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岑芸的淫之花】(完)

yZWnxHpb.png.

点击看大图


白昼过去,黑色的夜幕垄罩着大地,只剩下那依稀可见的月牙透过玻璃窗射
入屋中。

这是一个平凡的夜晚,再一不起眼的小屋中传来一阵对话。

「恩,好舒服啊,老公我要,快给我。」

「老婆,妳好骚阿。」

女子努力摆动着纤细的腰肢,身体上上下下,只见一个胯下一根短小的肉棒
在骚穴中不断的进进出出。

「讨厌,好舒服,老公的那裡好厉害啊。。。。。。啊。。。。。。啊。」

「快啊,老婆,快,好舒服啊,啊。。。。。。啊。。。。。。出来了,要
出来了」

「别啊老公,等下啊,我还没到呢。」

「我来了,啊。。。。。。」

「啊。。。。。。啊。。。。。。」

「对不起啊,老婆,我真的太舒服了,忍不住就射了。」

「没关係的,老公。」

射精后疲软的肉棒滑出肉穴,女子赶紧用手小心翼翼地摀住私处,避免阴道
内的白浊流出,感受着阴道那稀少的白浊,其实女子也知道只是白费工夫,不由
得叹了一口气。

**次日,两人起床后,坐在餐厅悠閒的吃完早餐后,张硕起身穿好西装,边打
领带边向岑芸说「老婆,接下来七天,刚好公司有一个短期出差,我已经向公司
提出意愿了,妳。。。。。。就争取在这段时间怀上,我出门了。」

彷彿对亲手将妻子送去给别的男人借种的事实感到见不得人,一说完张硕就
头也不回地出门了。

在紧张的心情之下,时间流逝的飞快,到了晚上,太阳西沉。

「叮咚~叮咚」

门铃声响起岑芸浑身一颤,紧张的直接站起身来,看着眼前的大门,甚至有
股冲动想要就此逃避。

为了孩子,闭上眼睛牙一咬忍过去就好了,心中暗自为自己加油打气了一下,
岑芸长长的吐了一口气,最后还是缓缓的将门打开,只见邹明斌提着一个大箱子
走进了屋内。

看到奇怪的大箱子,岑芸也不疑有他,去厨房倒了杯水给了邹明斌。

「邹先生,这几天麻烦你了。」

「怎么会呢!我等这一天等很久了,夫人你诱人的肉体我可是迫不及待了呢!」

邹明斌露出淫邪的眼光,站起身来。

看着原本文质彬彬的邹明斌突然露出的淫邪眼光及奇怪的言语,岑芸不由得
感到害怕,急忙想要逃回房间裡,但是已经露出本性的邹明斌怎么可能让她逃走。

以比她更快一步的速度,从身后一把抓住岑芸,向后一拖,牢牢地架住。

「啊!唔唔。。。。。。」

岑芸正想要尖叫喊救命,邹明斌眼明手快的拿了有一颗球的带子强硬塞入她
的嘴裡.

「嗯唔唔唔!」

「不用着急,虽然妳反抗的情调也不错,不过乖乖顺从的话,才不会吃更多
苦头喔!」

邹明斌淫笑道。

岑芸拼命的挣扎,脚也乱踢。

邹明斌用力的压制住岑芸的反抗,单手拿着绳子,把岑芸的双手绑在背后,
又把绳子绕过胸前,快速地用日式后手缚固定了岑芸。

「好了接下来该进入正戏了,不用担心,我会好好的帮你播种及调教的,夫
人请尽管享受吧!」

岑芸口中被塞了口塞,双手被绳缚束缚住无法挣扎,下半身又被压制住,彷
彿知道男人不可能放过她,只能用愤恨的眼光看着邹明斌。

「想一想也真是不容易呢,自从看过夫人的照片后,我可就对您念念不忘呢!
花了一段接近张硕获取他的信任,原本以为下一步会花更多的时间才能完成,竟
然因为张硕竟然无法生育这点直接跳到最终阶段,看来连老天爷都在帮我啊,哈
哈哈哈!」

邹明斌抱着岑芸走向属于岑芸、张硕夫妻的卧室中,将岑芸放到床上后,邹
明斌伸出细长灵活的舌头,如同蛇一般的缓缓游过眼前美肉身上裸露出来的的每
一个角落,啧啧的水声散发着淫靡的氛围。

一双手也没閒着将岑芸的蓝色短裙向上撩起直到腰间,透过包臀黑色丝袜可
以直接看到包覆着小穴的黑色丝质内裤。

邹明斌一个用力,把丝袜一扯,顿时裂开一个口子,右手探了进去隔着内裤
缓缓的揉搓着那属于三十岁女人的丰满阴部。

眼前是多么色情的景象阿,床上美丽的少妇躺在床上,裙子被老公的上司撩
至腰间,清美秀丽的面庞上挂着泪珠,双手手腕被精湛的绳缚给固定住,而她的
双腿抬起,大大的分开着,而她的双腿之间则是男子健壮的身躯。

邹明斌脱去了衣服,露出六块腹肌以及结实的臀部,将内裤往旁一拨,长达
二十公分的巨大阳根如同示威一般的抵住了岑芸的水穴口。

看到眼前的硕大,岑芸面露惊恐,拼命地摇头,想要挣扎,可双腿被邹明斌
制住。

邹明斌对着岑芸笑道「不必担心,妳忘记那天这根宝贝是如何让妳高潮绝顶
的吗?」

「夫人,妳的骚穴这么紧,还会咬人呢,弹性也那么好,水也很多,妳老公
可以满足你吗?该不会这几年来,妳老公都都没有让妳高潮过吧!不过没关係这
几天我会代替妳老公让妳爽到不想动,妳看怎么样,感觉到我的大鸡巴了吗,是
不是又粗大又硬啊?想不想把它放进妳的骚穴啊?哟,都湿了啊,开始流水了哦,
看来是想了呀。。。。。。」

邹明斌不停地用下流的言语刺激着身下的少妇,肉棒也富有频率的挑逗着阴
蒂,岑芸虽不想理会,可是那绯红的面颊,已经渐渐湿润的私处都忠实的表示出
她的感受。

邹明斌手一伸,将岑芸的口塞拿掉,岑芸嘴巴一获得自由,正准备破口大骂,
邹明斌就勐力的一顶,鸭蛋般的龟头瞬间突破阴唇及阴道直直顶在花心上。

「啊。。。。。。」

还未完全湿润的私处被粗暴的顶入,岑芸感到巨大的痛楚,忍不住发出一声
凄惨而又动人的娇啼。

肉壁紧缩着,想要将肉棒挤出,却不知这样的紧缩只会让男人更加舒畅,那
被紧紧包裹吸绞的快感让邹明斌再也控制不住力道,屁股不断的高速耸动,肉棒
如疾风暴雨一般快速的肆意地抽插着嫩穴。

双手抱着岑芸的两条黑丝大长腿,疯狂的在上面又舔砥又啃咬的在上面留下
许多唾液,彷彿在私人物品打上记号一般。

渐渐的,岑芸的痛苦慢慢被快速的抽送所驱散,阴道慢慢适应了巨大肉棒的
抽插。

脑中思绪被强力的勐烈抽插带来的痠麻搞乱的一蹋煳涂,有点疼痛又有点舒
服的感觉令岑芸感到自己脑子彷彿快要融化了,她知道自己快要高潮了,虽然现
在是被强姦的情况下,不过脑中纷乱的她已顾不得那么多,本能地扭动着腰肢及
臀部追求更多更强的快感。

感受到阴道的不规则抽搐知道岑芸即将高潮,邹明斌微扬唇,放缓了抽送的
速度,改以绵长的馀韵轻缓地来回滑动。

「夫人,喜欢这种感觉吗?」

他哑声低问,硕大的热铁轻慢推入,又缓缓退出。

邹明斌忍受着想要快速抽插的慾望,只为了征服眼前的雌性。

轻慢的磨蹭让岑芸感到一阵搔痒,修长的双腿主动环住他的腰臀部不断的往
上挺动,试图把肉棒再次填满她那空虚的蜜穴中。

口中也发出难耐的呻吟,此时的她不是正被强姦的少妇,只是一个贪恋快感
的雌兽,渴求着雄性的征服。

「嗯?还是要更慢??」

说着,邹明斌停住动作,几乎是不动了。

「不。。。。。。」

岑芸顾不得其他,修长双腿主动环住邹明斌的腰,甚至抬起雪臀,急促地要
求。

「快。。。。。。快一点。。。。。。我。。。。。。我要」

「夫人这么淫荡阿,和上次一样,就这么喜欢我的大肉棒吗?果然我想得没
错,妳果然是一个淫娃荡妇,好吧,既然夫人这么热情邀请,我又怎么可以让夫
人失望呢!」

「哦。。。。。。」

火热的粗长重新插入了紧窒多汁的水穴之中,岑芸满足的呻吟了一声。

感受着深勐的撞击带来的酥麻快感,很快的,就在一记狂勐的深入后,岑芸
跟着弓起身子,全身紧绷,脚趾因高潮而蜷缩着,大量的淫液瞬间喷洒而出。

「嗯。。。。。。」

享受着温热的包裹,在花穴强烈收缩时,邹明斌屏气凝神,牢牢的锁住精关。

岑芸全身绵软,感觉再也使不出一丝力气,脑海回想着方才的激情,还有她
的浪荡样,不禁觉得羞耻,自己可是被这个男人强姦播种的啊!不敢相信那是自
己,那么羞人的话,那么羞人的动作,还有那么羞人的呻吟。。。。。。每想一
次,岑芸的脸就更加红。

而他,还埋在她体内。。。。。。「你放了我吧,我保证我绝对不会去告你
的」

岑芸忍不住对着邹明斌哀求道。

「夫人再说甚么呢,长夜漫漫,我们还有大好时光可以好好播种呢,况且我
还没有射出来,夫人可要负责喔!」

「你。。。。。。」

岑芸傻住了。

(怎。。。。。。怎么可能还没射。。。。。。比起老公更加。。。。。。
持久。)抬起头,邹明斌笑得邪气,轻舔她的唇。

岑芸从思考中醒了过来,感到自己彷彿背叛老公的念头,感到羞耻,狠狠地
往邹明斌脸上咬了过去。

邹明斌惊险躲过,直接赏了岑芸一个巴掌。

岑芸彷彿破罐子破摔一般的破口大骂「等我自由后,我一定告死你,你死定
了,我一定要把你送进牢裡,你给我等着。」

邹明斌不屑的撇了撇嘴角,伸手往一旁的桌上拿起一个机器「告我?我们是
借种,上床是很正常的吧,如果你想告我强姦,知道这是甚么吗?DV摄影机,
法官看到裡面这段影像顶多认为我们是通姦,最多就一个妨害家庭,告不告的成
还不一定呢」

岑芸看到DV,脸色一白,两眼失神的看着天花板,任由邹明斌将身上衣物
撕去,露出雪白的娇躯。

邹明斌将岑芸抱起,让岑芸跪坐在他身前,大手扣住了她,一边上下其手的
抚弄着白嫩肉体,一边开始在肉穴抽插着,刚高潮过后的阴道又湿又滑又紧,爽
的邹明斌都嗷嗷乱叫了起来。

虽不想屈服,但骚媚的肉体逐渐被挑起情慾,淫液濡湿了大腿,雪臀不由自
主地向后挪移迎接肉棒的撞击,岑芸为自己淫荡的身体感到羞耻,悲愤地流下了
泪水。

肉臀和耻骨间撞击出啪啪的淫浪声,混合着滋滋水声,形成淫欲诱人的声响。

邹明斌大手从纤腰移到雪白臀肉,用力揉捏着两瓣雪臀,肉棒急剧地抽插着
花穴,淫液随着剧烈的动作飞溅的到处都是。

感受到包裹着肉棒的肉壁又开始收缩痉挛,邹明斌也无意再忍受,加快了抽
送的动作,忽地一声娇吟,感受着蜜肉的吸绞,邹明斌跟着深深一顶,将一波波
乳白的遗传基因播种进肉壶裡面。

发洩过后的热铁没有疲软缩小,反而更加的巨大,竟然又开始缓缓抽送了起
来,「骗人的吧,哪有人边射精边抽送的啦。。。。。。嗯。。。。。。嗯啊啊。。。。。。」

岑芸睁大了眼睛,惊愕的说道,但随即过深的快感让她不住呻吟着,来不及
吞嚥的唾液沿着下巴流淌,看上去就像是被玩坏掉的痴女肉玩偶一般。

「我说过了,长夜漫漫,好好享受吧,我的小母狗。」

邹明斌肆意的大笑了起来。。。。。。******刺眼的阳光透过窗,撒
在了岑芸的脸上,岑芸意图翻身躲进棉被裡继续睡,但是下身的胀痛感,让她瞬
间转醒,睁开了眼睛。

她发现身上的绳子已经被人解开,来不及去想为什么身体已经被人清理过,
连忙披了件被单,准备打开门逃出这个家。

「HI~」

一打开门,就看见邹明斌向她打了招呼,她吓得往后退了好几步。

「看来不能太鬆懈呢!一不小心就会让妳给跑了,真是不听话呢,看来要把
妳铐起来会比较好。」

拿起手铐,邹明斌不费吹灰之力的就将岑芸再次给铐了起来,双手被拉至背
后铐了起来。

岑芸知道反抗也只是徒劳,闭上眼睛准备迎接男人接下来的羞辱,却没想到
阴部突然传来一阵舒服的凉意。

睁开眼一看,只见邹明斌拿着药膏温柔地涂抹在稍微红肿的阴唇上,专注的
眼神彷彿在对待稀世珍宝一样,岑芸感觉这画面有点违和感。

她低头看了看私处,发现只有稍微红肿,不由得鬆了口气,回想起昨天的记
忆,只记得邹明斌如同不会疲倦的机器一样不停疯狂操弄着,小穴都不知道被强
制射入多少精液,到了后半段,半失去意识的她只记得好像有被人补充水份过,
她就昏昏沉沉的睡着了。

「好了,应该明天就会恢复了,今天先好好休息,对了妳应该饿了吧,我抱
妳出去吃饭吧。」

如果不是全身赤裸被如同把尿的羞耻姿势给男人抱出门外,这样的对话应该
很正常,岑芸看着眼前如同精分一般的男人,有些分不清楚他哪一面才是真实的
他。

「不用这么看我吧,我可不是以摧残女人身体为乐的变态啊,昨天的事只是
妳的身体太过诱人,我一时把持不住而已,不用担心,这次的事情不会再发生了。」

察觉到岑芸的目光,邹明斌一边对着岑芸喂食一边说道。

「你。。。。。。你到底想干嘛?」

「当然是帮妳播种,只是顺便想让妳成为我专属的女人啊!」

「不可能的,我最爱的人是我的丈夫,是绝对不可能喜欢你的。」

「是吗?可是妳的身体告诉我,它可是爱死我的这根大肉棒了喔!」

「你。。。。。。反正爱上你是不可能的。」

「这样吧,我们来打一个赌,如果再妳老公回来之前,妳还是坚持现在的决
定的话,我会将妳老公升职加薪,再给妳们一笔钱,借种结束后也绝对不会打扰
妳的家庭,甚至妳想出去告我也没有问题,但是如果期间内妳改变主意,想成为
我的女人的话,妳就成为我的专属小母狗,怎样,妳敢赌吗?」

「我不想赌也不行吧,不过没关係,我会赢的。」

「真是嘴硬呢?好吧,那现在就开始我们的赌局囉,不过在那之前,要先处
罚妳呢!」

「甚。。。。。。甚么」

「真是健忘呢,当然就是指妳想要逃跑这件事情啊,我这个人可是赏罚分明
的喔!」*******邹明斌将大量润滑油倒在了三角木马上的铁片,接着拿
来口塞塞进岑芸的口中,,双手如同抱着大玩偶般的抱着岑芸站在三角木马前,
岑芸脸色惊恐的拼命摇头。

「唔。。。。。。唔。。。。。。」

「这可是对于不乖的夫人的惩罚喔,不过不用担心,不会让妳受伤的!」

邹明斌用力地拍了两下岑芸的屁股,接着帮岑芸剥开两片阴唇露出了蜜穴,
塞入一颗疯狂震动的跳蛋,调整了方向使岑芸敞开的穴口对准三角木马的顶端缓
缓的坐了下去。

身体的重量使三角木马的铁片不停地往内侵犯着软嫩的肉壁,也将跳蛋往更
深处推入,麻痒、酸痛的感觉同时的从她的阴部出来,岑芸不由的失声叫了一声。

岑芸拼命的想夹紧木马减缓痛楚,但是木马上的润滑液使得她不断往下滑,
跳蛋也被铁片推的更加的深入。

很快的,快感替代了痛楚,淫穴内跳蛋不断刺激堆迭着快感,最后,她终于
来到了高潮。

「唔。。。。。。唔。。。。。。呜哦。。。。。。」

眼泪如珠串般滚下来,被淫虐还产生快感的背德肉体,岑芸一方面感到耻辱,
但是另一方面淫穴内不断喷发出来的蜜汁及高潮的快感又让她感到迷恋,在这两
种不同的感受拉扯之下,她的理性也渐渐变得稀薄。

邹明斌将岑芸抱下三角木马。

岑芸在高潮的馀韵中,似乎感受到有一些东西涂在了她的阴部,但是她依然
沉浸在高潮的馀韵中,脑袋迷迷煳煳的不能思考。

突然岑芸感受到下体一阵凉意,不禁往下一看。

阴毛被完全剃光,一个少妇浅咖啡色的肥美肉鲍露了出来,肥美诱人。

「啊啊。。。。。。」

岑芸看到自己下面的情况,不禁发出了一声羞耻的呻吟,但是内心却意外的
感受不到愤恨,甚至为这个羞耻的情况辩解了起来。

(这只是赌约而已。。。。。。没甚么大不了的。。。。。。)但是从昨天
到现在接二连三的极致高潮,加上现在的羞耻行为,让她的内心产生一种从未产
生过,说不清的感觉,而丰满的肉穴又开始缓缓的分泌出淫汁。

忽然的,岑芸被男人的大手从身后环抱住,一个轻佻的声音从身后传来。

「还有六天,我的大肉棒会努力征服夫人的喔!」

听到这句淫语,岑芸蜜穴一缩,淫液又开始分泌,感受到自己这忠实于慾望
的肉体,岑芸对先前的赌约开始感到了些许不自信*******第七天卧室中
又开始传来一阵阵肉体拍打声。

岑芸趴在床上,露出香汗淋漓的光滑白皙裸背,眼神没有焦距的微睁着,嘴
角的涎沫沿着下巴不断流淌。

忽地,蒜瓣般的脚趾蜷曲,大腿一绷,一个高亢的呻吟,岑芸又被身后的男
子抽送到了一次高潮,也稍微的唤起了她的一丝意识。

这几天来除了进食以及睡觉以外,就是不间断的做爱,邹明斌硕大的肉棒总
是无时无刻地埋在她的肉穴裡,硬了就开始下一轮的性爱,射精后疲软的肉棒也
泡在裡面不肯拔出来,直接用手及口不断的撩拨着她的情欲。

卧室床上,客厅,浴室,厨房,阳台。。。。。。传教式,后入式,观音坐
莲,火车便当。。。。。。在这几天内,年轻帅气的小伙子及美丽的成熟美妇,
在这房内的每个角落用不同姿势留下了性爱的痕迹,她已经数不清楚到底高潮了
几次,又被内射了几次,只知道肚子鼓鼓的满是男子射进来的精液。

房间内也充满了精液腥臭的味道及岑芸流汗后浓郁的体味,混杂过后变的更
加煽情,更加淫靡。

「啪~~啪~~啪~~」

「都这么久了,还是这么湿,这么热,这么紧,夫人妳是不是很欠干,是不
是想天天被我干阿?」

「嗯嗯。。。。。。阿。。。。。。我才没。。。。。。阿阿阿。。。。。。
有想。。。。。。阿阿。。。。。。」

「哦?没有想被我干阿,那我就不要动囉。」

「不。。。。。。给我」

「不说出来的话,我怎么知道妳想不想被干呢?想要被干的话,就要说出来
喔。」

「呜呜。。。。。。我。。。。。。我的小穴穴想要被大肉棒干。」

「我和妳老公的鸡巴,操起来哪个比较爽阿?」

「大。。。。。。大鸡巴哥哥的比较爽」

「哈哈哈,还说妳不欠干,妳就是一条欠干的小母狗阿。」

「阿阿。。。。。。我是小母狗。。。。。。好爽阿」

「说,说妳是谁的小母狗。」

「我。。。。。。我是大鸡巴哥哥的小母狗。。。。。。喔喔。。。。。。。」

「想不想天天给大鸡巴哥哥操阿。」

「唔。。。。。。想。。。。。。想。。。。。。喔。。。。。。」

「那么,夫人,妳承认输了赌约,要成为我专属的小母狗了吗?」

同时邹明斌将肉棒退了出来。

听到赌约,岑芸不由得一僵,嘴裡想说些什么但又开不了口的样子……「妳
不用回答,如果妳不想要我的大肉棒的话,就继续不动,我们就恢复原本正常的
关係,说好的条件也不变,我立刻转身离开,但是如果妳想要大肉棒,想要成为
我的小母狗的话,妳就把我的肉棒好好的吸吮清理乾淨!」

岑芸低首伏身,微张红脣缓缓的吞下粗壮的肉棒,上上下下细緻的舔弄了起
来。

邹明斌看着岑芸说道「这样好吗?我可是强姦妳的色狼喔。」

岑芸轻抬螓首,媚笑了一下,随即低头亲吻了一下龟头,继续埋首吞吐了起
来。

看着在胯下努力含着肉棒的美妇,邹明斌不由得微笑了,因为他知道,胯下
的她已经成为被肉慾支配的专属雌兽了!*****距离张硕一家人知道怀孕那
天,过了八个月后。

私立XX医院,某高档单人病房「老婆,我来囉。」

一推开门,看到面带温柔微笑的女子,幸福的抚摸着肚子的景象,张硕的尾
音不自觉地放轻,彷彿害怕打扰到这平静的一幕。

「孩子有乖乖的吗?」

他放下手中的鸡汤,将头轻轻地靠着怀胎十月的肚皮,彷彿在检查婴儿是否
乖乖地待在妈妈的肚子裡面。

「很乖呢,只是偶尔会调皮的踢个几脚,好像是迫不及待地准备出来了呢?」

微微偏头,岑芸脸上带着即将为人母幸福慈祥的表情,这样子回答他。

「辛苦了妳了,老婆」

「别这样说,有了BABY一切都是值得的,老公,我爱你」

「我也爱妳」

两人唇舌交缠,互相吸吮对方口中的唾液,且发出淫靡的水声,良久,唇瓣
分离,舌尖拉出一段透明的水线,双眼互相深情的凝望。

「对了老婆,这个月公司派我去英国出差,不过邹经理答应在我爸妈来之前
过来照顾妳了,说实话还真要感谢他,不只帮我升职,妳身体不舒服也是他帮忙
安排这间单人病房的,总经理真是个好人。」

「是阿。。。。。。」

岑芸脸色怪异的道,幸好张硕没有注意到她的异样。

(都已经跟他说不要了,他还把那一根这么强硬的插了进来,还不断撞击我
的花心,差点就插进子宫了,还好孩子没事,不然就跟他没完。)「啊!班机时
间快到了,老婆,我得先走了,妳好好休息,记得把鸡汤喝掉,我会赶在孩子出
生前回来陪妳的!」

「恩,老公,路上小心」

从窗户看到,张硕上了计程车,行驶出医院后,岑芸缓缓地站起身来,脱下
身上的孕妇装,只见脱下衣服的上半身竟被红绳以龟甲缚的方式绑住,乳尖的蓓
蕾被两个Y形夹夹住,乳峰还不断的渗出奶水。

接着她半蹲在病床上,胯下大张的将骚穴露出,双腿间流出的蜜汁彷彿无穷
尽的流出,甚至打溼了被单,这幅场景瞬间从一个慈祥的母亲变身为一隻淫贱的
母狗一般。

大约几分钟后,门被推开且马上被关上反锁,进来的是一位穿着商务衬衫、
休閒西裤的男子,就是张硕的上司邹明斌。

他以欣赏的目光看着眼前这幅淫乱美景,一个挺着大肚子的漂亮人妻,在别
的男人面前摆出淫贱的样子,彷彿在邀请男人做贱她,胯下的大肉棒瞬间撑起一
个帐篷。

「母狗,看到主人该说甚么?」

「主。。。。。。主人早安,小母狗岑芸向主人请安,请主人尽情享用小母
狗的肉体。」

「NO~NO~NO,身为一隻母狗,怎么可以有人的名字呢,我想想。。。。。
就叫妳鸡巴芸吧,爱吃鸡巴的岑芸,如何,这名字不错吧。」

「是的,主人,谢谢主人赐名,小母狗就叫鸡巴芸,请主人尽情享用鸡巴芸
的肉体。」

「还不行喔,得要先喂饱你这隻小母狗呢!」

话音未落,邹明斌迅速地解开裤子拉鍊,将充血许久的男性硕大,泡入刚刚
张硕拿来的鸡汤中,再将充满着鸡汤味的硕大龟头抵住岑芸的粉唇。

岑芸也毫不扭捏的张开檀口,跟着就是吞舔吮吸了起来,时不时还将两个睾
丸啜的啧啧作响,看着眼前的母狗骚货,邹明斌露出一抹淫笑。

射出精液后,邹明斌搔弄抚摸着岑芸胯下刚长出的短短耻毛,岑芸不由得一
缩,蜜汁流的更加的氾滥。

「主人,可以不要剃毛吗?长毛的时候很痒很不舒服。」

岑芸哀求道。

「嗯?身为一个小母狗竟然敢命令主人,不过今天确实没有要剃毛,就饶过
妳一次吧,今天要带妳这隻怀孕的小母狗出去散步,就好好享受吧。」

邹明斌将项圈狗鍊戴上岑芸的脖子,起身就准备带着岑芸出门。

「主人,请稍微等我一下。」

岑芸将右手无名指上的婚戒缓缓地拔下,看了一眼后放在了桌上,转身趴在
地上爬了出去,地上佈满乳汁和淫液流过的痕迹。

(对不起,老公,虽然在身为岑芸的时候我是爱你的,但是在主人的面前我
只是一隻淫贱的母狗而已,身为母狗的我。。。。。。已经离不开主人的鸡巴了,
他给我们带来的不止是一个在我肚子中孕育的小生命,还有我心中那一朵淫堕之
花。)

(全文终)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