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客席情人2016】(04-06)

yZWnxHpb.png.

点击看大图


走甜小插曲-旧文分享〈脱轨-记第一个吻〉

暧昧的小沙发上,他和她靠在窗与墙的九十度角,以陌生的方式打情骂俏。
狭小的空间里,谁也抓不住一瞬的凝视,彼此眼神的艰涩难以僭越,只得在感情
的框框中继续被压抑。情绪的起伏在揭示欲望流动的痕迹,如初春雪融而始,奔
突中总算另闢蹊径,最终消散流入大海。

他的呼吸在她两耳之间游来游去,好像游乐场里面的碰碰车,迳自突然开动,
无从揣测去向,挑动了敏感紧张的神经。深夜中,他的双眼更显深邃,似藏了说
不出的情意,用温柔的言语扰攘着似闹非闹。

「我喜欢你。」他突如其来的每一个字,都清晰又梦幻地从她耳边钻进心里
去,领着狼狈的心跳与「我也是」三个字,乘升降机直上喉咙,却又不期然紧锁
其间。

落了空的期待升了温,因忐忑而拨得散乱的发丝,彷彿营造了交战的气氛。
思想遇上短路,理智尽数倾泻。此刻,彼此心事叠着心事,想表达的尽处,失效
是一条荒废的公路。

「外面冷,要围好颈巾。」就在半秒间,黑色成了他和她牵系着的最难踰越
的距离,正逐寸褪去。眼睛已失落了脉脉相视的能力,由鼻尖与鼻尖的轻触嫁接
情感交流,直至他的唇悄然而至。如此纯净理性的脱轨,让两人都手足无措-假
如轨道确曾存在,这一个深吻便正式宣告了脱轨。

「吻下来,豁出去,这吻别似覆水??」默默无言中,谁也不轻易说出「分
离」二字,以散落连绵的吻说明有一种微妙并不在乎暮暮与朝朝。是的,这一晚
上演的,是爱情对现实的反叛,是比《上邪》更动人的承诺与誓言,是看不起繁
华盛世的缠绵游戏。

4。〈欢乐尚余今宵〉

这样的温柔激烈,三次才了。「赌」之为「博」,正是因为结果无人能计及,
一样是输。??

星期六即晚就执两Q,然后双双揽住裸睡,对於热恋中嘅情侣嚟讲实属等闲
事-各位不难想像到,每逢周末先至得见嘅情况下,男朋友每次都会不遗余力咁
带我演一齣〈廿一世纪插你好多镬〉,务求响我屋企散落一地激情嘅碎片,即使
分开之后身上犹有彼此嘅余温。

第二朝,清晨初醒,睡意朦胧。我仍然枕住佢嘅手臂,微微侧身揽实佢嘅胸
膛,感受佢嘅心跳同呼吸。仲未醒嘅佢睡相可爱,令人忍唔住想伸手去摸摸佢嘅
头发、眉毛、鼻哥、嘴唇、??手指嘅动作要轻巧敏捷如花式溜冰,由冰场嘅一
瞬间滑过去另一端,又不妨来回几转,驻足几个「甜点」,表演一下旋转、交换
步等动作,耐心响敏感嘅「危险边缘」温柔地摸下、按下、撩下,最后如愿以偿
又防不胜防地响根柱度华丽着陆-再瞬间游走。唔知到底系自动自觉嘅晨勃,抑
或系被动被觉对我嘅回应,原来小兄弟响我唔为意嘅时候早已抬头喇,但枕边人
依然安静,似乎无被我打扰到,或者更有可能系继续扮瞓而完全唔介意任得我
「骚扰」-咁两个现代男女「赤诚」相对嘅时候,最适宜做啲你high我hi
gh嘅美事,断估唔会走去练玉女心经吖?

我探头轻轻一啄佢嘅嘴角,又喺佢刚长出一点鬚根嘅地方自己同自己玩咁轻
轻磨擦,自得其乐。赤裸嘅肌肤触感自然叫人「兴起」想要更加多,呢个时候我
好想伸手去套弄佢支棒,然后再用佢嗰度??我嗰度??嗯,不过都要暂时用理
性压抑住兽性,悬空佢嘅期望,延长佢嘅快感;皆因凡事都有先后轻重之分,吹
萧亦唔急於一时。我将自己软绵绵嘅身躯更加贴近佢,继而埋头慢慢的、慢慢的
亲吻佢嘅耳背、耳珠、颈肩,犹如小猫洗澡;我蹑手蹑脚咁轻轻起身,两个小雪
球压喺佢腰腹之上,嘴巴舌头忙着同已经硬咗嘅两点乳头玩游戏,终於忍唔住一
手伸去玩棍,上上下下咁轻拢慢撚抹复挑。噢,小兄弟好精神,已经完全出卖咗
我男朋友,而佢当正自己出身戏剧组,明明同我一样心跳变急呼吸变重,都继续
瞇埋双眼,决定睇我表演。

「嗯~??」我返到佢耳边用最姣最性感嘅声线哼一声传意:「我想要。我
唔客气喇。」然后面向佢慢慢退后、佶高patpat、对住支棒棒糖一嘢含落
去;即时搞到佢「穿崩」呻吟咗声。我左手负责招待蛋蛋,右手则扶住支棍,落
力地啜、舔、打圈圈、尽量含到底等佢顶到我喉咙,畀佢见出见入,兴奋到小兄
弟面红耳热、流晒「口水」;而我男朋友终於都忍唔住,伸手摸我嘅头发,再?
住我个头加速,到临近爆发之际,猛地抽返出嚟-我知佢实系想「悭住使」,我
亦好乐意配合,自动对准支棒坐落去。前前后后咁郁。转而上上下下咁un。

突然佢手机响起,萤幕显示:「妈子」。佢即刻伸出食指作「殊」嘅手势,
一边嗱嗱声接听,我则继续做我做紧嘅事。

「喂,呀妈早晨呀,??点呀?」

「哦,系呀,我响伊欣度呀??嗯,嗯,今晚佢都要返去陪屋企人,唔嚟喇。」

「哦??嗯??」

(我一路un,一路用唇语提佢:「母-亲-节-快-乐-呀~」)

「妈呀??母亲节快乐呀,嗯,唔倾住先喇就咁啦拜拜!」

刚开始抽插咗一阵,我愈嚟愈湿,但因疏於练习骑功,有主导权喺手都郁到
到喉唔到肺,搞到「无心坐莲」,极待抚慰。我男朋友赶住收线之后,摆开个电
话就起身将我反转压住,即时由女上男下转为男上女下嘅姿势。「傻妹,我喂饱
你先再调教过你点郁。」佢熟练地分开我双脚节奏分明地猛啪,又捉住我大髀、
抬头我双脚,放到佢膊头之上,一边含情脉脉同我四目交投。「呀??你知唔知,
你好靓,个表情好诱人,我好想望实又唔敢望太耐??」佢有阵时都会忍唔住一
路插一路咁样讲,然后好快就会冲刺,射晒入面畀我。

……

MorningQ之后,我哋散步一轮,就一齐返咗去佢屋企-佢同佢二弟
同屋,仲有个同我同龄最细嘅细佬就同父母一齐住。咁啱佢二弟嗰日无出街,我
哋就匿响房入面依泣,佢弹结他、我唱歌。唱唱下,咀咀下,摸摸下,又挞着咗,
佢「想入」、我「飞飞」:

「你细佬喺隔篱房呀,我哋唔可以咁过份呀??不如今晚先再啪啪丫?」

「(手指不停捽我豆豆,讲完仲特登指插我)哦,系呀?」

佢一路捽、一路插,搞到我啲水流个不停,只有一滴是羞涩,其余全是渴望。

「嗯??唔系呀??我讲下咋,唔等喇,我要呀??」

男人同女人定力再好,其实意思都一样系「除咗诱惑之外」咩都抵抗到咁解。

「不过你要细声啲喎。」系咁咦「温馨提示」咗句,佢又起势插到我欲仙欲
死,抱住我转咗两三个体位,又掩住我个口,唔畀我畀出声。我趁一次转位回气
时鬼鬼祟祟地提议:「我想试下口爆呀~等阵你唔好咁快射晒响里面得唔得呀?」
佢一听完我咁讲,即刻再加多两钱肉紧:「梗系得啦。」最后佢及时抽返出嚟,
我即刻张开小嘴接住啲精华,望住佢,吞晒落肚,兼嗱嗱临含住小兄弟舔乾舔净
晒,含到小兄弟收旗为止。

……

我有个由细识到大嘅老死,佢自称调情专家,正一「损友」嚟,成日都话要
袋钱落我哋袋咁话,好鬼多扑嘢锦囊;我记得我人生第一套睇嘅AV,就系同佢
喺屋企食住薯片睇嘅。中五到中七嗰几年因为考公开试多假期,我哋几个女仔f
riend都好锺意间唔中一齐落观塘码头吹水-嗰时海滨先起好无耐之嘛。记
得有一次,我插支饮管落罐啤酒度,揸住支管、嘟着嘴慢慢啜,突然谂起一个问
题,於是乎请教佢:「呀萍呀,你都算啄仔无数吖。究竟你点先知一个男人同你
一齐嗰下想唔想扑嘢呢?」佢笑一笑咁话,「挑,傻妹,正常血气方刚嘅男人一
日到黑都想扑嘢?啦,睇下有几冲动?啫。」然后徐徐举咗十零个例子。

呢一晚临瞓前,响床上,我哋开住notebook上网睇谱弹结他唱歌仔
嘅时候,我男朋友忽然从背后压住,哄块面去我啱啱洗完又吹乾嘅长发,缓缓讲
咗句:「你好香呀。」呢个时候,我就谂返起呀萍讲过嘅说话:「当一个男人无
情情同你讲,『你好香呀』,又或者伸手摷你把秀发呀咁,九成九嗰下都想扑嘢
嘅。」我拧转面望返住男朋友,柔声问:「点呀,听朝你要五点半起身,赶早船
返工?啵。唔攰咩?」

佢笑一笑、摸一摸我块面:「但系我真系好想??我梗系醉咗喇。」大家睇,
酒不醉人人自醉,色不迷人人自迷。当一个男人想要嘅时候,无咩嘢可以阻止到
佢。所以,星期日,如此温柔激烈,早、午、晚三次才了-「赌」之为「博」,
正因为结果无人能计及,一样是输。

5。〈雨夜横琴〉

雨夜横琴唔系人咁品,过关靠运除非带够银;不速之客三更持刀胁,水落石
出搞嘢定惊魂。

回想约三个月前。我同Herman拍拖刚满一个月,嗰晚发生咗一段相当
曲折嘅情节,单嘢我guarantee百分百系坚嘅,如果唔系我就??谂到
再讲。唏,总之,今铺无先前几篇背景咁舒服写意咯,可能你会被风吹亲、被雨
淋亲、被血泪吓亲添。剧情需要,我唯有胆粗粗拎起「史家之笔」记载是次事蹟
将之收入「情趣剧场」系列,顺便为大家介绍下港澳两地之「交通史」咁,伊欣
奉劝猴擒嘅朋友,要畀多些少耐性等入「戏肉」呀。(唔好倒米,一阵以为自己
支笔系倚天剑,点知写写下先发现系枝牙签)

特别广播:各位放心,伊欣谂都无谂过要呃字数?-专栏作家就话要呃啫,
人家断字计稿费嘅,唔系你估点解旧时金庸、古龙、梁羽生啲武侠小说,咁锺意
动不动提下啲奇经八脉(真系有人统计考证过?)?因为一嚟就可以晒你冷,由
任督二脉开始数,数到尽为止,就凑够大半篇啰。

……

「Herman,今晚你几点收工呀?我搭船过港澳码头搵你先,抑或直接
搭过珠海九州港?」

「今日唔使开会,应该会早啲,你赶珠海班船啦。你出发之前记得买啲『袋』
带嚟呀,我唔想喺强国入货,惊会穿窿。」

两小时后??

「伊欣,听日星期六我唔使onduty喎,而家天气咁差,你只手整亲未
好返,唔好一个女仔过嚟喇-一阵都系我返嚟啦。」

「哦,咁好啦,我煮定饭等你喇,路上小心呀。」

再三粒钟之后??

「Herman,我『ready』喇~你到边呀?落船未?」

「(voicecall)伊欣,你唔好惊,冷静啲听我讲:我而家喺医院
呀。头先地盘爆玻璃,啲玻璃碎片横飞插中我,而家无大碍嘅,不过仲止紧血、
检查紧。今晚你乖乖地,等我听朝先嚟啦。」

心谂:男朋友出事嚟唔到,惨-已经感冒病咗,又被玻璃割伤,佢话听朝再
搭船嚟,咪好辛苦?一於先斩后奏:夜啲过去,畀个「惊喜」佢。(场外音:妖,
真系睇戏睇坏脑!)

决定出发之后,临出门上网check航班,先至发现往澳门、珠海嘅船已
经全部因为大雾而停航,预计要等大雾警告取消咗-至少到11点,先至恢复正
常班次喎。无办法,我照执好行装,将三盒唔同「口味」嘅domdom同埋两
排特强伤风素摆入背囊;拱北关凌晨就闩闸?喇,我立刻搵google老师,
睇定澳门仲有边个关可以过,然后几行有自信而譁众取宠嘅标题一嘢映入眼帘,
我好受落:

「强烈推荐走横琴关到澳门机场(已经24小时通关)」

「横琴口岸过关新体验!」??

哇,好耶!有「横琴」,唔使「发蹄腾」啦。我顺利搭到23:45去港澳
码头嘅船,挨近凌晨一点到步出境,然后跳上的士,叫司机车我去横琴口岸。

深夜登陆嘅澳门此时烟雾瀰漫,狂风飕飕,鬼雨洒空草,魑魅呼喊着魍魉回
答着魑魅,听到睇唔到。

「小姐,你都算好彩喇,遇到我呢个正人君子,咁夜都肯车你去『横琴』,
唔开天杀价。呢个钟数,畀着我啲同行,连『錶』都唔开,直接劏你三四旧水?。
(哥哥,乜」横琴「好远?咩?我问过服务台阿姐,佢话远过去」关闸「少少?
咋喎,澳门好细啫?)系,正常你喺澳门由一点飞的到任何一点,几远都唔贵过
两百几蚊车钱,但系『横琴』好偏僻荒芜,响『黑沙湾』嗰边,即系澳门最南最
笃笃嗰头,根本仲开发紧咁。仲有呀,阵间到横琴,过咗澳门关,中间隔条高速
公路,唔畀行过去嘅,一定要搭车,先到珠海关?。而家点几钟啦,你好彩嘅话
就搭到白牌的士,一程过,车到你过关兼出市区,不过你预咗要被劏一笔,几旧
水人仔咁啦。(??哥哥呀,我身上先得三百蚊港纸,同八十蚊人仔咋。咁系咪
唔使旨意过到关?我已经开始好攰,好眼瞓,而家,仲有些少淆底。)可能性低
啲咁啦,我唔敢讲完全无可能嘅。」

司机哥仔继续用半夜电台讲鬼故节目嘅声线腔调同我解释,一路过桥:「呵,
呢条桥,窄呀哩、恐怖呀哩?大巴唔过得,只准车仔过?,呢度一年都死三四十
个嘅。(点解?)交通意外啰,啲电单车畀车撞到飞出个海度啰。??」最后,
个錶跳到二百零二蚊,「好喇,齐头二百得喇,祝你好运呀下。」然后架的士以
风驰电掣之势开走咗,眨眼间已经不知所踪;眼前迎接我嘅正是凌晨两点嘅「雨
夜横琴」、几个彪形大汉,仲有一只唔使缆绳自由奔放嘅黑狗。

睡意压抑住惧意,我来回踱步,怀疑紧眼前系咪正确嘅入口之际:一架大旅
游巴到达。十零廿个操普通话嘅大妈大叔,拖住一箱箱行李,跟住领队嘅指挥,
向我嘅方向行嚟。呢个时候,我「跟队」「带头」行入过境大堂,不过佢哋集体
行动,好慢,我唯有想像自己系外交官般嘅特别贵宾,独个享受既方便又快捷嘅
过关服务,直至过咗第重澳门关,穿到大堂另一端,准备「过桥」去珠海关。四、
五个彪形大汉挨住一架黑色私家车,向我索价三百人仔车我到珠海市区-但就算
有钱,我都唔敢、唔舍得上车喇;我转而探问「旅行团」领队同旅游巴司机,泪
眼汪汪咁求佢好心载我一程。「小妹妹,算你好彩喇,我咁啱住呢头顺路咋。仲
有班去台湾嘅旅行团,飞机delay咗成两三个钟,又有个团友话唔见咗证件,
响关口搞咗成个钟,成村人等埋佢先行;如果唔系你都撞唔到我哋呀。」

我到男朋友住嗰幢大厦嘅时候,已经成三点钟。我静静用佢畀我嘅后备门匙
开门入屋,一入去就听见男朋友喺床度瞓得好林喇。我拖住疲倦嘅身躯去沖个快
凉,然后静静打开房门,用最轻嘅脚步行近张床,点知突然间-

「(受惊高呼)边个?」

男朋友以为我系嚟老笠嘅贼,竟然快到即刻弹起身,推我埋墙、捂住我口,
仲攞咗把坚嘅刀仔(后记:听讲喺大陆住治安好差,that swhy佢会有
把刀仔放喺床几度。)出嚟降住我条颈;刀背冰冷嘅压迫感,霎时吓到我倦意全
消,反而勾起咗成晚险过剃头嘅「历险记」,开始「知」惊,开始觉得难以置信,
一时间都叫唔出「系我呀,伊欣呀」,眼泪就不能自控咁系咁流落嚟。

「呜??呜??我,我好惊,对唔住,系我唔话你知,偷偷走过嚟??头先
过横琴关,好恐怖呀??呜??呜??」

佢终於意识到个「贼仔」原来系我,马上移开把刀,张开手抱实我:「啊,
伊欣,啊,原来系你。」但系我全身仍然震个不停,止唔到眼泪系咁喊,系咁喊??
佢见我情绪未平伏,转而不停锡我,用佢嘅呼吸调节我嘅呼吸,直至裤裆涨起顶
住我肚脐,再抱我上床,揭起我身上嘅背心睡裙,将佢坚硬之处,挺入禁区,然
后??双双抱着对方做爱做的事,直至天光。

完结篇:6。〈再见,不再见〉

天各一方,可以相爱一场;相濡以沫,不如相忘於江湖。

点样同人讲bye- bye,系千古一大难题,所以系一门艺术。你锺意用
中文「再见」,德文「aufWiedersehen」(untilseei
ngagain),日文「sayonara」??乜嘢语言都好,无论「字面」
上表示后会「有期」(可以系氹你)还是永别嘅「无期」(可以系晦气),其实
都系一样-因为真正嘅意愿总系beyondwords,需要喺文字以外寻获;
只有「分离」作为最终定局,先至系不争嘅事实。所以,我最后终於同佢讲咗:
「再见」。

五月嘅最后一日,下昼五点半,澳门威尼斯人酒店23楼某套房嘅大床上,
我实验紧传闻中所谓能令任何男人为之疯狂嘅「黑色诱惑」。第一次着上透视黑
丝、黑色马甲,再熟练地喺颈度围一圈幼身红色布带,响锁骨位置打上小小的蝴
蝶结,就似旧时返学着校服嘅最后程序一样。搞掂~仲有半个钟左右,佢就收工
过嚟,我要静静坐喺度等佢嚟拆我畀佢嘅最后一份「生日礼物」。

犹记得今年新年,本应忙紧实践毕业计划嘅我,因为旧年十一月意外跌断右
手嗰条扮幽默叫「humerus」嘅骨,喺自己出世嘅医院做咗一个历时四个
半钟头急救手术,所有嘢都搁置了,只能尽量苦中作乐,享受呢个突如其来嘅
「假期」。我婶婶就喺呢个时候,带埋我去佢亲戚度拜年,无厘头暗中将我介绍
畀佢口中所谓「单身多年,靓仔,科大毕业,眼角超高,同你一样都锺意音乐,
响澳门做紧工程师,大你十年」嘅表弟;喺一张坐满长辈既新年饭桌上,我同佢
第一次相遇。然后有人一见钟情……

呢条透视黑丝,真系相当之薄,我望下镜中嘅自己,发现反叛嘅坏女孩形象,
其实唔系想像中咁易扮演-不过,「邻家女孩忸怩玩色诱」嘅反差,未尝唔系另
一款催情剂。

当日婶婶极力游说我试下同佢呢个表弟交往;佢觉得,总喺情场中「遇人不
淑」嘅我,或者从此可以安定,或者佢系适合嘅人,可以一齐憧憬将来。纯粹因
为咁脆弱嘅timing,咁无谓嘅撮合,咁消极嘅心态,我默默同意咗婶婶嘅
讲法,然后,顺各人意思尽力投入我嘅角色。仲记得第一次约会临结束前,中环
摩天轮上,呢个男仔青涩到连我手都唔敢拖,只敢试探:「你估下前面嗰卡男女
一阵会唔会kiss?」「人哋点,我无咩兴趣,不如估下你一阵会唔会忍唔住
咀我好过啦。」当然呢句说话我无讲出口,最后都吞返落肚;我只系笑一笑答:
「唔知呢。」不过,呢种纯情并唔系维持咗好耐-自从「脱轨」(re: #5)
之后就抛诸脑后喇:佢唔再需要「守规矩」,亦唔需要压抑需索嘅欲望……

今晚,系我咁大个囡第一次住「威斯尼人」。酒店房装横奢华,五光十色;
夜少少,寿星嚟到之后,我哋就会响呢张大床,窗台,小客厅嘅梳化,浴室入面
嘅大浴缸,试下唔同嘅姿势同速度喇。(无奈嘅系,美好嘅春宵只能变成回忆,
因为喺五月彻底「醒来」的我,已经「归心似箭」,只求快啲「功成身退」。)

我从回忆嘅片断之中抽离返到现实,坐响床上,用最温暖嘅笑容向冲入嚟嘅
寿星-嗰个我曾经用心尝试去「爱」嘅人讲:「HappyBirthday」。
「伊欣,你好性感??」佢好心急,马上就擒上我身,解开马甲,保留蝴蝶结,
再一手探入我大髀内,防不胜防撕烂对黑丝,然后由得啱啱蹂躏完嘅黑丝继续挂
响脚,轻重有致咁搓、揉、摸,我身上嘅敏感带。我双手挢住佢条颈,配合佢嘅
舌吻。

「挂唔挂住我?」

「嗯,挂住。」

「想唔想要?」

「嗯,好想。」

佢紧握住我双手手腕,用佢嘅嘴封住我嘅嘴,继而长驱直入;唔够十分钟嘅
抽插就倾注而出,只剩低彼此嘅喘息。

晚饭后,我哋拖住手到浴室一齐淋浴,再转到放满暖水嘅浴缸之中鸳鸯戏水。
我蜷身坐佢前面,背脊紧贴住佢嘅心口,股罅之间感觉到兄弟抬头,两手则不断
响我腰肢间游走。佢温柔地握住番砚帮我按摩,尤其响两片最不禁玩弄嘅雨云,
不断上上下下,前后左右咁涂抹:唔,好香薰衣草味。我望向正面、侧面嘅大镜,
见到佢亦同时望住镜入面,观察我嘅反应-面颊通红,嘴巴微张,好像顺服小猫
咁任其鱼肉。水中萧。坐莲式。后进式。火车便当式。一晚之内,梅开三度-可
惜,亦应是最后三度了??(两日之后,我就喺电话上讲咗「再见」。)

~此篇完~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