调教淫妇思莹

画面中,思莹躺在一张妇科椅上,双腿被大大的分开,将自己的光秃秃的肉
穴暴露在镜头前,一个戴着橡胶手套的男子站在她面前,轻轻抚摸着思莹红嫩的
阴部。


再一次被陌生男人视奸自己的私密地带,让思莹再次感觉到了强烈的羞耻感,
双腿紧紧夹住,身体也颤抖起来。但随着男人的抚摸,思莹刚经过针灸改造的身
体很快的就进入了发情状态,里不断的流淌出晶莹的爱液,沾满了整个橡胶
手套,脸色也红了起来,婉转娇吟,在男人的爱抚下花枝乱颤,发出一声声高亢
的长吟。


「真骚,好一个骚货,给你穿上后你还会更骚。」男人说着将手伸到思莹的
两腿间,摸索着,突然思莹像触电一样身体弹跳起来,然后跌回妇科椅上,眉头
微皱。


男人拿出一个戒指一般的环饰,咔擦一声,从思莹的上已有的孔洞中穿
了进去后锁住,之所以说「已有」是因为思莹没表现出疼痛至极的表情。继而是
思莹的两个乳头,也被同样的戴上了两个乳环。


「活动环,可戴可取,方便,不影响哺乳和吸奶。」戴完乳环后,男人说了
一句,还刻意将哺乳和吸奶分开说,显然,前者是针对小孩吃奶,而后者则是给
客人喂奶;男人说完后又随意拉扯了下阴环和乳环,经过刚才的爱抚和现在的拉
扯乳环阴环,让思莹的身体进一步不受控的发情,只见她眉头微皱,嘴里吐着热
气,全身紧绷,双手牢牢抓着妇科椅的把手。


男人接着又取出一支针筒,里面盛满了药液,男人将针筒对准思莹的乳头还
有,将针筒内的药液源源不断的注射进去,待全部注射完毕后,才将针筒拔
出。


「这药是什么?」正当我思考这个问题的时候,屏幕上居然出现了一行字幕,
来解释该药的用途。


此药是吸收了市面上其他各种的特点综合而成的,当女性被注射该药
后,能长期改变其荷尔蒙和内分泌,即便是冰山美女也会变得热情似火。当受到
男抚时,会全身上下如同有千万只蚂蚁爬过那样,尤其是蜜穴和后庭更是骚
痒难忍,湍湍溪水流个不停,甚至会被棒状物所吸引,渴望通过来抒发自己
的;而乳头也变得经不起男人的挑逗拨弄,轻易就能勃起,产生一种极度渴
望男人玩弄抚弄乳头的冲动。


注射后没多久,思莹的发情症状更进一步,不仅是之前的呼吸急促,面色红
润,泛滥,还表现为,无意识的不断抬起自己的臀部,就像是在着
眼前的男人:「来啊,来,快来。」


男人见此情景,笑了笑,拿出一根棒身上充满了颗粒的棒状物,放在她的肉
穴上方,饥渴异常的思莹见状,努力将自己的肉臀往上抬,一点点接近这个棒状
物,但被针灸过的身体现在软弱无力,只将自己的肉臀微微抬高一点,根本无法
靠近棒状物,更别说是将它吸入之中了。努力再三依然失败,但身体内的骚
痒越来越严重,画面中的思莹撇着嘴,急得快哭出来了,脸色憋得更红了,委屈
巴巴的望着男人,似乎是在说:「为什么要这么欺负我。」


「想要吗?想要就努力呀……」男人将棒状物稍微往下移了移,触碰了下思
莹的后又马上松开,逗她玩,让她的进一步攀升。


而思莹蜜穴处因为药物的注射,变得更加敏感,也更加湿润,流出的爱液愈
来愈浓密粘稠,胸前的乳头也越来越坚硬挺立,一切的一切都似乎在告诉所有视
频的观看者,这个女人有多么的。


但这还不够,还必须更深的打破思莹的羞耻心,让她毫无底线的求操求插。


「美人,你将是最下贱的母狗,千人骑万人操。」男人附在思莹耳边,
轻轻的说道。


但此时的思莹听了这句话后却丝毫没有反应,还是只想努力的将臀部往上抬,
却一直失败,全身也弄得香汗淋漓,狼狈不堪。而全身尤其是两个洞传来的
骚痒感一阵高过一阵,终于,她再也支撑不住,樱唇开启,「给,给我。我,我
要,我要……」


「是时候了,」男人心里想着,对思莹说道:「想要吗?想要就要听话哦…
…」


「我,我听话……」辛苦抵抗全身瘙痒和性欲的思莹已经全身香汗淋漓,皮
肤上像是批了一层汗渍。


「让你以后充当交际花,你也听话吗?」男人又在思莹耳边说道。一边说着,
还一边将那根棒状物往下抵在思莹那遮住的两片饱满的上,轻轻的摩擦
着。


「嗯,呀……」思莹的肉体迅速有了反应,了起来,同时又努力将臀部
往上抬,想让棒棒突破的阻挠,进入那满是淫液的中,舒缓自己的骚痒。
这次她成功了,棒棒微微的深入到了她的中。


「说话,骚货,不是让你享受的。」男人见思莹一头沉浸在中,早已忘
了回答他的问话,不由得怒斥道,同时,将棒棒从她的中缓慢抽出,两片阴
唇像是有生命似得,感觉到了棒棒正在远去,自动向内侧聚拢,似乎想阻止棒棒
的抽出……


直到完全抽出,思莹的感受到了空虚,刚缓解的骚痒感再次袭来,她才
想起该做什么,急忙哭求道:「我,我愿意,给,给我止痒……」


男人没理会思莹的哭求,蹲下身,拨弄观看着她的两片,「美人,你当
也有好几年了吧,居然这两片色泽依然嫣红,似乎永远都不会变色;两
片也依然饱满未变形,完美的裹住了;天生的淫妓胚子啊。」


男人说完又转头研究起思莹的后庭,也连连称赞,我看到,镜头中,后庭看
起来依然如未开发般,但我知道思莹的后庭开发度应该远超慕思,但为何看起来
依然像是未开发的地似得?难道真的如男子所说,天生淫妓?


思莹的后庭,外面看起来和没过一样,让人不禁怀疑巨大的插入会
不会撕裂后庭花,但当男人将一根更为粗大的棒棒插入时,思莹的后庭居然完美
的容纳了。


「极品,极品啊,外表紧凑,内部别有洞天,而且肛夹力也很不错,和别人
的夹力差不多了,难怪外表看起来很小的洞穴居然能吞吐这么粗大的棒棒。」
男子看着手中的棒棒上的仪表一本正经的说道。原来他插入思莹后庭的不仅是一
根粗大的棒棒,而且还能测试思莹的夹力。


「既然你有如此极品后庭,我再帮你一把,让你这后庭也名扬天下。」他又
拿出一根装满液体的针筒,将针头插进了思莹的后庭中,思莹都没来得及求饶,
就被痛得只能闷哼一声,无助的任由那罪恶的液体注射进入她的后庭中。


「好了,这下你的后庭会和你的一样的骚痒,一样的榨精,相信用不了
多久,你的榨精女王的称号会响彻淫圈。」


「我,我不要,不要这种称号……」


「那可由不得你哦,而且这称号也不是你想要就能要的,是由大家评选出来
的。」


「呜呜呜,为什么都要欺负我……呜呜呜,谁来救救我……」


「乖了,别哭了,待会还要去见客呢,哭丧着脸怎么让客满意呀。」男人说
道,但思莹依然自顾自的哭泣着,「不许哭,骚货!」男人见好言相劝没用,怒
道,「还想不想止痒了。」


思莹闻言,慢慢停止了抽泣。


「这奖赏你的。」男人又将那根带仪表的棒棒放在思莹的上摩擦,两片
很通人性,自觉的张开,思莹中的嫩肉食髓知味,纷纷蠕动起来,热烈
欢迎棒棒的插入。


棒棒插入后,迅速被思莹的壁包裹住,思莹那紧蹙的眉头慢慢舒展开,
可以想象,应该是她的壁上的嫩肉正不断蠕动摩擦吸吮咬住那根棒棒,才得
以缓解那致命的骚痒感。


「他喵的,这下思莹的会是极品中的极品了。」我透过屏幕,就能想象
出假如插入其中会有多么的舒爽,这比慕思那会吸吮蠕动的更为
极品。


「夹力比后庭还大,看来你的真的是痒得不行了啊,嘿嘿。」男人
笑道,「不过,这只是暂时止痒,是不是感觉不彻底?还有一丝痒感在骨子里?」


思莹羞红着脸,点了点头,默不作声。


「这就对了,目前只是止痒,而不是解痒,要完全解除骚痒得吸收男子的精
液才行。而且必须是周期性吸食男子的。明白了嘛?」


「你是不是在想不愿意让男人你??大不了一直在里插根棒棒像现
在这样止痒,忍忍也能过去了?」男人见思莹不说话,说出了思莹心中所想。


「怎,怎么,不行吗?」思莹被看穿了心思,小声问道。


「当然不行!如果超长时间不喂给你,你再怎么夹棒棒,再怎么摩擦,
就算将你的捣烂也没用。最终,你会失去理智,像头发情的母猪或母狗那样,
到处找男人。那画面……啧啧,像你这样面容姣好气质端庄的美女不知廉耻
的光着身子在街上求操……肯定很刺激,我都迫不及待的想看了。」


「不,不要……」思莹被吓怕了,哭喊道,「不要这么对我……」


「当然了,一般情况下,不会让你这样出丑的,毕竟你这身子可是很值钱的。
好了,现在带你去见你主人,以后记得听她的话,不然,后果你应该很清楚了吧
。」


「我,我会听话的……」思莹抽泣着回答道。


男人从思莹的中抽出那根棒棒,在抽出的瞬间,思莹就感觉到了久违的
空虚感和骚痒感似乎又跃跃欲试要卷土重来,双腿不由自主的摩擦着,男人便说
道:「放心吧,你夹过棒棒了,暂时半小时内不会再有那种感觉了。」


听到男人的话后思莹松了一口气,但紧接着男人的话又让她的心坠入了谷底。


「现在你该担心你的后庭了哦,算算时间,也差不多该发作了。」听到男人
的话后,思莹全身颤栗,镜头对准了她的后庭,我依稀看到她的后庭猛的收缩了
一下,并且持续的收缩起来,且越来越快。


「给,给我棒棒……」思莹又向男人哀求道。


「等下自己找你的主人要去吧,赶紧的给老子爬过去,不然我可不能保证你
能忍到那时哦。要是你中途敢用你的爪子触碰哪怕一下你的,我保证你三天
内别想止痒了。知道三天不止痒的后果吗?嘿嘿,到时你会看到一根棒状物就想
吞入中,不管是活的还是死的,不管是人还是畜生。偷偷告诉你,你主人养
了一条藏獒……」


在思莹的惊惧中,男人牵着思莹往前爬去,很快的出了镜头,视频也到此结
束。


下一个会不会是见她的主人?她主人是男是女?我迫不及待的点开了第三个
视频。


这个视频中的思莹没有被束缚住,也许是已经完全掌控了她的身体,让她不
敢反抗,所以不用再束缚她了吧。


这时思莹跪在地上,臀部不断抖动着,大概是因为骚痒感太激烈的关系吧。


「求,求主人,给,给贱奴的淫,淫肛止痒……」思莹拜伏在地,翘的
老高。


思莹连说了几遍,不见回音,后庭中又骚痒难忍,不由得抬起头看向前方。


在前方的卷帘后面,坐着一个人,就是她的主人。


思莹确定主人就在前方坐着后,再次伏地高声说道:「求主人,给贱奴的淫
肛止痒……」


又说了三遍,终于主人动了,走到思莹身边。思莹不敢抬头看,只能颤抖着
身子继续跪伏着。


主人的双手分别摸向思莹的和阴部,思莹以为主人要玩弄自己,便自觉
的将身子递了上去,哪知,主人的手摸到思莹的乳头和后,不是思莹想象中
的男人温柔的爱抚自己的带,而是痛彻心扉的疼痛感传来,因为主人用力掐
住了思莹的乳头和,还是往死里掐,痛得思莹忍不住求饶道:「主,主人,
别,别掐了,弄疼奴儿了。奴儿不知道犯了什么错,求,求主人明示……」身子
却不敢躲避和反抗,继续任由主人。


玩虐了一阵后,主人松开了思莹的乳头和,用手慢慢托起思莹的脸,思
莹还在一个劲的求饶,很快,思莹的两边面颊上也出现了两个红手印,没错,正
是两个巴掌将思莹打懵逼了,眼冒金星,思莹完全不知道为啥挨打,只能继续求
饶道:「主人,别打奴儿,奴儿不知道犯了什么错,奴儿会改,求告诉奴儿吧…
…」


「那你就睁大眼睛好好看看,」一个女声传来。


「你,你……」思莹抬起头,才发现这所谓主人原来就是她那同父异母的姐
姐。


「以后你就是我的小母狗了……要听话呦……」她玩味的看着思莹,「当然,
不听话也没事,谁让咱们是姐妹呢?只不过,我就只能对咱侄女下手了,看得出,
她也是个美人胚子,我会从小用将她喂养大,你说她以后会不会比你还骚浪
贱?咯咯咯……」


「你……我会听话的,求,求你放过她吧,她还是个孩子啊……」听着这恶
毒的话,又感受到自己后庭难以忍耐的骚痒,思莹屈服了。


「你若一直听话,我就把她当成自己的孩子来养,会给她最好的生活,上最
好的学校,长大后给她介绍一个豪门公子,就当是给咱家族联姻了。」


「谢,谢主人……」思莹低垂着头,无助的应道。如果可以的话,思莹很想
替女孩争取恋爱婚姻自主权,但显然无能为力。


「至于你……」她看了思莹一眼,「以后就当我的御用交际花,我会给你安
排男人的。咯咯咯。保证能让你按时解痒……」


「现在,去梳洗打扮一下,客人还在等着你呢。别一直皱着眉头!」女人羞
辱完思莹后心满意足的带着思莹往浴室走去。


「可,可我,我后面很,很痒。」思莹急忙涨红着脸不顾羞耻的说道,因为
后庭的痒更进一步了,不得不皱眉抵抗着。


「真骚。那先止痒吧。」她露出厌恶嫌弃的表情说道,随后递给思莹一根棒
棒,思莹接过后急忙塞入后庭中,就这样就地起来。


玉体横陈的思莹在给自己止痒的同时,也因为传来的一阵阵快感而瘫软在地
上,全身软弱无力。 【完】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