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诡灵邪欲】(02)

yZWnxHpb.png.

点击看大图


第二集淑女之殇

「哒……哒……哒……」一双华丽尖细的黑色高跟鞋缓缓叩击着地面,发出
清脆悦耳的声音,两条纤长没有一丝赘肉的粉腿穿在这双价格不菲的鞋中前后舞
动,完美的身材配合剪裁贴身的职业装,美艳不可方物。

「哈……欠……累死了!真是的,又到这么晚,谁说外企不加班的……」

深夜凌晨一点,范云珊一边轻声抱怨着公司无情的压榨,一边用自己白嫩的
柔荑慢慢揉捏着娇颈。她刚刚完成了公司交付的工作,离开明亮宽敞的写字楼,
独自一人回家。没有了夏日阳光的灼晒,虽然气温依然闷热,但时有时无的微风
也能让人感到一丝惬意。她并没有选择出租车,一是怕茫茫夜色中后座上一个孤
身美人勾引出司机潜在的犯罪欲;二是家并不太远,经过了一天的忙碌工作,散
散步也能放松一下劳累的筋骨和紧张的心情。

但她犯了一个错误,一个永远改变她人生轨迹的错误。

她虽然走在大街上,但是此时的街上并没有一个行人,看似安全的开阔街道
其实并不比陌生人的出租车更好。公司的所在地位于这个城市核心商业区的外围,
周围一栋连一栋的写字楼因为已至深夜而变得空无一人——早就都下班了。

范云珊迈着不紧不慢的脚步,纤弱的腰枝跟随双腿节奏轻柔摇动,散发出女
人万种的风情,挑动着男人心中的欲望之弦。她已经被工作耗去了最后一点心神,
此时并没有觉出一丝不妥,任由自己向烦闷的空气中肆意挥洒着引人犯罪的体香
和性感诱人的琦影。

「看!美女!还是一个人?!嘿嘿嘿!大哥,看来我们今天可以好好销魂一
番啦!」

黑暗中,五双闪动的眼睛跟着一句悄声的呼喊将目光投向正在往他们方向走
来的倩影,随即眼中显露出色情的目光贪婪打量着前方的美艳长腿和骄挺胸部,
而眼睛的主人都不约而同的露出一丝淫笑。

这五人本是打算趁夜溜进附近高档写字楼行窃的暗偷,不过他们也是第一次
来这种星级写字楼作案,对这种大楼的安防措施完全没有概念。先是找不到任何
途径能够让他们神不知鬼不觉的进去,后来好不容易找到一栋忘记关窗的公司总
部,进去后又发现大楼里时常而过的巡逻保安和随处可见的夜视摄像头让他们难
以寸进。终于在经过很久努力到达一间看似豪华的大办公室前发现这种进口门锁
不仅他们不会开,而且就连门上还装有数个完全不可能安全拆下的报警器,最后
只能无奈退回。正在他们蹲在黑暗的楼角低声抱怨时,五人中年龄排行第四的猥
琐男人发现了远处向他们走来的范云珊。

「大哥,看来咱们今天是捞不到钱了,不过有这么个美人儿能让咱们享受享
受,也不枉兄弟们来这么一趟呀!」一个尖细的声音轻轻响起,声音中充满了对
眼前尤物的欲望和抑制不住的激动。

「对,大哥,老四说的没错,咱们这次低估了这些大楼的安保能力,偷不到
什么正经东西了,但是能狠狠操一次大公司的白领也算是够本啊!」另一个声音
略显低沉的声音附和着之前的话。

「这个美女腿真长,穿着这么性感的高跟鞋,好想扒开她的大腿狠狠干呀!」
又一个淫荡的声音轻响应。

「老五,凭什么你来干她的长腿?她的腿是我的,我要好好玩玩她的腿!还
有高跟鞋!真他妈性感!」

「三哥,这事可不能让给你!要不咱们两个一起上?一前一后,保管把她干
的欲仙欲死!嘿嘿嘿……」先前的淫荡声音反驳道。

「好了,别争了,都听大哥的!大哥,咱们今天确实准备不充分,钱是没办
法了,不过这送上嘴的美味……」一个沉着中也带有些许欲望的声音从一个三十
余岁的谢顶男人口中发出。

「恩!老二说的对!老天爷不给咱的兄弟们抢不到,但是既然送上门的点心,
咱也没有不吃的道理。老四老五,你们两个等她走近后用药把她捂过来,老二老
三,跟我找个好地方,咱们好好尽尽兴!去去晦气!」一个魁梧的光头男人向其
余四人宣布着计划,眼睛中闪动着充满淫欲的凶狠光芒。

话一说完,两个年轻一点的男人缩身躲在大楼侧面的冬青后面,剩下三个人
反身走进两座楼中间的小巷。这条巷子没有灯,是垃圾车和货车的专用通道,此
时绝对空无一人,而且因为是专用通道,所以并没有安装摄像头。

范云珊并不知道此时自己正一步步走向五个淫魔的恶掌,她只是刚从学校毕
业半年的小女孩,对社会阴暗的角落并没有十分的了解。单纯的她还迈着小方步,
安静的想着女生的那点小心思。

「他是喜欢我吗?他送我的小礼物,还有他在公司里的帮助和指引,他是喜
欢我的吧?可是他为什么还总开我的玩笑,总捉弄我,讨厌!讨厌!可是他是真
的喜欢我了吧?」范云珊慢慢的想,脸上慢慢爬起了一抹羞笑。

就在她开心地想着自己的小心事时,身后花丛中突然窜出两个黑影向他大步
冲来。听到背后有声音,范云珊条件反射的回身一看,只见一只大手向她的面前
捂来,她「唔……」的一声便眼前一黑,什么都不知道了。

「嘿嘿,这小娘们真漂亮啊!刚才离得远看不清,原来不光身材长得好,脸
蛋也生的这么标致,把我的大鸡巴塞进她涂满口红的小嘴肯定特别爽!还有她的
这双小腿,还穿着丝袜,真滑!光摸着她这俩大长腿我鸡巴就硬了!」当范云珊
恢复了一丝意识时,她恍惚感觉自己正被两个男人一前一后的抬着走在一条黑暗
的小街巷中,耳中传来后面人的淫词荡语,心中顿起愕惧。

「啊~ !你们是谁?快放下我!救……唔……」范云珊扭动着身体大声呼救
着,两条丝滑的美腿在后面人怀中奋力蹬动,可是刚喊到一半又被前面人用一条
毛巾一掩口鼻。毛巾上传来一股呛人的味道,通过咽喉真冲大脑,瞬间让她丧失
了神智,再次晕过去。

「啊,什么啊?」当她再一次恢复清醒,只感觉自己躺在地上,脸上、唇前
两条又热又湿的东西滑来滑去,又感到胸前和双腿仿佛有人揉弄摩擦,轻声咕哝
了一句。随后立刻反应过来,奋力挣脱起身,拉拢着身前已经敞开的衣服,大声
惊呼:「你们是谁?你们想干什么?不要过来!」

那五人哪管她的叫喊,也不慌忙,淫笑着直直向范云珊走来。范云珊一步步
后退,突然感到背后坚实的墙面,死胡同!由于她刚刚苏醒,药效还没有完全散
去,突如其来的恐惧和尚未适应黑暗的眼睛让她没能清楚观察到所处的环境,惊
诧中竟然退到了一个退无可退的位置。

「你们不要过来!你们想要钱吗?我给你们钱!我爸爸很有钱,他可以给你
们很多钱!你们不要过来!救命呀~ !救命呀~ !」慌乱中范云珊紧紧遮着胸前
的衣服向步步紧逼的五人奋力叫喊。

「嘿嘿嘿!我们当然想要钱!我们想要很多的钱!可是我们也想要你!你长
得这么漂亮,哥几个从来都没有玩过你这么漂亮的美女!今儿让哥几个好好爽爽,
然后再谈钱的事!」说着,老大一个箭步冲上来将范云珊顶到墙上,喘着粗气的
大嘴毫不犹豫的盖住她正在娇呼的香唇。

突如其来的强吻让范云珊不知所措,只能奋力别过头去,想要继续大叫求救。
可是她一个纤弱姑娘哪抵得过江湖暗偷的力气大?对方的大嘴死死吻住她的柔唇,
舌头在她的唇上肆无忌惮的舔动、吮吸,更是将舌头霸道的抻进她的小嘴,缠绞
着她的香舌。

「奴噢~ !奴噢~ !(不要~ !不要~ !)」她想奋力阻拦,可是身体被对
方牢牢制住,塞满舌头的小嘴只能发出让人不能理解的哭叫。

她想不出任何能够逃脱的办法,只能忍住恶心狠狠一咬,企图咬退侵犯者。

「啊!」

「啪!」光头老大向范云珊狠狠甩了一巴掌,斗大的红色掌印挂在雪白的脸
颊上。「他妈的,敢他妈咬我!哥几个!别客气啦!好好给我伺候伺候这个小婊
子!」光头大哥向四个手下招呼道。

说时迟那时快,四个人早就跃跃欲试,不等大哥说完就一窝蜂的冲向范云珊
的娇躯,就像一帮恶狼扑向一头鲜嫩多汁的小绵羊。可怜的范云珊啼哭不止,看
着一头头恶狠狠的色狼向自己冲来,想着自己精心保存了二十五年的纯洁肉体就
要被眼前五个陌生的凶徒糟蹋,不能将女孩最珍贵的第一次交给自己的爱人,不
禁悲从中来,不要命的大叫。

「叫吧,今天没人能救你!」范云珊高挺的胸前刚刚扯开胸罩正在疯狂揉舔
的老四忙里偷闲道「你的胸好大呀!你奶子上的香水可真好闻!」说着,用手大
力揉捏着骄挺的乳房,而嘴猛得像她粉嫩的乳尖咬去。

「啊!好疼呀!」范云珊藏二十五年没见过男人的乳头被老四凶狠的咬食、
吮吸,从没经历过男人的她只感觉乳头剧痛,想用手推开胸前的恶徒,可是两只
手都被死死按在墙上,不能移动分毫。这时,另一只乳房上正在用力挤压的老二
也忍不住诱惑咬在另一个乳头上,用力吸进嘴里。

而在她的下身,老三和老五扯开她的两条丝滑玉腿正抱着忘情抚摸,两张恶
脸在没有一丝赘肉的大腿上来回摩擦,又亲又舔的在腿上涂满了两个人的口水。
老五更是进一步钻进她的裙底,隔着丝袜贪婪的嗅着她最私密部位散发出来的香
气。

察觉到私处被人侵犯,范云珊用力合拢自己的双腿,试图保卫这最后的防线。
而老五在她奋力反抗的刺激下已经欲火攻心,用力一拉足踝便将两条腿分得更开,
张嘴向裆部吞去。老三见老五先一步直捣黄龙,自己一把撕开范云珊的裙子,向
她结实弹翘的秀臀伸去了罪恶的魔爪。

「不要啊……不要……我求你们了……求求你们……不要啊……!」范云珊
一边拼命扭动着腰身反抗,一边伤心哭诉,希望这帮恶徒能够放过她。

可是就连她自己也知道,这是根本不可能的。这五个人既已动手,不达到目
的绝无罢手的可能,而自己也没办法将这些人阻退。她能做的只是不停的哭诉,
希望有人能听见,伸出援手将她救出魔掌。可是现在的社会现状,即使不是深夜,
又有几个人能够挺身而出见义勇为?何况这街头空无一人的凌晨?就算真的引人
来看,她又怎么知道来人不会趁着夜色加入这群恶人的暴行?

老五在范云珊的私处嗅舔了一阵,用牙咬住已经湿透的丝袜用力撕破,伸手
拉松内裤向她的花朵舔去。已经身无一丝力气的范云珊感觉到自己娇嫩的花朵被
一条湿滑温热的舌头袭舔,心底又引出些许抵抗的力气死命拒绝着侵略。但范云
珊最终还是个柔弱女孩,老五的舌头已经越过花瓣去攻击花蕾,粗糙的舌头快速
在她的阴蒂上舔动吸吮。范云珊二十五年从未见过风雨的小阴蒂哪受得住这般刺
激,迅速肿涨起来,粉红水嫩,活像个迷你小番茄。

「啊……不要……嗯~ 哈……不要啊……啊……哈~ 啊…………」此时在范
云珊不停抵抗的哭诉中已经忍不住夹杂进了春情的叫声,毕竟对于从未经过人事
的少女来说,直接对阴蒂的刺激不是她能承受得了的。虽然心理一直在说不,但
是身体已经非常诚实的做出了回应,淡淡的淫水从花心中缓缓流出。

「哈哈哈!让你咬我!舒服吧!看我怎么把你就地正法!老三老五,把她腿
抬起来!」光头大哥淫笑道。

应着大哥的放声,老三和老五恋恋不舍的将嘴从范云珊的身体上挪开,站起
身将她的两条大长腿从地上提起并拉向两边。范云珊就这么被两人架在空中,背
靠墙壁,张开大腿,用自己最柔嫩的部位迎接着光头老大的淫欲。

老大已经脱下裤子,跨下的肉棍硬热似铁,昂着红彤彤的龟头向范云珊的幽
处走来。而范云珊能做的只不过是继续哭泣,但她不知道,她流下的眼泪不但不
能勾起这些恶徒的同情心,反而引起了他们心底的征服欲和其他诸多恶念。对他
们跨下的淫火不仅没有浇灭,反而像一滴滴火油,让火烧得越来越旺。

看着眼前已经哭的不成样子的范云珊,光头老大没有一点怜香惜玉的心思,
反而想着怎么更尽兴的蹂躏眼前的这个美人,好好享受一下这完美的肉体,发泄
发泄自己淫虐的欲望。他一把撕坏范云珊粉红色的真丝内裤,粗糙的手指沾着淫
水在花心入口上下摩擦,看着她脸上一边拒绝一边承受不住身体刺激而扭曲的表
情,听着她半拒绝半情欲的叫声,老大淫邪的欲望被完全激发出来。

「啊……!!好疼……!!!不要啊……!!!」随着老大黑红色的粗大阴
茎慢慢插入范云珊狭窄的处女之地,下体撕裂的疼痛让她伤心欲绝的大声哭喊道。

「哈哈哈!好紧啊!不会是处女吧?!哈哈哈」说着,光头老大便开始卖力
的将阴茎在范云珊紧实嫩滑的阴道中不停抽送,每一下都一插到底,发出肉体相
撞的「啪……啪……」声。

「好疼啊……不要啊……不要……求你了……停下……不要……」被按在墙
上动弹不得的范云珊忍受着下体传来的阵阵疼痛,伤心至极的她不停的哭喊。

光头老大一边抽送着阴茎,一边用手沾了一边阴茎上的液体,放在眼看一看,
黑黑暗暗的,闻着还有一点血腥味,顿时大声淫笑道:「居然真是个处女!这么
漂亮居然还是处女!我今天真是赚到了!哈哈哈!」说着,他加快了阴茎的抽送
速度,而且更加用力的将阴茎尽力插进范云珊的阴道深处。

范云珊被凌空架着,身体紧紧贴在背后的墙上,一下下承受着光头的奋力撞
击,身体似乎要被他压进墙里。

「爽!操!真爽!你爽不爽呀?从来没有被大鸡巴插过吧?是不是很舒服呀?
想不到你这么漂亮的美人第一次居然被我干了吧?喜欢被我操吗?喜欢吗?」光
头大哥一边说,一边望着眼前哭泣的美人用力的操着。

大约过了五六分钟,光头突然加快了速度,力量也更大了,每一下都用力的
将她撞在墙上,仿佛要将范云珊柔弱的身体捅穿:「我要射了!我要射了!把我
的精液射进你的子宫!」

范云珊闻言立刻摇头疾呼:「不要啊!不要!不要射在我里面!求你了!不
要射在我里面……求你了……唔唔……!」

「唔~ 啊~ 哈~ ……呼……呼……」随着一声长嘘,光头男身躯一振,向范
云珊的阴道最深处奋力一捅,将自己灼热的精液一股股的射入了她红彤彤的嫩穴。

范云珊受到冲击也娇喝一声:「啊……啊……」,感受到下体注入了一股暖
暖的热流,身体被光头死死顶在墙上的她知道对方已经将自己罪恶的精液射进了
自己身体深处,顿时一种无力感席遍全身,让她失去了最后一丝抵抗的力量,哭
泣也慢慢停一下,静静的感受着阴道中那根大肉棍一下一下的抽搐着,将更多他
的子孙注射进自己饱经璀璨的阴道和子宫。

许是太久没有射过,光头射出了数股热精,持续十余秒,然后喘着粗气将粘
着白浊精液的肉棒从范云珊的花心中抽出。众人将范云珊放在地上,看着她依旧
穿着尖细高跟鞋的修长丝腿无力的摊开,面无表的慢慢抽泣,两腿中间的肉缝中
缓缓流出白色的粘稠精液。

光头老大靠坐在巷子边上,点着一颗烟喘息说道:「处女真他妈爽!又紧又
滑!吸着我鸡巴往里插!我操,可累死我了!你们别光看着呀,抓紧时间干她!
这样极品的处女可不是说想干就能干的!」

众人已经被眼前的淫荡影像迷住了,竟然一时间忘了动作,听到大哥的声音
纷纷回了神,将范云珊从墙边拉开,扔在路中央,一齐扑向这个可怜的少女。

老五也不顾正向外淌的精液,脱下裤子就将自己已经黏滑的阴茎插入范云珊
刚被破瓜的身体。他的阴茎比老大的要粗大许多,虽然阴道内已满是精液和淫水
的润滑,但老五还是进入的异常艰难,足以显示出老五阴茎的傲人尺寸和范云珊
阴道的紧实程度。被这巨根一插,正在伤心失神的范云珊感受到下体一根比刚才
还要粗大不少的肉棒正在强有力的捅进自己的身体,猛然回神,刚要大叫就被老
二的阴茎塞满小嘴。

嘴中的肉棒恶臭难闻,让范云珊干呕起来,可是由于晚餐只吃了几片饼干,
胃中早已空无一物,嘴里又被肉棒塞满,干呕几下后并没能吐出什么,反而因为
呕吐动作让嘴中的阴茎更加深入咽喉。老二看似也不着急,他就跪在范云珊的头
顶处抬起她的后脑,将腥臭的肉棍慢慢插入她的喉咙,任由她如何呕吐就是不把
阴茎拔出。

而老三老四正趴在范云珊的两只乳房前,舌头不停挑动着粉色的小乳头。娇
小的乳尖在刺激下变得硬挺起来,他们又吸又咬,似乎想要吸出乳汁来。柔弱的
小小乳尖哪受得起这种挑逗,一阵阵麻酥酥的感觉像电流般传遍范云珊的全身,
让心中屈辱的她忍不住发出一声声春情的呻吟。

老五已经将自己整根阴茎插进了范云珊的体内,感受到龟头隐约的阻碍感,
知道自己已经顶到了她的子宫门口,便又一用力狠狠向子宫里面顶去。范云珊正
在饱受着来自两个乳头的无情肆虐,突然感觉下体用力一顶,紧接着阴道尽头也
传来一股混合着摩擦感、压迫感和巨大麻酥感的奇怪感觉向她袭来。来自上下的
夹击让她突然失去了理智,忘情的大声呻吟起来。

听到范云珊充满淫欲的诱惑呻吟,老五快速抽插起来,每一下都顶到子宫口。
粗大肉棒快速抽动带来的摩擦感和深深顶至子宫的奇妙感觉配合着乳房上源源不
断的强烈刺激,范云珊突然感觉大量血液冲进了自己的大脑,整个人陷入一阵恍
惚,仿佛飘在天空,摇摆不定,头重脚轻。紧接着从阴道中传来剧烈的抽搐感,
随后传遍全身,阴道一阵阵的抽动带着身体跟着一阵阵抽动,身体僵硬紧绷,但
从未体会过的强大快感席卷着她的心理和身体。前所未有的强烈满足感和快乐在
范云珊身上停留了约有一分钟,等到这些感觉慢慢散去,她感到身体没有了一点
力气,在四个男人的摆弄下就像一叶孤舟,好像随时会被海浪淹死。

「这小娘们刚才高潮了!被哥几个干得爽了,强奸居然都被操得高潮!看我
不干死你,操死你个小骚货!」恢复神智的范云珊听到正在奸淫她的老五用言语
羞辱着她,心中难过的想道:「我刚才是高潮了?我居然被几个强奸犯弄得高潮?
我就这么淫贱吗?居然被人轮奸到高潮?难道我喜欢被他们轮奸吗?」

「不!我不喜欢!救救我!随便谁!救救我!被这些人轮奸,我宁愿去死!」
范云珊心中悲伤至极的想着。

「我要射进你的子宫!啊!啊!啊!太爽啦!小骚货爽不爽?」老五说着话,
将腰死命一挺,粗大的阴茎终于突破了子宫的层层阻拦一举捅入范云珊的子宫中,
然后射出了一股股浓稠的精浆。

范云珊觉得阴道尽头一阵剧烈酸麻,然后小腹中一暖,知道老五真的如自己
所说将精液射入了自己的子宫。一想到自己被一个强奸犯用精液灌满子宫,自己
很可能怀上这个强奸犯的孩子,范云珊悲痛的几乎死掉,但嘴里却因受不了来自
子宫的刺激而大声淫叫着。

「让我死吧……我想死掉……但是在我死前好想杀死这些混蛋!这些王八蛋!」
现在已经被轮奸两次,体内饱含精液的范云珊,脸上挂着泪水恨恨的想。

「陪我玩!」突然范云珊的耳边响起了一个小女孩欢快的叫喊声,吓得范云
珊努力四顾寻找着小孩的身影。

「并没有孩子呀?可是我刚刚明明听到了,可千万不要有小孩子呀,否则这
帮禽兽一定会……」范云珊心想。

「陪我玩!」那个甜甜的声音又响起,带着轻轻的回声,就像从很远的地方
传来,可是声音却异常清晰,就像来自自己的身边。

老五已经离开自己的身体到一旁边休息,光头老大仿佛回复了力气,淫笑重
新爬上他的脸,慢慢的走过来。

「大哥,该我了!你和老五都爽过了,二哥也操过她的嘴,就我和三哥还没
开荤呢!」老四边说边跪在范云珊的两腿中间,将两条弹滑的纤长丝腿架在自己
肩上,阴茎猛的插进满是精液的阴道。范云珊娇呼一声,但早已没有抵抗的力气,
像个死人一样躺在地上任由这些人随意玩弄自己的身体,由着他们不停的在自己
身上发泄着自己的淫欲和精液。

「我操!真紧!这小娘们真是极品啊!操了两次了现在还这么紧!啊!爽死
了!」老四感受着来自范云珊阴道的紧致感觉,一边拼命抽送一边享受得说。

「操,老四你真没出息!你快点啊!我不跟你们争,骚逼我已经享受过了,
我现在要操她屁眼!」光头老大嘲笑道。

范云珊听到光头的话心中恐慌异常的想:「屁眼?那怎么插得进去?!会疼
死的!不要!我会死的!」刚想到这里,只感觉口中的阴茎快速抽动了几下,让
她几欲呕吐,但是整根阴茎却突然深深的插进喉咙,紧接着就感觉阴茎抽搐了几
下,喉中涌进一股股粘稠的、灼热的液体。

「他竟然射进了我的嘴里!」范云珊已经反应出这是将精液射进了她的嘴里,
一股股的精液不断涌入,几乎把她呛死,而嘴里还死死堵着肉棒,出于求生本能,
她强忍着恶心将这满嘴的腥臭精液尽精吞下。

「啊!太爽啦!我射在了这个小骚货的嘴里,没想到她全都喝下去了,真是
淫荡欠草的母狗!兄弟们别留情,她就喜欢被人轮奸!被人日!操烂她的小贱逼!」
老二从范云珊嘴中拔出肉棒,还不忘向她淫语攻击。

「救命啊!谁来救救我!杀了这些人!救救我吧!救命!」范云珊的眼泪已
经哭干了,她躺在地上迎接着下体一次次的冲击,两只秀气的丝袜美脚穿着尖细
的高跟鞋随着身体的节奏无力的挥舞,仿佛是在向这些淫魔招手。

「你想杀人吗?这些人?」刚才那个甜美的小女孩声音再度响起,但是似乎
只有范云珊自己听到,其他人还是卖力的操着她,没有察觉到一丝异样。

「我要杀了他们!我要杀了他们……」范云珊轻声咕哝着。

「我可以帮你杀了他们,但是你要陪我玩!你愿意陪我玩吗?」那个甜甜的
声音传来。

这个甜甜的声音明显是一个只有几岁的小女孩的声音,但是却开心的说着这
些话,就像这是什么好玩的游戏一样。在深夜的凌晨,除他们之外别无一人的黑
暗小巷传来这么一声声悦耳而空旷的女童声音,实在是诡异至极!但是此时的范
云珊已经被悲伤和愤恨填满了内心,根本没有害怕的感觉,反而有一种复仇的兴
奋感。

「好……你帮我……杀了这些人……我愿意陪你玩……只要……杀了……他
们……」范云珊用已经几乎听不到的声音无力的回答着那个只有她一个人能够听
到的声音。

巷子的墙边突然出现一个大约六七岁的小女孩,穿着一件白色的连衣裙,光
着脚踩在地面上,脸色素白,没有一丝血色,面无表情的张开嘴,居然发出了开
心无比的声音:「好!我杀死这些人!你来陪我玩!」说完便消失不见。而这一
幕,除了正在被几个人轮番强奸的范云珊,竟然没有一个人看到。

女孩刚一消失,范云珊的意识就渐渐模糊了下去,耳边只听到一句:「陪我
玩」。声音不再空旷,就像在自己耳边说话一般,甚至还感受到了淡淡的吹气。

「哈……啊……嗯……啊……操我……嗯~ 用力操我……操死我……我要大
鸡巴操我……!」范云珊突然媚态百出,一改刚才的软弱无力,扭动着腰枝开始
迎合着下体的冲击。

「唉哟!这小娘们进入状态了!求着咱们操她了!妈的!操死这个小骚逼!」
说着,老三将自己的阴茎塞入范云珊的樱桃小嘴。

「吸溜……吸溜……」范云珊一边迎合着阴道里阴茎的插送,一边淫荡的吸
吮老三的肉棒。眼中媚丝传情,勾动着所有人的心神。

「这大鸡巴真好吃!」范云珊贪婪的吮吸着老三的肉棒,一边用舌头在龟头
上不停卷动,还不时用舌尖划过马眼,一边用柔软的双手帮助他上下套弄,直爽
的老三淫呼连连。

「我忍不住了,我要操她屁眼!」说着,老大向范云珊拉去。

范云珊起身后直接跪坐在老四的阴茎上,柔嫩有力的阴道紧紧握着身下的肉
棒一上一下的吞吐,而且每坐下一次就将整根阴茎吞入,让老四发出阵阵春声。
而小嘴紧紧含着老三的龟头,滑嫩的小香舌轻轻的在龟头上打着圈,并慢慢探向
马眼的深处,爽得老三大声呼喊。两只玉手撕开屁股后面剩余的丝袜和内裤,掰
开自己弹滑的小屁股迎接第三根阳具的插入。

「唔~ 嗯~ !好爽啊!用力操呀!操我的骚屁眼,操我的小浪逼,操我的贱
嘴,射在我的嘴里!射在我的身体里!操死我!啊~ !我好喜欢被你们操啊!好
喜欢被你们轮奸!被你们干!求你们干死我吧!啊~ !用你们的臭鸡巴操我!操
风骚的我!欠操的我!我就是欠操!欠被你干!求你们!不要留情!不要珍惜我!
把你们的大鸡鸡插进我身体的洞里!干死我!哦~ !」范云珊忘情摇动着纤腰,
双手揉动着双乳,嘴里淫贱的说着这些话。

「唔……啊……」先是跨下的老四一泄如注,强烈的高潮让他翻起了白眼,
范云珊用力坐在老四的巨根上,天文数字的子孙注入了范云珊的子宫。

「哦?!!!!!!!」紧接着,正在操她小嘴的老三也迎来了高潮,在她
嘴里大泄特泄,强烈的快感让他失去理智,不停的大喊。范云珊贪婪的含紧老三
的龟头,生怕会漏掉一滴精华,全部饮了下去。

看着眼前淫荡性感的范云珊,老大再也忍不住了,用尽力气狠狠顶进她无比
紧实的屁眼,精关大开的向她屁股深处注入自己的精液。

而范云珊或许是受到三根大鸡巴同时高潮的刺激,又或者是感受到体内源源
不断注入的灼热精浆,也和三根阴茎的主人一起共同迎来了高潮。强大的麻酥感
像瀑布般冲击着阴道、阴蒂和内心,四个人在这漆黑的巷子里疯狂的放纵着,发
泄着,享受着。

待四人高潮过去,老大、老三和老四都相继瘫倒,而范云珊慢慢爬向旁边的
老二和老五,撕得凌乱的衣服和腿上残破的裤袜引动着两人的色欲火焰,眼中媚
色荡漾,嘴中传出淫荡的娇吟:「来嘛!来操人家嘛!人家还想要嘛!来把你们
美味可爱的小精精射进我的嘴里,我的小穴里,来嘛!来干我啊!」

老二和老五望着眼前春色,不由自主的将自己硬挺的阴茎塞进范云珊的小穴
和小嘴。范云珊卖力的扭动腰身,口中娇舌翻飞卷吸,为前后两人用心服务。十
余分钟后两人同时大呼一声,将自己的全部精液疯狂的射进跨下尤物的娇躯。范
云珊也再次迎来高潮,努力吸取着进入身体的每一滴精华,然后又是两个男人的
身影倒下。

「唔!好吃!好玩!」范云珊脸上带着诡异的笑容,乍看魅惑百般,仔细一
看又似乎全无表情。

「哒……哒……哒……」范云珊迈动着两条性感的长腿,踩着价格不菲的高
跟鞋,迈着性感诱人的猫步,向巷子口走去,身影悄悄变淡,消失在茫茫的黑暗
中。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