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夕缘】(01)

yZWnxHpb.png.

点击看大图


(01)生死轮回

世间是否真的存在生死轮回?没有人得知,只是经常会有相爱的恋人,在互
诉情愫之时,发誓愿两人下辈子仍然能够在一起,以此,来表达彼此间的爱意之
深切。

欲念大陆之上,一个极其普通的小镇子中,曾经便有过一对恩爱无比的恋人,
只不过,他们之间的关系,却并不被世人所认可,因为与其说他们是恋人,还不
如说他们是情人更为恰当一些,这对情人之中的女子,是一名有夫之妇,名曰潘
杏夕。

在潘杏夕还是黄花闺女的时候,便是镇子上出了名的美人,长的是眉目如画,
娇艳如花,只可惜她的家境贫寒,母亲常年卧病在床,父亲只知吃喝漂赌,完全
不顾自己妻女的死活,于是,在潘杏夕十六岁那年,她便为了自己的母亲,无奈
嫁给了一个自己不爱的男人,镇子上的一名富豪之子,比潘杏夕整整大了十岁的
赵田财。

赵田财不痴不傻,相貌堂堂,也算是一表人才,对待潘杏夕更是恩爱有加,
宠爱无比,另外人无不艳羡,只可惜,潘杏夕对他却是毫无感觉,而且,赵田财
还有一处隐疾,更是无外人得知,只有潘杏夕一人默默承受,那便是,早泄与不
举。

若只是如此,也就罢了,至少嫁入了赵家之后,潘杏夕不必再忍饥挨饿,整
日以泪洗面了,可哪知,就在潘杏夕嫁给赵田财的第二年,自己的母亲就因为久
病成疾,终于无法医治,离开了人世。不久之后,父亲更是在一次赌博中,因为
输了赌局,却又拿不出事先约定好的赌金,而被赌坊的人活活打死,自此,潘杏
夕双亲皆亡。

父母双亡,潘杏夕每日情绪消沉,哭丧着脸,结果就连赵田财对她也不再如
当初那般疼爱,除了在外人面前的时候,依然会表现出对她关心备至之外,私下
里,与她交流甚少,甚至二人早已分房而睡,如此,一过就是半年时间。

赵田财因为家中富裕,因此交往结识的朋友,自然也都是些本地富庶人家的
子弟,其中有一户人家,复姓西门,家族族长之子名叫西门斌,长的英姿飒爽,
风度翩翩,刚好这个西门斌又是生性风流好色,因此,臣服在他胯下的女子,可
以说是不计其数,其中更是不乏许多人妻荡妇。

西门斌与赵田财相识已久,对于潘杏夕更是早已动了色心,只是碍于赵田财
是自己的朋友,而且自己又一直没有机会下手,直到半年后的一天,赵田财出了
远门,西门斌竟不知用了什么办法,与潘杏夕勾搭了一起。

按照常理来讲,潘杏夕已经长时间未行男女之事,虽然会有所寂寞,可她当
时毕竟也才十七岁,而且自父母死后,一向郁郁寡欢,不应该会轻易与西门斌勾
搭到一起才是,可令人没有想到的是,原来,潘杏夕竟是极其稀有少见的天生媚
骨!

媚骨,顾名思义,即淫荡妩媚之态,以致骨髓,足见拥有天生媚骨的女人,
是多么的风骚放荡,下贱不堪。既然如此,那为何潘杏夕却一直都没有表现出任
何的浪媚之态呢?

原因其实很简单,一是自小的家境所致,食不果腹,又怎么可能会有精力去
思考那些事?二便是由于赵田财的早泄不举,并没有能够成功揭开她的媚骨。因
为这天生媚骨,若是一直没有接受过一根巨大阳物的降服,也是很难完全激发出
来,更何况是之前的命运如此坎坷的潘杏夕,自然要比常人更难上许多了。

恰巧,西门斌的下体阳物,不仅粗长,而且龟头更是奇大无比,当日他精虫
上脑,不顾潘杏夕的反抗,强行进入了潘杏夕的身体之后,仅是刚插入的那一下,
就使的潘杏夕的下体酥痒异常,而后更是在西门斌的重重进攻之下,媚骨之体渐
渐苏醒,犹如饥渴了上百年的古树一般,双腿紧紧的盘在西门斌的熊腰之上,奋
力榨取着西门斌体内的所有汁液,直到西门斌瘫软在床,再也射不出一滴精液,
这才恋恋不舍的罢休。

从此之后,这对淫男浪女,可谓是一拍即合,不顾被外人发现的危险,只要
一有机会,二人便会相约见面,而见面之后所做之事,自然也是除了欢爱没有其
他,日夜如此,以至于在这小镇子的不少隐蔽之地,都曾留下过两人欢爱的痕迹。

只是,这世上没有不透风的墙,更何况他们两人这么无所忌惮,因此两人的
事情,很快就被暗中留心调查的赵田财发现了,而赵田财,自然是不肯默默吞下
这口气的。

当天晚上,西门斌与潘杏夕二人正衣衫不整的依偎在湖边的凉亭之中亲热,
忽有一名奇怪的老和尚出现,上来就奉劝他们二人各回各家,不要再如此下去,
否则,两人恐怕大难将至,然而,已经被性欲冲昏头脑的二人,又怎么可能会听
从老和尚的话,依旧我行我素,甚至还大骂老和尚可笑至极,最终没有离去。

结果,那一晚,赵田财带领赵家的人马以及全镇百姓,来到凉亭当场捉奸,
随后,潘杏夕的下体被赵田财命人塞进了铁块,而后又给其穿上了铁制贞操带,
并且将贞操带的钥匙,当场扔进了凉亭旁的湖中,使潘杏夕此生再也无法进行男
女欢爱之事,这对于已经完全苏醒了天生媚骨的潘杏夕来说,无疑是天大的折磨,
简直比让她死了还要痛苦百倍。

至于西门斌,因为西门家本就不如赵家势大,而如今出了这种事,西门家又
是完全的理亏,所以赵田财借着全镇百姓的呼声,命人用刀将西门斌的下体一片
一片的割下,直到完全割完,地上已经有十几块肉片,与此同时,西门斌也因为
失血过多而死。

事情结束之后,两天后的清晨,镇民们突然在湖中发现了潘杏夕的尸体,没
有人知道,她到底是由于下体饥渴难忍,于是跳入了湖中去寻找丢在其中的钥匙,
还是特意来此选择自尽,总之,这件事,在此告一段落了。

实际上,像是这种事情,在浩瀚无比的欲念大陆之上,可能时有发生,况且
是在那样一个无名小镇上发生的事,自然是根本不会引起什么波澜的。更何况,
欲念大陆上以武为尊,虽说有皇室宗室掌管天下,但武林之中大大小小的门派,
更是数不胜数,世人大多以修得一身武林绝学,以此延年益寿,长命百岁,又可
震惊天下为毕生目标,所以根本就没有人会特别在意这种事的发生。

一晃,百年过去了,当年那个无名小镇里的西门斌与潘杏夕的淫乱往事,早
已无人得知,因为镇子里知晓此事的普通百姓们,活不过百年,而轻易便可活过
百年的修真炼道之士们,又根本就没有关注过此事。

树林之中,一道白影划过天际,只留下一道残影,使人肉眼难以寻见他的真
身,可见其道法之高深。

「咳咳……咳……救……救命……有人听到吗……咳咳……救救我的孩儿吧
……咳咳……」

忽然,一道微弱的女子呼救声,自下方的树林中传来,只见那道刚好飞过此
地的白影,身形突然一顿,竟是好似听到了那道求救声,瞬间停在了半空中,在
他的脚下,是一把巨大无比的白色仙剑,此人正是立于仙剑之上,御剑飞行。

仙剑停在半空之中,白衣男子的容貌也终于显露出来,算不上英俊,但是脸
颊棱角分明,且看上去饱受沧桑,一头黑发束于脑后,随风飘扬。从面容上看,
男子只有三十岁左右的年纪,但是修真之士,又有哪一个是可以从面容上便能够
辨认出其真实年纪的呢?

片刻之后,循着那道微弱的声音,白衣男子缓缓下落,进入到了下方的森林
之中,刚落到地面,他便望见了不远处的一名女子,顿时心中一惊,快步向着那
名靠在树旁的女子走去。

只见一名容貌俏丽的女子,年龄大概二十出头,身材凹凸有致,美丽迷人,
此时正虚弱的靠坐在一棵大树旁,若不是她胸口处那已深可见骨的伤口,还真是
一时难以让人将目光从她绝美的容颜上移开。

「大侠……咳咳……求求你……救救我的孩子……救救我的孩儿吧……咳咳
咳……」

即使不用探脉,白衣男子其实也已经能够看的出来,这名女子的伤势,如果
是放在修真人士身上,或许还有的一救,可是在这普通女子身上,显然已经无力
回天了,但他还是在来到女子身边的那一刻,将自己的右手搭在了女子的手腕上,
而这一探,着实让他更加震惊,同时也明白了女子口中所说的孩子在哪里。

「姑娘,你居然还怀有身孕?到底是谁把你伤成这样的?」白衣男子开口,
虽然从刚刚的探脉中,他已经得知了女子腹中怀有身孕,可他还是忍不住开口向
女子确认。

「大侠……咳咳……我……我知道自己命不久矣……咳咳咳……此时也已是
……别无他求……只求……只求大侠……能够救救我腹中的孩儿……咳咳咳……

大恩大德……小女子……唯有来世……再报……「显然也是清楚地知道自己
活不久了,女子竭尽气力,并没有回答到底是何人对自己下此狠手,只是对这个
突然出现的男子,说出了自己心中最后的遗愿。

「好!姑娘你请放心,我定会救你腹中的孩儿,只是……以你现在的情况,
恐怕难有足够的气力顺利将腹中的孩子生产下来……」

「大侠……不必顾虑……咳咳……既然我知道……自己已是将死之人……咳
咳咳……又怎么会……没有办法将腹中的孩儿取出呢……咳咳咳……大侠尽管放
心……将我的肚子切开……我……我还想在临死前……看……看一眼……我的孩
儿……」

「这!」男子被女子的话深深地震惊了,纵使他经历过无数世事,可是面对
眼前这名女子那无比痛苦却又坚定的眼神时,他还是感受到内心深处受到了剧烈
的冲击。

「唉……好吧,只是这一剑过后,恐怕姑娘你就要……」男子的话没有继续
说下去,但是其中的意思,已经无需多言。

「我明白……大侠……咳咳……即使当场毙命……小女子也……无怨无悔…
…求大侠……成全……」

艰难的心里挣扎过后,男子终于还是点头答应了,起身,拔剑,略显犹豫过
后,他看到了女子那期待与决然的目光,然后,便是一道白光快速地划过!血光
微溅。

「唔!」纵使一剑从自己的肚子上划过,女子竟也没有痛苦的大呼出声,脸
色狰狞的咬牙坚持着。

见女子仍在坚持,男子虽不忍心,但也不愿再耽搁下去,双手缓缓扒开女子
的肚皮,深入其中,将腹中的孩儿轻轻抱了出来。

「哇啊啊啊……哇啊啊……哇啊啊啊……」一阵婴儿啼哭的声音,瞬间响彻
这片树林。

「孩儿……我的……孩儿……」听到哭声的那一刻,女子仿佛终于松了一口
气,脸上的痛苦之色瞬间消散,取而代之的,竟是幸福的笑容,以及满脸的泪水。

将手中的男婴轻轻递给女子颤抖着伸出来的双臂,男子看着眼前的一幕,痛
心无比,眼中甚至隐隐有了泪水,但最终还是被他忍住,没有落下。

女子接过自己的孩子之后,身体止不住地颤抖着,哭泣着,目光中满是疼爱
与不舍,自己刚生下的孩子,居然就马上要与他生死隔绝了。

「姑娘,不知你姓甚名甚,家住何处,之后我好安全将你的孩子交于你的家
人。」这个时候,男子才想起了重要的问题,好在这名女子在产下孩子后还没有
立即断气,不然可就无从得知这些重要的信息了。

「我……咳咳……咳咳咳……大侠……小女子……还有一个不情之请……望
大侠……一定要答应……」此时的女子,已经是进气多出气少了,眼见就要离开
人世。

「姑娘你请说。」女子的状态,男子自然看在眼里,急忙回答道。

「请求……大侠……能够收养我的孩子……不必让他知道……他的身世……

呜呜……大侠……求求你了……「女子边说边哭,气息也已经弱到快要停止
了。

「唉……好吧,既然姑娘你不愿说,那我便收养了他,姑娘请放心,我定会
待他视如己出,养大成人,不过,这孩子的姓名,姑娘可有想好?」

「就……就叫他……楚斌吧……」女子的话音刚落,怀中的婴儿便从她的怀
中滑落,好在男子眼疾手快,一把接住了男婴,只是面前的女子,终于还是断气
了,脸上虽带着得偿所愿后的幸福笑容,可是不难看出,其中的不舍,更甚。

男子抱着怀中的男婴,站在原地良久,随后,他在不远处挖了一处坑,将女
子埋于其中,之上立了一块简易的木质墓碑,刻字曰无名女之墓。

一切收拾妥当之后,男子站在墓前,鞠了三个躬,然后紧了紧身上背着男婴
的布袋,再次御剑而起,急速飞向东方,片刻后便消失在天空之中……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