骚妇婉婉

001 没有前戏,没有润滑,还是后入式…
秦峥进门的时候,沈婉婉正在洗澡。
她光裸着身体站在浴室的花洒下,潺潺的水声遮住了开门声和脚步声,秦峥却循着水声找到了她。
浴室里面,水汽氤氲,若隐若现的浮现一具姣好的身躯。
白花花的,前凸后翘,胸大腰细,那圆圆的屁股上翘着,随着一双长腿一扭一扭的,别提多撩人了。
等沈婉婉注意到人影的时候,秦峥已经从后面一把抱了上去,双臂紧紧的搂住,顾不得他身上那身矜贵的西装,全被哗啦啦的热水给淋湿了。
沈婉婉吓了好大一跳,身子一抖,胸前那对丰满的奶子也跟着晃了晃,还以为她要被劫财劫色了。
她一边使出吃奶的劲挣扎,一边心里盘算着怎么才能出奇制胜。
却在这时,在身后那宛若铜墙铁壁一般的男人胸口上,感觉到了一股熟悉的气息。
“秦峥?”她五分怀疑,五分犹豫道。
“是我……”
秦峥低低地应声,嗓音浑厚磁性,随着沈婉婉放松了身体,他也松开了铁钳子一般的手臂,手掌顺着湿滑细嫩的肌肤往上摸,一把抓在了女人饱满浑圆的胸乳上。
沈婉婉身材火辣,21寸的腰肢,36E的奶子,两两映衬在一起,分不清是奶子衬得腰肢更细了一些,还是腰肢衬得奶子更大了一些。
反正一看,就让男人觉得裤裆发紧,心口上火。
如今这细软的奶肉,全部被秦峥一手捧住了,五指分开肆意揉捏着,别提多满足了,连冷厉如秦峥的男人,也在这个时候融化了眉宇间的冰霜。
沈婉婉却在听到他声音的那一刻,气不打一处来。
她刚才是真的被吓到了,身体浑身发凉,要不是有热水冲着,说不定都打了个冷颤了,哪里还有心情跟秦峥调情。
“你给我松开!”
随着沈婉婉愠怒的话音,随之而起的还有“啪”的响声。
她一巴掌打在了秦峥的手背上,毫不留情,完全是泄愤,力气大到都把秦臻的手背给拍红了。
身后的男人倒也像是怕了一样,真收回了手。
沈婉婉刚缓过来气,以为有了喘息的机会,但是下一秒,她被身后的男人重重地压在了浴室的瓷砖上,身前一阵冰凉刺骨。
“秦峥,你发什么疯,快给我放开。”
沈婉婉狼狈的趴在瓷砖上,胸前浑圆的奶子都被压扁了,奶头随着身体的扭动在湿漉漉的瓷砖上磨蹭着,一下子凸起了。
要是换成玻璃,说不定都能发出“吱吱——”的响声。
秦峥在她身后不说话,一米八六的净身高将沈婉婉完全的笼罩住,就跟一个黑影一样。
一股阴冷骇人的气息沉沉传来。
他也不知是在什么时候脱了裤子,露着精实的腰腹还有又长又粗的肉棒,腰部猛地向前一挺——
没有前戏,没有润滑,还是后入式,那硬邦邦的玩意儿就这样从双腿之间,插入了女人的小穴里。
“啊……”
沈婉婉咬着牙闷哼出声。
做了这么多次,她的下身还紧的很,没辜负她孜孜不倦的做缩阴运动,小穴还跟处女一样。
如今秦峥那根大东西进来,依旧有撕裂的痛感。
是痛,也是爽,快感如电流一样的在身体里乱窜。
秦峥挺着腰埋在那柔软湿热的小穴里,一阵气血翻涌,肉棒还又涨大了几分,也不等沈婉婉适应,就开始了蛮横地横冲直撞。
他不仅腰腹用力,就连身体,也一下一下撞着沈婉婉赤裸的后背,西装的纽扣几乎要在那白皙的肌肤上印下痕迹,别提多凶猛了。
“啊……啊……”
沈婉婉紧咬着牙,却也忍不住从心口上涌出来的呻吟。
她贴在墙上,脸上湿漉漉的全是水,可是那双明艳的眼睛里则是怒火氤氲,咬牙切齿道,“秦峥,你这可是强奸!”
秦峥闻言,在她身后冷笑了一声,下身又是一阵猛地用力,把沈婉婉撞得浑身乱颤,连话都说不全,只能发出喘息声。
“啊……啊……呜呜……”
他这才靠近到沈婉婉耳边,微垂着眼低声道。
“我跟我老婆做爱,哪里算的上强奸了?”


002 不是脑子进水,而是骚逼流水了…
如今像是野兽一样撕扯纠缠在一起的这俩人,还真是一对夫妻,民政局发了红本本,受到法律保护的那种。
“……哪里算的上强奸了?这都是你应尽的义务而已!”
冷冷地说着后半句话,秦峥精实的腰腹又是凶猛往前一挺,重重地装在沈婉婉的屁股上,混着水流,发出好大的声响,萦绕在满是水汽的浴室里。
“啊……”
沈婉婉浑身颤抖的厉害,特别是下身的小穴,像是被这股力道给贯穿了,连里面湿热的媚肉都跟着颤抖,丝毫不见了刚才的疼痛,反而在这种凶狠的撞击中感受到了一股前所未有的快感。
她的身体是软了,可是心底里的那股闷气却还在。
“姓秦的,我那一天肯定是脑子进水了,才会跟你去民政局领证,你他妈就是一个衣冠禽兽。”
沈婉婉不是个好脾气的人,连此刻浑身赤裸,被男人屈辱地压在墙壁上,也没损了她沈家大小姐的傲气,紧咬着牙冲着身后的男人吼道。
秦峥倒是没被她的挑衅惹怒,依旧是最开始进门时冷厉深沉的模样,唯一的改变,大约是他英挺脸庞上欲望的气息更浓重了。
他身下地撞击没停下来过,一直保持着这个频率和力道,还侧着头在女人发红的耳垂上咬了一口,低声道,“我看你不是脑子进水,而是骚逼流水了。”
听到这么一个严肃克制的人,说出“骚逼”这样的淫言秽语,沈婉婉只觉得她的小穴更湿了,热烫的粘稠淫液全都从花穴最深处涌出来,跟花洒落下来的水流混在一起,温热的往下留着。
从大腿内侧流淌而过的时候,残留在肌肤上的温度,像是她不可抑制的尿出来了一样。
“啊……呵呵……呜呜……”
她在呻吟中,还轻笑了两声,扭过头去,看向身后的秦峥。
天生丽质的脸庞哪怕是素净的,也遮不住精致的美艳和明媚的双眼,仰着红唇对秦峥讥笑。
“你这话到没说错……我……我要不是骚逼痒得难受,哪会看的上你这个衣冠禽兽。”沈婉婉挑着眉,通红着脸,高傲道,“你就这么点用处了,还不快用你的大肉棒给我肏舒服了。”
原本是秦峥强上的戏码,随着沈婉婉三言两语,情况突然发生了一百八十度的大逆转,好似成了沈婉婉欲求不满,把秦峥当成了工具人。
秦峥进门的时候,全身上下弥漫着一股沉郁,如今被沈婉婉这么一挑衅,脸色顿时黑了,眸光又深又利,哗啦啦的水也冲不走这股愠怒,跟真要把沈婉婉给拆吃入腹一样。
沈婉婉被压得不能动弹,还扭着脖子往后看,身体费力的很。
但是看到秦峥这副模样,她心里却是畅快得,红唇娇笑,眼角飞扬着。
“怎么?这么快就没力气了,还不如我床头柜里的按摩——”
这一回,秦峥不等沈婉婉把话说完,猛地吻了上去,凶狠地像个豺狼,嘴唇都磕到了牙齿。
沈婉婉皱了皱眉,气得想骂娘,却全被秦峥堵在嗓子眼里,口腔里还不得不容纳秦峥伸过来的舌头,霸道的吸允着津液。
秦峥的吻技十分老道娴熟,会让人舌头发麻,却又不会喘不上气来。
吻着吻着,不知不觉间,沈婉婉松开了眉心,沉溺在这个深吻里。
她在心里想着,秦峥也就这点用处了。
其实不然,她沉溺秦峥的吻,也沉溺秦峥英俊的皮相,更沉溺秦峥那根又粗又长,堪比欧洲人尺寸的大肉棒。
要是肏舒服了,能让她连脚趾都跟通电一样蜷缩起来。
一时间,浴室里只剩下了花洒的水生,沾粘的亲吻声,还有激烈的身体撞击声,啪啪啪的,不绝于耳。
这个姿势,进入的是很深,畅快也是畅快的,可是扭着脖子接吻实在是太累人了,而且身前那冰冷坚硬的瓷砖,一点也没秦峥的胸口舒服。
所以没过一会儿,傲娇的沈婉婉又开始烦躁的哼哼了。

【完】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