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斑】(6.1-6.3)

yZWnxHpb.png.

点击看大图


(6。1)

公寓楼前分开以后,整个上午我都没再见到陆鹿。下午2点,我站在书房窗
前,仔细地看了看对门,窗帘都拉着,看不见屋里,院门口的黑色奥迪并不在,
说明黄先生并不在家。我有一丝冲动,想过去他们家看看,但又觉得太唐突,却
又不想和陆鹿在线上联系。看了一会儿,我决定出门,约了周嘉伊下午4点在银
泰XIU见面。

出门前我去卧室看了一眼李彤,她正在午睡。怀孕之后,她的气色显得更好,
我在她的身边轻轻地躺下,凑近闻她的鼻息,甜丝丝的。李彤轻轻醒来,微微地
看了我一眼又闭上眼睛,笑着说:「怎么了?」

「没怎么,看看你。」

「睡会儿么?」李彤说着,伸过手抱住我的脖子,应该是碰到衬衫的硬领,
睁开眼看了一下,又闭上眼睛说:「要出门?」

「嗯,约了个朋友谈事。」

「男的?」

「不是,女的。」

「工作上的事?」

「嗯。」

「晚上回来吃饭么?」

「回来吃。」

李彤闭着眼睛,惺忪地说着,我入迷一般地看着她。有一会儿,我都觉得她
又睡着了,正准备离开,她抓住我的手,伸到自己的睡裤里。指尖碰到已经被濡
湿的阴毛,惊了我一个激灵。李彤依旧闭着眼睛笑着说:「刚才梦见你了,在望
京的房子里,我在洗衣服,洗衣机在抖动,我忽然就想要了,就在小阳台上摸自
己,这时候你不知怎么的就回来了,我想赶紧收拾自己,却根本停不下手来,就
在你进门的时候,我尿了,你很生气,把我吊在阳台上,把我的衣服全脱了,说
让整个小区的人知道我是个骚逼。好丢人啊。」

「你喜欢在这种众目睽睽下被我羞辱的感觉。对么?」我忽然想起周嘉伊说
的,于是便问道。

「对,喜欢在众目睽睽下戏弄我,把我当做奴隶一样。」我感觉到李彤的声
音里带着一些淫欲的气息,整个阴唇已经湿透,我将中指轻轻地伸进阴道里,里
面滚烫滚烫的,像刚孵化的鸟儿一般。

「那样让你觉得自己是属于我的,其实你是在所有人面前宣示对我的主权拥
有,」我一边抚摸着她的阴蒂,一边慢慢地说,脑子里想的是她梦境里的我们:
「我当然不会将你吊在阳台上,我会把窗帘拉开,然后在洗衣机上操你,对面楼
的人会看见,她会好奇,会想你被我这样戏虐是什么感觉,她甚至会羡慕你,因
为每个人的心里都有一股希望被人发现的羞耻感,而你的羞耻感,就是害怕别人
发现你是一个淫荡的女人,又希望别人发现你是属于我的淫荡的女人。」李彤的
呼吸越来越急促,伸手将睡衣解开,揉搓着自己的乳房,孕期里的乳晕颜色有些
深了,我衔着其中一只乳房,轻轻舔舐乳头,接着羞辱她:「而你也会这样,看
见对面楼的人在做爱,幻想如果那个人是你,你在她的面前占有着她的男人,让
她看着,你用几倍于对我的妩媚挑逗她的男人,你也希望我看见,希望看到我束
手无策的样子,我的愤怒和绝望,你就像女王一样命令我,命令我像平时对你一
样对待那个女人,将她吊起来,用细鞭子抽打她,看着她哭,强迫她为你口交,
为她的男人口交,羞辱她的男人。」我看见李彤的嘴角闪过一丝满足的笑意,我
的手指从阴道沾了一些淫水,加快了抚摸阴蒂的速度,李彤的双腿开始颤抖,这
说明她离高潮不远了。

「接着说,我要听。」李彤的声音里夹杂着欢喜和期待,拇指和食指捏着自
己的乳头说着。

「我们就像一对病毒一样,把淫乱传播给每个人,只要他们相爱,就会爱对
方的身体,爱对方的生殖器,爱对方淫荡的样子。我们会好好地玩虐那对情侣,
然后看着他们互相玩虐彼此,我们就在一旁看着,女孩拥有一颗强大的淫荡的心,
却不会正确地使用它,你就去帮助她,开发她的身体,在她的面前手淫,将淫水
滴落在她脸上。我们看着他们用不熟练的方式沉浸在对方的身体里,我们给他们
魔法,女孩会长出巨大的阴茎,一边享受被男孩操的快感,一边用那根魔法阴茎
操你,你让她感受到从来没有过的快感,就是征服,可以在一场性爱中同时征服
着两个性别的两个人,这就是你想要的,对不对?你现在想到什么?」

「我要高潮了。」李彤的声音在颤抖。

「你说,你现在想到什么?」

「我想到你说的,我快不行了。」

「想到谁?」我逼问道。

「陆大人!啊!!」

我还没说话,李彤已经尖叫着高潮了,叫声里带着轻微的哭腔,双腿颤抖着
将我的手紧紧夹着,又将我整个人抱进怀里。我的耳朵贴在她的左边乳房上,听
见她的心跳就像放闸的洪水一般汹涌。而当她说到「陆大人」三个字时,我感觉
我的心跳就像结了冰的湖面一样,一片死寂。等她慢慢恢复,我还在刚才的懵怔
之中。李彤出了一层细细的汗水,用手拨开我的头发,眼里充满温柔的虚弱,看
着我说:「你怎么了?」

「你刚才说陆大人?」

「陆大人?」

「刚才快高潮时,我问你想起谁,你说陆大人。」

李彤显然有些尴尬了起来,短促地回想了一下,然后不好意思地推了我一把:
「不带你这样的,在人家高潮的时候问那些问题,我自然是想到谁就说谁了啊。
你要是当真的话,以后我就不这么说了。」我看着她有些娇嗔的样子,不禁也笑
了,吻着她的脖子说:「我当然会当真,但是我更当真的是你高潮时旁若无人的
样子,我可不许你假高潮。」我一边说着,一边搓揉着她的乳头,李彤浑身一颤,
语气里又带着一丝酣淫:「啊!知道啦!不要再挑逗我了,人家现在孕期里,每
天身体都很敏感的。」

我半撑起自己身体,若不是早上被陆鹿压榨了三次高潮,现在真应该用实际
行动惩治一下床上这个淫荡的小娇妻。李彤用手捂着自己的脸,说:「看什么看
嘛,快去忙吧!」

「你把你老公撩得七荤八素的,完了赶出家门,你不怕我上外头觅野食去?」

「那……,我帮你口?」李彤说着,手就伸到我裤裆的位置上一摸,我心想
这要是继续下去,怕是赶不上和周嘉伊见面了,赶紧将她的手放下。

「终于想起我来了,」我正想多说一句工作上的事情,想想还是止住了,开
玩笑道:「但是呢,你老公服侍完你,还得服侍客户去,可怜天下男人心啊,你
就接着补个回笼觉吧。」我说着,拖着半硬的阴茎从床上下来,回过头看了一眼
李彤,正假装气呼呼地蹬着我。

「不许出去找野食!」

「找野食我也会带回家,和你一起吃。」

李彤又气又乐地丢了一个枕头过来,被我躲开。

我将车开出来,看到李彤正穿着睡衣在卧室窗台上看我。我按了一下喇叭,
她朝我挥了挥手,我转过头看了一眼对门的陆鹿家,依旧毫无动静,于是调头离
开。

(6。2)

没有什么能比北京冬天阴沉沉的午后更让人阴郁的了,更何况是从温暖柔软
的床上,身旁躺着一位因为孕期雌性荷尔蒙分泌旺盛而美艳得不可方物的小娇妻,
到冰冷的驾驶座和方向盘上。有些人明白这种奔波的意义,有些人不明白。这是
来自一种职业本能的驱动力,而我的职业,前文说过,投资经纪人。我的职业本
能,是绝大多数人梦寐以求却难以实现的,对于事物变化的敏感性。

OK,既然说到了我的职业,不妨多说几句。

2005年,对于绝大多数中国人而言,并不是一个多特殊的年份。但如果
我再精确到月份,2005年6月,好吧,看到这几个字,相信有一部分朋友依
旧是一脸懵逼;那么接下来我再精确到日子,2005年6月6日星期一,相信
所有跟中国股票市场打过交道的朋友们已经知道我想说什么了。再再精确一些,
2005年6月6日上午11点04分,沪市股指跌破千点,998点的新低考
验着中国股市里的每一个人,当然也包括我的入行师傅——杨启峰先生;而和证
交所里绝大多数人不同的是,他一连确认了三遍分时图,然后用颤抖的手拨通了
自己助手的分机电话,只说了两个字:建仓。助手又确认了一句:减仓还是建仓?
他把烟头直接掐灭在桌上,又重复了一遍:建仓,建,第四声。中国股史上最为
强劲但同时也是最为恐怖的一次多头市场,从那天中午起拉开序幕。一直到20
07年10月16日上午10点03分,中国沪市走出历史最高,6124点;
第二天,微跌0。92%,收于6036点;第三天,噩梦降临。至于再往后的
两波诱多攻势,在此不多赘述。如果说是否有人在这场资本盛宴中从第一口吃到
最后一口人,我相信有,但这不是投资经纪人的职业本能,就如同一条鱼,聪明
的投资经纪人只吃鱼的中段部分,鱼头和鱼尾坚决不碰。

然而时隔8年,临近2015年春节,投资圈里几位大佬的资金流动异常活
跃,市场上的热钱汹涌,市场下的热钱暗涌,尽管谁也不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
但是看到大家都在屯兵积粮,一种大战在即的喜悦感也驱使着自己凭感觉去做点
什么。而早在14年年初,一种来自非理性的纯粹个人第六感的判断,我开始做
布线;到年中的时候,重仓的五只股票依旧行迹可疑,表现平平;10月份,当
年多空角力最激烈的时候,我的合伙人给出的策略建议是保守观望,而就是年初
时的那种毫无根据的第六感,支持着我继续采取积极战略。力排众议之后,我们
先后寻访了几位大金主,一路高举高打;年底时,我年初制定的配置策略得到印
证,重仓五只股票中的四只均在两个月里走出了历史上最强势的成绩。一夜之间
我成了合伙人之中的英雄,明星,和救世主。但投资圈就是这样,越多人关注你,
依赖你,越是这样的时候,越需要保持清醒。人们以十倍百倍般放大你的成功,
就会以千倍万倍般聚焦于你的失败。他们不会在意你的初衷,你的情怀,你的战
略,你的视野,你拥有过多少辉煌的战绩和荣誉,你只有成功,成功,不断地成
功,让自己在这样摇摇欲坠的竹杠顶端,再凭空升起更长的竹竿,然后继续奋力
地往上爬。而这,就是我们这个行业里所有人,上至通天的大佬,下至大学实习
生,都在热切期待尝试的——加杠杆。

想到这里的时候,我浑身打了一个寒颤,将暖气开到最大。收音机里在报道
那个在高速出口通过色诱打劫的团伙,又在南城作案成功,他们抢走车主财物后,
将车主脱光绑在驾驶座上,警察发现的时候,已经是两天后了,车主窒息惨死车
内,案犯依旧在逃。听完这个令人扫兴的新闻,我正好在高速路的入口,不由地
也环视了一下四周,车辆寥寥无几。有一台黑色的蒙迪欧打着双闪停在路边,车
主正冲着路边一棵丑陋的小树小便。我给周嘉伊发了一条语音信息,告诉她我已
经在路上了。她也回了一条信息,听上去像是刚刚睡醒,答应我可以准时到。

周嘉伊所说的准时到,就是一分不差地出现。这是我喜欢南方人的原因,尤
其是广东人。服务员刚刚把苏打水送到我面前,周嘉伊从服务员的身后闪出,吩
咐服务员来一杯和我一样的苏打水。她化了淡妆,看上去气色不错,坐下的时候,
我闻到她用了新的香水。我将身体埋进沙发里,手托着下巴看着她,她也手托着
下巴看着我,然后两人一笑。我从兜里拿出一个便签封,里面是一张汇丰银行的
银行卡。

「开门见山吧,这是过去半年的数目,我觉得得让你知道,否则很难开口说
别的事情。」我在手心里写上数字,展示给她看,然后将便签封推到她面前。周
嘉伊用手指摁住便签封,这是我有一次从蒂芙尼店里向店员拿的,尺寸大小刚好
可以用来装银行卡。周嘉伊对便签封并不感兴趣,扫了一眼我的手掌心,眼神里
流露出一丝不可思议:「这么多?不是开玩笑吧?」

我确定她已经看清楚数字了,将手收回来,用纸巾擦了数字,顺便又指了一
下便签封,说:「都在这里了,要开玩笑的话,占便宜的是你啊。」

周嘉伊笑着,肩膀一耷,又看了我一会儿,说:「简明,我说实话啊,刚开
始的时候,我觉得你就是普通的花花公子,喜欢钱,喜欢用钱可以买来的所有漂
亮的东西,车子啊,房子啊,女孩子啊,西装啊,手表啊,酒啊等等。我现在越
来越发现,你已经有点像个魔鬼了。」我不禁也笑了,周嘉伊说的最后一个词并
不让我反感,相反,我从她的语气里感觉到了一丝恐惧。我长出一口气,也认真
地说:「OK,我也说句实话,本来今天见面不打算给你这张卡的,顶多告诉你
这个数字。但我昨晚想了想,具体的工作方式我实在无可奉告,但是这里面的风
险,我觉得还是得告诉你。而这样,会让我们的关系更,…呃,你知道的,纯粹
一些。」我发觉当我说到「我们的关系时」周嘉伊的脸上闪过一丝不可思议的疑
惑,我用眼神指了一下桌上的便签封,接着说:「这笔钱已经不少了,足够你再
开一家店,你好像和我说过你想在深圳再开一家店。」我说完这些,我们的氛围
像是被冻住了一样。

「简先生,」周嘉伊的身体往后轻轻一躺,这样的称呼比起刚才说的「魔鬼」
让我有些不安,她双手抱在胸前,语气里带着一丝戏谑地说:「能否请教一下你
的佣金比例?万三还是万四?万五?」说实话,我有些不好意思了,正想阻止她
继续说下去,但周嘉伊应该是真的有些恼火了,机关枪似的接着往下说:「不管
多少,你觉得我会付不起吗?或是赖账吗?OK,你想让我们的关系更纯粹一些,
没问题,刚才那个数字,加上你的佣金和提成,我现在转给你。」说着就要掏手
机,我赶紧将她的手按下。

「干嘛呢?你是真的不明白我的意思吗?如果我是一个造房子的人,我会告
诉你造这样一栋房子的成本是多少,按照眼下的市场一年后我们把房子卖了,可
以挣多少。但我不是造房子的人,我在做的事情不是我可以控制的,我换一个说
法吧,如果你是一个也只是一个我的医生,我会极力地鼓励你做这笔投资,但我
们的关系不仅仅只是医患关系吧?」我看着她的眼睛,她将头转向窗外,很明显,
刚才她是真的有些愤怒了,我停了一下,指着那张便签封,接着说:「嘉伊,这
可以是一个安全的结尾,也可以是未知的开始。对你来说,结尾是安全的,这是
一笔不小的钱。但对我来说,这笔钱再进到我的池子里,它只是一个数字,会发
生什么事情我现在很难预测到。」

周嘉伊将冷着的脸转向一边不看我的时候,我发现她生气时的侧脸很漂亮,
不由地让我的心里泛起了一丝涟漪。当然,这是在公共场所,我肯定不可能将裤
子脱下,将她的头掰过来,掏出阴茎塞进她嘴里。但这丝涟漪还是让我的下身耸
动了一下。这当然不是一个好兆头,我低头重新梳理了一下思路,跟她摊牌:
「嘉伊,说心里话,用这笔钱在北京或者哪儿买套房子吧,这样安全一些。对不
起,我去洗手间。」我拍了拍她的肩膀,转身去洗手间。这件事情无关乎钱,我
想给她一点时间考虑一下,对我或者对她,都不是一件坏事。

我看着洗手间镜子里灰头土脸的自己,心里暗暗骂道:简明啊简明,你丫真
他妈没出息,职业、家庭、情感、生理、心理,你丫全搭在一个女人身上了,真
没有比你更蠢的人了。我洗了把脸,看着墙上的禁烟标志,不由地掏出烟点了一
根。脑子里一团乱麻,但是大致的思路只有以下几条:我出去,周嘉伊已经走了,
并且拿走了那个便签封;或者我出去,周嘉伊已经将便签封收好,一边喝着苏打
水一边看菜单里有没有自己喜欢的甜点;或者我出去,周嘉伊并没有将便签封收
好,但是心情已经好了,我们说说笑笑,如果时间尚早,我们甚至还可以去酒店
里流连一会儿,当然前提是她带走那个便签封;又或者,就是我最担心的事情,
她走了或者没走,便签封还在那里,她还是那张因为愤怒而显得冷峻的脸,我们
接着回到之前那种气氛里…

我想着,掐灭烟头,又洗了把脸,正要出门,洗手间的门被推开了,接下来
这幕画面我绝对想不到。周嘉伊冷着脸走了进来,顺手甚至将洗手间反锁了,我
的意识马上环绕四周,确定当时洗手间里没有别人。正要问怎么回事,她一把抓
住我的领带,将我拉进一个卫生间里,然后自己蹲下,将我的皮带拉开,扯下裤
子,掏出阴茎,一口含住,开始吞吐。而这一连串的动作,从进门,到开始给我
口交,总共不到15秒,从头到尾,她一直盯着我的眼睛。感觉到我的阴茎有些
勃起了,她起身,将内裤从裙子里解下,然后撩起裙子,双腿张开,卫生间的顶
灯下,她雪白光滑的臀部显得有些晃眼。她看我愣在那里,回过头看了我一眼,
拉住我的裤子,将我的阴茎扶正对准自己的阴唇,然后身体往后稍稍一退,半根
阴茎已经埋入她的阴道里。她阴道还没有湿润,这一下也让她嗯了一声,但却让
我的阴茎充分勃起了。

这是我喜欢周嘉伊的另一个原因,这种乎其不意的淫行,对我而言简直就像
鸦片一样,明知道这样有害,但却根本无法拒绝。我们在那个狭小的卫生间里乱
搞着,我将她的内裤塞进她的嘴里,为了不让她发出太大的叫声,然后用后进式
的体位疯狂抽插了有十分钟,龟头刚有些要高潮的感觉,又换作别的体位,我做
在马桶盖上,周嘉伊面对着我坐在我的阴茎上,然后猛烈地耸动身体。她的力量
不小,有一瞬间我甚至觉得抽水马桶会被她的动作弄坏,水管爆裂,喷出的水将
我们都浸湿,然后我们就在喷泉一般的水里接着做爱,酒吧里放着EdithP
iaf的《Non,jeneregretterien》。夏天的时候,我们
曾经在她的车里听着这首歌做爱。同样是狭小的空间里,我们浑身赤裸,汗流浃
背,我坐在副驾驶座上,周嘉伊微闭着眼睛坐在我身上,她精致的乳房在我的眼
前抖动漂浮,高潮的时候,她的双腿用尽全力地围抱着我,我能感觉到她抽搐的
阴道,就像一个将死的人所做的最后的挣扎。

伴随着最后一句Aujourd hui,?acommenceavec
toi,EdithPiaf高亢的唱腔和华丽的小舌音,好像毒蛇缠绕在我的
龟头上一般舔舐着,我高潮了,周嘉伊也夹紧了双腿,在我的耳边喘息着。

「刚才有一瞬间,短到我都有些意识不到的一小会儿,我想把你的鸡巴和你
整个人都塞进我身体里,想让你以后就住在我的身体里,这里就是你永远的房子。」
周嘉伊轻声说着,但估计自己也觉得可笑,又轻轻地叹了口气,慢慢起身,阴茎
从她的阴道里滑出,带出一小股精液。她重新蹲在我的身下,看着那根沾染着她
的淫液和我的精液的阴茎,伸出舌头舔舐了一下龟头,然后看着我的眼睛,将整
根阴茎又吞了进去。

我们走出洗手间的时候,餐厅里依旧放着EdithPiaf的那张专辑,
周围的人依旧该干嘛干嘛,我看了一眼时间,我们俩在洗手间里待了大概有半小
时时间。回到卡座上的时候,我扫了一眼桌上,多了一杯苏打水和一小碟小吃,
而那个蒂芙尼蓝色的便签封,还在桌面上。

我看着周嘉伊,有种不知道是该笑还是该沉默的感觉。周嘉伊回到座位上,
掏出补妆镜整理了一下头发,然后笑着看了看我,说:「我刚才是不是很失礼?」

「你是说洗手间里,还是洗手间外?」我也半开玩笑地说道,周嘉伊反倒不
说了,神秘地笑了笑,环视了一下四周,坐到我身边,将桌布掀起,盖在我们的
腿上。然后抓起我的手,伸向自己的下面。我的手指碰到她的阴唇,湿乎乎的,
应该是我射的精液正在往外倒流。我将中指伸了进去搅动着,里面既濡湿又滚烫,
周嘉伊发出细微的叫声,随即又闭上眼睛,嘴角露出一丝邪恶的笑,靠近我的耳
边小声地说:「今天在家里手淫了吗?今天射得不多哦,」她笑了笑,接着说:
「一会儿去我那里,我会让你知道什么叫作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我将手指从他的阴道里拿出,中指上沾着她的淫液和我的精液,我看着她,
将手指伸进她的嘴里。

(6。3)

从下午4点到5点半的一个半小时时间里,我们在周嘉伊的公寓里接着欢淫
作乐。那天是周四,所以我和周嘉伊的关系是她主我奴,一进卧室门,她就把我
推倒在床上。我们在这张床上做爱的次数还不如她的诊所多,但是这张床也算是
浸透了我们淫乱的每一个片刻,周嘉伊将我的衣裤全部扒光,手脚摊开用她的睡
衣带子绑好固定在床上,然后才神秘兮兮地去浴室里换衣服。

再出来的时候,她换了一身圣诞主题的情趣套装,手里还拿着一包东西。从
床尾慢慢地爬了上来,张开腿,坐在我的脸上,抓着我的头发,将早已湿透的阴
户在我的脸上磨蹭着。要说周嘉伊骨子里的淫荡,那是根本不需要调教的,第一
次性爱就感觉出来了,虽然我们只尝试了口交和普通性交,她的表现平平。但一
个月不到,她就熟练掌握了淫语、手淫、乳交、口交、户外器具、露出等等各种
要领,要说我调教她,不如说她是如何开发我的敏感带。单就淫语而言,她的想
象力简直逆天,而且每一句都会击中我心里的弱点,我摘抄两段大家感受一下。

「我现在就是你能想起来的今天某个见过的女人,让我猜猜你现在想起谁了?
你们公司的新前台?那个喜欢穿T- BACK的小女孩?还是刚才酒店前台的那
个实习生?她穿的头发两天没洗了,昨晚她男朋友把精液射在她脸上,有一股精
液流到她的头发上,她只是用卫生纸擦了擦,今天早上出门的时候,她都已经忘
了头发上的那块精斑。她来到酒店上班,也没有同事注意到她左边头发上的那块
精斑,但是你注意到了。你看她的时候,视线被那块精斑吸引了,她觉得你看她
的眼神有些别扭,就像她极力想装出美国口音的英语,廉价的唇膏在嘴角会晕开,
已经穿了三天的内衣的味道。她也注意到你,你这个月第三次在这里开房,她知
道你要干什么,开房,操女人。她羡慕你的生活,尽管她并不了解你的生活,她
开始观察你,你不像绝大多数有钱人那样,油性皮肤,秃顶,眼球泛黄,口臭,
并且没有礼貌。她喜欢你,因为你的签名很漂亮,手指也很漂亮。她想过如果自
己男朋友像你一样该有多好,每次做爱的前戏可以长一些,尽量多抚摸她,抚摸
她的脖子,那是她的敏感带,还有阴蒂上面一点点,那块皮肤,那是她全身最敏
感的地方,她喜欢叫那里椰蓉,这一点连她男朋友都不知道。她男朋友每次做爱
都只是将她的阴道舔湿,然后掏出阴茎开始抽插,他很持久,会连续抽插20多
分钟,有时她会高潮,但绝大多数的时候不会,因为她害羞,不敢在抽插的时候
抚摸自己的小隐私。她快高潮的时候会管自己叫骚逼,她男朋友喜欢这样,她说
快操死我,操死这个骚逼,把它操坏。没多久她男朋友就会高潮,拔出鸡巴的时
候她觉得自己像一块被吐回杯子里的冰块,毫无价值。她的男朋友会在她的奶子
上射精,她看着那个家伙将精液射在自己的胸上,觉得自己好庆幸没有高潮,否
则可能真的会爱上这个浑身蛮力的家伙。

她注视你,注意力全部都在你的手表上,她知道这个牌子,ZENITH,
她觉得和你的西装很搭配。现在是下午4点,她想不出你的职业会是什么,生意
人吧?或者只是一个花花公子,富二代。你要一间大床房,但是她告诉你大床房
没有了,免费为你升级为行政套房,因为那里不经常有人上去,整层只有一个服
务员。她决定跟踪你,看看你在做什么。15分钟后,她悄悄地靠在门口听里面
的声音,你在打电话,她有点失望,觉得你和其他生意人没有什么区别。她决定
进去看看,她敲门,你打开门的时候还在电话,她说酒店附赠的水果和香槟,其
实是她从库房里偷的。你开门让她进去,她注意到你在房间里抽过烟,床上有躺
过的痕迹,她绕过床,想将果盘和香槟放在书桌上,但是她低头的时候,看见垃
圾桶里有擦拭过的卫生纸,她知道,你刚才一定在酒店里手淫来着。她有些惊讶,
甚至从空气里闻到了隐约的精液的味道,她下意识地夹紧了自己的双腿,她的小
椰蓉开始变得敏感起来,她觉得自己下面应该是湿了。如果现在你将她丢在床上,
她一定不会抗拒。她回过头看你,你站在窗前就好像她根本不存在一样。她想或
许你看不见她,她走到你面前,挥了挥手,但从你的眼睛倒影里,她根本看不到
自己。原来你真的看不到她,她觉得眼前有些模糊,呼吸也变得紧张起来,她决
定大胆地进行下一步,她走到你的面前,凑近你的脸,烟味儿和香水味儿,挺好
闻。她伸出舌头,舔你的脖子,这也是她的敏感带,你根本没有反应。她又舔你
拿电话的手指,你有些烦躁地换了个手接电话,给她吓了一跳,她觉得应该讨好
你,她把舔湿的手指放在自己的裙底,她今天穿的是一件白色的纯棉内裤,裤底
有些湿了,她也没想到自己会变得如此不堪。她的阴毛挺旺盛,她不知道你会不
会喜欢,她将自己的阴毛撩起,露出那块小椰蓉,然后用你的手指去触摸那里,
她很亢奋,因为除了自己,几乎没有人碰过那里,她用你的手指沾了一些逼里的
淫水,然后继续抚摸那里。她坐在窗台上,拿着你的手指为自己手淫,她另一只
手将衬衫脱了,解开胸罩,Acup的乳房,这就是她不自信的根源,但是此刻
她不用害羞,因为你看不见她,她可以放心大胆地开始自己的淫行,她一只手搓
揉着自己的乳房,一只手用你的手指搓揉着自己的阴蒂,她看着对面写字楼里那
些忙碌的人,幻想她的男朋友也在里面,她看着他在埋头工作,而自己却在对面
放荡,她希望你可以挂了电话,将她按在落地窗前操她,她从来不敢这么想,但
此刻,她多想在自己男朋友面前被一个陌生人侵犯,她想让自己男朋友看见自己
放荡的样子,甚至想让你在她男朋友面前羞辱她,指出她的种种破绽,前一天晚
上他射在自己头发上的精斑,三天没换泛着轻微汗味的内衣,嘴角有些晕开的唇
膏,蹩脚的美式英语口音和即将高潮崩坏的身体,她觉得自己廉价得就像一件被
人丢弃的内裤,曾经用来包裹欲望的东西,被丢在路边的草丛里,透着淫荡和不
堪。她将你的手指插进自己的逼里,她不敢发出声音,用另一只手加速搓揉自己
的阴蒂。她在模糊的视线里看到你变成一个恶魔,长着巨大的角和强壮的舌头,
你跪下来为她口交,舌头伸进自己的逼里搅动着,她感到前所未有的恐惧和满足
感,你们悬浮在酒店的房间里,在那张KINGSIZE的床上,她捧着你巨大
的阴茎上下套弄着,看着你狰狞的表情,她不知道此刻是自己征服了你还是你征
服了她。她觉得自己下体流出的淫液比这二十多年流出的还要多,她将你的阴茎
放在自己的阴道口,你果然就像一头巨兽一样狂暴地将那根恐怖的阴茎猛插进自
己的逼里,她觉得自己的阴道更狭长一些,这样阴茎可以和阴道壁更多地接触,
每一次抽插,她感觉阴茎要插进她的胸腔里了,她无法呼吸,她感觉再抽插几分
钟自己就要窒息了。但是你用力地一顶,似乎将她的肺叶顶开,她一下又呼吸到
了空气,冰凉的空气冲进她的肺里,瞬间就高潮了。她绝望地看着你,看着你像
在操一个洋娃娃一样地举着她的身体,她觉得全世界的眼睛都在看着自己的淫行,
她觉得自己完蛋了,昏厥了过去,却又在强烈的快感下清醒过来,然后又昏厥过
去,如此反复。她觉得你在失控,你发泄完以后一定会杀了她。她觉得恐惧,嘴
角却因为这种山崩地裂的快感而露出微笑。然后你射精了,精液就像油井喷发一
样,将她也射了出去,黏腻地贴在墙上,落地玻璃窗前,她觉得自己真的是死了。

过了很久,她清醒过来,原来自己在员工房里午睡,她摸了摸自己的下体,
仿佛刚刚高潮一般地已经一片沼泽。她起来,反锁了房门,她解开内衣,将白色
的内裤塞在自己嘴里,闻着自己略微带着汗味的胸罩,然后又手淫了一次,这次
高潮的时候她哭了,她觉得全世界都欠她,她觉得全世界都在奸污她,她的男朋
友在奸污她,她的上司在奸污她,她的同事,父母,每天下班的公交车,北京的
霾,拥堵的京顺路,三元桥,京广中心,偷偷为你送去的水果和香槟,都在奸污
她。她哭累了,闭上眼睛又睡了一会儿,心里默默告诉自己不要醒来,永远不要
醒来。

十分钟后,她穿戴整齐,站在前台。这时候的你从电梯间里出来,她知道你
要办理checkout,她仔细看了看你,确定了你并不是她梦里的那只怪兽。

您好,checkout吗?

是的。

……

手表很好看。

谢谢,我太太送的。

房间有消费吗?

没有。

需要办理我们…

不用。

好的。

谢谢。

不客气。

但其实她想问的是:你在房间里干嘛?

操我的心理医生。

你操了她几次?

三次,我们把台灯和衣柜都弄坏了,她尿在你们的床上,还有地毯上,我射
在你们的落地窗前。

真棒,别担心,我们的人会维修打扫的。

谢谢。

不客气。」

对,这就是我所认识的周嘉伊,戴着圣女的光环下一个不折不扣的淫妖,这
些肮脏污秽的语句从她那带着播音腔调的嘴里吐出,就像干涸的马赛马拉草原雨
季的第一场大雨,金翠色的雨水,灌溉生灵,沐泽万物。

那天下午,我们的主奴游戏比过去的任何一次都要精彩。她从美国给我带回
来的礼物,前列腺按摩器,真是只有她才会想到送我这样的东西。我们第一次尝
试,我第一次感受到令人绝望的快感,也是第一次看见自己的阴茎射出近一米高
的精液,周嘉伊是一个尽职尽责的主人,无情的,却带着感动的羞辱,抽打,拧
捏,噬咬,我们喝她配置的一种奇怪的苦味的酒,感官被无数倍地放大,音乐变
得暴戾而无情,她将自己所有的内衣裤全都倒在床上,她为我换上她的内裤,丝
袜,然后骑在我身上,戴着按摩器继续操我的肛门,我在她的内衣裤堆里再次射
精,她命令我将精液舔舐干净,然后继续给我口交,我在她的嘴里射精,我们分
享我的精液,然后继续喝酒,继续蹂躏我们的身体,继续射精,她高潮时候的喊
声震耳欲聋,我高潮的时候甚至将她从床上丢了出去。我们在床下继续做爱,我
骑在她身上狂操她,她的头撞在床沿上,翻着白眼用粤语大喊简明,你就是我的
神。我们的双腿缠着对方的身体,我在她的子宫口射精,她闭着眼睛说:「我真
想吃了你,然后再把你从我的自宫里生下来,你是一个魔鬼…」

我醒来的时候强睁开眼睛看了一眼手表,9点多,我不知道是夜里9点多,
还是第二天早上9点多。我口干舌燥,头疼欲裂,转过头看见周嘉伊侧躺在我身
边,睡得很香甜,小巧精致的脸,脖子上的脉搏轻微地跳动着,但是脖子以下几
乎可以用淫秽不堪来形容。一条宝石蓝色的蕾丝T裤套在脖子上;两只乳房上有
几块青紫,应该是被我掐的,但我完全没有印象;一条用过的安全套像具尸体一
样滴搭在腰上,里面没有精液,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小腹上、乳房上、腿上、阴
毛上都有我的精斑,不知道我射了几次;而我居然还穿着她的内裤,阴茎从一边
探了出来,左腿上还穿着她的丝袜,我摸了一把自己的肛门,火辣辣地疼,但还
好里面没有东西。

我走到窗前,拉开窗帘,阳光几乎要把我照透了。我将身上她的胸罩,内裤
和丝袜都摘了,坐在沙发里,心里痛苦不堪。我找到我的衣服,糟透了,衬衫被
撕破了,裤子被窝在被子里,皱成一团。我找到手机,已经没电了。眼前浮现出
李彤的脸,一种前所未有的痛苦包裹着我,我又瘫在沙发里,看着脚边躺着的周
嘉伊,心里一股愤怒的血液涌了上来,而这股血带动的,是我的阴茎又勃起了。

我用领带将她的手反绑了起来,她惺忪地刚睁眼,我就从床上拿下一条内裤
将她的脸蒙起,然后又拿了一个胸罩塞进她嘴里,吐了口痰在她的阴道上,开始
抽插她。真不知道昨晚后面发生了什么,这一次做得我无比辛苦,我感觉每一次
呼吸都要将自己的肺挤裂了一般。周嘉伊在我的身下挣扎着,含糊地喊着,我不
管不顾地冲刺,又射在她的阴道里。然后两个人都瘫软下来,也清醒了过来。

「昨晚发生了什么?」我大喘着气问她。

「我们喝了一些NO。133,然后我也不记得了。」

「NO。133是什么?」

「我调的一种酒,苦的。对不起,我可能加了一些别的东西了。」

「别的东西?好吧,我手机没电了,借你电话用一下。」

「嗯,对不起,我太放纵了,我们都太放纵了。」

「人没事就好,我先去洗澡了。」

我不知道周嘉伊说的别的东西到底是什么,也没兴趣去知道,现在我的情况
比她要糟糕得多,我既得赶紧和家里联系,又得解释我这一晚上的去向,然后还
得装作什么也没有发生一般地回家。洗澡的时候,我脑子里想了几个办法全都被
推翻了,一个不留神,将她浴室里的香皂盒碰掉了,弯身下去捡的时候,脑子里
闪过一个名字:陆鹿。

好吧,我最不愿意面对的这个人。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