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流氓龙哥玩了

我叫小倩,和老公小智结婚3年了,老公从事的是贸易类工作,经常出差,我和老公是大学同学,大家都是在纯真的年纪确定了彼此,我从事幼儿教育的工作,工作相对轻松,还有寒暑假,我们的收入在广州这个城市今年总算有了一个我们自己的家,我和老公用了三年的存款再贷了些款买了一套小户型的房子,今年5月刚搬进新家的时候,让我们觉得新生活的开始。但是也是搬进这里后,我一步步坠入了深渊。


我们的新房在一片老式小区之中,一层楼4户人家,两两成一个单元,每两户人家有一扇腰门隔开,腰门外面是楼梯,我们就在5楼,虽然楼层高点,但是我们还年轻,所以每次都爬楼梯也不觉得什么,想着以后有钱了再换新的。刚搬进来的时候我们同层的邻居都带着东西走访了一遍,但是我们同一侧的邻居确没有人,打听了下原先是一对老夫妻,前几个月老先生过世,老太太就搬去养老院了,这个房子就一直空关着。


搬来的这一个多月里,陆陆续续的有中介陪不少人来看房子,应该是老太太的儿子要租出去,有一天晚上,我和老公吃完晚饭正准备出去散步,就见中介又陪着一个人来看房。


「这不是阿智么。」


听见这个声音,我老公明显一愣。


「阿,真巧,龙哥你怎么会在这里?」


说起老公小智,在大学里大家就叫他秀才,长得瘦瘦弱弱的,白面书生的样子,而这个龙哥站在我老公旁边,就像一个巨人和一个小孩子。


龙哥将近1米9的身高,由于天气已经开始炎热,穿了一件汗衫,身上由于肌肉太过突出,整个衣服就像包裹在身上,我在我老公身后还能闻到一阵阵臭味,再看龙哥的脸,那和我老公比就是一个白面书生,一个李逵,只见龙哥满脸横肉,板寸的头发,整个脸泛着油光,宽鼻梁,眯缝着眼睛,厚嘴唇,怎么看就是个丑汉。


「我从国外回来准备在这里租个房子,这么巧,你小子也住这里,那我们就成邻居拉。」


旁边中介的听了,马上就说,「缘分阿,那先生这房子是看中了。」其实从刚才开始,这个龙哥就一直往我身上瞄,「这是弟妹吧,你小子真有福气,取了这么漂亮的老婆。」


我出于礼貌,向他微笑着说了声谢谢。


不知道是不是我对他笑得原因,他居然看着我呆了,我赶忙拉着老公往外走。


「龙哥,我和老婆出去散个步,有机会我们再聊。」说完我们就从他身旁溜出去了。经过他身边又是那股难闻的臭味。


走出大楼,我就问起老公,这个龙哥的情况,「高中时候我们是同学,龙哥在高中就仗着身体欺负弱小,而且听说当时和一个刚结婚的老师勾搭上,还把人家肚子搞大了,这老师的岳父听说还是有头脸的人物,最后通过他家里的关系去了日本这件事情才算平息。」


「啊,那种人住我们隔壁,太讨厌了,而且刚才还一直盯着人家。」我撒娇的说道。


「谁让我老婆这么漂亮呢,你以后看到他离他远点。」说完露出忧郁的神色。


我再向老公打听的事情,他就不肯多说了。


那天晚上散步回来后,老公变得特别有兴致,刚到家就把我衣服了。


「不要么,老公,人家还没洗澡呢。」


我一边欲拒还迎,一边用腿磨折老公的下面,「阿,老婆。」刚说完,老公就将裤子脱下,扶着就操进了我的下面,老公一直从事脑力活动,下面的尺寸一般,而且之前一直有哮喘,不知道是今天太兴奋还是最近太累了,没几分钟就射了,让我刚起来的一下子就下了。


「对不起,最近太累了。」


老公抱歉的说道。


「没关系的,老公,你好好休息,我先去洗澡。」晚上睡觉,看着老公安详的睡脸,觉得老公真不容易,经常外面跑,也是为了我们这个家。


一周后,一个周末,隔壁那个流氓还是搬了进来,那天正好看到他在指挥几个他的小兄弟搬东西,「都搬快点,搬完了请你们去爽爽,嘿嘿。」在他说这句话的时候我正好处来倒垃圾,经过门口的时候,只见在搬家的那伙汉子吹了声口哨,见到这个情形,我心里居然还有一些小得意。


「哟,这不是弟妹么,我们终于成为邻居啦,以后要多多关照罗。」一边说着一边露出的表情,就好像我没穿衣服似的,让我很不舒服。


我赶忙点个头就想离开,龙哥故意侧开一条小缝,我等于贴着他的身体才能挤过去,我感到我的碰到了他的身体,由于天热,他的汗衫都给汗水浸湿,散发出浓郁的臭味,有点腥也有点那种雄性动物身上的骚味,经过的时候他的汗水把我胸口都弄湿了,弄了我好不尴尬。


经过楼梯口我还听到他兄弟的声音。


「老大,你又有爽了,哈哈。」


「草,快干活,也有你们的机会,嘿嘿。」


倒完垃圾,由于老公不在,我也不敢回去,只能先去外面逛逛,顺便买点菜。


由于我们是那种老式的房子,烧饭做菜都放在房间外的走廊上,因此晚上做饭的时候又碰到龙哥了,「弟妹,做饭呢,做啥好吃的。」一边说着一边往我这边凑,这时候我老公已经回来了,他听见了赶忙出来。


「龙哥,你搬进来啦,看来真要做邻居了。」


「那是,缘分呐,草,你真有福气,能找到这么漂亮的老婆。」我老公听了只是憨憨的笑了笑。


「龙哥如果没事要不今晚来我家吃饭。」


可能老公只是客气下,没想到这个龙哥居然这么厚脸皮,马上就答应了,「那就多谢了,我来蹭饭,我去拿点礼物。」


说着就转身回他自己的房间,拿出来一个小瓷瓶,「阿智,这可是好东西,我从国外弄回来的,增加情趣的,嘿嘿,男女都可用。」说着就往小智手里塞,搞得我和小智一脸尴尬。


我老公还想推辞,但是这时候龙哥已经走进我们房间了。


小智看了我一眼,只能先放口袋里了。


吃饭的时候,我和老公坐一边,龙哥坐桌子对面,他大概没有洗澡,每次见到他都一阵臭味,让我吃饭都没胃口,但也不好意思提。


「龙哥,高中后来你去哪啦?」


我老公问。


「草,去了日本几年,后来拜了个师傅,在那里混着没意思,就回来啦。」一边说他筷子也没停,不停得吃菜。


「嗯。弟妹的手艺真不错,比你高中那女朋友好多啦。」我听了向老公望去,他从没和我说过高中他还有女朋友阿。


老公的脸色一下子就变了,有些尴尬也有一些无奈。


整顿饭都是龙哥一个人在说,说他在日本的奋斗史,还不停的开黄段子,说得我面红耳赤。


晚上9点多,龙哥总算要走了,「阿智,弟妹,你们今后有事就找我哈,我这边兄弟多,我照着你们,没人敢欺负你们。」一边说着一边晃晃悠悠的走回去了。


龙哥刚回去,老公就脸拉下来了,不太开心。


「老公,你高中还交过女朋友阿?」


我装作不经意的问起。


「都过去的事情了,不用提她了。」


看得出老公不太高兴,我也就不多说什么了,看来老公和前女友还有段故事呢。


又过了一个礼拜,这个礼拜龙哥几乎每天都来蹭饭,唯一的一天还是我们出去吃饭。


龙哥没办法蹭。


转眼就到了7月,我开始放暑假了,白天待在家里也没什么事,也就堡煲汤,上上网,弄点吃的给工作繁忙的老公。


由于白天在家时间多,总是能碰到龙哥,而且他也总是凑过来套近乎,并且每次都像只狗一样的贴上来,把他身上的汗蹭我身上。


「弟妹又煲汤阿,阿智真幸福呢,嘿嘿。」


又一次龙哥过来,我突然想到老公的高中女朋友,就想着向他打听下情况。


「嗯,是呢,煲好了龙哥也尝尝。」


「哟,今天难得啊,弟妹对我热情拉。」


「龙哥看你说得,你是小智的老同学,对您一直挺热情的呢。」「是吗,我就喜欢女人对我热情,越热情我越喜欢,哈哈。弟妹也可以对我更热情点。」


「呃。龙哥,我上次听你说起小智的高中女友,具体啥情况,和我说说呗。」听见我打听这个,龙哥脸上闪过一丝狡诘,「这说来话长了,我坐下和你说说?」


为了打听我老公前女友的情况,我只能让龙哥进屋来坐坐。


由于天热,他只穿了一件汗衫,和一条大裤衩,浑身汗津津的就坐在我家沙发上,我只能拿个椅子坐他对面。


「说起阿智前女友,那可是个大美女呢,嘿嘿。」说了这句话后就没有下文了,只用他那的眼光看着我。


「后来呢?」


我有些不自在。


「后来她就成了我的马子了。」


「啊!」


「嘿嘿,弟妹感到很惊讶,其实没啥吃惊的,和我在一起的妞可都离不开我呢,嘿嘿,别看我长这样,在床上我能让女人做真正的女人呢,和我干过的妞都不肯下我的床呢。」


我听他说了这些话,瞬间从脖子到脸颊都变红了。


「龙哥你说什么呢,我要出去了,下次再聊吧。」我赶紧想赶他走。「别急嘛,看来弟妹不怎么相信呢,那还不如见见实物的好。」


说完他就把大裤衩给脱了下来,一根热气腾腾的黑南傍国就弹了出来,由于我就在他对面,房间也小,他弹出的巨物就在我面前,一股浓重的腥臊气味直冲过来,惊得我马上往后面退去。」


你。


你流氓。


「说完我马上把手捂住双眼。但是我心里却有一丝丝怪异的感觉。」嘿嘿,弟妹别害羞么,这可是能让女人欲仙欲死的东西呢。


「一边说着一边来抓我的手,手离开眼睛的一瞬,龙哥那庞然大物就展现在我的眼前。只见这根棒身一条条青筋暴露,有整个鸭蛋大小,而且上面有凸起的一点点的肉瘤,看着着实恶心,而冠状部分却丝丝开衩,就想一个伞盖,整个就想个大海葵,看得我心惊肉跳。」啊……你的怎么这么怪异。


「看到全貌的,我惊讶的叫出来。」


「嘿嘿,就是这根怪物让你们女人离不开我呢,被过的女人都会给摊掉的,嘿嘿。」一边说着一边朝我这边靠过来,他身上的臭味从四面八方袭来,特别是下面那条怪东西的味道,让我闻之欲吐。正在这时,我的手机响了,龙哥也有些一愣,我赶忙趁机溜走,原来是老公打来的。


「喂,老公阿,我在家呢。」


「我故作正定。」


嗯。


恩。


好的,我会注意的。


「一边说着一边偷看龙哥的行动。


只见他露出一丝不甘,穿上裤子就走了出去,出去之前还对我比了个口形,大概是说有空我们再玩,说完就嘿嘿淫笑着出了房门。


我赶紧将门关紧,再注意听手机的时候,老公已经挂断了。


挂了电话,我心里久久不能平静。


一是我了解了老公为什么不待见龙哥了,二是龙哥那条巨根给我很大的冲击。


我的下面居然有点潮潮的,我赶忙打断我的念头。晚上龙哥破天荒的居然没来蹭饭,睡觉的时候我抱着老公。」


嗯……老公,我要……


「听着老公一愣,同时亦喜。」


来,老婆。


「边说边脱我衣服,我和老公激烈的接吻,当老公把他的Jb捅进来的时候,我的脑海里想的居然是龙哥的那根,折腾了10分钟左右,老公射进了我的,然后沉沉睡去。


而我确觉得身体里还有什么东西要释放,却没法释放。


而龙哥的事我也不敢和老公说。


然后每天我还是老样子,就这样过了三天,那天晚上老公说有新项目要跟,要出差三天,明天就要走,让我注意安全。我有些不舍,而且我从老公的眼里看到了一丝犹豫。我一边帮老公整理出差衣服,一边说到:「我知道了,老公,你自己注意身体,每天记得给我打电话。」


「好的老婆,你没事不要随便出去,听到吗,不高兴烧饭,叫叫外卖也行。」「嗯,知道了呢。」


那天晚上我和老公又一阵温存。


第二天我睡到自然醒,翻了翻冰箱,看到有些蔬菜放时间有点久了,就想着先煮个蔬菜汤吧。


当我把汤放炉子上的时候我就回屋上网了。


大概是我看连续剧太专心,门口炖汤居然忘了,就在这时我听到了敲门声。


我下意识的就去开了门,就看到龙哥那座大山站在门口,「弟妹,你的汤都要烧干了,我给你关掉了。」


「啊,谢谢。」


说完我赶紧去端汤,但是就在端汤的时候,龙哥紧贴在我身后,让我一下子无法动弹,因为我感到了一根滚烫的棍子顶在我的后面,我能感觉到那时什么,同时龙哥的两条手臂环柱我的腰,在我耳边说到:「弟妹,阿智出差了呢,让哥哥我来照顾你好不好。」


说的我耳朵好痒,而我的耳朵特别敏感,是我的软肋,瞬间我就感到没有力气了。


由于被龙哥这么环抱着,他身上那浓郁的臭味一下子就钻进了我的鼻子,但是下面那根棍子对着我的后面不停的蹭着,让我产生一种异样的感觉。


「去我的屋子吧,让你体会做女人的极乐,嘿嘿。」一边说居然伸出舌头舔我的耳朵。


我一下子就软了,往后靠在了他的怀里。


龙哥看时机已经成熟,一下子将我抱起,吓得我赶忙勾住他的脖子,三步两步的就来到了他的房间。


一进入房间,他就将我摔在床上,然后一个虎扑,就将整个人压在我的身上,油腻的大嘴就对我的脖子和嘴巴一阵啃咬,最后直接一口含住我的嘴巴,湿腻的舌头一下子就深进了我的口中,我和我老公从没这么激烈的吻过,像龙哥这样霸道的吻让我一下子懵了,同时他还故意的度了很多口水给我,后来我才知道,他的唾液,汗液还有,甚至是气味都有催情的效果,特别是,女人碰到或直接喝了,就算是石女也会变成最下贱的妓女,那是他在日本一个修的邪功。


在龙哥猛烈的攻势下,我感觉内心有一种渴望给唤醒,夏天本来穿的就少,不一会我就被龙哥扒了个光,我对我自己的身材还是很有自信的,每次老公看到我的都兴奋得不得了,龙哥看到我的我感到他也比刚才更兴奋了,我能感到他的下面硬的就像一根铁棍。


「弟妹好白阿,能让男人死在你身上呢,嘿嘿!」女人都是感性的,听到龙哥的夸奖,让我心里最后的一丝犹豫也消失了。


龙哥也将他的衣服脱掉,露出了结实的胸肌,让人惊叹的是他的肚子中间有一条从这里延伸上来的黑毛,就像一条黑龙,再加上他整体的毛发发达,感觉就像一头猩猩,这时我已经没法想象了,龙哥居然直接掰开我的腿,一口含住了我的,粗糙的舌头不停的朝我缝隙中深入。


「啊……啊……不要,龙哥。我……好奇怪。」让我发出阵阵淫叫。


而龙哥确不管我如何,只是一个劲的攻击我的敏感点,对我的肉芽也是又吸又咬,不一会我就达到了一次。


「阿……阿……龙哥不要。」


而我泻出全给龙哥吞进口里了。


经过了一次,我已经有点晕晕糊糊了,龙哥看到效果达到,直起身,扶着他那条怪兽,对着我的下面蹭了蹭,一下子顶了进去。


虽然我经过了一次,但是对于龙哥的Jiba还是太大了,疼得我叫了起来。


「阿……不要……阿……」


我不停得挣扎,「骚货,别动,一会就爽了。」边说边将我的双手压到头两边固定住,我这么一个小女子对着这么个野兽,毫无反抗之力。


也许是龙哥体液的作用,慢慢我下面居然产生一种强烈的骚痒,龙哥看着我的反应,知道他又成功了,又一个良家给他拿下了。


只见他嘿嘿淫笑了一下,舔了舔他的嘴唇,抱着我的腰开始大力的草干了。


而我这时候已经没法思考了,只感觉自己一会到了云霄,一会又到了地狱。


就这样不知道过了多久,一开始我还知道自己的次数,后来已经没有感觉了,大概3次后,我也开始越来越放开,开始主动抱着龙哥的脖子,献上自己的吻,在这期间,我不知道吞了他多少口水,之前觉得龙哥身上的味道难闻,但是现在我一边感受着,一边嗅着他身上的臭味,让我彻底迷失在他的身体下。


整个下午,我都是在他的床上度过的,他教了我好多姿势,连午饭都忘记了吃。


而龙哥却是本钱雄厚,草干我到现在居然一次没有射过。


一直到下午快天黑得时候,龙哥才放过我,看着躺在床上昏昏欲睡的我。


凑到我耳边说道:「小骚比,让你休息一会,晚上我们继续哈,嘿嘿。」说完就起身离开了,到天色全黑的时候我才能起身,看到自己的模样,一阵委屈和担心,唯独没有后悔,我知道我身心都已发生了变化。


当下午龙哥在床上使劲折腾我的时候,我当时居然想给他算了。


而闻着房间里还散发着的臭味,我感觉身体深处溢出的一丝骚痒。


龙哥离开后就不知道去哪了,我赶忙起身洗了个澡,弄了点吃的,这时候身体内部的瘙痒居然更剧烈了,在洗澡的时候我了,以前从没有过的情况。


而现在我居然有点期待龙哥的出现。


晚上7点左右,龙哥总算回来了,我听见了开门声,我迫不及待的想去开门,但是到了门口我确停住了,我心里还是有那么一丝羞耻感,我转身又跑了回去,但是心里确有期待着什么。


过了不一会,我就听见了敲门声,我就像等待丈夫归来的小媳妇,马上去开了门,只见门外龙哥一脸淫笑得看着我,他居然没穿衣服,下面只穿了一条三角,那条让我欲仙欲死的巨蛇呼之欲出,由于天热,身上汗水顺着肌肉往下淌,就像涂了一层油,腹肌上一条黑龙延伸到胸口。


突然,他将我扛起,朝着自己的屋子走去,和上午一样,将我朝床上一抛,就栖身向我压来。


「骚比,晚上再教你几个姿势,乐死你,嘿嘿。」说完他的臭嘴就堵上了我的嘴,对我有吸又咬,整个口腔都是龙哥的臭味,有点腥有点骚,居然让我沉迷不已,下面居然春潮泛滥,双手也自动环柱了他的脖子。


我原先洗完澡只穿了件内衣,不一会就给龙哥扒光了,龙哥也退下了他的,那条杀气腾腾的怪物完全暴露在了空气中,一股恶臭袭来,虽然已经有点习惯了龙哥的味道,但是这个气味还是让我感到不太能接受,龙哥将下面挺了挺,「小骚货,来,先用手摸摸它,上午就是这玩意让你死过去的,一会哥让你再死过去几次,嘿嘿。」


听他说着这么的话,我不由自主地就握上了他的巨根,上午给干的晕晕乎乎的,没有细看,这会看着,只见这条巨龙身体突突点点的,就像一根狼牙棒,在我的抚摸下,鸭蛋大小的,那圈棱子居然像伞一样开起了花,上面居然也有粒粒突起,那条龟眼居然一张一合的,浓郁的臭味就是从这里散发出来的,刚才还有些不习惯,但是这会抚摸居然情不自禁的想要再凑近点。


「来,小骚比,给哥舔舔,你会喜欢的。」


听着龙哥的话,我像找了魔似的,居然凑过去将他的巨物含进了口中,一股浓重的腥味直冲口腔,而且他的比较大,让我的嘴巴撑得很难受,刚想吐出来,龙哥就将我的脑袋固定住,不让我躲,同时一用力,直接顶进了我的喉咙,让我不断的恶心还没法吐出来,惊得我不断推他,但是一切都是徒劳。


「哦……骚货,你哥哥了,果真有的潜质。」在被龙哥深喉的同时,不知道是否是他体液的关系,我的下面居然兴奋得直流水,后来我才知道,这种邪功练到深处,整个身体都成为了,特别是性器里流出的液体更是烈性,从刚才开始,他的巨根里就分泌了不少性腺。


他看我再下去快要窒息了,才将他的性物抽了出来。


然后一把将我推倒在床上,扶着他的巨物,对着我的口不停得骚弄,但是就是不进去,不一会我就感到自己内心深处的渴望,「嗯……请给我。嗯。」「骚货,你说啥?我没听清呢,嘿嘿。」


这时我已经给性欲冲昏了头脑,「阿……请给我,我要。」「要什么,嗯……说清楚,哥就给你,嗯……」一边说着一边在我耳边哈着气。


「我要哥哥的,请哥哥给我,嗯……」


我像下了很大的决心,这句话是吼出来的。


龙哥听到了他想要的话语,一下子将他的巨根顶入我的,这时候我反而感到了一种心安。


后面我就开始没法思考了,由于他阳物的特殊,棱子上面的一圈软肉,不断地刮蹭着我的内壁,凸起的颗粒不断地刺激着我的敏感点,他的下面越动我内部反而瘙痒的更厉害,在瘙痒的同时,敏感点还在不断地受到强烈的刺激,不一会我就达到了。


这时候如果有人在旁边就能看到一个黑壮汉,抱着一个白里透红的,而那已经给干的泛起了白眼。


不知道过了多久,我也不知道已经了多少次,「龙哥,我不行了,让我休息。会吧,我快死了。」


龙哥看我已经奄奄一息了,就抱着我,下面不在挺动。


趴在我身上,舔着我的脖子和耳朵。


「这会就不行了,嗯?真不经曹,下午到现在我可还没射呢,你不努力点今天晚上你可不能休息了呢,嘿嘿,小骚货。」


听了龙哥的话,我不自觉地下面使劲夹了夹,内心对性的渴望不减反增,这时候我也不知道自己是否已走火入魔,居然对着龙哥的耳边说:「龙哥,今天晚上我都是你的,让我休息一小会,一会不管我怎么求饶,你都不要放过我。」说完自己都不好意思的把脑袋埋进龙哥的胸口。


「嘿嘿,想要我你不?恩?」


我含羞的点了下头,「嗯。」


「你说今晚是我的,那你老公回来了怎么办,还给不?恩?」龙哥确实是流氓,居然想长期玩弄我的身体,但是这时候我已经给性欲控制了。


居然毫不犹豫地说到:「愿意,龙哥有需要我就过来,求龙哥给我,像刚才那样弄我。恩……我要。」


「嘿嘿,小骚货,看哥哥草死你。」【完】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