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夫少妻】(年轻的貌美人妻- 阿珍)(47)

yZWnxHpb.png.

点击看大图


【47】

刚享受过激烈性爱后的阿珍,趴在床上哼哼着,声音温柔动人,而老狗舔着
这个光滑的玉背显得格外的殷勤。

「嗯,哼……你。你不累呀……」阿珍趴在床上,感觉老狗已经有点近似疯
狂的舔动着,她很受用,但也很讶异。

她的确有点奇怪,老狗那根鸡巴摩擦在阿珍向上翘起的屁股上,犹如还没作
爱的坚挺,阿珍从来没有试过这样的男人,老徐头,老乞丐每次射完都要休息好
长一段时间,而这个也就比他们年轻十来岁的老人,竟然这么的坚挺。

阿珍的念头一闪而过,很快她没继续想下去,也容不得她想,因为这时候老
狗紧紧的贴在阿珍丰满的背上,他的屁股乱哄哄的摩擦着阿珍撅起的小屁股上,
噁心的汁液就这样一条条留在阿珍雪白的屁股上而散发着一股浓烈的味道。

阿珍这时候也给他这股欲望撩了一下,她缓缓的转过身子来,声音十分温柔:
「你,你呀,也不休息下?你,你还要吗?」

询问中充满关切,她就这样被这个老男人压着,她丰满的乳房上还有刚才的
口水黏住阿珍浓密的头发,她眼睛柔情似水,但没有正面看这个男人,而是扭着
头轻轻说着。

「吼吼,我,插进去下,我插进去下,我要……」老狗在她身上发出一声低
沉的要求。

阿珍不由得心里一阵格外的想法:他真的要?怎么他这么厉害?既然他要,
就随他吧,是不是很久没有做了,他才这样,阿珍心里突然一阵心疼「好,好,
我给你,给你……」

阿珍转过头,她瞄了瞄这个满头大汗的老人,张着嘴呼出长年的口气中泛黄
的牙齿暴露出长年抽烟的后遗症,她微微歎了口气,不明显的叹气,然后她轻轻
的将自己白皙的大腿张开来。

这时候,阿珍的电话突然响了,一阵铃声把两人都吓了一跳,阿珍急忙推开
身上的老狗,这一下的力度有点大,老狗不小心的给推到了床头,阿珍顾不上这
么多,因为她从黑暗中看出来电显示的是她家的号码。

阿珍拿起电话,一时间不知道要怎样接听,她甚至没有理性的紧张的蹲在墙
角,终於按下了接听,一阵沙哑的声音:「你去哪里了?怎么家里什么都没有?」

老徐头的声音响了起来,阿珍一听心里一咯噔,怎么他回来了:「我,我在
外面啊,今天上班,你怎么回来了?」

原来老徐头的公司需要人手,他只好先回来顶两天工作,一回到家,发现什
么都没有,气就上来了:「上班?行吧,那我自己中午解决好了,你下班赶快回
来做饭」

阿珍终於心慌慌的放下电话,她在房间大力的喘着气,现在的她心里七上八
下的猛跳着,她这种背叛的生活,使她陷入了一种无法自拔的环境中来。

这时候后面一阵声响,阿珍急忙回头一看,原来是老狗正坐在床上的一角,
可怜兮兮的样子顿时让阿珍心里感觉愧疚。

「我,我刚才推你了,你没事吧?」阿珍小心的问着。

「喏……喏……没……你,你忙吧……」老狗一时间也不知道怎么回答。

阿珍站了起来,她嘴巴一抿,走到床边,看着老狗低着头的样子,她有点心
疼:「你,你想要吗?」

「啊?啊!可以吗?我,想啊,我想很久了啊」老狗突然脱口而出。

阿珍看他心急如焚的样子,不由得扑哧一笑:「也就一会儿功夫,还想很久,
讨厌死了你」

老狗突然觉得自己说错话了,他不知所措的坐着,他看着这个女神,忽然感
觉就要失去她一样,顿时眼泛泪花梗咽了起来。

这让阿珍吓了一跳。「别走,别走,我,我要插,让我插一次,插一次。」
老狗突然这样子的行为让阿珍感到一阵心酸。

如果老徐头跟老乞丐也这么对她,那该多好。阿珍心里这么想着。

老狗伸出双手,抱住阿珍芊芊细腰,他伸出舌头,就想舔阿珍。而这时候思
想斗争的阿珍看到如此情形,感觉好气又好笑。

面对这个老人,她无法再次拒绝,刚才的激情已经让她陷入一种无法自拔的
情绪中,看着这个要对自己梅开二度的男人,她终於选择了接受。

阿珍爱惜的摸着老狗油腻的头发,将自己的乳房送到了老狗的嘴边,然后阿
珍顿时仰着头,长长瀑布般的头发散了下来,而自己的身子给老狗疯狂的吸允着。

房间内,嗯嗯喏喏的吸食声音,两个人的呼吸声,娇喘声交融着,阿珍突然
抱住老狗的头,将自己的双唇贴了上去,将自己甘甜的口水送给了这个喜欢自己
的老人口中。

然后,阿珍看着老狗,她转过身去然后躺了下去,雪白的肌肤在黑暗中格外
的显眼,一句话不说的阿珍犹如一个善良的羔羊,准备任由老狗施虐。

一声低吼,老狗终於扑了上来,他张开嘴巴咬上了阿珍红色的双唇,一只手
大力的在阿珍的左乳上来回抓捏着。

呃……啊……阿珍给他这么一抓,她将自己的大腿分了开来,老狗露出自己
那根丑陋的鸡巴,就从阿珍叉开大腿的中间而去。

之前的做爱,阿珍的大腿内侧都是白花花的精子跟爱液,所以很湿润,老狗
的鸡巴一层噁心的白色污垢扑哧一下插入了阿珍的阴道内。

啊啊啊……阿珍一下子叫了起来:「轻点,轻点,轻点……」

面对阿珍的呼喊,失去理智的老狗显得格外的凶猛,跟刚才那种低头诺诺是
完全判若两人。

他狠狠的插着身体下的这个女人,他感觉到无比的征服,身下的这个女人,
之前在浴室内撞破他在自慰的情形历历在目。

那种怨恨的目光,那种甘愿为老乞丐守贞洁的眼神,让老狗终身难忘,而此
刻,阿珍正眯着眼睛,躺在他的身下,随着他的抽动而来回挪动着。

「女人,好爽,好爽」老狗叫着。

阿珍听着很顺从,她就是为了让男人舒服的顺从着,只不过,老狗第二次做
爱的时候话比刚才多了点,阿珍没有想那么多,配合着上面的这个男人,虽然她
也有感觉这次做爱的感觉并不如第一次的强烈。

可能是体力问题,阿珍这样想着。

「妹子,我插进去了,我插进去了」身上的老狗一阵喊叫。

阿珍听着有点奇怪,她哼哼着:「嗯,嗯,插进来了,嗯,怎么,怎么了?
插进来还卖乖」

「呼呼……好舒服,好好插,你,你,我上次在厕所撸,老子,就想着你了,
妹子」

老狗有点力不从心,突然停了下来,盯着下面的阿珍说着。

阿珍忽然想起那天的事情:「你,你,那是你不对嘛,你,在那个,我怎么
知道嘛」

「啊,是啊,你不知道,我终於插到你了」老狗又开始动了起来。

阿珍看着身上的这个老人,不知道什么意思,但看出来他很激动,阿珍听着
也有点温馨:「那,那……嗯……啊……那现在,给你插,了,插了嘛……」

阿珍开始有点忘情,她将自己的腿使劲的抬高起来,好让老狗的每一次抽插
可以更加插深入点。

两个乳头充满了血高昂的站立着,阿珍的双手紧紧抓住老狗那两个瘦成皮包
骨的手臂。

突然老狗俯身下来,一手抓住阿珍的头发,一手搂住阿珍,他的胸部紧紧贴
住阿珍,使得阿珍丰满的乳房压挤着他。

「啊,啊,好操啊,好操」老狗含糊不清的咆哮。

阿珍一下给他抱得喘不过气来,她的头发紧紧给老狗抓着,她的下身感受到
老狗最后的冲刺。

一下子老狗成年累月腥臭的精子沖进去阿珍可爱的鲍鱼内,洗刷着阿珍的子
宫内壁。

阿珍一下子忍不住打了个哆嗦,她从昨晚到现在,给了两个男人,一共四次
的做爱,她一下子也忍不住但始终还是有感觉的舒服了一下。

老狗趴在阿珍的身上,然后滑到一侧,头枕在阿珍摊开雪白的手臂上。

阿珍也大力的喘着气,她一时间感觉老狗第二次没有第一次的那种刺激,但
明显第二次的言语更加显得貌似两个人一样。

阿珍轻轻侧卧一下,她的手还是给这个老头枕着,她看了一眼这个在自己身
上折腾两次的男人,她没有吵他,但她还是很歉意的将自己的嘴唇亲了老狗一口。

老狗万般滋味中,给她一亲,心中突然一热,手再次抓住阿珍的乳房,然后
大力的抓起来。

「还来?」阿珍瞪大眼睛,她表示不可思议。

老狗没回话,怎么可能还来?他只是一种霸佔的欲望没有减退,他知道等下
阿珍回去后想要再操就不知道何年何月了。

阿珍看他没有进一步的动作,也就由他抓着自己的胸部:「我,我也要走了
……」

阿珍轻轻的说。

老狗不说话,他还在喘气中。

阿珍爱怜的看了他一眼,抽出枕在他头下的手臂,她的下身现在基本是一片
狼藉,第一次回流出来的精液混合着第二次的精液,使得爱乾净的她皱着眉头,
她颤颤的坐了起来。

拿出包内的卫生纸擦拭着,然后打开房门,一阵下雨后的光线照了进来,长
长的睫毛,自然挺巧的鼻子,犹如南*棒整形后的女神,不,完全就是全自然的脸
庞,好一个美丽的尤物。

而谁也没有想到,她竟然服侍了三个70岁以上的老人,而乐而不疲心甘情
愿的服侍着,她走进去厕所,窸窸窣窣的尿了起来,然后整理了下自己,走回房
间内。

这时候,老狗也坐了起来,点燃了一根烟,看着阿珍进来,老狗也不知道说
什么好,而是恢复了刚才那种诺诺的神态。

阿珍拿起内衣,手伸进去带子的时候,看到老狗滴着口水的样子,她莞尔:
「你,你不是也想这个吧?」

老狗这时候犹如一条摇着尾巴的老狗,猛点头:「我要,我要,你不在,我
撸着用」

阿珍一听:「讨厌,怎么你们男人都这样!」但善良的她还是脱了下来,然
后递给了老狗,自己穿上了衣服,好一副美丽曲线的身材。

老狗突然低吼一声,再次猛扑上去,抓住正在绑头发的阿珍:「我,我,我
……」老狗语无伦次的喊着。

阿珍给他这么一癡缠,搞得有点不好意思,但还是温柔的说:「怎么了?」
然后一手犹如慈母般的抚摸着这个老人。

老狗很受用,他站了起来,将阿珍揉抱住自己的怀内,紧紧的抱住阿珍。

阿珍一下子给他抱住,无法挣脱,也就顺从了这位老人,贴在老人的怀内,
这是她第一次给男人这样抱住,不管是阿朱还是老徐头或者老乞丐都没给过她这
样的安全感,她的内心泛起一阵波澜。

抱着这具香喷喷的肉体,老狗不舍得松手,一阵光景,阿珍轻轻说:「我,
我要走了,你照顾好自己……」

老狗听完一阵心酸,但无可奈何,他养不起她,不然他完全需要她。

看着阿珍美丽的脸蛋,老狗再次扯住阿珍,两人犹如热恋中的少男少女就这
样在房间内调情着。

老狗毫不客气的将手从阿珍衣领伸进去,阿珍微笑的躲开来:「臭手,髒手,
不给你」

老狗嬉皮笑脸的将头伸了过去,阿珍又挡住了,然后一眼看到老狗失落的眼
神,阿珍又轻轻的回身过来,让老狗的手伸入自己的胸罩内扣着自己的乳头。

电话突然的想起,阿珍吓了一跳,回头看了看,原来又是推销员的电话,但
也使她冷静了一下,然后整理了自己的衣服,再次躲开老狗的双手:「乖,下次,
下次。」

其实,她也不知道下次是什么时候,她突然记得要拿衣服去给老乞丐,哎呀,
不好,都中午了,阿珍急忙回房间拿了衣服,走出房门。

就在房门走过的一瞬间,老狗的房门半掩盖着,阿珍从门缝中看到一个人,
她结结实实吓了一跳,这不是傻国么?他怎么在房间内?哎呀,不好,她跟他父
亲刚才的一幕会不会让他知道啊?天啊,这可怎么办?

好多个问题在阿珍头脑盘旋着,突然,傻国开了房门看到了阿珍,裂开嘴巴
笑着,看着傻国一脸的傻笑,阿珍心里也安心了点,头也不回走了出去。

阿珍由於没有穿内衣,乳头的两点突出在衣服上,她只好抱着老乞丐的衣服,
就这样半掩饰的出了门。

背后,她没有听到两个父子的一阵傻笑,当然,她也没听到老狗对儿子的赞
许:「女人好操吗?傻小子,这就是女人,刚才插得舒服吗?」

【待续】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