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人传记】(17)

yZWnxHpb.png.

点击看大图


第十七章乱七八糟的一个早上

清晨的第一缕阳光透过窗照射进来,打落在我的脸上,这冬日里别样的温暖
使我的视线退去了朦胧感,很快整个人无比的清醒,我睁开眼爬了起来,做了一
个伸懒腰的动作,有精神地放出声:「啊……睡的真舒服!好久没睡得这么香了!」

这是我发自肺腑的感慨,在山里头我和大娘娟儿可是吃尽了苦头,特别是这
冬日里的冷风,光光是它就能吹得人颤着牙齿直哆嗦。

一想昨天夜里在河滩头对着马小桃这丫头的所作所为,心中一阵唏嘘,要不
是丫头年纪小,我估摸着就有可能化为黑夜之狼对她一番云雨之欢。

越想越不对,不由得心中一阵恶寒,我可没有恋童癖,我使劲摇晃了几下脑
袋使自己保持得足够清醒。

本来是昨天就想着要走的,结果陈老太的那顿酒不知不觉中就误了事,这里
头可有很多名堂在里面呢,极有可能是陈老太故意而为之,她用酒把我留在了她
家里,主要是她和她孙女俩人的事情还没有谈妥,只是这事情却是把我给牵连进
去,令我心里头颇为懊恼。

我不看床上的大娘娟儿一眼,穿好衣服就直奔陈老太的房间走去,心中有气,
去她那里自然是为了兴师问罪的。

我来到陈老太的房门前,敲了几下门喊道:「陈大娘,在里面吗?」

我一连接着喊了数声,等了一会儿,里面没有声音,就在我转过身去的时候,
正面碰到了她,她就突然间出现在我的身后,我猛地身子一抖,紧张道:「啊!
大娘!」

吓死老子了,这老太婆怎么神出鬼没的,让我心里顿时一紧,慌乱使我大囧,
我为了掩饰尴尬,只能装模作样地逞强说:「我来找你,是来谢你昨天的好酒的,
让我睡了个好觉。」

我心里头觉得陈老太不太对劲,也就口是心非起来,我下意识里觉得陈老太
很危险,是比马华疼还危险的主,也就想着刻意地逃离她的视线,我看她的眼睛
越看越像是一条毒蛇才能拥有的眼神,阴冷无比,看得我心里瘆得慌!

她面上不露声色,平淡地说:「小桃丫头那边的事情已经被我劝服了,她情
绪已经稳定下来了,是很愿意跟着你们走的,我知道今天你们是一定会走的。」

我张着嘴慢吞吞地点头说:「这是自然,昨天是我不胜酒力,喝得不省人事,
今天我肯定不喝酒了,也就不会误事,你收留我们,可是给你添了不少麻烦,我
倒有些过意不去了。」

陈老太挥手否决说:「丫头跟你走了,我就安心,你知道,我是快入土的人,
有这日没那日的,她跟着你……才会有好日子过!」

我听的为之一振,双手抱拳道:「那是当然,只要我还有一口气在,那就不
会饿着她,这点请你放心!」

说完这句话的时候,突然我的肚子不争气的叫了起来,「咕咕咕」「咕咕咕」
……这声音令我当场脸上发烫,红得跟猴子屁股一样,真是有种无地自容的感觉,
挖个洞钻下去得了,实在没脸见人!

陈老太点头说:「嗯,那去喝粥去吧,饿着肚子说话总不是办法,哈哈哈…
…」

我捂着肚子逃也似的离开了,然后往厨房方向走去。

喝饱喝足后,一个人也就闲了下来,我心里头不是滋味,陈老太的嘴风太严
了,根本就没透露出半点关于马良玉的消息,我虽然对它起了贪念,比如这传家
宝如何不俗什么的,却也无可奈何,也不知道马华疼有没有得手。

就在我坐在陈老太家门前的空地上唉声叹气愁眉不展的时候,有人来访了,
听着脚步声来的还不止一个!

我抬起头一看,倒吸一口凉气,这阵仗像是来找茬的,马华疼急匆匆地走了
过来,他身后跟着一男两女。

那男的挺着一个大肚子,就叫他大胖子吧,难为他走路这么快还能这么稳了,
不过从他的衣着来看定然是有钱人了,脖子里挂着一根巨粗无比的金项链,和他
旁边的一个带着金项链的漂亮女人交相呼应。

另有一个女人长得很娇小,如果说男人是大胖子的话,那么她应该是小矮子,
个头比马小桃大不了多少,她有着和马小桃相同之处,要胸没胸,要屁股没屁股,
这种女人要说有什么魅力,至今我还没体会到多少,我对这种三无产品实在是提
不起性趣,骨子里还藏着深深的厌恶感。

当然我坐在地上打量着他们的同时,他们也在打量着我,沉默了半晌,马华
疼向我这里走来,开口就问:「陈老太那臭老太婆可在里面?」

我自认不是他对手,也就只得乖乖认怂,急忙尴尬地点头应道:「在的……
在的……」

我都替自己的无耻行径感到可耻,像一条哈巴狗对着主人摇尾巴一样,而我
却是不愿意做狗的,只是不得已而为之。

马华疼点头说:「嗯,那样就好,借你用一用。」

话音刚落,他毫不客气地撸起袖子把我一把衣襟拎了起来,和上次如出一辙,
看他脸上轻松的神情如同老鹰捉小鸡一般的轻松,我的内心却是一万头草泥马奔
腾而过,这他妈的马华疼太不是玩意了,根本不把我放在眼,但是我却无能为力,
他的那股神力,使我把反抗的念头都丢得一干二净了。

就这样,我被他牢牢的抓在空中,一股窒息感在我的胸口蔓延至全身,随后
他拎着我进了屋子,在屋子里大声说道:「侄子再次登门拜访,不知伯母可在里
头?若是在里头,还请速速出来见面!」

不多久,食堂里传来了陈老太的声音,声音充满了愤慨:「马华疼!马良玉
的消息我已经告诉的你一清二楚了,你还来这里做什么!这里不欢迎你!」

「欢不欢迎可不是你说了算的,你可瞧仔细了,我手里拎得人是谁!」

「哼!」陈老太从厨房里走了出来,一脸淡定地说:「你莫不是太小瞧我了,
马家拳是强,可我陈家弹腿想必你也是见识过的!」

马华疼一脸得意,用空着的手指着娇小女子说:「我当然自知并非你的敌手,
这就是我为什么要娶陈赤赤的原因了,说她是我对付你最大的筹码也不为过,按
血缘来说她可是你的亲妹妹?」

我对此倒吸一口凉气,这年龄差距也太悬殊了点,只能感慨这陈家老爷子真
是够风流的。

「不过是老爷子在外面风流快活出来的野种罢了,你拿她和我相提并论!」

「可你父亲在世时候对她可是千般宠爱百般呵护,对你和你母亲却是不屑一
顾!」

「竖子!好胆!今天让你见识见识我的厉害,一如当年那般叫你乖乖做人!」

「断阳之痛,痛彻心扉,此恨已经深入了我的骨髓,赤赤,你一定要帮我报
仇啊!」

刚有点男人的气势就消失殆尽,我的小心脏有点受不了了,「噗通」「噗通」
……愈演愈烈,听着陈老太和马华疼两位争锋相对的对话却是让我一个局外人起
了好奇心,虽然他们之间的谈话我根本听不懂,毕竟我没经历过他们的事情。

娇小女子,就是马华疼嘴里的陈赤赤吧,她抱拳开了口:「你这老太婆真是
让人恶心,张口闭口我是野种!就算我是野种那我也是爹妈生的孩子!何况我爹
就是你爹!」

陈老太打断说:「啊呸!你也配!看来只能用武功来解决事情了,多说无益,
去外面空地上打!」

就这样,我们来到了外面的空地上,陈老太和陈赤赤摆起了架势,马华疼呢,
没事就把我随意一丢,仿佛扔垃圾一般简单,我就这样重重地摔在了地上,浑身
痛得像是散了架一样。

这一刻,我是彻彻底底恨上了马华疼这龟孙子,咬牙切齿的恨!他把我当做
了一个可以利用的工具,而当我这个工具没用的时候,扔垃圾一般抛弃了,这是
赤裸裸地将我的尊严踩在地上践踏得体无完肤,仇恨扎进了我的心里,如果可以,
我一定要让马华疼付出应有的代价,除了杀之而后快真想不出如何化解我此刻内
心的屈辱。

我躺在地上侧着身子还能看清场上的情形,我把目光定格在马华疼身上,他
一脸事不关已高高挂起地笑着。

很快,陈老太和陈赤赤缠斗了起来,她们踢腿的那个度是电光火石之间的事,
我不太懂武功,不过从表情却是看出了些情况,陈赤赤虽然有招架之力却是神情
严峻,陈老太则是神情轻松。

不过么一时之间两人互有来往,若是没有人有失误恐怕短时间内很难分出胜
负。

就在两人高下未判之时,在一旁观望的马华疼动了起来,他嘴角扬起一个邪
邪的微笑,如离弦之箭向前冲去。

他的脸庞已经笑得异常扭曲,大喝一声:「喝!给我死来!」

只见他一拳击出,就没有回手的余地,好快的拳风,眼见他的拳头就要落到
陈老太和陈赤赤两人的身上了。

不是那么简单,他另一个拳头也没有闲着,他两个拳头分别向着陈老太和陈
赤赤打了出去。

在他这么一折腾之后,僵持的局面瞬间被打破了,陈赤赤受了马华疼全力一
击飞得老远,而陈老太却身形一闪躲过了马华疼那偷袭的一拳。

由于陈赤赤没有对马华疼有所防备,也就吃完了一拳,当场晕倒,生死未卜。

陈老太瞪着眼睛咒骂道:「好你个歹毒的崽子,想暗算老娘,算盘打的响亮,
却是找错了人。」

马华疼气得直跺脚,恨声道:「可恶,居然失败了,那就没办法了,如今脸
皮已经撕破,不是你死就是我亡,呀!」

说完,他疯了似的冲向陈老太,似乎是不想给陈老太一个喘息的机会。

马华疼气势汹汹地攥紧拳头往陈老太身上打去,大有力劈华山的气势,就连
我这个外行人从举手投足之间都能看出其中的不凡,那力道给人以一种山岳般的
厚重感,看到这里我就不忍心看下去了,直接闭上了眼睛,心里想先前陈赤赤受
了那一下极有可能被他打死了。

只听见两人正面交锋时候的大喊声。

「呀……」

「啊……」

叫声直穿天际,听着这惨烈的拼杀声我又睁开了眼睛,而眼前的一幕却是让
我高兴不起来。

陈老太倒下了,她只剩下一口气趴在地上苟延残喘着,另一边,马华疼却是
一动不动的站立在地上。

对于这个结局我是颇为失望的,陈老太输了,马华疼赢了,这对于我这外来
人说无异于一个晴天霹雳,真不知道等会儿他会把我等人怎么处置,小命由他人
拿捏的滋味可是最不好受的。

胜负已定,大胖子笑着走到了马华疼身边,祝福道:「恭喜马小弟旗开得胜,
把这老太给打败了!哈哈,不愧为马小弟,技高一筹哪!」

说完,他拍了拍马华疼的肩膀,就在这时候,马华疼的身子直直的往前倒下,
「扑通」一声倒在了地上。

这一下子可是把大胖子吓得不轻,他赶忙后退了几步惊叫道:「妈呀!怎么
可能,这家伙竟然输了!我还准备他给我打黑拳赚大钱呢!」

说完,他就朝着趴在地上的陈老太看去,一脸憎恨相,随后恶狠狠道:「马
勒戈壁的老太婆!我打死你!」

这声音够大够凶的,看来这大胖子是个暴脾气,只见他抡起拳头就是上,拳
头已经往陈老太那边打出,眼见陈老太要被大胖子打到,就在这时,陈老太的身
形诡异地动了起来,她的两条腿旋转着踢向了大胖子。

陈老太的这一下子,效果可谓是立竿见影,只见大胖子惨烈地叫了一声长长
的「呃啊」之后,整个人也在叫声中往后飞去,最后撞在了陈老太家门前的一棵
树上。

紧接着,那和大胖子带着配对金项链的女人站不住了,她急忙往大胖子那里
走去,眼里还噙着泪花,摇着胖子的身子叫个不停:「阿贵……阿贵……你……
醒醒……呜呜呜……」

那边陈老太猛地吐了一口血:「咳咳……咳咳……阿毛……你过来……有件
事……要……要拜托你……」

我看周围的人倒下的倒下,哭泣的哭泣,似乎我已经安全了,也就忍着疼痛
爬了起来,回应说:「大娘……大娘……你没事吧……」

陈老太对我做了一个噤声的手势,然后闭眼缓缓说道:「我早就想到会有这
一天,只是没想到这一天会来的这么快,丫头和你的女人都被我关在屋子里,好
好待她……」

没等她说完话,就瞪着眼睛咽气了,我内心被掀起一阵波澜,眼睛不由得变
得红红的,是泪水浸染了我的眼眶,这是种久违的感动,我的泪水开始肆意地流
淌,「滴答」「滴答」地打落在陈老太余温尚存的脸上。

看着陈老太的尸体,我沉默了半晌,缓过劲来,我猛地在自己的胸前捶打了
几下,信誓旦旦地说:「你放心,丫头的事情……交给我吧!」

毕竟老太生前就这意愿,而我之前也答应了她的要求,既然答应了,那么作
为一个男人来说就得有相应的担当。

我用手顺着陈老太那张褶皱的脸庞从下到下轻轻划过,帮她合上了眼睛,喃
喃道:「走好!想来你黄泉路上也不孤单,马华疼可是先你一步咽气的!」

就这样,陈老太家前的空地上,在我的确认后发现来这边的两对男女只剩下
一个漂亮女人,当然陈老太也在这场冲突里死去了。

看着树下的那个漂亮女人停止了哭泣,我走了过去:「这里的事情只剩下我
们两个知道,希望你守口如瓶,不然的话我让你吃不了兜着走!还有我需要你的
帮忙,跟我把这些尸体扔在茅坑里去吧。」

漂亮女人眼睛突然一闪,仿佛她未曾哭过一般,她突然拉下了自己的衣服露
出那雪白的圆挺的奶子委屈的说:「大哥,只要你不杀我……我……我……随你
便!」

原来是求生的本能让这女人的脸色变得如此之快,这下倒好,老子我无缘无
故就成了她眼里的大恶人了!好吧,既然是恶人,那就恶给她看看吧,在我的面
前搔首弄姿,只能说羊入虎口,送上门来的逼,不要白不要!不过当务之急还是
处理掉这些人的尸体才对,被人发现了可不是闹着玩的,到时候想走也没机会了。

我故作声势压低声音,指着地上那几位死去的人嘶哑道:「现在开始,别发
出一丁点儿声音了,跟我把他们扔进茅坑就对了,听懂没,听懂就点点头?」

女人乖巧地点了点头,眼睛直勾勾的看着我,像是在听出我的下一步指挥,
我哪有多余的时间看她,低着身子往死胖子身上扫去,很快伸手把他脖子里的金
项链拽了下来塞进了自己的口袋。

尝到了一起甜头,就更加变本加厉了,手上带的金戒指也被我掰了下来,再
往他那些口袋里摸索,大大的意外,在他裤子口袋里有比钱更有用的东西,一个
手机。

我赶紧点亮了手机屏幕,居然要什么密码,我转过身去询问道:「你知道吗?」

女子摇了摇头,我略微失望,皱着眉头把手机塞进了口袋里。

这个大胖子身上已经没有有价值的东西了,我就用力拖拽着他的躯体往茅坑
去了,当然我要求漂亮女人也搭把手的。

这女人真是娇身惯养的,我感觉她一点忙都没帮到,最终把大胖子扔进茅坑
的时候我整个人累得已经喘不过气来了。

没做休息的打算,我直接叫女人站一边呆着去,这种女子仗着自己有点姿色
就出卖肉体谋求富贵,是内心堕落到一定境界的坏女人,不然她会跟着一个长得
像猪头般的大胖子?除非那女人是瞎子或许傻子,可她并非瞎子,也非傻子,非
但不傻,反而精明得很,肉体交易换来了她不用奋斗就能享受好日子的结果,一
颗水灵白菜愿意被一头猪拱,这样的事数不胜数,我对此种女人最是没有好感,
等到她老了那么她就真的一无是处了。

我认为,对于女人来说,傍男人永远是一个错误的开始,因为你吃的是青春
饭,当你的花样年华消耗殆尽,你的下场无非是被男人始乱终弃,比起傍男人,
努力才能让女人活得更加精彩。

我一个人默默地把马华疼、陈赤赤和陈老太的尸体纷纷扔进了茅坑,累得上
气不接下气,主要是途中没有得到太多的休息,做完后,我心里头可是美滋滋的,
这死人的生意也太好赚钱了,马华疼陈赤赤夫妻两人身上我又掰下两个金戒指,
啧啧,都是钱哪。

看着那个被死人填平的茅坑,我摇了摇头,这马庄也太邪乎了,陈老太和马
华疼居然都是传说中的习武之人,我了个大草,怪不得马华疼拎我跟玩似的,根
本不是一个水平上的人啊!

我怕外面有行人发现我的诡异行为,做完事后就偏偏躲在了茅坑里面,顺便
也把漂亮女人拉了进来,而如今的我们则是踩在那四个死人上面呢。

这里是茅坑,当然臭的不行,但是位置来说最安全不过,只要不进来,用眼
睛是察觉不到这里头的动静的。

在茅坑里头,由于空间的狭小,我和女人的身子紧紧贴在一起。

女人的腿有些发软,特别是低头一看以后,整个人都瘫软了下去。

她颤声说:「啊……这……这……我们……站在……死人身上……」

我淡定地点了点头,伸出双手搭在她的肩膀上宽慰道:「大惊小怪的,至于
吗?不是没掉下去吗!」

女人继续说:「站不稳……有些摇晃……我怕……怕……掉下去……」

我说:「放心,有我呢,不会让你出事的。」

女人有些慌张,问道:「在这里,你想要干嘛?」

我邪邪一笑,拉下裤子掏出了裤裆中的硕大,无耻道:「把你这臭不要脸的
拉来,当然是做见不得人的事情,你刚才也说了你的身子随我怎样,怎么刚说出
的话就忘得那么快呢?看来有必要给你涨点记性呢!」

女人看到我的硕大狼牙棒,一脸呆滞,紧接着脱口而出:「哈?你的……你
的……鸡巴……怎么……这么大……」

她激动地忘记了自己置身于何地,还用双手比划了一下我狼牙棒的大小,一
副不敢相信的样子。

我淫荡地笑了:「好了,别露出一副不可思议的样子,你在想我怎么会有这
么大的鸡巴吗,很快我就会用它塞进你湿漉漉的阴户,让你体验做女人的乐趣!」

女人的身子微微颤抖,断断续续地说:「不要……这么大……不可能……塞
的进去的……」

我直接一脸呼在她的脸庞上,「啪」得一声,干净利落,厌恶道:「收敛起
你的那副娇惯来,我可不是胖子,天天宠着你。」

女人似乎尝到了我的厉害,泪水在眼眶里打转,一脸委屈,不过她好像想明
白了,抱着我的大腿哀求说:「请你好好疼爱我!不要弄疼我!」

我用手在她的脸庞上帮她抚摸了几把泪,摇头叹息道:「被我操是一件很痛
苦的事情吗?很难接受吗?对不起,如果你请我操你,请你一定要笑着迎接,而
不是哭得心不甘情不愿!」

很快,女人就一脸笑盈盈的冲着我傻笑,笑得合不拢嘴,声音宛如银铃般好
听。

听着她的笑声,我却哭笑不得,这个女人似乎是天生的演员,她变脸的速度
又让我大吃一惊,让我深知这个女人不简单。

我紧抿了一下嘴唇,让自己的内心冷静下来,眼前的女子仿佛充满了魔力,
吸引人的魔力,让我在不知不觉中迷失了方向,真是一个不折不扣的小妖精。

好你个妖精,竟敢玩火自焚,我岂能容你在我面前搔首弄姿?

我把女人的身子转了过去,让她背对着我,我指着她身下压着的身子说:
「被死人凝视的滋味如何?」

看着她身下那具马华疼睁大眼珠子的尸体,女人把身子蜷缩起来,颤声道:
「呀……这……这可……如何是好……我……我……心乱如麻……」

我根本不给她喘息的机会,双手搭在她屁股上的裤子,往下猛地一拉拽,
「唰」得一下,那白白的大屁股就露在了我的眼前,看得我顿时狼牙棒蹭蹭直涨,
顺便舔了舔有点风干的嘴角,内心感慨,好货色就是不一样,这可是大胖子用真
金白银养出来的女人,细皮嫩肉的,她的小穴和菊花连着一撮毛,这我倒是第一
次见,极有可能是大胖子的杰作呢!就干脆叫这撮毛为一字逼毛吧。

女人的阴户早已湿的不成样子,我伸出一只手用手指在她的那条连着小穴到
菊花的长毛上肆意来回滑动,这要人命的挑逗显然极大的刺激到了她,她颤着身
子剧烈地一抖一抖:「哦……哦……不要……这样……好讨厌……」

她对那条长毛的反应特别敏感呢,既然被我知道了她的弱点,也就没有停手
的余地,我加快了手指在她逼毛上摩擦的速度,一股奇高的温度在摩擦中产生,
她叫道:「哦……不行……不行……停手……求你了……要尿了……啊……不要
……」

她的叫声好听极了,让我的手根本停不下动作,过了没多久,她真的从小穴
里喷射出一股骚尿,好强烈的反应,她整个身子就这么轻易的获得了高潮,她连
用手支撑地上的力气都没有了,趴在尸体上一抖一抖,小穴里却源源不断的尿喷
出来。

我哈哈大笑起来:「有趣,太有趣了,我对你越来越感兴趣了!」

我掰开她的大腿,仔细观赏着她的小穴和菊花,这道奇特的风景线,这个小
穴并没有大娘那样黑的离谱,或许由于她保养得当,反而可以看出一丝粉嫩的光
泽,我用食指和中指拨开她小穴的两片阴唇,这个洞口很狭小,开发程度不够,
再往里看去,真的粉嫩得不行,真是不可思议,不过这样最好,我还巴不得她却
个处女呢,谁不想要好的东西?

我用食指在嘴里沾了沾口水,然后用力往女人小穴里一捅,她舒服地叫出了
声:「哦……舒服……」

我缓缓的用手指在她的小穴里戳弄着,嘲笑道:「看不出来你的逼还挺嫩的
啊,果然年轻就是女人最大的资本,不过大胖子能满足的了你吗?」

女人吞吞吐吐道:「阿贵……阿贵他……」

话说到一半,女人有点欲言又止的样子,似乎又有些什么难言之隐,我就喜
欢看人左右为难的样子,我用两只手一手一瓣屁股,小拇指对准她的小穴发力强
塞深入进去,说道:「我不喜欢听半句话,若是你敷衍我,我就将你弃之一边,
你自己的事情还是自个儿解决吧,恕我爱莫能助了!」

她听出了我的不快,也就急忙拉住我的手臂,央求道:「你别生气嘛……我
说……我说还不行吗……其实……胖子他……是个……是个……三分钟就要射的
……阳痿货……」

还真是难以启齿的东西,她男人不行,她当然要面子把这种事情隐瞒下去,
不过进了我的耳朵,那就又是另一番滋味了。

我兴致顿时大起,在她小穴里的两根小拇指加快了捣鼓的速度,淫水在小穴
里不断流出来,我调侃说:「没事,多大点事,只要你求我,我保准让你舒服个
够,欲仙欲死的那种!」

女人苦苦哀求道:「动起来……求你……把你的手指……动起来……」

我笑着说:「既然你都这么说了,岂容我拒绝,好了,马上给你添油加醋,
让你爽得飞起来!」

我使出吃奶的力气戳的指影重重,女人过了一会吃不消了,大叫道:「哦…
…舒服……哦……我……我……感觉到……又要泄了……啊……」

「噗呲」「噗呲」……她颤抖着身子无力趴在了马华疼身上,高潮让她失去
了理智,我却对她更加上心,也不知道大胖子是用什么法子调教的女人,随随便
便就能高潮,实在是太快了,要知道我还完全没发力呢。

我好奇地问:「你好像特别敏感呢,是什么原因呢?」

女人大口喘着粗气,奄奄一息地说:「可能是……阿贵喜欢在我的逼里面塞
辣椒……折磨我……」

我同情道:「真是可怜的女人,胖子不能满足你,就用辣椒来提高你的敏感
度,话说,亏你能忍得下来,了不起!」

「阿贵说……他这么做……只是为了让我满足……我也接受了……」

我把她的屁股抬了起来,摆正姿势,用狼牙棒在她的屁股上敲打了几下,正
色道:「看来你从未有体会过被男人操得高潮过,那么我来让你做真正的女人吧!」

话音刚落,我用大拇指控制着狼牙棒的方向向着她的小穴挺入,一下子居然
塞不进去,看来大胖子从没有拓宽过她小穴的宽度呢,可想而知一根细小怎么折
腾它也掀不起什么浪花来,男人的悲哀,莫过于屌不够大,这样女人很难死心塌
地,所谓死心塌地,是全身心的占有!

女人似乎被我的强塞弄痛了,惨叫道:「噢……痛……噢……好痛……」

「抱歉,我的东西是大了点,你就忍着点吧,要尝到甜头当然要先尝点苦头
的。」

「哇……不行……太大了……塞不进的……痛……噢……」

「好了,逼洞都进去了,那就一通百通了。」

我把手放在她的屁股两侧,开始使劲往里捅,感慨道:「你的逼好紧哪!放
着这么好的逼用不来,胖子真是悲剧,那么就由我来替他接手了,他真的太浪费
了,古有战事,养兵千日,用兵一时,今有房事,养逼千日,用逼一时,胖子屌
小,岂知操逼之乐?而我屌大,深知操逼快哉!」

女人的眼泪都流了出来,看来是被我弄痛了,不过我可不是一个怜香惜玉的
主,操惯了大娘娟儿那样的康庄大道,再体验一下女人的羊肠小道,完全是两个
感受,明显这个要好使多了,这条小道被我先是艰难地拓宽了一下,然后水到渠
成以后,我就火力全开了,一次又一次地在女人身上大力冲刺着,频率稳而快。

「痛……噢……痛……请慢点……慢点……这么快……这么大力……我的小
逼……要被撑爆掉了……呀……」

「这么大的东西……在我的逼里……逼里……来回……抽插……不敢想象…
…噢……」

「噢噢噢……噢噢噢……疯了……疯了……」

「不行……逼逼……逼逼……要炸裂开来了……」

……

女人虽然不是完璧,却是让我体会到了比完璧还要好的感受,她真的太容易
高潮,可以极大的满足男人征服女人的虚荣心,我不知道在她身上折腾了多久,
也不知道她被我操得高潮了几次,直到被我操晕过去,我才肯收手,最后当然是
射的她满满的一逼,然后心满意足的提起裤裆把自己整理干净。

操完以后,假装没有发生过任何事情的样子坐在空地上,我知道,是时候想
一想下一步棋怎么走了,马庄是呆不下去了,马华疼的死若是被他人知晓,我这
外来人肯定脱不了干系,一定被欲加之罪给定个莫须有的罪名,结局是死的不能
再死,所以,趁着马华疼的死没被发现的时候,我就得想好对策,听陈老太说过,
往东一直走就能到白岩镇上,还是晚上再行动吧,现在要做的,只是不让人接近
那个丢了死人的茅坑。

【未完待续】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