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罪妻】(原名:纠结)(09下)

yZWnxHpb.png.

点击看大图


第九章奸情初露(下)

看着赵少和吴老闆他们各个心怀鬼胎,嘴里说着虚伪的言不由心的鬼话,和
那讨价还价的唇枪舌剑的情形,我心里不由得感到一阵烦闷,便从赵少那里要了
车钥匙,离开会议室,打开停在宾馆门口的雅阁车,坐进去后开了空调,打开音
响,听着世界名曲,心情好了很多,不再烦闷。

正当我轻松惬意地听着音乐时,一辆红色广本凌派车急速开进了金辉宾馆的
停车位。

红色凌派车在对面离我大约30米远的停车位停好,车门打开,从驾驶座位
上下来一个高大帅气的小伙。我仔细一看,咦!这不是阿龙吗?怎么回事?今早
老婆不是说他请假回乡下去了,怎么在这儿?

只见阿龙似乎有什么急事,百米冲刺般地跑进了金辉宾馆。我打量了下他开
来的凌派车,很崭新,没有上牌照,牌照框里挂的是新世纪汽贸的牌子。相信是
这小子自从被老婆任命为办公室副主任后,用这身份在外人模狗样显摆。不理他
了,继续听歌。

过了大约十分钟,当我听完那首《回家》萨克斯曲,对面那台红色凌派车突
然有了动静,门打开,从后座下来一位身材高挑的女子。她上身着一件裁剪有度
的黑色皮茄克,下身的黑色皮长裤修身一流,把女子圆翘玉臀曲线包裹得完美无
缺,并衬托出绝佳的修长大腿;洁白光滑的玉脸上戴着副超大框女士墨镜,无法
看出她的真面目;打了口红的鲜艳红唇配上如米贝齿更增添了香艳诱惑力;酒红
色长发束成的马尾巴随着她的走动一甩一甩,甚是活泼可爱;如葱根般的玉指配
上鲜红指甲油。

好一个成熟女人散发着妖艳风情诱惑,招蜂惹蝶的画面,让我情不自禁地用
手机拍下了来,只是美中不足的是她手里提着一个农民工常用的硕大蛇皮口袋,
破坏了整个的美感。

那位女子随着脚下的高跟短靴举步轻摇,左手虽然提着个装满了东西的蛇皮
袋,但丝毫不影响她优雅从容快速地走进金辉宾馆。不对劲,这种走路的气质风
范好熟悉,怎么特像我妻子?刚才阿龙也是从这个车子里走出来的。不好!我赶
紧下车。

不对,那女子的穿着打扮一点都不像平时妻子的衣着风格,妻子是短头发,
不是马尾巴长发,她也从不涂指甲油、往嘴唇上涂口红,要是我搞错了,这女人
不是妻子,闹出大笑话影响不好。

正当我纠结不已的时候,赵少打来电话说光猛子被摆平了,已经在协议上签
字,怕夜长梦多,他要我赶快签字,然后去把一切法律手续办好。这时赵少和吴
老闆、光猛子等人急匆匆的走出金辉宾馆,一上车,赵少一边开车一边把协议的
主要条款和我说了一遍,就让我把字签了。

到了银行,当着光猛子、赵少、吴老闆一干人的面完成了转帐,红着眼的光
猛子愤愤离去,赵少则一不做二不休,马不停蹄利用自己的人脉关系办理变更登
记手续。而我则老是对那个女子的身份纠结不已,总感觉那女人是我的妻子。

期间我也打了妻子的手机,接通后妻子说刚刚在农家乐吃完饭,正准备回市
区。我也听到了手机里有碗碟碰撞声和服务员叫喊声,不由得松了口气,看来是
我多疑了。

办完手续后,赵少得意地炫耀他如何逼迫光猛子同意那个不合理的条件,帮
我省了几万块钱,但我没心思和他侃大山,想向妻子报喜。和赵少分别后,我拨
通了妻子手机,可是,手机里却响起:「您所拨打的电话暂时无法接通,The
subscriberyoudialedcannotbecon
nectedforthemoment。」

靠,怎么回事?居然无法接通!我又重新拨打了一遍,还是提示无法接通。
这让我总有一种不祥的预感,心情烦燥的我拨了一遍又一遍,但还是那冰冷的提
示音,只是换成了「您所拨打的电话正在通话中,请不要挂机」。既然妻子和人
通话,那黑衣女子肯定不是妻子。她不可能一边拿着手机长时间和人说话,一边
和阿龙做爱。是我多虑了吧!我长吁了口气,脚步轻快地向家里走去。

金辉宾馆是我从工商银行回家的必经之路,当我经过金辉宾馆时,想起那黑
衣女子无论身材气质都是一等一的,应是个诱人尤物,这样的好白菜让阿龙这只
猪拱了,可惜。虽然我跟踪妻子并没有什么结果,但也曾听见阿龙和亮亮侃大山
时吹嘘自己性能力超强,玩女人至少要玩一个多小时。想到这里,我鬼使神差地
向金辉宾馆走去。

那辆红色广本凌派车还停在门口的停车位上,很好,看来阿龙还没走。你既
然吹嘘自己性能力超强,呵呵,那这次和你女人偷情可是个好机会,我正好把你
吓个阳痿,看你以后还吹不吹。只要事后我溜得快,不让宾馆知道是我干的,赵
少和吴老闆也拿我没辙。

我操,金辉宾馆的管理还真严,我找了一个合理的藉口,可前台的服务员就
是不肯让我看电脑里的入住登记本,这样一来就不知道阿龙是在哪个房间,怎么
实施我的计划?真它妈的背。

正当我如热锅上的蚂蚁急得团团转的时候,这时一个参加了上午股东大会的
宾馆经理赵荷发现了我知道我是新进的股东,便讨好地问我需要帮忙吗?在她的
帮助下,我终於看到了登记本。阿龙开的是两个钟头的钟点房,房号是619,
离结帐的时间只有四十多分钟了。在谢过赵经理后,由於电梯口的人太多了,我
便通过旁边的楼梯向6楼走去。

唉!确实要锻炼身体减肥才行,走个6楼都累得气喘吁吁。正当我走到6楼
楼梯拐角处时,听到过道一个很熟悉的女人声音,不错,正是妻子的声音!我急
忙探出头一看,只见外套一件皮草、里面着抹胸式金色修身衣、下着暗红色女士
毛呢修身短裤配裸色连体裤袜和过膝长靴的妻子正从一个房间出来,并顺手把门
关上。

妻子由於背对着楼梯口,并没有发现我,她一边往电梯走去,一边和人用手
机通话:「好啦,好啦,别催了,就是你催,才害我搞错了宾馆,以为你们在黄
金的金辉宾馆……我呀,现在就在你们隔壁,马上就过来。我在这里的619号
发现了一个有趣的事,嘻嘻,过会说给你们听。」

在妻子兴沖沖搭着电梯离开后,我来到妻子刚出来的房间门口一看房间号:
619。我在电脑里看到阿龙登记的房间号也是这个,而妻子刚刚从这里出来,
这……难道妻子真的和……我的脑子顿时短路,感到剧痛不已,心口像压着块千
斤巨石令我喘不过气来。

「先生!你没事吧?有什么要我帮忙吗?」这时一个服务员小姐出现在身边
关心地问我。我定了定神,对她说:「没事。我来看朋友,他说住在619,可
我敲门没应答,打手机已经关机了,可能没电了。麻烦你开下619的门,我是
你们赵荷经理的朋友,我已经和她说了的。」

「好的。」服务员用卡刷开619的房门后并没有离开,而是站在门口,我
管不了那么多了,走进了客房。只见里面一片狼籍,杂乱不堪,地上到处都是男
女的衣服,男的是阿龙的衣服,还有一条女性穿的被撕开了几道口子的黑色长筒
裤袜,而空气中则弥漫着一股混合精液和女性淫水充满淫秽味道的腥臭味。

而在那张床上,横七竖八、一丝不挂躺着发出熟睡鼾声的男子就是阿龙。可
能他太累了,睡得很死,房间里多了一个人发出的声音也没有惊醒他。床上十分
凌乱,一条上面佈满了液体痕迹的黑色透明丁字情趣内裤扔在阿龙的头上,一件
透明黑色露乳V字型文胸则放在其大腿上,腿边放着已经被揉成一团的黑色透明
吊带情趣睡袍。而他两腿之间,那根硕大的阴茎则有气无力地垂着,上面一片黏
黏糊糊已经乾涸了的液体让它令人呕心。很明显这里刚才进行了一场激烈疯狂的
男女肉搏战,主角不言而明。

「先生!你要帮忙吗?」服务员的声音让我空白的大脑清醒过来走出房间,
混混噩噩地离开了金辉宾馆。

也不知道自己是什么时候、怎么回到家的。我跌坐在客厅的地板上,刚才宾
馆客户里的那一幕在我脑海中反覆出现,把我的大脑搅得剧痛不已,心里像打翻
了五味瓶。我近乎绝望地看着房顶,感觉这个我和妻子共同用双手打造的金碧辉
煌豪宅正在土崩瓦解,豪华的吊灯、精美的油画从半空摔下变成碎片,伤心的眼
泪止不住地流下,以后我的生活一片灰暗。

「卡嚓」一声响,门打开了,有人回来了。

(待续)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