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淫乱的肉体诊疗】(完)

yZWnxHpb.png.

点击看大图


我不安的打量着这间「疑难」诊所,不知老牛医生又想打甚么主意。

自从那日在山林中被他奸淫之后,相安无事多日,我终淤把忐忑的心放下,
哪知他竟然又打电话给我,要我过来诊所一趟,说有重要的东西要给我看。

「你来了」穿着白袍的老牛,像是跟老朋友打招呼一样自然。

「你找我甚么事?到底有甚么东西要给我看?」我急躁的问,心中的不安不
断扩大。

「坐下,别急」老牛拉下诊间大门,慢条斯理的坐在电脑桌前。

我有部「裸女泡汤竟浪得用石头男茎插入骚穴」的影片,想跟你一起好好欣
赏?「」裸女泡汤?…「萤幕上放映的那不是……不是那日我在山上手淫的……

「你……你。…你这个小人……你强奸我就算了……还把牠录制起来。」我
气愤得从椅子上弹跳起来。

「别急,别急,那日我本来只是要拍一些药草,这纯属意外!意外!」老牛
的手轻压我的肩,力道虽轻却充满压迫!「女主角很浪对吧?不过这种又美又浪
的女人可是很难找的,对了你老公喜不喜欢这一类的影片呢?要是喜欢的话,身
为男人我可是很愿意跟他分享的呢!」「你到底有甚么目的?」我有些慌乱,不
可以绝对不可以让老公知道,我深爱的老公,他要是看到我浪得在别的男人身下
呻吟浪叫,后果后果……我闭起眼睛不敢再想下去。

「目的?怎么会呢?我只是想要请你来当我的诊所助理。」老牛的大手抚上
我慌乱的娇颜,温柔得让我忘了他的粗暴。

「诊所助理?我不会,我不懂。」尽管松了口气,我还是一口回绝。

「不需要专业知识,只要你骚浪的肉体,紧窒的小肉穴,好好发挥就是一个
称职的肉体诊疗助理了。」「肉体诊疗……你……你……不不……我不要……」
「不要……那可伤脑筋了……看看那影片……那粉红的小淫穴……正主动的迎合
男人的抽插,双腿还紧紧缠住男人的熊腰,真是顶级A片……如果……」老牛顿
了一下,大手却从领口探入我胸前,夹起我颤抖的奶头把玩着。

「我可以给你时间考虑,小骚货!但我的耐性是有限的,最晚下个礼拜一8:
00,到时我要是没看到你,我可不敢保证会发生甚么事呢!」没有退路,他没
有给我退路,老公啊,心儿该怎么办?淤是我青春的肉体就这样开始淫荡的诊疗
历程。

老头的精液灌溉「牛医生,我昨夜跟一些老友喝了一些虎鞭酒,这根老鸡巴
就挺得又胀又痛,我用手怎么弄都射不出来,可如何是好?老友们都招妓去了,
可我答应我那过逝的老伴不招妓的,可是这老鸡巴偏偏不听使唤,医生您帮帮我,
给我开些草药去去火吧。」诊间,一个矮小看起来七十几岁的老伯小声的恳求医
生。

「虎鞭酒,那可是补阳圣品,你这种年纪实在不宜食用,也罢,这次我就帮
你开一些草药,这是我的诊间助理心儿助理,她会用最自然的诊疗方式帮你治疗,
不过以后你可千万不要再碰这一类的酒喔,否则心脏是会受不了的。会引起中风。」
牛医生「答答答」的在键盘上飞快的打着字。

并询问了一些老伯的家常问题。

「心儿助理,你带这位老伯到最后面的诊疗间,具体的诊疗方式我已打好,
你就照着做就行了」接过诊疗单的我细一看,娇脸马上胀红成猪肝色,太过分了,
正想撕毁时,却看到老牛严厉的看着我,手中扬了扬一张光碟,那不是我被他强
奸时的……「心儿助理,医者仁心,你可要尽责的对待每一个病人喔。」「是的,
医生…我会好好的帮病人治疗的」尽管心里满是苦水,却只能乖顺的照做。

一进诊疗间,我拉下护士服,里面毫无寸缕,两个雪白的大乳房马上跳了出
来,双腿间浓密的阴毛也完全暴露在这个可以当我爷爷的老男人面前,「喔……

喔…喔护士小姐…你你你在做甚么……啊好美…的奶子…好美的身材「老头
喘着粗气话不成句,口水竟滴滴答答顺着嘴角滴下。

「老头子,你在说甚么呀…你不是说要跟老朋友去喝酒吗?,怎么一回来就
连自己老伴都不认得了啊,」「老伴……你是我老伴?」在老头在疑惑的同时,
我赶紧帮他脱去一身的束缚。

好大,看这老头貌不惊人,那根黑鸡巴却又大又粗的在两腿间抖动着,看起
来好吓人。

「老头子,来我先喂你吃药,医生说你得把草药喝了,然后把你的大鸡巴干
进我的小骚逼里,用力干,把精液射进人家的小肉穴里就好了。」这么羞人的话
语,从一个娇艳的二十几岁美少妇嘴里说出,实在是有够撩人。

喝了一口医生给的草药汁,对着还没回神的老头的嘴,把药水喥进去,医生
太过分了,竟然要人家用这么羞人的方式帮忙诊治,说甚么是药三分毒,不能让
病人喝太多药草,老头不想招妓,我就要假扮成他的老伴,让他把精液射进我的
小穴,用最自然的方式治疗,最不伤身,讨厌!人家娇美的身体才不想吃那又黑
又老的鸡巴呢。

「呜呜呜咕噜咕噜」老头马上反过来抱着我光裸的身体,贪婪地把我口中的
药汁吸吮入喉,舌头紧紧缠着我敏感的小舌,陌生的老男性气味带着淡淡的香草
味立刻串进我的口腔。

薰得我心慌意乱。

一碗药草,费了好大的劲好不容易才喂食完,我已娇喘籲籲,两片嘴唇被老
伯吸得肿胀起来,只觉得口中的津液被吸得比那药汁还多,这个老色狼,我心里
谩骂着,却没发觉嘟起的红艳双唇,看起来是那么的美艳,那么的勾魂。

「啊……老头子,你揉得我的奶子好胀,你看两个奶头都翘起来了……」那
带着茧的手掌急促的抚摸着我敏感的双乳,竟引来阵阵的快感,怎么会这样呢,
我那淫荡的身体又不听我使唤了。

「你好美喔!老伴…老头子我最喜欢你这两粉红奶头在我的手掌下爽得翘起
来的骚样了……你摸摸看,我这个老鸡巴想你想得又硬又痛」老头把我的手拉到
他那又黑又大的鸡巴上。

「好烫,老头子……比以往还要大还要粗……」烫得我真想收回手,可是老
头却不肯。

「老头子我今天喝了不少虎鞭酒,就为了好好的把你干……」老头抖动着老
鸡巴,马上又趴在我胸前,大口大口吸着我的娇乳。

「啊……吸得心儿好美……啊……」老头虽老,却好会吸奶,爽得我把他的
头紧紧抱住。

「心肝……想死老头子了……让我舔舔你下面……我好久没好好看看你的小
骚逼了」这老头越来越入戏了,人家的小骚逼你当然没见过啦。

都怪医生啦,可怜了人家娇嫩的子宫,不久要装着那老鸡巴的精液。

「啊……不要舔我那里啦……人家的小逼会被吸肿的……啊……轻点轻点…

…「讨厌,趁人家分神就把人家推倒在诊疗床上,把我的长腿架高,贪婪的
吸舔着我那娇艳的小肉唇。

「好香……好美呢……老伴……小骚逼出水了……你的小骚逼还是一样敏感
……我只是轻轻舔两下就一直滴出骚水来……你这骚货……比以前还骚呢!想死
老头了!喔喔…」「喔……喔……老头子……舔进去一点……啊…对对对……好
爽」我屁股高挺,爽得淫叫连连。

「你是不是骚货……」「我是骚货……」「骚货的骚逼是要做甚么的呀?」
老头边舔我淫水一直淌出来的小肉唇,一边曲起两根手指戳进我的小穴。

「骚逼是要让老头子插进来的……」太刺激了,我被那带着老茧的手指头戳
得淫声荡语。

「用甚么插……恩……骚货……」「手指头插……啊……轻点轻点……会插
烂的……」「不想被插烂……那想想……小骚逼是要被甚么插的」「啊……啊…

…我知道了……是要让老头子的老鸡巴插的……啊……「」想让老鸡巴插…
…来舔舔牠……牠高兴了就会插得你高潮不断「我竟听话的跪在床上,握住老伯
跨间那根红得发紫的大鸡巴,放进嘴里」巴达巴达「的吸吮起来,老头爽得屁股
紧夹,」喔喔喔「的叫了起来两手更是用力揉捏我胀痛挺立的美奶。

「太大了……我含不住了……口水一直滴下来……」诊疗间的墙壁都经过特
别设计,除了隐藏的射像头外,四面都是镜子。

我看着镜子里,一个又老又黑的老男人跨间,跪着一位美白成熟的光裸女体,
正小嘴大张,努力的舔吸着那又粗又黑的老鸡巴,口水竟顺着嘴角不断的淌下来,
两个奶子被那粗糙的大手揉得不断变换形状,逗得少妇不断扭动屁股,一副饥渴
样,让人一看就知道已经发情了,简直是淫浪得让人无法自拔。

「受不了了……我要干你的小骚逼……我的老鸡巴来了……」看到我的骚样,
老男人按耐不住了。

「太粗了……轻点轻点……好烫……啊……整根都进去了……老头子好狠」
「狠……狠才会舒服,你每次被我干…都要我用力一点……干深一点……喔……

这小骚逼比以前更紧了……吸得我的老鸡巴又痛又爽……好爽……好像处女
一样……老伴……老头子的老鸡巴爱死你了。「人家的小逼本来就又嫩又紧,真
是便宜了你这老男人。

「讨厌啊……火辣辣的……啊…会开花的……轻点轻点」老头虽老,可是抽
干起来却又猛又快,直插得花心又痛又爽。

我紧紧抱住老头的腰,双乳在他老皱的胸前磨擦,双臀上挺紧密的迎合着老
男人大鸡巴的撞击。

「再让我亲亲……心肝老伴啊……你的唇又香又嫩」这一老一少又紧紧的拥
吻在一起,饥渴的样子好像久别重逢似的。

「……啊……啊……」「喔喔喔」老头和我两人的喘息跟呻吟声交织在一起,
拍拍拍的肉体撞击声,在诊疗室里回荡不已。

要不是隔音效果有特别处理过,外面的病人岂不是都要冲进来看发生甚么事
了。

「啊又射了……老头子……心儿不行了……我的花心被你干开了……合不起
来了……你饶了我吧!」「心肝儿……再一次……再一次就好……都怪你的小骚
逼太紧……吸得我的老鸡巴又胀又硬软不下来……你再让我好好干干……再射一
次应该就会软了。」…啊……「人家不行了,你都说再射一次就会软下来,可是
都射了好几次了……呜呜……我的小骚穴受不了了啦!」我又媚又淫的声音让老
男人的性欲难以熄灭。

「要不……用你的小嘴儿帮我吸吸……看会不会快一点软下来……」我被吸
吮得又红又肿的娇唇,娇滴滴的挺是诱人。

也好,我的腰又酸又软,小穴一定又红又肿了,这虎鞭酒到底是甚么玩意,
能让这个老男人的性能力持久不衰。

我厥起红唇,再次把这根又黑又粗的老鸡巴含入口中,整跟鸡巴上湿湿黏黏
的涂满了我和他的秽物,我勾起灵舌从下面慢慢的舔上去,然后含着他的大龟头
轻轻吸舔。

老头瞇着眼,爽得一直抖动腰身。

我像吃冰棒一样把那大龟头含进吐出,吱吱有声,小手上下鲁动,逗弄得老
男人啊啊啊的闷爽出声。

老男人抚摸着年轻少妇的双乳,看着这如天仙般的美女,把自己粗黑的命根
子含入娇艳的小嘴内,内心又是一阵叹息,老牛医生真是太好了,没有取笑我老
头是老不休,这么老了还喝虎鞭酒,竟然派这么美艳的助理用交合的方式帮我治
疗,真是个难得一见的好医生。

「心肝老伴…你的小嘴功夫真是太厉害了……舔得我爽死了……喔喔下面卵
袋也舔舔」真过分,这老头一爽起来就又得寸进尺。

我听话的把小嘴向下移动,一口含住那两颗绷得紧紧的大睾丸,好奇怪的感
觉喔,那根大鸡巴又热又烫,而这两个子孙袋却冰冰凉凉的,冰冰的肉丸子在我
温热的小嘴了翻覆着。

「轻点轻点小心肝……咬破了就没办法灌精到你的小浪逼里了」冰凉的睾丸
触感太好,吸到迷醉时我竟用牙齿轻轻咬住,吓得老男人赶紧提醒我。

「太好吃了……心儿想把它吃进去肚子里……」这是真话。

「心肝儿……小浪妇……喜欢吃……老头我给你吃精液……下面的小淫穴吃
得太胀了……上面的小嘴也争宠了是吧。」看我迷醉的样子,老男人赶紧把胀痛
的大肉棒塞进我的小嘴里。

「又更粗了……呜……呜……插到心儿喉咙了……咳咳……」讨厌,人家比
较喜欢那两颗肉丸子啦。

「爽……真是太舒服了……上下两个洞都迷死人了……」我努力的用我的淫
荡的小骚穴,以及娇艳的小嘴,诊疗着这没女人干的老鸡巴,稚嫩的子宫里一次
次的接收着他射进来的精液,高潮的浪潮也一次又一次的使我晕眩。

就在我半昏半睡的时候,我彷彿听到,「医生,谢谢你,你的治疗真的是太
神奇了,那虎鞭酒药力实在是太强了,我连续射了五次,身体现在非常舒畅,真
是太谢谢你了,来这是诊疗金。」医生太过分了,明明是用心儿的身体诊疗,收
钱的却是他。

喔心儿被干得太累了。

我直接昏睡在淫乱不堪的诊疗床上……直到……流星雨下的淫雨不知睡了多
久,朦胧中感觉到小穴被撑开,一股股热流被一种器具刮了出去,接着一股凉凉
的液体沖刷着我的子宫壁,好舒服!如果我睁开眼睛,就会看到赤裸的老牛正用
鸭嘴钳把我的小肉穴撑到最开,把里面由浓又稠的精液刮出去,接着又在我红肿
的小穴中倒入药水沖洗着。

「牛医生……你饶了心儿……心儿的小穴穴帮病人治疗……已经被干得好肿
了……呜……好粗好硬……,」那热力的挤进,把我从谓叹中拉回。

「我用狼牙懒帮你消肿,那老鸡巴的精液帮你清乾净了,等一下老牛会灌新
的精液进去」「呜……轻点轻点……」「老牛我粗鸡巴快喷火了……干…要不是
还有病人在……我恐怕会受不了冲进来跟那老头一起干你……你这骚货…」老牛
握住血管暴张的肉瘤懒,一口气插进我大张的小骚逼里。

「啊……心儿是骚货……是欠干的骚货……来吧……跟病人一起干我的小骚
逼。」听听这是甚么骚话!才被干得昏死过去,这会儿又被干得淫声浪语,难道
我真的是天生淫货?。

「骚逼……用我这根大狼懒好好调教你……以后甚么样的疑难杂症……这小
骚逼都能诊疗了」「医生好坏……人家的小骚逼才不要帮别人诊治……人家只想
让医生干……」「小骚逼……骚就骚了还假矜持……你也不看看被七十几岁的老
伯干…也能爽成那样……屁股抬得高高的受干……还把他抱得紧紧的……真是大
骚货」「是医生威胁人家……人家……啊……不行了……轻点轻点」「那老头干
你比较爽……还是老牛的狼牙懒干得比较舒服。」「是医生的肉瘤鸡巴比较会干
……那些肉瘤好像会按摩似的……直磨的心儿小穴内的嫩肉又麻又爽又销魂……

呜……又来了……人家受不了啦!「」小骚货……我就爱你这骚样……大鸡
巴看你让别的鸡巴干也舍不得呢,可是没办法,我们当医生的有时还是得对症下
药。

乖乖,你今天表现得真是太完美了,牛医生用大狼牙懒好好犒赏你,来双脚
在我背后勾紧……我带你去外面看流星雨。「对喔,气像说今晚子时会有流星雨,
牛医生怎么知道人家喜欢看流星雨呢。

我立刻高兴得像一只小鸟,心里对医生的抱怨马上烟消云散。

牛医生大手一捞,托住我的娇臀,大步走向屋后的观星台,我双脚紧紧勾住
他的熊腰,牛医生边走边抽送,被拉出来的大狼懒即刻又被我小紧的肉穴吸入,
引来美女的娇吟声不断。

屋外的星空一片寂静,满天的星云真是好美,我想好好欣赏,却敌不过密穴
里那火热的撞击,医生好坏。

「心儿……流星雨快来啰…想办法把我的精液吸出来……否是会错过喔。」
男人舔着我的耳垂,如恶魔般的声音传了进来。

太坏了,那流星雨可是百年难得一见。

急得我双手压在男人的肩膀,小穴紧紧吸住那跟令我酥软的大肉棒,挺起娇
臀上下扭动,想要让男人快点缴械。

男人的眼光更加深沉,这女人主动起来别有一番风韵,上下耸动的雪白肉体,
双乳在夜色中显得更加诱人,如此的美景简直令人兽性大发。

太紧了,太会吸了,完全以大鸡巴为着力点的女体,次次尽根而入,身体挺
上去时又只能夹紧肉棒才能借力把大鸡巴挤出,不管是吞进或是吐出都令人欲死
欲仙。

「啊……插得太深了……太舒服了……从来没有这么舒服过……啊…好美…

…整根大鸡巴镶进子宫里了。「男人的火热更加粗挺,却没有想射的迹象。

「天上的星星哪比得上心儿的小骚逼迷人啊,喔……好会吸……爽……爽再
动快一点」「啊……流星雨……啊……我的小浪穴受不了了……啊……」大汗淋
漓的我,穴肉紧吸,更加快速的耸动腰身,一波波的快感直冲我的脑门,受不了
了,我快高潮了。

「啊……高潮了……啊……高潮了……」男人在最后一击时紧紧压住我的腰,
大肉棒顶着我子宫深处,肉壁一股股淫精狂泻而出,肉穴的经孪收缩,龟头的强
劲喷发,两人的高潮都出奇强烈。

高潮的余韵久久难已平息,我的心跳得好快,男人吻住我的唇,带有怜惜。

「我抱你去看流星雨。」肉棒没有从我体内退出,男人抱着我坐在观测台下,
教我操控。

我急得身体又性奋又不安,怕错过了我喜欢又祈盼的流星雨。

「还没开始呢,别扭来扭去的,否则就真的会让你忙到没时间看。」听到男
人的警告,我才惊觉男人的火热依然深埋在我小穴哩,射过精的肉棒依然壮硕。

我变得小心翼翼。

我得小心维持不到五分钟,「有流星了耶……我看到了……看到了。」我开
心得像个少女手舞足蹈。

夜色中,我光裸的坐在一个粗旷的男人身上,不,是坐在他的大鸡巴上,双
乳被他的手掌握住把玩着,谁在意呢!流星好美!「哇……越来越多了……好美
……好炫目…快看…牛医生……好多好多的流星雨啊……好美……」我跪起双脚,
大声尖叫……满天的流星雨实在是美得炫目,太美了!大肉棒差点被抽离小肉穴,
男人有些不爽,赶紧跟着跪起,把我的臀紧紧固定住。

接着开始冲刺起来。

「啊……啊。…好美……好漂亮…呜……轻点…牛医生……你你……啊……

好舒服「此时的美景,让我浑然忘我,翘臀主动迎合着身后男人的撞击。

「流星美还是小浪穴美?」太美了,这女人又美又浪。

「流星美…喔……轻点轻点……小浪穴更美…呜呜……」我娇笑连连。

「在流星雨的见证下……把小浪穴给干穿干烂好吗?」「呜呜……好好……

流星雨啊…我的小浪穴要被牛医生的大狼懒干穿干烂了啊……美死了……太
美了…「我双手撑在观星台上,屁股高厥,让大肉棒更容易进出,头抬得高高的,
美目欣赏着天空上久久不息的流星雨。

太美了,如此的美景,我的美穴高兴又贪婪的吸吮着大肉棒的精液洗礼,干
死心儿吧!肉体的交合一直持续着……破晓时分,心儿助理嘴角带着笑,双脚大
开,昏睡在诊疗床上,圆滚滚的小腹,还有那合不起来的红肿穴口,那不断外冒
的黏液,引人遐思!流浪汉们的肉体飨宴「把这碗避孕药草喝了」老牛硬挺的大
机巴从我身后顶入,顶得我浑身颤抖,他双手把我的美臀托高,走向桌上的那碗
药草。

边走边干,喔!我的小穴又麻又酥!「怎么那么大碗」我有些疑惑。

「晚上有特别的诊疗,前些日子,我在山上那空屋里发现五六个流浪汉。」
「那跟心儿有甚么关系?」火热的狼牙肉棒搅得我无法思考。

「我要用你淫荡的肉体帮他们治疗,让他们感受人生的快乐。提升他们的自
信」「流浪汉又没有钱,你又为甚么要帮他们,还要让他们奸淫我的嫩逼……心
儿不要」「他们身强体壮,有很好的工作能力,只是没有生活的轴心,我要用你
淫荡的肉体,唤起他们身体的本能。我行医本来就不是为了钱,只是看不过他们
颓废的生活方式。」明明就有收诊疗金,还说不是为了钱。

「…我不是跟你说医者仁心,不可有轻视别人的念头吗?心儿助理……看来
你不懂我的苦心,我的大鸡巴没有把你调教好,看我不好好教训你,你这骚货」
老牛说着说着,大手从我的股间往上探,抓住我的奶头拉扯着,我的双腿被他分
得最开,快速抛动着。

「不不不……轻点轻点……心儿的穴心被干散了……心儿不敢了……心儿不
该轻视流浪汉,。」「不敢?有甚么是你不敢的,要你诊治别人你偏不要,生得
这么骚这么浪的肉体有甚么用,乾脆我把她干烂算了。」前面没有支撑力的我,
本来就把整个背,紧密的贴近男人火热性感的胸膛,现在男人粗暴得想把我的嫩
肉给撕毁…「轻点轻点……不要了……不要干我了……快放我下来……我的骚逼
好麻……要被顶穿了……」又麻又痛可是又爽得让我想飞上天堂。

「这不听话的骚货……不好好教训怎么行……把我的大狼懒吸得拔不出来…

真是又紧又嫩的骚穴。「」啊好爽……骚逼喜欢给狼牙懒干……不要给流浪
汉们干……喔……干得好深好爽……我快受不了了……快爽死了……「」要不要
用小骚逼帮流浪汉诊治?–「交合处狂泄出来的淫水让男人看出我快攀上高潮边
缘了。

「不要……不要……你饶了我吧……啊……不行了受不了了……快干死我吧!」
「想高潮?骚逼想被干死?嗯!」男人恶意的把我的美臀推高,那快把我推上高
潮得凶器「噗」的一声从我湿淋淋的骚穴里弹了出来。

「给我给我……给我高潮……呜……呜……好难受」从高潮的云端掉下来,
急得我小手乱抓。

想把那粗壮插回我的小淫洞,可是男人却故意把我抱得晃来晃去,让我握不
住他湿滑的大肉棒,偏偏龟头又在我的穴口不断磨擦着,磨得我更是骚痒难耐。

「……想不想要高潮?嗯!只要你答应去帮流浪汉们诊疗……我就让你高潮
连连……如何?」「啊……不要再磨了……快干进来……心儿的小骚逼等不及了
……我答应你……你要我做甚么我都答应……快干我。」坚持不了多久,淫荡的
我大声恳求身后的男人干我。

「那先把药草喝了」「我喝我喝…」我拿起药草咕噜咕噜一口气灌下,却没
注意到老牛嘴角扬起一抹不意觉察的笑意,原来他在避孕药草里加了「荡春藤」,
那是一种能让贞女慢慢变荡妇的药草。

看来今天的路还漫长着呢!「啊……等一下……我药还没喝完……呜…好粗
……好会干……快干死我了……啊……受不了了……」药草还没完全吞服,跨下
的大鸡巴已用力向上一顶。

敏感的骚逼即刻就登上了高潮。

淫水从交合处滴滴答答的喷在地上,我高亢的淫叫声又骚又浪。

这种感觉太美妙了,为了享受这种快感,我竟然答应了老牛的无理要求,帮
流浪汉肉体诊疗。

「骚货这么骚……一听说晚上可以给流浪汉们轮奸……骚逼就更骚更浪……

淫水一直喷……欧……好爽……把我的大鸡巴吸吮得紧紧的……「空屋内,
一个魁梧的男人和几个流浪汉正围着他的手提电脑议论纷纷,」我帮你们装了灯,
晚上你们就可以好好欣赏甚么是绝色淫女,那个女人得的是骚病,这种骚病一发
作就很难治,需要好几个男人同时干她,在她的骚穴里灌注精液,才能止骚。你
们看,她一骚起来,连这个老得可以做她爷爷的老男人都可以把她干得高潮不断。

「老牛用手提电脑放映心儿帮老伯诊治的淫荡影片,心儿做梦也想不到自己
在诊间里赤裸裸的肉体诊疗,也被老牛摄制成影片。

「有这种病?好骚浪的女人。…欧。…欧」几个流浪汉双眼贪婪的紧盯萤幕。

嘴都张得大大的,不敢相信这么美的年轻肉体,很快的就要被自己压在身下,
他们不约而同的把手放在双腿间鲁动。

「你们不相信我说的话?这几年我帮你们下了几贴药草,已无病无痛的对吧。」
老牛看着流浪汉们感激的点点头后又继续说「身体壮了,那鸡巴是不是就不安分
了」「对对,老早就想找个女人来干个过瘾,可是我们一副邋邋褟褟的样子哪有
女人敢靠近我们啊」「想很久了对吧,我跟你们说啊,这个女的真的是骚到没男
人的鸡巴活不下去了,你们尽管好好的干她,把她往死里干,她还会爽得直谢你
们呢!」「真的假的,有这种事?」流浪汉们跨间的大鸡巴更是胀痛。

「当然是真的,她脸皮薄,还央求我晚上带她上来,免得遇到熟人。放心,
不让你们做白工,帮她治骚期间,我帮你们准备了充足的食物。要是她还骚得停
不下来,还有我老牛我这根大肉棒呢。」老牛得意的挺挺腰,本来让他自卑的那
根肉瘤巨棒,现在却是快乐的源泉「还有她如果满意的话,我会帮你们整修这间
废弃屋,。」有美女干,还附送餐点,以后还有房子遮风挡雨,世间哪有这么好
的事,五六个流浪汉雀跃不已。

期待着夜晚的来临。

…「记住,千万不可以手淫,忍着点,晚一点我带她上山,等到她骚得等不
及,再好好的干她,把你们多年未出的精液灌进她的骚穴里,只要把她干得服服
贴贴以后你们的大鸡巴硬的时候,就随时都有骚穴可以干了。」「心儿助理……

流浪汉们都有自卑的心理,你美得像天仙,他们是不敢冒犯你的,你可要好
好的勾引他们…恳求他们干你……知道吗?「临走时老牛又对我耳提面命。

要我勾引流浪汉,不如让我死了吧!我娇美雪白的高贵胴体,岂是流浪汉们
可以高攀的呢。

我心不甘情不愿的扭身进入空屋,空屋内灯火通明,地上却只铺着几张破旧
的草蓆,有些零乱,几个流浪汉坐在角落里高谈阔论着,一看我进去,马上变得
鸦雀无声火热贪婪的眼光马上投射到我身上。

那赤裸裸的目光像是要把我的衣服扒光似的,让我感觉身体发热,小穴一阵
紧缩,怎么会这样?流浪汉的粗喘声离我越来越近,他们想做甚么?我不尽有些
慌乱,想要逃离这个地方。

不可以,不可以的,老牛会处罚我的,勾引他们!勾引牠们!心中的另一个
声音命令着我。

我轻轻解下身上的衣服,粉红的奶头马上从我的情趣内衣里钻了出来,耳边
马上传来一阵阵「咕噜咕噜」吞口水的声音,我羞得无地自容。

「真是骚啊,你看她穿那甚么胸罩…奶头都遮不住…咻一下就跳出来了……

「」老木……不是在做梦吧……我们有好几年没看过美女了…该不会是想女
人想疯了吧「」啊……会痛耶!你干吗捏我……啊……哈哈…是真的耶!不是做
梦。

「」快快…快看……她穿的是甚么内裤……「男人口乾舌燥的声音…让我骚
浪起来,像着了魔似的向他们靠近,想让他们摸我的奶子,摸我全身,我是怎么
了?

竟然想要向陌生的流浪汉求欢,想要他们低贱的大手磨擦我火热的的高贵胴
体。

我不知道的是,我本身淫贱的本性,加上喝了老牛精心调配的慢性春药草,
淫浪的夜才开始呢。

「啊……是中空的……粉红色的肉洞…还滴着骚水……」流浪汉们不可置信
的盯着已经跪在他们身前,几乎全裸的美女。

「要是能干到这样的美女。…要我死我也愿意……我受不了了……」五六个
流浪汉立即把我围住,我的胸罩应声而下…好多只粗糙的大手在我雪白的娇乳上
急促揉捏着。

「轻点……我的奶子会被你们捏坏的……呜…」没有抗拒,只有娇嗔!我不
安的扭动身体,想摆脱这群陌生男人的抚弄,可是越是扭动,流浪汉眼里的欲望
就更加织热。

「荡妇……骚成这样…来找我们流浪汉不就是要让我们捏的吗?」那个叫老
木的流浪汉把我身体一推,我马上软躺在身后不知名的流浪汉身上,翘起的双脚
即刻被老木分开,那已经湿淋淋的玫瑰红情趣内裤,更是毫无遮挡的展现在这群
陌生饥渴的流浪汉面前。

「别这样看心儿……别别……」我娇淫的声音听在流浪汉们的耳里像是邀请。

「嘶」的一声我的内裤被撕破了,老木捧起我的美臀,「吱吱吱」饥渴的吸
吮着我那敏感的小穴。

「别……别舔我……别舔我的小骚逼……啊……好烫…舌头好大……舔得太
深了啊……啊……我的奶子……啊…别拉……啊……别吸。…啊…好爽……好刺
激」两边的奶头都被急躁的吸进温热的口腔内,饥渴的流浪汉又舔又吸弄得我浑
身骚痒起来。

「骚起来了…被陌生的流浪汉又舔又摸的……竟然骚起来了……你们看她屁
股一直往上挺……让老木舔……」「好香……淫水好多……真好喝……」「老木
……也让我舔舔……这么骚的美女……我做梦都想。」淤是我的骚穴又落入另一
个火热的舌头攻势。

太刺激了,同时被好几个男人蹂虐。

身体竟性奋起来了。

「不要咬我的阴蒂……太敏感了……受不了了……啊……会喷出来啊……」
「我的大鸡巴胀得痛死了……啊……这么骚的荡妇…」「心儿不是荡妇……恩…

…恩……啊…「」舔舔我的鸡巴……「流浪汉不知甚么时候都已脱得精光,
大手在跨间的肿胀抽动着。

我身后的流浪汉已不耐的把大鸡巴塞进我美艳的小嘴……我两手也被塞入两
根硬得像铁棍的肉棒……啊……好多肉棒,我的小手不由自主的套弄着……流浪
汉的闷哼声有些压抑。

口中的大肉棒有些腥臭,我想把那不断闯入的大傢夥吐掉,肉棒的主人却一
手固定住我的后脑勺,一手抓着他的命根子顶进我的喉咙,我完全使不上力,只
好尽量把嘴张开,用舌头吸舔着这根不知多久没有洗过的大鸡巴,龟头上的呜垢
竟和着我的口水被吞进肚子里。

烧灼着我内心的淫欲。

「啊……我的小穴……别再舔了……心儿受不了了…」口中含着肉棒我口齿
不清。

「干……我的大鸡巴又胀又痛……我要干你的小骚穴……啊……好紧……好
热的肉洞。」我跨间的流浪汉毫无耐性,粗鲁的把大肉棒插进我泥泞不堪的小穴
穴。

「啊……太狠了……插太深了…啊……小逼会坏掉的……啊……呜……呜…

「太淫秽了!上下两个口都被又髒又臭的大肉棒填满,娇弱的小手也没闲着,
全身上下美白的肉体,同被好多只手抚摸渎玩得淫浪一波波涌上来,我快失控了!

太刺激了!「好爽……荡妇……快吸……我的大鸡巴受不了了……快…快好
爽…

小嘴又紧又热「」呜……呜…呜……太快了……心儿得喉咙要被顶开了……
心儿的小逼也快喷出来了……呜……不要了…太强烈了太爽了「肉棒越抽越快,
直插得我直翻白眼。

身体的每一处敏感地带都被这些贪婪热情的的流浪汉们挑动着,刺激得我频
频求饶。

「射了射了……好爽好爽……喔…喔…喔……好几年囤积的精液全部射给你」
「呜……好多……咳咳……咕噜咕噜……」大鸡巴顶着我的喉咙,精液一股股的
直接喷进我喉咙。

好浓的腥味,流浪汉在我嘴里射了好久,他不断扭动屁股,直到最后一滴精
液也被我舔掉。

「好淫荡的骚女……你看她连吃精液都一副骚样……喔…喔…喔我也受不了
了……这骚女连手上工夫都这么强,受不了了……好爽好爽」手中的两支火棒竟
然也受不了我小手的抽动,龟头突突突的喷射出来,直喷得我双乳上都是。

也难怪,他们不知多久没有碰到女人了,遇到像我这样的骚女,哪能撑住。

我着了魔似的把两手的精液也一并舔掉,小穴已被插得又骚又浪,欲死欲仙。

「我的逼……快开花了……受不了了……太强烈了…我……我浑身像火烧好
难受……心儿…我快疯了……插深点…插深点」听到我的淫声浪语,流浪汉们相
视而笑,看来牛医生说得没错,这骚货的骚病还真是重,竟然对这他们射出来的
精液又舔又吸,没舔到的还一副可惜了的样子,现在竟然骚得要这群别人避之唯
恐不及的流浪汉插深一点。

「喔……妈的…真是荡货……干穿你……老子的大鸡巴被吸得又痛又爽…真
是爽……没干过这么好干…这么紧的骚逼……」「……干我……用你们的大鸡巴
干我的骚逼……快……啊……心儿爱死你们的大鸡巴了……」「干……骚货……

我干穿你……「跨间的流浪汉像拔桩一样,又快又狠的拔出大肉棒,然后深
深顶入。

每一次的插入都直顶我娇嫩的子宫口。

「喔……太紧了……好会吸……老子快暴浆了……怎么会有这么骚的货色呢」
「轻点……干得太深了……呜……受不了……怎么这么爽……心儿被流浪汉哥哥
干得穴儿快开花了……呜……」我翘臀上挺,淫荡的迎合着那快把我送上天堂的
热棍。

小嘴又有一根火热捅入,插得我又只能呜呜嗯嗯得无法浪叫出声。

讨厌!这些流浪汉们一副猴急的样子,也不让人家喘一口气。

只怪场面太淫秽了,这些流浪汉们曾几何时,看过这么骚浪的女人!这么淫
浪的交合场面呢!「啊……这么骚……骚逼夹得太紧了……爽……爽……老子快
射了」跨间的流浪汉加快速度抽插,暴胀的龟头,让他感觉已濒临射精!「啊…

…射进来了……好多……好烫……啊……美死心儿了!…高潮了!「啊,太
强烈了,小紧的肉穴内的火热撞击,精液的沖刷爽得我大声淫叫,小嘴内的硬挺
抽插,又插得我口水直流,嗯嗯啊啊的叫不出来,双手中的滚烫,身体各处的感
官刺激,让我快疯狂了!啊……我赤裸的身体骚浪的迎合着,妖艳的淫浪画面也
同时刺激着身边的流浪汉们。

瞬间,精液狂喷!淫水四溅!多么淫秽!「不要再磨我的穴心了……山哥哥
……用力干我的骚逼……」「那么想被干穿……那以后要不要天天来给我们兄弟
轮流干……」「要……心儿骚的时候就会来给你们干……你快把我干烂……恩…

…顶穿了……顶进心儿的子宫里了…「我大张的双腿间是一个满是鬍子的光
裸男人,挺着腰,快速抽动着他那粗黑的大鸡巴,在我淫浪不断流出淫水的淫逼
里进出……那不断被抽出来的淫水颜色黑黑黄黄的,流浪汉们那好几年没有好好
洗过的大肉棒……被心儿骚穴里的骚水洗得油油亮亮的。

在灯光下闪闪发亮!我不知道的是,之前的这里晚上是一片漆黑的世界,这
明亮的灯光,是昨天老牛为了让流浪汉们可以好好欣赏奸淫我的画面,才请水电
工上来安装的,。

屋子的角落隐藏的好几个摄像头正一闪一闪的闪着亮光。

菊花穴又紧又嫩「坐上来……骚货……认清楚了…现在要干你的是老津…」
老金躺在地上,湾得像一根大香蕉的大鸡巴有弧度得挺翘着。

我的浑身都是精液,长发上,雪乳上……双腿间…子宫里……小穴被干得有
些红肿…穴口已经合不起来…这些流浪汉们精力真是旺盛……心儿一直沉浸在高
潮的淫欲里。

「心儿不行了……津哥哥……你们从昨晚把我干到今晚……心儿上面下面两
张口除了吃精液还是吃精液……你们就饶了心儿吧。」你们轮着吃饭,却轮着灌
精液给心儿吃,连吃饭时间心儿的小骚穴也没闲着,不公平。

「你这骚货……你不是爽得唉唉叫……精液是极补的呢……要不是老牛给我
们送了那么多补身子的食物,我们吃的都不够你小骚逼吸呢……快上来。」老牛
怎么可以这样,给他们吃那么补的食物……再让他们干心儿,这样下去,心儿还
有命吗?可是看到老津跨间那粗黑……我的小穴又是一热……骚水又涌出来了。

「呜呜呜」老牛大手一捞,把我夹紧的双脚分开,对准他那根大鸡巴用力一
压,又是整根尽入,我的小嘴也立即被他的大嘴撬开舌头紧紧被缠绕住……啊…

…都不能轻一点吗?人家的小骚逼早晚会被你们这些粗汉子干坏的……啊…
…戳得我的小骚逼又是一阵肉紧……好爽!「上下动……夹紧……对对……连奶
子都晃得那么骚…爽不爽……」老金趁我坐下去时故意用力向上顶,直顶得我魂
儿快飞了。

「老木啊……咱们出运了……你看这女的真是耐干…都被我们干了一天一夜
了…精神还是一样充足……淫浪声还是一样响亮。」流浪汉们的议论声真是让人
羞愤。

「是啊……要不是老子的大鸡巴在她那又紧又浪的骚逼里射了好几次…老子
还以为是做春梦呢。干真是太爽了」听声音就知道是大山,就他会粗话连篇,可
是不知怎么回事,被他干时我高潮得特别强烈。

「还有啊…老子爱死了他高潮时骚逼把我大鸡巴绞紧时的那种感觉,超销魂
的,你看我肩膀被她咬了好几个血口子,都是她高潮时咬的……真他妈的爽!」
我甚么时候咬了大山了?「专心点……荡妇……等他们上面的嘴吃饱了……就会
用大鸡巴来把你上下两张嘴喂饱的……骚妇」「拍拍拍」老津的大掌竟然对着我
雪白的屁股用力打下去…「疼疼…别啊……顶死心儿了…」屁股好疼。

骚穴却不由自主的吸紧,老津双眼放出精光。

大鸡巴被我的骚穴一吸胀得更粗了。

「哈…这骚货真是级品……骚逼好紧好会吸……原来你喜欢被打屁股……拍
拍拍……」「不要……啊……屁股好好痛…骚穴却好爽…亲哥哥……津哥哥不要
打了…骚穴要开花了……」「大家快过来……这骚妇又发骚了……老津打她打得
越用力她越爽……你们看……屁股红通通的…交合处却喷水了……淫水一直喷出
来了……好浪……妈的……」本来在吃饭的流浪汉们,竟然蹲在我身后,对着我
跟老津的交合处议论纷纷,羞得我小穴更是紧缩,可是却收不住那狂喷的淫水。

「不要舔我的小菊花……啊…停……别啊……心儿受不了了…流浪汉哥哥…

…「身后,火热的气息喷在我的菊花穴上,那湿热的触感分明就是男人的舌
头。

「好漂亮的小菊花……连小菊花都是香的」男人舔着舔着,竟用手指头在我
的小菊花上戳动。

「不可以……啊…火辣辣的…疼……疼…快抽出去…」还没有被开发过的小
菊穴,被异物突然插入,火辣辣得疼,疼得我屁股一直扭动想要甩开那火辣的刺
激。

「我受不了了…骚货……你这样一直扭……小骚逼紧得快把我的大鸡巴给绞
断了…喔…好爽……我又要射给你了……喔…喔…喷出来了……出来了……欧欧
欧……骚逼……爽……爽……太爽了……」老津爽得又射进我的骚逼里了。

「哈……这骚货……连菊花穴都那么敏感……真是遇到宝了。」「敏感成这
样…真是骚……换人干了……」老津的大鸡巴一拉出来。

另一根粗挺立即贴上我翘起的臀,对着我稚嫩的菊洞一挺,「好痛……裂开
了……不要插我的小菊花……不可以……快拉出去……受不了……」等我意识到
他故意插错洞的动机时,已太迟了。

「喔……好有弹性……真紧……处女似的……喔……连小菊花都是级品。」
「不要啊……火辣辣的……太粗了……呜……呜……呜……」我带着哭腔,小菊
花又痛又火辣……

「真是紧……箍得我大鸡巴发疼……欧欧」流浪汉皱着眉头,感受着我又小
又紧的菊穴带给他的欢愉。

「不要……不要……不要插我后面……要插就插我的小骚逼……呜…呜…」
我哭得梨花带雨,楚楚可怜。

「别起身……你这样趴着特骚特美……爬一圈给我看看…」身后的男人紧紧
扣住我的腰身,不让我起身挣脱。

「轻一点……慢一点抽动……好奇怪……的感觉……又痛又辣」菊花穴又痛
又爽,一种从未体验过的快感从身体深处蔓延开来,怎么回事?我小心的扭臀,
去寻求那快乐的契合点,希望能快点把痛楚摆脱。

「啊好爽……又痛又爽啊……人家的小菊花连老公都没插过……你们这些流
浪汉太过分了…啊……」我大汗淋漓,翘臀小心迎合边,小嘴不依的指控着。

「你老公不识货,不知道好好享用……今天让我们这些流浪汉们代替他好好
得插翻你身体的每个洞穴。」「……欧欧……每个洞都被你们干得又肿又痛……

呜呜……火辣辣的…爽……啊……我爱被你们插干……快一点……深一点…
啊…

…好爽「很快的我又被插得口不择言了。

「啊爽……太爽了……太好干了……欧欧」男人也爽得呼吸急促。

不知被插了多久,只觉得菊穴里被一股股火热的液体浇灌着,菊花里也跟着
一阵肉紧,接着就是一阵经孪收缩,小菊花的初次竟然竟然高潮了。

楚楚可怜又骚淫的肉体,挑勾得流浪汉们的情欲高胀,我大口大口的喘气,
这些流浪汉们会要了我的命的,我的每一个洞都让他们给玩遍了。

可是令人奇怪的是,为甚么我的身体还是亢奋不已呢?流浪汉们的汗臭味催
化着我的淫欲,浓烈的精液味道更是使我疯狂。

我无意识的在这杂乱的屋内爬行着,两个奶子边爬边晃……小肉穴还有小菊
花随着我的爬行,精液一股股涌出,淫浪得令人绯疑所思。

射过多次的流浪汉们现在已不急着插入我,他们反而饶有兴趣的评论着我淫
浪骚美的肉体。

「骚啊……真是个荡妇……你们看看……又扭起来了……屁股又扭起来了…

…这骚妇又发浪了……大家说说她像不像一只发情的母狗…正在向我们这些
公狗求欢「好过分…竟然羞辱心儿…说人家是母狗……人家才不是呢。

「喔……看得我的大鸡巴又硬得发疼了……比那发情的母狗还骚。」「母狗
……过来……把我们的大鸡巴都舔大……骚穴还很骚对吧?那就来拜託我们干你
啊」趴着爬行的我,觉得自己好像是一只真正的母狗,淫浪的肉穴在这些流浪汉
们色迷迷的注视下,又是一阵骚痒,淫水混着精液不断涌出来。

流浪汉哥哥们已围成一圈,好方便我吸舔他们的大鸡巴,我边爬边仰起头,
小嘴含住男人们的大鸡巴……直到每一根都又硬挺不已……「骚母狗……我们的
大鸡巴都硬了……骚穴想不想被插……」我点点头……小小嘴发痠得让我说不出
话来……「用说的……骚货……」「拍拍拍」有人拍起我的美臀催促我。

「我是骚母狗……流浪汉哥哥……请你们用大鸡巴干我的骚逼…喔……」
「掰开你的肉唇……不然怎么干得进去……」我听话的趴低身子…两手探向身后
把两片肉唇扒得最开,那粉红色的小洞口已一张一合的在期盼着大鸡巴的捅入。

「干……美……真是美……阴唇肥厚充血……小穴口却又小又紧…这么小我
们的大鸡巴怎么插得进去嘛!骚母狗」「母狗的小骚逼很有弹性的……看起来很
小……用力顶就进去了……快来嘛!流浪汉哥哥…快来干我!」骚浪的我已完全
被淫欲控制,扭着腰摇着臀,如真正的母狗般的求欢着。

「骚母狗……受不了了…老子来给你配种了……」是大山,让我高潮连连的
大山哥哥。

「轻点……大山哥哥……」「你不是要我用力顶才顶得进来吗?真是紧……

被干了那么久都不会松……反而更紧了……骚货…不错嘛…没白干你……竟
然会认鸡巴「」讨厌……是大山哥哥总是边干人家边骂粗话,人家的小逼都被你
干麻了……「」像母狗一样爬行……边爬边让我干…「」可不可以不要啊山哥哥
……

好哥哥好老公……「」母狗的老公是甚么?不就是公狗吗?母狗跟公狗怎么
交配的呀?骚母狗!「」边爬边交配「我小声的回答。

人家又不是真的母狗。

话虽这么说,可是骚逼却紧紧吸住那让我高潮连连的大鸡巴。

「还不快爬……老子的大鸡巴难受着呢…骚母狗……」我只好边受干边爬行
……穴内的大鸡巴紧紧的贴着……我一停下来喘息……他就没命的插干我……好
几次使我差点瘫软在地……「真是骚呢。…你们看……边爬边被干……那屁股还
不忘迎合大鸡巴」「对啊对啊……骚水滴得满地都是……听听她的呻吟声……好
像又快爽死了。」整整三天,我在流浪汉们的精液洗礼里度过…当我又被干得高
潮昏过去后,疲累的身体不愿意再醒过来时,老牛来接我回去,朦胧中我听到了
他们的部分对话老牛对流浪汉们说「谢谢流浪汉大哥们,看她连睡着时都笑得那
么淫荡……你们一定把她干得很满意。」甚么呀,为甚么要谢谢他们呢,他们把
心儿干得昏死过去,还要谢谢他们……我不依的想抗议……却敌不过睡眠的召唤。

「真是太骚了……下次她要是再发浪……就把她送到这……我们一定好好的
喂饱她。」「想干这骚货…可以……但前提是你们都必须去工作…只要你们好好
工作…要甚么样的女人没有啊,以后还可以正常交女朋友。这样吧…从明天开始
我会派人来帮你们整修房子………以后只要这骚货一发骚我就把她送上来给你们
止骚。」「好好好……有这么浪的女人干……做甚么我们都愿意。」不久后,空
屋旁,一栋新屋落成,而空屋内的一切仍没有变,入夜,容光焕发的流浪汉们,
不,应该说已投入工作的流浪汉们,正认真的在为我这个骚得离不开男人大鸡巴
的骚妇治疗骚病,直到我身体的每个洞再次被浓精灌满……夜…总是……如此拉
开序幕……淫浪的声音难以停息。

谁帮谁诊疗已不是那么的重要了。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