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静怡的后四十年】(02)

yZWnxHpb.png.

点击看大图


「又射在裤子上了,真是的。」

我手里拿着小凡换下的内裤,望着上面已经乾涸成白色硬块,却散发着荷尔
蒙气息的男性内裤不由得呆了。

这已经不知道是这个月我洗掉第几次这样的内裤了,自从他第一天回来突然
要求跟我一起睡之外,再没有其他过分的举动,像是一个乖巧的孩子帮着我在家
里做着家务,也时常聊天。

但每隔几天总能在卫生间里发现这种发泄着欲望的东西,高中的时候他都是
拿着我的内衣裤来干这种坏事的,现在的他规规矩矩的对我的衣物碰都不碰,我
不知道是该高兴还是惆怅。

「你那个女朋友什么时候带回家来给我看看。」

在饭桌上我随口这么问着。

「早分了,我现在就一个人。」

「哦,怎么这快就分了,还想你带回来看看呢。」

「不快,都分手两个月了。」

「你上次不是说你们都在一起两年多了吗,怎么突然就分手了。」

小凡放下筷子看了看我:「你真想知道?」

我好奇这里面是不是有什么秘密:「当然了,你是我儿子,妈妈当然关心儿
子的感情问题了。快跟我说说为什么分的手。」

小凡咽下一口饭才继续说:「她在外面背着我找其他男人,被我发现了,就
分手了。」

我吃惊不已:「啊!怎么会这样,这个女孩怎么这么不懂得自爱。」

小凡白了我一眼说:「切,这种情况在国外很正常好不好,尤其是我们那些
出国留学的女生。只要不是长得实在太抱歉的,身边都会有一大帮男人围着,一
个女生离乡背井孤身在外的,在这种心理和环境下很容易被外国男人勾引上的。」

「她不是有你这个男朋友了吗?」

「那不一样,国外的风气就是这么开放,就算是原来在国内很乖很乖的那种,
到了国外都会学坏的。也不算是学坏,其实都是在国内压抑久了,到了国外就都
释放出来了。像是我们男生的同学里面就有人去参加过他们举办的性爱派对,要
求还必须带着自己的女朋友一起去。」

「性爱派对!这是什么东西,还要带着自己的女朋友一起去,国外都这么乱
来的。」

当听到性爱派对那几个字的时候,我再一次被震惊了,光是听名字都能猜的
到这其中的疯狂。

「这你都不懂。就是有几个当地人举办,同龄人之间的聚会,但主题不光是
聚会聊天这么简单,更重要的是聚餐之后的交换伴侣的游戏。」

「交换伴侣?」

「对啊,要不然要求带着女朋友过去干什么。像这样的聚会都是要由熟人介
绍才能进去的,就是怕有人随便找了一个女人混进去。在这之前的吃饭这样的活
动都是为了给彼此一些相互了解的机会,也不是谁都愿意给你换的。」

听着小凡纤细地讲解这对於国内来说简直不可思议的聚会内容时,我的嘴巴
都可以塞下一整颗鸡蛋了。

「你没有参加过这个……这个活动吧。」

小凡很暧昧地对我笑了笑:「当然参加过,这是在国外很普遍的交友方式。

你情我愿,谁也没有强迫谁。露露当初就是我带着一起去参加的。「

听着小凡的回答,我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了,他口中的露露就是他的女友,现
在应该说是前女友了。

「只是后来她在聚会上认识了一个老外,被人家勾引上了,竟然背着我偷偷
和那个老外搞在了一起。我一生气就跟她分手了。」

「原来是这样,不过分手了也好,这样的女孩不值得喜欢。」

当我把话说完,回头再一想好像哪里不太对吧,明明是小凡带着人家去参加
了那种性爱派对,先把人家女孩子教坏了,出这样的事其实也不能够怪她了。

饭桌上陷入一阵沉默中,刚才我们母子俩聊的话题实在是太超出中国家庭的
范围了,让我听完了故事之后实在不知道该怎么继续聊下去。

不过好在我是有上过大学的知识女青年,接受能力比那些家庭主妇要高的不
少,更何况小凡和我也没有真正的血缘关系,聊这种成人话题其实也没那么难以
接受。

「妈,你在想什么呢。」

「啊!没、没什么,赶紧吃饭,再不吃饭就凉了。我在想,等过段时间让人
注意一下谁家还有没嫁出去的女儿没有介绍给你认识。」

「这都什么年代了,还相亲,说出去都让人笑话。」

「这有什么?隔壁那个秦叔叔他的儿子就是相亲认识他现在的老婆的。」

正当我还要跟他争辩的时候,客厅里的电话响了,我放下了筷子走了过去。

那是我母亲打来的,大意是我爸最近身体不太好,想我回去看看,我没有马
上答应下来,应付着最后挂了电话。

「谁打来的。」

「是、是你外婆。」

「我外婆?」

「就是我妈。」

「哦。」

因为我身份的原因,说起来我妈就是他的外婆,但真要计较起来,两家人根
本没有血缘关系,小凡长这么大都从来没见过我爸妈一次。

「那外婆打电话过来有事吗?」

「没什么,就是你外公身体不太好,她希望我回去看看。」

「那就回去吧。刚好我也跟你一起去,我还从来没见过他们呢。」

我惊讶地看了他一眼,以前要去拜年的时候,小凡都是不愿意去我爸妈那里
的,问他原因他也不说,老齐一不高兴了就要打孩子,我拦住了他想想不去就不
去吧,反正也不是亲的,这次他竟然主要要去看望我的爸妈。

「你说真的?以前叫你去的时候,你都不去的。」

「所以这次机会难得才要去啊。我们什么时候走。」

看得出来小凡不是在开玩笑,看他那一副迫不及待的样子,比我还要着急。

等到了第二天,我收拾好了家里的一切事情之后,就带着小凡坐车去往了乡
下老家,他这回还带了几件衣服去,看样子是打算在那住几天的,问他为什么突
然这么想去看望外公外婆,他的回答是:「刚好可以去散散心,在家里呆着老觉
得哪里不对。」

我想这是孩子想他爸爸了,之前我都没有注意到他情绪的变化,父亲刚过世,
他表现的太镇静了,情绪也出乎寻常的平静,原来他把一切都藏在了心里,这样
一来就更加让我怜惜这个苦命的孩子。

我回到家的时候已经是快要黄昏了,我妈还在厨房里烧菜,她知道我们要来,
说是一大早就开始忙活起来了,我爸看起来精神不错,来的时候还在听戏曲,这
是他唯一的爱好了。

一见到小凡,我妈就热情的不行,拉着他的手都不愿意放开,相比较我妈的
热情,我爸的态度就要平淡的多,可能这就是男人和女人表达情感的差别吧。

「今晚就住在这了,别走了,凡凡不是放暑假了吗,就留在这里陪陪外婆好
不好。」

「我本来就是这么想的,连衣服都带来了呢。妈我们住下来好不好。」

在这样的情况我还能说些什么:「好吧,你就住在这里陪陪你外婆,过段时
间我再来接你。」

小凡吃惊地看着我说:「你不住在这吗?你要是走了我一个人在这里多没意
思。」

我妈也用一种很难过的眼神看着我,倒是我爸始终没有说过什么,我看了看
小凡最后答应他留了下来。

「爸的身体看起来还不错,他没什么事情吧。」

其实家里的房间是足够的,我父母一间,我一间小凡一间,都是能够满足的,
但我妈见我这么久没有回来,执意要跟我睡一晚,让我爸跑去一个睡了,到了夜
里我们娘俩自然有说不完的话题。

「就是烟抽的太多,医生让他以后把烟戒了就好了。但你知道他这个脾气,
我说的话他不听,所以我就想你回来好好说说他。对了,你现在是一个人住还是
怎么样。」

我妈说完了我爸的事情,又开始关心起了我的个人问题,我知道她想问什么,
我现在也不过是将近四十的年龄,在现在的社会中根本算不上什么,老齐一走我
还有好长的日子要过,她是像是我再找一个。

像这样的话难怪她要跟我单独说了,在小凡面前确实不好说这些。

「妈,你说什么呢。老齐这才刚走没多久,我就急着找别人,让人家怎么看
我。你这话可千万不能当着凡凡的面说。」

「这我懂得的,你妈还没有老糊涂。你还记得阿俊吗?」

这是多么久违的名字了,这个名字代表着我的青春和第一段婚姻和情感,以
前我试着把这些都忘了,现在看来根本就不现实,当我妈吐露出这个名字的时候,
所有关於他的一切都在我的脑海里回忆起来。

「你好端端的说他干嘛,他现在和我有什么关系。」

「是没什么关系。你当初走了以后,也没跟家里联系,过了那么久才打电话
回来,你知道我们有多担心吗,你爸都差点拿着刀去找阿俊了。」

我的眼眶不禁红了,我爸就是这么一个典型的农村男人,什么话和感情都藏
在心里不会表现出来。

我们娘俩沉默了好一阵,我妈又继续说:「后来你和他离婚之后没过多久,
他就跟村里的那个王喜他们家的女儿玉兰结婚了。这你还不知道吧,我都没敢跟
你说,你说这人怎么就变心变得这么快呢。」

玉兰那个姑娘我是知道的,她是我们高中时候隔壁班的女生,来找过俊几回,
班里当时都说她是俊的女朋友,但俊不承认,现在看来当年就算不是男女朋友的
关系,我想依照他的为人,肯定也有不一般的关系。

「这就说明我当时的决定是对的,跟着这样的人过一辈子,还不如死了算了
呢。」

「可你猜后来怎么着?」

我一想难道这后面还有什么曲折的故事,不由得好奇起来。

「这个阿俊是坏到家了,和玉兰结婚没多久。又和厂子里的小姑娘鬼混到了
一起,还把人肚子搞大了,人家家里人都闹到家门口去了。把玉兰气的差点去上
吊。」

「竟然还有这样的事。」

虽然我能够想像这是阿俊乾的好事,但听我妈亲口说出的时候还是有些不敢
相信。

「那后来怎么样了?玉兰她没事吧。」

「能没事吗,出了这么大的事,反正没过多久玉兰和阿俊也离婚了。现在玉
兰也嫁到别的地方去了,她们家里人现在只要一听到阿俊的名字还骂个不停。」

「那那个肚子大了的女的后来怎么样了。」

「出了这么大的事情,阿俊的名声是搞臭了,谁家的女儿愿意嫁给这样的人。
最后是把孩子打掉了,因为这个女的本来就知道阿俊是结了婚的,后来也没闹出
什么事情来。」

我不禁开始有些好奇:「那、那他现在又在干嘛?」

「你说阿俊啊,这小子现在还在原来的厂子里干活呢。也不知道他家里找了
什么关系,闹的这么大的动静都没让他走,不过他的位子是升不上去了。和他一
起进厂子的工人,现在都当到主任了,他可倒好还是一个普通的工人,最多是多
几年经验的老师傅。」

「听说每回厂子里进了新的女员工,都会和他传出点事情来,你说现在的女
孩子怎么都这么不懂的爱惜自己呢,怎么都愿意跟这样的男人混在一起,说也奇
怪。」

我妈说的这个事情在我听来一点也不奇怪,俊的外在形象好,当年谁家说起
来男生来不都知道他,就算现在来看,电视上那些经过精心打扮的男明星们也不
一定比得上他,加上他嘴巴又会说话很清楚女人想要听什么,有着这么几种手段
在身上对付女人自然是无往而不利。

「所以我才让你也早点再找一个,女人是越老越不值钱,男人刚好是反过来
的,只要不是傻子,再大年纪都能找的到嫁他的女人。你别说妈说话难听,理就
是这么个理。」

这几句我想了一夜,那一夜都在想着自己以后该怎么生活。

第二天起来的时候,我爸早已经起来了,农村人都习惯了早起,不管是多大
年纪的人,这是他们养成的习惯,早上起来的空气也好,就有人喜欢到院子里打
个拳什么的。

我一见到我爸就问:「凡凡还没起来呢?」

我爸抖了抖烟袋,又看了我一眼还是把烟袋放回了抽屉里:「没呢吧,城里
的孩子都这样,哪有起这么早的。」

我们家的规矩也是早起吃早饭,我一看我妈已经在厨房里忙活了,马上就要
开饭,让他们两个老人家等着凡凡起床吃饭实在是不合适,赶紧就上楼去叫他。

一打开门,果然还在睡着,脚把被子都踢歪了,这是他打小的习惯,老喜欢
踢被子,我到床边拉了拉被子,叫了他几声,都没反应,看样子是真累着了,昨
天做了一整天的车才到的村里,家里的条件也不好,恐怕他也不习惯。

「凡凡醒醒,该起床了,外公外婆都等着你吃饭呢。」

我又推了他几下,这下可好他直接一个转身就把被子踢到了里面去,露出了
他的屁股来,还好是穿着内裤的。

我一下看着小凡那结实的臀部有点脸红心跳,又害怕他着凉,用手撑着床沿
往里面探进去就想把被子再拉出来,眼睛就这么顺着往下一看,恰好就看到了不
该看的东西。

小凡的裆部早已经肿起了一大块,感觉那条内裤都快要包裹不住了,我就这
么獃獃地保持着往前倾的动作看着它出神了,最后还是他一个充满了起床气的呢
喃把我吓醒。

但最后还是没有醒过来,身体反而板正躺直了,我手里拿着被子的一角,迟
迟不肯盖到他的身上去,经过了好久的挣扎最后又被我轻轻放到了一边。

我蹲下身来就这么近距离地看着小凡的那个男性部位,我这大半辈子也只经
历过俊和老齐两个男人,再没见过其他男人的下面样子了,这是我所能见过的男
性阴茎最大的尺寸了。

我不由地想,这么大的一根要是放进我的身体里,那能受得了吗,又想到了
自己身为母亲的身份,心里又骂了自己一句,但并不妨碍我继续观察他的那个东
西。

只是没过多久我妈又在楼底下叫了,我赶紧叫起了熟睡中的小凡,自己又匆
忙地走了下去。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