偷看王叔与王婶

笔者从小在农村长大。可能是以前农村开放的环境造成的吧,经历的也比较多一些。有一些经历可能是个人的机缘巧合,有一些是伙伴间的道听途说,还有一些确实为了满足自己的故意而为之。


从哪里开始呢,那就先说第一次把,那一次可以说我终身难忘。那是我中考结束的那年暑假。


这里有必要介绍一下我们村夏天的特殊作息时间。在炎热的夏天里,农民们为了避暑,一般都天不亮起床,很早就去自家地里干活。等到大概十点半,气温一升高就收工回家吃早饭。吃完饭休息到下午五点才回到田里上工,一直到九点太阳完全落山才收工回家吃晚饭。一日三餐也随之改为一天只吃两顿。


等待发榜的日子对一个学生来说是一种怎样的精神煎熬,这个不必说大家都知道。由于父亲在外地打工,家里只有母亲和我。一方面是为了在好容易赶上的假期里尽可能多的帮母亲干点活,另一方面也是最主要的,为了缓解等待发榜所带来的压力。那一段时间,我每天早上都起个大早,到自家地里干活。


记得那天,天刚一亮我就到了我家玉米地,打算给我家玉米除草。


我家玉米地的隔壁是邻居王叔家的西瓜地。王叔家瓜窝棚就紧挨着我家的玉米地。那两天正是西瓜成熟的季节,我知道王叔每天都吃住在窝棚。天天早上,王叔都天不亮就起来,早早的在自家瓜地忙活起来。这一次,我到地里后没有发现王叔那熟悉的的身影,不有的得感觉心里怪怪的。在经过王叔家窝棚时,我特意伸头向窝棚里看看了一眼。没想到,看到了一辈子也不能忘记的一幕。窝棚里除了赤身露体、四仰八叉的王叔外,竟然还有身无一物同样赤裸的王婶。和王叔不同的是,王婶侧身而卧,一直胳膊蜷缩在头下,一只胳膊搭在王叔胸前,两个雪白雪白,大的如白面袋子一样的交错着摞在一起,在晨曦阳光里显得实在晃眼。可能是昨天晚上太累了,天已经亮了,两人还在呼呼大睡。


回到自家玉米地半天没能缓过神来的我,实在不能控制自己的好奇心,顺着玉米垄又来到窝棚边。窝棚是人字形窝棚,侧面搭的是塑料布,两头是没有任何遮挡。这一次,我是从脚底下往上看的。王叔两口子头冲西瓜地,脚冲我家的玉米地还睡的正香。这时的王叔依旧保持原有的姿势仰面朝天,而原来侧躺的王婶却如王叔一样四仰八叉了。第一次我看到了一个成年男人硕大的勃起的,第一次我看到了长满黑漆漆的一个成人。从此后我知道了,女人下面居然还长毛。一直到现在笔者人道中年了,现实中再也没看到过如王叔那样大的家伙。


当我看到王叔翻身要醒了,我赶紧跑到玉米地的另一侧干活去了。因为我的局促和仓皇,显然惊醒了王叔两人。


事情过去了好长时间,我一见到王叔王就面红耳赤。而王叔王婶看上去却什么也没发生一样,还是往常一样乐乐呵呵,只是逢人就说“老李家的儿子可是勤快的小伙子”。【完】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