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夫少妻】(年轻的貌美人妻- 阿珍)(45)

yZWnxHpb.png.

点击看大图


【45】

阿珍雪白的双手,她紧紧的夹住自己的大腿,她知道老狗想要做些什么,可
是现在的她根本就不想做些什么,对着穿着粗气的老狗,她紧紧的推着老狗紧紧
靠过来的胸脯。

老狗虽然是个七十多岁的老人,但面对一个软绵绵的香柔玉体,他就是一个
正常的男人,他表示有点拙急,但他此刻只能这样做,因为他想这样做,而他已
经在这样做。

阿珍口中的呼声加紧了声线:不要,你不要这样,不要,你再这样我喊人了,
你放开我。

面对阿珍的呼喊,老狗的行为似乎有点迟疑,但也因此缓了下来,但他还是
双手紧紧抱住阿珍不放手,他挪了挪屁股,将自己的身子转到阿珍的后面,从后
面紧紧抱住阿珍。

阿珍感觉老狗的手势及冲动缓了下来,并感觉这个老人在她后面就这样抱着,
其实,她的内心现在的确需要这样的安慰,刚才的她的确太害怕了,实在很害怕。

她呼的轻轻喘了一口气:你,你就这样吧,别再动我了,我好怕,我好累,
行吗?老狗在她后面听着阿珍吐着兰花的声浪,他内心顿时觉得一阵的爱惜,此
刻的他也觉得自己十分的过头。

但他不说话,阿珍能让他这样抱住,已经是对他最大的恩赐,老狗翘着鸡巴,
一声不吭的抱住坐在自己大腿上,背对着他的阿珍,他的双手紧紧绕在前面,搁
在阿珍挡住自己丰满胸脯的手臂上。

阿珍缓缓的闭着眼睛,她的头往后仰着,她长长的头发犹如瀑布般的柔丝一
样挂在老狗的脸颊旁边,老狗贪婪的嗅着女人身上芬芳的体香,嗅着嗅着,粗粗
的鼻子声音犹如一条街边的老狗一样。

阿珍不由自主的一阵好笑,阿珍就这样任由他嗅着,两人没有任何进一步的
动作,就这样,时间仿佛停止在这一刻,老狗的鸡巴依然坚挺的翘着,顶在阿珍
丰满曲线的屁股上。

一个丰满的年轻女人坐在一个老态龙锺的老头身上,这是让人喷血的画面,
而两人正坐在地上,如此呢喃的光景,阿珍突然感觉屁股边老狗那根坚挺的鸡巴
慢慢的软了下去,搞得阿珍顿时面红耳赤。

老狗毕竟是个老头,他其实就在这一顿光景内,他的阴茎已经完成雄起,摩
擦,喷射的这么一个动作,他裤裆内一股腥臭的精子正隔着那层衣服,粘在阿珍
那件曲线的运动裤上。

而阿珍并没有发现这一切,现在的她体内正燃烧着一股没有喷发的欲火,是
的,就是昨晚老乞丐连续两次的安抚,其实,阿珍都接受,只不过,老乞丐的持
久力太低,让阿珍感受到那种性欲之后很快就消失无踪。

老乞丐的早泄其实就是阿珍不满足的地方,但阿珍是个善良温柔的女人,她
其实内心对性欲的压制力非常可怕,她甚至一度认为性爱就是为了让老乞丐舒服
就行,她从来不考虑自己的满足,於是每次老乞丐操完她之后,她都有一种莫名
的感伤。

而现在,老狗充满力量的搂抱,正填补了昨晚连续两次不完美被操后的阿珍,
而阿珍不知道老狗已经射精,但她感觉得到老狗那双手的力量慢慢消失,在她心
中,她以为老狗对她刚才的拒绝产生的抵抗。

阿珍不说话,她樱的一声,轻轻挪了下自己的身体,缓缓垂下来双手,这时
候老狗顿时感觉他的手臂一空,他条件反射的再次紧紧一揉,这次抱住的不是阿
珍手臂的骨肉,而是两团软绵绵的肉上。

他不想也知道,这是两个什么东西,他也知道阿珍已经放开自己的双手,他
一下子从后面紧紧的换了换位置,他两个粗糙的手掌反转了过来,一下子贴住阿
珍的乳房上,不,不是贴,而是压在阿珍的乳房上。

老狗瞬间燃起了雄性的欲望,他此刻顾不上任何信念了,面对这两个暖绵绵
的乳房,没有穿胸罩的乳房,他一时间也无法下手。

而也就是这样的动作,阿珍羞红着脸,任由他的双手在她胸前折腾,这时候,
阿珍突然叫了起来:唉呀……呃……呃……阿珍突然喘气声音重了起来……

原来老狗就是不知道他要怎么办,突然踮起食指跟拇指,将阿珍的两个乳头
夹住,左右来回的搓动着,力气不小,实在不小,也就是因为这样,一下子击中
阿珍的要害,她的防线给老狗打开最后一道大门。

老狗不说话,就喘气着左右来回转动阿珍的乳头,阿珍给他转了几下,毫无
抵抗力,她的内裤已经湿了,湿透了那种。

阿珍仰着头,双腿来回挪动着,而身体紧紧的绷紧,让老狗继续在自己美丽
的双峰上面折腾着,她很舒服,很享受此刻,她的口中唔唔唔发出娇惹的声音,
她的双手放在老狗的双臂上,抓住,随着老狗的侵犯而晃动着。

阿珍已经毫无招架,她需要做些什么,但她没有感受到老狗刚才的那种鸡巴
顶住自己的感觉,她不知道他泄了,更不知道他恢复无法这么快,她其实也不太
懂性爱。

阿珍想起来,去床上,但不好意思开头,就在这时,阿珍一眼看到床上自己
的那件胸衣,是的,她准备拿来给老乞丐自慰用的胸衣,一下子,阿珍的内心突
然狠狠得被撞了一下,她顿时清醒了很多。

「天啊,我这是这么了,我,我怎么这样啊……唔……我,我不可以这样的,
我怎么可以给这个男人侵犯我」阿珍心里突然涌出这个念头,她,她不可以背叛
老乞丐的,而特别是现在老乞丐去医院生死未卜的情况下。

怎么可以这样,阿珍突然觉得,她现在就是要去医院,她必须要去知道老乞
丐怎么回事,这时候的阿珍,双乳还是给下面的老狗搓着,但明显阿珍的感觉已
经消失,她本能的喘着气,紧紧压制住在自己身上挪动的老狗。

阿珍紧紧的将老狗的手用力的扳开,她顺势忽然坐直了身体,回头瞄了一眼
老狗,顿时一张红色的男人面孔,这是阿珍头一次这么近距离看老狗,三角眼斜
着,塌鼻子的他皱纹遍佈脸色,乾枯的嘴唇正大力的呼出难闻且火气很大的臭味。

阿珍着实吓一跳,但貌美如花身材诱人的这件雌性动物,内心很善良的她开
口:我,我需要去医院看看他,我,我们现在不能这样,好吗?你真的想要,等
我去医院回来,再说,好吗?

望着一脸忧愁的阿珍,丰富的嘴唇,黑色分明的眼珠,红扑扑的脸蛋,如此
美丽的脸庞,他怎么好意思拒绝?而且人家现在是要去看病人,他怎么可以拒绝?
而美人的胸前,两个让他刚刚揉住的乳头就挂在给他拉扯得不像话的衣服内,他
突然感觉一阵的酥爽。

酥爽的不是感觉,而是阿珍犹如善良的妻子一样正在跪着徵求他的意见,而
且答应等她回来还可以让他操,而此刻,自己因为早泄完,其实并无法马上进入
战抖,他知道自己的状态,他没有说话,只是低下了头。

阿珍看着这个男人低着头,她内心突然感觉不安,她甚至觉得自己这样拒绝
一个正要在自己身上发泄的男人,她感觉一阵愧疚,她忽然想起,她拒绝了老乞
丐的做爱后,老乞丐那种怨恨的眼神,让她不禁更加自责。

但此刻老狗并没有说什么,只是低下头来,阿珍顿时心软了,她突然跨上老
狗的双腿上:「你,你是不是很难受?要不,要不……我……我现在给你搞吧…
…」

老狗一下子有点愕然,但他不知道该怎么说,而他也非那种趁人之危的老头,
他裂开他那个乾枯的嘴唇,声音沙哑:嘿,你,我等你,我等你。

阿珍听他这么说,内心一阵的刺痛:这男人原来这么好,这么听我的话,若
是阿朱还是老乞丐,估计一早就抱住她开操了。

阿珍听他这么说,她并不知道他其实是射完后,老狗根本心力憔悴,无法马
上雄风照起。

阿珍轻轻的说:「嗯,好,我去看他,看完他,回来,再,再来……」此刻
的阿珍,说这句话,其实内心并不开心,她甚至不想去看老乞丐,这女人的心,
果然就是海底的针。

老狗看着这个一时拒绝一时激动的美丽女神,他也有点朦,不知道她在想什
么,但他此刻就想阿珍赶快去赶快回来,他要去买一盒据说能坚挺的药,再来好
好操阿珍一顿。

阿珍再次看了他一眼,整理了下自己的衣服,两个葡萄正挺着似乎要穿透自
己的运动外衣,流线型的乳房正挂在自己的胸前,而盯着自己乳房的这个男人貌
似留着口水看呆了。

她不禁轻柔一笑:好啦,别看了。

「你,你等下要来啊,我,我……我……」老狗突然有点激动。

「嗯,嗯,我,我去完就回来,不骗你,骗你,是,小狗」阿珍看着这个老
人,她不会骗他的,既然这个老人这么相信她,她怎么会骗他。

「我,在,在这里等你啊……」老狗相信阿珍。

「好,那我去了,回来,我去你房间,给你搞……对了。你儿子不会来吧?」
阿珍突然想到了傻国。

「不会,不会,你快去,快去看他怎么样了」老狗有点急。

阿珍站了起来,背对着坐在地上的老狗,她要穿上内衣,於是她脱下了运动
外衣,雪白的肌肤,光滑的弧线背影如此迷人的展露在老狗面前。

看着这个女孩,老狗一下子控制不了自己,猛地要爬起来:「哎呀……」他
叫了起来。

原来是他坐了太久了,腿都麻了,他根本就没有力气。而阿珍回头一看他,
顿时似乎明白了些什么,她的双手正穿进胸罩的带子,转过身子,那个半球的乳
房则身看麻着双腿的老狗看呆了。

一个粉红色的乳头,正在阿珍雪白的乳房上,好美啊,老狗一下子无法站起
来,但碰着欲火的眼睛表示着抗议。

阿珍回头一笑,不话说,而是利索的穿上了内衣,跨过在地上的老狗,头也
不回的出了门,留下老狗一脸后悔,刚才女生都要让他搞了,操了,实在操了。

【待续】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