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姆小曹】(01-02)

yZWnxHpb.png.

点击看大图


第一节

小曹今年38岁,在京郊的一个别墅小区做保洁阿姨。

小曹年轻的时候颇水灵,无奈嫁错了男人,没本事还爱赌,老家欠了一屁股
债,不得已出来北京打工。

现在上了年纪加上受了些苦,姿色大不容从前,可是她总是拾掇的干干净净,
又总是脸上带笑,所以雇主们都对她很有好感。

她一周干6天,一家干8个小时,一个月算下来也有5000多。雇主们都
很信任她,备用钥匙放在她那里一把,方便她工作日去家里打扫。

今天是周二,轮到打扫陈家。

陈家是一对30出头的年轻夫妇,家里有一个4岁的小女孩。

房子两层,一楼是客厅、餐厅和厨房,二楼有三个房间,分别是陈家夫妇二
人的卧室、儿童房和书房。

小曹照例从二楼开始打扫,先卧室、再书房,最后是儿童房。

打扫书房的时候,小曹在书桌下发现了一个用过的避孕套。

避孕套应该是前几天扔垃圾桶没扔准,因为天气热,里面的液体已经干了,
黏腻地躲在角落里。

小曹先是脸一红,然后带着厌恶拿指尖捏起了避孕套。

莫名其妙的,她拿着避孕套往眼前凑了凑,然后迅速地闻了一下。

淡淡的橡胶味和精油味及一种说不出来是什么味道的微酸,小曹脸更红了,
迅速地把避孕套丢进了垃圾袋里。

但是手上沾了避孕套的油,滑滑的,她不禁想到了这个避孕套被使用时候的
画面:陈家夫妇不在自己的卧室,而是在书房做爱。是在宽大的写字台上?真皮
转椅上?还是旁边的沙发凳?

小曹闭上眼睛,感觉一股暖流从身下流了出来。

小曹的男人来了北京后倒是不赌了,因为没钱,但是有了新的爱好:喝一杯。

每天喝的醉醺醺的回家,连牙也不刷就歪倒在床上一睡。有时候男人凑过来
想亲热一下,小曹闻到他身上的酒臭味,就抵死不从。

男人被推了两次后,也不再跟小曹求欢,有时候连床都不上,在沙发上凑合
一宿。

小曹每天打扫8个小时,回家后很累也没什么欲望,可是今天,她尘封了半
年多的欲望苏醒了。

小曹去洗手间洗掉了手上避孕套的精油,脱下了裤子,发现自己淡粉色棉布
内裤的中间已经湿了一大片,透明的水里混着一点点白带。

她拿纸擦了擦,用凉水洗了个脸,压下了蹿上心头的欲火。

打扫完书房,小曹开始打扫儿童房。可一进房间就被地上堆的毛绒玩具绊了
一下,摔倒在地上。

儿童房的地板为了防止小孩跌痛,铺了厚厚一层海绵拼图,还堆了几块毯子。

小曹倒在毯子上,并没有预想的痛,而是感觉整个人都融化在地板上了。

刚刚被凉水镇压下去的欲望又燃了起来,小曹想:陈家夫妇既然能在书房做
爱,会不会也在儿童房做爱?

他们会不会趁着孩子睡着了悄悄做爱?就躺在小曹现在躺的地方。

陈先生把陈太太压在身下,用手捂住她的嘴巴,是粗暴还是温柔的抽插?

不知道陈先生的尺寸大不大?平时见他都是斯斯文文的样子,不知道在床上
是什么风格?

如果陈先生插的不是陈太太,是我呢……如果说陈太太在隔壁书房,小孩在
睡觉,陈先生在这里推到我,把他的阳具塞到我下面……小曹神情迷离,一边想
着,一边把手伸进了自己的内裤里。

她飞快地摩擦着自己的阴蒂,间或把自己不断溢出来的淫水涂上去。

另一只手解开了自己上衣的扣子,用自己干活干多了略粗糙的指尖摩挲着自
己的乳头。

很快,电击的感觉充斥了小曹的大脑,她靠自慰达到了高潮。

清醒过来的小曹发现自己淫荡的躺在儿童房的地上,上衣的扣子敞开着,紫
红色的乳头从半旧的奶罩边露出来。

内裤被脱到了大腿中间,手上滑腻的都是自己玩出来的淫水。

小曹想了想,随手抓起一个地上的毛绒玩具,把手上的淫水蹭了上去。

然后她一个接一个的拿起地上的毛绒玩具,塞到自己的大腿中间,用它们擦
自己的淫水。

擦到一半的时候,她又忍不住高潮了。

小曹用剩下的玩具擦干净自己的淫水,接着打扫完了房间。

下次,就不仅仅是毛绒玩具了,小曹淫荡地笑了出来。

第二节

小曹每周四打扫的住户是何教授家。

何教授今年68岁,本来在本市一所大学教有机化学,退休后被返聘回去。

66岁那年,何教授的老伴儿去世,少了老伴儿的照顾,何教授在夫人葬礼
后的三个月中风。

于是他被大女儿接到家里,中风虽然不严重,但是由于发现的比较晚,所以
留下了比较严重的后遗症。

何教授现在行走多有不便,女儿本来要给他配一个护工,被他拒绝了。

他每天靠轮椅在家中活动,偶尔也能小范围的走两步。

小曹自从上次发现了自己身体的秘密后,整个人都变得不同,她现在也知道
注重形象了。

她去城中村的商店里给自己买了一套新的内衣,紫红色的蕾丝胸罩和内裤。

虽然外表看,她还是那个朴素的钟点工小曹,但是她自己知道她和以前不一
样了。

何教授女儿家在别墅区的西边,是一幢2层别墅。为了父亲行动方便,女儿
把一楼的小客厅及储物间改装成了何教授的卧室。

小曹到了何教授家后,先跟何教授打了声招呼,便去院子里整理花草。

那天阳光很好,小曹一遍修剪着花枝一边哼着歌,没过多久,她的额角上便
沁出了薄薄的汗珠。

不知道什么时候,何教授出了屋子,坐在轮椅上静静地看着小曹干活。

小曹一回头看到何教授吓了一跳:「何老,您什么时候出来的?」「出来有
一会儿了。」何教授笑眯眯地说。「您瞧瞧您这轮椅真高级,都没有声音!我一
点儿都不知道您出来了!」小曹想起自己刚刚哼的歌,脸悄悄红了起来。

何教授看着小曹羞红的脸,露出不为人知的满意的笑容。「小曹,外面也怪
热的,你推我回屋吧。」小曹按何教授的要求把他推回了房间,她刚想出去,何
教授对她说:「外面挺热的,我看你出了不少汗,也干了半天活,在我这吹会儿
空调吧!」

小曹应了一声,拘谨地坐在了屋里的沙发上。

何教授跟小曹聊了一会儿天,突然脸色一变,说:「小曹,你出去吧!」

小曹不明就里,问:「您不舒服吗?」

「不,不,没事,你快出去……」

小曹看着何教授变得古怪的脸色更不敢出去了,她刚想问什么,就闻到屋子
里传来一股恶臭。

原来是何教授来不及去厕所,排泄到了裤子里。

何教授又羞又气,急的吼了出来:「让你出去你不出去!是想看我出丑吗?」

小曹默默地挨骂,等何教授发泄完,她平静地对何教授说:「何老,我帮您
洗吧。」

何教授吃了一惊,还没有反应过来,小曹便推着他到了浴室,脱掉了他的裤
子。

小曹拿温水仔细地给何教授冲洗着下身,何教授的阴毛跟他的头发一样都花
白了,阴茎也软软的。

清洗干净后,小曹拿着干毛巾一点点给何教授擦身子。

擦到一半的时候,小曹发现何教授的阴茎半挺了起来!

「小曹,你别多想……我老头一把年纪……」

还没有等何教授解释完,小曹就一把含住了何教授半软的阴茎。

她跪在湿漉漉的瓷砖上,仔细地吮吸着何教授的肉棒,用舌头在他的龟头上
画圈。

何教授忍不住发出了呻吟:「啊……啊……小曹……」

可没舔几下,小曹的舌尖在龟头洞口处突然感受到了异样的压强,紧接着,
一股暖而黏稠的液体瞬间顶开了舌尖,直冲向了小曹的深喉。连带的冲击感,让
小曹不禁下意识的弹开,咳了出来,何教授射了,射在了小曹的嘴里。「小曹…
…我也不知道我今天是怎么了……我会补偿你的……」

小曹没有说什么,擦了擦嘴,替何教授擦干净身体,穿好裤子,便上了二楼。

在二楼主卧的洗手间里,小曹脱下自己紫红色的蕾丝内裤,发现上面已经湿
透了。

小曹觉得很羞耻,舔68岁的老头都能让自己兴奋,自己是不是太贱了?

她溜进二楼书房,在书柜的第二层找到了何教授女婿的雪茄盒,她拿出一根
雪茄,躲到洗手间里开始用它自慰。雪茄不够粗,小曹觉得更加欲求不满,虽然
有些年纪,但有力的阴道,紧紧的夹住细细的雪茄,却有难耐的空洞感。拿雪茄
捅了自己一会儿后,她拔出了雪茄,连带着透明的淫丝,把浸透了淫水的雪茄放
了回去。

下楼的时候,何教授的房间门关着,但是客厅的桌子上放了500块钱。

小曹拿着钱,走出了何教授家。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