骚货李小鹿

“想肆无忌惮地吗?”


“想获得至高无上的性吗?”


“想真正的……活着吗?”


北京某高档别墅区的某栋别墅里,李小鹿正半躺在奢华的沙发上,目光呆滞地看着面前那台笔记本电脑上突然弹出的对话框,久久不语……


说起李小鹿,自从前段时间“做头门”东窗事发,情夫PG汪被彻底,她的事业就跟着一落千丈了。


工作几近停摆的她这段时间就一直闷在家里,很少出门,这种近乎监禁的日子让生性的她都快疯了。


毕竟,李小鹿最喜欢的就是穿着无比暴露的演出服,站在万众瞩目的舞台上搔首弄姿卖弄,然后尽情享受那从舞台底下投来的无数双淫猥目光的视觉奸淫。


李小鹿还记得最近一次登上大型舞台还是在元宵节的时候。


那次,她就是穿着那种镂空到几乎要露出乳头的蕾丝抹胸,下半身则是勉强盖住半个,却依旧还要把衩开到腰上的齐逼包臀裙上台婊演的。


其实她就是喜欢这种自己随便扭一下就要的感觉。


那种在舞台上被无数灯光聚焦得万众瞩目,所有细节都无所遁形时,偏偏自己却穿得近乎赤裸。


举手投足间随时都有可能被台下那无数双炽热的眼睛看到她遮掩在几乎等于没穿的细绳丁字裤下的水嫩逼缝和粉红的感觉,简直让她欲罢不能!


更别说一想到自己露出的性器随时都有可能被摄像机拍到,投放到千家万户的超清电视上去,被亿万人看得一清二楚时,李小鹿就更是兴奋得要发狂了!


在那种既害怕又兴奋,既羞耻又放浪的,极端情绪无限循环罔替的感受里越陷越深,最终交织出了一种般的快感,让她产生了无尽的幻想,直觉得浑身燥热,发胀,乱飚,骚贱的大也扭动得更加卖力张狂起来了。


而此时台下的那些贱男人们却只能仰着头疯狂尖叫,用伸长到极限的舌头去品尝空气中从她大下甩出的雨露恩泽,对着高高在上的性欲女神李小鹿投去无限渴望却又遥不可及的狂热目光。


特别是那些目光里带着的那种无比炙热的占有欲,和那种下因绝对无法得到满足而滋生的绝望。


那种在受尽性欲折磨下诞生的饥渴,光一双这样的眼睛就能让李小鹿被看得娇躯抖如筛糠。


但在万众瞩目舞台上,那可是有成千上万的这样的淫邪目光将她上上下下里里外外地彻底包围。


可想而知,如果没有道德和法律的束缚,那成千上万头的淫兽将会如潮水一样席卷上来,把她淹没撕碎,吞噬殆尽!


每每想到这,她就要当场喷潮了!


所以每次登台唱跳,李小鹿几乎都是软着腿湿着被伴舞们搀扶下来的,连手忙脚乱间是谁趁机抓她的,捏她乳头,手伸进裙底,抠她的,钻她的,她都管不了了。


她只能强忍着尿意,赶紧奔回舞台后面的休息室,一进门就迫不及待地翻出化妆包里常年随身携带的粗长棒,给自己来上一发,才好让自己的心智恢复正常。


而如果晚会举办方没有给她安排独立的休息室,她还得去厕所解决问题。


每每在那些尿骚腥臭的隔间里过瘾时,李小鹿就愈发地兴奋。


还要把自己浸满腥臊爱液的小扒下来塞进自己的樱桃小嘴里,以防她把自己操到毫巅时激爽得情不自禁发出极度骚浪的淫言浪语。


万一让真实的自己暴露出来,被隔壁上厕所的人听了去,那事情可就大发了。


如果对面要是男人倒也还好,李小鹿还是自信有本事能用一场露水姻缘让对方食髓其味,心甘情愿地永远闭嘴。


但女厕所里又哪来的男人,基本都是女艺人或者女伴舞什么的。


要是点背些,遇上自己在娱乐圈的对头,把自己真实的一面宣扬出去,那这不就是等着被千夫所指,让亲者痛仇者快吗?


只是想想“做头门”爆发的现在,情况似乎也是差不多的,再坏也坏不到哪去了。


遥想几个小时前,李小鹿好不容易鼓起了些许勇气,决定出趟门去采购些生活用品。


出门前她明明已经把自己裹得严严实实,里三层外三层的简直像个木乃伊了。


可真到了人群熙攘的街上,她那走路时臀波乳浪肆意翻飞的勾魂媚态,还有再厚的大衣也包不住的前凸后翘的身材,还是把她桃色新闻女主角的敏感身份暴露了出去。


李小鹿只是在街上稍稍多呆了一会儿,那些一直盯着她看的臭男人们就把她认出来了。


接着,那些自以为站在道德制高点上的垃圾蛰虫就偷偷用自以为隐蔽的小动作,对着原本应该高高在上的她指指点点。


而此时,那些原本应该匍匐在她脚边,把她奉为女神的臭男人们,眼神就变成了另一种状态。


他们表面上看起来无比的正经,个个都是一副道貌岸然的样子,实际却根本藏不住他们眼底透漏出来的淫邪本质,散发着卑贱而淫猥的光芒。


那样绵里藏针的淫猥目光,没几分钟就像万道利箭一样把李小鹿本就脆弱的伪装彻底扎穿,撕了个粉碎。


每道目光都像是一双来自淫欲深渊的魔爪,将她剥得赤条条地扔在众目睽睽的大庭广众之下,然后扑上来,不停地她,蹂躏她椒乳、翘臀上的每一寸嫩肉,抽的殷桃小嘴、水嫩、紧致以及其他所有可以奸淫的部位。


虽然经过那样的眼神洗礼,她的身体同样也会从中得到极度的快感,变得酥麻酸软,逃回家后发现蕾丝的情趣里早湿成了一塌糊涂。


但理性上她还是无法接受那些蛆虫一样的臭男人,用那种一样的眼神来看她。


所以一回到家,她就连脚上16厘米高的细跟高跟鞋都来不及踢掉,仅脱了件外套就赶紧躺到了客厅宽大的沙发上起来。


一来是为了发泄自己高贵的女神神格,被那些贱男人用淫猥的目光亵渎的愤怒。


二来则是排遣这段时间一直窝居在这个小地方,被枯燥的生活憋出来的寂寞孤单。


三来……则是她的小真的很想很想要了。


毕竟自从那次事件事发后,情夫人间蒸发,婚姻也破裂的李小鹿就长期处于一个人独居的空虚状态。


这就意味着,她在最脆弱的时候失去了她最依赖的享受,那可是她难过时精神上最不可或缺的慰藉。


要知道李小鹿可是有极其严重的性瘾的,私下里她真实的性格是真的又骚又贱,户外露出,性虐,各种性癖更是数不胜数。


都说三岁看大七岁看老,其实早在中学时期李小鹿就养成了各种各样的性癖。


例如在宽大校服里真空玩麻绳,或者穿上极其的情趣内衣,蕾丝什么的都只是小儿科,像现在的什么裤里丝、压脉带,那都是当年她玩剩下的。


而她最喜欢的,就是在有体育课的日子里,在早就发育得熟透的嫩逼里塞上跳蛋。


然后戴上只有1/4罩杯的露奶胸托,把胸前发育得初具规模的酥肉衬托得更为高耸,让两颗尖尖的蓓蕾在薄薄的校服布料上顶出两粒明显的激凸。


并且在跑步时让宽大校服下的乳肉可以颠簸得更加明显,而自由的乳头剐蹭在衣服内侧吸汗的白网上也能获得无与伦比的刺激快感。


下身再穿上高腰的大网格裤袜,要尺码偏小的那种,好让裤袜的网格可以把她肥大勒得紧紧的,连裆部的小嫩逼也被勒出红红的印子。


最好小肉芽还能卡进网格的交界处,这样她大扭起来,绷紧的网线就会不停地缠绕拨弄敏感的肉芽,为她带来直达灵魂的悸动。


而裤袜的腰带则要从校服的裤腰上露出来,好让一直盯着她一扭一扭的大看的男生们看到,想入非非,狂硬到想射射不出,想软又软不下去才好。


跑步时,她又故意把深深买进逼穴里的跳蛋震动模式开到最大,这样没几十米下来,她就会理所应当地腿软摔倒了,然后再陀红着脸,媚眼如丝地撅着,用本能的骚浪姿势慢慢爬起来。


撅起圆翘的大,就是为了让操场旁的男同学看到她裆部被里乱飚出来的彻底打湿,完全贴在阴部上,显现出她完整耻丘轮廓的淫贱样子。


这样,她才能在放学后,被班里那些实在忍不住的小帅哥们堵到后山的小树林里玩上几个小时的小游戏。


只可惜,她那红三代的身份此时成了她追求快乐的最大阻碍,让那些近乎疯狂的小混蛋保留住了最后的一丝理智,都不敢乱来。


即便再硬到要爆炸了,他们也只是把她的校服拉链粗暴拉开,裤子扯到膝盖下边,露出里面的内衣和塞着震动玩具的大。


然后围住她,让她蹲下,用嘴巴和纤纤玉手轮流为他们服务,直到他们都射出来,射满她迷醉的俏脸、挺翘的酥胸和浑圆的臀瓣为止。


而到了成年以后,李小鹿对激烈性生活的需求更是到了极其旺盛的地步,要不然她也不会特地为了被潜规则而进入娱乐圈。


只可惜,她又算错了一步,那就是她做八一制片厂导演的父亲。


有这样一个圈内大佬做父亲,行业里那些淫棍投资人又怎敢乱来,只把她这个淫娃供成了冰清玉洁的公主殿下,让她在进圈以后的性生活质量反而没有了读书时期的疯狂。


以至于李小鹿只能处心积虑地在国外电影公司投拍的电影项目里寻找机会。


而那次,在得知美国顶峰娱乐投拍的电影《异能》要在香港选角后,她二话不说就给自己设计了个非主流的小太妹形象。


她让自己整体的气质看起来非常低端,似乎随随便便就被能带的样子,但细节处又很冷酷,这样才能激起欧美佬那种的征服欲。


只是让人没想到的是,选角开始后,李小鹿凭借着父辈强大的人脉,轻轻松松地就打败了一众香港本地的淫娃,拿到了那个想要的角色。


但她看上的那个电影主角克里斯·埃文斯,也就是以后的美国翘臀队长,却没看上她。


别看人家25厘米的洋大到没边,出道时拍的电影又是各种露肌肉露,狂野得很。


但实际上,他内在却是个实打实的文艺青年,空闲时间最喜欢干的竟然是找人讨论自己写的文艺片剧本。


这特么让李小鹿上哪说理去!


残酷的事实打击得李小鹿挫败至极,电影开始拍摄后被关在剧组的那段时间,她只能没日没夜地在自己的房车里玩欧美尺寸的假艰苦度日。


所以直到多年以后,在丈夫假奶亮忙于外出拍戏期间,她才被一个天不怕地不怕,又不入流的痞子淫棍趁虚而入,还不就是因为这帮混地下练说唱的流氓嘴巴利索,舌功了得么。


……


此刻,眼前茶几上打开的笔记本电脑正播放着李小鹿用以助兴的霓虹爱情动作。


而此时的她正瘫坐在电脑前的高级布料沙发上,摆着和屏幕上里正被十几个猥琐的光老头围住的AV一样的姿势,沉溺在性欲的泥潭里无法自拔。


只见李小鹿此时上身正穿着她平时跳街舞时穿的紧身吊带背心。


薄薄的高弹性布料下,那一对自从生完孩子,就从B罩杯极速蹿升至E罩杯的圆润巨乳,此时正被紧绷的布料勒得几乎要从吊带背心开得极大的领口处挤兑出来。


两根烟囱型的奶头,在浅白色的轻薄布料下顶出了两粒清晰的突起,映透着浅粉色的乳晕轮廓。


李小鹿正是有意用这种勒紧的感觉,在模仿视频中那被左右两个老头狠掐粗暴蹂躏的境遇。


这种轻微束缚中带点性虐的味道,很容易让有些轻微抖M属性的李小鹿产生了的快感,似嗔还羞的难耐轻哼从她呼吸逐渐急促的口鼻间泄露了出来。


“嗯嗯~好紧~我的大~啊~被抓得好紧~”


“不行了~呃啊~大要被勒坏了~”


“的奶水都要被挤出来了~”


“呜呜呜~衣服都要被弄湿了~”


“辰哥哥~更哥哥~亮亮老公~G汪好哥哥~无论哪个哥哥都好~快点来舔呀~不要浪费了~”


“嗯啊~嗯啊~好紧~可是又好舒服~啊哈~啊哈~好舒服~”


“大~大~好久没人这么用力地来抓我又大又圆的大了~啊~好棒!”


而身上跨着的那个老头,用被快捏爆的挤出的乳沟进行的老,李小鹿则是用一根粗黑粗黑的欧美版18厘米假代替的。


此时这根亚洲女人不可能承受得了的大,正被她夹在自己的乳沟中,打开了开关疯狂蠕动。


黑色的棍状怪物和白得发亮的细腻乳肉在挤压和波动间形成了极其鲜明的对比,犹如地狱的恶魔正在奸淫猥亵天堂的天使。


而且因为是临时起的兴致,她事先没有做好充足的准备把假用润滑液涂一遍,干涩的橡胶制品在嫩滑的乳肉上毫不怜惜地疯狂搅动,把乳沟中接触的肌肤都蹭得通红了。


就犹如天使白洁的翅膀被恶魔撕咬下来,滴下了殷红的鲜血。


但她非但没有因此把假拔出来,相反,正是因为吃痛而变得更加兴奋,忘我地一口嘬住了从乳沟里捅出来,伸到她樱桃小口前的假。


娇嫩的丁香小舌就像是视频里的AV贱货一样,配合着十几个老头子的,彻底地沉沦在了畸形的海洋里,不知廉耻地用尽一切办法讨好着那些施暴者。


不停卖力地舔舐着假的马眼,发出了“吸溜吸溜”的口水声,以取悦假的那头,那个只存在于她幻想中的,已经完全掌控她身体的魔鬼。


“舒服吗~啊~我是不是很会嘬~”


“我比那些小都会嘬~我是最会舔最厉害的~”


“嗯哼唔~快来呀~快来搞我呀~快来搞这样最会嘬最骚贱的小呀~”


“啊~哈哧~哈哧~哥哥的好大~主人的好粗好硬~”


“啊!我了!小鹿小的大了!”


“呜呜呜!不只是大,小鹿的小也要,小菊花也要!”


“要主人的操我!把小鹿吧~啊~哈~哈~唔嗯嗯~”


她下半身本就极短的齐逼百褶裙因为半躺的姿势已经被掀到了肚子上,盖住了马甲线清晰的小腹。


穿着巴黎世家当季最款式的字母黑丝的两条大长腿,此时蜷缩成了字母W的形状,绷开了裆部中空的部分,把她整个光洁丰润的大都露了出来。


因一直练习街舞而异常结实挺翘的两瓣臀肉,此时因为的姿势被尽量地向左右两边分开着,露出了中间粉嫩的臀肉和塞着镶嵌人造钻石的肛塞的后庭花。


肛塞钻石底座边缘外翻的娇嫩菊肉,随着她急促的呼吸,正疯狂地翻卷抖动着。


半透明的蕾丝T-back此时也被她拨向了一边,露出了刮得一干二净的肥美阴阜,尽量地向前送出着。


李小鹿的是那种外极其饱满丰硕的类型,也就是俗称的馒头逼。


两片剃得极其光洁肥美的大长在一处,就像是耻骨上长了一个发得极其白嫩的刀切馒头,只是这馒头的中间裂开了一条粉嫩的细缝,露出些许里头像蚌肉一样湿润油滑的内。


“呀~我的馒头逼好美~”


“我的逼穴好美~”


“都来看呀,这世上最美的小~啊啊~”


“啊~啊~好痒,小鹿的小逼穴流了好多水~”


“真是骚死了~哪个哥哥快来干我这么漂亮的小呀~”


“不然又要浪费了~”


“就像上次红毯活动,小鹿特地穿了齐逼的西装短裙和开档的蕾丝,翘着走路。”


“还故意翘着二郎腿侧坐,让流水的逼缝露出来让人看到。”


“为什么事后明明连凳子上的都有人愿意去舔,那人却没胆子来操我呢?”


“小鹿心里真的好苦~”


“呜呜呜~”


“小鹿真的好想要来操自己~”


“好多好多~又粗又长~又硬又臭的~”


“操我的大~操我的小~还有小~小嘴巴~”


“用腥臭的填满小鹿的乳沟~还有身上所有等着被操烂的小~”


“啊~哈~啊~真的好想要~又臭又黄的~”


原来平时李小鹿参加各种活动时,就爱穿着紧身的齐逼包臀裙,高跟鞋一扭一送间,她那大腿根部内侧,因常年跳街舞而练出来的Q弹媚肉都会不分场合、万分骚浪地挤压摩擦那差一点就要露出裙摆下沿的丰满馒头逼。


让夹在丰满逼肉中间的两片油嫩蚌肉不停被厮磨压榨,直到榨出鲜美的鲍汁也不曾停歇。


鲍汁沁润了本就单薄的,让半透明的蕾丝变得彻底透明,然后在一扭一摆间被记者长枪短炮拍到一些似是而非的阴影画面。


但这些照片终究都会因为尺度原因不能发布,只能供那些记者自己冲洗出来,在撸管时偷偷欣赏、疯狂视奸。


而现在,鲜美的馒头逼则因为极力分开的臀肉牵扯而被撕扯得向左右裂开,露出了里面的粉嫩蚌肉。


以及那粒长在唇肉开口顶端,依靠蓬勃生机顶开了蚌肉的束缚,不甘示弱肆意招摇的豆丁。


如果说那粉嫩油亮的内是蚌肉的话,那这被鲍汁滋润得晶莹剔透的饱满就是海瓜子肉了。


如此淫猥的媚肉,又怎能少得了棍状硬物的慰藉呢?


李小鹿早就拿出她平时最爱用的水晶棒,顶开了粉嫩的淫肉捅了进去。


纤纤的玉指攥紧了水晶棒体的末端,随着AV视频里那奸淫的老淫棍的节奏,一起操干起来。


一抽一插之间,透明的水晶棒体透射出腔道里面鲜美的媚肉都蠕动得一览无余,就像一张痴缠的小嘴在极尽饥渴地吸吮着入侵的侵略者,热情的程度似乎是要把那水晶死物也融化掉一般。


水晶雕刻的浮凸珠粒剐蹭着层峦叠嶂的腔肉,撑开撸平了水润的褶皱,却勾起了女人心里惊涛骇浪的快感。


甚至她由此而发的春情吟声都跟视频里的女人是如此的协调一致。


“啊~啊~啊~好爽~好爽~操我!狠狠操我!我的小,我的小嫩逼!我的大!要坏掉了!要坏掉了!!”


“呀卖呆~呀卖呆~果呐~果唉~汝撸姬~嗦呐锅哆嘎滋咦阿奶啦~咿呀!呀唛!呀买呀!!”


随着视频里的发出高亢的淫语尖叫,李小鹿也越来越兴奋,几近之间,她的眼神愈发迷离起来,春水惺忪间,手执的水晶不自觉随着急促的呼吸进出得越发快速。


如鸡蛋一般的水晶大力地打击在腔道尽头的花蕊上,榨出一阵一阵的琼浆玉液,发出咕叽咕叽的声响。


澎湃间,李小鹿也终于失去了最后的理智,另一只温柔抚弄顶端的纤纤玉手,此时也伸出了两根指腹,用力地掐住了充血膨胀到极致的,像搓乳头一般不停地旋转着向上揪起松开,揪起又松开。


一张一弛间,她穿着16厘米细跟鱼唇防水台高跟鞋的玉足也攥紧了,脚趾绷直了起来。


因为猛然转动的角度,两根细细的金属鞋跟一下刮开了臀瓣上的淫肉,刮出了两道两三厘米长的红痕。


的尽头果然就是疼痛。


瞬间的吃痛,让禁忌快感一下如洪水泛滥冲溃了李小鹿的心房。


只见瞬间,她整个阴阜、菊花瓣上媚肉都一下极限收缩起来!


但就在她花心阴津蓄满,蓄势待发的那一刻,笔记本音量被拉满的音响里传出了电脑程序出错的提示音——“噔!”


……


“噔!”的一声,吓得完全沉浸在淫山欲海里的李小鹿一个激灵,汹涌的喷潮竟然就此戛然而止胎死腹中。


惊愕之余,她还沉浸在前一刻的中,无法自拔的神志是如此的迷茫。


待到她无神的眼神不知所措间终于游移到笔记本的屏幕上,看到了暂停的AV画面中央不知几时弹出的对话框时,她一个激灵就彻底清醒了过来。


“这!不会是中病毒了吧!”


想到了一种可能,她立马被自己的猜测吓得赶紧坐起了身子,都顾不得把插在的水晶、中的钻石肛塞拔出来,她就赶忙盖好了裙子。


忍着两个传来的巨大酸胀,她一下就扑到了电脑前,一下就把笔记本盖了起来。


如果是病毒的话,说不定就是被黑客入侵了。


那刚才的一切,她可都是对着笔记本屏幕上边的摄像头做的!


那……


一想到前几年陈老师传得全世界人尽皆知的艳照门,她就禁不住打了个寒颤,然后竟然隐隐地愈发兴奋起来。


似乎……如果……真是那样,是不是反而更好?


反正现在自己的处境也不会更差了,如果自己能被全世界看光,那她反而不用再为了那可有可无的羞耻心而再带着面具做人了。


可以做回真正的自己——淫娃的李小鹿!


抱着这种危险又刺激的想法,李小鹿既期待又害怕地一边又伸手摸向了自己的裙底,撩动了那粒还在和插入的水晶硬棒磨蹭的。


另一手则颤抖地操作起鼠标来,检查着电脑的状态。


但是,奇怪的,在她一边因被轻柔抚弄而低低沉吟,一边仔仔细细地里里外外检查下,电脑却一点问题都没有,甚至连网络都没连接上。


也就是说,这个突然弹出的对话框,很有可能就是这段的制作者恶作剧的小玩笑而已。


最终,李小鹿既放心又失望地舒了口气,重新瘫坐回了沙发上。


揉着的手重新握住了水晶的底座熟练地旋转套弄起来,另一手则继续拖动着无线鼠标操作电脑。


她想把对话框关掉,重新开始自己的巅峰旅程,却发现这个对话框右上角并没有一般程序都有的叉叉按钮。


而是只有三个问题下面分列左右的两个“是”“否”选项。


于是李小鹿就想去点那个“否”把框框关闭,但却在鼠标停在按钮上时,眼睛看着上面的三个问题愣住了。


“肆无忌惮地…………”


“至高无上的……性……”


“还有……真正的……活着……么?”


随着她的目光在那三句话上一字一句地移动,她不由自主地跟着读了起来。


然后,鬼使神差地,三秒过后,她拖动了鼠标,按下了另一个选项。


“咔嚓。”


明晃晃的惨白灯光一下子出现在李小鹿的眼前,逼得她眼疼。


她本能地抬手挡住光线,李小鹿隐约间似乎还看到了有绰绰的人影正在灯光下攒动,登时吓得她已经绷紧的逼肉猛然一抖。


只听得她喉头发出了“呃啊”一声高亢的惊叫,她娇嫩的逼穴深处就出现了久违的顶峰收缩。


接着就听得“噗嗤”一声,积蓄已久的强力阴精自她花心激射,顶着水晶的假发射了出去。


飞射的水晶硬棍远远地划过半米的距离才清脆坠地,咕噜噜又滚出老远,直到撞上一双黑色的橡胶鞋才堪堪停下,但却是在地板上拖出了老长一条水渍。


直到这时,李小鹿才在“呃哈~嗯哈~”的喘息中逐渐适应了刺目的灯光,缓缓放下手来,露出自己过后满脸陀红的娇俏脸庞。


只是下一秒,她殷红的脸庞就一下变得煞白起来。


只见此时,她正身处一个完全陌生、灯火通明的房间中央。


明亮的灯光下则站满了身材高大的男人。


一眼扫去她竟然全都认识!


徐锦姜、曹查礼、单立仁、黄秋升、陈嚎、加藤英、南佳野、山形剑、东尼大目、清水见。


竟然都是她电脑硬盘里收藏的片和AV的男主角!


此时他们身上都穿着样式统一的黑色胶衣,像极了那种口味最重的里作恶的。


他们极其贴身的衣服下,肌肉纹理都被皮衣包裹得清晰可见。


而在他们身后,有个半人高的黑色球体,上面正显示着她李小鹿的黑白照片。


而照片的旁边则是三行字。


“目标:李小鹿”“任务:奸淫致死!”


“奖励:依据出力功劳给予0~5分”


读完三行字,李小鹿的瞳孔就是一缩。


然后就见眼前这十数个形形色色的齐齐地朝她踏出了步子。


而他们的脸上,有的露出了淫邪至极的笑容,有的则是满眼的木然。


哪怕是看向李小鹿此时的肉体的目光,也像是看着一具死物一般冷漠。


这副架势把李小鹿看得亡魂皆冒:“不……不要……不……不是这样的……不是这样的!”


“说好的要给我至高无上的性的,是你说的要让我体会什么叫真正的活着的!”


“你骗我!”


“骗我!”


果然,人出离了恐惧就是愤怒。


李小鹿想爬起来冲过去对黑球展开拳打脚踢,但看到那黑漆漆的人墙却又是不敢了。


只听得她歇斯底里地冲着房间的另一头惊叫,却得不到任何一丝实质性的回应。


有的只是对面漆黑着装的男人们一步步进逼的脚步。


而且他们所有人每走一步,每个人身上的胶衣就像是有生命一般,会蠕动胀大一些。


不论原先他们的体型如何,此刻都变成了健硕的肌肉男,肌肉虬结,虎背熊腰。


更要命的是在他们的胯下,原本只是鼓鼓囊囊的囫囵一团,此时也尽皆长成了不似人形的,野兽般的尺寸!


区别只在于,有的可能需要操干一番才能把人弄死。


而有的看样子只要插入一下就能把她的彻底撕碎!


李小鹿看着那一柄柄曾经挚爱,如今却将要置她于死地的刑具,惊恐地向后着蠕动攀爬。


只是现在她已浑身酸软,手臂上根本没有多少力气能帮她支撑身体。


的高跟鞋也是帮着倒忙。


除了能为长腿美足在和光滑的地板接触时提供更小的摩擦外,起不到任何一丝帮衬作用。


金色的高跟鞋跟和地面擦出了尖厉的摩擦声,应和着李小鹿悔恨、惊恐的哭泣声,听起来愈发凄美。


此刻,她已完全顾不上保持任何的形体姿势来展现自己绝美的胴体了。


甚至连依旧掀开的裙摆也顾不上了,任由中门大开的赤裸裸地暴露在人形们的视野中。


更别说因为害怕而颤抖,从脱力的乳沟里掉落的肛塞、电动棒了。


肛塞光滑的金属漆面倒映出房间扭曲的画面,黑色的人墙随着靠近的步伐,在画面中越变越大,如山岳一般压迫过来。


依旧开动着的棒不知疲倦地在地板上扭转跳动,打出马达沙沙的声响,勾引起们桀桀的怪笑。


面对眼前不断蜷曲扭动着后退的淫猥肉体,们的步伐是如此地从容不迫。


在步伐经过水晶、钻石肛塞、超模棒时,有人将它们一一捡起。


然后所有人居高临下地围上了后背已经靠墙,退无可退的李小鹿。


惨白的灯光下,一根根硕大的阴影团团笼罩过来,遮蔽了李小鹿的天空。


“啊!不要!呜呜呜——”


接着就在李小鹿要尖叫出声的瞬间,一颗拳头般粗大的黑胶悍然捅进了她的嘴巴,把那声尖叫堵了回去。


一双双手伸出,掐住了女人的脸庞、乳头、手臂、臀瓣、大腿、脚踝。


同时水晶和水滴沙漏形的肛塞也不知被谁塞回了原处。


一根根怪物级别的黑胶插进了李小鹿的手中,蹭上了她的乳肉,插进了她的臀缝,乃至塞进了她脚底和鞋面的缝隙之间。


然后绰绰的黑影层层围了上来,直至黑暗将李小鹿白嫩的肉体彻底吞没。


只从人影交叠的缝隙中传出了粗壮棍体入肉的噗嗤声。


接着便是女人压抑的惨嚎和击打肉体的啪啪声。


然后,灯灭。


“滋滋——”黑暗中,只有黑球上的白色光斑在扭曲跳动,组合成了新的语句。


“生命最后的这一段经历,难道不就是你毕生追求的唯一理想么?”


“滋滋——”光标再次闪烁。


“任务完成。”


“哔——”终于,光标寂灭,房间里的一切又陷入了无尽的黑暗。

【全文完】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