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有骚妻红娟

我就这样坐在沙发上,家里的时钟嘀嗒嘀嗒的走着,每次嘀嗒的响声,就像
是在我心头敲击,让我握着手机的手越来越紧,手机都快要在我手心中变了形。


在我脑海里回忆着我和红娟这5年来的点点滴滴,红娟的那些温柔又浮现在
我眼前,以前的她是绝不可能会出现这种背叛,可如今,却的的确确是躺在了另
外一个男人的床上,还是在我毫不知情的时候,这怎能不让我愤怒。


现在的我愤怒中又夹杂着兴奋,但我却不清楚老婆为什么会变成这样,想起
刚才跟红娟在通话时她说了那一声「泄了」,顿时让我再度兴奋起来,这种由于
愤怒而激发出来的性欲,着实让我心脏加速跳动起来,此刻,我愈发的想要知道
红娟背叛我的原因。


到了晚饭的时刻,家里的房门终于有了响动,红娟用钥匙从外面打开了房门,
我立刻就从沙发上跳了起来,几步就冲到了家门口,可见到红娟的样子,我一肚
子的疑问全都给憋了回去,只是默默的盯着红娟,却不知道该怎么开口。


红娟今天出门时仍旧穿着那件紧身连衣裙,酥胸和都凸显的十分挺翘,
她依旧没有带,胸前两颗明显的凸起,就那样在耸立着,后的余潮,已
然没有退却。


我冲过来的时候,红娟正在换鞋,她见我过来,微微抬了一下头,却像是做
错事的孩子那般,赶紧又将头给低了下去,装作在整理鞋子,不敢再看我一眼。


就在红娟抬头的那一瞬间,我看到红娟的脸蛋上的潮红,那种潮红,只有在
刚刚经历过一场剧烈的运动后才会出现,而她低下头之后,我又发现在她脖颈处
的发丝已经被汗水渗透,直到现在还是湿漉漉的样子,可想而知她跟黄志强的那
场大战有多么的激烈,这让我在内心中的最后一丝幻想也没有了。


红娟换好鞋子后,微微躬了下腰,想要从我的身边溜过去,可我却不打算放
过她,我轻轻的哼了一声,直接向她摊牌,说道:「红娟,今天下午你去哪了?」


红娟听到我的问话,身体猛的颤抖了一下,然后就僵直的站在了那里,我刚
才没看太清楚,这个时候来到红娟的身前,才发现,她胸前的乳头的位置上,已
经有了两点湿痕,并且经过刚才换鞋时的挤压,这两片湿痕有越来越大的趋势。


红娟仿佛是在盘算着该怎么欺骗我,过了好几秒钟之后,她才磕磕巴巴的回
答道:「下……下午,学校有事儿,我去了……去了学校一趟!」


我冷笑了一声,向后退了一步,做在家里的椅子上,翘起二郎腿,用那种十
分不屑的语气问道:「好像不是吧,我下午可是见你在卖菜的那里呢。」


听到我提到卖菜,红娟的神情越来越紧张了,她不假思索的再度回答道:
「哦,是么,我就是去黄志强那里买了点菜,给学校的老师稍过去,怎么了啊,
老公!」


红娟这声老公叫的十分魅惑,这分明是做贼心虚的表现,想要在我面前糊弄
过去,虽然我被她叫的也是心头颤了一下,但还是硬下了心肠,把脸色黑了下来,
继续厉声问道:「我说是去黄志强那里见了你了么,你还在这里给我狡辩。」


红娟这次慌了,她身体开始剧烈颤抖起来,可嘴上却还没有服软,继续狡辩
道:「我去哪还用跟你汇报啊,我下午就是去学校了,怎么着啊!」


说着,红娟转身就要往卧室里面钻,可我却是不打算就这么放过她,我直接
将自己的手机给掏了出来,将她跟黄志强的视频给调了出来,我也没有关手
机上的音量,红娟的声音就从手机的外放中传了出来。


「啊……啊……志强,你轻一点……轻一点!」那的声音婉转而又悦耳,
亢奋中又带着几分羞赧,与我面前的老婆仿佛不是一个人似得,这种转变即便是
当事人的我,也感到十分的不解。


「你这怎么解释?」我听着手机里红娟的声,气愤的拍了下桌子,手机
在桌子上跳了一下,差点落在了地板上。


红娟这时彻底傻眼了,没有想到我会以这种方式来向她摊牌,她脸色骤变,
红一阵白一阵,眼泪立刻就从她眼眶中涌了出来,红娟扑到我面前,将手机抢了
过去,将视频给关掉,这才向我求饶:「老,老公,我……我错了,都是我鬼迷
心窍了啊,求你不要离开我啊!」


见红娟在我面前求饶,我内心中的愤怒这才稍稍减轻了少许,可我却不打算
就这么将红娟放过,继续问道:「你还有脸求饶,你看看你办的这些好事,到底
是什么东西能让你鬼迷心窍,今天你要是不说清楚,我们就好合好散了吧。」


听到我说要离婚,红娟顿时就瘫坐在地上,泪水如同止不住的泉水那般,瞬
间就将她的胸前给打湿了一片,过了好半晌,红娟才叙述起她主动投往黄志强胯
下的具体原因。


原来,前段日子我一直在出差,红娟一个人在家里,她去黄志强的菜店买菜,
没想到在菜店门口崴了脚,当时疼得她满头都是汗,眼泪止都止不住哗啦啦的往
下面掉,模样显得极其可怜。


正在买菜的黄志强刚好看到了这一幕,连忙上前将红娟给扶了起来,慢慢得
将她扶进了菜店里,开始红娟还是十分的拘谨,因为上次的事情,红娟根本不想
再看到黄志强了,可是当时她脚被崴住了,根本就走不开,我又不在身边,她只
得任由着黄志强将她扶进了屋里。


也是因为在外面,红娟也不敢太过于挣扎,她更是不敢对黄志强多说些什么,
生怕被外人知道自己的事情,也只好任由着黄志强的摆弄,听红娟说,当时被黄
志强扶进屋里后,她已经下定决心,如果黄志强敢乱来的话,她拼了命也不能再
让那个流氓在自己身上占到便宜。


可出乎红娟的意料,黄志强这次十分的规矩,扶着红娟坐下之后,他的手立
刻就从红娟身上拿开了,根本就没有任何多余的动作,这样的表现,才让红娟稍
稍放下了一下戒备心。


黄志强拿来红花油,在红娟面前晃了两下,说道:「你的脚崴住了,还是擦
点红花油吧,在部队里受伤后,我就是涂抹这个,很快就能好的。」


红娟当时不想让黄志强再接触她的身体,只是摇头,然后说道:「算……算
了吧,我休息一下就行,等会儿不太疼了,我就回去了。」


可黄志强却装出一副腼腆的模样,笑着说道:「那哪成呢,我处理这个十分
有经验,以前受伤后犯懒不处理,第二天非得肿起来不可,三五天都下不了路,
更甚至,我有个战友,也是犯懒不处理,后来还留下了后遗症,平时走路都不太
利索。」


黄志强这半真半假的说着,着实把红娟给吓住了,她开始迟疑起来,也判断
不出来黄志强的话里有多少可信之处。


黄志强见自己真的将红娟给诈唬住了,不由分说,上前直接将红娟崴住的那
只脚给拎了起来,他拉过一张小凳子坐下,将红娟的脚踝放在自己的腿上,然后
就开始给红娟上起了药。


红娟想要反抗,可小腿在黄志强的手心里握着,更何况那只手上的脚只是动
一下,就会钻心的疼,让红娟也不敢再反抗了,感受着黄志强在她脚踝上揉动,
红娟浑身都僵硬了,感觉放在哪都不是,极其的别扭。


可黄志强这次却十分的细心,丝毫没有在红娟的身上占任何便宜,在红娟受
伤处涂抹一些红花油后,开始不断的揉搓起来,很是贴心。


渐渐的,红娟的戒备心完全就放了下来,她能感受的到,黄志强在处理扭伤
方面,的确是有一套,轻重交错着在自己脚踝处揉着,脚踝处有阵阵的热浪传到
了她的心头,让她内心中甚至能感受到了一丝甜蜜,因为我从来都没有给红娟做
过这些,这让红娟很是感动。


听到这里,在我的内心中也起了不小的波澜,我感到有些羞愧,我的却是没
有为红娟做过这些,但这并不是她独自去找别的男人的理由。


我听红娟接着说她们两个的接下来的事情,这次黄志强帮红娟处理过扭伤后,
跟本就没有占她的便宜,甚至往日那种色眯眯的眼神,也没有在她身上扫过一下,
这让红娟对黄志强的看法立刻就有了不小的改变。


受伤的这几天,红娟出门极其的不方便,几乎都不出去买菜了,可没想到黄
志强竟然将菜都送了过来,见红娟做饭不方便,主动帮着做饭,甚至家里简单的
一些家务也顺手帮着做了,这让红娟大为感动,对黄志强的看法彻底改变了,觉
得他是个不错的男人。


然而,在一次黄志强做完饭之后,红娟很是过意不去的留黄志强在家里吃饭,
这个时候红娟的脚已经好的差不多,做饭什么的根本就没有什么问题,可她却没
有拒绝黄志强来家里,反而还在黄志强来之前,特意打扮了一番。


红娟脸上化着淡淡的妆容,完全没有了前几日的那种憔悴模样,也没有穿宽
大的居家服,而是穿上了那件紧身连衣裙,虽说紧身裙穿在她身上,会让红娟的
小肚腩稍稍凸显出来,可是更能衬托出红娟那对儿巨乳,还有挺翘的娇臀。


不知是不是故意的,红娟依然没有穿,被紧身裙裹着的乳房,虽然显得
稍稍有些下垂,但软绵绵的十分有弹性,红娟每一个动作,都能让胸前的两只乳
房跳动不止,甚至有种呼之欲出的感觉。


乳尖的那两点像是纽扣似得,在棉质布料上凸显的十分清晰,这分明是在告
诉面前的黄志强,自己没有穿,而黄志强丝毫都没有客气,自打走进房间后,
目光几乎都没有从红娟的胸前挪开,火辣辣的目光直勾着那里,就差直接上手去
揉捏了。


红娟被黄志强火辣的目光瞪得俏脸绯红,她羞涩的侧了下脑袋,不敢与黄志
强的目光有所接触,红娟轻轻咳了一声,对着黄志强说道:「吃饭吧,志强,谢
谢你这段时间对我的照顾,今天这顿饭还是你给做的,实在是让我过意不去。」


黄志清嘿嘿笑了两声,伸手去拿餐桌上的筷子,正巧与红娟的手触碰到了一
起,红娟连忙缩手,尴尬的笑了一下,可黄志强却不紧不慢的将筷子拿到了手中,
这才说道:「哎,这算什么啊,说起来,我还得向你赔不是,上次的事情虽说是
你老公安排的,可我也是有些鬼迷心窍了哇!」


听到黄志强提起上次的事情,虽然他没有明说是什么,可红娟立刻就明白过
来,那件事指的是什么,被黄志强提起,本就绯红的俏脸,这下涨的更是红润,
像是一只熟透了苹果。


「哎!还提上的事情做什么,我不怪你!」红娟说着顿了顿,把面前的就酒
杯给倒满了,给黄志强推过去一杯,她自己也拿起一杯抿了一口,这才接着说道:
「我家那位脑子里整天不知道在想些什么,都是些乱七八糟的,我也是没办法。」


黄志强只是微笑,没有接红娟的话茬,直接将酒杯凑到嘴边,一口就喝了个
干净,喝酒之际,还不忘斜着眼睛看向红娟,那色眯眯的眼神中,分明是在告诉
所有人,如果不是你老公想那些乱七八糟的东西,我也不可能尝到你种曼妙的尤
物。


两人有一搭没一搭的吃饭喝酒,都喝的有些微醺后,红娟的表情突然变得很
是伤感起来,她用纸巾擦了擦嘴,将筷子放在一旁,默默的看着黄志强在那里夹
菜。


黄志强也觉察到了红娟的情绪变化,他微微眯着双眼,轻笑着对着红娟问道:
「吃啊,还有这么多呢,不吃可就浪费了!」


红娟不说话,只是摇摇头,依旧没有动筷子,黄志强见状,也将手中的筷子
给放了下来,他伸出手,甚是自然的在红娟手背上拍了两下,问道:「怎么了,
有什么心事么,能说给我听听么?」


黄志强并没有将手收回去,而是就那样轻轻的压在红娟的手背上,甚至用手
指轻轻的在红娟的肌肤上滑动,感受着红娟娇嫩的肌肤。


对于黄志强这种暧昧,红娟没有丝毫的反感,甚至手背一动不动的任由黄志
强抚摸着,过了一会儿,红娟才轻声叹了口气,说道:「哎,其实告诉你也没什
么的,反正你大概也能猜出些什么来。」


听到红娟这样说,黄志强顿时来了兴趣,他见红娟对自己的骚扰根本就不在
意,就愈发的想要得寸进尺,黄志强从倚在上站了起来,走到红娟的身后,将双
手轻轻的搭在红娟的肩头,力度适中的捏了两下,这才柔声说道:「有什么心事,
就直接说吧,不要憋在心里,挺难受的。」


红娟轻声抽泣起来,一脸的幽怨,她将一只手搭在自己肩头,按住了黄志强,
这才再次唉声叹气的说道:「哎,说出来我也不怕你笑话,我跟我老公结婚也有
五六年了,除了刚结婚那段时间,我还对他稍微有些吸引力,渐渐的我发现,我
们越来越疏远了,尤其是这两年,感觉我对我老公,丝毫没有了任何的吸引力。」


说着,红娟扭头看了一眼黄志强,见他在静静的听着,便说的越来越露骨,
她闭上眼睛,沉默了片刻,然后又继续说道:「这两年,我老公越来越不行了,
总是弄那么两下,就不行了,根本就没有任何快感可言。」


红娟的话里带着醉意,话说到这里,越来越是激动,声音也越来越大,只听
她继续道:「我是个正常女人,平时也需要男人来满足,你知道么,我每天在给
学生上课的时候,下面就湿的特别厉害,根本就没心思工作,本想着回到家能找
到些慰藉,可每个夜晚,一次又一次的让我失望。」


不知道什么时候,黄志强的手已经伸到了红娟的胸前,顺着衣领握住了红娟
的乳房,黄志强是个老手,知道怎样抚弄女人,他两根手指不断捻动红娟的乳尖,
将早已挺翘立起的乳头弄得更加耸立。


「哦……」从红娟嘴里轻轻发出一声,她并没有阻止黄志强的动作,反
而还闭起眼睛享受着,红娟接着刚才的话题说道:「志强你知道这些年我都是怎
么过来的么,都是自己用手来解决的,我……我是不是很下贱啊!」


说着,红娟竟然开始嘤嘤的哭了起来,黄志强站在红娟的身后,他玩弄着红
娟的乳房,下面的早已将帐篷撑了起来,顶起的位置一直戳在红娟的脖颈处,
听到哭泣,黄志强不由分说直接将红娟给抱了起来,向自己肩头送了一下,将红
娟给抗了起来。


「不……嫂子,你一点也不下贱,我再也不让你承受这种痛苦,今天我请你
痛快的体验一次作为女人的畅快!」说着,黄志强将红娟的裙子从后面掀开,果
然,那里早已经湿了一,黄志强嘿嘿的笑了出来,将手指按在上面,笑
道:「走,我们享受去!」


「不,不能这样!」红娟被黄志强抗了起来之后,这才反应过来,她双腿胡
乱的踢腾着,可黄志强紧紧的箍着她,根本不让她挣脱,三两步红娟就被带到了
卧室之中。


「志强,我们不能……」红娟被黄志强放在床边后,用力的推着他,想要保
持两人之间的距离,她虽然醉着,可并没与完全丧失理智,还知道不能与黄志强
再继续发生关系,反抗的力度十分明显。


可是红娟的话还没说完,她的嘴巴就被黄志强用嘴给堵上了,下身也被黄志
强的手指扣住。


「呜呜……」


随着黄志强手指玩弄的力度,红娟嘴里的声音越来越小,慢慢的开始迎合起
黄志强来,两人的舌头搅在一起,再也分不出了彼此。


说到这里,红娟脸上浮现出一抹羞红,她偷偷的看了我一眼,很是心虚的对
我接着说道:「接下来的事情,你也知道了,老公,我都告诉你了,求你不要跟
我离婚啊!」


我冷哼了一声,听着红娟的讲述,我的早就是硬邦邦的,看着她这副娇
羞模样,我感到了十分的恼火,红娟这明显是对黄志强动了情,一顶大大的绿帽
子扣在了我的头上,让我的耻辱感蹭蹭的冒了出来,跟耻辱感一同冒出来的,还
有兴奋,那种自己老婆被别的男人爆操的兴奋。


我没搭理她,也不知道从哪来的那么大的力气,一把将红娟给抱了起来,红
娟以为是我要打她,拼命的挣扎起来,我却死死抱着红娟不让她动弹,三两步就
来到了卧室里,直接将红娟给扔到了床上。


「,你还有脸讲,看我今天不肏死你……」


「不,不行,老公,我还没有洗呢,等我洗完再说,咱们再来弄吧!」红娟
哀求了一下。


听她这么说,我更是兴奋了,硬邦邦的快要爆炸了,她刚从黄志强那里
回来,里还残留着黄志强的,我狰狞着嘶吼着:「不许洗,我就是要看
看你跟黄志强做成什么样子了。」


说着,我一把将红娟的裙子给扯开,嘶啦一下,裙子被我给撕成了两瓣,红
娟的那一对儿巨乳立刻就跳了出来,她果然没有穿,乳房颤颤巍巍的在晃动,
乳晕周围甚至还清晰可见些许淡红色的吻痕,分明是刚刚被黄志强给吸出来的。


她还知道些许廉耻,并没有光着下身从外面回来,可那里,却全是湿痕,
的位置已经被不知是黄志强的,还是她的淫液给浸湿了,更有可能就是
刚才她回忆的时候,也动了春情,又开始泛滥了。


我顾不得想那么多,我的这时候硬得快要爆炸了,上次这种状态,还是
我第一次见到红娟的时候,可不曾想,今天得知红娟被别人操过之后,我又
恢复了前些年的状态,这更是让我兴奋的不得了。


红娟还在反抗着,将她两条腿紧紧的夹着,嘴里一直念叨不要,可这副样子,
却更是激起了我的兽欲,我不再理会红娟的反抗,抓着她的两只脚,直接将红娟
的两条大腿给分开,带着湿痕的,立刻就出现在了我的眼前,让我眼睛都快
要看直了。


「哼,能让别的男人肏,让我肏一下就不行了吗?」我恶狠狠的问着红娟,
可红娟却没有向我解释什么,依旧在不停的反抗,想要将两腿合拢,却让我死死
得抓着,根本不让她得逞。


我钻到红娟的两腿间,一下就将红娟的给拉了下来,红娟的再次出
现在了我的眼前,以前看红娟的时候,没有这种兴奋,因为已经是看习惯了
的身体。


可这次却不一样,红娟的明显是刚被人肏过,上面红肿的十分明显,
还有大量粘稠的淫液粘在上面,都被淫液给浸成了一缕一缕的了。


见到这种淫糜的场景,我再也忍不住了,直接就冲了过去,也不用手扶,自
己的十分熟悉红娟下面的,很是轻车熟路的就钻到了红娟的之中。


「啊……老公,不要,不要,这里,这里还脏着的啊!」红娟也感受到了我
的进入,她身体拼命的扭动着,不想让我再往她里面进。


可我已经压在了她的身上,这会儿哪还能起开,在红娟的肉道里直接就
插到了尽头,这个时候,红娟的肉道里还残留着黄志强的,里面湿的厉害,
红娟被我插入,她也流出了不少的淫液,这更是让我进入的畅通无阻。


在顶到红娟尽头后,我停了下来,用力的用挤压着红娟的身体,
我用双臂将自己上身撑起,仰起头闭上了眼睛,感受着红娟肉道里的潮湿,感受
着她子宫口在吮吸着我的,感受着她肉道在不断的在收缩着,紧紧的夹着我
的。


突然,我脑海中浮现出不久前黄志强肏红娟的样子,我正在插入的地方,
在十几分钟前,正有另外一根在插入着,不仅在里面插入,还有大量的
射了进去,这才能让这柔软的变得这么潮湿。


想到这里,一股恼怒顿时就涌了上来,我狠狠的在红娟上砸了几下,问
道:「红娟,黄志强是不是这样肏你的,他的是不是想我这样,顶在你的子
宫口上面,告诉我,是不是啊?」


听着我歇斯底里的吼叫声,红娟一声都不吭,她轻咬着自己的下唇,把脑袋
歪向了一旁,看都不敢看我一眼,虽然她已经不再反抗,可却没有配合我,任由
我在她上砸着,不敢回答。


我正在兴头上,想起那天黄志强肏红娟的场景,顿时就在红娟的中
跳动了几下,感受到我的跳动,红娟的也收缩了几下,将我的给箍
的更紧,甚至每次的都有些费力。


我没有注意到红娟里的变化,脑海中全都是红娟被黄志强肏时的样子,
我再次深深的将顶进了红娟的尽头,然后问道:「红娟,告诉我,告诉
我,黄志强是不是这样肏你的,他肏的你是不是很爽!」


可能是的有些太猛了,红娟忍不住了一下,发出了嗯的一声,这个
声音,就像是回答我一样,顿时将我的怒火给再次推的更加强烈,想不到红娟会
如此的,在我面前承认了她被别的男人操爽了。


红娟仍旧在闭着眼睛,这副样子让我感到十分的不爽,我一把将红娟给抱了
起来,让她坐在了我的怀中,却仍是在红娟的中插着,由于她坐在我身
上,根本就不用我费什么力气,就顶在了红娟的最深处,时刻都在刺激
着她深处的敏感部位。


我双手抱着红娟的,在她里跳动,不知道为什么,今天这次操
红娟,我没有一丁点儿要射的感觉,自己整个人都十分亢奋,觉得自己非得把红
娟给肏死不行。


可能是我攀比心在作祟,总觉着自己老婆被黄志强给操了十分吃亏,不肏回
来,总是觉得自己亏的慌,自己老婆能在黄志强的胯下淫叫,为什么不能在自己
胯下淫叫,想到这里,我愈发的卖力起来。


渐渐的红娟也有了回应,毕竟她刚刚被黄志强肏过,身体上的愉悦感还没有
完全消失,加上我这次,如此的卖力,红娟的淫叫声越来越大了,双眼也开始微
微张开,变得迷离起来。


我低头看了一下自己在红娟里进出的样子,忍不住哼了一声,我一
只手狠狠的抓住红娟的乳房,稍稍用了些力气,里面的乳汁直接就挤了出来,喷
的我满脸都是,这让我更加兴奋。


「说,黄志强有没有这样,他有没有捏你的乳房。」我再次的问道。


「嗯,有!」红娟竟然开始了回应,她用微不可查的声音回答了我,在我的
怀抱来,她身体也开始不由自主的跳动起来,想要让我的每次都能肏到她肉
穴里的最深处。


虽然红娟的声音像是蚊子哼哼似得,可我却是听得一清二楚,听到了她的回
答,立刻就让我停顿了下来,我仔细回味着她的话,一股热血涌进了我的大脑中,
那种羞辱感,让我快要到了爆炸的边缘。


「我肏死你,你这个不要脸的贱货!」我一把将红娟推开,抱着她的臀部,
直接将她给翻了过来,红娟的高高撅起,白嫩的肌肤,我却没有丝毫怜惜,
一巴掌就抽了上去,在白嫩的上,立刻就多出了一个鲜红的手印。


「啊!老公,老公,你打死我吧,我就是被黄志强肏过了,刚刚黄志强的鸡
巴还在我里面插着,插到我的最里面了!」也许是被我这一巴掌的刺激,
红娟瞬间就崩溃了,她歇斯底里的冲着我喊了一句,将她跟黄志强时的场景
说了出来。


听到这里,我顿时恼怒的了,再次又跳动了几下,看着红娟高高翘起来
的,鲜张着口,内里的淫液大股大股的向着外面流淌着,就像她说
的那样,这个的小,刚就被一根给插过。


我的怒火越来越是炙热,跳动的更加厉害,我躬起腰,提着自己的,
直接在红娟的背后插了进去,每一次都将插进红娟的最深处。


「你跟黄志强是怎么的,他有没有向我这样,从你背后插进去,把他的
顶到你子宫里面!」我带着怒意问道,说着,又是在她翘臀上来了一巴掌。


被我打过后的红娟又是一声惨叫,她像是报复我似得,大声的对我回答道:
「有,黄志强抱着我的,每次都能将插到我子宫里,每次都能让我大喊
大叫,他不仅操着我的逼,还抓我的,奶水都快被他给挤干了。」


听到这里,我有些受不了,立刻就趴了下去,就像红娟说的那样,趴在她身
上,双手直接就握住了红娟的一对儿大乳房上,这个时候红娟还在哺乳期,乳房
里的奶水十分的充足,即便是刚刚被黄志强挤干,这会儿又恢复了过来,我用力
的挤了一下,两只乳头上立刻就再次喷发出大量的乳汁来,将她身下的床单都打
湿了一。


「嗯……啊……疼!老公疼啊!」红娟大喊大叫着,我捏的十分用力,红娟
吃痛的叫了出来,这正是我想要的结果,她不是被黄志强肏爽了么,我就是要用
这种方式,让她感到疼,我的不断的砸进红娟的,手上却是丝毫没有要
放松的意思,仍旧在用力的挤弄着她的乳房。


也许是被疼的麻木了,过了一会儿,红娟已然不叫痛了,开始哼哼唧唧的享
受起来,这种刺激感是之前从来都没有过的。


我闭上眼睛,脑海中浮现出黄志强在红娟身后,用他的在她中进出
的样子,这种带着绿帽子的感觉,让我格外的兴奋,也变的无比的坚硬,不
知不觉间,跟红娟已经进行了许久,这好像是我认识红娟以来,操的最持久
的一次,即便是年轻的时候,也没有操过这么长时间。


我不断的在询问着红娟她跟黄志强时的细节,红娟这个时候已经放开了,
我此刻不论问她什么,她都会如实回答,我想了一下,用力在红娟的里狠狠
的顶了顶,再次问道:「的有没有黄志强爽,我俩相比谁更厉害。」


问出这话之后,红娟顿时沉默了,房间里只剩下我俩肉体撞击的声音,还有
每次我从红娟抽出时发出的摩擦声,里鲜嫩的穴肉被我给带了
出来,又再次被我的给送了进去。


我等不到红娟的回答,顿时不乐意了,不再动弹,趴到了红娟的身体上,凑
到了红娟的耳边用十分温柔的声音再次的问了一遍。


可能是感到了我的温柔,也可能是我突然停下来的失落,红娟本就红晕的脸
蛋再度加深了几分红晕,她哼了几声,小声的对我回答道:「黄志强肏的爽,他
的比你大,都快要把我的给撑爆了。」


我本以为红娟会顺着我的意思,说的爽,可想不到她竟然这么的不要脸,
在我正操她的时候,说别的男人操的爽,这可是把我的怒火激到了极致,我再度
变的亢奋,直起腰,抱着红娟的,疯狂的撞着。


已经被带了绿帽子,可还被自己老婆说不如别的男人,我心头的火气就不是
一般的大,非要将身下的这个给操烂了不可。


被红娟这么刺激着,我越来越是恼火,脑子里不断变换着该去怎样折磨她,
突然想起上次红娟给黄志强的事,我直接将从红娟的中拔了出来,
我的上亮晶晶的,上面还带着我俩的淫液。


我也顾不得那么多,直将红娟给翻了过来,握住自己,就要往红娟的嘴
里塞,可反应过来的红娟却突然开始挣扎起来,脑袋歪向一边儿,用力推着我的
身体,想将我给推开。


她的这种行为让我更加的愤怒,骂道:「臭,给别的男人吃就行,
给你正牌老公吃就不行了,别的男人的就是比我的好吃是吧!」


听我再次提到了别的男人,红娟顿时愣住不再挣扎了,显然也是想到她跟黄
志强在一起的事情,有些无法面对我。


我已经被自己的愤怒冲昏了头,现在愤怒中还伴随着强烈的兴奋,见红娟已
经不再挣扎,我再次将自己送到了她的嘴边,红娟的小嘴正微微张着,没等
红娟再躲开,我直接将塞进了红娟小嘴之中。


口腔内的温热感瞬间就让我感受到了,这里似乎是一处比红娟更让我兴
奋的地方,我松开自己的,身体向下沉了下去,将连根部都送到了红娟
的嘴巴里。


插的有些深,直接进入到了红娟的喉咙,红娟再次挣扎起来,拼命的想
要将我推开,可凭她的力气根本就推不动我,而我正在感受着上传过来的快
感,对于红娟的挣扎,我直接无视。


「咳……咳……」就在我刚刚拔出一些,红娟开始剧烈的咳嗽起来,大
量的口水和鼻涕从红娟的口腔与鼻腔中喷出,见到红娟这种惨状,我觉得特别有
成就感,想也没想直接就再次插进了她的嘴巴。


似乎红娟的嘴巴成了,被我的不断的,她的红唇紧紧的裹在我
上面,就像是包裹住那样,承受着我剧烈的冲击。


这样的场面实在是太过于刺激,之前我跟红娟根本就没有这样玩过,并且红
娟还被其他男人操过,如果能早些年就这样,我也不至于就像红娟说的那样,三
两下就不行了。


「老公……你……慢点儿……我……受……受不了……了……」我的不
断的在红娟嘴巴里进出着,红娟趁着拔出来的那一下,含糊不清的着,
可还没把话说完,嘴巴就再次被我的给填满,说了好一会儿,才将一句话给
说全。


看着自己身下红娟这副样子,我浑身燥热,血液飞速的在自己体内流转着,
全都汇聚在上,今天上面的硬度,让我自己都感觉到无比惊讶,甚至面
前是一块铁板,我都能将她给捅穿了,更何况是自己老婆的小嘴。


红娟虽被我的无比凄惨,可我也知道自己现在的状态是已经到了最巅峰
的时刻,这种硬度只是到了临界点才会有的状态。


果然,在最后猛烈的那一下之后,浓稠的从出,而这个时
候,我的正在红娟嘴巴的最深处,射出来的全都浇灌在红娟的嘴巴最深
处。


「咳……咳……」红娟又开始剧烈的咳嗽起来,不仅从她嘴巴里喷了出
来,甚至从她鼻腔里也流淌出了大量的,这全都是我刚才射进去的,红娟被
呛的哗啦啦的流着眼泪。


看着她的这副凄惨模样,顿时让我的心软了下来,不过想起就在不久之前,
自己的老婆还在被别的男人肏着,我竟然再次有些兴奋,在红娟的脸上轻轻
跳了两下,似乎又再次硬起来的可能。


「红娟,我……我还能再来一次!」我兴奋的大叫了一声,不管红娟脸上还
是狼藉一片,就要将已经软趴趴下来的,往红娟的嘴里塞。


红娟赶忙伸手抓住了我的,轻轻撸动了几下,可却没有了任何的反
应,红娟惨笑了一声,说道:「老公,让我休息一下,好么!」


毕竟我也三十好几了,不可能那么快再次恢复过来,刚才的那种兴奋也只是
一瞬而已,听红娟这样说,我也顺坡下驴的答应下来,射过精之后,我的大脑也
清醒许多,知道再弄一次的话,我的身体恐怕也吃不消了。


良久之后,我和红娟并没有再来一次,红娟噙着泪偎依在我的怀里,轻轻的
向我问道:「老公,我刚才说的那些,你没有生气吧?以后我们还向以前那样吧
。」


我看着怀里的红娟,心情极其的复杂,我知道再也回不到以前了,如果没有
别的男人刺激,我根本就无法正常跟红娟,于是我将心横了下来,说道:
「这次的事儿就算了,可如果想让我原谅你,那以后必须听我的,不论我提什么
要求你都要答应。」


红娟若有所思的看着我,她的眼神也极其复杂,良久之后,轻轻叹了口气,
微微的点了下头,算是答应了下来。 【完】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