅里放,发现锅里的油还没热,于是随
手把手叉在腰上等着,忽然看见二浩一眨不眨的看着自己,便又打趣地问道:
「二浩,你又这样看嫂子了,好看吗?」

「嗯,好看!」二浩回答。

「哪里好看?」反正锅里的油还没热,灵英不禁多问了句。

「嫂子哪里都好看!」二浩说。

「你觉得是嫂子好看还是你以前的老婆好看?」灵英一时兴起继续问道,权
当打发时间。

「都好看,可是芝英陪我拉风箱,我觉得很舒服。」二浩说。

「什么拉风箱?」灵英不知道他说的拉风箱是什么意思。

「嫂子你真傻!拉风箱都不知道,就是用我的鸡鸡在芝英尿尿的地方推拉啊!」
二浩说道。

「啊哈哈,拉风箱,二浩你怎么想出来的名字啊?太有趣了。」灵英可是头
一回有人把做爱说成是拉风箱,觉得好笑得很。

「娘说得,那就是用鸡鸡拉风箱。」二浩说道。

「哦,那你觉得哪里舒服啊?芝英跟你说她也舒服吗?」灵英问。

「我就是鸡鸡觉得很舒服,芝英她没告诉我,嗯,嫂子,你有没有跟哥拉过
风箱,你觉得舒服吗?」二浩问。

「舒服啊,当然舒服了。」灵英不知不觉说话越来越不像是跟二浩在说话,
倒是像在跟男人调情。

「我也觉得舒服。我很喜欢拉风箱。」二浩说。

「哦,那你每次拉风箱都拉多久啊?」灵英问。

「我不知道,反正很久,有时个把小时爷尿不出来。」二浩这还是洪老太教
的,一定要等尿出来才算完成。

「什么?个把小时?没记错吧?」亲家吵架那天灵英刚好不在家,没有听到
二浩在芝英肉穴里灌尿的事,以为二浩说的尿出来就是射精的意思。

「真的,还每次尿出来都流到被单上,芝英尿尿的东西太小,装都装不下。」
二浩说。

「二浩,你也学会说大话了?」灵英听得一楞一楞的,哪有听说男人射精射
得那么多的?太夸张了吧?

「嫂子,我没说大话,你没看见芝英每天刷被单吗?那都是芝英那里装不下
满出来弄脏的。」二浩发现灵英竟然不相信自己说的话,不禁说话的声音也响了
起来。

「嘻……嘻……」灵英看二浩着急有些好笑,也没有继续接话,把砧板上的
葫芦瓜倒进锅里,拿铲子翻动了几下,用锅盖子盖了起来,之后发现竟然还有一
小块沾在菜刀上,于是又用手拿了下来,把锅盖掀起一条缝扔了进去,重又盖好
盖子。

做着这些事,灵英的心里却一直在想着二浩的话。刚结婚时,林浩也是几乎
每天都要跟她做爱,那时候可真幸福啊,每天都能在天上飞一回,神仙似的,不
过林浩最长的一次也才数到四百二十一就射了,记得那次自己好像来了两次,最
后两人都汗流浃背精疲力尽。这二浩怎么可能会那么厉害呢?时间那么长还能射
那么多,可是听他说话好像又不像说大话。想到如今林浩的身体,连一个月一次
都保证不了,灵英不禁垂头丧气起来,唉,要是我也能够尝尝这么长时间的抽插,
那该有多好啊!

可是灵英也就是想想,手里的活计却没有停下来,一直到菜烧好用盆碗盛好,
铁锅里也飘出了米饭的香味。灵英用手背抹了抹额头上的汗珠,从身后的水缸里
舀出一瓢水来倒进白色的脸盘里搓洗了下手。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