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娇妻出租】(21)

yZWnxHpb.png.

点击看大图


二十一、蕾蕾:达明,你太太在那儿?

达明十分惊讶,因为站在门外的并不是他期盼的小莉,而是蕾蕾,而且蕾蕾
这时脸色苍白,一脸悲伤、气愤的神情。

「是你?蕾蕾姊?你怎么来了?」

达明问道。

蕾蕾没有回答,一脸铁青,瞪着达明。

这可把达明吓坏了,让他手足无措,只能心虚地嗫嗫嚅嚅,想说点什么,却
又说不出。

蕾蕾不再理会达明,伸手将他推开,迳自走进客厅。

蕾蕾四周打量了一下客厅,并且抬头看了看二楼,但没说什么,而是在客厅
沙发上坐下来。

达明随手关上大门,跟着走进客厅,在沙发的另一头坐下,心里却七上八下
的,十分不安。

沈默了一会儿,蕾蕾终於开口问道:「达明,晓洁。。。。你的太太晓洁,
她在家吗?」

达明心里一惊,吞吞吐吐回答:「晓洁,她现在不在。。。」

蕾蕾瞪大了眼睛,用很严厉的口气追问:「不在,那她现在在那儿?」

达明心里更害怕了,只能心虚地回答:「晓洁。。。。她。。。。她。。。。
回娘家了。。。。她现在在她妈妈那儿。。。。」

蕾蕾突然大吼一声:「骗人!你说谎!晓洁现在在我家,不,在进益家里,
是不是?」

达明不知道说怎么回答,只能低声喃喃自语:「不,不是的。。。。」

看到达明这模样,蕾蕾更生气了,她以悲愤的口吻说:「不要再骗我了,我
刚从进益家过来。我去那儿找进益,本来要在那儿和进益过夜的,但是。。。。

但是。。。。我还没进门,就在那边门口看到晓洁的鞋子,所以,我知道,
晓洁就在那屋内,和进益在一起,我。。。。我没有说错吧?「

达明这下子吓呆了,他急忙问道:「你刚刚到过进益家了,那你进去了吗?

见到他们了吗?见到进益和晓洁了吗?「

蕾蕾伤心地说:「没有,我没有进去,我看到晓洁的鞋子在门口,而且。。。。
而且。。。。我还听到晓洁和进益的笑声从屋内传出来,我不想冲进去,搞得大
家难看,所以,我就走了,后来,我想到,应该过来问问你,了解一下这倒底是
什么状况。」

达明低头不语。

蕾蕾接着从她的手提袋中取出一条红色的女性蕾丝内裤,递到达明面前,质
问道:「这是晓洁的吧?是不是?」

达明看了一眼,点点头。

蕾蕾说:「这是我今早在进益房里找到的,不知道已经在那儿多久了,再加
上晓洁现在还在进益家里,而你却一个人在家里喝闷酒,所以,我怀疑,晓洁最
近一直住在进益家里?对不对?」

达明再度点点头。

蕾蕾露出惊讶的表情,但还是忍不住好奇心地追问:「告诉我,晓洁已经在
进益那儿住多久了?」

达明低着头,用低得几乎听不出来的微弱声音说道:「一个多星期了?」

蕾蕾惊讶地张大了嘴,追问道:「一个多星期了?这段时间里,晓洁一直住
在进益家里,你则一个人留在这儿?」

达明再度点点头。

蕾蕾彷彿一下子明白过来了,她接着问:「所以,昨天晚上,你和进益是联
合起来骗我的?其实,你并不是如进益说的,你和晓洁昨晚凑巧去进益家,听到
我回来了,你很高兴,所以跑出去买了酒菜回来庆祝,而是,我打电话给进益时,
当时,进益家中只有进益和晓洁,你则是在自己家里,就在这儿?然后,进益打
电话给你,你才去救援。」

达明只能再度点头。

蕾蕾震惊不已,她难以置信地问道:「你说,这种情况已经一星期多了,那
你们到底在搞什么鬼?难道。。。。难道。。。。你们在玩换妻?」

话才说完,蕾蕾自己马上反驳自己:「不对,不是换妻,因为进益只有一个
人,没有妻子可换,是你,是你把自己的妻子送给进益,是不是?达明没有回答,
蕾蕾认为达明显然是默认了,所以,她很激动的接着指责说:」真是想不到,达
明,你居然是这种人,把自己老婆送去跟人同居,自己甘心戴绿帽子。晓洁也真
是的,为什么要作贱自己,放下自己老公,跑去跟别的男人睡觉。。。。「

听到蕾蕾责骂心爱的妻子,达明再也忍不住了,他抬起头,勇敢面对他心目
中的女神,大声反驳说:「不是的,不是你想的那样子,晓洁。。。。晓洁是为
了我,才这么作的。」

蕾蕾听他这么一说,觉得十分奇怪,於是说道:「不是那样子?好吧,那你
说说看,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达明理了理头绪,以平静的口吻说道:「是这样子的,我的铁工厂投资错误,
欠下一大笔钱,东借西凑,到最后还差了一百万元,而且,这一百万元的支票马
上就要到期,我去向进益求助,他一句话也没说,就拿了一百五十万元给我,还
说,这笔钱不必还他,但他说,要我把这笔钱当租金,要我把晓洁出租给他,为
期两个星期──」

没等达明说完,蕾蕾已经气得打断他的话,大声说道:「所以,你就答应了,
为了一百五十万就把自己的妻子卖了?进益也真是的,没想到他竟然是这种人,
他这样作,等於是。。。。趁人之危。。。。。」

达明急着辩解说:「不是的,不是的,我听到进益的话后,十分生气,当场
就把钱退还给他,还大声责骂他,说他怎么可以有这种想法,他马上道歉了,要
我忘了他的话,另外还解释了很多,并要我把钱带走,也坚持我不必还钱,我本
来不想要的,但想到第二天就必须把钱存入银行,这可是我的救命钱呀,所以,
我。。。。我。。。。就把钱拿回来了。。。。」

蕾蕾不解,她质疑说:「既然进益都这样说了,那为什么晓洁还要住到进益
家?」

达明回答说:「我回家后,把这整件事跟晓洁说了,她思考了很久,决定要
这样作?」

蕾蕾更疑惑了:「是晓洁决定要这样作的?他的理由是什么呢?」

达明这样子回答:「晓洁说,虽然进益大哥不要我们还钱,但我们无论如何
都会还,只是这笔钱数目不小,可能要很久之后才能够还清,那在还钱之前,我
们等於欠进益大哥很大的一个人情,所以,她决心用自己去还这个人情,让我可
以安心工作。」

听完达明的解释,蕾蕾陷入沈默,久久不语。

过了一会儿,才听到她喃喃自语:「没想到,事实竟然是这样子。看来,你
们都没有错,进益、你、还有晓洁,但是,但是。。。。。」

蕾蕾脸色沈重、悲伤,同时还有几分迷惑,显然不知道要如何看待此事。

·她这时看到沙发前茶几上的啤酒罐,忍不住问道:「达明,你在喝酒?」。。。
达明点点头,蕾蕾叹了一口气:「这事情真的很烦人,难怪你要喝酒消愁,来吧,
我陪你喝,去多拿几罐来。唉,心烦呀。」

达明觉得蕾蕾今晚好像心事重重,但他不敢多问,只能从冰箱里多拿了几罐
啤酒,放在茶几上。

蕾蕾拿起一罐啤酒,打开后就仰头直接往嘴里灌,一口气就喝掉了半罐,把
达明都看傻了。

半罐啤酒下肚后,蕾蕾心情显然好一点了,她甚至举起啤酒,笑着招呼达明:
「你呆坐在那儿干什么呀?来呀,陪我多喝一点吧。」

看到从进来就一直铁青着脸的蕾蕾终於笑了,达明也跟着高兴起来。

蕾蕾脸蛋漂亮,身材傲人,气质高贵大方,一直是达明心目中的女神。

过去,他们六人死党玩在一起的时候,达明常常会偷偷看着蕾蕾,心里产生
很多遐思。

尤其是在他们送别蕾蕾上台北那晚的卡拉OK之夜,进益一时情动,当着大
家面前干了蕾蕾,让达明看到了蕾蕾美丽的胴体:丰美的双乳、光滑平坦的小腹、
芳草覆盖的神秘三角洲,甚至还看到当时被进益大鸡巴在插入后退出时翻起的蕾
蕾粉红娇嫩的小穴穴壁。

最让人销魂的是蕾蕾当时的激情神情,是那么诱惑和迷人,即使那时候晓洁
就在身旁,达明却还是忍不住在心里想到:如果能和蕾蕾作上一次,死了也甘心。

而现在,蕾蕾就坐在他面前,距离如此之近,是从来没有过的,近得达明可
以闻到蕾蕾身上的香味,是那么迷人,让达明很想就把她搂进怀里。

但蕾蕾完全不知道达明的心情,只是闷闷地喝着酒,一罐喝完了,马上毫不
犹豫地又打开另一罐,不知不觉地就喝了四罐。

蕾蕾其实没什么酒量,今晚借酒浇愁,竟然一口气喝了四罐啤酒,很快醉了。

美丽的蕾蕾醉态也很迷人:被酒意染红的脸庞比平常更加娇艳,还多了几分
风情;酒精带来的燥热,让蕾蕾不自觉地解开上衣的头两个扣子,露出大部分雪
白的胸部,两粒美乳若隐若现。

由於酒醉后睡意涌现,让本来很端庄坐在沙发上的蕾蕾忍不住斜躺下来,一
腿还在沙发上,另一腿则垂落在沙发外,两腿就这样子叉开来,造成她的短裙向
上掀开,露出她的裙下风光。

达明一转眼就看到了,而且,马上看得两眼发直。

因为蕾蕾裙下穿的竟然是一件黑色蕾丝缕空刺绣丁字裤:一条细细黑绳绑在
她白晰粉嫩的下围,丁字裤本体是一朵黑色蕾丝刺绣缕空的心形,小小的一颗心,
只能勉强遮住她的小穴,遮不住她的萋萋芳草,和小穴上下的部分穴沟。

黑色、美丽的丁字裤,把蕾蕾白晰粉嫩的私处和粉红穴沟衬托得更神秘、迷
人。

达明直到这时方才然大悟,蕾蕾今晚穿这么性感的丁字裤,应该是想今晚再
跟进益共度春宵,没想到却发现晓洁已经鸠佔雀巢,难怪蕾蕾会这么伤心。

蕾蕾一下子连喝四罐啤酒,现在酒意全部涌上,让她很快就醉倒在沙发上,
并且已经意识模糊,连裙下风光外泄也不知道。

看到心中女神这幅模样,达明十分心疼,同时也想到,不能让蕾蕾就这么一
直醉倒在沙发上,应该把她送到楼上卧室,让她好好睡一觉。

於是,达明抱起蕾蕾,踏上楼梯,一步一步向楼上走去。

从一楼客厅到二楼卧室,其实只有十几个台阶,即使达明因为抱着蕾蕾而无
法爬得很快,但最后也只不过花了不到五分钟时间就来到楼上卧室门前。

但这短短五分钟,却可能是达明这辈子感觉最幸福的时光。

对达明来说,把心目中的美丽女神抱在怀中,一步一步走向楼上,这是精神
与感官的最大享受。

蕾蕾柔软的躯体整个贴在他胸前,尤其是那对丰满的双乳贴得最紧,带给他
最温柔的压迫感。

蕾蕾因为酒醉而通红的脸庞就近在他眼前,还有,她身上特有的迷人香气和
这时从她口中微微散发出来的酒味,不断传到达明鼻中,所有这些触觉、视觉和
嗅觉的享受混合起来,对达明产生了很暧昧的感觉、刺激和诱惑,让他的鸡巴不
自觉坚挺起来,正好抵住蕾蕾柔嫩香滑的屁股上,也让达明的情欲一下子被挑拨
起来。

偏偏在这时候,蕾蕾突然伸出双手抱住达明的颈背,这可能是被达明抱着上
楼的蕾蕾,在下意识中有了不安全感,觉得自己好像随时会掉下来,因此才会抱
住达明的颈部。

这么一抱,蕾蕾更加靠近达明,她的脸庞几乎已经黏上达明的脸,她嘴里呼
出的香气和酒气一缕缕地吹在达明脸颊和耳边,让达明觉得又痒又舒服。

好不容易,达明终於抱着蕾蕾来到二楼卧室。

他本想把蕾蕾安顿在床上后,就自己下楼到客厅的沙发上睡一晚,却不料蕾
蕾双手一直紧紧抱着达明的颈子,因此,当达明把蕾蕾放在床上时,他自己也被
蕾蕾抱着倒在床上,并且压在蕾蕾身上。

达明觉得自己像躺在一床柔软芳香的垫子上,舒服极了,抬起头来,发现他
正面对着蕾蕾的脸。

蕾蕾这时已经沈沈睡去,两眼紧闭,突显出两道迷人的长长睫毛,她两颊红
通通的,引人遐思。

但最迷人的是她的两片红唇,娇艳欲滴,并且微微张开,露出里面洁白的贝
齿,并微微吐出带有酒气的气息。

面队如此迷人的画面和诱惑,达明再也忍不住,低下头吻上蕾蕾的嘴唇。

「嗯。。。。嗯。。。。嗯。。。。」

受到男性气息的侵袭,蕾蕾马上有了反应,双唇微开,嘴里发出嗯嗯声,也
呼出一股混和了香气和酒气的迷人气息。

达明很享受地用力吸进这股气息,并且趁机把舌头伸进蕾蕾微张的嘴中,在
里面大胆搅动,很快就勾到了蕾蕾的香舌,两人的舌头不知不觉就纠缠在一起,
达明和蕾蕾很快陷入激情的热吻中。

蕾蕾受到酒精的影响,早已意识不清,现在遭到异性的亲吻和爱抚,情欲很
快就被挑动起来,因此很热烈地回应着达明的进攻,把达明抱得紧紧的,嘴里也
发出低低的呻吟声。

得到蕾蕾的鼓励,达明大胆起来,很快速动手脱掉蕾蕾的上衣和短裙,露出
一幅美妙绝伦的女性胴体。

原来蕾蕾里面穿的是一套黑色蕾丝缕空刺绣内衣,上面是黑色蕾丝缕空刺绣
乳罩,下面则是那条黑色蕾丝缕空刺绣丁字裤。

黑色的成套内衣,把蕾蕾雪白无瑕的肌肤衬托得有如羊脂白玉那般迷人,尤
其是这套内衣尺寸都很小,小小的乳罩根本遮不住蕾蕾那对丰满美乳,把她的大
部分乳肉都露出来了,还有那件丁字裤,有遮跟没遮一样,把蕾蕾的大部分私处
都露出来了。

达明看着眼前如女神雕像般的完美女性胴体,真是看呆了,他一动也不动地
欣赏着。

还在酒醉中的蕾蕾,模模糊糊地觉得有人脱掉了她的外衣,露出了她的乳罩
和丁字裤,而且正在欣赏着。

在潜意识里,她直觉地认为,这人就是进益。

因此,她嘴里发出类似娇嗔的低语:「进益。。。。好看吗?。。。。这是。。。。
这是人家特别穿来给你看的。。。。性感吗?。。。。会不会太曝露了。。。。
好害羞哦。。。。进益。。。。进益。。。。好看吗?。。。。疼疼人家嘛。。。。」

达明知道,还酒醉未醒的蕾蕾把他错认成进益了。

好吧,我就把自己当成进益大哥,来好好疼疼你吧。

达明心里这样想。

达明很快脱光了自己的衣服,接着,把遮在蕾蕾小穴上的丁字裤的那枚蕾丝
刺绣黑心拨开,然后挺起自己那根已经坚硬的大鸡巴,顶在小穴穴孔,缓缓磨蹭。

受到酒精的影响,以及达明热吻和爱抚的挑逗,再加上又被脱去外衣,只留
下性感的胸罩和丁字裤,蕾蕾早已春心荡漾,全身发热,香汗淋漓,小穴内更开
始流出潺潺淫水。

偏偏达明现在又把鸡巴龟头抵在蕾蕾的小穴上,龟头磨擦着柔嫩无比的穴肉,
蕾蕾一下子全身酥麻无比,小穴像打开了闸门的水库,涌出大量淫水。

蕾蕾挺起屁股,让小穴向上迎接达明的龟头,想用小穴吞掉达明的龟头。

达明立即感觉到他的龟头被又湿又滑的嫩肉包住了,温温热热的快感让他爽
翻了天。

他知道,蕾蕾已经情欲高涨,於是,他不再客气,屁股一沈,鸡巴向前缓缓
挺进,一路杀入蕾蕾的嫩穴。

哦,真的、真的太爽了,这不就是天堂的极乐通道吗?达明忍不住发出这样
的讚叹,他的鸡巴正进入一道紧窄、湿滑、柔嫩的肉道,在前进途中,鸡巴被重
重叠叠的穴壁嫩肉紧紧包着,而且这些穴肉还在激烈颤抖,因此,达明的鸡巴每
前进一吋,就好像被好几只细嫩的女性玉手握着、按摩着,那种极度的舒爽和刺
激感,从鸡巴一路传送到达明的背脊骨,进而传送到他的全身,让达明整个人都
陷入超爽的快感中。

达明把握这样的快感,让鸡巴缓缓前进,直到前进到小穴最深处的穴心,接
着,再缓缓退出。

他就这样缓缓抽送着,一下一下地干着他心目中的女神。

不但达明爽翻天,蕾蕾也被干得舒服极了。

大鸡巴把她的小穴塞得满满的,给她带来无比的饱足感,大鸡巴温柔的进出,
在她的小穴内前前后后搅动着,一下接一下地刺激着她,刺激得蕾蕾开始发出淫
声浪语。

「哦。。。。哦。。。。进益。。。。好舒服。。。。太棒了。。。。你干
得我好舒服。。。。好爽。。。。进益。。。。进益。。。。哦。。。。哦。。。。
哦。。。。」

达明埋头苦干,不敢出声,因为他怕一出声,会被蕾蕾识破他不是进益。

还在酒醉中的蕾蕾被干爽了,明显一直认为是进益在干她,所以,她完全沈
浸在进益正在她身上冲撞的快感幻觉中。

在达明的埋头苦干下,蕾蕾感受到的这样的快感和幻觉越来越强烈、真实,
把蕾蕾推上一波接一波的高峰,到最后,蕾蕾已经不满足於达明的缓推轻送,她
开始催促起来。

「哦。。。。进益。。。。不管了啦。。。。不够瘾啦。。。。你快一点。。。。
用力干我。。。。再快一点。。。。用力插进来。。。。干我干我。。。。用力。。。。。」

蕾蕾不只淫声浪语叫个不停,更不断挺起屁股迎接达明大鸡巴的进攻,并且
疯狂地抱紧了达明,主动献上香唇索吻,她的小穴里淫水泛滥,娇躯发烫,秀脸
潮红,呼吸急促。

蕾蕾的疯狂淫态,对达明起了很大的刺激,他鼓起全身力气,开始对着蕾蕾
快速大力地冲刺起来,一下接一下,不间断的大力抽插,插得蕾蕾淫水四溅,弄
得两人的私处一片泥泞。

「哦。。。。哦。。。。对了。。。。对了。。。。好棒。。。。好棒。。。。
干死妹妹了。。。。对了。。。。对。。。。哦。。。。插得好深。。。。

插到穴心子了。。。。好棒。。。。蕾蕾好棒的。。。。进益。。。。你说
对不对?。。。。蕾蕾让你干得很爽。。。。对不对?。。。。比你干晓洁还爽。。。。
对不对?。。。。不要再干晓洁了。。。。好好干蕾蕾吧。。。。人家特地回来
让你干的。。。。还特地穿这样。。。。就是要你干得开心。。。。干我。。。。
干死我。。。。哦。。。。哦。。。。进益。。。。进益。。。。用力干。。。。
爱你。。。。蕾蕾爱你。。。。。蕾蕾好爱你。。。。」

蕾蕾今晚稍早因为发现晓洁在进益家,而打破了她特别穿着性感内衣想要和
进益共度春宵的美梦,并且跑来达明这儿兴师问罪,后来则把自己灌醉,暂时压
下自己失望悲伤的情绪,但现在,他被达明干得太爽,并且一直一厢情愿地在下
意识里定是她心爱的进益在干她,所以,她在获得极度快感的同时,开始释放出
被压抑了一个晚上的悲伤和失望的情绪,在淫声浪语中说出了她心中最想要对进
益说的话。

蕾蕾这时淫态十足,风情万种,娇羞模样更是引人爱怜,她的这番下意识的
告白更是叫人同情,听在达明眼中却是别有滋味。

达明在心里想到,原来,蕾蕾是那么深爱着进益,并且十分期待今晚能够和
进益共度春宵,难怪,她在发现进益和晓洁在家中时会那么伤心,还把自己灌醉
了,并且还在作爱时把自己当成进益了。

看着蕾蕾在自已身下淫声浪语,一幅被干得死去活来的模样,达明忍不住想
到自己的妻子,晓洁,她现在是不是也在进益身下淫声浪语,正被干得死去活来
呢?一定是的,就像他和蕾蕾,现在不是也正在相干吗?而且,蕾蕾还拼命要求
他,要他用力干,把她干死──虽然,蕾蕾是在酒醉中把他当作进益。

管它的,晓洁现在不在自己身边,而且极可能正被别的男人干得爽歪歪,那
他何不好好享受身这个女人,更何况这女人还是大美女,是他心中的女神,更好
的是,这女人喝醉了,醉得有点神智不清。

酒醉的女人最没有心防和道德规范,有的只是最原始的生理欲望,只会百分
之百渴求男人的征服,所以,酒醉的女人干起来最能让男人产生征服感,也最能
让男人产生满足感。

想到这儿,达明用双手扶住蕾蕾的屁股,稍稍用力,把蕾蕾的屁股往上一抬,
再配合他的大鸡巴往前一挺,一下子把鸡巴挺进到蕾蕾小穴的最深处,已经穾破
小穴穴心,插进子宫了。

「呀。。。。怎么插得这么深。。。。进益。。。。鸡巴插进妹妹子宫了。。。。
天呀。。。。进益你好厉害。。。。第一次插这么深。。。。插死我了。。。。
好舒服。。。。进益。。。。你好棒。。。。」

第一次突然被一根大鸡巴插得如此之深,把蕾蕾的快感一下子带进新的高峰,
穴心再度如破堤的堤防,淫水大量涌出,把整根鸡巴都浸湿了。

达明乘胜追击,鸡巴龟头在子宫内旋转一圈,接着快速退出,在退到小穴穴
口前,又猛然再用力刺入,同样双手扶住蕾蕾的屁股,让她的小穴无法退避,只
能硬生生让大鸡巴再度深入到子宫内。

达明这时插红了眼,一下比一下插得更用力、更深入,直把蕾蕾插得死去活
来,无法逃避,也无法招架。

「进益。。。。你插死我了。。。。进益。。。。好棒。。。。好会插。。。。
蕾蕾不行了。。。。随便你插吧。。。。用力插。。。。插死蕾蕾。。。。
呀。。。。呀。。。。不行了。。。。。蕾蕾死了。。。。被哥插死了。。。。」

在达明用力一口抽插了将近一百下之后,蕾蕾突然挺起屁股,用穴紧紧抵住
刚刚插进来的鸡巴,一股冰凉的淫水突然喷出,浇在达明的龟头上,然后全身突
然瘫软下来。

达明暂时停止动作,静静享受着蕾蕾的这次潮吹,接着,他再用力插抽了几
下,精门一松,终於射出了大量精液。

达明放开蕾蕾屁股,改而把蕾蕾环抱在怀中,并且低头爱怜地吻着蕾蕾。

情欲和情绪同时获得解放的蕾蕾,醉意再度涌上,让她马上在达明怀中沈沈
入睡,脸上露出幸福满足的神情。

看着蕾蕾的模样,达明突然再度想起,晓洁现在是不是也刚刚跟进益作爱完
了,两人相拥着入睡呢?就像他现在和蕾蕾这样子,只是,他现在虽然抱着蕾蕾,
但心里却突然想起了自己的太太,晓洁,而现在在别的男人怀中入睡的晓洁会不
会想到他这个老公呢?同样讽刺的是,本来期待与进益共度良宵的蕾蕾,现在竟
然睡在他怀里。

命运真是作弄人呀!只是,当蕾蕾清醒后,发现昨晚干了她一整晚的男人,
并不是她心爱的进益,而是他这个不起眼的小弟弟时,会怎么样呢?会不会很生
气,把他痛骂一顿呢?

达明开始担心起来。

(待续)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