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错房娇娘惨失身

贾明出差了,去本市的一个县,对一个小供货商的生产条件进行核验。供货
商自然不敢怠慢,在县里最好的酒店安排了晚饭,贾明没喝多少酒,算是半醉未
醉的状态,那几个陪酒的供货商负责人可是醉的不轻,供货商老板在女秘书的搀
扶下,撑着最后一丝清醒嘱咐帮贾明安排了房间。贾明拿了房卡,婉拒了他们送
上楼的好意,自己乘电梯上去了,8001,号码不错。到地方却有点傻眼,门口大
红双喜字,还用彩带扎了个彩虹门,刷卡推门进去,里面一水儿鲜艳的大红色,
明显是个婚房的布置。贾明拨通前台电话问了下,前台说那供货商当时只说要最
贵的套间,酒店最好的两间就是8001和9001这两套,本地接亲习俗,娘家不是本
地的,新娘就在本地酒店开个房间充数,也方便接亲,这两套最好的常年被充作
婚房,老板也就直接按照婚房布置了,楼上的婚房已经有个准新娘住进去了,说
是后天婚礼,如今只剩下这一间8001。贾明哭笑不得,却也觉得还没结婚先住婚
房也是不错的体验,就没再计较。


贾明早早洗漱后,将所有的灯关了,只留下洗手间的镜前灯和床头灯,自己
拿出一本书,躺在床上借着灯光看了起来。不一会儿突然听到门口有刷卡和按压
把手的声音,贾明放下书,寻思说难道那供货商醒酒了?想单独来自己房间意思
意思?之前就有供货商给自己同事偷偷塞钱还拍了照,以后拿出去威胁自己同事,
最后搞了个两败俱伤,自己可不能让这帮孙子给自己套路了。想罢立刻把手机摄
像打开,连着充电线放到柜子上,用书垫起来,摄像头斜向下,正好能照到床和
桌子,然后快步走到门前将房门打开。看见门口的人,却有些,门旁边半坐
半趴着一个年轻女孩,看年纪二十四五,长发随意的用头花扎了起来,鹅蛋脸,
眉眼清秀,穿一个西装小外套,里面是丝绸面的吊带及膝连衣裙,臂弯处挂着一
个小提包。女孩似乎是喝多了酒,嘴里咕哝这一些听不懂的话,右手举着房卡,
似乎还在努力的去划,左手无力的垂落,外套了一边的肩带也滑落了些,露出一
的丰腴白腻,天鹅似的脖颈,修长圆润的双腿,以及被裙子勾勒出的弧度,
都充分说明了这个姑娘,很润,很润。贾明从上向下望去,那随着姑娘动作轻微
颤动的风景,让人难以自持。姑娘听见有人开门,抬头看了看,嘟囔着,你怎么
过来了,还以为你直接回家了之类的话,还有伴娘啊,单身夜之类的词,贾明反
应过来了,应该是楼上那位姑娘,不知道为什么走错到自己这里来了,似乎还错
把自己认成了未婚夫。贾明弯下腰,想将那姑娘先架起来,不料姑娘脚下不稳,
竟然直接摔到贾明怀里,头也顺势埋在贾明的肩膀上,一股酒气混合着洗发水的
清香飘进了贾明的鼻子,姑娘的发丝随着动作微微撩搔着贾明的耳垂,姑娘胸前
的两团也挤压在贾明的胸膛。贾明的喘息有些沉重,手不自觉第揽住了姑娘的腰
肢,突然感觉酒气有些上头,二弟和色胆一下子都立起来了。贾明的手慢慢向下
滑动,终于沿着曲线滑到了那最丰盈的位置,慢慢地把玩起来。那是怎样的触感
啊,光滑的丝绸包裹着又绵又弹的软肉,在手掌中不断地随着手指变换着形状。
贾明的二弟似乎又向上抬了点头,被裤子压住,微微有些难受,贾明的神志也突
然清醒了一点——自己现在还在走廊上,虽然已经是晚上,但谁知道会不会有人
经过。


此时的贾明已经精虫上脑,迅速地将姑娘抱进屋来,然后将门关上。姑娘被
移动的时候,似乎有些不舒服,轻轻呕了一下,贾明顺势将姑娘带入洗手间,脱
去姑娘的外套,将手提包也放在一边,掏出姑娘手机,用她本人的脸解了锁,浏
览了下各种消息,给明显是她未婚夫的微信报了个平安。然后扶着姑娘,让姑娘
蹲在地上,能吐到马桶中来,他自己则脱去外面的长裤,从后面环抱着姑娘的腰,
两腿叉开,将姑娘的丰臀固定在自己二弟正前方,一只手轻抚姑娘后背,另一只
手则游走在姑娘的腰肢和丰乳之间,姑娘每次呕吐,都带动着翘臀上下剐蹭贾明
的二弟,好不爽快。喝过酒的大家都知道,醉酒之前,吐一吐能够缓解酒意,可
一旦真的喝醉了,吐了之后就彻底断片了,自己说了什么,做了什么再不受自己
控制。贾明正是有这个打算,更因为一会儿睡她的时候,不会突然呕吐坏了兴致,
为了让她吐的干净,贾明最后还将手指深入姑娘嘴里,越过姑娘香舌,向喉头扣
了扣催吐,直到姑娘将胃里的存货吐了个干净。贾明拿来卫生纸,轻轻擦干自己
手上和姑娘嘴边的秽物,又冲掉马桶,将姑娘大字型摆在床上。


姑娘嘴里胡乱的叫着「抱抱」之类的,贾明也不将脱掉,只是抚摸着姑
娘的头发,询问姑娘:「咱们好么?」姑娘咕哝了一句「不要」,过了一会
又似乎想明白了什么,说着「好吧」又说「快点」,虽然有些颠三倒四,但大体
意思是能确定的。这正称了贾明的心意。从姑娘在门口的只言片语,贾明已经知
道了一些事情,一是这位姑娘正是后天要嫁人的准新娘,应该是提前过来和朋友
搞了个单身派对一类的聚会。二是这姑娘应该目前是一个人住在9001,她未婚夫
应该是在新房住,姑娘的父母明天白天才会过来,朋友们更是已经回家,今晚,
至少是目前,怎么摆布这个姑娘不会有其他人知道。三是这姑娘已经醉的厉害,
而且将自己认错成她未婚夫。而贾明自己之前为了防供货商的手段,这时正能利
用起来,从进门到,这声音一直被手机收录下来,贾明也主动去引导一些对
话,从录音去听,只会觉得二者是情侣或是床伴,直到这最后一步,只要那姑娘
给了确定的答复,就算姑娘清醒了,自己也有对付她的手段。


贾明终于得到了自己想要的结果,二话不说,扒光了自己,从公文包里摸出
一个套子带上,又轻轻将姑娘的吊带脱下,看着衣裙下肉色蕾丝边的与文胸,
贾明只觉得肉茎又胀硬了几分。贾明的动作不大,始终保持着对待初恋的轻柔,
姑娘的颜值也对得起这份轻柔,如果说白也分种类,姑娘的肤色是有些晶莹的冷
白,仿佛细腻的陶瓷,在的床头灯光下,清纯中又有些魅惑。解下,露
出双峰,很均匀地向四面摊去,但仍然能保持一定的高度,是原装货。贾明能想
象,如果姑娘站起来,这两团必然是完美的水滴形。乳头是粉红色,乳晕很小,
几乎看不到。脱下,露出修整得很整齐的和小馒头一样的耻丘,耻丘中
间是一条粉红色的缝隙,全裸的姑娘宛若一件艺术品,她的身材修长,但并不瘦
弱,白白丰满的双乳,随着床的抖动微微荡漾着,诱人的小腹上完美的线条,勾
勒出神秘的三角,连带着一双白嫩嫩的大腿,构成撩人的体态,不同于青色的小
女孩,她身上的肉该多的地方多,该少的地方少,该软的地方软,该弹的地方弹,
宛如一颗成熟的水蜜桃,只等有人采摘。贾明欣赏着这美丽的画面,不免对她那
个走运或者说倒霉的未婚夫有了一丝丝嫉妒。


贾明趴在姑娘身上,一手从姑娘腋下斜上,环绕住了姑娘的肩膀和脖颈,轻
轻吻上了姑娘的唇,舌头慢慢探进去,划过姑娘的牙齿,轻轻撩拨姑娘的香舌,
姑娘也下意识的进行了回应,两条舌头交缠在一起,酒气混杂着清甜,刺激着贾
明的大脑。贾明另一只手向下伸去,覆盖在姑娘最神秘和圣洁的上,沿着缝
隙,翻开了她外,并向内翻弄,上下撩拨,摸到那颗豆子,就轻轻地在
上面画着圈,然后又向下,向那个桃源洞中侵入一些,如是往复,几次间,这姑
娘下面就已经湿润,洞口也微微扩大,似乎准备迎接外客的入侵。贾明找准机会,
手一扶二弟,就将整个送了进去。刚进到洞里,就仿佛被温泉水变成的手掌
抓住了一般,那一瞬间,贾明甚至舒服得想要射出来,咬咬牙把住精关,将姑娘
双腿架到自己肩膀上,然后缓慢地耸动起来,一点点将自己二弟送入深处。虽然
隔着套子,贾明依然能感受到姑娘中螺旋排列的肉芽剐蹭着,插入的时
候欲拒还迎,拔出的时候却仿佛有吸力似的将自己的仅仅包裹,层层撩拨,
壁肉紧致宛如处子,润滑却似,一抽一插之间,仿佛来到天堂。姑娘双
腿夹着贾明的头,细滑弹软的肉感和女孩的体香让贾明沉醉,姑娘丰盈的翘臀带
来了很好的缓冲,贾明撞在上面,软软糯糯仿佛果冻,随着碰撞,双乳也摇动起
来,煞是晃眼。了一阵后,姑娘嘴里嗯嗯哈哈的发出一阵娇喘,表情也似乎
变得非常享受,不一会儿,更是发出了「今天好厉害」……「爱我」……「深一
点」……「给我」一类的呢喃。终于,在贾明的耕耘下,姑娘扬起了头,下巴和
脖颈连成了好看的曲线,双手抓住贾明的胳膊,身体也紧张起来,嘴里喊着到了…
我到了……要死了……之类的话语,喷出一股又一股热流,浇洒在贾明
处,贾明再也把持不住,一股浓精射了出来。 【完】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