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少妇的哀羞之狗尾续貂】(14)

yZWnxHpb.png.

点击看大图


(续14)公用玩具(下)

(想让原作中的John出场了,剧情会推进的略快略跳跃,由于不擅长写两男
同场的场景,Stain 就先排队等着吧,John的年龄性格等各方面设定可能跟原作
有明显的出入,还是那句话,俺没啥构思布局能力,每次都是写到哪算哪,合理
不合理接得上接不上的各位别较真了。)

「会,会被看见的……」

「怕被看见就快点舔干净啊,都是你自己喷到走廊上的。」

欣恬无奈的轻轻摇晃着白嫩的美臀,如同小母狗一般赤裸的跪在空荡荡的走
廊上,提心吊胆的伸出香舌,一点一点舔舐着地砖上的淫液。

「怎么样,裘公子,这份礼物您还满意吗?」

「刘叔叔你不愧是我爹的亲密助手,这婊子害我在美国躺了三个月医院,我
这次回来一定会好好报答她的。」青春期的嗓音透出一股狠毒和欲望,看着趴在
地上绷紧了的美丽脊背,John倨傲的拉紧了手里的狗链,逼迫欣恬抬起头:「美
丽的大姐姐,我已经转回国内来上学了,还特地让爹地在这个小区里买了套别墅,
保证你以后每天至少高潮个十几次。开不开心啊?」

欣恬无助地闭上了眼睛,长长的睫毛不住的抖动着,忍住晶莹的泪水不要落
下。当初明明是你们要强奸我,明明是你们父子变态的一边电击一边凌辱我,我
有什么办法?我做错了什么?为什么要这样对我……

「摆出这副死人脸给谁看?」一声清脆的掌声在楼道里响起,紧接着就是女
性压抑着的低声惊叫,雪白的脸颊上立刻印上了五条红红的指印,让欣恬明白了
眼前这个纨绔公子哥的暴虐。

「屁股翘起来,刚才不是说要用你的浪穴给我做肉棒按摩的吗?现在开始吧。」
在美国为非作歹太多加上成绩不佳,最终学业无以为继被接回来的John本来心底
就充满了烦躁的情绪,正好有这么个玩具,可以让他肆无忌惮的发泄一把。

「求求你,不要在这里,会有人来看见的。我们回房间好不好?」欣恬轻摇
着脸蛋小声哀求,长长的秀发随之飘舞。

「回房间?回房间了做什么?」

「操……操我……」

「操你?操你哪里啊?」

「随……随你喜欢……浪穴或者屁股……都可以……」巨大屈辱与惊恐已经
使她快要崩溃了,虽然在之前噩梦般的那个夜晚,自己也被迫在小区里像母狗一
样被调教到失禁,但是那时候毕竟是少有人迹的深夜,也是在小区里相对偏僻的
林荫道上,而不是现在这种随时会有人出现的大白天,就在自己未婚夫家门前的
走廊上。无论如何,能离开走廊这个危险的地方就好。可惜的是,John并不是那
种初历人事的初哥,而是在女人堆里打过不知道多少次滚的公子哥。欣恬违心的
屈从,只是换来更进一步的凌辱。

「浪穴或者屁股吗?介绍清楚啊,你这两个地方有什么值得我操的啊?不然
让我怎么选?」

「呜……」欣恬已经忍不住开始轻声地抽泣,可想到自己在这随时都会有人
经过的楼道里被邻居发现的下场,还是只能屈辱的回答,「我的……浪穴……水
很多……很嫩……很会夹紧……屁股……屁股很敏感……也很欠操……」

「你那下贱的屁股只是很敏感嘛?欺骗我们裘公子的后果你想好了吗?」刘
副总在一旁残忍的补刀,然后伸手指了指电梯,「看,有人从一楼上来了。」其
实刘副总一直在跟保安监控室保持着联系,知道这次电梯里按的楼层并不到17楼,
但是欣恬却并不知道这一切。

「呜呜……对……对不起……」自己身体最羞耻最不堪的秘密,就这样屈辱
的自我坦白出来,「我的屁股……被男人操……会失禁……」

收到了刘副总眼神暗示的John毫不在意,「说什么啊?大声点说清楚啊。」

看着电梯指示牌上一路向上跳动的数字,除了哭着求饶,哀羞的人妻已经无
路可走,「我的屁股……几天没有男人操……就会痒的受不了……被操几下……
就会兴奋的失禁……尿出来……呜呜……都是你们给我用了药才这样的……求求
你们……我什么都承认了……快带我回去吧……」

John兴奋的拉起狗链,强迫欣恬抬起头对着自己,「来,大姐姐,我们来赌
一把看电梯会停在几楼,不过可以给你个选择,你打算脸对着电梯,还是屁股对
着电梯?」

「不要……不要这样对我……」欣恬悲苦的摇着头,却又不敢真正的放声哭
喊,她从眼前这个大男孩疯狂的眼神里,看出来对方是认真的。处于弱势的绝色
OL,只能再次屈辱的低下头,闭上眼睛,主动挪动着赤裸的胴体,把自己作为一
名女人最隐私最羞耻的部位,赤裸的对准了随时可能打开的电梯门。

「13,14,15……」刘副总看到如同鸵鸟般低下头闭上眼睛的欣恬,「体贴」
的报起了电梯的楼层。而John却忍不住伸手紧紧抓住雪白柔软的臀肉,还不时用
手指挑弄着欣恬两腿间最敏感的部位。

如果电梯门此时打开,里面的人一定可以清清楚楚的看见,一个赤裸的美女
此时正翘起屁股分开双腿,露出流着淫水的耻穴供男人的手指玩弄着吧。随着刘
副总的报数,欣恬已经开始逐渐意识模糊起来,可这种强迫的暴露感,让她肉体
里变态的快感不由自主的在急速上升,让John立刻感觉到她赤裸的身体开始紧张
的绷紧,而在她胯下游动的手指,也迅速沾满了粘稠的淫液。

「16,17……我操没停,上去了。」

「啊……」性感的双唇突然绝望的发出难以抑制的呻吟,美丽的胴体不但没
有变得放松,反而激烈的颤抖起来。

「说你是暴露狂还不承认吗,居然又喷水了,这么希望被人看到你淫荡的样
子,在电梯前都能高潮,真是个天生的婊子。」

看着眼前格外淫荡而刺激的一幕,正是青春期的大男孩的鸡巴迅速被刺激的
坚硬无比,再也无法忍受。仗着私下里刘副总跟保安监控室的联系,精虫上头的
John不管不顾的拉开了裤子的拉链。

「真遗憾,大姐姐这么喜欢被别人看你淫荡的样子,居然没人来欣赏,那就
我来满足你在外面被男人操的愿望吧。」

「不要……不要在这里……带我回房间吧……随便怎么玩我都可以……求求
你……不要……啊!」欣恬绝望的拚命摇头哭泣着祈求。可敏感的身体还没有完
全从刚才的刺激中回复过来,John却已经把那坚挺粗壮的阴茎掏了出来,如果打
鼓一般,一下下在高耸的丰满雪臀上敲打着。

感受着屁股上传来的热力感,短短几分钟内已经经历了两次轻微高潮后的脸
颊再次变得潮红,呼吸也明显的急促起来。自己逃不掉大白天在公共走廊里的电
梯前被男人淫玩的耻辱了吗?如果被邻居看到怎么办?如果传到David 耳朵里怎
么办?可是大脑越是这样想象着,身体的敏感度却越是高涨,这几个月被男人各
种开发调教后的肉体,已经无法克制这种羞耻的暴露调教所带来的快感。

「不要……呜……」青春期的粗壮肉棒终于狠狠的捅进了早已泥泞不堪的耻
缝,让欣恬如同触电一般高高仰起头,从嘴里发出一声销魂的呻吟。

「靠……真他妈的爽,下面的骚洞会自己吸。什么时候变得这么会伺候男人
了?上次在老爸的办公室操你的时候还各种假装不要呢啊?」享受到了OL的美味,
John兴奋的抓着丰满白皙的美臀开始激烈地抽送起来,一边也不忘继续用言语羞
辱着欣恬早已崩溃的自尊,「呵呵,怎么样,在外面干是不是比在家里爽多了?」

「呜……呜……」欣恬努力的咬住雪白的贝齿,抵抗着敏感的肉洞里传来的
阵阵快感,让自己不要在这种场合发出淫荡的声音。但是这样的表现显然不能让
身后的男人满意。John狠狠的抽插了几下后,俯下身去双手抱住欣恬纤细的腰肢,
用力把她抱了起来,然后转过身,把浑身瘫软的欣恬站立着按在了电梯的金属门
上。

「爽到说不出话来了吗?问你话都不回答?那我就让你在这爽到欲仙欲死吧。」

「呜……呜……不要……饶了我吧……哦……啊……」欣恬的双手依旧被短
短的银链束缚在项圈的周围,使得被迫趴在电梯金属门上的她,几乎能从冰冷金
属的反光中,隐约看到自己布满红晕的俏丽脸蛋上,露出媚眼如丝的迷离眼神。

自己……怎么会是这个样子的……我真的是个变态的暴露狂吗?她无法想象,
在公共区域被暴露调教着的自己,竟然是眼前这个样子,从曾经清纯的脸蛋上,
看不到一丝的恐惧与抗拒,而是这样一副充满期待与渴望的淫浪表情。

「看到自己的样子了吧?是不是一脸骚浪的婊子样?」 John 伸手绕到胸前,
抓起丰满的雪乳大力揉捏起来,粗壮的肉棒也开始了又一轮的攻击。

「啊……呜……」平日端庄明艳的清纯OL终于抵挡不住身体欲望的侵袭,忍
不住张开双唇,发出哭泣般的大声呻吟,屁股也忍不住扭动起来,迎合着男人的
淫玩:「不是……不是这样的……呜呜……」

John继续一边揉弄着弹性十足的乳房一边抽插着,「什么不是?你本来就是
个淫荡的婊子,看看你现在的贱样,还说你不喜欢在外面给男人干,不喜欢被别
人看你这副发情的样子?我操,这奶子手感真好……」

「不要……求求你……别在这里……会有人来的……」仅剩的一丝理智还在
哭泣的哀求,可是心里却明白这是不可能的,性感的赤裸身躯自觉的迎合着身后
男人的每一下抽插,在肉体撞击声中,晶莹的淫水顺着高挑秀丽的美腿,不停的
滴落到电梯前的地砖上。

「不要?不要的话屁股怎么扭的这么欢?骚B 都湿成这样了。怎么样?再问
你一遍,在外面比在房间里被男人操更爽吧?」

「不……不知道……哦啊……」

「不知道?你确定这么跟我说话合适吗?那我来帮你知道一下吧。」在欣恬
背后跟刘副总用视线隐秘的交流后,John把手指放在了电梯向下的按钮上。

「不要……」欣恬意识到了男人的意图,发出了惊恐的叫声,可是已经无济
于事。一向聪慧的欣恬这才反应过来,身后正占据着自己蜜穴的,不是之前哪些
衣冠楚楚的上层精英,而是一个十几岁的大男孩,惹恼了他,或许什么事都做得
出来。毕竟,他可没什么现实中的伪善虚名需要维护。

「对……对不起……呜呜……」想明白这点的欣恬已经顾不得羞耻,身体努
力的迎合着男人的动作,低下因为屈辱而涨红的脸蛋,轻声的回答着下流的问题:
「嗯……是……是的……」

「是什么啊是?大声点说清楚。」

「在外面……被操……哦……更舒服……呜呜……」从来没有这么放肆的大
白天在公共区域被淫玩,欣恬已经明白,自己在男人眼里已经并不算是一个女人,
而只能算是一条用来逗弄的母狗,或者说一个用来发泄性欲的玩具,又怎么会需
要顾及自己什么颜面或者说自尊呢?唯一的办法,也许只有拜托自己耻缝里的媚
肉努力的吮吸与裹紧,让身后男人体内的已经明显兴奋起来的欲望,快一点到达
顶点。

简单的说,就是自己应当放弃挣扎或反抗,改为用自己的肉体毫无保留的迎
合男人变态的羞辱,主动的去满足男人所有的淫欲,让男人开心的在自己身上得
到发泄,然后出于对自己淫荡表现的满意,或许才会放过自己。

这个哀羞的想法,让欣恬感觉到自己内心深处有什么东西破碎了,身体一下
子变得更加敏感,性感的双唇发出难以忍耐的大声呻吟,原本清纯的脸蛋也变得
充满情欲,肉洞里自己都能感觉到一股股暖流正在不停的涌出。

「这才乖!让我看看你这婊子在电梯前是不是一样能到高潮。」

「呜……乖……哦……我会乖乖的……哦……」欣恬虽然努力地企图用自己
的耻穴吮吸出男人的精液,可在身后粗大肉棍的刺激下,自己的敏感肉体反而快
压制不住强烈的快感,随着John更加快速有力的抽插,蜜穴里的爱液不断被粗大
的肉棍带出来,沿着两腿内侧流淌了下,刺激地欣恬大口的喘着粗气,几乎语不
成声。

「来不及了吗?」看着指示楼层的数字不断的跳动,欣恬实在没有勇气去面
对即将打开的电梯门,几颗豆大的汗珠从额头上滑落:「哦……你们……啊……
万一被人看见……嗯……我以后怎么办……呜呜……」她忍不住说出了自己的心
声,然后屈辱的主动转过头,香舌轻吐地主动送上双唇。

顾不得这种如同情人般主动献吻的动作此时显得自己多么淫贱,起码万一电
梯里有人的话,不至于一下子看到自己的脸。

John高兴的接纳了赤裸准人妻主动奉上的美味,含住娇艳的红唇激吻起来,
在这热情的唇舌纠缠之下,大男孩的潜力再一次被激发,耸动抽插的速度又猛烈
了几分,让欣恬的身体不自然的向后弓起,发出强烈的抖动。

「哦……啊啊啊……」随着电梯门的打开,走廊里回荡起哀羞而忘情的呻吟
声。

「哈哈!瞧这贱货,在外面果然高潮的更快。」刘副总在一旁笑着说道。

John也忍不住狠狠的抽插了几下后,把粗大的肉棍整个停留在仍在蠕动着的
蜜穴内,把滚烫的精液射进了绝色OL的子宫。

「真是个极品的婊子啊,以后有的爽了,哈哈。」 John 把发泄完的阴茎拔
了出来,拉上了裤子的拉链。然后捡起垂落的狗链拉扯着,强迫软到在地的欣恬
抬起头,然后居高临下的托起秀美的下巴:「来,去我爸给我买的新别墅玩玩吧,
以后我们可就是同住在一个小区的邻居了,大姐姐要记得随叫随到哦,能做到吗?」

「呜……好……好的」羞愤欲死的准人妻,眼里满是羞耻的泪光。

「不行了……啊……求求你……不行了……」

「信不信我就这么把你扔到门外去?」

「呜……不要……」

「那该怎么说?」

「求主人……继续给母狗浣肠……母狗会努力夹紧……」

「嗯……不行了……啊啊……」

「这可是第四次了,再给你最后一次机会,如果还是夹不住,今天可就没人
操你的屁股了。」

「谢谢……主人……哦啊……」

「呜呜……对不起……母狗实在忍不住……请主人原谅……请主人好好的责
罚我……呜呜……」

宽敞豪华的洗手间里,被连续浣肠调教到瘫软无力的赤裸身体,正面朝椅背
跪坐在一张木质的椅子上,气息杂乱的发出喘息声。项圈跟双手一起被固定在了
椅背的木质横杠上,雪白的双腿则被左右分开,跟两侧的扶手绑在了一起。丰满
的桃形美臀诱惑地突出在椅面外,后方的雪白瓷砖上则是满地的黄白污浊,昭示
着被束缚着的美丽肉体,刚才经受了怎样的玩弄。

站在她身前的John,伸手扳起她娇小圆润的下巴,硬迫欣恬抬起头来看向自
己:「真是条没用的贱母狗,让你夹住10分钟都不行吗?」清丽的准人妻无奈的
抬起头,露出夹杂着悲苦跟哀羞表情的美丽脸蛋,屈辱的跟恶魔般的大男孩对视
着,尤其是视线扫过角落手里拿着摄像机的刘副总时,动人的双眸忍不住又一次
含满了泪水。

「对……对不起……屁股……实在是……越来越难受……呜呜……」早上起
床就被反复凌辱的欣恬,那被药物调教过的后庭早就瘙痒难耐,被带到别墅后,
John却一次又一次用混合了药粉的浣肠液反复折磨着她可怜的菊蕾。泛出娇艳的
粉红色的小肉洞如同小嘴一样一张一合的呼吸着,早就敏感到连针筒插入时都能
发出不可抑制的甜美呻吟,又怎么可能坚持住10分钟夹住加量加药的液体呢?可
是明知道对方就是为了折磨自己,看自己被凌辱的耻态,可自己除了哭泣着摆尾
乞怜,还能有什么别的办法呢?

我越来越像真正的母狗了。可怜的准人妻OL从心里发出了痛苦哀鸣。白皙的
肉体随着那扭动屁股向男人讨好的动作,透出了越发娇艳的粉红色,性感的双唇
则再次发出恬不知耻的祈求:「求求主人……把肉棒赏赐给母狗的屁股吧……小
母狗一定会好好伺候主人的大肉棒……」

John看着身前被绑在椅子上的欣恬,哀羞地扭动屁股哭泣着哀求,呈现出无
助的凄美姿态,之前发泄过几次的肉棒不禁又坚挺起来。

这真TMD 就是个人形的春药啊。大多数性经验还是针对没完全长开的女学生
为主的John,忍不住在心底为眼前如鲜花般娇艳的美丽肉体赞叹着。

还好,老子给你准备了更好的东西,让你永远只能当母狗的好东西。

在美女如此低声下气的淫贱哀求声中,明显因为精虫上头而显得表情都有些
狰狞的John,却并没有选择立刻急色的扑上来,反而拿出一个装着绿色药水的细
小针筒,淫笑着对准了因为发情而保持着充血肿胀的阴蒂……

「啊……」突如其来的剧烈疼痛和充满不安的恐惧感,让早就精疲力尽的欣
恬,发出激烈的嚎叫声后,四肢不停的痉挛抖动着,几乎快要昏迷了过去。

心狠的男人们,就没有一丝怜香惜玉的同情心吗?还是在他们眼里,自己就
只是一个可有可无的的玩具而已?

「老刘,来,你来爽下,顺带测试下我的美元有没有扔水里。」

「什……什么?」欣恬本能的感到了一丝不安。

「刚才给你用的药水可是线 万美元啊。」

「8 万美元……」欣恬只觉得心底一沉。

已经顾不上John对自己没大没小的称呼,开始性急的脱起裤子的刘副总淫笑
着解释:「全基因测序听说过没?乔布斯跟安吉丽娜朱莉都做过,裘公子被你害
进了医院,自然也要顺带做一个,这就是4 万美元。」

「然后为了报答你,索性多扔掉了4 万美元,根据我的基因定制了基因配对
的特效药,就是刚才给你打的那个。」

「不要……饶了我吧……啊啊……」虽然没完全听懂是怎么回事,但是显然
用在自己身上的不会是什么好东西,明知道没人会听,欣恬还是习惯性发出无助
的哭泣,可是身后顶上敏感肛穴的火热肉棒,迅速让她发出美妙的呻吟。

「这婊子的后面又紧又滑,跟前面的骚肉洞比起来一点不差,真是爽爆了!」
刘副总双手紧紧抓住雪白的纤腰腰,肉棒用力地挺进欣恬那紧窄的后庭,开始一
下下的抽插起来,还时不时在那雪白圆润的翘臀上用力拍一巴掌,让白腻的臀峰
晃动出淫靡的波浪。

被凌虐了一个上午,终于迎来了男人对于后庭的玩弄,本来几乎已经脱力了
的娇媚身体,立刻敏感的再次进入了发情的状态。随着男人的动作,欣恬不断娇
喘着发出娇媚的呻吟声。

「快一点……好舒服……好久没有了……啊……快要不行了……呜呜……」
诱人胴体已经满是汗水,久旷的敏感后庭正被激烈侵犯着所带来的快感,让欣恬
完全忘却了什么基因特效药,纤细的腰肢水蛇般扭动着迎合着男人的欺辱,身体
里一股熟悉的激流在酝酿,没几分钟,她感觉自己快要到达极限了。

「呜……好猛……好舒服……啊啊……」

随着高亢的淫叫声,高高扬起的美丽脸颊浮现出痛苦与陶醉交杂的矛盾神情,
感受到女性高潮时的紧窄,看了一上午活春宫的刘副总呼吸也越来越急促,双手
努力抓紧纤腰,下半身用力往上一顶,以便让肉棒插入得更深,没几下就收不住
精关,在娇嫩的后庭花里注入大量的精液。

荒淫的肉戏终于迎来了暂时的中场休息,欣恬被束缚的娇躯无力的趴在椅背
上不住喘息,还未能从刚才那难得的肛穴高潮中回复过来,就觉得身体又开始了
熟悉的燥热感。

「怎……怎么回事?」美丽的OL察觉到自己身体的异样,联想到之前男人们
奇怪的话语,忍不住流露出惊恐的神色。

「怎么样?刚被操完就又开始想男人了吧?哈哈哈哈……」回答她的,是男
人们志得意满的淫笑声。

(未完待续)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