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了奶奶级炮友之后】(01)

yZWnxHpb.png.

点击看大图


2008年,我35岁,在广州一家公司打工,老婆孩子在老家,一个人怪
寂寞。

偶然的机会,通过一个在当地安家落户的老乡介绍,认识一个在房管部门上
班的50年的大姐。

这大姐是我老乡老婆的同事,一个办公室。

初次见面,是因为老乡请客。

老乡夫妻都在45,6多岁,我当年35岁,我和老乡曾是同事。

我先到的,老乡向我介绍说,这老姐姐是两地分居,夫妻不和。

自我介绍的时候她说快60岁了,我吃了一惊,因为看上去她也就是47,
8岁(我农村出身,可能标准有点低,呵呵)。看上去年龄虽大,但谈吐不俗,
衣着讲究,淡施脂粉,加之肌肤细白,配一幅眼镜,看上去很知性,与琼瑶阿姨
的风格很象。

最惹眼是一对儿丰乳,大概E级,事业线明显,让我暗流口水!当即甜言蜜
语地夸了一翻,她听了后很受用!

想想还真没有泡过这个级别的女人,跟我妈年龄差一两岁!当下跃跃欲试。

由於4个人都能喝,所以很快就进入比较HIGH的状态了。

我借着酒胆,偷偷用小腿儿碰了一下她的腿儿,一边若无其事地与老乡聊天,
开始我只是试探,当时想,50后的人应该比较保守,不可性急,免得一不小心
弄得老乡夫妇难堪。

我碰过她后就收回腿,但是只是刚刚离开的距离,只要她有心,很容易回应
我。

我偷偷观察,发现她并没有生气,反而略带笑意,也没有看我,仍旧若无其
事地陪大家聊天儿,我知道,有门儿。

以我的经验,勾引熟女,含蓄比直白更能打动她们,所以我并没有急着进行,
而是耐心地等她的回应,我的腿几乎能感受到她的腿的温度,但是一碰之后,我
始终好好控制自己,不再继续,而是等!

死等!!!呵呵。

含蓄的诱惑力为什么更大?因为女子通常更容易接受稳重的男子,她会更有
安全感;还有一层,像老祖宗说的,偷着不如偷不着,人性如此,男女一样,要
给对方留下空间。

过了好一会儿,她看我不继续,忍不住轻轻地回碰了一下儿,非常轻非常轻,
可是我感觉到了!

小弟当即就挑起来,当时是夏天,我故意调整了一下坐姿,小弟弟像是呼之
欲出。我的姿势保证她能清楚看到我的下体,但是又不让老乡夫妻看到。

收到她的信号后,我们俩的腿儿你贴我一下,我贴你一下,慢慢地互相调戏
起来。

她偶然一瞥,看到我的隆起的下体后,捂嘴偷笑,快速地瞟了我了一眼,弄
得我心神荡漾!

饭局结束,顺利要到手机号。

我回到宿舍,开始短信她。

我:「姐姐今天开心吗?」

她:「不开心!」

我:「为啥?」

她:「光听你老乡讲话,也没机会与你好好聊。」(我那老乡是个小领导,
习惯了演讲,不习惯倾听,呵呵)

我:「这个简单,明晚单约,如何?」

过了几分钟,她:「好。」

我知道,七成把握有了

第二天傍晚,我沐浴更衣,收拾利索,向头儿请了个假,就出发了。

我在郊区上班,她在市里,大概有半个小时车程,上了公车,往嘴里塞了块
口香糖,拿出手机短信她:「我上车了,半小时后到。」

她:「知道了,我在家。」

按着她提供的地址,很容易就到了。广州花店多,我看快到她社区了,下了
的士,买了一大束花,隔壁拿了一支红酒。哼着小曲儿上楼。

进门一看,房间宽敞,採光很好,室内陈设考究。

她带我一一看了房间,最后领着我参观她的卧室,我当时想,得快些拉近距
离,於是等她刚说完:「这是卧室。」

我不接话,在她卧室的门口儿,突然把她楼住,她显然没有料到,微微一抖,
却也没抗拒,只是随我,一对儿大咪咪,隔着薄薄的衣物,挤在我的胸前。嘿嘿,
真是波涛汹涌呀!

她:「不必这么急吧?」

我:「我忍不住了,先试试姐姐的咪咪,没有试过这么大的,嘿嘿!」

她用手指点了我脑门儿一下儿:「你们男人没一个好东西!」

随即就领着我出去用晚餐,小饭馆,简单实惠型儿,我明白,这是给我节省
的意思,心存感激。

饭后一路溜达着,慢慢走回她家,就坐在沙发上面聊天,我隔着黑丝袜抚摸
她的大腿,她没有异议,一切随我,聊了近一个小时,我觉得差不多了,该进攻
了。

直接脱她的丝袜,她推开我,说:「洗洗吧!」

於是我先去,草草洗了下,换她去,她的洗澡设备是烧煤气的那种,比较老
式,不过没有关系,其实当时是夏天,凉水洗都可。

我洗好后,躺在客房等她,一边把玩小弟。

不久,她也出来了,裹着浴巾,由於她很丰满,看上去像个棕子。嘿嘿。

等她躺下来,我右手抓住她的两只手,将她两只手推到她头顶,固定住,模
仿强奸那个感觉,左手握住她左面的乳头,一边把玩,一边直接顶进去,她当时
「噢」

了一声,我也不管她什么感觉,只是用强奸的模式,强烈进攻!

我清楚地记得,我顶一下儿,她就「噢」一声儿,不像现在的女人,细细地
呻吟。

大概十几分钟,就痛快地内射了。

后来我问她:「你噢噢叫,是因为舒服,还是因为我把你插痛了?」(毕竟
她快60岁了)

她顾左右而言他,不正面回答。我也没再问,就聊别的了。

因为我对文革很感兴趣,就问她当时的情况,因为那时她恰好是青春年少,
她给我回忆了当时的感受,加上她个人的一些感悟。接着又互相述说各自艳遇的
经历。

她说最爽的一次,是80年代初,她在宾馆当服务员,被一北京来广州当倒
爷的干部子弟调戏的经历,当时的宾馆服务员其实多数是关系户,一般女孩其实
是进不了服务员这个圈子,不像现在。

她详细地回忆了与那北京男人的艳遇经历,当她说到,她在宾馆后面的一个
小角落被那男人痛插的经历时,听得我当时就翘了,坏坏地把手探进她下面,发
觉她已经湿滑。

於是让她趴在床沿上,我从后面,双手握着她的腰,直接顶进去,当时毕竟
是年轻,第二次插入,毫不费力!

最后插得她直求饶!於是果断内射。

过了两个月,中间也约过两三次。

有一次,在她那儿睡到清晨,她拍醒我,说饭好了,原来包了水饺儿,虾仁
儿的!

原来我无意中说爱吃水饺儿,她记心里了,天不亮就起来就给我做,弄得我
心里暖暖的。

不久我老婆就来广州了,怕出事儿,我不再联系她。

大概两个月后,老婆回老家了。

某日,我那个老乡的老婆,我得叫嫂子,打电话给我。

嫂子:「你为啥不跟她联系了?」

我:「老婆来了,不方便。」

嫂子:「不是听说弟妹已经走了?你知道不,她可想你了,居然向我全盘托
出了!真没想到,你口味这么重!呵呵。」

这嫂子也是个丰满型儿,奶子也特别大!这样暧昧的话一说,弄得我当时下
面就硬了,不由不生出一些歪心。

我:「我天生就爱奶子大的类型儿!很向往,这回终於圆梦了,呵呵。」

嫂子:「你就坏吧!呵呵!」

嫂子:「她对我说了,好『中意』你噢!」

我:「我不大愿意和她继续了,怕出事儿,人家毕竟还有老公!」

嫂子:「这我可管不了,她可是有点急噢!反正我话带到了,嘻嘻。」

我听着嫂子暧昧的声音,下面已很硬了。

於是顺杆儿爬:「她有多急?」

嫂子笑声颇放浪说道:「她说,晚上常常一个人想着你摸下边儿!哈哈!」

我:「是不是年纪大的女子都这么放得开?」

嫂子:「当然不全是,不过面对心仪的男子就不一定了。」

我:「嫂子,你觉得弟弟在这些姐姐们心中能打几分儿?」

嫂子:「你当然是高分儿了,身体结实,又有文化,嘴儿又甜,肯定引人儿
呀!」

我:「这么说,我不能轻饶了她呀?」

嫂子又笑:「」你俩谁不饶谁?「

嫂子:「这周末出来吧,不过要记得先与我联系噢?」

我:「我可不敢,大哥知道了不剁了我?」(老乡在当地有些影响)

嫂子:「他去外地参观学习去了,下个月才回来。」

她儿子在武汉上大学,她家就她一人!嘿嘿!我估计有新情况要发生了,心
里暗喜。

周末下午,如约到了市内,给嫂子电话:「我到了!」

嫂子:「先来我这儿吧!」

我敲了门,嫂子过了一会儿才来开,看上去刚刚洗过,裹着丝质浴袍,身材
弯弯曲曲的。走过来时,漂来一丝暗香,弄得我小心肝儿直扑腾。

不过毕竟是我原来的领导兼大哥的女人,我不大敢造次,於是坐下来聊天儿。

嫂子:「你怎么能弄她呢?快大你一倍了!」

说着又掩面笑,眼睛坏坏地望着我的裆部。

我:「我也不知道呀,可能我从来没有弄过奶子这么大的,我确实喜欢丰满
的,尤其又向往奶子大的!」

嫂子听了格格地笑起来,笑得花枝乱颤,看得我心肝儿乱颤,当天我穿过膝
短裤儿去的,特肥那种,里面没穿内内,弟弟舒舒服服地翘起来。我也不掩饰,
故意把腿儿叉开,好让嫂子过眼瘾。

嫂子盯着我的弟弟看,一边又掩嘴儿笑,一边抬眼看我,满目含春。

我:「嫂子,看够了没?」

嫂子一下子笑出声儿来:「小李呀!真没想到你能把她弄上床!什么感觉?」

我也有点不好意思:「你知道我呀,老婆不在,五打一毕竟不过瘾!再说那
姐姐确实吸引我,我就是想试试看,接近60岁的会给人什么感觉。不过感觉不
错,比想像中好。」

她又笑起来,浴袍儿没系带子,慢慢分开,一对儿大乳就要露点了,我就毫
不客气地看。

她也不支声,过了会儿:「你看够没?」

我:「没!」

乾脆靠过去,直接摸胸,嫂子闭上眼,手向我下身儿探过来,握住弟弟,慢
慢地爱抚。

不知不觉中,我俩都光了身子。

嫂子下面已经被我摸得开始氾滥。

我趴在她耳边儿:「插进去行不?」

她不吭声,直接把腿儿翘起来!

丰满型儿的女人,一旦分开腿儿,你的感觉是满眼白花花的。

阴毛儿跟我的一样,特别浓密,从阴阜一直连到后门儿。

欣赏了一会儿,直接捅进去,双手把她的腿儿夹在腋下。

很快,就听到扑哧、扑哧的声音。

我一边操一边在她耳边问:「以前你怎么不勾引我?」

嫂子眯着眼:「根本没往那儿想!觉得你年轻,肯定是要小姑娘呗。你那老
姐姐有次在办公室对我说了你俩的事儿,说的绘声绘色地,听得我当时就湿了,
才知道你有这口味,最近一个人,晚上也想过你!」说罢,还露出几分羞色,脸
儿别过去。

我:「哪里!姐姐有姐姐的味儿,万紫千红我都爱,都想试一试!」

她:「弟弟好博爱,噢……」

嫂子眼神迷离,声音嗲嗲,形容放浪!於是卖力地抽插起来,一边说着各种
污言秽语,操着操着,感觉她的阴唇已进入高潮状态,这时的感觉是最好的!龟
头进出的时候,抽插的感觉,像是被两片儿软骨夹住,仿佛软骨上面还有小颗粒,
这时女子阴道灼热,对龟头的刺激很充分,滋味儿最好!这是女子已经进入最佳
状态。

双方感觉都好!

大约二十多分钟,直接内射。

吃了晚饭,一起看爱情动作片儿,之后又做一次,身心舒泰。

完事儿嫂子说:「怪不得你那老姐姐念念不忘!」

说完又看着我坏笑,呵呵。

后来我与她商量:「有空约那老姐姐一起飞一个?」

她:「怎么飞?」

我:「我一挑二呀!」

她明白过来:「我可不要,估计人家也不要,你一定要给我保密!可不能与
她说,我们在一个办公室工作,她嘴又不严。」

我想想也是,快乐也要知足,不要无事生非。

与这两个姐姐保持了一段时间,我慢慢就淡了。只是偶尔会回忆一下儿,是
一种特别的经历。

【本回着落在此处,欲知后事如何,且听下回分解。】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